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十七章 志愿者

黑夜再次降临圣克仙。城里的居民松了口气,因为那意味着他们又活了一天。一到晚上,米娜就向大家宣扬唯一神,她的演讲让人们鼓起一丝勇气,只要她在场,大家就敢于同龙王战斗。

圣克仙已经在毁灭之主的阴影下过了数个世纪,整座城都是耐火的。建筑都由石头筑成,包括屋顶在内,因为像茅草之类的材料会早就被烧掉。据说龙息足以熔化花岗岩,除非希望谣言是夸大其词,否则无以抵挡。

所有战士都在加紧训练箭术,有了那么大的目标,再业余的人也不会失手。他们把抛石器拉上城墙,训练向天空发射,希望能对付玛烈。这些工作完成后,他们觉得准备就绪,一些大胆的家伙甚至说让玛烈过来送死。不过,黑夜降临时所有人仍旧庆幸又多活了一天,不去想恐惧会随着黎明一起到来。

蓝龙锐刃不得不仍旧以人形穿行于圣克仙,他饶有兴趣地观察备战情况,然后详细地告诉明镜,同时加上自己的评述,无论是赞同还是反对,听起来似乎都有道理。明镜更关心图腾,关心它什么样子,在城里什么位置。锐刃想打探一下军情,不过在士兵中刺探纯属浪费时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锐刃在描述一台抛石器时突然停下说?!澳闳衔庑┟挥?。没什么可以对付那个红贱货。好吧,你是对的。不过,”他加了一句,“你又是错的?!薄拔以趺创砹??”明镜问?!耙郧坝腥擞门资鞫愿豆炅?。那些英雄和蠢货派上弓箭手,最后没人能幸免?!薄暗敲挥猩裾驹谒且槐?,”锐刃说。

明镜紧张起来。身为一只忠于帕拉丁的银龙,他一直害怕锐刃会再次忠于塔克西丝女王。明镜不得不小心行事?!澳敲茨愕囊馑际俏颐歉梅牌镏亮制苹低继诘募苹??”“不一定,”锐刃含糊其词?!耙残砀弥匦驴悸且幌?。你去哪里?”“去神庙,”明镜说。盲银龙挣脱锐刃的手,独自用手杖探路前进?!凹热荒悴换岚镂?,那么我自己去看图腾?!薄澳惴枇?!”锐刃跟上来,假装跛行。明镜听见拐杖碰在砖上的砰砰声?!澳闼倒啄仍诼飞峡醇慵僮捌蜇?,并且立刻认出你是光明城堡的守护者。她一眼就能看穿你,人形或是龙形都一样?!泵骶抵匦抡聿谘鄄康谋链?,拉下一些盖住脸。

“我必须冒这个险,尤其是你犹豫不决?!比袢屑昕诓挥?。明镜听不见拐杖的砰砰声,以为锐刃不会跟来。他只是大概知道神庙在俯视全城的一个小山上。

所以他想,如果我往高走,应该就能找到。

这时锐刃刺耳的声音传来,吓了他一跳?!暗鹊?,停下。你走进死胡同了。如果你坚持,我会带你去?!薄澳慊岚镂一俚敉继诼??”明镜问。

“我必须考虑一下,”锐刃说?!耙ゾ偷寐砩献?,现在神庙很可能是空的?!绷饺俗吖怨愕慕值?。明镜很感激锐刃的指引,他一个人不可能找到路。

如果锐刃决定重归信仰,帕林和我该做什么?明镜思索着。一只盲龙和一个死法师想击败一位女神。好吧,希望塔克西丝笑得肚子疼。

人群的喧闹告诉明镜,他们已经靠近神庙了。米娜就在那里向大家宣扬唯一神的伟大奇迹。明镜不得不承认,她很有说服力。他一直喜欢听米娜的声音,小时候她的声音就圆润悦耳。

明镜听着,回想起在城堡里米娜和金月在一起的日子--老妇人已到暮年,孩子朝气蓬勃。现在黑暗让他看不见米娜,但并不是因为目盲导致的黑暗。

锐刃领着他静静穿过人群,不引人注意。两人走进神庙废墟,此刻这里像是龙骨图腾的纪念碑。

“只有我们俩吗?”明镜问。

“那两个法师的身体坐在角落里?!薄八邓邓堑那榭?,”明镜觉得痛心?!八强雌鹄慈绾??”“就像葬礼上的尸体,”锐刃阴沉地说?!熬驼庑?。你应该为看不见他们感到欣慰?!薄八堑牧榛昴??”“没看见。一切都对我们有利。我不需要法师,活着和死了的都一样。我们不需要他们管闲事。现在,你就站在图腾前。如果你想触摸头骨,伸手就行?!泵骶滴抟獯ッ裁?,也不需要别人告诉他正站在图腾前。图腾的魔力强大--神的魔力。明镜既受吸引,又感到排斥。

“图腾看起来像什么?”他轻声问。

“我们同胞的头骨一个个堆起来,像奇形怪状的金字塔,”锐刃回答?!按笸饭侵С抛判〉?,亡龙的眼睛在眼窝里燃烧。那堆头骨中有我妻子的在内,我可以感觉到她的生命之火在黑暗中燃烧?!薄拔腋芯醯缴竦牧α烤驮谕继谥?,”明镜说?!芭亮炙档拿淮?。这就是入口,这就是塔克西丝将最终进入世界的入口?!薄拔宜等盟窗?,”锐刃说?!叭绻枰宋魉堪锩ι彼缆炅页嗨?,那就让她来吧?!彼淙豢床患?,但明镜闻到燃烧的蜡烛味,感觉到热量。他同锐刃一样,心中充满渴望复仇的愤怒。明镜有仇恨玛烈的理由。她摧毁了坎德摩尔,杀死了金月亲爱的丈夫河风和他们的女儿。玛烈屠杀了成百上千人,并只为自己的残忍乐趣,恐吓更多的人背井离乡。站在玛烈用牺牲者的头骨建造的图腾前,明镜开始觉得锐刃也许是对的。

锐刃靠上前,对明镜耳语道?!拔页腥纤宋魉坑腥钡?。但是她是一位神,是我们的神,也是这个世界的神,现在我们只有她了。你不能不承认?!泵骶得挥蟹从?。

“你看不见他们,”锐刃继续说,“但是图腾里有银龙的头骨,非常多。难道你不想为他们复仇吗?”“我不需要看,”明镜说?!拔姨剿堑纳?。我听到他们死亡的哀号,所有人的哀号。我听到深爱他们的配偶的哀号,还有永远不会出世的孩子的哀号。我对玛烈的仇恨跟你一样浓烈。你的意思是为了除掉这个可怕的祸根,我必须强咽塔克西丝胜利的苦果?!比袢兴仕始??!八俏颐堑纳?,”他重复道?!拔颐钦飧鍪澜绲纳??!币桓隹膳碌难≡?。明镜坐在坚硬的长椅上,想作出决定。他默默沉思,忘了自己正在敌人的地盘。锐刃用肘碰了碰他。

“有人来了,”蓝龙轻声警告。

“谁?米娜?”明镜问。

“不,是那个从不远离她的牛头人。我告诉过你,这是个坏主意。不,别动。现在太迟了。我们在暗处。也许他不会注意到我们。另外,”蓝龙低声补充道,“也许我们能听到些情报?!比肥?,走进祭坛室的加尔达没有注意到两个乞丐。至少没有立刻注意到。他全神想着自己的烦恼。加尔达知道米娜的计划,或者说他认为自己知道。他希望自己是错的,但并不很肯定,也许是因为他太了解米娜。

了解米娜并喜欢她。

加尔达听说过牛头人英雄卡兹的传说,他是著名的索兰尼亚骑士修玛的朋友??ㄗ扔胄蘼瓴⒓缤宋魉颗跽蕉???ㄗ仁挝蘼瓿錾胨?,毕生为修玛的死悲痛。虽然卡兹在战争中站在敌方,但牛头人至今仍尊敬他的英勇精神。无论是敌是友,牛头人都钦佩勇敢的战士。

至于他同人类的友谊,只有少数牛头人可以理解。的确,修玛是个勇敢的战士--对于人类而言。那个附注总是被加上。在牛头人的传说中,卡兹才是英雄,他一再拯救修玛的性命,最后修玛总是谦恭地感谢英勇的牛头人,而卡兹则庄重地接受。

加尔达一直相信这些传说,但是现在他开始怀疑。也许,实际上卡兹与修玛并肩作战是因为他喜欢修玛,正如加尔达喜欢米娜一样。这些人类身上有些品质,会悄然打动你。

人类微小的身躯弱不足道,但却可以坚韧不拔,成为最后站立在鲜血淋淋的牛头人竞技场里的英雄。

那些人类不知道何时会被击败,却在本该躺下死去的时候一直战斗下去。他们的生命短暂而可怜,但他们永远准备好为某个理想或是信仰抛弃一切,例如像傻瓜一样冲进烧着的塔里拯救一个陌生人。

牛头人有自己的勇气,但他们更谨慎,总是计较得失。加尔达知道米娜的计划,虽然一想起来就心痛,但为了米娜,他愿意思考。加尔达跪在祭坛旁,发誓只要有可能,就不会让米娜独自战斗。他没有向唯一神祈祷。自从知道唯一神是谁,他就不再向她祈祷。关于此事,他从未对米娜说过--他想把秘密带进坟墓--但他不会向塔克西丝女王祈祷,因为在他眼里,这个女神背信弃义,毫不光彩。他在心里立下誓言。

祈祷完毕,他僵硬地站起来。外面,米娜正告诉人群不要害怕玛烈。唯一神当然会拯救他们。以前加尔达听到的是全部的话,但现在不是了。他只听见米娜的声音,她亲切的声音。他猜想大部分人也是如此。

加尔达在祭坛旁坐立不安,等着米娜,然后他看见了两个乞丐。白天祭坛室非常拥挤,因为圣克仙的居民会来向唯一神献礼,或是目瞪口呆地盯着图腾,或是想见米娜一眼、碰她一下请求祝福,其中大部分都是战士。晚上,他们来听她演讲,让她的勇气?;ぷ约?。然后,他们会回去站岗或是休息。很少有信徒晚上来祭坛室,加尔达在这里也只有一个理由。

这天晚上,一个盲乞丐和一个跛乞丐坐在祭坛旁的长椅上。加尔达不需要乞丐,任何牛头人都不需要。一个牛头人宁可饿死也不会乞讨哪怕一片面包皮。加尔达无法想象这两个乞丐在圣克仙做什么,他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像其他乞丐那样逃走。

他仔细打量两人。他们身上似乎有什么令他们与众不同。加尔达不敢肯定--自信和平和。他觉得这两人不是普通的乞丐,正想发问,这时米娜回来了。

她兴高采烈,琥珀之眼闪闪发亮。米娜走近祭坛,疲倦得站不住,跪倒在地,在外面她全心对待听众,毫无保留。加尔达忘了奇怪的乞丐,立刻走向米娜。

“让我给您弄些酒和食物,”他提议说。

“不用,加尔达。我不需要,谢谢你,”米娜回答。她深深叹了口气,看起来精疲力尽。

她握着手,向唯一神祈祷,表示感谢,然后似乎恢复精力,站了起来?!拔抑皇怯械憷?,没什么。今晚人很多。唯一神得到了很多信徒?!彼亲匪娴氖悄?,米娜,而不是唯一神,加尔达想这么对米娜说,不过并没有说出口。他曾说过类似的话,不过米娜非常生气。他不想冒险让她生气,现在不行。

“你有话要对我说,加尔达?”米娜问。她伸手拿走一根灯芯已经被蜡油淹没的蜡烛。

加尔达整理了一下思路。他必须小心,因为他不想让米娜不快。

“说出你的心里话,”米娜鼓励他?!澳阋丫衬蘸芫昧?。让我分享你的烦恼,减轻你的负担?!薄澳褪俏业母旱?,米娜,”加尔达决定照米娜所说,说出心里话?!拔抑滥苹锪肼炅艺蕉?。您有龙枪,我猜唯一神会为您提供一只龙。您想上去独自面对她。我不能让您那么做,米娜。我知道您要说什么?!奔佣锾鹗?,不让米娜开口?!澳换峁碌?,有唯一神站在您这边。但是请让另一个人在您身边,米娜。让我在您身边?!薄拔乙恢痹诹废笆褂昧?,”米娜说。她摊开手掌,上面起了水泡,红通通的?!拔矣芯欧职盐栈髦醒劬??!薄肮セ骶仓鼓勘旰头尚械牧泻艽笄?,”加尔达发牢骚说?!傲礁隽锸吭诳照街凶钣行?,一个在前方吸引龙的注意力,另一个从后方进攻。您一定知道这一点?”“是的,加尔达,”米娜说?!暗娜?,我研究过战斗,也知道两个龙骑士更好?!彼髌さ匾恍?,让加尔达想起她有多年轻?!耙磺Ц隽锸炕岷煤芏?,加尔达,你不觉得吗?”加尔达保持沉默,黯然看着烛火。他知道米娜接下来的话,但却无法阻止。

“一千个会更好,但我们去哪里找?无论是人还是龙?”米娜朝图腾做个手势?!澳慵堑玫蔽ㄒ簧袷拐飧鐾继诒涞蒙袷ナ蹦切┣旌氐牧??你还记得他们围绕图腾赞颂唯一神吗?你记得吗,加尔达?”“我记得?!薄跋衷谒窃谀睦??红龙、绿龙、蓝龙和黑龙在哪里?走了,逃了,藏起来了。他们怕我要求他们对抗玛烈。而我无法责备他们?!薄芭?!他们全都是懦夫,”加尔达说。

他听到身后有声响,回头一瞥,发现自己忘了那两个乞丐。加尔达盯着他们,但是如果刚才他们说过话,现在似乎都不想说了。跛乞丐低头盯着地板。盲乞丐的脸全绑上了绷带,很难说是否有嘴,更不知道他是否说话。剩下的就是两个法师了,加尔达不需要看他们。除非有人刺激,否则他们决不会动。

“我跟你达成协议,加尔达,”米娜说?!叭绻隳苷业揭恢恢驹复阕髡降牧?,就可以跟在我身边?!奔佣镟止镜??!澳滥鞘遣豢赡艿?,米娜?!薄岸晕ㄒ簧衩皇裁床豢赡?,加尔达,”米娜语带一些指责。她再次跪倒在祭坛前,紧握双手。她抬起头看着加尔达说,“跟我一起祈祷?!薄拔乙丫淼还?,米娜,”加尔达闷声说?!拔一褂腥挝?。您会休息一下吗?”“我会的,”米娜说?!懊魈旖歉鲋卮笕兆??!奔佣镎鹁刈⑹幼潘??!奥炅颐魈旎崂绰?,米娜?”“她明天会来?!奔佣锾究谄?,走出房间。黑夜也许会让其他人安心,但对他却不是。黑夜只会带来黎明。

明镜感觉到锐刃的身体在身边不安地移动。明镜低着头,小心不让米娜看见自己,如果她忘了自己,他可能会高兴地跳起来和着钟鼓来段舞蹈。她跟她的唯一神在一起,暂时不会关心这个凡人世界。不过明镜还是低着头。

他感到不安,同时又放心了。也许这就是答案。

“你想成为加尔达寻找的龙,对吗?”明镜低声问。

“没错,”锐刃说。

“你知道自己冒的险,”明镜说?!奥炅业牧α糠浅?膳?。据说她一个人就让整个坎德人民族陷入疯狂,她的龙息比毁灭之主的火焰更加炽热?!薄拔抑勒庑?,”锐刃回答?!岸腋?。牛头人找不到其他的龙。他们都是懦夫。没有纪律,没有训练,不像过去?!泵骶敌α?,还好笑容藏在绷带下。

“那么去吧,”他说?!叭プ飞吓M啡?,告诉他你将随他战斗?!比袢忻挥锌?。明镜可以感觉到他的惊讶。

“我不能离开你,”锐刃沉默片刻后说?!懊挥形?,你能干什么?”“我会想办法。你的天性是勇敢和高尚。这就是我们对抗她最强大的武器?!泵骶邓档乃⒉皇侵嘎炅?,但他没有理由澄清。

“你确定?”锐刃明显动心了?!懊挥腥嘶岜;つ??!薄拔也皇浅?,”明镜反驳道?!拔业娜肺薹ㄊ游?,但没有视力并不妨碍我施法。你必须完成你的使命。很高兴认识你,锐刃,我为你的决定向你致敬。你最好去追牛头人。你们需要制定计划,时间不多了?!比袢姓酒鹄?。明镜听见他的声响,感觉到他从身边走过。蓝龙的手按住明镜的肩膀,也许这是最后一次。

“我一直仇恨你的同类,银龙。很抱歉,因为我发现我们的共同之处比我过去意识到的更多?!薄拔颐嵌际橇?,”明镜简洁地回答?!翱死扯鞯牧??!薄笆堑?,”锐刃说?!叭绻颐悄茉绲阆氲??!笔痔Я似鹄?。温暖的压力消失,明镜觉得失去了什么。脚步迅速离开,他微笑着摇摇头,伸出手摸索着,发现锐刃的拐杖被扔到一旁。

“另一个唯一神的奇迹,”明镜痛苦地说。他把拐杖藏在长椅下。

这时,米娜的声音响起。

“伴我一起,我的神,”她热烈地祈祷,“让我和一切随我作战的同伴战胜邪恶的敌人?!薄拔以趺茨芫芫赜δ瞧淼??”明镜无声地问自己?!拔颐鞘强死扯鞯牧?,虽然我们与她斗争,但塔克西丝是我们的女神。我怎么能按帕林请求的做?尤其现在我孤身一人?!奔佣镅彩尤?,检查防御工事和士兵的情况。一切都如他所料。防御工事没有问题,士兵则紧张而沮丧。加尔达尽力让他们振作,但他不是米娜,无法鼓舞大家,尤其是他自己也心情低落。

他对米娜说出豪言壮语,要在她身边与玛烈战斗。豪言壮语,他很清楚,玛烈来的时候,自己只能无助地站在地上观望。他仰头扫视天空。除了从毁灭之主冒出的烟云,夜空一目了然。

“我多想让她惊讶,”他对星辰说?!拔叶嘞敫谝黄??!钡撬那肭蟛豢赡苁迪?。他不喜欢请求女神的奇迹,也不相信。

加尔达一直全身贯注,很久才发现自己被跟踪了。这真是奇怪,他立刻惊醒过来。谁会跟踪他,为什么?他怀疑是杰拉德,但是索兰尼亚骑士很久以前就离开了圣克仙,现在也许正力促骑士团对付他们。圣克仙的其他人,包括女索兰尼亚其实在内,都是忠于米娜的。他突然想,是不是米娜下令跟踪自己,是不是米娜不再相信自己。这个想法让他难受万分。他决定弄清真相。

加尔达嘀咕着需要新鲜空气,走向神庙花园,晚上这个时候那里应该黑暗而安静。

跟踪他的人要么不是很擅长此道,要么是故意让加尔达注意到。脚步声并不像小偷或是刺客那样遮遮掩掩,而是像军人--勇敢、整齐而坚定。

走到一片林地后,加尔达迅速靠向一边,藏在一棵大树后。脚步声停住了。加尔达确信那人已经跟丢了,但那人却径直走过来,他惊讶万分。

那人举手敬礼。

加尔达本能地想回礼,不过他停下,按住剑柄,怒目而视。

“你想要什么?你为什么像个小偷一样跟着我?”加尔达仔细打量一遍,认出那人,感到厌恶?!澳阏飧霭乖嗟钠蜇?!滚开,垃圾。我没钱--”牛头人闭上嘴,眯起眼。他紧握剑柄,把剑拔出一半?!澳悴皇侨匙勇??你的拐杖呢?”“丢掉了,”乞丐说,“因为我不再需要。我不想从你那得到什么,先生,”他礼貌地说?!拔矣行┒飨胍??!薄拔蘼凼鞘裁?,我都不想要。我不需要你这种人。走开,别再烦我,否则我就送你进监狱?!奔佣锷焓?,打算把他推开。

黑影开始闪光、扭曲。树枝发出破裂声。树叶和小数枝像雨点一样落在他身边。加尔达触摸到像盔甲一样坚硬的表面,但那却不是冰冷的钢铁。它是温暖的、活的。

加尔达喘着气,踉踉跄跄地后退,他惊讶地抬起头,遇上蓝龙的目光。

加尔达结结巴巴地想说什么,却说不出。

蓝龙深深呼吸,又满意地呼出。他扇扇翅膀,伸展一下身体,又叹了口气?!拔叶嗪弈窍琳娜诵伟??!薄澳睦铩??什么……?”加尔达还是结结巴巴。

“没什么,”龙说?!拔业拿纸腥袢?。我在神庙里碰巧听到了你和你的指挥官谈话。她说如果你能找到一只愿意带你对抗玛烈的龙,你就可以在她身边战斗。如果你真的想那么做,战士,如果你真的有勇气,那么我愿当你的座骑?!薄拔艺娴南?,”加尔达试图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暗悄阄裁匆饷醋??你的同类都逃走了,他们都很明智?!薄拔沂?,”龙停下来,庄严地纠正道,“我曾是梅丹元帅的座骑。你认识他吗?”“我认识,”加尔达说?!八ソ萘锌思贝笕耸蔽遗黾?。我的印像深刻。他是个理智而英勇的人,一个守旧派的勇敢骑士?!薄澳敲茨阒牢裁次一嵴饷醋?,”锐刃自豪地一抬头?!拔乙运拿?,为纪念他而战斗。让我们从一开始就明确这一点?!薄拔医邮苣愕奶嵋?,锐刃,”加尔达满心欢喜?!拔椅富庸俚娜儆蕉?,你为你的回忆战斗。我们将会让这场战斗传颂数个世纪!”“我从不关心是否有人传颂,”锐刃说?!霸б惨谎?。我们只需要杀死那个红色怪物,我只在乎这一点。你认为她什么时候会攻击我们?”“米娜说明天,”加尔达说。

“那明天我会准备好,”锐刃说。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