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十九章 玛烈

加尔达与米娜一起翱翔于蓝天,但并没有并肩飞行。蓝龙锐刃始终与尸龙保持距离,他并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不靠近那具邪恶的尸体。加尔达害怕米娜可能会对蓝龙的反应不满,不过她似乎没有注意。最后加尔达意识到米娜一心想着前方的战斗,其他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至于加尔达,即使他确信前方就是死亡,也从未这样高兴、这样平静过。他想起以前独臂的日子里,自己不得不曲意奉承死不足惜的前小队长,埃恩斯特•马吉特。现在这自豪的一刻,他跟米娜并肩作战。加尔达回顾过去,是米娜复原了他的手臂,这等于拯救了他的性命,让他摆脱那悲惨的命运。加尔达只关心能不能把自己的生命给米娜,能不能救她。

他们飞入高空,比加尔达以前飞得还高,幸好他没有恐高症。加尔达并不喜欢乘龙飞行--牛头人生来就不喜欢--但也不害怕。两只龙在毁灭之主的山峰之上翱翔。加尔达向下望去,石穴深处炽热的岩浆沸腾翻滚,景色令人着迷。龙在山脉喷出的蒸汽中飞进飞出,密切注意玛烈的踪迹,希望能让她大吃一惊。

惊奇来了,不过吃惊的是他们。加尔达、米娜和龙都盯着地平线,米娜突然大喊一声,指着下方。玛烈利用云层避开了他们。她几乎就在他们正下方,朝圣克仙迅速飞去。

加尔达曾见过红龙,敬畏他们的体积和力量。但同玛烈赤斯相比,克莱恩的红龙只能算矮人。她一口就可以吞下加尔达和蓝龙,尖如山峰的爪子大到可以将山脉连根拔起。她的尾巴可以扫平山顶,把它们变成一堆尘土。加尔达目瞪口呆地盯着玛烈,手紧紧抓住长矛,手指握得发痛。

加尔达突然看见玛烈胃里喷出一团火,龙息可以熔化岩石,煮沸海洋,片刻间烧光骨肉。他准备命令锐刃追上去,不过蓝龙是个老手,也许比加尔达更熟练。锐刃迅速收起翅膀,无声地向敌人俯冲。

尸龙赶上锐刃,然后超过了蓝龙。米娜放下面盔。加尔达看不见米娜的脸,但以他对米娜的了解,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苍白而神圣的。现在米娜和尸龙遥遥领先,加尔达一边骂一边踢蓝龙,就像骑马一样催促锐刃跟上。锐刃没有感觉到牛头人踢自己,也不需要催促,他不会落下。

龙飞速前行,劲风吹得加尔达眼泪直流,不得不闭上眼。他尽力不时睁眼瞥一下。透过眼泪看到的玛烈只是一团模糊的红影,泪水没有机会落下,全被风吹走了。

锐刃没有减速。抛开风不管,这疯狂的飞行还是非常刺激,就像战斗中第一次冲锋一样爽快。加尔达平举长矛,他觉得锐刃会直接撞上玛烈,就像船只互相撞击一样。虽然那意味着他会死,但他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他突然异乎寻常地沉着而无所畏惧,只想给予对手致命一击,杀死这只野兽。其他的一切无关紧要。

加尔达想知道,握着龙枪的米娜是不是也这样想。他想象他们俩一起死在血泊和火焰中,情绪激动起来。

玛烈赤斯的目标是圣克仙。城市已经进入视野。她能看见虫子般的城民,此刻他们应该感受到她力量的可怕。玛烈并不担心空中的进攻,因为她从未想过有人--甚至是这个米娜--会疯狂到乘龙与自己战斗。玛烈偶然向上一瞥,想欣赏一下蔚蓝的天空,但让她大吃一惊的是,两个龙骑士正对着自己垂直俯冲。

玛烈受惊过度,片刻间怀疑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出错了。敌人的突然出现让她惊慌失措,那一刻几乎就成了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本能的侧翻让她躲开两只龙,逃回一命。袭击者速度太快,难以停止。他们飞过玛烈,开始盘旋爬高,准备下一次攻击。

玛烈密切注视着,但并没有立刻飞去消灭他们。她小心地等着看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她不需要动,只要等待龙威起效,她比任何克莱恩的龙都更清楚如何利用龙威,那些可怜的小龙会吓得四散而逃。一旦他们背对自己,她就可以干掉他们。

玛烈高兴地看见蓝龙在颤抖,牛头人则缩在龙背上。她确定这两个家伙没有威胁,于是将注意力转到另一只龙和骑手身上。那只龙没有停下,而是笔直冲向她。玛烈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龙威对这只龙没有效果。她已经看过很多龙的尸体,这也是一具。

这个唯一神可以复活死者。玛烈愤怒多于惊讶,眼下她得重新考虑战略了。这个吱吱作响的畸形怪物不会被恐惧击倒,也不会屈服于痛苦。它已经死了,怎么才能杀死它?这比她预计的费事。

“你先利用灵魂抢我的图腾,”玛烈吼道?!跋衷谟峙艘痪吒玫氖甯艺蕉?。你和你那渺小的神以为我会怎么样?尖叫?晕倒?我不害怕任何活着和死去的东西,他们都是我的食物。你们很快也会成为我的食物!”玛烈小心盯着敌人,一边猜测对方的行动,一边谋划如何攻击。她忽视了蓝龙。那家伙的情况糟透了,玛烈可以闻出恐惧的味道,牛头人也好不了多少。但尸龙的骑手就不一样。玛烈在米娜面前盘旋,让这个人类看清敌人的力量。她不可能赢,没有神能拯救她。

玛烈觉得必须先对付那个人类。红龙是全克莱恩最大的生物,但同玛烈相比,本地龙就像矮人一样。玛烈可以轻易咬断尸龙的脊骨,她的爪子跟这个胆敢挑战自己的人类一般大。除此之外,玛烈还有足以抬起山脉的魔法力量。

她张开嘴,让炽热的火焰从尖牙间喷出,然后收了收被血染成褐色的爪子,她曾刺穿一只金龙的鳞甲,活生生挖出心脏。她的巨尾可以抽碎红龙的头或是脖子,让对手笔直落向地面,然后倒霉的骑手看着毁灭迎面而来,只能大声尖叫。

很少有人能抵抗玛烈来临的恐惧,似乎米娜也不能。她僵在龙背上,尽力抬头,但似乎被恐惧击垮了,她缩成一团,低下头,似乎知道死亡临近,不忍去看。

玛烈放心了,她张嘴深吸气,空气在胃里与硫磺混合,呼出时会变成一团火焰,尸龙的遗骸会被焚毁,而这个所谓唯一神的奴才会变成活生生的火炬。

米娜并不是因为害怕才低头,而是在祈祷,神并没有抛弃她。米娜抬起头,径直盯着玛烈。她手里握着龙枪。

龙枪发出银光,像它本身一样锐利。盯着龙枪的玛烈头晕眼花。她瞬间失去视力,龙息梗在喉咙里,大部分都被吞了下去。计划失败了,她眨眨眼,试图摆脱耀眼的光芒。

“为了唯一神!”米娜喊道。

加尔达知道他们完了。他希望他们已经完了。他只想轻松死去,结束让他肝胆俱裂的恐惧。他听到锐刃牙齿打战,感觉到锐刃不住颤抖。

然后米娜呼唤塔克西丝,女神作出回应。龙枪迸发出星辰般的光芒。银光透过加尔达的黑暗,驱散了他心里的恐惧。锐刃怒吼一声,加尔达也跟着大喊。

米娜摇动龙枪示意,加尔达明白了。他们不会直冲,而是再次从上方俯冲攻击玛烈。自大的红龙放慢了速度。他们会在她恢复之前攻击。

两只龙翻滚着开始俯冲。玛烈拍打两下双翼,然后突然恶狠狠地笔直向他们冲去。她张大嘴。

锐刃预料到红龙会攻击,他改变方向,倒飞躲开迎面而来的火焰,但腹部的部分鳞甲还是被烧焦了。

加尔达感到世界倒过来了,胃里翻江倒海。龙鞍上下颠倒,他一手拼命抓住前鞍,另一手牢牢握着长矛。这副鞍具是为人类骑手而不是牛头人订制的。加尔达只能希望皮带能承受他的重量。

锐刃不再翻滚,加尔达的世界回复原位。他急忙四处寻找米娜,一时间没有看见,吓得心都快蹦出来了。

“米娜!”他大喊。

“在我们下面!”锐刃喊道。

米娜在下方远处,靠近地面,玛烈被他们夹在中间。

玛烈盯着蓝龙。她慢慢一扇翅膀,突然向他们冲来。锐刃转头狂扇双翼。

“飞啊,该死的!”加尔达吼道,不过他看出锐刃已经用尽全力试图摆脱红龙。

加尔达回头一瞥,这场竞速比赛毫无胜利希望。锐刃已经在喘气了,他的双翼不停抽动,肌肉也在发颤。玛烈则气都不喘,似乎很轻松。她张着嘴,尖牙闪闪发亮。她想咬断蓝龙的脊柱,让加尔达跌落数千英尺,摔死在下面的石地上。

加尔达握紧长矛。

“我们比不过她!”他对锐刃喊?!盎赝房拷?!”蓝龙调过头,加尔达盯着玛烈的眼睛,紧握长矛,准备掷向玛烈的颈部。

玛烈张开嘴,但并没有猛咬蓝龙,而是剧烈喘气。

米娜从玛烈下方飞来,用龙枪刺中了红龙腹部。龙枪刺穿红色鳞甲,划出一道伤口。

龙枪并未造成重伤,玛烈喘气更多是因为惊讶,而不是疼痛。这种侮辱激怒了她。她一个翻身掉头,又抓又咬。

尸龙表现出高超的机动技巧。它迅速闪躲,根本不让红龙沾到边。尸龙降了下去,加尔达和蓝龙升上来准备下一次攻击。

玛烈越来越厌倦这场不再有趣的战斗。有了目标,她会全力以赴。玛烈展开双翼,开始加速。她会赶上这具尸体,让它支离破碎,对骑手也一样。

加尔达从未见过任何东西移动速度这么快。他和锐刃跟在玛烈后面,但不可能赶上她,在那之前,玛烈就会杀死米娜。

玛烈吐出一团火焰。

加尔达大喊着挑衅,同时猛踢蓝龙侧腹。也许他不能拯救米娜,但会为她报仇。

听到火焰喷出,尸龙展开皮革般的双翼,低头俯冲?;鹎蛟谑共勘?,沿着两翼散开。加尔达怒吼一声,然后又变成喜悦的笑声。

龙枪在火焰中闪光。米娜举起龙枪摇动,向加尔达示意她没有危险。尸龙的两翼和身体?;に馐芑鹧嫔撕?,但这并非没有代价。尸龙的双翼着火了,冒出道道浓烟。虽然尸龙既不会感到痛苦,也不会死,但没有双翼,它就不能留在空中。

尸龙开始下坠,火焰顺着龙翼蔓延。

“米娜!”加尔达痛苦地大喊。他无法拯救米娜。

尸龙的双翼被烧光,开始螺旋下落。

玛烈肯定一个敌人已经被消灭了,于是转而注意加尔达。牛头人不关心自己,再也不了。

“塔克西丝,”他祈祷?!拔椅薰亟粢?。救救米娜。救救她。她把她的一切都献给了你。救救她!”作为祈祷的回应,第三只龙出现了。这只龙既不是尸体,也不是活的。虚无的五首龙飞入尸龙的躯体。女神亲自加入这场战斗。

尸龙的双翼开始发出奇异的光芒?;鹑栽谌忌?,尸龙在离地不远处又飞了起来。

加尔达欢呼一声,挥舞长矛希望吸引玛烈的注意力。

“攻击!”他吼道。

锐刃无需催促,已经在大角度俯冲。蓝龙张开嘴,加尔达听到龙胃里发出隆隆响声。一道闪电射出,集中玛烈头部,噼啪作响。爆炸冲击波几乎将加尔达掀下鞍去。

电流穿过身体时,玛烈抽搐了几下。加尔达一度以为这一击已经干掉了玛烈,心提到嗓子眼。闪电消散,玛烈晃晃脑袋,就像鼻子被人打了一拳,晕头转向,然后她弓起背,张开大嘴向他们飞来。

“靠近些!”加尔达喊道。

锐刃照办了。他低飞掠过玛烈的头部。加尔达把长矛全力投向玛烈的眼睛。长矛刺中了目标,玛烈疯狂眨眼。

仅此而已,这一击的代价也不小。

锐刃太靠近玛烈,无法避开她的攻击。加尔达的攻击并没有按预想那样结束战斗。同玛烈的眼睛相比,巨大的长矛微不足道,她感觉不会比睫毛大多少。

玛烈抬起头,张嘴向他们冲来。

加尔达只有一个机会自救。他跳离龙鞍,紧紧抱住锐刃的颈部。玛烈咬中蓝龙,龙鞍消失在她嘴里。

鲜血从锐刃的侧腹流下,蓝龙痛苦又愤怒地大喊。他拼命地用四肢攻击玛烈,还用尾巴抽打,加尔达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紧抱住。他浑身都是蓝龙的血。

玛烈像狗咬耗子一样咬断了蓝龙的脊骨。加尔达听到骨头被咬碎的嘎吱声,锐刃发出惊恐的哀号。

米娜抬头看见蓝龙被玛烈咬在嘴里。她看不见加尔达,以为他已经死了。米娜感到心痛。为她服务的所有人中,加尔达是最亲近的。米娜清楚地看见玛烈腹部的伤口。一道暗红色的伤痕划过火红色的龙鳞。但是那伤口并不致命。

尸龙的双翼已经成了两团火,火焰还在继续蔓延。很快,米娜就会骑在一只火龙上。她感到很热,但这是次要的,她只关心敌人,只知道必须怎样打败敌人。

“塔克西丝,与我一起战斗!”她举起长枪,指向上方。

米娜听见一个声音,同十四岁那年呼喊她的声音一样。她离家出走就是为了找出那个声音。

“我与你同在,”塔克西丝说。

女神张开双臂,变成龙翼。尸龙燃烧的双翼被女神之翼推动,又举了起来。他们越飞越快,风闪动火焰围绕着米娜旋转??妆;に馐芑鹕?,但却不能阻止高热。米娜受神的影响,没感觉到炽热的金属烧焦了皮肤。她只知道胜利一定属于她们。红龙腹部的伤口越来越近。玛烈的血滴在米娜脸上。

然后,塔克西丝突然消失了。

米娜感觉到神的离去,一阵冷风吹过,米娜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现在她孤身一人骑在一只即将在火焰中四分五裂的龙上。她的女神已经抛下了她,米娜不知道为什么。

米娜疯狂地想,也许这是次考验。

米娜第一次找到唯一神,请求侍奉她时,塔克西丝也这样做过。那些考验很艰难,需要米娜用鲜血、语言和行动证实她的忠诚。她没有失败过,但那些都不像现在这样困难。这次她无法生还,但没关系,因为死后她就会跟女神一起。

米娜希望成了一团火的尸龙能继续前进,不知是她的意志还是尸龙自己的力量带着她飞完了最后几英尺。

燃烧的龙猛烈撞击玛烈的身体,炽热的火焰让本来只是滴血的伤口开始冒出血泡。

米娜举起龙枪,全力刺入玛烈的腹部。长枪穿过已经弱化的鳞甲,划出一条深深的伤口。

米娜被鲜血和火焰吞没,她紧握龙枪,向女神祈祷,现在她应该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玛烈感觉到痛苦,从未体验过的痛苦。那是如此可怕,她松开了蓝龙。她的怒吼令人毛骨悚然,加尔达很想捂住耳朵,盖住声音。但是他不得不忍受,因为他不敢动,否则就会掉下去摔死。锐刃开始螺旋下坠。下方曾像小点的毁灭之主在加尔达看来高耸入云。布满岩石的山区会让人四分五裂。

锐刃受了致命伤,不过仍然活着,他以难以置信的勇气努力控制形势。虽然锐刃知道他必将死去,但还是为拯救骑手而奋斗。加尔达只能紧紧抱着,一动不动。锐刃每一次拍打双翼应该都很痛苦,因为他一直喘气发抖,但是速度慢慢降下来了。蓝龙用模糊的视线寻找降落地点。

加尔达紧贴在垂死的锐刃的颈部,抬头看见米娜坐在火焰上。尸龙全身都着火了?;鹧媛拥搅股?,火龙重重撞上玛烈的腹部。米娜将龙枪刺入先前的伤口。玛烈的腹部被划开,一大股黑血喷出。

“米娜!”加尔达痛苦又绝望地大喊,玛烈的怒吼淹没了他的话。

玛烈发出死亡的哀号。她知道那是死亡的哀号,因为她经常听见。咬碎蓝龙脊骨时,锐刃也发出同样的哀号。现在轮到她了。痛苦又愤怒的死亡哀号从她喉咙里传出。

龙血让被神抛弃的米娜无法视物,但她仍紧握龙枪。米娜继续向前推,刺穿了玛烈的心脏。

那一刻红龙死在了半空中。她的身体从云端坠落,带着杀死她的人,一起摔在毁灭之主的石地上。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