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二十一章 逝者和垂死之人

锐刃的力量在下落过程中消失殆尽,他无力再鼓动双翼,开始不受控制地螺旋下坠。加尔达害怕地想象尖利的岩石迎面而来,不过锐刃一头撞进了一个小松树林。

在那惊心动魄的一刻,加尔达看见黄色岩石、绿色树木、蓝龙鳞甲和红色鲜血混成一团模糊。他闭上眼,把头埋在龙颈上,全力抓紧?;味?,他听到树枝和骨骼折断的声音,闻到强烈的松针气味,也尝到鲜血的腥味。他的头撞在一根树枝上,长角几乎撞断了。他的后肩也被撞了一下,腿和手臂被碎裂的树枝划伤。

突然,一切都停止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加尔达只能喘气,虽然全身伤痕累累,但他居然还活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受了重伤,于是小心地走了几步。没有剧痛感,骨头应该没事。血不断从鼻子滴下,他耳朵里嗡嗡响,头也不住颤动。这时,锐刃颤抖着呼出一口气。

龙的头部和上身卡在不堪重压而折断的松树中。加尔达弄开一堆断树枝,滑下龙背。他迷迷糊糊地以为蓝龙是在松树枝架子上休息。龙下身--折断的双翼和尾部--拖在石地上,留下一片血迹。

加尔达扫视四周,寻找玛烈,很快就在远处看见了显眼的尸体。死去的玛烈成了一座山--一座血淋淋的肉山。浓烟和火焰吸引了加尔达的视线?;鹕展馐?,蔓延到松林里。圣克仙就在下方远处山谷中,但他看不见城市。黑色雷雨云在下方旋转,加尔达所站之处阳光明媚,他看不见相比之下黯然失色的新眼。

加尔达没时间去管新眼,他只关心米娜。牛头人担心地发狂,想马上去寻找米娜,但他欠英勇的蓝龙一条命,至少应该和蓝龙呆在一起。无论是牛头人还是龙,都不会独自死去。

锐刃仍然活着,仍然呼吸,但他的呼吸痛苦而微弱。血从他口中流出,眼神也变得暗淡,但一看见加尔达,锐刃就振奋起来。

“她……”蓝龙被自己的血呛住,无法继续。

“玛烈死了,”加尔达声音低沉?!靶恍荒慵尤胝蕉?。这光荣的胜利将会世代传颂。你死得英勇。我会怀着敬意记住你,我的儿女、孙儿以及他们的子孙都会记住你?!奔佣锩挥凶优?,也不可能有,这些话是古代献给英勇战死的武士的颂词。不过加尔达是真心的,他想象得出垂死的龙最后一刻的极大痛苦。

蓝龙又抖了一下,身体松弛下来。

“我尽职了,”他喘口气,死了。

加尔达抬起头,发出一声悲痛的怒吼,声音在山间回荡--最后的、适当的颂词。然后,他终于可以按自己的心意,去看看米娜怎么样了。

我不应该担心,他告诉自己。我看见过米娜不怕毒药,还毫发无损地从燃烧的火葬堆中走出来。唯一神爱米娜,也许她以前从未像现在这样爱过一个凡人。塔克西丝会?;げ⒄樟献约旱某瓒?。

加尔达反复告诉自己,却仍然担心。

他扫视龙尸周围粗糙的石地,血肉溅湿了很大一片区域,石头变得滑溜溜的。他希望看见神色喜悦的米娜大步朝自己走来,但是龙落下的那片石地没有任何动静。鸟儿因龙的到来四散而逃,其他的动物也藏进地里。这里一片寂静,只有风在岩石间呼啸。

没有沾上血肉的石地就已经够难爬的了,加尔达爬得很慢,每一个动作都会带来尚未发现的伤口的痛楚。他找到了他的长矛,上面沾满鲜血,刃已经断了。加尔达很高兴找到长矛,他可以将其作为纪念品献给米娜。

他全力寻找米娜,但找不到。他反复呼喊,“米娜!”响亮了百倍的声音从山侧传回,却没有回应?;厣跞?,直到消失。加尔达爬上一堆乱石,终于到了玛烈的尸体旁。

看着巨大的红龙遗体,加尔达没有感觉到高兴和胜利,只有疲倦和悲痛,还有对这场战斗带来了什么的好奇。

“也许米娜没能幸存,”一个声音在心里说,他为之一颤。

“米娜!”他再次呼喊,这次他听到一声呻吟。

玛烈沾满鲜血的腹部动了。

加尔达惊慌地举起折断的长矛,牢牢盯着龙头。龙头平靠在石头上,只能看见一只茫然凝视天空的眼睛。玛烈的脖子已经扭曲断裂,她不可能还活着。

又一声呻吟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喊,“加尔达!”加尔达欢呼一声,扔下长矛冲向前。龙腹下,一只沾满血的手无力地挥动着。龙把米娜压在了身下。

加尔达用肩膀顶住迅速冷却的龙腹。龙的身体太重,可能有几百吨,跟移山没什么分别。

米娜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加尔达快发狂了。他按住裂开大口的龙腹,内脏都流出来了,恶臭难以忍受。他闭上嘴,试着憋住气。

“我几乎抬不起来,米娜,”他喊道?!澳匦肱莱隼?。赶快。我撑不了多久?!奔佣锾矫啄然卮?,但声音模糊,听不明白。他深吸一口气,咬牙屈膝,闷哼一声,用尽全力向上顶。他听到爬行的声音,痛苦的喘气声,还有一声微弱的呼喊。他的肌肉疼痛,手臂开始摇晃,再也顶不住了,于是他先大声警告,然后松手,在恶臭中大口喘气。他低头一看,米娜就躺在脚下。

加尔达想起一次米娜被邀请去祝福新生儿。加尔达不想去,但米娜坚持要去,当然,他服从了。现在看着米娜,加尔达想起了那个婴儿,同样脆弱,同样沾满鲜血。他跪在米娜身边。

“米娜,”他不敢触碰米娜,无助地说,“您伤在哪儿?我不知道这是龙的血还是您的?!泵啄日隹?,琥珀周围布满血丝。她伸出手,抓住加尔达的手臂。这个举动引起痛楚,她喘着气,浑身颤抖,但仍然紧紧握着。

“向唯一神祈祷,加尔达,”她的声音低得像是耳语?!拔易隽耸裁础盟胨隆泵啄缺丈涎劬?,头歪向一边,手也松开。加尔达紧张地心跳都快停了,他按住米娜的脖子,感觉脉搏。米娜的脉搏还在,加尔达松了一大口气。

他抱起米娜,重量轻得就像初生的婴儿。

“你这个大贱人!”加尔达怒吼道。他指的当然不是死去的玛烈。

加尔达找到一个干净而暖和的小洞。这个洞太矮,牛头人不得不弯腰进入。他轻轻地将米娜放在地上。米娜还没有恢复意识,加尔达很害怕,不过他告诉自己这很好,否则米娜就会死于痛苦。

现在到了洞里,他有时间检查一下米娜了。他脱下米娜的盔甲,扔到外面的尘土中。米娜的伤口很可怕,她的腿骨末端已经戳破了肉,肿大成紫红色。她的一只手臂已经不像手臂,而像屠夫货摊上挂着的肉。她的呼吸急促,不时梗在喉咙里。每一次呼吸都那么艰难,加尔达不止一次害怕她失去力量继续下去。她的皮肤烫得无法触摸,浑身又因会带来死亡的寒冷而颤抖。

加尔达再也感觉不到自己伤口的痛楚。突然移动时的刺痛让他惊讶,不知道来自何处。他活着只为米娜,思考也只为米娜。他在洞外不远处发现了一条小溪,于是洗干静头盔,装了水带回去。

加尔达洗干净米娜的脸,把水送到她嘴边,但她无法饮用,水顺着沾血的下巴流了下去。这里的岩石之中没有药草可以止痛或是退烧,加尔达也没有绷带。他只接受过粗略的战场医护训练,那没多大用。他应该切掉那条碎裂的腿,但做不到,他知道对于一个战士,残废意味着什么。

米娜死去应该更好,死在击败龙的光荣时刻,作为一个胜利的战士死去。她就要死了,而加尔达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她的生命流逝,只能呆在她身边,不让她独自离开尘世。

黑暗慢慢摸进洞里,加尔达在洞口燃起火,保持温暖。他再没有离开过。米娜发着烧,神志不清,一边呻吟一边说着语无伦次的话。加尔达不忍看她受苦,他不止一次握着匕首,想结束这一切,但又无法下手。米娜也许还能恢复知觉,加尔达想在米娜死前让她知道,她死得英勇,他永远都会爱她、尊敬她。

米娜的呼吸变得不稳定,但她仍在努力,为了活下去,她费了很大力。有时她睁开眼,加尔达看见眼里的痛苦,为之心痛不已,然后她又闭上眼,没有任何恢复知觉的迹象,继续挣扎。

加尔达伸出手,擦掉她前额上的冷汗。

“去吧,米娜,”加尔达含着泪说?!澳靼芰四牡腥耍死扯饔惺芬岳醋钋看蟮木蘖?。所有国家和民族都会尊敬您。他们会世代歌颂您的胜利。您的坟墓将会是安塞隆最好的。人们会从世界各地来致敬。我会将屠龙枪放在您身侧,将龙头骨放在您脚边?!蹦且磺腥绱饲逦?。她英勇的传说会触动所有听者的心灵。青年男女会来到她的坟墓,立誓成为战士或是医生,为他人服务。她走过的黑暗之路会被遗忘,死亡让她得到救赎。

米娜还在挣扎。她的身体抽动,喉咙发出刺耳的声音。

加尔达无法再忍受了?!叭盟馔?,”加尔达祈祷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唯一关心的就是米娜?!澳阋丫猛炅?!让她解脱!”“原来你把她藏在这里,”一个声音说。

加尔达抽出匕首,跳起来冲出洞口,动作一气呵成?;鸸馊盟囊故恿κ?。远处一片黑暗,他站在火光里,是个绝佳的靶子。他迅速移动,但并不走远,他不会离开米娜,随他们怎么对付自己。

加尔达眯着眼,想看穿阴影。他没有听到脚步声、盔甲的叮当声或是钢铁的脆响。那人行动隐秘,这不是什么好事。他小心握紧匕首,以免反射火光。

“她快死了,”加尔达对来人说?!盎畈涣硕嗑?。请尊重她的死亡,允许我陪她到最后。无论我们之间有什么,都可以日后解决,我发誓?!薄澳闼档妹淮?,加尔达,”那个声音说?!拔蘼畚颐侵溆惺裁?,都可以日后解决。我给了你一份大礼,而你却用背叛来回报?!奔佣锏暮砹战?,匕首从突然无力的右手滑落,咔嗒一声掉在脚下的石头上。一个女人站在洞口。她的身影挡住火光,也遮蔽了星光。加尔达无法看她的脸,因为她已经以物理形态进入了这个世界,但是他的灵魂之眼看清了。她很美丽,是加尔达一生见过最美丽的。但是她的美并没有让加尔达感动,因为它冷如冰,尖如镰。她转身,走向洞内。

加尔达尽最大努力移动颤抖的四肢。他不敢看那张脸,不敢与那双永恒之眼对视。他没有可以跟她战斗的武器,这世上没有那种武器存在。加尔达只有对米娜的爱,也许就是那给他勇气挡在塔克西丝王后与洞口之间。

“你不能过去,”他一个词一个词地挤出话来?!叭盟桓鋈舜糇?!让她去吧!没有你的帮助,她也完成了你想做的。你抛弃了她。就这样吧?!薄八镉杏Φ?,”塔克西丝轻蔑而冷酷地回答?!八纠粗婪ㄊε亮植豢煽?,暗地里企图消灭我。他几乎成功了。图腾被毁,他破坏了我选来在这个世界寄居的凡身。因为米娜的疏忽,我几乎失去了为之奋斗的一切。她罪有应得!她应当死亡,比死亡更糟!不过,”塔克西丝的声音变得柔和,“我会仁慈的。我会大方的?!奔佣锱碌眯奶负跬V?。他喘着气,浑身颤抖,但没有让开。

“你需要她,”加尔达厉声说?!澳蔷褪悄憔人奈ㄒ焕碛??!彼∫⊥??!跋衷谒材?,或者说很快就会。我不会让你靠近她?!彼宋魉孔呓恍?。

“我让你活着只有一个理由,牛头人,那是因为米娜求我。就算现在,她的灵魂在肉体内扭曲时,她也在乞求我对你仁慈。我暂时满足她的意愿。但是,她发现自己不再需要你的那一天终将来临。到那时,你我之间的谎言将会得到清算?!彼宋魉孔プ〖佣锏暮缶?,提起来粗暴地扔到一旁。加尔达重重地撞上尖石,愤怒而又沮丧地躺在那里。他用左手锤打岩石,一次又一次,手上沾满鲜血。

塔克西丝王后走进洞穴,加尔达听见她深情地低吟,“我的孩子……我亲爱的孩子……我原谅你……“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