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二十三章 事实证明并非所有坎德人长得都一样

看见泰索何夫就在自己眼前,杰拉德像是被蓝龙的闪电击中,晕头转向,楞在原地。他吃惊过度,就那么盯着。全世界都在寻找泰索何夫•柏伏特,包括一位女神在内,而他找到了。

或者更确切地说,这队黑暗骑士找到了坎德人。泰索何夫同几十个坎德人一起被送往圣克仙,大概他们都声称自己是泰索何夫•柏伏特。不幸的是,其中一个是真的。

被封住嘴的泰索何夫继续咩咩叫,还尽力挥手。一个护卫听见这奇怪的声音,转过身来。杰拉德迅速戴上头盔,头盔太小,几乎把鼻子切掉。

“哪个家伙在乱叫,闭嘴!”护卫喊道。泰索何夫受了影响没看路,被脚镣绊倒在大街上。两个跟他拴在一起的坎德人也被拉倒。其他坎德人觉得这是无聊旅途中的开心插曲,于是纷纷自己倒下,四十多个坎德人立刻陷入一片混乱。

两个挥舞着连枷的护卫费力地维持秩序。趁没更糟的事发生,杰拉德连走带跑,赶紧离开。他脑袋里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撞上了人只知道嘟哝请原谅。他不小心踩进洞里扭伤了脚踝,还几乎掉进水沟。最后,他钻进一条阴暗的小巷,深呼吸几次过后,冷空气让汗水浸湿的眉毛舒展开来,他终于屏息平静下来。

塔克西丝想抓泰索何夫,她想把坎德人抓到圣克仙。杰拉德有机会阻止她,这一次,杰拉德知道自己是跟着心里的感觉。阴影消散,一个计划在他心里形成。

杰拉德默默向那位法师敬礼并祝他平安,然后开始执行计划,首先得找个跟自己身高、体重都差不多,最好头也差不多大小的骑士。

黑暗骑士和步兵在泰伯恩镇内外扎营过夜。军官接管了旅店,这不算什么好事,因为店里食物难吃,住处肮脏,唯一的好处就是有啤酒可以让人头脑发晕,忘了烦恼。

这队黑暗骑士的队长喝了不少啤酒。他有一大堆麻烦,乐于喝个烂醉,首要问题就是米娜,他的新上司。

他从未喜欢和信任塔贡大人,那个目光短浅的家伙更关心铜板而不是手下的军队。塔贡从未推动黑暗骑士的事业,只是专心装满自己的钱柜。在捷列克没人哀悼塔贡的死,但也不为米娜升为领导者而高兴。

的确,她推动了黑暗骑士的事业,不过她的步伐太快,其他人都被甩在后面吃灰。听到她占领索兰萨斯的消息,队长几乎晕过去了。他并不赞成,黑暗骑士怎么才能同时防守索兰萨斯和索兰尼亚骑士的主城帕兰萨斯?这个该死的米娜从来不考虑防守夺来的土地。她不考虑补给线太长、手下劳累过度,还有民众奋起反抗的危险。

他给米娜寄去信说明这一切,劝米娜放慢步伐,先壮大军队,巩固胜利果实。米娜忘了其他人,也忘了龙王玛烈。他给龙王送去消息,解释说黑暗骑士无意取代她的统治地位,新领土都是以她的名义占领的等等。一直没有回信。

然后几天前,他收到米娜的命令,让他带领手下离开捷列克增援圣克仙,应对精灵和索兰尼亚骑士联军可能发动的进攻。他应该马上动身,同时带去路上碰见的所有坎德人。

哦,还有米娜相当肯定玛烈将要进攻圣克仙,他也要有所准备。

就算是现在,再读一遍命令还是让队长觉得震惊,他已经读了二十多次了。他想抗命,但是信使说得很清楚,米娜和那个唯一神势力宽广。信使举了几个自以为强过米娜的指挥官的例子,头一个就是已故的塔贡大人。于是现在这位队长就在前往圣克仙的路上,坐在肮脏的旅店里喝着味道像是马尿的温啤酒,这么形容还算是客气。

今天的情况糟糕透了。不仅坎德人全缠在一起耽误了行程--花了几小时才解开--还有一个索兰尼亚骑士间谍跑了,有人向那家伙泄露了他们前来的消息。幸运的是,现在有了关于他的详细外貌描述。长着黑色长发和胡子的家伙应该很容易抓到。

队长正把烦恼泡进啤酒里,这时他抬头看见另一个米娜的信使走进门。他愿意花所有钱换取把酒杯扔向信使头部的机会。

信使站到面前,队长怒目而视,没有邀请信使坐下。

就跟大部分需要轻装旅行的信使一样,这个信使穿着黑色皮甲,披着黑斗篷。他脱下头盔,夹在手臂里,然后敬礼。

“我以唯一神之名前来?!倍映ず茸啪?,哼了一声?!拔ㄒ簧裣衷谙胍腋墒裁??米娜占领冰墙冰川没有?我下一步是不是该去那里?”信使是个黄头发的丑陋家伙,脸上全是麻点,不过长着一双令人吃惊的蓝眼睛。那双眼睛注视着队长,明显感到疑惑。

“别在意?!倍映ぬ究谄??!八党瞿愕南??!薄懊啄仁盏奖ǜ嫠的プ×艘恍┛驳氯?。您也知道,她正在寻找一个特别的坎德人?!薄鞍胤?,我知道,”队长说?!拔艺獯蟾庞兴氖霭胤?,你自己选吧?!薄叭绻?,我会去选的,长官,”信使礼貌地回答?!拔胰鲜墩飧霭胤?。因为此事非常紧急,所以米娜派我来看看您的囚犯里有没有。如果有,我会立即带他去圣克仙?!倍映ぢ诚M靥鹜??!澳悴幌氪呷克氖霭?,是吗?”信使摇摇头。

“不,我也不这么认为。好吧,去找那个该死的小偷?!倍映ね蝗幌肫鹨患??!叭绻阏娴恼业搅?,剩下的该怎么办?”“我没有收到相关命令,长官,”信使说,“不过我觉得您最好把他们放了?!薄胺帕怂恰倍映ぷ邢复蛄啃攀??!澳阈渥由鲜茄??你受伤了?”“没有,长官,”信使说?!拔以诼飞媳磺康凉セ髁??!薄霸谀睦??我会派一支巡逻队去,”队长说。

“没有必要,长官,”信使说?!拔乙丫饩隽??!薄拔颐靼琢?,”队长认为信使的皮甲上也有血,不过他只是耸耸肩,这不关他的事?!叭フ夷歉霭胤匕?。那边那个,立刻护送这个人去我们关坎德人的围栏。给他所需的一切帮助?!倍映ぞ倨鹁票?,“祝你成功,先生?!毙攀瓜蚨映ぶ滦?,然后离开了。

队长又要了一杯酒,考虑该怎么处理坎德人。他想把他们排成一排当射击靶子,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又一个信使出现。

队长心里叹口气,正要告诉这讨厌的家伙去无底深渊烧烤自己,不过来人掀起帽子,队长认出他是自己最信任的间谍之一,于是示意来人上前。

“什么消息?”他问道?!胺诺蜕??!薄俺す?,我刚从圣克仙来!”“我说放低声音。不需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事,”队长吼道。

“没关系,长官。谣言很快就会传开,明早人人都会知道。玛烈死了。米娜杀了龙?!甭玫昀锏娜税簿蚕吕?,人人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大家都想理解这个消息,思考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还有,”间谍的声音打破了沉静?!熬菟得啄纫菜懒??!薄澳敲此苁??”队长问,他站起来,忘了啤酒。

“没人,长官,”间谍说?!俺抢镆黄炻??!薄昂?,好,”队长笑道?!耙残砻啄仁嵌缘?,祈祷毕竟得到了回应。先生们,”他环顾周围的手下,“今晚我们不休息。我们去圣克仙?!苯芾赂诟惫偕砗?,心想完成一步了,还差一步。

这也不容易,他有些沮丧。跟救出坎德人相比,骗过一个半醉的黑暗骑士队长就像地精的游戏。杰拉德只能希望那些黑暗骑士足够聪明,知道该堵住坎德人的嘴。

“他们在这,”副官抬起一扇天窗?!拔颐前阉枪仄鹄戳?,这样轻松多了?!笨驳氯硕妓帕?,像一群小狗一样挤在一起取暖。夜很冷,只有几个坎德人有斗篷或是其他的御寒衣服,与大家合用。睡着的坎德人脸色苍白而痛苦,显然队长没有在他们身上浪费食物,当然也不关心他们是否舒适。

他们还系着脚镣,嘴也还被封着,杰拉德松了一大口气。几个守卫在站岗。杰拉德看见了五个,估计还有没看见的。

亮光下坎德人纷纷抬起头,打着哈欠,睡眼朦胧。

“站起来,小坏蛋,”骑士命令道,两个守卫走过去踢醒坎德人?!罢酒鹄?,机灵点儿。转向灯,这位先生要看看你们肮脏的脸?!苯芾铝⒖倘铣隽颂┧骱畏?。他大概排在队伍四分之三的位置,一边打哈欠一边用被铐住的手挠头。不过杰拉德不得不装作检查每一个坎德人,同时始终留意泰斯。

他看起来老了,杰拉德突然意识到,我以前从未注意过。

泰斯的漂亮头髻仍然长而浓密,不过明显有些灰斑,脸上的皱纹在强光下也很明显。但是他的眼睛依然有神,精神也很好,此刻他正像平常一样好奇地张望。

杰拉德沿着坎德人队伍走过去,显得从容不迫。由于害怕泰斯认出自己,再次高兴地打招呼,他戴上了一顶皮盔挡住脸。然而杰拉德的办法没有奏效,泰索何夫好奇地望向面盔的观察缝,看见了杰拉德明亮的蓝眼睛,于是眉开眼笑起来。虽然嘴被封住没法说话,但他愉快地做个鬼脸。

杰拉德停下,盯着泰斯,让杰拉德惊慌的是,坎德人用力眨眼,还尽可能裂开嘴笑。杰拉德一把抓住坎德人的头髻,用力一扯。

“你不认识我,”他低声说。

“当然不,”泰斯说话含混不清,很兴奋,“看见你在这里真让我吃惊--”杰拉德直起身子?!罢饩褪悄歉隹驳氯?,”他一边大声说话,一边又扯了头髻一下。

“这个?”副官很惊讶?!澳范??”“确定,”杰拉德说?!澳愕亩映じ傻孟嗟背錾?,可以肯定米娜将会非常高兴。立刻把这个坎德人交给我看管。我会负起责任?!薄拔也恢馈备惫儆淘プ?。

“你的长官说,如果我找到他就把他带走,”杰拉德提醒他?!拔乙丫业搅?,现在放了他?!薄拔乙厝ハ虺す俦ǜ?,”副官说。

“如果你想打扰他,好吧。他倒是相当随和,”杰拉德耸耸肩。

他的计划没有成功。这个副官忠于职守,没有许可什么都不会碰。副官走了。杰拉德站在坎德人中间,思考下一步该干什么。

“我玩过头了,”杰拉德喃喃自语?!岸映せ峋醯眉热豢驳氯四敲粗匾?,就该自己去报功领赏!该死!我怎么没想到?”这时泰索何夫已经设法弄松了封嘴布,他可以轻松弄掉,却没有那么做,杰拉德只能得出结论原因是他觉得新奇。

“我不认识你,”泰斯大声说,同时会意地眨下眼,表示知道情况?!澳憬惺裁疵??”“闭嘴,”杰拉德从嘴角边挤出话来。

“我有个表哥叫那个名字,”泰斯若有所思。

杰拉德把封嘴布系牢。

他瞟了一眼两个守卫,那两人也在瞟他。他得迅速行动,不能给他们机会呼救,也不能引起骚动。装作寻找散落四处的钢币这个老把戏应该会有用。他正准备惊呼一声指着地上,同时重击那两个家伙的头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骚动。

路上突然燃起火把,士兵大叫着匆忙奔跑,门被砰地关上。杰拉德首先想到自己被发现了,整支军队正赶来抓他。他拔出剑,然后发现那些士兵不是奔向自己,而是朝着旅店跑去。两个守卫对他完全失去了兴趣,一边看一边嘀咕,试图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杰拉德叹口气,这跟他无关。他强迫自己原地站着等待。

副官没有回来。杰拉德不耐烦地喃喃自语。

“去看看怎么了,”他命令道。

一个守卫立刻跑开了。他叫停遇上的第一个人,然后转身大步跑回来。

“玛烈死了!”他大喊?!懊啄饶歉雠⒁菜懒?!圣克仙一片混乱,我们马上去那里?!薄奥炅宜懒??”杰拉德张大嘴?!盎褂忻啄??”“是这么说的?!苯芾旅H徽咀?,然后醒悟过来。他在军队里呆了不少年,知道谣言满天飞。这也许是真的,他也希望是真的,不过也许不是。他行动时必须假定这不是。

“那很好,不过我仍然需要这个坎德人,”他坚持道?!岸映さ母惫僭谀睦??”“跟我说话的就是他?!笔匚涝谧约貉涿?。他取下一个钥匙环,抛向杰拉德?!澳胍驳氯??喏,都带走吧?!薄拔也幌胍?!”杰拉德惊呆了,不过这时两个守卫已经冲去加入路上的军队。

杰拉德回头,看见所有坎德人都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释放坎德人可不是容易的事。他们看见杰拉德有钥匙,一起大喊起来,声音大得在福罗参都能听见。他们涌向杰拉德,举起被拷住的手,每个人都要求杰拉德首先释放自己。一片混乱之中,杰拉德几乎向后倒在地上,看不见泰索何夫。

泰索何夫一边叫一边挥手,从人群中挤上前。杰拉德牢牢抓住泰斯的衬衫,开始解他的手铐和脚镣。其他坎德人转来转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不只一次把锁链从杰拉德手上扯掉。杰拉德一边骂一边威胁,甚至不得不推开一些人,不过他们不以为意。最后--他始终不知道怎么弄的--他弄开锁,放了泰索何夫。然后,他把钥匙抛向剩下的坎德人,他们高兴地扑了上去。

杰拉德抓住头发凌乱、全身稻草、脏乱不堪的泰索何夫,急忙离开,他一边盯着泰斯,一边注意军队的骚动。

泰斯撕掉封嘴布?!澳阃四玫羲?,”他指出。

“没有,我没忘记,”杰拉德说。

“见到你真高兴!”泰斯用力握住杰拉德的手,顺便偷了他的匕首?!澳愣几墒裁慈チ??你去哪里了?你得告诉我一切,不过不是现在。我们没时间?!彼O?,开始在包包里摸索着什么?!拔颐潜匦肜肟??!薄澳闼档妹淮?,我们没有时间谈话?!苯芾履没刎笆?,抓住泰斯的手臂,挤过人群?!拔业穆碓诼砭抢铮薄班?,我们也没时间骑马,”泰索何夫像鳗鱼一样滑出杰拉德的手心?!安蝗痪臀薹笆备系狡锸科酪榛崃?。你瞧,精灵正在行军,他们将要陷入大麻烦--好吧,正在发生的事解释起来太费时间。你得抛下你的马,不过我肯定它会很好?!碧┧鼓贸鲆患?,举在月光下。表面的宝石闪闪发光,杰拉德认出了时光旅行装置。

“你用那个干什么?”他感到不安。

“我们用它去骑士评议会,至少我认为那是它要带我们去的地方。这些天它工作得很有趣,你不会相信我去过的地方--”“我不去,”杰拉德退缩了。

“噢,你必须去,”泰索何夫用力点头,头髻翻了过来,打在鼻子上?!澳惚匦敫胰?,因为他们不会相信我。我只是个坎德人,不过雷斯林说他们会相信你。当你告诉他们塔克西丝和精灵等等--”“雷斯林?”杰拉德重复一遍,拼命坚持?!澳母隼姿沽??”“雷斯林•马哲理,卡拉蒙的弟弟。你今早在旅店里见过他了。他大概让你讨厌,还嘲笑你,对吗?我就知道?!碧┧固究谄?,摇摇头?!氨鹪谝?。雷斯林跟人说话总是那样,那是他的方式。你会习惯的,我们已经习惯了?!苯芾潞姑绷?,背脊发凉。他想起卡拉蒙说过关于自己弟弟的故事--红袍、药茶、水晶杖,还有法师尖刻的语气……“别胡说了,”杰拉德语气坚决?!袄姿沽?#8226;马哲理已经死了!”“我也是,”泰索何夫•柏伏特说。他朝杰拉德微笑?!澳悴荒苋媚侵中∈伦璋约??!碧┧股焓治兆∑锸康氖?。宝石闪光,世界在杰拉德脚下消失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