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二十四章 决定

杰拉德年轻时,一个朋友曾做了个秋千玩。他弄了块木板,平整表面,然后系上两根绳子,挂到一根高高的树枝上。那家伙劝说杰拉德坐上去,然后他来回推动,这样秋千就会荡起来。不过朋友用力一推就松开手,杰拉德疯狂地转圈,最终跌出秋千,脸朝下落在草地上。

时光旅行装置给杰拉德同样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没让他脸朝下。不过也许有,因为当双脚踏上草地时,他不知道自己是头朝上还是脚朝上。他像个醉酒的侏儒摇摇晃晃,眨着眼,喘着气,想分清方向。身旁的坎德人也在摇摆,看起来有些不安?!拔揖芏啻瘟?,”泰索何夫用脏袖子擦了擦前额,“似乎从来都不习惯?!薄拔颐窃谀睦??”世界停止旋转后杰拉德问。

“我们应该参加骑士评议会,”泰索何夫不太确定?!拔颐怯Ω萌ツ抢?,我心里也是那么想的。不过是否在正确的骑士评议会是另一个问题。据我所知,我们也许在修玛时代的骑士评议会。装置工作很怪异?!彼∫⊥?,扫视四周?!坝惺裁纯雌鹄囱凼炻??”两人站在林地里,旁边是一片已经收割过很久的麦田。杰拉德以为自己又迷路了,这回是坎德人干的好事。不可能会有人发现他们,杰拉德正准备这样说,这时他瞥见了一座大石屋,像是一个堡垒或是庄园。杰拉德眯起眼,想看清城垛上飘扬的旗帜。

“看起来像尤利西爵士的旗帜,”杰拉德惊讶地说。他更加仔细地观察周围,觉得认出了这里的景色?!罢庥Ω檬怯壤髯?,”他慎重地说。

“这是我们应该去的地方吗?”泰斯问。

“上回我在这的时候骑士评议会还在,”杰拉德说。

“干得好,”泰索何夫拍拍装置,随便往包包里一塞,然后期待地盯着杰拉德。

“我们得抓紧,”他说?!耙恍┦抡诜⑸??!薄笆堑?,我知道,”杰拉德说,“但是我们不能说自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彼话驳叵蛏弦煌?。

“为什么不?”泰斯很失望?!罢饪墒歉龊霉适??!薄耙蛭蝗嘶嵯嘈盼颐?,”杰拉德说?!拔叶疾桓胰范ㄗ约菏欠裣嘈??!彼肓艘幌??!拔颐堑盟荡邮タ讼善锫矶?,我的马瘸了,所以我们不得不步行。明白了没?”“这远远没有从天上掉下来刺激,”泰斯说?!安还热荒阏庋稻退懔?,”看见杰拉德的眉毛挤到一起,他急忙补充一句。

“马叫什么名字?”他们开始横穿麦田,断麦茬在脚下嘎吱作响。

“什么马?”虽然很高兴踏上了实地,杰拉德脑袋里还是在旋转。

“你的马,”泰斯说?!澳瞧ト陈??!薄拔颐挥腥陈怼?,那匹马,它没名字?!薄八匦氲糜忻?,”泰斯口气严肃?!八新矶加忻?。我来起名,可以吗?”“好吧,”杰拉德赶紧说,他只想让坎德人闭嘴,这样就能专心思考与奇怪的法师偶遇,还非常凑巧地在适当的时机、适当的地点发现了坎德人。

走了大概一英里后,他们到了庄园。骑士们把这里变成了武装营地。长矛的钢头在阳光下闪烁,炊烟直上云霄,绿草被几百只脚踏过,四处散布着五颜六色的帐篷。从帕兰萨斯到伊特维德,各处的旗帜在凉爽的秋风中飘扬。到处都是铁锤敲打、金属碰撞的声音,骑士们正准备打仗。

索兰萨斯陷落后,索兰尼亚骑士发出号召保卫家园。号召得到了响应,远至南亚苟斯的骑士都赶来了。一些贫穷的骑士步行到达,带来的只有服务国家的荣誉和愿望。而富有的骑士带来了自己的军队,还有满满的钱箱,以雇用更多人。

“我们要去见骑士评议会的首领,玫瑰骑士塔思佳爵士,”杰拉德说?!白⒁饽愕木僦?,柏伏特。塔思佳爵士不能容忍任何废话?!薄昂苌儆腥四苋萑?,”泰斯悲痛地说?!拔艺娴娜衔绻嗳丝梢匀淌?,世界将变得更美好。噢,我想出你的马的名字了?!薄笆锹??”杰拉德心不在焉地问。

“毛茛(Buttercup),”泰索何夫说。

“我的报告如下,”杰拉德说?!拔ㄒ簧裼忻趾鸵徽帕?,实际上是五张脸。塔克西丝王后。至于她如何实现了这个奇迹,我不知道?!薄拔抑?,”泰索何夫跳起来插嘴。

杰拉德把坎德人推回椅子。

“现在不行,”这已经是第四十次了,他继续说?!拔颐枪爬系牡腥嘶乩戳?。她独自站在天空,没有挑战。不过在这个世界,为了击败她,有人愿意献出生命?!苯芾录绦彩龈淼幕崦?,谈到精灵保证会跟骑士结盟,一起进攻圣克仙。

三位爵士彼此对视。关于骑士在夺回索兰萨斯之前是否应该进攻圣克仙已经争论多次。现在听了杰拉德的情报,毫无疑问应该主攻圣克仙。

“我们收到报告说精灵已经进军了,”塔思佳爵士说?!按游魍吣撬固崂吹穆仿ざO眨薄熬榛嵩獾焦セ?!”泰斯再次跳起来。

“想想关于废话我说过什么!”杰拉德厉声说着,又把坎德人推回椅子。

“你朋友有话要说吗,杰拉德?”尤利西爵士问。

“是的,”泰索何夫站起来。

“没有,”杰拉德说?!八苁怯谢耙?,不过我们并不需要听?!薄拔颐遣蝗范ň槟芊竦酱锸タ讼?,”塔思佳爵士继续说,“也不知道时间。另外,根据我们从圣克仙收到的报告,现在那里一片混乱。我们的间谍证实了米娜已经消失的传言,黑暗骑士正在争夺领导权。从过去的情况判断,会有人取代她的位置,他们不会一直无人领导?!薄爸辽?,”尤利西爵士说,“我们不用担心米娜。这个米娜做的事我们当中没人有勇气去做。她与玛烈战斗,并杀死了玛烈?!庇壤骶倨鹨桓鲆票??!拔杀?。向米娜致敬!向勇气致敬?!彼距焦距胶认戮?。其他人都没举杯,显得局促不安。玫瑰骑士领主瞪着尤利西爵士,从通红的脸和含混的话判断,他已经喝多了。

“米娜有人帮助,大人,”杰拉德声音低沉。

“你最好称呼女神的名字,”西格弗瑞德爵士语气可怕?!八宋魉??!彼技丫羰靠雌鹄春懿话??!拔也⒉皇腔骋山芾缕锸康某鲜?,只是无法相信--”“相信他,大人,”奥蒂拉走进大厅说。

她瘦弱而苍白,白色长袍满是泥和血??雌鹄此吡撕茉?,没怎么休息,也没怎么吃东西。

杰拉德望向她的胸前,信仰徽记曾在的地方。那里空了。

杰拉德松口气,笑看着她。奥蒂拉回以微笑。让杰拉德欣慰的是,那是她自己的笑容。也许有些颤抖,不像头一次遇见时那样自信,但毕竟是她自己的。

“各位大人,”她说,“我带来的人可以证实杰拉德骑士所说的消息。他叫明镜,他把我从圣克仙救了出来?!奔肝痪羰烤鹊乜醋虐碌倮锨暗娜?。那人眼睛绑着绷带,部分挡住了令他失明的可怕伤口。他拿着一根探路棒以便行走。虽然是个盲人,但他有种从容自信的气质。杰拉德觉得自己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

玫瑰骑士领主僵硬地向他鞠躬,当然,他看不见。奥蒂拉对明镜耳语了什么,他也低头鞠躬。塔思佳爵士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到奥蒂拉身上。他严厉地盯着奥蒂拉,表情冷漠。

“你这个叛徒,骑士女士,”他说?!熬荼ǜ嫠的愀婷啄?,为她服务,按她的命令办事。你崇拜唯一神,以唯一神之名展示奇迹,现在我们知道她是古老的敌人,塔克西丝王后。你来这里是因为你已经被抛弃了吗?你是否声称自己已经不再信仰曾经侍奉的神?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我们为什么不会认为你只不过是个间谍?”杰拉德想大声辩护,但奥蒂拉按住他的手臂,于是他没有开口。他意识到说什么都没用,还可能带来更多伤害。

奥蒂拉单膝下跪,虽然跪在几位爵士面前,但她并没有低头,而是直视他们。

“如果你们认为我会觉得羞愧或者后悔,各位大人,那么你们会失望。我是个叛徒,这我不否认。死亡是对背叛的惩罚,我接受,这是罪有应得。我想为自己辩护的是,我离开是为了去寻找我们大家寻找的东西。我想寻找比自己强大的力量,寻找可以指引我、安慰我、告诉我在这浩瀚宇宙中并不孤单的力量。我找到了这样的力量,各位大人。塔克西丝王后,我们的神,回到了我们身边。我说‘我们的’神,因为她的确是。我们无法否认?!薄叭欢业盟?,你们必须前去与她战斗,各位大人。你们必须阻止迅速吞噬我们世界的黑暗扩散。但是为了与她战斗,你们必须以信念武装自己。尊敬她,正如你们与她对抗一样。追随光明的人必须承认黑暗,否则就不会有光明?!彼技丫羰慷⒆潘?,表情复杂。西格弗瑞德爵士和尤利西爵士也盯着她,低声交谈着。

“就算你装作悔过,女士,我也不会相信你,”最后塔思佳爵士说?!安还业每悸且幌履闼档?。起来,奥蒂拉。至于对你的惩罚,评议会稍后决定。在这期间,恐怕你得关禁闭--”“别关她,大人,”杰拉德强烈要求?!叭绻颐且ナタ讼?,就需要所有可以召集的有经验的战士。由我看管她。我担?;岚踩盟邮苌笈?,正如在索兰萨斯时她带我受审一样?!薄澳阍敢饴?,奥蒂拉?”玫瑰骑士领主问。

“我愿意,大人?!彼醋沤芾?,低声耳语说?!八坪跷颐堑拿擞至诹艘黄??!薄案魑淮笕?,如果你们要进攻圣克仙,你们大概可以让一些金龙和银龙帮忙,”泰索何夫跳起来说?!凹热宦炅宜懒?,所有的红龙、蓝龙、黑龙和绿龙都应该防卫圣克仙--”“我想你最好带走坎德人,杰拉德骑士,”玫瑰骑士领主说。

“因为金龙和银龙会来,”泰索何夫一边挣扎一边回头喊?!澳闱?,既然图腾被摧毁了,我愿意亲自去接他们。我有这个魔法装置--”“泰斯,安静!”杰拉德说,他满脸通红,试图抓住身手敏捷的坎德人。

“等等!”盲人喊道,这是他头一次开口。他一直很安静,大厅里所有人都忘了他的存在。

明镜走向坎德人,探路棒不耐烦地敲打着路上的所有东西?!氨鸫?。让我跟他谈谈?!泵倒迤锸苛熘髦遄琶纪?,不过这人失明了,骑士规章严格要求必须尽最大可能尊重盲人、瘸子和聋哑人。

“您当然可以跟他谈话,先生??醇魇芡纯嗾勰?,我想还是告诉您,他只不过是个坎德人而已?!薄拔液芮宄歉隹驳氯?,大人,”明镜笑着说,“那更让我渴望跟他谈话。我认为坎德人是克莱恩最聪明的种族?!碧秸飧銎婀值乃捣?,尤利西爵士大笑起来,塔思佳爵士瞪了他一眼。盲人伸手摸索着。

“我在这,先生,”泰斯握住明镜的手,摇了几下?!拔沂翘┧骱畏?#8226;柏伏特。真正的泰索何夫•柏伏特。我这么说是因为现在有很多个我,但我才是真的?;痪浠八?,其他人也是真的,只不过他们不是真的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们是他们,而我是我?!薄拔颐靼?,”盲人严肃地回答?!拔医忻骶?,实际上是一只银龙?!彼技丫羰康拿济锪似鹄?,尤利西爵士的酒洒了一地,而西格弗瑞德爵士则哼了一声。奥蒂拉笑看着杰拉德,得意地点点头。

“你说你知道银龙和金龙被困在哪里?”明镜不理会骑士们。

“是的,我知道,”泰索何夫说了一半又停下。身为“克莱恩最聪明的种族”的一份子,他觉得有必要说实话?!耙簿褪撬?,装置知道?!彼呐姆攀惫饴眯凶爸玫陌??!叭绻阆肴?,我可以带你去,”他不抱什么希望。

“我非常想跟你去,”明镜说。

“你想去?”泰索何夫先是惊讶,然后很兴奋?!澳阆肴?!真是太好了。我们走吧!现在就去!”他在包包里摸索着?!拔夷芷镌谀惚成下??我喜欢骑龙飞行。我以前认识一只龙,他的名字好像叫姬赛思,或者别的什么。他带着佛林特和我飞行,我们一起战斗,真是光荣?!碧┧雇V姑?,全心回忆?!叭梦腋嫠吣阏龉适?。那是在长枪之战时--”“改天吧,”明镜礼貌地打断他?!白ソ羰奔?,你说过精灵正陷入危险?!薄班?,对,”泰斯活跃起来?!拔叶纪??!彼俅卧诎锩髌鹄?。找到装置后,泰斯一手握住明镜,一手把装置举过头顶,开始念咒语。

他朝惊讶的骑士们挥挥手,大喊,“圣克仙再见!”他和明镜开始闪光,就像是雨中的肖像油画。最后一刻,在完全消失之前,明镜伸手抓住奥蒂拉,而奥蒂拉伸手抓住杰拉德。

一眨眼之间,四个人都消失了。

“天哪!”玫瑰骑士领主惊叫道。

“总算走了,”西格弗瑞德爵士哼了一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