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二十七章 泰索何夫•柏伏特

泰索何夫的一生由许多光荣时刻组成。当然,也有糟糕的时候,不过那些都被荣耀掩盖,隐入记忆深处。他永远不会忘记,但也不会受其伤害,只是有些悲伤。

现在就是光荣的一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荣耀,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还会越来越辉煌。

泰斯已经习惯了穿越时空,不过每次装置把他扔到一个目的地时,他还是觉得晕头转向。这种感觉不适合每天都体验,但变化毕竟令人高兴。这一次,着地后他摇摇晃晃,在快要呕吐的那一刺激的瞬间,头晕的感觉消失了,于是他环顾四周。

他看见的第一样东西是一只巨大的银龙,就站在自己身边。龙的眼部有一道可怕的锯齿形伤口,泰斯认出他就是在骑士评议会上跟自己说话的盲人。龙似乎跟泰斯一样从容,他轻轻扇动双翼,转头嗅着、听着。要么穿越时空他不紧张,或者是因为失明才没头晕。泰斯想知道是哪个原因,在心里记下等休息时问问。

其他两个同伴情况就不怎么样了。杰拉德并不喜欢第一次时空旅行,当然也不会喜欢第二次。他来回晃动,呼吸沉重。

奥蒂拉睁大眼睛,喘着气,令泰斯想起以前在钱包里发现的一条可怜的鱼。他实在不知道鱼怎么会在那里,只是依稀记得是某人掉的。他把鱼放回水里,鱼楞了一会儿,然后游走了。此刻奥蒂拉的样子就跟那条鱼一样。

“我们在哪里?”她喘着气,紧紧抓住杰拉德。

杰拉德瞪着坎德人,大家都瞪着坎德人。

“在我们应该在的地方,”泰斯相当自信?!昂诎抵罄ё〗鹆鸵牡胤??!彼艚糇プ∈掷锏淖爸?,小声加了一句,“我希望是!”这没解决那些小事,或者说是糟糕的事。

泰斯从未到过这样的地方。四周都是灰色岩石,一望无际的灰色岩石,有大有小,有尖有平,灰岩堆成山、形成峡谷。天空是黑色的,比他见过的任何东西都黑,虽然一颗星星都没有,但他沐浴在白色冷光中。远方地平线上,一堵冰墙在闪光。

“我感觉到脚下是石头,”明镜说,“没有植物的气味,这里应该荒凉贫瘠。我没听到任何声音,没有波涛拍打海岸,没有风吹过树林,也没有鸟和动物的声音。我觉得这是片荒芜的禁地?!薄按蟾啪褪钦庋?,”杰拉德用手背擦去前额的汗?!傲硗馓炜帐巧詈谏?,这里没有太阳,却有光;空气冷得出奇,这里似乎被冰墙围绕,你说的正常人都知道?!薄八幸谎凰?,”泰斯觉得有必要指出,“光让冰墙闪出五颜六色--”“就像一只五颜六色的龙的鳞甲?”明镜问。

“就是那样!”泰斯热心地喊?!罢漳阏饷此?,的确是那样。很漂亮,只不过有些冰冷。尤其是无论什么时候看,颜色都在变化,在冰面上舞动……”“噢,闭嘴!”杰拉德命令道。

泰斯在心里叹口气。他喜欢人类,跟人类旅行肯定有趣。

寒气刺骨,奥蒂拉颤抖着,裹紧长袍。杰拉德大步走到冰墙前。他没有触碰,而是上下打量,然后拔出匕首,刺向冰墙。

刀刃粉碎,杰拉德骂了一声,扔掉匕首。他痛苦地扭着手,把手夹在腋下。

“该死的太冷了,刀刃都断了!我感觉寒意顺着金属传进骨头里,手一直没感觉?!薄拔颐浅挪涣颂?,”奥蒂拉说?!拔颐侨死嗷崴烙诤?,坎德人也一样。龙就不知道了?!碧┧钩⑿?,感谢她提到自己。

“说到我,”明镜说,“我是冷血动物,我的血会变浓,流动减缓,很快就会失去飞行能力,甚至无法清晰思考?!薄俺四?,”杰拉德一边说一边扫视这片荒地,“我一只龙都没看见?!碧┧骱畏虿坏貌怀腥献约阂哺芯醯搅撕?,这让他的手指和脚趾很难受。他后悔地想起自己曾拥有一件皮背心,不知道那件皮背心怎么样了。他也想知道龙都怎么样了,因为他绝对肯定,好吧,是比较肯定这就是有人告诉他能找到龙的地方。他在一堆灰岩下东张西望,没有任何发现。

“你最好带我们回去,泰斯,”奥蒂拉牙齿打战。

“他无法带我们回去,”明镜说,龙出奇地得意?!罢飧龅胤绞橇募嘤?,凝固了我体内的魔法。我怀疑装置的魔法是否能起效?!薄拔颐潜焕г谡饫锪?!”杰拉德沉声说?!岸蓟岜欢乘?!”泰索何夫挺直身体。虽然看不出也感觉不到光荣(他的脚趾已经麻木了),但这是光荣的时刻,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现在听着,”他盯着杰拉德厉声说?!澳愫臀乙黄鹁诵矶嗍?,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今天不会站在这里,”在杰拉德答话之前,他急忙说,“跟我来?!碧┧棺?,勇敢而自信地准备前进,心里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

一个清晰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说,“翻过山脊?!薄胺郊?,”泰索何夫指着看见的第一个山脊,走向那边。

“我们应该跟上吗?”奥蒂拉问。

“我们不敢弄丢他,”杰拉德说。

泰斯嚷嚷着往上爬,一路踢下不少小石头,严重影响了想跟着的奥蒂拉和杰拉德。他回头一看,发现明镜没动。银龙还站在原地,扇着翅膀,抽动尾巴,大概是想保持血液流通。

“他看不见,”泰索何夫觉得内疚?!拔颐前阉桓鋈硕诤竺媪?。别担心,明镜!”他大喊?!拔颐腔乩唇幽??!泵骶祷卮鹆耸裁?,不过在奥蒂拉和杰拉德避过落石的响声中听不太清楚,他似乎是说,“此刻的荣耀属于你,坎德人。我会等着?!薄澳蔷褪橇奈按笾?,”泰斯觉得全身温暖?!八亲苁敲靼??!彼郎仙郊?,向下望去,一时间忘了呼吸。

目光所到之处全是龙。泰索何夫从未在一个地方见过这么多龙,也从未想过世界上有这么多金龙和银龙。

群龙昏昏睡着,挤在一起取暖。他们头颈盘绕,叠起双翼,身体靠在一起,尾巴裹住自己或是同伴。怪异的光在冰墙上照出舞动的彩虹,像是在嘲弄,群龙的体色被那光偷走,跟周围山峰一样灰蒙蒙的。

“他们死了吗?”泰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没有,”耳边的声音回答,“他们正在熟睡,以避免死亡?!薄拔以趺唇行阉??”“你必须毁掉冰墙?!薄拔腋迷趺醋??杰拉德试过,但匕首断了?!薄澳阈枰牟皇俏淦??!碧┧瓜肓讼?,然后疑惑地说,“我能做到吗?”“我不知道,”那个声音说?!澳隳苈??”“真是奇妙!”杰拉德惊叫道,他爬上山脊,站到泰索何夫身边?!澳憧纯茨潜?!”奥蒂拉没有说话。她站在那里,盯着下面的群龙,然后转身奔下山脊?!拔胰ジ嫠呙骶??!薄拔蚁胨?,”泰索何夫说完,礼貌地补充道,“对不起,我有事要做?!薄班?,不。你哪里都不能去!”杰拉德伸手抓向泰索何夫的衣领。

他没抓住。

泰索何夫开始全速奔跑,爬山已经暖和了脚。他可以感觉到脚趾,这是奔跑必需的。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奔,脚在地上掠过。就算踏上了松动的岩石,他也没踩实,不会摔跤。他飞一般地沿着山脊跑下去。

风打在脸上,刺痛眼睛。他长大嘴,吸入一大口让血液沸腾的冷空气。似乎有人大喊,不过在奔跑的风声中几乎听不见。他一直跑着,没想过停下,也没有办法停下。他径直朝冰墙奔去。

泰斯兴奋地仰起头,张嘴大喊“呀啊啊啊”,这完全没有任何含意,只是感觉不错。他伸开双臂,张大嘴,一头撞进了闪亮的冰墙。

五彩缤纷的雨滴四处散落。闪着银光的雨滴落在他仰起的脸上。他穿过曾是一堵冰墙的雨帘,失去控制,疯狂地继续向前,然后他看见灰色岩石突然在脚下终止,前方除了黑色一无所有。

泰斯挥舞手臂,想停下。他与脚斗争,可它们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他确信自己马上就会飞落悬崖。

他想,这是我最后一刻,也是光荣的一刻。

他开始坠落,银翼从上方飞来。他感觉到有只爪子抓住自己的衣领(这倒不新鲜,因为某人总是抓住他的衣领),不过这次有些不同,他很高兴被人抓住。

泰斯悬在虚空上。

他晕头转向,喘着气,似乎无法呼吸??驳氯搜鐾芬豢?,发现自己挂在银龙的爪子上,龙失明的眼睛望着他的大概方向。

“谢天谢地你一直在喊,”明镜说,“谢天谢地杰拉德看见你有危险,及时警告我?!薄八亲杂闪寺??”泰索何夫急切地问?!捌渌牧??”“他们自由了,”明镜慢慢转向,飞回原来的地方,现在泰斯看清这里是漂浮在黑暗中的一个灰色大岛。

“你和其他的龙准备干什么?”在坚固的地面上空泰斯感觉好多了。

“交谈,”明镜说。

“交谈!”泰索何夫叹息道。

“别担心,”明镜说?!拔颐呛芮宄奔湔诹魇?。但是在做出任何决定以前,一定要先解答很多问题?!彼嵘??!耙蛭卸崧饰颐且丫嗔??!碧┧共幌不墩庵炙捣?,他觉得很伤心,正要问明镜是什么意思,这时明镜把坎德人放到地上。杰拉德抓住泰索何夫,紧紧拥抱,然后松开。泰斯集中精神呼吸。既然冰墙已经消失,空气变得温暖。他可以听见龙翼拍打声,群龙用低沉的古老龙语互相呼唤。

泰斯坐在灰色岩石上,等着呼吸缓过来,他的心脏意识到已经不再奔跑,不需要疯狂跳动。奥蒂拉走去为明镜指路,泰斯很快听见银龙找到同伴的高兴声音。杰拉德还在后面。他没有像平常一样四处走动,而是东张西望。他低头看着泰斯,表情非常奇怪。

也许他胃疼,泰斯想。

至于泰索何夫自己,既然没有呼吸够,无法说话,他就花了点时间思考。

“我从未那样想过,”他自言自语。

“你说什么?”杰拉德蹲下问。

泰斯下定决心。现在能说话了,他知道自己得说什么?!拔乙厝??!薄拔颐嵌嫉没厝?,”杰拉德说着,生气地瞥了一眼群龙,“最终都是?!薄安?,我不是那个意思,”泰斯梗住了?!拔业囊馑际俏业没厝ニ退??!彼×ππ?,耸耸肩?!澳阒?,我已经死了,那么不会有这样巨大的变化?!薄澳闳范?,泰斯?”杰拉德严肃地盯着坎德人。

泰斯点点头?!啊嗳宋唷鞘敲骶邓档?。在掉出世界边缘时我思考过,我对自己说,如果我死在不应该死的这里,一切都会跟我一起毁灭。然后,你知道怎么了吗,杰拉德?我感到害怕!我以前从未感到害怕?!彼∫⊥??!按游聪衲茄??!薄白孤浠峋湃魏稳?,”杰拉德说。

“不是因为坠落,”泰斯说?!拔液ε率且蛭抑?,如果一切都毁灭,全是我的错。历史上大家作出的一切牺牲:修玛、玛济斯、史东•布莱特布雷德、罗拉娜、雷斯林……”他停下,然后轻轻说,“甚至包括索思爵士,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无数人,他们的牺牲都会白费。他们的高兴和胜利将会被遗忘?!碧┧骱畏蛑缸盘炜??!澳憧醇强藕煨橇寺??那里那颗?”“是的,”杰拉德说?!拔铱醇??!薄翱驳氯烁嫠呶?,第五纪元的人相信佛林特•火炉住在那颗星上。他一直烧着锻炉,让人们记住古时候的荣誉,给大家希望。你认为那是真的吗?”杰拉德想说他觉得星星就是星星,矮人决不可能住在星星上,不过看着泰斯的脸,骑士改变了主意。

“是的,我想是真的?!碧┧剐α?。他站起来,拍拍尘土,然后看看身上,整理一下衣服和包包。毕竟,如果要被混沌之神踩扁,他看起来得像样。

“那颗红星就是我要去的第一颗星。佛林特会很高兴见到我。我觉得他一直很孤独?!薄澳阍诰妥呗??”杰拉德问。

“没有任何时间跟现在一样!”泰斯高兴地说?!澳鞘歉鍪惫饴眯械男?,”他盯着杰拉德补充道?!拔颐鞘惫饴眯姓叨伎惫饴眯械耐嫘?。你应该大笑?!薄拔揖醯梦也幌胄?,”杰拉德说着,按住泰斯的肩膀?!懊骶邓档妹淮?。你很聪明,也许是我认识的人中最聪明,也是最勇敢的。我向您致敬,泰索何夫•柏伏特?!苯芾掳纬鼋?,向坎德人敬礼,这是骑士的正式军礼。

一个光荣的时刻。

“再见,”泰索何夫说?!霸改愕陌啦宦淇??!碧┧股旖?,找到时光旅行装置。他盯着装置,一边赞赏,一边抚摸上面的宝石,此刻宝石发出比以往更加明亮的光芒。他深情地抚摸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那颗红星说,“我准备好了?!薄叭毫钪兆龀鼍龆?,他们在准备回克莱恩,”奥蒂拉说?!八窍肴梦颐歉乓黄鸹厝??!彼ㄊ铀闹??!翱驳氯嗽谀睦??你又把他弄丢了?“杰拉德擦擦鼻子和眼睛,微笑着,这一刻他希望自己真的弄丢了泰索何夫•柏伏特。

“他没有走丢,”杰拉德紧紧握住奥蒂拉的手?!安辉倩崃??!闭馐?,一个尖锐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嘿,杰拉德,我差点忘了!你回索拉斯后,记得修好我坟墓上的锁。那把锁坏了?!?/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