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二十九章 德加斯特神庙

自米娜胜利返回圣克仙后,加尔达就没见过米娜。他的心跟身体一样痛,以养伤为借口,呆在帐篷里,拒绝见任何人,也不跟人说话。让他惊奇的是,他仍然活着,塔克西丝有理由恨他,她不会对那些反对自己的人仁慈。他猜这是因为米娜,所以自己才没有变成玛烈尸体旁被烧焦的肉块。

加尔达并没有留下听塔克西丝和米娜的谈话。他愤怒至极,只想空手毁掉整座山,但他害怕自己的愤怒不能帮助米娜,反而会伤害她,于是大步走开独自发泄。听到米娜的召唤后,他才返回洞穴。

加尔达看见米娜完整无缺,并不惊讶,这在预料之中。他一边小心处理撞伤和因含怒击打石地受伤的手,一边默默盯着米娜,等着她开口。

琥珀之眼冰冷严厉。加尔达看见自己仍然是困在里面的一个微小身影。

“你应该让我死,”米娜责怪道。

“是的,”加尔达平静地说?!澳Ω霉馊偎廊?,而不是作为奴隶活着?!薄八俏颐堑纳?,加尔达。如果你侍奉我,也就侍奉她?!薄拔沂谭钅?,米娜,”加尔达说。谈话结束了。

米娜也许会打发他走,也许会杀死他,但她只是开始慢慢下山。加尔达跟着。米娜只再说过一次话,她想治疗加尔达的伤口,但加尔达拒绝了。他们默默走回圣克仙,从那时开始就再未说过话。

看见米娜返回,城民沸腾了。有人认为她死了,也有人相信她还活着,两派人都非常担心,互相打了起来。米娜的骑士也自相争吵,军官互斗不休。城里谣言满天飞,真亦假,假亦真。米娜返回时,城里一片混乱。她的名字就是恢复秩序的命令。

“米娜!”米娜出现在大门时欢呼声响起?!懊啄?!”响彻全城的欢呼就像婚礼的钟声,那些大喊着谢天谢地她还活着的人涌上来,米娜几乎喘不过气。要不是加尔达默默将米娜举起,放在自己肩上让每个人都能看见,她可能会被狂热的信徒挤死。

加尔达本来可以指出大家是为米娜欢呼,他们跟随米娜,听米娜的命令。但他没有开口,而米娜也没有说话。加尔达听到龙骨柱被摧毁,一只银龙出现攻击龙骨柱,而米娜的军队英勇反击,让龙受伤失明。他还听到索兰尼亚女祭司叛变,同那只银龙一起飞走了。

加尔达躺在帆布床上,小心护理伤口,他想起第一次看见那个其实是蓝龙的瘸乞丐,那时还有一个银发的盲乞丐。加尔达反复思考,感到好奇。

他走去察看龙骨柱的残骸。成百龙头骨烧成的灰仍堆在原地。米娜不会靠近这里,她没有回祭坛室,也没有回神庙的住处,而是把行李搬到了别的什么地方。

祭坛室里的蜡烛融成了一个大蜡池,表面全是脏兮兮的灰尘。长椅都翻倒在地,一些被火烧焦了。到处都是烟和魔法的味道。地上全是琥珀的尖利碎片,足以刺穿靴底。没人胆敢进入神庙,据说那个身体被困在琥珀之棺里的妇人的灵魂逗留于此,此刻她也成了一堆灰烬。

“至少有一个人设法逃脱了,”加尔达说着,敬了一个礼。

一个法师的尸体也消失了。没人知道帕林•马哲理怎么样了。有人声称一个黑色身影带走了帕林,而其他人说看见法师达拉玛空手把他撕成了两半。米娜下令寻找帕林,不过既然找不到尸体,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法师达拉玛仍然留在被遗弃的神庙,凝视黑暗,明显被人遗忘,他的手上沾满鲜血。

还有一个消息。狱卒不得不承认在玛烈进攻的混乱中,精灵国王西瓦诺谢逃出了牢房,尚未被抓回。精灵应该还在城里,布在出口的岗哨没看见他离开。

“他在圣克仙,”米娜说?!罢庖坏憧梢匀范??!薄拔一嵴业剿?,”狱卒发誓说?!罢业胶缶椭苯哟侥抢?,米娜?!薄拔姨?,没功夫管他,”米娜厉声说?!叭绻阏业搅?,直接杀了他。他已经完成了使命?!比兆右惶焯旃?,秩序重新恢复。精灵没有被发现,其实根本没人费心去找。现在谣传米娜把早已成为废墟的旧德加斯特神庙翻修一新。一个月之内,她就会在神庙里举行盛大仪式,内容是秘密。那将会是克莱恩历史上最伟大的时刻,会一直被人铭记。很快,圣克仙城里人人都说米娜将会成为神。

加尔达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就深深叹气。也就在那天,米娜来看他。

“加尔达,”她在帐篷外喊?!拔铱梢越绰??”加尔达嗯了一声表示默许,米娜走了进来。

她瘦了许多,没有加尔达在身边,没人劝她吃饭,很明显也没人劝她睡觉。她看起来疲惫不堪,不停眨眼,用手指拨弄皮甲的扣子。她皮肤苍白,只有脸颊带着发烧般的红色,红发也长得很长,卷曲在耳朵边和前额上。加尔达没有站起来敬礼,仍然坐在床上。

“他们说你不舒服,一直呆在住处,”米娜关切地说。

“我好些了,”加尔达避开琥珀之眼。

“你能回到岗位上吗?”“如果您想让我去,我就去?!奔佣锴康髁四?。

“我想?!泵啄仍谡逝窭秕獠?,加尔达惊讶地看见她紧张不安?!澳阌Ω锰倒芪У拇?,关于我会成为一位神的谣言?!薄拔姨盗?。让我猜猜,黑暗陛下不高兴?!薄暗彼だ胧澜缡?,加尔达,人们会崇拜谁毫无疑问。只是……”米娜无法解释,或者说不愿意认可解释。

“您不该受责,米娜,”加尔达同情起米娜?!澳驮谡饫?,大家可以看见您、听见您、触摸您。您实现了奇迹?!薄白苁且运拿?,”米娜强调道。

“但是您没有阻止大家呼喊您的名字,”加尔达说?!澳游锤嫠叽蠹液艉拔ㄒ簧?。总是‘米娜,米娜’?!泵啄瘸聊?,然后平静地说,“我没有阻止是因为我喜欢,加尔达。我无法自拔。我听出大家声音中的爱意,也看见大家眼中的爱意。他们的爱让我觉得自己可以完成任何事,可以实现奇?!泵啄鹊纳袈跣?,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我可以实现奇迹。

“我明白了,”米娜轻轻说?!拔抑雷约何裁词艹头?。唯一神居然原谅了我,我感到惊讶。然而,我会弥补错误?!彼灼四?,米娜!加尔达想对她大喊。如果您死了,她会另找他人执行命令。但是您没死,所以她才用“试炼”和“惩?!闭庵只蜒云燮?。

那些话就在嘴边,但加尔达闭上嘴,如果他说出来,米娜会生气,会厌恶他,也许永远如此。现在他是米娜的唯一朋友,也是唯一一个看清米娜前路的人。他吞下那些话,几乎窒息。

“我听说您修复了古老的德加斯特神庙?”加尔达换了个话题。

米娜提起精神,琥珀之眼闪着以往的光芒?!澳蔷褪且鞘揭傩械牡胤?,加尔达。那就是唯一神会展示她力量的地方。仪式会在竞技场里举行,那将会无比宏伟,加尔达!每个人都会去那里,崇拜唯一神,包括她的敌人在内?!奔佣镅氏氯サ幕叭盟雇?。他再次感到恶心,但仍默默坐在床上。他不能看米娜,不能迎上她的目光,不能忍受看见微小的自己牢牢困在琥珀中。米娜走过来,握住他的手。他转过脸。

“加尔达,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我知道你生气真的是为了我?!泵啄冉艚粑兆??!澳闶俏ㄒ灰桓龉匦奈业娜?,加尔达,关心我,关心米娜。其他人只关心我能为他们做什么。他们像孩子一样依赖我,我必须带领他们,指引他们?!薄拔也荒芤揽克?,但可以依靠你,加尔达。你同我一同赴死而不害怕。现在我需要你,我需要你的力量和勇气。别再生我的气?!彼6倨?,然后说,“也别生她的气?!奔佣锘叵肫鹉峭砻啄却颖┓缬曛邢稚?,她生于烈火,雷声宣告了她的来临。加尔达想起米娜触碰他的手时,自己浑身颤抖,那只手是她的礼物。关于米娜的记忆一个个相连,串成一条金色锁链,将他们连在一起。加尔达抬起头,盯着米娜,他看见米娜只是个渺小而脆弱的人类,心里突然非常担心。

为了米娜,他甚至可以撒谎。

“对不起,米娜,”他粗声说?!拔以钠??!奔佣锿6倨?,他本来想说“塔克西丝”,但又不愿说出那个名字,于是换了个说法?!拔以ㄒ簧竦钠?。现在我知道错了,米娜。请接受我的道歉?!泵啄刃ψ潘煽??!靶恍荒?,加尔达。你一定得跟我去看看神庙。仪式还有很多准备工作,我已经点亮了祭坛--”号角响起,隆隆鼓声淹没了她的话。

“怎么了?”米娜走到卷帘旁,看着外面生气地问?!八且晕约涸诟墒裁??”“那是战斗警报,米娜,”加尔达警惕起来。他迅速抓起自己的剑?!拔颐且欢ㄔ獾焦セ髁??!薄安豢赡?,”米娜说?!拔ㄒ簧袢?,我会预先得到警告?!薄安还?,”加尔达不耐烦地指出,“那的确是战斗警报?!薄拔颐皇奔涔苷庑?,”米娜不高兴?!吧衩砝锘褂刑嗍乱??!惫纳ソピ龃?,越来越紧迫。

“我想我得去处理一下,”米娜大步走出帐篷,步伐急促,显然很生气。

加尔达绑好剑,抓起皮背心跟上,边跑边系扣子。

街上一片混乱,有人傻乎乎地盯着城墙,就像光凭看就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则大声询问跟自己同样疑惑的人。头脑冷静的跑到住处,拿起武器,他们会先武装自己,再看跟谁战斗。

加尔达在街上挤出一条路。他大吼着让开,把那些不听命令的家伙提起来扔到一边。米娜紧跟在他身后,看见米娜,大家欢呼起来。

“米娜!米娜!”加尔达回头一瞥,米娜还在生气,但仍觉得这没什么。他们到达西门。就在巨大城门隆隆关闭时,加尔达瞥见他们的侦察兵--一只蓝龙刚降落在城外,骑手正在跟负责西门的指挥官交谈。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米娜挤出人群,走过去问?!澳阄裁捶⒊鼍??谁下的命令?”指挥官和骑手都向米娜走来,两人同时开始报告。其他士兵和骑士涌到米娜身边,大声嚷嚷想让她听见,场面更加混乱。

“一支索兰尼亚骑士军队正向圣克仙前进,米娜,”骑手喘不过气来?!盎褂幸恢Ь榫痈且黄?,打着奎灵那斯提精灵和西瓦那斯提精灵的旗帜?!泵啄鹊闪艘谎鄢敲胖富庸??!澳憔臀夥⒊鼍?,引起恐慌?你被撤职了。加尔达,处以他鞭刑?!泵啄茸蚱锸?,撅着嘴问?!澳侵Ь踊褂卸嘣??还要走几星期?”“米娜,”骑手咽下一口气?!八遣皇遣叫?。他们骑龙,金龙和银龙。成百上千--”“金龙!”一个人大喊,加尔达还没来得及阻止,那个蠢货就冲出去,惊慌失措地传出消息,几分钟内,全城都会知道。

米娜盯着骑手。她面无血色,似乎全身都没了血色,连弥留之际都比现在有生气。加尔达担心她会虚脱,想伸手扶着,但米娜推开加尔达。

“不可能,”米娜嘴唇惨白?!敖鹆鸵丫肟苏飧鍪澜?,永远不能回来?!薄昂鼙?,米娜,”骑手犹豫着,“但是我亲眼看见了。我们,”他朝墙外的蓝龙做个手势,蓝龙侧腹鼓起,头和双翼低垂,已经精疲力尽?!拔颐敲挥蟹辣?,差点被杀,好不容易才活着回到这里?!泵啄鹊钠锸拷粽诺鼐奂谒肀?。

“米娜,请您下令?”“请您下令,米娜?”米娜动了动嘴唇,却是对自己说?!拔冶匦肓⒖绦卸?,仪式等不及了?!薄傲褂卸嘣??”加尔达问骑手。

骑手害怕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八蔷驮谖疑砗?。我很惊讶你竟然还没看见--”“米娜,”加尔达说,“快下令召集红龙和蓝龙。很多玛烈的旧下属还在附近。召集他们战斗!”“他们不会来,”骑手说。

米娜盯着他?!拔裁床换崂??”骑手冲身后的蓝龙座骑一翻拇指?!八遣换岣约和嗾蕉?。也许以后古老的仇恨会归来,但现在不会。我们只能靠自己?!薄拔颐歉迷趺窗?,米娜?”众骑士惊慌失措?!扒肽铝??”米娜没有回答。她默默站着,心不在焉。她没有听大家说话,而是在听另一个声音。

加尔达很清楚米娜在听谁说话,这次他希望米娜能听自己的。他抓住米娜的手臂,用力一摇。

“我知道您在想什么,我们不能那么做,米娜,”加尔达说?!拔颐俏薹ǖ值舱獯喂セ?!龙威会让大部分士兵失去勇气,无法战斗。城墙、熔岩护城河都不能阻止龙?!薄拔颐怯型隽榇缶薄芭?!”加尔达轻蔑地说?!敖鹆换岷ε氯死?、地精或者任何被唯一神禁锢的可怜虫的灵魂。至于索兰尼亚骑士,他们曾跟灵魂战斗过,这次他们会准备好面对恐惧?!薄凹热荒阏饷慈范ㄎ颐怯涣?,”米娜语气冷淡?!澳敲茨闳衔迷趺窗?,加尔达?”“我建议撤出这里,”加尔达直言不讳,其他骑士大声附和?!叭绻颐窍衷诔吠?,可以疏散城民,逃入山中。这里到处都是地道?;倜鹬饕郧氨;す颐?,现在也能。我们可以撤回捷列克或者奈拉卡?!薄俺吠??”米娜怒目相向,试图挣脱加尔达?!澳愀夷敲此?,你这个叛徒!”加尔达牢牢抓住米娜?!叭盟骼寄嵫瞧锸康玫绞タ讼?,米娜。我们从他们手里夺过来一次,也就能再夺一次。我们还拥有索兰尼亚平原。索兰萨斯是我们的,帕兰萨斯也是?!薄安?,我们没有,”米娜奋力挣扎?!拔颐畲蟛糠志酉蚴タ讼山?,来见证唯一神的荣誉?!奔佣镎趴?,又闭上。

“我认为不会有龙!”米娜大喊。

加尔达看见米娜眼中的自己越来越小,他松开手。

“我们不会撤退,”米娜说。

“米娜--”“大家听我说?!泵啄壬ü谌?,所有微小身影都在琥珀之眼中凝固?!拔颐潜匦氩幌б磺写凼刈≌庾鞘?。当仪式完成,唯一神进入世界时,在克莱恩没有力量可以与她对抗。她会消灭他们?!敝芪У钠锸慷⒆潘?,没有动。一些人畏畏缩缩地盯着天空。加尔达感觉到心里恐惧的刺痛,那是龙威,虽然还很远,但在迅速接近。

“喂,你们在等什么?”米娜下令?!盎氐礁谖簧先??!泵蝗艘贫?,没人欢呼,也没人喊她的名字。

“你们听到命令了!”米娜用刺耳的声音大喊?!凹佣?,跟我来?!泵啄茸碜急咐肴?。她的骑士没有动,而是用身体挡住了去路。米娜没带武器,她没想过要带。

“加尔达,”米娜说?!吧钡羧魏问酝甲柚刮业娜??!奔佣镂兆〗1?。

骑士一个接一个站到两旁,让出一条路。

米娜走过去,脸色冰冷,像个死人。

“您去哪里?”加尔达跟上去问。

“去神庙。我们有很多事要做,时间不多了?!薄懊啄?,”他的声音低沉而急迫,“您不能抛下他们独自面对。出于对您的爱,他们甚至会有勇气跟金龙战斗,但如果您不在这里--”米娜停下脚步。

“他们不是为了对我的爱战斗!”她声音发抖?!岸俏ㄒ簧裾蕉?!”她转身面对手下的骑士?!疤宜?,你们是为唯一神而战。你们必须以唯一神之名守住这座城市,任何在敌人面前逃跑的人都将尝到唯一神的愤怒?!逼锸棵堑屯纷?,他们没有像以前那样自豪地回到岗位上,而是闷闷不乐地走开。

“他们怎么了?”米娜沮丧又困惑。

“以前他们跟随您是因为爱,米娜,而现在服从您是因为像狗一样害怕鞭打,”加尔达说?!澳胝庋??”米娜咬住嘴唇,似乎在犹豫,加尔达希望她能不去听那个声音,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她知道什么是荣誉,什么是正确的。她应该忠于手下,那些人一直对她忠心耿耿。

米娜不再咬牙,琥珀之眼变得冷酷?!叭媚切┑ㄐ」硖优馨?,我不需要他们,我有唯一神。我要去神庙准备仪式。你来吗?”她问加尔达?!盎蛘吣阋惨幼??”加尔达望向琥珀之眼,再也看不见自己,再也看不见任何人。米娜的眼睛空空如也。

她没有等加尔达回答,径直大步离去。她没有回头看加尔达是否跟上,无论怎样,她不在乎。

加尔达犹豫着。他回头看西门,骑士们三五成群,低声交谈。他很怀疑他们是在讨论战略。成百上千的金龙和银龙将要进攻圣克仙的消息传播开,尖叫和哭喊不时响起。没人平息恐惧。现在所有人都只想着自己,加尔达也只有一个想法,活下去。很快就会有暴动,男男女女变成野兽,为了藏身大打出手。在那悲惨的恐慌中,敌人还未到达他们就会自我毁灭。

如果我留下来,也许还能集结一些人,加尔达心想。我可以找到一些勇敢者一起战斗。我会死,我会光荣死去。

加尔达看着米娜走开,她独自走着,头上盘旋的五首阴影将她包围,隔开那些曾经爱过、赞美过或者关心过她的人。

“你这个大贱人!”加尔达喃喃自语?!跋氚谕盐颐荒敲慈菀??!彼テ鸾?,快步跟上米娜。

米娜告诉加尔达他是唯一关心自己的人,她错了,还有一个人。西瓦诺谢匆匆跟在米娜身后,一路推开挡路者,不让她离开视线,此刻街上全是惊慌失措的人。

他一直留在圣克仙,打听米娜的消息。听到米娜还活着,他衷心高兴,再次盲目地投入危险之中。城民突然想起在城里曾见过一个精灵。

西瓦诺谢不得不躲起来。一个乐于助人的坎德人向他介绍了圣克仙城下纵横交错的地道。精灵厌恶住在地下,西瓦诺谢只能在地道里呆一小会儿,然后就得出来透气。他偷来食物维持生存,还偷来一件带兜帽的斗篷和一条围巾遮脸,隐藏自己的精灵特征。

他藏在龙骨柱的残骸附近,希望有机会跟米娜谈话,但从未看见过米娜。他感到害怕,想知道米娜是否离开了城市,或是染上重病。然后他偶然听到米娜已经搬出了心之神庙,住在圣克仙城郊的德加斯特神庙废墟。

那座神庙是一些疯狂的信徒为了向伪神致敬而建,有一个臭名昭著的竞技场,活人在那里互斗至死,以取乐观众。长枪之战期间,龙骑将艾瑞阿卡斯征用了神庙,在地牢里折磨囚犯。

那座神庙声名不佳,据说在霍甘•拜特统治期间,有人提议拆毁神庙。地震导致墙壁裂开大口,建筑变得极不牢固,没人敢靠近,于是圣克仙城民决定让毁灭之主完成任务。

然后传来消息说米娜准备重建神庙,改为敬拜唯一神的地方。

德加斯特神庙在围绕圣克仙的熔岩护城河另一边。没有其他陆路可以过去,只能在河上架桥。因此,西瓦诺谢推断米娜只能走某条地道。他在地下四处奔波,不止一次迷路,终于找到了那条穿过城南墙下的地道。

西瓦诺谢本计划再仔细查探,这时警报响起。他看见龙骑士降落在西门外。他猜米娜会来控制局势,于是藏在渴望见到米娜的人群中,尽可能靠近,希望能见她一面。

然后他看见米娜跟骑手交谈,周围都是骑士。突然,一个骑士从那边跑出来,冲进人群大喊索兰尼亚骑士骑着金龙和银龙来了。人们骂着,开始推推搡搡。西瓦诺谢几乎被挤倒在地,不过他一直留意米娜。

龙和索兰尼亚骑士到来的消息对西瓦诺谢毫无意义。他只考虑这会如何影响米娜。他肯定米娜会指挥战斗,害怕没有机会跟她交谈。但让他吃惊的是,米娜抛下军队,转身离去。

甩掉那些人真是神恩。

米娜的话很清晰?!拔乙ド衩碜急敢鞘??!敝沼?,他也许能想办法跟她交谈。

西瓦诺谢走进那条地道,希望自己估计无误,能从熔岩护城河下穿过,进入德加斯特神庙。他发现部分地方已经坍塌了,希望几乎破灭。他设法爬过石块和土堆,继续向前,最后找到一条通往地面的长梯。

他迅速爬上去,靠近顶部时有意放慢速度。这里有个木活门,盖住了地道入口。他伸手去推,结果腐木应手而断,一堆尘土和碎片纷纷落下。西瓦诺谢小心地探头观察周围。明亮的日光让他看不清东西,他眨眨眼,等着适应光亮。

德加斯特神庙就在不远处。

要到达神庙,得穿过一片空地,可能会被圣克仙城墙上的守卫看见。西瓦诺谢怀疑是否有人会注意自己,现在所有眼睛都盯着天空。

他慢慢爬出洞口,跑过空地,藏在神庙外墙的阴影中。神庙由黑色花岗岩建成,外墙围成正方形。两座塔楼镇守正面入口。他绕着墙走,寻找进入的路。他来到一座塔楼前,这里一共只有两扇门,另一扇在墙另一端。

沉重的铁门由绞盘控制,虽然已经锈迹斑斑,但还立在那里,也许神庙其他部分都倒塌后,门也还会在那里。他不能从这里进去,不过有一段墙已经塌了。爬过去不容易,但他身手敏捷,肯定可以过去。

西瓦诺谢朝断墙走去,但又停下,躲进阴影里。他瞥见有什么东西在动。

有人已经到德加斯特神庙了。一个人站在空地上,盯着神庙,阳光洒在他身上。西瓦诺谢居然没看见,简直是个瞎子,不过他可以发誓刚才的确没人。

看起来那人不是战士。他相当高大,没有佩剑,肩上也没有弓,穿着棕色毛裤、绿褐相间的外衣和高筒皮靴。棕色的斗篷盖住了头和肩,西瓦诺谢看不见脸。

西瓦诺谢感到不安。这个傻子在这干什么?看起来他什么都不做,只是呆看着神庙,就像在度假的坎德人。他没有武器,没有威胁,但西瓦诺谢不愿被看见。他执意要跟米娜谈话,而这个人可能是守卫?;蛘哒飧瞿吧艘彩堑茸鸥啄忍富?。他看起来像是在等人。

西瓦诺谢希望他离开。时间流逝,他必须进去,必须跟米娜谈谈。但那人依然不动。

终于,西瓦诺谢决定不能再等。他动作迅速,如果陌生人追来,他可以甩开,趁那人没反应过来就跑进神庙。西瓦诺谢深呼吸,准备行动。

那人转头,拉下兜帽,径直盯着西瓦诺谢。

是个精灵。

西瓦诺谢僵在原地,那一瞬间他以为是萨马跟来了,但又立刻认出不是。

乍一看那个精灵很年轻,跟西瓦诺谢一样身强力壮,体态优美。再看一眼后,西瓦诺谢改变了想法。精灵面容年轻,而表情沉重,那不是年轻人充满朝气和希望的表情。那双眼睛像青年一样明亮,但又带着悲伤。西瓦诺谢奇怪地觉得这人认识自己,但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奇怪的精灵。

精灵注视片刻,然后转头继续盯着神庙。

西瓦诺谢利用精灵转移注意力的时间冲到断墙边,迅速爬过去,同时一直留意那个精灵。他翻过墙,回头望去,精灵仍站在那里等待着。

西瓦诺谢不再理会他,走进神庙废墟开始寻找米娜。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