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三十一章 圣克仙之战

银龙低飞掠过圣克仙,没有吐出致命的寒气,只是散布恐惧赶走敌人。杰拉德骑过龙,但从未在龙背上战斗过,他总是认为能站在坚实的地面怎么还有人要冒险上天。现在体验了朝圣克仙守军俯冲的刺激后,杰拉德再也不愿回到地面拥挤的战场。

银龙朝无助的守军俯冲而下,杰拉德高喊索兰尼亚骑士的战呼,这不是要让敌人听见,而是为了飞行和看见敌人在面前尖叫着四散而逃的喜悦。周围其他的骑士也高声呼喊。金龙背上的精灵弓箭手朝下方不顾一切逃跑的士兵放箭。

灵魂之河在杰拉德身边旋转,试图用冰冷的手臂将他包围、淹没,让他失明,无法前进。不过现在灵魂大军群龙无首,没人下令,没人指挥。金龙和银龙之翼撕碎灵魂之河,就像阳光驱散河堤上的晨雾。杰拉德看见灵魂的手和嘴在身旁旋转,不再觉得害怕,而是同情。

他移开视线,注意力回到眼下的战斗,灵魂消失了。

大部分守军被扫出城墙后,群龙在围绕圣克仙的山谷中降落。精灵和人类战士跳下龙背,排成队列,开始向城市前进,杰拉德和另外一些人继续在空中巡视。

西瓦那斯提和奎灵那斯提精灵将旗帜插在山谷中心的一个小山丘上。阿尔瀚娜本想亲自领军攻城,但她是西瓦那斯提王国的名义统治者,因而勉强接受萨马的意见,在后方指挥进攻。

“我要亲自解救我的儿子,”她对萨马说?!拔乙资职阉永畏坷锓懦隼??!薄巴鹾螅比肀砬槌林?。

“不要说,萨马,”阿尔瀚娜命令道?!拔颐腔嵴业交畋穆姨奈魍吲敌?,我们会的?!薄笆堑?,陛下?!比砩锨叭チ?,破烂的旗帜在阿尔瀚娜上方飘舞,像是褪色的彩虹。

吉尔萨斯站在阿尔瀚娜旁边,他也想亲自战斗,但他知道,不熟练的剑手对自己和周围的倒霉鬼都是危险。吉尔萨斯看着妻子冲向战场。他在上千人中认出妻子的长卷发,雌狮总是与卡冈那斯提战士一起冲在最前,一边挥舞武器一边高喊他们的古老战呼,叫敌人别再缩在墙后,出来决斗。

吉尔萨斯担心妻子。他总是担忧,但是他知道,宁可表示担忧也不能为了安全将妻子留在身边。雌狮会认为那是侮辱。她是个战士,有战士的精神、才能和勇气,不会那么容易被杀死。吉尔萨斯的心飞了出去,雌狮似乎感觉到了,她转头,举剑致礼。

吉尔萨斯挥手,但雌狮没有看见,她已经转头留意前方的战斗。现在吉尔萨斯无事可做,只能等待结果。

塔思佳爵士骑着一只银龙指挥索兰尼亚骑士。他仍然为索兰萨斯之败痛心。想起米娜耀武扬威地站在城墙上嘲弄索兰尼亚骑士,他希望能再在城墙上看见米娜,不过是米娜的头被长矛刺穿,竖在墙头。

一些敌人克服了龙威,组织防御。弓箭手回到城垛,朝塔思佳爵士骑着的银龙射出一片箭雨。一只金龙发现箭雨,吐出火焰,将它们烧成灰烬。塔思佳爵士指引银龙飞入圣克仙腹地。

联军从山谷前进至?;こ鞘械娜垩一こ呛?。银龙吐出寒霜,熔岩冷却凝固成黑色岩石。少数顽固的守军从塔楼向他们放箭,升起的阵阵蒸汽提供了掩护。

精灵弓箭手射出一波波箭雨,尤利西爵士在掩护下带领骑士冲往城墙。几台投石机抛出几块巨石,不过发射仓促,没有准头。巨石滚开,没有造成伤害。战士们向墙头抛出钩索,开始攀爬。

一些胆大的精灵从低空盘旋的龙身上跳下,落在圣克仙城内的屋顶上。他们占据了有利地形,从守军背后攻击,发泄怒火。

他们没能带来攻城槌破门,但事实证明没有必要。一只金龙落在西门前,毫不理会城垛上射来的箭,朝西门吐出一团火焰。城门四分五裂,燃成灰烬。人类和精灵欢呼一声,冲入圣克仙。

城内的战斗更加激烈,因为现在守军必死无疑,他们不再害怕群龙,拼死战斗。龙担心误伤自己人,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杰拉德想用不了多久就会胜利。他正想让龙落地,以参加战斗,这时他听见奥蒂拉在叫自己。

失明的银龙明镜无法战斗,于是他和奥蒂拉志愿充当侦察队,指引前进方向。奥蒂拉指着北方,大喊杰拉德。一大群黑甲奈拉卡骑士和步兵逃出城市,正撤往毁灭之主山脉。他们不是仓惶逃散,而是排着不太整齐的队列。

杰拉德不愿让他们逃走,他知道敌人一旦逃进山里,就不可能被搜寻出来,他催促龙飞去截住他们。这时某个山口的金属反光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另一支军队从山里出现,朝东边前进。那支队伍秩序井然,迅速沿山腰而下,像一条闪亮致命的毒蛇。

虽然距离很远,杰拉德还是认出了那是一支龙人军队。他能看见他们背上的翅膀,那对翅膀能让他们飞起,轻松越过任何障碍。阳光照在他们身上,盔甲和鳞甲都在闪光。

龙人来救援圣克仙了,大概有上千人。逃跑的黑暗骑士看见龙人朝他们而来,大声欢呼,杰拉德在空中都能听见。黑暗骑士掉转方向,准备重组后同新盟友一起进攻。

龙人行动迅速,沿山侧而下,很快就会越过圣克仙城墙,一旦进入城市,担心误伤自己人的群龙就无法阻止他们。

银龙正准备俯冲进攻,但惊讶的杰拉德大声命令停下。

龙人冲散了黑暗骑士的队列,片刻之前他们还在欢迎龙人朋友,现在则惊讶不已。

龙人迅速了结被包围的黑暗骑士,杰拉德看见整支队伍被粉碎。然后,龙人重新排成队列,向圣克仙前进。

杰拉德不知道怎么回事。龙人怎么可能是索兰尼亚骑士和精灵的盟友?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阻止龙人前进,还是允许他们进入城市。常识让他选择前者,而他心里却选择后者。

但选择权不在他手中,因为下一瞬间,圣克仙城、龙人的蛇形队伍和座骑的银色双翼、头部、鬃毛都从眼里消失了。

他再次体验到时空旅行的头晕眼花,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然后杰拉德发现自己坐在坚硬的石椅上,头顶天空漆黑一片,下方是个被白色冷光照亮的竞技场。起初他没看见光源,然后他颤抖着发现那是无数挤满竞技场的灵魂,就像自己、竞技场和所有人都漂浮在一片动荡的死亡之海上。

杰拉德扫视周围,发现奥蒂拉张大嘴瞪着下面。他看见塔思佳爵士和尤利西爵士坐在一起,西格弗瑞德爵士稍远些。阿尔瀚娜•星光坐在这里,萨马也一样,两人愤怒而疑惑地看着周围。吉尔萨斯也在这里,还有雌狮和普兰切特。

朋友在这里,敌人也一样。萨缪瓦尔队长站在看台上,表情沮丧又困惑。两个龙人坐在那边,其中一个是脖子上戴着金链子的大个子波札克龙人,另一个是穿着全套战甲的西瓦克龙人。波札克龙人表情严肃,而西瓦克龙人心神不安。不止一个人受了伤。他们脸色通红,沾有鲜血,都惊讶地环顾四周。法师达拉玛的尸体也坐在石椅上,茫然注视前方。

灵魂没有发出声响,活人也没有。杰拉德张嘴想喊奥蒂拉,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一只无形的手阻止了他,将他压在座位上,无法移动。他只能看见别人想让他看的东西,仅此而已。

杰拉德以为自己死了,也许是背后中箭,所以被带到这个灵魂聚集的地方。他不再害怕。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听见血液在耳中鼓动。他可以握拳,感觉到指甲挖肉的痛楚。他可以挪动脚,也能感到害怕,他知道自己没死。他是个囚犯,因为某个理由被带到这里,他只能认为那是个可怕的理由。

生者与死者同样沉静,不得不看着下方诡异的竞技场。

一只龙的身影出现。五颗虚无而可怕的头从同一颈部伸出。无边的巨翼形成遮盖竞技场的天蓬,也遮蔽了希望。巨大的尾巴围绕着所有坐在龙翼可怕阴影中的人。十只眼注视四面八方,看进每个人心里,寻找内心的黑暗,然后五张饥饿的大嘴将其吞噬。

那五张嘴发出无声的呼喊,撕裂了所有听者的鼓膜,他们咬牙忍住眼泪,忍住痛苦。

米娜听到召唤,走进竞技场。

她穿着奈拉卡骑士团的黑色盔甲。在怪异光芒照射下,盔甲没有闪光,而是像龙翼一般漆黑。她没戴头盔,脸闪着幽灵般的白光,手里握着一支屠龙枪。忠诚的护卫牛头人站在她身后的阴影里,几乎看不见。

米娜面对看台上无声的众人,目光包围了生者与死者。

“我是米娜,”她喊道,“唯一神的选民?!彼O?,似乎在等待已经习惯的欢呼。生者没有欢呼,死者也没有。他们的声音已被窃走,只能默默看着。

“你们记住,”米娜继续说,她的声音冰冷而威严?!拔ㄒ簧窬褪怯涝段ㄒ坏纳?,不会有其他神。无论生死,你们将会永远崇拜唯一神,永远侍奉唯一神。那些忠诚侍奉的会得到回报,反叛的会遭受惩罚。今天,唯一神会展示她的力量。今天,唯一神会以实体形态进入这个世界,连接不朽与凡人位面。唯一神可以随意来往,同时统治两个世界?!泵啄染倨鹜懒?。原本闪着银光的屠龙枪发出微弱冷光,枪尖沾有黑色污血。

“这是唯一神力量的证明。我手里拿着传说中的屠龙枪,它曾是唯一神敌人的武器,但现在已成了她的武器。龙王玛烈赤斯死在屠龙枪下,死于唯一神的意志。唯一神无所畏惧。我将粉碎屠龙枪作为象征?!泵啄人肿プ⊥懒?,向膝盖磕去。屠龙枪像干枯的木棍一般断成两截。米娜轻蔑地往身后一抛,两截屠龙枪落在竞技场的沙地上。银光顽强地闪烁,五个头吐出唾沫,将银光熄灭,慢慢消失。

生者和死者默默看着。

加尔达也默默看着。

他站在米娜身后,?;に蠓?,那个奇怪精灵就藏在黑暗中某处,还有那个可怜虫西瓦诺谢。加尔达并不害怕西瓦诺谢,但下决心不让任何人过去。没人可以在米娜的胜利时刻与她谈话。

这会是她的时刻,加尔达告诉自己。她会得到荣誉。塔克西丝不会对她怎么样,加尔达反复告诉自己,但恐惧将他吞噬。

加尔达头一次见证塔克西丝王后的真正力量。他敬畏地看见竞技场里全是人,活生生被带到这里见证塔克西丝胜利进入凡人世界。他敬畏地看着塔克西丝的龙形态,巨大的双翼遮挡了希望之光,带给世界永恒黑暗。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塔克西丝,他的灵魂在女神面前跪下。他是个反叛的奴隶,愚蠢地试图摆脱奴隶身份。他已经得到了教训,他永远是个奴隶,甚至死后也是。他可以接受自己的命运,因为在这里,在黑暗之后的绝对权威面前,他知道那是应得的。

但米娜不是,她并非生来就是奴隶。米娜生来就是统治者。她已经证明了自己,证明了忠诚。她走过血与火,从未退缩,从未动摇信仰。随便塔克西丝怎么对付自己,让她吞噬自己的灵魂。只要米娜得到荣誉和回报,加尔达就满足了。

“唯一神的敌人已被击败,”米娜喊道?!八堑奈淦饕驯淮莼?。没人可以阻止她胜利进入这个世界?!泵啄染倨鹗?,琥珀之眼直视五首龙?!氨菹?,我永远崇拜您,尊敬您。我以生命发誓为您服务,我已经准备好献身。因为我的错,您失去了本将占据的金月的躯体。我献出我的躯体。拿走我的生命,让我做您的化身,那样我就证明了我的信念!”加尔达张大嘴,惊呆了。他想阻止这疯狂行为,想阻止米娜,但是他的怒吼却成了无声的尖叫,没人能听见。

五颗头凝视米娜。

“我接受你的献身,”塔克西丝王后说。

加尔达想冲上前,却还站在原地。他想举起手,手却没有动。他被黑暗束缚,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深爱和尊敬的一切被毁灭。

不时放出闪电的漆黑云层从毁灭之主滚滚而下。云层在龙后周围翻腾,遮住了她。云层旋转着,卷起一阵狂风鞭打加尔达,迫使他跪下。

米娜的祈祷和信念打开了大门。

暴风云变成一架由五首龙拉动的战车。塔克西丝王后化为女身站在车上,手执缰绳,她很美丽,但看起来非??膳?。她的脸冷得就像南方的冻土荒地,那里人的呼吸会冻在肺里,立刻死亡。她的眼睛是火葬堆的火焰,指甲是魔爪,头发像尸体般长而参差不齐。她的盔甲是黑色火焰,身侧佩着一把总是沾血的宝剑,通常用来切断灵魂和身体。

她的战车悬在空中,五首龙扇动双翼,保持高度。塔克西丝走下战车,落在竞技场上。她脚踏闪电,暴风云就是她的斗篷,跟在身后。

塔克西丝走向米娜。五首龙抬起头,唱出胜利的赞歌。

加尔达无法动弹,不能救米娜??穹缪沟盟踔撂Р黄鹜?。他大喊米娜,但声音被风带走,没人听见。

米娜颤抖着笑了?!拔岷?,”她低声说。

塔克西丝伸出长着魔爪的手。

米娜站在原地,毫不畏缩。

塔克西丝伸向米娜的心,想要据为己有。塔克西丝伸向米娜的灵魂,想要抓出灵魂,将其毁灭。塔克西丝想用自己不朽的本尊占据米娜的身体。

塔克西丝伸出手,但却碰不到米娜。

米娜惊恐而困惑,身体开始发抖。她向王后伸手,但也无法碰到。

塔克西丝怒目而视,火焰之眼令竞技场充满可怕的愤怒之光。

“不听话的孩子!”她大喊?!澳阍趺锤曳纯刮??”“我没有!”米娜喘着气,颤抖着?!拔蚁蚰⑹模薄八挥蟹纯鼓?,是我,”一个声音说。

奇怪精灵从加尔达身边走过。

黑暗之后的狂风呼号着吹向精灵。闪电迸发,想烧死他;雷声隆隆,想碾碎他。精灵被风吹弯了腰,但他继续前进;闪电将他击倒在地,但他爬起来,继续前进。他勇敢地站到黑暗之后面前。

“帕拉??!我亲爱的哥哥!”塔克西丝语带轻蔑?!澳敲茨阒沼谡业酱砦坏氖澜缌??!彼仕始??!澳闾倭?,无法阻止我?!彼牡爻刺ɑ踊邮??!罢腋鲎??;队?,很高兴你能来。现在你可以见证我的胜利?!薄澳愦砹?,妹妹,”精灵的声音清脆响亮?!拔颐强梢宰柚鼓?。你知道我们会怎么办。那写在书上,我们都同意了?!焙诎抵笱劾锏幕鹧嬉∫?,魔爪抽动。一时间,她水晶般的美丽被疑惑和忧虑破坏。片刻之后,她不再困惑,美丽如初。

她笑了。

“你不会那么对我,哥哥,”塔克西丝轻蔑地盯着他?!拔按蟮呐晾∮涝恫换嶙鞒鑫??!薄澳愦砹?,妹妹。我已经作出了牺牲?!本樯旖嗟拇?,拿出一把匕首,那把匕首曾属于他的坎德人朋友。

帕拉丁用匕首在手上划过。

血从伤口渗出,滴在竞技场的地上。

“平衡必须维持,”他说?!拔沂欠踩肆?,你也是?!北┓缭?、龙、闪电、战车都消失了。蓝天上阳光闪耀??刺ㄉ系淖煌蝗槐涞每湛盏吹?,只剩下诸神。

他们坐下审判,光明一侧有五位:温和的医疗女神米莎凯、索兰尼亚骑士喜爱的奇力•乔里斯、来自远方的帕拉丁之友马哲理、海神哈巴库克以及音乐之神布兰查拉。

黑暗一侧也有五位:面无表情看着妻子溃败的复仇之神沙苟纳、疾病之神魔吉安、因塔克西丝侵犯自己领域而愤恨不已的不死生物之神奇魔须、因爱子艾瑞阿肯之死而责怪塔克西丝的赛波音以及只关心平衡是否维持的西都凯。

六位神站在中间:掌管智慧之书的吉力安、自然之神西里安、西里安的妻子贸易之神西那瑞、世界锻造者李奥克斯、林地之神奇思洛夫以及再次看见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亦为林。

魔法三子索林那瑞、努塔瑞和努林塔瑞如往常一样并肩而立。

光明一侧空出了一个座位。

黑暗一侧也空出了一个座位。

塔克西丝咒骂他们。她尖声怒吼,但发出的声音不再是五个,而是一个,并且是凡人的声音。她眼里可以烧焦太阳的火焰缩成了跳动的烛光,似乎会被一口气吹灭。肉与骨的重量将她从空中拉下。心脏的搏动在耳中异常响亮,每一声都告诉她,总有一天搏动会停止,死亡将会到来。她必须呼吸,否则就会窒息。她必须一次接一次呼吸,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饥饿,还有这个脆弱身体的其他痛苦。她曾穿越天空,在群星间漫步,而现在,她厌恶地低头看着必须行走的双脚。

塔克西丝抬起头,目光坚定而愤怒。她看见面前的米娜年轻、强壮而美丽。

“是你干的,”塔克西丝吼道?!澳愀敲苣比梦依0?。你想让他们歌颂你的名字,而不是我的!”塔克西丝拔出剑,冲向米娜?!耙残砦沂欠踩?,但我仍然可以带来死亡!”加尔达怒吼一声,跳到米娜面前,拔剑用身体?;に?。

黑暗之后的?;龌∠?,加尔达的右臂被齐肩砍下。

手臂和他的武器落下,掉在血泊中。加尔达倒下,努力克制痛苦,维持意识。

黑暗之后举起剑,悬在米娜头上。

米娜轻声说,“原谅我,”她站在那里等着剑落下。

加尔达的生命力逐渐消散,正想拼死冲去,有人从后面撞上他。加尔达抬头一看,发现西瓦诺谢站在旁边。

精灵国王手握断掉的屠龙枪,用力一投,满含痛苦与悔恨、恐惧与热爱。

屠龙枪击中塔克西丝,穿胸而过。

她低头惊讶地看着刺入自己身体的屠龙枪,用手摸了摸从那可怕伤口流出的亮黑鲜血,摇摇晃晃,快要倒下。

米娜哭喊一声冲上前,将垂死的王后紧紧抱在怀中。

“别丢下我,妈妈,”米娜哭着说?!氨鸲挛乙桓鋈?!”塔克西丝没有理会。她盯着帕拉丁,目光中饱含永恒的憎恨。

“如果我失去了一切,那么你也是。你这么高兴夺去的世界永远无法回归原位。至少我做到了那些?!毖油鹾笞炖锩俺?。她咳嗽着,奋力吸下最后一口气?!白苡幸惶炷慊崃私馑劳龅耐纯?。比那更糟的是,哥哥,”塔克西丝冷酷而嘲弄地笑着,眼神变得暗淡,“你会了解生命的痛苦?!彼舫鲅?,身体发抖,手无力地垂下,头靠在米娜手臂上。那双眼睛凝视着她统治良久的黑暗,现在再也无法继续了。

米娜紧抱死去的王后,流泪摇晃着。加尔达、奇怪精灵和诸神都惊讶地看着,默不出声。唯一的声音是米娜刺耳的呜咽。西瓦诺谢嘴唇发白,脸色灰暗,他按住米娜的肩膀。

“米娜,她想杀死你。我不能让她……”米娜抬起满是眼泪的脸,琥珀之眼清澈而灼热。

“我想死。我本该快乐死去,因为我死后会侍奉她。现在,我还活着,而她走了,我没有任何亲人,一个都没有!”她用沾满王后鲜血的手抓住剑。

帕拉丁想冲上去阻止米娜,但一只无形的手将他推倒在地。一个雷鸣般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我们会自己复仇,凡人,”沙苟纳说。

米娜将剑刺入西瓦诺谢的腹部。

年轻精灵张大嘴,惊讶地看着米娜。

“米娜……”词就在嘴边,但他说不出口。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

米娜脸色铁青,愤怒地将剑推入更深。她让西瓦诺谢钉在剑上,用自己的琥珀之眼将他包围??吹蕉苑骄涂焖廊?,她满意地猛拔出剑。

西瓦诺谢滑出沾满鲜血的剑,倒在地上。

米娜握着血剑,走向正慢慢爬起的帕拉丁。

米娜盯着他,将他吸入琥珀,然后把塔克西丝的剑抛在帕拉丁脚下。

“你会了解死亡的痛苦,但不是现在。既然吾后那么希望,我会遵从她的遗愿。但是记住,可怜虫。在遇到的每一个精灵脸上,我都会看见你。我夺走的每一个精灵的性命都是你的。我会夺走很多……以偿还一条命?!彼晾×成贤驴谕倌?,转身挑衅地盯着诸神,然后跪在王后尸体旁,亲吻冰冷的前额。米娜抱起尸体,离开了德尔盖斯神庙。

竞技场内一片寂静,只有米娜离开的脚步声。加尔达躺在阳光下温暖的沙地上。他很疲倦,不过现在可以休息了,因为米娜已经安全了,她终于安全了。

加尔达闭上眼,开始漫长的黑暗旅程。他没走多远,就发现路被堵住了。

加尔达抬头看见一个巨大的牛头人,像红龙王死去的那座山一般高大。他的长角触及星辰,皮毛乌黑,身着皮甲,上面装饰着纯净的白银。

“沙加斯!”加尔达低声说。他捂住流血的肩部,摇摇晃晃地低头下跪,长角触及地面。

“起来,加尔达,”神的声音在空中隆隆作响?!拔叶阅愀械铰?。危急之中你想到了我?!薄靶恍荒?,伟大的沙加斯,”加尔达不敢站起来,只是微微抬头。

“作为你信仰的回报,我让你复活,”沙加斯说?!拔掖陀枘闵湍愕挠冶??!薄拔也灰冶?,伟大的沙加斯,”加尔达恳求道,他的胸部疼得发烫?!拔医邮苌?,我将活下去以尊敬您,但手臂离我而去,我不再想要了?!鄙臣铀共桓咝??!芭M啡嗣褡遄钪沾蚱屏诵矶嗍兰偷氖?。我们冲出了长久被困的岛屿,到这片大陆上夺取属于我们的地方。我需要像你这样勇敢的战士,加尔达。我需要完整无缺的战士,而不是残废?!薄靶恍荒?,伟大的沙加斯,”加尔达谦恭地说,“但是这样对您完全一样,我会学习用左手战斗?!奔佣锝粽诺氐茸派裰?。他什么都没听见,于是冒险一瞥。

沙加斯笑了,虽然很勉强,但毕竟笑了?!八婺惚?,加尔达。你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奔佣锷钌钐酒??!拔按蟮纳臣铀?,”他说,“为此我真心感谢您?!奔佣镎UQ?,从沙地里抬起头。他记不起自己在哪,也无法想象自己躺在这里午睡。米娜需要他,发现他偷懒,米娜会生气的。他跳起来,本能地伸手去拿系在腰间的剑。

他没有剑,也没有手可以握剑。他的手臂就在脚下沙地上。他看着空空的右肩,又看看地上的血,想起了一切。

加尔达安然无恙,只是没了右臂。肩部的伤已经痊愈了。他转身感谢神,但神已经离去,诸神都走了。竞技场内只剩下精灵王的尸体,还有那个有着年轻面容和苍老目光的奇怪精灵。

加尔达用左手慢慢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剑。他将剑鞘挪到右边,试了许多次后,最后终于把剑收回剑鞘。武器系在那里感觉不自然,不过他也习惯过。这一次,他会习惯的。

空气不再像记忆中般温暖。太阳落山,投下阴影,黑夜即将来临。如果要找米娜,他得赶快。趁还有夕阳余晖,他得立刻出发。

“你是个忠诚的朋友,加尔达,”牛头人经过时帕拉丁说。

加尔达嘟哝几句,沿着米娜的足迹,沿着王后的血迹走开。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