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三十二章 凡人之纪元

圣克仙之战没有持续多久,黄昏时全城都已投降。本来投降应该更快,但没人愿意作出决定。

黑暗骑士和士兵徒然呼喊米娜,但米娜没有回答,没有赶来,最终他们意识到她不会来。有人痛苦,有人愤怒,所有人都觉得遭到背叛。他们知道,就算在战斗中幸存也会被监禁或者处死,因此一些人顽强抵抗,作困兽之斗。

有些人按加尔达的建议试图逃进毁灭之主山脉,不巧撞上了龙人军队。黑暗骑士以为援军到了,于是准备停止撤退,回头再夺取城市。但龙人冲入他们的队列,震惊之下片刻间就被消灭干净。

这些奇怪的龙人是谁,他们为什么帮助精灵和索兰尼亚骑士永远是谜。龙人军队没有进入圣克仙,只是呆在城外,直到看见黑暗骑士的旗帜被扯下,奎灵那斯提、西瓦那斯提和索兰尼亚骑士的旗帜高高升起。

一个颈间戴着金链的大个子波札克龙人和一个穿着指挥官服饰的西瓦克龙人走上前。西瓦克龙人命令全体立正,然后和波札克龙人一起向旗帜敬礼。龙人士兵以剑撞盾敬礼。然后西瓦克龙人下令行进,龙人军队掉转方向,退入山中。

有人想起据说一群龙人控制了泰亚城(Teyr),那些龙人不喜欢黑暗骑士。如果真是如此,泰亚城离圣克仙也很远,没人知道龙人是如何及时到达的。从此以后,没人再见过那些龙人,这个谜也就一直没有解开。

圣克仙之战完全胜利后,大部分金龙和银龙离开了,他们飞向巨龙列岛(DragonIsles)或是已选好的筑巢地点。在离开之前,每只龙都带走了一些龙骨柱的灰烬,带去巨龙列岛安葬。金龙和银龙带走了所有灰烬,包括红龙、蓝龙、白龙、绿龙和黑龙的在内,因为他们都是克莱恩的龙。

“您怎么办,先生?”杰拉德问明镜?!澳毓饷鞒潜ぢ??”杰拉德、奥蒂拉和明镜站在圣克仙西门外,观看战后第一天的日出。这一刻灿烂辉煌,红色、橙色、紫色、黑色的光带依次相接,正如白日与离开的黑夜相连。银龙面朝太阳,仿佛能看见,也许他心里的确可以看见。他转头朝着杰拉德声音的大致方向。

“城堡不再需要我?;?,米莎凯会亲自照看。至于我,我的向导和我决定参军?!苯芾旅H豢醋虐碌倮?,她点点头。

“我离开了骑士团,”她说?!八技丫羰恳丫嘉掖侵?。这样最好,杰拉德。有我在骑士们会觉得不舒服?!薄澳敲茨愀墒裁慈??”杰拉德问。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杰拉德不希望这么快跟她分开。

“也许塔克西丝王后的确死了,”奥蒂拉黯然说,“但黑暗仍在。牛头人占领了西瓦那斯提。他们不会满足于那片土地,可能会威胁其他人。明镜和我决定参军?!彼呐囊木辈??!耙恢皇鞯牧鸵桓鲈つ康娜苏媸蔷畹囊欢?,你不觉得吗?”杰拉德笑了?!叭绻忝且ノ魍吣撬固?,也许我们会碰面。我想在骑士团和精灵之间建立联盟?!薄澳阏娴南嘈牌锸科酪榛嵬獍镏槎峄赝恋??”奥蒂拉很是怀疑。

“我不知道,”杰拉德耸耸肩,“但我肯定要让他们好好考虑。不过首先我得完成一个任务。索拉斯某个坟墓上有把锁坏了,我保证会去修好?!苯酉吕词且徽罅钊瞬话驳某聊?,此刻还有太多话要说。明镜拍动双翼,明显想要离去,奥蒂拉明白他的意思。

“再见,玉米面包,”她咧嘴笑着说?!白芩阕吡?,”杰拉德也咧嘴笑了。奥蒂拉亲吻杰拉德的脸颊?!叭绻阍偃バ∠阍?,一定要告诉我?!彼锷弦?。明镜低头敬礼,然后展开双翼,优雅地飞入空中。奥蒂拉挥挥手。

杰拉德也挥手。他看着他们逐渐变小,从视线里消失后还注视良久。

那一天还有另一场离别,或者说是永别。

竞技场内,帕拉丁跪在西瓦诺谢尸体旁,抹上那双不瞑的眼睛。他清洗了年轻精灵脸上的血,将四肢放好。帕拉丁感到疲倦,他还不适应凡人的身体,不习惯痛苦和需求,不习惯强烈的情感:同情、悲伤、愤怒与恐惧??醋潘廊サ木楣醯牧?,帕拉丁看见年轻与希望,一切都失去了,一切都浪费了。他停下,擦去前额的汗。他心里如此悲伤沉痛,如何才能继续前行,如何才能独自活下去。

帕拉丁感觉到有人轻触自己肩膀,抬头看见一位魅力四射的女神。她低头笑看着帕拉丁,但面带悲伤,目光含泪。

“我会把这个年轻人的尸体带给他母亲,”米莎凯说。

“她没有看见儿子死去,是吗?”帕拉丁问。

“至少她不用眼睁睁看着。我们释放了所有被塔克西丝强行召来见证她胜利的灵魂。阿尔瀚娜没有看见儿子死去?!薄案嫠咚?,”帕拉丁平静地说,“她儿子死得英勇?!薄拔一岬?,亲爱的?!泵咨嵛蔷?,像是羽毛拂过。

“你并不孤独,”米莎凯说?!拔矣涝陡阍谝黄?,我的丈夫,我的爱?!迸晾》浅OM崾钦庋?,但他们之间有一道鸿沟,而且时刻都在扩宽。米莎凯站在岸上,而他却在波浪中挣扎,每一波都将他推得更远。

“死者的灵魂怎样了?”他问。

“他们自由了,”米莎凯的声音似乎很遥远,几乎听不见?!翱梢约绦贸??!薄白苡幸惶煳一峒尤胨?,亲爱的?!薄暗侥且惶?,我会等着你,”她允诺道。

伴随着一阵银光,西瓦诺谢的尸体消失了。

帕拉丁独自在黑暗中站了很久,然后独自走出竞技场,独自走进世界。

众神之子努塔瑞、努林塔瑞和索林那瑞进入心之神庙。法师达拉玛的尸体还坐在长椅上,茫然看着前方。

魔法三神在废弃的黑暗祭坛前坐下。

“让法师雷斯林•马哲理上前?!崩姿沽执由衩矸闲娴暮诎抵邢稚?,黑天鹅绒长袍的摺边擦过散落一地的琥珀碎片,没人敢碰这些曾禁锢金月躯体的邪恶碎片。他一路踏过,碾碎了琥珀。

雷斯林手中抱着一具白布包裹的尸体。

“你的灵魂自由了,”索林那瑞厉声说?!澳愕乃ジ绺绲茸拍?。你承诺过会离开这个世界,必须履行?!薄拔椅抟舛毫粲诖?,”雷斯林回答?!案绺绲茸盼?,以前的伙伴也等着我?!薄八窃履懔??”“或者说我原谅他们了,”雷斯林柔声说?!澳鞘桥笥阎涞氖?,与你们无关?!彼屯房醋呕忱锏氖??!暗飧忝怯泄??!崩姿沽职阎蹲拥氖宸旁谀Хㄈ窠畔?,然后拉起兜帽,面对他们。

“我有一个最后的请求,”雷斯林说?!案椿钆亮?,把他还给他的家庭?!薄拔颐俏裁匆饷醋??”努林塔瑞问。

“他踏上了我曾走过的路,”雷斯林说?!白詈笏⑾肿约捍砹?,却不能活下去补救。如果你们让他复活,他就能撤回错误的脚步,找到回家的路?!薄叭欢悴荒?,”努林塔瑞温和地说。

“我不能,”雷斯林说。

“兄弟们?”努林塔瑞转向索林那瑞和努塔瑞?!澳忝窃趺此??”“我认为还有一件事要解决,”努塔瑞说?!叭梅ㄊΥ锢晟锨??!本榈纳硖遄诔ひ紊?,一动不动,但他的灵魂站了起来。达拉玛紧张地走近魔法三神。

“你背叛了我们,”努塔瑞责难道。

“你站在塔克西丝一边,”努林塔瑞说,“我们几乎失去了回到世界的唯一机会?!薄澳惚撑蚜宋颐堑男磐脚亮?,”索林那瑞厉声说?!澳闾铀拿?,杀了帕林?!贝锢甑哪抗庖来紊ü?,声音混浊而痛苦?!澳忝窃趺纯赡芰私??你们怎么知道失去一切的感觉?”“也许,”努林塔瑞说,“我们比你以为的更加了解?!贝锢瓯3殖聊?,没有回答。

“该怎么处置他?”努林塔瑞问?!耙惨椿钏??”“除非你们赐还我魔法,”达拉玛插嘴说,“否则就别麻烦了?!薄拔胰衔恍?,”索林那瑞说?!八昧榛暄芯亢诎的Х?。他不值得我们同情?!薄拔胰衔梢?,”努塔瑞语气平静?!叭绻愦突古亮稚湍Х?,就必须同样对待达拉玛。平衡必须维持?!薄澳憔醯媚?,兄弟?”索林那瑞问努林塔瑞。

“你们会同意我的判决吗?”她问。

索林那瑞和努塔瑞彼此对视,然后同时点头。

“我的判决如下:达拉玛会被赐还生命和魔法,但必须离开曾经占有的大法师之塔,从今以后不允许进入那里。他必须回到社会,与其他人一起生活下去。帕林•马哲理也会被赐还生命。如果他愿意,我们也会赐予他魔法。这样的判决你们都满意吗,兄弟们?”“我满意,”努塔瑞说。

“我也是,”索林那瑞说。

“那么你满意吗,达拉玛?”努林塔瑞问。

达拉玛得到了想要的,他只关心这些。至于其他的,他会回到社会。也许有一天,他会统治世界。

“我满意,女士,”他说。

“你满意吗,雷斯林•马哲理?”努林塔瑞问。

雷斯林低头表示同意。

“那么所有人都同意了。我们赐予你生命和魔法?!薄靶恍桓魑淮笕?,”达拉玛再次鞠躬。他的目光在努塔瑞身上停留片刻,努塔瑞明白他的意思。

雷斯林跪在侄子的尸体旁,拉掉白色裹尸布。帕林睁开眼,疑惑而惊讶地观察周围,然后盯着叔叔,更加惊讶。

“叔叔!”他张大嘴,坐起来想和叔叔握手。有血有肉的手指穿过雷斯林虚无的灵魂之手。

帕林看着自己的手,意识到他活着。他的手那么像叔叔的,手指修长细腻。他可以随意移动手指,它们听自己使唤。

“谢谢你们,”帕林抬头看着三位光芒四射的神?!靶恍荒?,叔叔,”他停顿片刻,然后说,“您曾预言我会成为克莱恩最伟大的法师,我想不会是那样?!薄拔颐切枰昂芏?,侄子,”雷斯林回答,“学习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再见。我哥哥和朋友们在等着,”他微笑着?!疤鼓崴瓜裢R谎荒头车匾龇??!迸亮挚醇矍笆且惶趿榛曛?,从生者旁缓缓流过。阳光照在河上,深不可测。死者的灵魂准备流入一片大海,波涛拍打着永恒的海岸,大?;岽翘ど闲碌穆贸?。雷斯林的双胞胎哥哥,卡拉蒙•马哲理站在岸上等待着。

雷斯林与哥哥一起挥手道别,然后踏入灵魂之河,乘着银色的河水,流入无尽之海。

达拉玛的灵魂流入身体,魔法流入他的灵魂。血液在血管里沸腾,魔法在血液里沸腾。他万分激动,抬头仰望天空。

苍白的月亮已经消失,两个月亮照亮天空,一个闪着银光,另一个闪着红光。他敬畏地看着,满怀感激,两个月亮合成一只发光的眼睛,黑月在中心注视着。

“那么他们赐予你生命了,”帕林从阴影中现身。

“还有魔法,”达拉玛回答。

帕林微笑着?!澳闳ツ睦??”“我不知道,”达拉玛并不在意?!肮憷氖澜缦蛭页竺?。我打算搬出大法师之塔。我被关在那里够久了。你去哪里?”他微微撇嘴?!盎氐侥闱装钠拮由肀??”“那要看邬霞是否接受我,”帕林语气忧郁,表情暗淡?!拔仪匪??!薄氨鹑ヌ?。我们必须尽快碰面,讨论重建秩序,”达拉玛活跃起来?!盎褂泻芏嗍乱??!薄盎嵊衅渌死醋?,”帕林说。

达拉玛注视着帕林,突然知道了事实?!八髁帜侨鸶隳Х?,而你却拒绝了!”“为了魔法,我已经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东西,”帕林,“我的婚姻,我的生命。我意识到这不值得?!蹦阏飧錾倒?!这句话挂在达拉玛嘴边,但他并没有大声说出来,而是藏在心底。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没人会欢迎他。

达拉玛抬头看着三个月亮?!耙残砦一嵴沂奔浒莘媚愫挖?,”话虽如此,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去。

“我们非?;队憷?,”帕林回答,他也知道自己再也不会见到黯精灵。

“我得走了,”达拉玛说。

“我也该走了,”帕林说?!安叫谢厮骼够褂泻艹さ穆??!薄拔铱梢匀媚阕吣Хㄍǖ?,这样快点,”达拉玛提议道。

“不,谢谢你,”帕林苦笑着说?!拔易詈孟肮卟叫?。再见,黑袍达拉玛?!薄霸偌?,帕林•马哲理?!贝锢昴畛鲋溆?,感觉魔法像美酒一般在唇边起泡,他咽下魔法,片刻之间就消失了。

帕林独自站着,默默思考。然后他抬头看着明月,现在那些只是月亮而已,一个银色的,一个红色的。

他笑着,思绪转到家上,朝家的方向走去。

索兰尼亚骑士在圣克仙城墙上布置人手,开始迅速修复西门和城墙上的洞。骑士和精灵都派出侦察兵搜寻米娜,银龙也在天上搜寻,但没有发现。龙带来消息,从捷列克和帕兰萨斯来的敌人正向圣克仙前进。他们迟早都会听到圣克仙陷落的消息,问题是他们会如何反应?是转身逃回家,还是继续前进,试图再夺回城市?还有,被夺去神力的米娜会回去领导他们,或者藏在某处,舔拭伤口?如果塔克西丝王后的尸体得到了安葬,也没人知道葬在何处。年复一年,黑暗信徒寻找着她的坟墓,因为传说她不安的灵魂会赐予那些找到她最后归宿的人礼物。

最持久的谜就是德尔盖斯神庙的奇迹。圣克仙各处、安塞隆各处和世界各处的人被黑暗之后活生生带到德尔盖斯神庙的竞技场,见证她胜利进入世界。然而,他们见证了一个新纪元。

那些目睹塔克西丝王后死去的人终身记得所见所闻,那影像烙在灵魂上,就像肉上的烙印。起初震惊和痛苦令人麻木,但最后痛苦慢慢消失,身体和灵魂自我恢复。

有些人怀念痛苦,没有痛苦,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为了证明此事,为了证明那的确发生过,一些人喋喋不休地谈论所见所闻。

其他人则藏在心底,永远不再提起。

过去新纪元总是伴随着奇迹,灰宝石随机移动、伊斯塔的陷落,还有大灾变。正如其他见证新纪元的人一样,对克莱恩的新一代而言,第五纪元是以混沌战败时世界被窃取那一刻为起点。但第五纪元被广泛称为凡人之纪元,是在审判之书夺走一位神的神格和接受另一位神的牺牲那天。

西瓦诺谢将会躺在索拉斯的最后英雄之墓,这不会是他最终的埋葬之地。悲痛欲绝的母亲阿尔瀚娜•星光希望有一天能将他带回西瓦那斯提,不过那天还很遥远。牛头人源源不断地送去军队和补给,牢牢占据着那片曾经美丽的土地。

萨缪瓦尔队长和他的佣兵继续在奎灵那斯提四处掠夺。黑暗骑士赶走或者杀死那些留下宣称土地属于他们的精灵。现在精灵成了流亡者。两个民族的幸存者争论该去哪里,该做什么。

精灵流亡者在圣克仙城外山谷里扎营,但这里不是他们的家,圣克仙的统治者索兰尼亚骑士也礼貌地催促他们去别的地方。骑士评议会讨论是否同精灵结盟赶走西瓦那斯提的牛头人,但有些关于骑士规章的疑问,要交给专家来解决,他们相信大概需要一二十年。

西瓦那斯提精灵想让阿尔瀚娜•星光统治,不过心碎的阿尔瀚娜拒绝了,她建议由吉尔萨斯代替。大部分奎灵那斯提精灵想要如此,虽然西瓦那斯提精灵也没有别的人选,但他们不愿意。两个争吵不休的民族再次聚集起来,派出代表参加西瓦诺谢的葬礼。

一只金龙将西瓦诺谢的尸体送到最后英雄之墓。索兰尼亚骑士骑着银龙,组成一个护卫队,队长是杰拉德•钨斯•蒙达。阿尔瀚娜陪着儿子,吉尔萨斯也在。

抛开争吵和阴谋他并不感到难过,只是怀疑自己是否有勇气回去。他不想统治精灵王国。他感觉自己不适和,不想承担领导无家可归的民族的重任。

吉尔萨斯站在坟墓外,看着一队精灵抬着西瓦诺谢的尸体,走进他临时的安眠之地。西瓦诺谢躺在大理石棺材中,盖着金布,上面铺满鲜花。断掉的屠龙枪放在他手边。

这里是金月的最终归宿,她的骨灰与河风的混在一起,他们最终相聚了。

一个身着褐绿衣服、风尘仆仆的精灵走到吉尔萨斯身边。他没有开口,只是庄重地看着金月和河风的骨灰被送进坟墓。

“再见,亲爱的好朋友,”他柔声说。

吉尔萨斯转向他。

“很高兴能有机会跟您谈谈,爱力--”他说。

精灵打断他?!澳遣辉偈俏业拿??!薄澳敲次颐怯Ω迷趺闯坪裟?,先生?”吉尔萨斯问。

“我曾有很多名字,”精灵说?!熬榻形野?,人类叫我帕拉丁,还有费资本,我得承认,我最喜欢那个名字。现在那些名字都不再适合我。我选择了一个新名字?!薄澳敲词牵奔顾?。

“沃萨里斯(Valthonis),”精灵说。

“流亡者?”吉尔萨斯说出这个词的意思,感到困惑,然后他突然明白过来,他想要说话,但变得结巴,“那么您会分享我们的命运?!蔽秩锼拱醋〖沟募绨??!盎氐侥愕淖用裰腥?,吉尔萨斯。西瓦那斯提精灵和奎灵那斯提精灵都是你的子民。让他们再次成为同一个民族,虽然你们是流亡者,虽然你们没有自己的土地,但你们会成为同一个民族?!奔挂∫⊥?。

“你前方的任务并不轻松,”沃萨里斯说?!拔肆夏切┢笸挤至训娜?,你将会非常艰辛。你会不断失败,但永远不要放弃。如果你放弃希望,也就彻底失败了?!薄澳岣乙黄鹇??”吉尔萨斯问。

沃萨里斯摇摇头?!拔矣凶约旱穆芬?,跟你一样,跟每个人一样。但是,我们的道路偶尔会交错?!薄靶恍荒?,先生,”吉尔萨斯紧紧握住精灵的手?!拔一岚茨档淖?。我会回到我的子民中,所有子民,”他深深叹口气,苦笑着?!吧踔涟ú我樵迸寥??!苯芾抡驹诜啬谷肟?,等着最后一个哀悼者离开。仪式结束了,黑夜已经降临。人群慢慢散开,有人会去最后归宿旅店,帕林和邬霞会同妹妹劳拉和德兹拉一起,安慰所有哀悼者,给他们欢笑以及安塞隆最好的食物和啤酒。

杰拉德站在那里,想起很久前第一次听见泰索何夫的呼喊声从坟墓里传来,想起自那天开始发生的一切。世界已经改变,但那不会变。

现在天空中已经有三个月亮,但每天早上升起的太阳还是第五纪元的太阳。人们可以再次仰望天空,给孩子指出诸神的星座,但星座已经不是原本那些了,它们由不同的星辰组成,占据着天空中不同的位置。两个星座消失,再也找不到,再也不会出现在克莱恩的天空中。

“凡人之纪元,”杰拉德对自己说。这个词有了新的意义。

他望向坟墓内,看见还有一个人--在竞技场见过的那个奇怪精灵。杰拉德礼貌而耐心地等待着,给这位哀悼者足够时间。

精灵默默悼念,最后道别,然后走过杰拉德。

“你修好锁了吗?”他笑着问。

“修好了,先生,”杰拉德说。他关上身后的墓门,听到锁咔嗒一响。杰拉德没有立刻离开。他也不愿分别。

“先生,我在想,”杰拉德停顿片刻,然后接着说?!拔也恢栏迷趺此?,但是泰索何夫--他……他完成了该做的事吗?”“他是不是死在应该死去的时间和地点?”精灵问?!八靼芰嘶煦缰衤??你是想问这些吗?”“是的,先生,”杰拉德说?!拔沂窍胛收庑??!弊魑卮?,精灵抬头仰视夜空?!疤炜罩性幸豢藕煨?,你记得吗?”“我记得,先生?!薄跋衷谡艺铱?,你看见了吗?”“没有,先生,”杰拉德找了一圈后说?!澳强判窃趺戳??”“锻炉已经熄灭。佛林特熄灭了炉火,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需要?!薄澳敲刺┧骱畏蛘业剿?,”杰拉德说。

“泰索何夫找到他了。他和佛林特,还有伙伴们再次相聚,”精灵说?!胺鹆痔?、坦尼斯、泰索何夫、提卡、史东、金月和河风。他们就等着雷斯林,他很快就会加入他们,因为他的双胞胎哥哥卡拉蒙不会独自离去?!薄八侨ツ睦?,先生?”杰拉德问。

“灵魂旅程的下一个阶段,”精灵说。

“我祝他们一路顺风,”杰拉德说。

他收好钥匙,向精灵道别,然后转身离开最后英雄之墓,朝最后归宿旅店走去。从旅店窗户流出的暖光照亮了他的前路。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