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十章 黑夜之主

塔克西丝骑士团的阶层在一个黑暗之梦中诞生,并在克莱恩北部远处一个叫烈风要塞的小岛上建立起来。但是岛上的司令部在混沌之战中遭到了严重破坏。沸腾的海洋完全淹没了要塞――有些人说那是因为海之女神赛波音对她的儿子,黑暗骑士的创立者,龙骑将艾瑞阿肯之死感到悲痛万分。虽然后来大水退去,但没有人再回去了。现在塔克西丝骑士团认为要塞太远了,没有实用价值。他们在混沌之战中损伤惨重,还失去了女皇和她的奥义,但他们仍是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需要认真对付。

一个骷髅骑士,米丽蕾•爱布雷纳加入了第一届最后英雄议会,她认为骑士们在战争中的英勇行为需要安塞隆大陆上的土地作为回报。议会允许黑暗骑士保留他们占领的土地,大部分奎灵那斯提(同平常一样,很少有人关心精灵)还有安塞隆东北部分,包括奈拉卡及其周边地区。虽然那里有部分地方被诅咒了,但黑暗骑士还是接受了那片区域,开始重建秩序。

许多第一届议会的成员希望骑士们会在奈拉卡充满硫磺的空气中窒息死去。但黑暗骑士不仅活着,还发展起来了。这部分归功于爱布雷纳,黑夜之主的领导,她在自己军事头衔-奈拉卡将军前加上了那个政治管理头衔。爱布雷纳制定了新的征兵政策,不再像旧政策那么挑剔,限制也更少。骑士们很容易加入各个阶层。在混沌之战后的黑暗时期,人们感到孤独,感到被抛弃。安塞隆上出现了自我主义思潮(IdealoftheGreat“I”)。它的主要规则是:“其它的人都没关系。只有我重要?!焙诎灯锸吭谡馓豕嬖蛳卤涞昧榛钇鹄?。他们并不允许太多个人自由,但他们鼓励商业贸易。当凯拉斯卓,蓝龙王夺取帕兰萨斯时,他控制了黑暗骑士。帕兰萨斯的人们一想到那些掠夺城市的残酷霸主就胆战心惊,但他们吃惊地发现在黑暗骑士统治下城市实际上繁荣起来了。虽然帕兰萨斯居民必须缴税,但他们能留下足够的利润,他们开始认为在黑暗骑士的独裁统治下生活也不那么糟糕。骑士们维护法律和秩序,他们一直同盗贼行会战斗,还试着把居住在下水道的溪谷矮人弄出城市。

龙王来到后的巨龙净化一开始让塔克西丝骑士们感到害怕和愤怒,在屠杀中他们失去了很多龙。骑士们徒然地对抗着红龙王玛烈和她的亲戚们。许多骑士和他们骑乘的龙都死了。米丽蕾设法把这场灾难变成了胜利。黑暗骑士同龙王们达成了秘密协议,同意在龙王们的领地里为他们征收税款并维持法律和秩序。作为回报,龙王们让黑暗骑士全权处理,并停止捕食他们剩下的龙。

帕兰萨斯、奈拉卡和奎灵那斯提的人们不知道骑士和巨龙之间的协议。人们看见的只是黑暗骑士?;に敲馐芸膳碌腥说耐?。索兰尼亚骑士和光明城堡的牧师们知道或是猜想有这么一个协议,但他们没有证据。

黑暗骑士里还有一些人仍然信仰已故的艾瑞阿肯阐明的荣誉和自我牺牲,他们几乎都是老骑士,被认为是食古不化的老顽固。新的奥义取代了旧的。这个新奥义基于光明城堡的金月发展起来的心灵魔法力量,几个骷髅骑士为了自己的野心,偷偷潜入城堡把它偷学了过来。黑暗骑士们抛弃了治疗魔法,挑出了恐惧魔法和控制信徒想法的能力。

骷髅骑士们的能力不仅能控制骑士的身体,还能控制骑士的心灵,他们的地位变得重要起来。虽然黑暗骑士长期宣称女皇塔克西丝会回来,但他们最终还是不再相信了。除了自己的力量,他们不再相信任何事,而这反映在了新奥义中。管理新奥义的骷髅骑士善于探测候选人的心灵,找到他最深的恐惧并玩弄它,同时还向他承诺他的愿望会实现――作为完全服从的回报。

在新奥义的使用过程中骷髅骑士变得很强大,米丽蕾•爱布雷纳身边的人开始不信任骷髅骑士。他们警告爱布雷纳要小心骷髅骑士的领导人,裁决者,一个叫莫罕•塔贡的人。

爱布雷纳嘲笑这些警告?!八笔歉鲇心芰Φ墓芾碚?,”她说?!拔页腥?。但是,当一切都有规矩时,有能力的管理者是什么?只不过是个荣誉的办事员而已。那就是塔贡。他不会挑战我的领导权。那个男人看见血就站不稳!他拒绝参加马上比赛,把自己锁在黑黑的小柜子里处理帐目。他对战斗没有兴趣?!卑祭啄伤档妹淮?。塔贡对战斗没有兴趣。他决不会想在光荣的战斗中挑战爱布雷纳的领导权??醇娜坊崛盟裥?。于是他就给她下毒。

作为骷髅骑士之主,塔贡在爱布雷纳的葬礼上宣布他是合法的继任者。没人站出来挑战他。那些爱布雷纳的朋友和支持者们本该这么做,但他们害怕会同样吃进杀死领袖的“腐肉”,于是都闭紧了嘴。最后塔贡还是杀了他们,现在他的地位稳固了。他和那些受过训练的骑士们用自己的力量深入信徒的心灵找出叛徒和不满的人。

塔贡来自在奈拉卡拥有很大地产的富有家庭。家族发源于捷列克,奈拉卡北部的一个城市,那里曾是奈拉卡的首都。塔贡家族的座右铭就是“我,”那也许跟“利润”分不开。随着女皇塔克西丝的崛起,他们也变得富有和强大,一开始他们为龙骑将们供应武器装备,然后,他们在自己这边要输掉时又改为塔克西丝的敌人供应武器装备。塔贡家族用卖武器赚来的钱买地,尤其是在奈拉卡稀缺的农地。

塔贡家族的后代以难以置信的好运(他说那是先见之明)在奈拉卡神庙爆炸前把钱拿了出来。长枪之战后,奈拉卡这片战败的土地上游荡着一队队战士、地精和龙人,而塔贡家族独占了人们非常需要的两件东西:食物和钢铁。

爱布雷纳野心勃勃地想在南奈拉卡靠近旧神庙的地方建立一座黑暗骑士要塞。她让人绘好图纸,派出人去开始修建。被诅咒山谷的恐惧和奇异的死亡之歌让人们立刻逃散了。首都移到了奈拉卡山谷的北部,但还是太靠近南部了。塔贡下达的首批命令之一就是迁移首都?;褂幸桓鍪歉谋淦锸客诺拿?。他在捷列克,靠近家族的地方建立了奈拉卡骑士的司令部,。大部分奈拉卡骑士都不知道这里如此靠近他的家族。

捷列克现在是个高度繁荣的城市,两条穿过奈拉卡的主路在这里交汇。不管是因为幸运还是狡猾的交易,这座城市没有遭到龙王的破坏。整个奈拉卡,甚至是南方远处库尔的商人都赶到捷列克扩展生意。只要商人们交清奈拉卡骑士团要求的税费,并尊敬黑夜之主,统治者――塔贡将军,他们就会受到欢迎。

如果把对塔贡的不满和其他的尊敬一起投进黑夜之主的大钱柜,商人们就会知道不该去抱怨。那些口头尊敬而私下抱怨的商人会发现自己的生意突然走了霉运。如果他们还坚持错误的观念,通常都会在街上死于非命。

塔贡亲自设计了奈拉卡骑士要塞,它在捷列克显得很突出。塔贡把要塞建在城市最高处,可以俯视整个城市和周围环绕的山谷。

要塞的设计很实用――数不清的矩形层层堆起来,还有方形的塔。它的窗户――没有多少――都是放箭口。要塞内外的墙都很简单,它如此刻板,以至于游客们经常误认为它是监狱或是帐房。在墙上巡逻的黑甲身影很快就纠正了他们的第一印象,不过那毕竟不算太错。要塞在地面下有个大地牢,在地牢两层之下则是重兵把守的骑士团金库。

黑夜之主塔贡的司令部和住处都在要塞里。它们的设计都是经济实用的,如果说要塞被误认为是帐房,那么塔贡就经常被误认为是职员。拜访黑夜之主的客人会被带到一个狭小的房间,那里墙壁空空,没什么家具,一个瘦小、秃顶、戴眼睛、穿着暗色精致衣服的男人正忙着计算一本皮边总帐。

客人会觉得那是个要带他到黑夜之主那里去的小职员,于是他们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着其他事。那些想法都被桌后的人捕获了,就像蛛网中的蝴蝶一样。他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渗入访客的心灵。过了一段时间,蜘蛛吸干了猎物,他就会抬起头,透过眼睛盯着访客,而访客会吃惊地发现他就是黑夜之主塔贡。

今天坐在黑夜之主对面的访客很清楚他就是统治者。罗德里克爵士是米列斯爵士的副官,虽然他没见过塔贡,但他是以骑士的正式礼仪来见黑夜之主的。骑士立正,一直站着直到统治者知道他来了。他曾被警告过塔贡有精神能力,于是他就试着什么都不想,但那没有用。在罗德里克爵士说话之前,塔贡就知道在围攻圣克仙时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不想展示自己的能力,于是他就温和地让骑士坐下。

罗德里克爵士又高又壮,他可以轻易抓住塔贡的衣领把塔贡提起来,但此时他紧张地坐在了房间里唯一的另一把椅子的边上。

也许是因为太爱钱,莫罕•塔贡的眼睛像是两个钢币――平坦、光亮而冰冷。如果你看进那双眼睛,看见的不是灵魂,而是塔贡心里帐目的数字和图表。他把所有东西都看成收支和盈亏,所有东西都要计算到分,记入某本帐目里。

罗德里克爵士看见自己在那双闪亮的钢币眼睛中的影像,他觉得自己被归为不必要的开支中。他怀疑那付眼镜是不是从奈拉卡遗迹里抢救出来的魔物,佩戴者有能力看穿人的心灵。虽然要塞的厚重石块和石墙甚至在最热的夏天都是凉的,但罗德里克开始冒汗了。

“我的副官说你是从圣克仙来的,罗德里克爵士,”塔贡说,他的声音就像小职员那样温和而谦逊?!拔颐嵌猿鞘械奈Чソ械迷趺囱??”需要注意的是塔贡家族在圣克仙拥有大片土地,奈拉卡骑士失去圣克仙时他们也就失去了土地。塔贡把夺取圣克仙作为骑士团最优先的目标。

罗德里克爵士在从圣克仙骑马来捷列克的两天路上反复背诵自己该说的话,他已经准备好了回答。

“大人,我向您报告,在夏至后第二天,可恶的索兰尼亚骑士试图击退我们的军队,打破对圣克仙的围攻。那些愚蠢的骑士想欺骗我的指挥官,米列斯爵士,他们想让我们以为他们放弃了城市。米列斯爵士看穿了他们的阴谋,他反而把他们引入了陷阱。米列斯爵士对圣克仙发动了一次进攻,引出了潜藏的骑士。然后他假装撤退,骑士们中计追赶我们。在贝卡德山口,米列斯爵士命令我们的军队转身全力抵抗。索兰尼亚骑士立刻就被击败了,死伤惨重。他们不得不退回圣克仙。米列斯大人很高兴能向您报告,大人,我们扎营的山谷安然无恙?!甭薜吕锟司羰康幕敖胨钡亩淅?,而他的想法进入了塔贡的心里。罗德里克爵士正生动地回忆起自己在狂暴的索兰尼亚骑士前逃命的情景,在后面指挥的米列斯爵士被困在惊慌撤退的人群中。在骑士心里的另一处地方,塔贡找到了一个很有趣,也很让人不安的画面。那是一个穿黑色盔甲的年轻女人,她筋疲力尽,满身血污,正在接受米列斯爵士手下的敬意和赞美。塔贡在罗德里克心里听见她的名字在回响:“米娜!米娜!”黑夜之主用笔尖擦了擦盖着上嘴唇的稀疏胡须?!叭肥?。那听起来是个伟大的胜利。应当祝贺米列斯爵士?!薄笆堑?,大人?!甭薜吕锟司羰扛咝说匦ψ??!靶恍荒?,大人?!薄叭绻琢兴咕羰磕苷彰钅茄崛∈タ讼删透昧?,但我想他会在合适的时候完成的?!甭薜吕锟司羰坎辉傩α?。他咳嗽着,花了一会儿清理喉咙,然后开始说话?!笆导噬?,大人,如果不是下级军官不服从命令我们很可能夺取圣克仙。这个军官完全不服从米列斯爵士,她把整个弓箭队都带离了战场,我们没有掩护火力进攻圣克仙的城墙。不只是这样,她在惊慌下命令弓箭手射杀我们还在战斗中的战士。我们的人员伤亡完全是这个军官造成的。因此米列斯爵士觉得继续进攻是不明智的?!薄鞍?,啊,”塔贡嘀咕着?!拔蚁嘈耪飧瞿昵峋僖丫涣⒖檀ΨA??!甭薜吕锟司羰刻蛄颂蜃齑?。接下来是狡猾的部分了?!懊琢兴勾笕吮靖谜饷醋?,大人,但他觉得最好先跟您商量一下。突发情况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年轻女人用某种奇怪的魔法影响了人们,大人?!薄罢娴穆??”塔贡显得很吃惊。他有些冷淡地说,“上回我听说我们法师的魔法力量减退了。我不知道他们中的任何人有这样的才能?!薄八皇欠ㄊ?,大人。至少她是这么说的。她宣称自己是一个神――唯一真神派来的使者?!薄罢馕簧窠惺裁疵??”塔贡问。

“啊,她很狡猾,大人。她声称那位神的名字太神圣,不能说出来?!薄爸谏窭戳?,他们又走了,”塔贡不耐烦地说。他在罗德里克爵士心里看见了最令人吃惊和不安的一幕,他想听罗德里克把它说出来?!拔颐堑恼绞坎换岜徽庵挚栈捌燮??!薄按笕?,那个女人并不是光说不做。她展示了奇迹――治愈那些近几年由于魔法减弱导致我们无法治疗的人。她复原了被砍掉的四肢。她把手放在一个人的胸膛上,上面的洞就闭合了。她告诉一个背脊断裂的人他可以站起来,而他真的站起来了!她唯一没有展示的奇迹是复活死者。她只是为那些人祈祷?!甭薜吕锟司羰刻巫又ㄖㄏ?,他抬头看见塔贡的眼睛里闪烁着不快。

“当然”――罗德里克爵士赶紧纠正他的错误――“米列斯大人知道那不是奇迹,大人。他知道她是个骗子。我们只是不知道怎么戳穿她,”他无力地补充道?!叭嗣嵌急凰跋炝??!彼泵靼姿械牟奖痛蟛糠制锸颗驯淞?,他们拒绝服从米列斯,转而向穿黑甲、剪短发的小孩效忠。

“这个女孩多大了?”塔贡皱着眉问。

“不超过十七岁,大人,”罗德里克爵士回答。

“十七岁!”塔贡惊呆了?!笆鞘裁创偈姑琢兴谷盟本俚??”“他没有,大人,”罗德里克爵士说?!八皇俏颐橇?。她在战斗之前到达山谷,我们以前都没见过她?!薄八遣皇且桓鑫弊肮乃骼寄嵫瞧锸??”塔贡怀疑着。

“我对此表示怀疑,大人。因为她索兰尼亚骑士才输掉了战斗,”罗德里克爵士回答,他完全没意识到刚刚说出的实情跟先前编的谎话不一致。

塔贡注意到了矛盾之处,但他专心于思考,没功夫管它,他记下米列斯是个不称职的笨蛋,需要尽可能快换掉。塔贡敲了一下桌上的银钟。门开了,他的副官走了进来。

“检查骑士团名册,”塔贡命令道?!罢乙桓雳D―她的名字叫什么?”虽然他能听见它在骑士的心里回响,但他还是问罗德里克。

“米娜,大人?!薄懊啄?,”塔贡重复道,他把这个名字挂在嘴边,就像在品尝它的味道?!懊槐鸬牧??没有姓?”“我不知道,大人?!备惫倮肟?,派出几个人处理这事。在搜寻进行同时,两个骑士默默坐着。塔贡有时间继续检查罗德里克的思想,他证实了自己对围攻圣克仙是由一个傻子负责的猜测。要不是这个女孩,围攻很可能被打破,黑暗骑士会被击败,被歼灭,而索兰尼亚骑士会得意地占有圣克仙。

副官回来了?!懊嵘厦挥薪小啄取钠锸?,大人。甚至没有接近的名字?!彼被恿嘶邮?,副官离开了。

“啊,大人!”罗德里克爵士大叫道?!八歉銎?。我们要把她逮捕处死?!薄班??!彼焙吡艘簧??!澳闳衔谀侵智榭鱿履愕恼绞棵腔嵩趺醋?,罗德里克爵士?那些她治愈的人会怎么做?那些由她带领击败可恶敌人的人又会怎么做?首先米列斯军队里的士气不高?!彼鼻米乓欢颜誓??!拔叶亮吮ǜ?。米列斯军中的逃兵是其他部队的五倍多?!薄案嫠呶摇报D―塔贡精明地盯着另一个骑士――“你有能力逮捕这个米娜吗?你有会遵守你命令的护卫吗?或者他们中大多数人反而想逮捕米列斯爵士?”罗德里克爵士张大了嘴,然后没有回答就闭上了。他看着房间四周,看着天花板,看着任何地方而不去看那双钢铁之眼,厚厚的眼睛片放大了恐惧,他似乎看见它们钻进自己的头骨里。

塔贡在心里算计着。那个女孩是个冒充是骑士的骗子。她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面对可怕的失败时,她取得了胜利。她以一个无名之神的名义施展了“奇?!?。

她是资产还是债务?如果是债务,能不能把她变为资产?塔贡讨厌浪费。作为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和精明的商人,他知道在哪里和如何花掉每一枚钢币。他不是守财奴。他给骑士团配备最好的武器和护甲,给新兵和雇佣兵们支付足够的薪水。他坚持让官员们记录每一笔付给他们的钱。

战士们想跟随这个米娜。很好。让他们跟随她。前几天塔贡收到龙王玛烈赤斯的消息,她想知道为什么他允许西瓦那斯提精灵升起魔法罩反抗她的法令,拒绝缴税。塔贡已经准备好了一封回信,他想解释进攻西瓦那斯提是浪费时间,人力应该用在更有用的地方。派出调查魔法罩的探子报告说魔法罩不可能穿透,没有武器――钢铁或是魔法的――能对魔法罩起效。派出整只军队进攻它――探子说――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除此之外要到西瓦那斯提去得经过刀剑之地,食人魔的家园。他们以前是黑暗骑士的盟友,奈拉卡骑士向南扩张,占据了他们最好的土地,杀掉了数百名食人魔并把他们赶进了山里,食人魔已经被激怒了。报告指出食人魔现在在魔法罩附近追击黯精灵阿尔瀚娜•星光。但如果骑士们向食人魔的地方进发,他们会非常高兴地停止进攻精灵――他们什么时候都可以那么做――转而向背叛他们的同盟复仇。

信放在桌子上等着他签名。它已经在那里放了数天了。塔贡很清楚这封信会激怒龙王,但是他宁可面对玛烈的愤怒也不愿把宝贵的资源用在没有希望的目标上。塔贡伸出手,拿起信,慢慢、仔细地把它撕成碎片。

塔贡信仰的唯一神是一个小小的、圆形的、能塞进他金库里的神。他不相信这个女孩是这位神派来的信使。他不相信她治疗和指挥才干的奇迹。不像可怜而愚蠢的罗德里克爵士,塔贡不觉得需要解释她做了什么,怎么做到的。他需要知道的只是她是为了奈拉卡骑士团的利益做的――那对莫罕•塔贡也有好处。

他会给她一个机会展示一个“奇?!?。他会把这个冒充的骑士和她那些愚蠢的追随者派去夺取西瓦那斯提。通过对这些战士的投资,塔贡会取悦龙王,让玛烈高兴。危险的米娜和她的军队会被耗尽力量,但是损失会被收获所抵消。让她在某处荒野死去,让食人魔咀嚼她的骨头。那会是那个女孩和她的“无名”神的终结。

塔贡向罗德里克爵士微笑着,离开桌子把这位骑士送到门边。他一直看着黑甲身影消失在要塞空空的走廊里,然后召来了他的副官。

他口述了一封写给玛烈赤斯的信,信里解释了他夺取西瓦那斯提的计划。他给在库尔的奈拉卡骑士指挥官发出命令,让指挥官把部队开往西边加入围攻圣克仙,并接管米列斯爵士的指挥权。他还给小队长米娜发出命令,让她带上一队自己挑选的战士向南夺取伟大的精灵国度西瓦那斯提。

“那米列斯爵士怎么办,大人?”他的副官问?!耙匦挛陕??他会被派到哪里去?”塔贡考虑着这事。他心情很好,通常做了一笔好买卖后他才会有这种感觉。

“派米列斯去向玛烈赤斯报告。他可以告诉她自己对索兰尼亚骑士的伟大‘胜利’。我肯定她会很有兴趣听听他是如何落入敌人圈套,差点毁掉了我们得来不易的成果?!薄笆?,大人?!备惫偈掌鸺锹?,准备回到自己座位上发出文件?!拔矣Ω冒衙琢兴咕羰看悠锸棵ド匣ヂ??”他追问道。

塔贡继续忙他的帐目。他小心调整了一下鼻子上的眼镜,拿起笔,随便挥了挥手表示默许,然后继续算他的借贷和收支。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