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十七章 吉尔萨斯和牝狮

罗拉娜“没用的儿子”吉尔萨斯那时正坐在一家旅店的密室里。这家酒馆是溪谷矮人开的,名字叫吞咽和打嗝(GulpandBelch)――这是溪谷矮人确定人类在旅店里会做的唯一的事。

旅店位于溪谷矮人的小聚居区里(人们不屑称之为“村子”),就在帕克•塔卡斯森林旁边。旅店主人住在房子后面的山洞里,与旅馆下的地道相通。

溪谷矮人住在距奎灵诺斯约八十英里远的地方,步行前往太远了。吉尔萨斯是骑着侍奉王室家族的狮鹫去的。狮鹫把国王和向导带到森林里,现在正耐心等着他们回来??兆急噶艘煌沸孪实穆谷檬漳芨咝说氐茸?,并确保这头野兽不会吃掉自己的主人。

旅店出人意料地受欢迎。不过考虑到旅店价格是安塞隆最便宜的,那也就不奇怪了。两个铜板就可以买到任何东西。旅店主人曾是龙骑将猛敏那的厨子。

人们都知道溪谷矮人,但却从未吃过溪谷矮人做的菜,他们觉得连想象一下都不可思议??悸堑较劝俗钕不冻缘亩魇抢鲜笕?,有些人就把吃溪谷矮人做的菜看成是自杀。

溪谷矮人是矮人中的遗弃者。虽然他们是矮人,但其他矮人不承认,还长篇大论地解释为什么溪谷矮人只是名字是矮人。许多人相信溪谷矮人非常愚蠢。溪谷矮人只能数到二,他们的计数系统只有“一”和“二”。溪谷矮人中的传奇人物,最聪明的噗噗曾数过了二,她把三叫做“一群”。

没人注意溪谷矮人对高等数学的兴趣。人们只注意到他们胆小、污秽、喜欢脏和――非常奇怪――厨艺。只要用餐的人规定不允许上的菜,并克制住进厨房看看怎么炒菜的冲动,溪谷矮人做的菜还是非??煽诘?。

吞咽和打嗝旅店的烧烤鹿腿相当不错,鹿腿盖着洋葱,放在棕色肉汤里。旅店啤酒充足,虽然味道并不很好,但价格便宜。矮人烈酒让旅店声名远扬,那酒真的很不错,是溪谷矮人用自己卧室里的蘑菇蒸馏出来的。那些喝酒的人被建议不要太细想此事。

旅店的客人主要是付不起更多钱的人类、想找一家不会立刻被赶出去的旅店的坎德人,以及那些发现奈拉卡骑士很少在通往旅店路上巡逻的走私商。

这个旅店也是牝狮的藏身之处和指挥部,她是太阳咏者吉尔萨斯的秘密妻子,奎灵那斯提的王后。

精灵王坐在旅店里屋的半暗处,控制自己的急躁。能活数百年的精灵永远不会急躁,他们知道水会沸腾、面包会烤好、橡子会发芽、橡树会长大,一切想要加速的尝试都只是揠苗助长。吉尔萨斯从半精灵父亲那里继承了急躁,虽然他尽力隐藏,但还是敲着桌子,踢着地面。

凯莲看着他笑了。他们之间的桌子上放了一只蜡烛。烛光映在她棕色的眼里,照在她光滑的棕色皮肤上,鬃毛般的金发闪闪发亮??歉隹ǜ阅撬固峋?,也就是野精灵,他们不像奎林那斯提精灵和西瓦那斯提精灵亲戚一样住在城市里,而是住在野外。由于他们不想改造自然,更加世故的亲戚就认为他们是野蛮人,想要奴役他们,强迫他们服侍富有的精灵家族――当然,这是为他们好。

凯莲曾是参议员拉萨斯家的仆人。吉尔萨斯第一次被带到那里时她还在,虽然吉尔萨斯名义上是客人,但实际上却是囚犯。两人一见钟情,但几个月后他们才互述爱恋,几年后两人秘密立誓结婚。

只有普兰切特和吉尔萨斯的母亲罗拉娜这两个人知道国王的婚姻,也只有他们知道这个女孩曾是个奴隶,现在则是牝狮,夜之众(theNightPeople)坎萨瑞(Khansari)的勇敢领导者。

吉尔萨斯看到凯莲的视线,立刻认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他握起拳头,两腿交叉保持安静?!昂昧?,”他悲伤地说?!罢庋眯┝寺??”“你不注意自己身体会生病的,”凯莲笑着责备他?!鞍嘶崂吹?。他答应了?!薄白詈萌绱?,”吉尔萨斯说。他伸长腿,松弛了一下缺乏锻炼而抽筋的肌肉?!耙残砦颐堑纳妯D―”他停下来盯着门?!澳愀芯醯搅寺??”“震动?是的。上个小时我就感觉到了??赡苁窍劝嗽诶┏渌淼腊?。他们喜欢在尘土中挖掘。至于刚才你说的,我们最终必然会死亡,没有‘也许’,”凯莲明确回答道。

有教养的精灵会认为她的语调不文明,就像麻雀的歌,或是打乱悦耳乐曲的忧郁音符。

“奎灵那斯提精灵给了龙想要的一切。他们献出了自由、骄傲和荣誉,有时甚至会牺牲自己换得龙允许同胞继续生存。但总有一天碧雷会要求你们做无法实现的事。那天到来时,她发现有人反对自己,就会摧毁奎灵那斯提?!薄坝惺焙蛭蚁胫滥阄裁丛谝?,”吉尔萨斯严肃地看着妻子说?!翱槟撬固峋榕哿四?,把你从家里带走。你有权报复,有权逃入荒野,留下那些伤害你的人面对应得的报应。但是你没有那么做。你冒着生命危险每天战斗,无论真相多么丑陋,多么令人不快,你迫使我们的人民去看,去听?!薄罢饩褪俏侍馑?,”她回答?!拔颐潜匦胪V拱丫榉治愕摹汀业摹?。这种区分和隔绝是造成现在局面的原因,也会给敌人力量?!啊拔颐豢吹饺魏胃谋?,”吉尔萨斯严肃地说?!俺怯兄卮笤帜哑仁刮颐歉谋?,但也许连那也不行?;煦缰娇赡苋梦颐亲呓?,但最终只是加深了裂痕。不只一天有参议员发表演讲说我们的亲戚西瓦那斯提精灵自己躲在魔法罩下面,想等我们死后接管土地?;褂腥朔炊钥ǜ阅撬固峋?,说他们的野蛮方式只会毁掉我们数个世纪的成就。有人赞成龙封闭道路,他们说最好不要接触人类。当然奈拉卡骑士也催促他们。他们喜欢激昂的演讲,那能让他们轻松达成目的?!薄拔姨酱潘?,西瓦那斯提精灵也许正发现他们自夸的魔法罩实际上是个坟墓?!奔箍雌鹄词殖跃?,他坐直了?!澳愦幽睦锾档??你都没告诉我?!薄拔乙桓鲈旅患懔?,”凯莲有些辛酸地说?!罢馐羌柑烨拔掖涌瘴淖克鼓抢锾档?,母亲派他同姑妈阿尔瀚娜•星光定期联络。阿尔瀚娜和她的军队在西瓦那斯提边界上的魔法罩附近。他们同钢之骑士团的人类骑士结盟了。阿尔瀚娜说魔法罩周围的土地正在变荒芜,树木生病死去了。所有东西上都覆盖着可怕的灰色尘土。她害怕同样的瘟疫会传遍西瓦那斯提?!薄澳敲次颐堑那灼菸裁椿挂帜Хㄕ??”吉尔萨斯很疑惑。

“他们害怕外面的世界。不幸的是,他们有一些例子。不久前那个恐怖的风暴之夜里,阿尔瀚娜和她的军队同食人魔战斗过。要不是钢之骑士团的援助,他们就全军覆没了。阿尔瀚娜相信她的儿子西瓦诺谢被食人魔俘虏了。战斗结束后,她找不到儿子,于是认为儿子已经死了?!薄澳盖酌桓宜嫡庑?,”吉尔萨斯皱着眉头说。

“凯勒文卓斯说,罗拉娜害怕梅丹元帅提高了警惕性。她不敢相信外人,只信任自己家族的人。无论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她都认为你在受监视。她不想让黑暗骑士发现她同阿尔瀚娜一直保持联系?!薄澳盖滓残硎嵌缘?,”吉尔萨斯承认道?!捌绽记刑厥俏椅ㄒ恍湃蔚娜?,因为他一次又一次证明了对我的忠诚。那么西瓦诺谢死了,被食人魔杀了??闪哪昵崛?。他的死亡一定很痛苦。希望他很快就死去了?!薄澳慵??”吉尔萨斯摇摇头?!八窃诎⒍攘魍銎诩涑錾谒骼沟淖詈蠊樗蘼玫甑?。我从未见过他。母亲说他非常像舅舅波修士?!薄八乃廊媚愠闪肆礁鐾豕募坛腥?,”凯莲说?!疤艉托浅接秸??!薄澳鞘遣我樵崩沟拿蜗?,”吉尔萨斯讽刺道?!笆导噬?,我看起来只是个死亡咏者?!薄安灰涤谢嫡淄返幕?!”凯莲说,她做了一个抵抗邪恶的手势,在空气中画了个圈把话围起来?!澳悒D―嗯,什么事,银翼?”她转身同一个走进密室的精灵说话。精灵刚要开口,就被一个显得十分激动的溪谷矮人打断了。

“我来说!”溪谷矮人把精灵推到一边,愤怒地大喊?!拔沂橇送?!她说的!”他指着凯莲。

“陛下?!本樵谧蜃约旱闹富庸倏?,对吉尔萨斯匆匆鞠了一躬?!八靼投」醯搅??!薄八戳?,”溪谷矮人大声宣布。虽然他不会说精灵语,但他能猜出怎么说?!耙掖绰??”“谢谢你,胖斯?!笨酒鹄?,调整了一下腰间的佩剑?!拔一崛ソ铀?。您最好留在这里,陛下,”她补充道。他们的婚姻是秘密,连凯莲手下的精灵都不知道。

“脏兮兮的大矮人。他戴帽子!”胖斯嚷道?!八┬?!”溪谷矮人印象非常深刻?!拔掖游醇舜┬??!薄肮醮潘母龌の?,”精灵告诉凯莲?!鞍茨拿?,我们从他们离开索巴丁之后一直监视着?!薄拔堑陌踩?,也为我们的,陛下,”凯莲看见吉尔萨斯的脸色变暗,赶紧补充道。

“他们没同任何人碰面,”精灵继续说,“也没被跟踪――”“除了我们,”吉尔萨斯讽刺道。

“小心点好,陛下,”凯莲说?!八?#8226;哮岩是索巴丁的新国王。他在自己人民中是安全的,但矮人中有叛徒,我们中也一样?!奔股钌钐玖丝谄??!拔蚁M幸惶觳换嵩傧裾庋?。矮人没有注意到我们在跟踪他们?”“他们只看见星光,陛下,”精灵骄傲地说?!八侵惶髁种械姆缟?。他们没有发现我们?!薄八嵯不段颐堑陌肆揖频?,”胖斯郑重地说,他满脸发亮,不过那似乎是给鹅肉涂油时沾上的油污?!拔颐堑陌肆揖普娴牟淮?。您想尝尝吗?”他问吉尔萨斯?!八崛媚亲由系娜酌??!笨途榇畔劝死肟?。吉尔萨斯看着蜡烛火焰在空气中跳动。他的脚下又传来奇怪的震动,就像整个世界在晃动。周围一片漆黑,烛光是唯一的光线,可能随时会熄灭。也许一切都会变糟。梅丹元帅可能在这时进入吉尔萨斯的卧室。他会撕烂床上的枕头,逮捕普兰切特,质问国王的行踪。

吉尔萨斯突然觉得很疲倦。他厌倦了这种欺骗的生活,厌倦了谎言,厌倦了一直以来的表演。他一直在舞台上,从未休息。晚上他也睡不好,因为他担心自己会说出引来杀身之祸的梦话。

倒不是他自己会有麻烦。帕塞农监国会注意的,梅丹也一样。他们需要吉尔萨斯呆在王座上,受自己的操纵。如果他们发现国王弄断了操纵线,只需要简单地再系上。他仍然是国王,也能保住性命。但普兰切特会受尽折磨,吐出知道的一切,然后被处死。罗拉娜也许不会被处死,但她会像自己的哥哥一样,被当成黯精灵流放??岜环?,梅丹曾公开宣称过,一旦牝狮落入自己手中,他会用可怕的刑法将牝狮处死。

吉尔萨斯不会受苦,但他将不得不看着最爱的人死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也许那是最痛苦的折磨。

黑暗之中有他的老朋友:恐惧、缺乏自信、仇恨自我和厌恶自我。他觉得它们伸出冰冷的手,扭曲自己的内脏,从颤抖的身体里挤出冷汗。他听见它们哀号着向自己警告毁灭,大喊着预言死亡。他并不胜任这个任务。他不敢继续行动,那是不明智的。他在拿自己的人民冒险。他肯定他们早就被发现了,梅丹知道一切。也许吉尔萨斯现在回去就没事了。只要他钻进被窝,他们就永远不会发现他离开过……“吉尔萨斯,”一个严肃的声音说。

吉尔萨斯吓了一跳。他瞪着一张自己不认识的脸。

“老公,”凯莲轻轻说。

吉尔萨斯闭上眼睛,浑身一抖。他慢慢松开拳头,放松自己,强迫自己停止发抖,不再紧张。让他暂时盲目的黑暗撤退了??牙虻幕鹧嫔盏酶髁?,更稳定。他颤抖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现在我没事了,”他说。

“你确定吗?”凯莲问?!肮醯仍诟舯诜考?。要我再拖延一会儿吗?”“不,我没事了,”吉尔萨斯吞了一口,赶走嘴里胆汁的味道?!澳愀献吡硕衲?。给我一点时间恢复。我看起来怎么样?”“你就像刚看见了一个鬼魂,”凯莲说?!暗前瞬换峋醯糜惺裁次侍?。在他们看来所有的精灵脸色都是苍白的?!奔菇艚舯ё∑拮?。

“不要!”她半笑半认真地抗议?!跋衷诿皇奔淞?。有人看见怎么办?”“不管他们,”他把警告抛到一边?!拔已峋肓巳龌?。你是我的力量,我的救赎。你拯救了我的生命,我的心智。当我回想起自己曾是那些恶魔的囚犯时,我不禁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爱我?!薄拔铱唇だ?,看见了里面锁着的人,”凯莲在丈夫的怀抱里放松了一会儿?!拔铱醇怂宰约喝嗣竦娜劝?。他看见人民受苦,却不能阻止,因而自己也痛苦。爱是关键。我做的一切只是用爱开了锁。剩下的都是你做的?!彼龌潮?,恢复成战士女王?!澳阕急负昧寺??我们不能让国王久等?!薄昂昧?,”吉尔萨斯说。

他又深深吸了口气,抖了抖头发,然后挺直身体走进房间。

“这位是太阳咏者,索拉斯特伦家族的吉尔萨斯,”凯莲正式介绍道。

正在喝烈酒的矮人把杯子放在桌上,低头表示尊敬。对矮人来说他很高大,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老,因为他的头发过早地变灰,灰色胡须夹杂着白色。他的眼睛明亮、清澈而富有朝气,眼神敏锐。他一直盯着吉尔萨斯,似乎能看透精灵的胸骨,看见心脏。

“他听说过我的传闻,”吉尔萨斯对自己说?!八胫栏孟嘈攀裁?。我是别人手上的工具,还是像他一样是人民的统治者?”“矮人八宗族的国王,”凯莲说,“塔恩•哮岩?!卑耸歉龌煅?。就像吉尔萨斯有人类血统一样,塔恩是希勒矮人(矮人中的贵族)和岱格尔矮人(黑暗矮人)的结合?;煦缰胶?,索巴丁矮人同人类一起重建帕克•塔卡斯要塞。似乎索巴丁矮人再次同其他种族联合起来了,包括他们的亲戚高山矮人,这些矮人自大灾变之后一直被排斥在山脉下的矮人王国之外。

但是龙王带来的死亡和毁灭又让矮人重回地下。他们再次封闭了索巴丁的大门,切断了同外界的联系。岱格尔矮人趁乱想夺取索巴丁的统治权,整个王国陷入血腥内战中。塔恩•哮岩是这场战争中的英雄,战后收拾残局时,领主们让他来领导。他接过统治权时,发现人民分裂,王国濒于毁灭。于是他把王国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在他的领导下联合了敌对宗族。现在,他要在索巴丁矮人的编年史上迈出新的一步。

吉尔萨斯走上前,满怀尊敬地深深鞠躬?!肮?,”他用从父亲那里学到的矮人语完美说道?!拔液苋傩抑沼诩侥?。我知道您不喜欢离开山脉下的家。您的旅程漫长而危险,目前的黑暗时期里所有的旅行都是这样。谢谢您能在今天来到这里同我会面,并正式达成协议?!惫醯愕阃?,捋着胡子,这表明他对这些话很满意。精灵说矮人语已经让塔恩留下了深刻印象。吉尔萨斯是对的。矮人王已经听说过精灵王软弱而犹豫的天性。但就像矮人经常说的,塔恩多年来已经知道,在看到一个人的胡须颜色前下判断是不明智的。

“旅程很愉快。呼吸一下地上的新鲜空气也不错,”塔恩回答,“现在我们来谈正事吧?!彼鞯乜醋偶??!拔抑滥忝蔷槎嘞不短概?。我相信我们能抛开细节?!薄拔矣腥死嘌?,”吉尔萨斯微笑着回答?!八歉嫠呶沂羌痹瓴糠?。明天天亮前我必须回奎灵诺斯。那么我开始说了。谈判已经进行了一个月。我相信我们知道彼此的立???没什么改变?”“我们没什么改变,”塔恩说?!澳忝悄??”“没有。那么我们达成了一致?!奔共辉儆谜接锲??!案笙?,您拒绝接受任何报酬。我不能允许,但我知道倾奎灵那斯提所有也无法报答您和您的人民。我知道您冒的险。我也知道这份协议在您的人民中引起了争议。我猜那甚至威胁到您的统治。我无以回报,只能致以永恒的谢意?!薄安?,年轻人,”塔恩红着脸说。矮人不喜欢被赞扬?!拔易龅氖露阅阄业淖用穸加泻么?。并非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一点,但他们会看到的。我们已经藏在山脉下太久了。当内战在索巴丁爆发时,我就想到我们矮人会互相灭绝,谁知道呢?谁为我们哀悼?这个世界上没有。索巴丁的山洞会陷入死寂,黑暗包围我们,没人说话来打破那寂静,没人点灯。阴影会淹没我们,我们将被遗忘?!薄拔揖龆ú辉市砟侵质路⑸?。我们矮人要回到这个世界。世界也要进入索巴丁。当然,”塔恩眨眼喝了一口烈酒说,“我不能让子民一夜间就转变。我花了许多年让他们信服我的想法,但还是有很多人吹胡子跺脚。但我深信我们做的是对的。我们已经开始挖地道了,”他得意地补充道。

“是吗?在文件签署之前?”吉尔萨斯吃惊地问。

塔恩喝了一大口,满足地打了个嗝,然后咧嘴笑着。

“呸!什么是文件?什么是签名?伸出你的手,吉尔萨斯国王。那就算达成协议了?!薄拔液苋傩?,塔恩国王,”吉尔萨斯深受感动地回答?!盎褂惺裁次夷芟蚰Vさ穆??您还有什么要求吗?”“只有一个,年轻人,”塔恩放下杯子,用袖子擦了擦下巴?!坝行┳谧?,尤其是尼德矮人――我得说他们很多疑――反复宣称如果我们允许精灵进入索巴丁,精灵就会反目并占领我们的领地。你和我都知道那不会发生,”塔恩抬起手阻止吉尔萨斯抗议,“但你会向我的人民说什么让他们相信这样的惨剧不会发生?”“我会问尼德矮人的领主,”吉尔萨斯笑着说,“他们是否想在森林里建造家园。您认为他们会怎么回答?”“哈哈!他们会立刻想到用胡子上吊,”塔恩轻笑着说。

“那么,要居住在地下的山洞里,我们精灵用样会想用耳朵上吊。这不是有意侮辱索巴丁,”吉尔萨斯礼貌地补充道。

“没什么,年轻人。我会转告尼德矮人你说的话。那会把他们的啤酒泡沫都吹走!”塔恩还在笑。

“我明确告诉您,我以我的荣誉和生命发誓,奎灵那斯提精灵只会用地道转移那些受巨龙威胁的人。我们已经同平原人达成协议,暂时让难民躲在那里,直到能欢迎他们回家?!薄霸改翘煸缛盏嚼?,”塔恩严肃地说。他不再笑了,专注地盯着吉尔萨斯?!拔蚁胛饰饰裁茨悴话涯衙袼偷侥忝堑那灼?,西瓦那斯提精灵那里去,但是我听说那个王国对你们也封闭了。那里的精灵放下了某种魔法防护?!薄鞍⒍?#8226;星光的军队一直在试着进入魔法罩,”吉尔萨斯说?!拔颐潜匦胂M亲钪漳苷业椒椒?,不仅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我们的亲戚。您认为挖通往奎灵诺斯的地道要多久?”“最多两星期,”塔恩轻松地说。

“两星期,阁下!挖一条穿过岩石的近六十五英里长的地道?我知道矮人是熟练的工匠,”吉尔萨斯说,“但我得承认这让我大吃一惊?!薄叭缥宜?,我们已经开始工作了。我们有人帮忙,”塔恩说?!澳闾倒虻爻婷挥??没有?我不吃惊。外面人很少知道它们。掘地虫是吃岩石的大虫子。我们给虫子套上架具,然后他们像吃新鲜面包一样咬穿花岗岩。你认为是谁建造了索巴丁里成千上万英里的地道?”塔恩咧嘴笑着?!暗比皇蔷虻爻?。虫子做了所有的工作,我们矮人拿走了所有的荣誉!”吉尔萨斯对这非凡的虫子表示钦佩,他礼貌地听着掘地虫的习性、温顺天性,以及石头经过虫子的消化系统后会如何。

“但这不够。你想看看它们工作吗?”塔恩突然问。

“我想看看,阁下,”吉尔萨斯说,“但也许得另找个时间。如我先前所说得,我必须在黎明前回奎灵诺斯――”“你会的,年轻人,你会的,”矮人咧嘴大笑着回答?!翱凑飧??!彼诘匕迳隙辶肆较?。

一阵平静后地下传来两声回响。

吉尔萨斯看着凯莲,凯莲看起来又愤怒又警惕。愤怒是因为她没有想过调查一下奇怪的隆隆声,警惕是因为如果这是个陷阱,他们已经完全掉进去了。

塔恩对他们的不安大笑着。

“掘地虫!”他解释道?!八蔷驮谖颐窍旅?!”“这里?真的?”吉尔萨斯喘着气说?!八峭谡饷丛读??我感到了地面的震动――”塔恩点点头,他的胡须在晃动?!拔颐且丫诟读?。你跟我下去吗?”吉尔萨斯看着妻子?!霸诳槟撬固崞渌胤轿沂枪?,但在这里由牝狮负责,”他微笑着说?!澳阍趺此?,女士?我们去看看这些奇妙的虫子吗?”虽然这无法预料的事让凯莲变得警惕,但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她没有直说冒犯矮人的话,但吉尔萨斯注意到每次她碰到手下的精灵就使个眼神,歪歪头,或是做个轻微的手势。精灵消失了,但吉尔萨斯猜他们没走远,就在附近注视着,拿好武器等待着。

他们离开了旅店,塔恩的护卫似乎很不情愿离开,他们擦嘴深深叹气,带着一股烈酒的刺激气味。塔恩大摇大摆地穿过灌木丛,推开路上一切东西。吉尔萨斯回头一看,发现矮人在森林里留下了一路断树枝,踩烂的草和吊着的蔓藤。

凯莲瞥了一眼吉尔萨斯转动着目光。吉尔萨斯知道她在想什么。不需要担心矮人听见藏在阴影里的精灵。在他们弄出的巨大声响中雷声都很难听到。塔恩放慢了脚步。他似乎在寻找什么。他用矮人语对护卫说了几句,护卫也开始搜寻。

“他在找地道入口,”吉尔萨斯轻轻对凯莲说?!八嫡饫镉Ω昧袅烁鋈肟?,但却找不到?!薄八比徽也坏?,”凯莲冷冷地说。她还在为被矮人蒙蔽而生气?!拔伊私庹馄恋?,了解每一寸。如果有什么――”她吃惊地停下来。

“地道入口,”吉尔萨斯用戏弄的口气帮她说完?!澳阏业搅??”他们来到了一大块露出地面的岩层前,大约有三十英尺高。石头的条纹侧向一边。岩层之间长了些小树和野花野草。顶部有些石头破了,散落在底部。这些石头很大,有些有吉尔萨斯的腰高,多数比矮人大。他惊讶地看着塔恩走到一块石头前,用手推了一下。石头滚到一边,就像里面是空的。

实际上那就是入口。

塔恩和护卫清理了周围的落石,岩层露出了一个大洞。

“走这边!”塔恩挥着手喊道。

吉尔萨斯看着凯莲,凯莲摇头苦笑着。她停下来仔细看石头,里面就像香瓜一样是空的。

“什么虫子弄的?”她敬畏地问。

“掘地虫,”塔恩骄傲地回答,他做了个手势并补充道?!靶〕媛惺?。大的能一口吞掉??峙滤遣皇呛艽厦?,而且总是饥饿?!薄罢饷纯蠢?,亲爱的,”吉尔萨斯一边从月光下走入矮人凉爽的山洞,一边对凯莲说?!叭绻四茉谀忝茄燮さ紫乱氐氐廊肟?,躲过那些该死的骑士就更没问题了?!薄暗娜肥?,”凯莲承认道。

塔恩在洞穴里又跺了两下脚。下面传来两声敲击向他致意。地上一个巧妙伪装的活门突然打开了。矮人探出头,里面露出灯光。

“客人,”塔恩用矮人语说。

矮人点点头,然后消失了。他们能听见他爬下梯子。

“陛下,”塔恩礼貌地做了个手势。

吉尔萨斯立刻上前。犹豫意味着他不信任国王,吉尔萨斯也不想疏远这位新同盟。他敏捷地爬下坚固的梯子,下了大约十五级后,他踩上了光滑的地面。地道很明亮,吉尔萨斯一开始以为那是灯笼照亮的。

他想那真是奇怪的灯笼,于是走近一个。它们不散发热量。他靠近看着,吃惊地发现光并非来自燃油,而是某种大昆虫幼体。虫子蜷成一个球,放在铁笼子底部。每隔一小段,地道墙上就挂有一个。虫子发出的光让地道像白天一样明亮。

“掘地虫的后代也为我们工作,”塔恩爬下梯子说?!坝壮婊嵯裾庋⒐庖桓鲈?,然后就会变暗。那时它们的身体就太大,放不进笼子里了,我们要把它们换掉。幸运的是总有足够的掘地虫幼虫。你得看看它们。走这边。走这边?!彼潘亲吖氐?。绕过一个弯后,他们看见了令人吃惊的一幕。一个巨大的、盖着粘液的身体占据了半个地道,它的颜色是红棕色,正不停起伏着。矮人操作员在一旁走来走去,用绑在掘地虫身上的皮带引导,当掘地虫要偏离方向或是翻滚压碎操作员时,他们就用手拍,用棍子戳。如塔恩所说,前面已经有掘地虫挖出半个地道。这条掘地虫是负责拓宽的。

大掘地虫移动速度惊人。吉尔萨斯和凯莲对它的大小很惊奇。掘地虫的身体跟吉尔萨斯一样高,根据塔恩所说,它有三十英尺长。掘地虫后面留下了一堆堆咀嚼过的半消化掉的石头。矮人把石头铲到一边,同时留意碎石中的金矿石或是宝石。

吉尔萨斯向前走到掘地虫的头部旁边。它没有眼睛,也不需要眼睛,因为它一生都在地下挖掘。它的头部顶端伸出两个触角。矮人把驾具放在上面。绳子延伸到一个矮人那里,那个矮人坐在掘地虫身上绑着的大筐中。矮人引导着掘地虫的前进方向。

那只掘地虫似乎不知道矮人在那里。它只想吃东西。它往石头上喷出液体,那似乎是某种酸液,因为液体一落在石头上,石头立刻开始嘶嘶起泡。大石头裂成几块。虫子张开嘴,咬住一块吞了下去。

“太神奇了!”吉尔萨斯非常真诚地说,国王非常高兴,其他的矮人也很满意。

只有一个缺点。当掘地虫啃穿石头时,它的身体在起伏,让地面震动。矮人已经习惯了,他们毫不在意,就像熟练的水手在倾斜的甲板上走来走去。吉尔萨斯和凯莲有些站不稳,他们互相碰撞倒向墙壁。

“黑暗骑士会注意到的!”凯莲在石头撕裂声和矮人的呼喊声中大声说?!叭绻返さ拇惨《?,他听见地板下的声音就会怀疑?!薄八?,这种震动和隆隆声,”吉尔萨斯凑到矮人的耳边说?!坝邪旆馨簿残┞??黑暗骑士肯定能听到,或者至少会感觉到?!彼饕∫⊥??!安豢赡?!”他大喊道?!澳阋饷纯?,年轻人,掘地虫比矮人用锤子敲快多了?!奔箍雌鹄从行┗骋?。塔恩注意到了,他们跟着他离开了工作现场。他们爬上梯子,天已经比他们到地下时亮多了。黎明即将到来。吉尔萨斯得赶紧离开了。

“我认为我们不能在奎灵诺斯下面挖地道,”塔恩在他们会旅店途中解释道?!拔颐窍衷诨挂诖笤妓氖⒗?。距离城市五英里远时我们就会停下。那样足够远了,奈拉卡骑士不会发现我们在干什么。同样他们更不可能发现入口……”“如果他们发现了会怎样?”吉尔萨斯问道?!八腔嵊玫氐廊肭炙靼投??!薄拔颐腔嵯然俚舻氐?,”塔恩直言道?!叭玫氐姥乖谒峭飞?,也有可能也会压在我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头上?!薄拔以嚼丛搅私饬四颐敲暗南?,”吉尔萨斯说?!拔颐俏抟曰乇??!彼?#8226;哮岩把赞扬抛到一边,看起来害羞而不安。吉尔萨斯觉得最好换个话题。

“阁下,总共有几条地道?”“只要时间足够,我们可以建造三条,”矮人回答?!澳壳拔颐怯辛艘惶?。你可以尽快开始疏散部分人。不要太多,因为墙壁还没完全支撑住,但我们还能对付。至于其他的两条地道,我们需要至少两个月时间?!薄跋M颐怯心敲炊嗍奔?,”吉尔萨斯平静地说?!霸谡馄诩?,奎灵诺斯还有人会与奈拉卡骑士冲突。骑士对犯法者的惩罚又快又残酷。轻微违犯他们的法律都会被关押甚至处死。用这条地道,我们可以拯救一些犯了死罪的人。

“告诉我,国王,”吉尔萨斯问,他知道答案,但需要亲耳听到,“有没有可能通过一个地道疏散整个奎灵诺斯的居民?”“我认为可以,”国王说,“给我们两个星期时间?!绷礁鲂瞧?。如果龙和奈拉卡骑士进攻,他们最多只有数个小时疏散。两星期后,没人能活着离开。吉尔萨斯深深叹了口气。

凯莲靠近,拉着他的手臂。她的手指强壮又冰冷,吉尔萨斯恢复了信心。他得到的已经比期望的多了。他不是小孩,得到了月亮还哭着要星星。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凯莲?!拔颐潜匦氲却辽僖桓鲈?,不要同龙对抗?!薄叭绻闶悄敲聪氲?,”凯莲尖声回答,“我的战士可不会装死!另外,如果我们突然停止袭击,骑士会怀疑我们在策划什么,他们会调查。保持袭击能让他们分散注意力?!薄耙桓鲈?,”吉尔萨斯轻轻地说,他无声地向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神祈祷着?!爸灰乙桓鲈率奔?。给我的人民一个月时间?!?/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