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十九章 盲乞丐

米娜的军队离开了圣克仙,他们唱着歌,士气高涨,说自己将在奉为神圣的指挥官领导下,对西瓦那斯提展开大胆行动。只要米娜骑着她那匹血红马进入视线,战士们就大声欢呼,打乱队列(顶着军官的愤怒)围到她身边,触摸她以求好运。

加尔达离开了。几天前他去了库尔,给多伽将军带去米娜的命令。萨缪瓦尔队长暂时代理牛头人的职务,目前他的工作很轻松。太阳照耀着大地,夏日很温暖。这个阶段的行进很安全,因为骑士们刚刚离开圣克仙,还在友好区域内。很快他们就会进入食人魔的领地――曾经是朋友,而现在是怀恨在心的敌人。同那些野蛮怪物战斗不会让他们士气低沉,米娜就像苍白而冰冷的太阳一样照耀着他们。

身为一个老战士,萨缪瓦尔知道,一旦天气变坏开始下雨,一旦路变得狭窄,大风呼啸,敌人又紧跟在后,战士们就会对这次冒险有新想法。他们会开始抱怨,少数人会突然惹麻烦。但目前他的工作还很轻松。他跟在米娜身边,整只军队都嫉妒他。米娜骑在马上检阅走过的军队,他则站在一旁。每晚他都在米娜营帐里研究地图,确定第二天的行军路线。每晚他都裹着斗篷,睡在米娜帐篷旁边,握着剑随时准备?;に?。

他不担心军队中有人会伤害米娜。一天夜里,他躺在斗篷上,看着晴朗的夜空中闪烁的星辰思考着。她是个少女――很有魅力的少女。而他是个喜欢所有女人的男人。同他睡过的女人不计其数。通??醇衩啄纫谎恋纳倥崛盟妊刑?。但他对米娜却没有那种期望,他听过军中其他人闲聊,知道他们的感觉也一样。他们热爱她、崇拜她、敬畏她。但他不想得到米娜,也说不出谁想。

第二天早上的行军一开始同往常一样。萨缪瓦尔估摸着,如果加尔达在库尔的工作顺利的话,再有两天就能赶上了他们。以前萨缪瓦尔不喜欢牛头人,但现在他期望再次看见加尔达……“长官!让队伍停下!”探子大喊道。

萨缪瓦尔让队伍停下,自己走上前。

“什么事?”队长问道?!笆橙四??”“不,长官?!碧阶泳戳烁鼍??!扒懊媛飞嫌懈雒て蜇?,长官?!比淹叨??!澳阄烁雒て蜇そ卸游橥O??”“长官”――探子有些惊慌――“他挡着路?!薄澳敲窗阉献?!”萨缪瓦尔怒喊道。

“他有点奇怪,长官?!碧阶雍懿话??!八皇歉銎胀ㄆ蜇?。我觉得您该跟他谈谈,长官。他说……他说他在等米娜?!闭绞棵钦龃笱劬?。

萨缪瓦尔揉了揉下巴。他不奇怪有关米娜的消息传出去了,但他非常惊讶而不高兴地听到队伍的进军路线被泄露了。

“我来处理此事,”他同探子一起走去。萨缪瓦尔想问问这个乞丐,看看他还知道什么,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希望能在米娜听说此事之前解决这个麻烦。

但萨缪瓦尔刚走了几步,就听见米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萨缪瓦尔队长,”她骑着狐火问道,“什么事?为什么停下?”萨缪瓦尔正准备说前面的路被石头堵住了,但探子突然大声说出事实,整个队伍都能听到。

“米娜。前面有个盲乞丐。他说他在等您?!闭绞棵歉咝说氐阃?,认为米娜如此受关注很自然。笨蛋!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捷列克大街上游行那!萨缪瓦尔可以想象,前面路上站着流行麻风病的村庄里来的瘸腿乞丐,他们乞求米娜治疗自己。

“队长,”米娜说,“把那个人带来见我?!比淹叨镜剿穆盹肱??!疤宜?,米娜,”他劝说道?!拔抑滥某?,但是如果从这里到西瓦诺斯的路上,您停下来治愈每个瘸子,就算我们能抵达精灵王国也到圣诞节了。我们浪费的每一秒钟,食人魔都在聚集军队对付我们?!薄澳歉鋈嗽谘罢椅?。我要去见他,”米娜说着下了马?!拔颐亲吡撕茉?。战士们需要休息。他在哪里,罗洛福(Rolof)?”“就在前面,”探子指路说?!按蟾虐胗⒗镌?。在山丘顶上?!薄叭淹叨?,跟我来,”米娜说?!捌溆嗳嗽谡饫锏茸??!比淹叨显毒涂醇四歉鋈?。他们顺着路在山丘间上上下下,如探子所说,那个乞丐在一个山丘上等着。他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头;手里握着一根长而结实的木杖。他听见他们走近,就站起来慢慢转向面对他们。

那个人比队长预计的年轻。披肩长发在晨光下闪耀着银光。他那曾经英俊的脸光滑而充满活力。他穿着淡灰色的长袍,袍边都磨损了,但仍然干净。这一切都是萨缪瓦尔稍后注意到的。现在他盯着那个人脸上可怕的伤疤。

那个伤疤似乎是火烧的。他右侧的头发烤焦了。伤疤从头部右侧一直到左下巴。他戴着一块布,遮住了右眼。萨缪瓦尔想知道他的眼睛是否还在,是不是在烧焦肉和头发的那可怕热量中熔化掉了。他的左眼还在,但似乎没用,因为里面没有光。他的伤口还很新,不超过一个月。这个人应该很痛苦,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默默等着,虽然看不见,但却面对着米娜。他一定是从两人轻重不同的脚步声中听出来的。

米娜停了一会儿,萨缪瓦尔看见她似乎很吃惊。然后她耸耸肩,继续走向乞丐。萨缪瓦尔按着剑柄,跟在后面。虽然这人瞎了,但萨缪瓦尔觉得他是个威胁。正如探子所说,这个盲乞丐有些奇怪。

“你认识我,”乞丐说,他用盲眼盯着米娜。

“是的,我认识你,”她回答。

萨缪瓦尔觉得看着乞丐可怕的伤口令人难以忍受?;粕呐б捍硬枷旅嫔?。伤口旁边的皮肤红肿发炎了。萨缪瓦尔都能闻到腐肉的恶臭。

“你怎么了?”米娜问道。

“风暴之夜,”他回答。

她严肃地点点头,就像已经预料到了答案?!澳阄裁吹椒绫┲腥??”“我听见了一个声音,”他回答?!拔蚁肴サ鞑橐幌??!薄拔ㄒ簧竦纳?,”米娜说。

乞丐怀疑地摇摇头?!拔夷茉诳穹绾屠酌刑巧?,但却听不清它在说什么。我在风暴中寻找那声音,几乎靠近来源了,就在奈拉卡附近,但那时一道闪电击中了我。之后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薄澳慊诵瘟?,”她突然说?!拔裁??”“米娜,你能怪我吗?”他沮丧地问?!拔也坏貌徊叫写┕腥说牧斓??!彼倨鹗终??!罢馐窍衷谖夷苈眯械奈ㄒ环绞建D―拿着手杖走路?!薄懊啄取报D―萨缪瓦尔对她说,同时盯着那个盲人――“我们今天还要走很远。您说一声我就可以摆平这家伙,清除道路?!薄氨鸺?,队长,”米娜按住他的手臂平静地说?!八俏业睦吓笥?。我再说几句。你怎么找到我的?”她问那个盲人。

“我到处听说你的英勇事迹,”乞丐回答?!拔抑烂?,认出了对那个人描述?;褂辛硪桓雒啄扔凶喷晟难劬β??我对自己说不。只有一个――多年前被冲上斯克西海岸的那个孤儿。她被金月接纳,并赢得了首席大师的心。她在为你哀悼,米娜,这三年来她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你为什么离开她,离开那些爱你的人?”“因为她不能回答我的问题,”米娜回答?!澳忝嵌疾荒??!薄澳敲疵啄?,你找到答案了吗?”那人的声音变严肃了。

“我找到了,”她坚定地说。

乞丐摇摇头。他看起来并不愤怒,而是悲伤。

“我可以治愈你,”米娜说,她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

乞丐快速退后,同时双手握杖,挡在身前?!安?!”他大喊道?!八淙幌衷谖业纳丝诤芴?,但那是肉体的痛苦。它不会像你称为治疗之触的痛苦那样,伤及灵魂。虽然我行走在黑暗中,但我的黑暗却没有你陷入的黑暗深,米娜?!彼醋牌蜇の⑿?,笑容平静而灿烂。

“你听到那声音了,索罗密拉斯纽斯(即银龙明镜),”她说,“你还是听见了。不是吗?”他没有回答,慢慢放下手杖,久久盯着米娜。他盯了很久,萨缪瓦尔觉得他似乎能够用剩下的那颗白眼球看见东西。

“不是吗?”她逼问道。

乞丐突然愤怒地转身。他用手杖探路,离开他们走进了树林里。他用手杖乱敲着树干,猛戳灌木丛,同时用另一只手摸索着。

“我不相信他,”萨缪瓦尔说?!八兴骼寄嵫瞧锸康亩癯?。让我干掉他?!泵啄茸??!澳悴豢赡苌撕λ?,队长。也许他看起来很虚弱,但实际上不是?!薄澳敲此鞘裁??法师?”萨缪瓦尔讥讽道。

“不,他比任何法师都强大得多,”米娜回答?!八导噬鲜潜怀莆骶档囊?,光明城堡的守护者?!薄傲?!”萨缪瓦尔突然停下来,回头望着树林。他看不见盲乞丐了,这让他更担心?!懊啄?,”他急切地说,“让我带一队人跟着他!他会杀掉我们所有人的!”米娜笑对萨缪瓦尔的恐惧?!拔颐呛馨踩?,队长。命令大家继续行军。前面的路畅通无阻。银镜不会找麻烦?!薄拔裁床??”萨缪瓦尔皱着眉头,很是怀疑。

“因为多年前,每天晚上,光明城堡的首席大师金月都会轻拂我的头发,”米娜轻声说。

她伸出手,轻轻摸着自己的短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