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二十四章 睡吧,爱人;永远睡吧

米娜接到向西瓦那斯提进军的命令已经一星期了。这期间西瓦诺谢已经成了西瓦那斯提的国王,他睡在?;ふ窒?,没有意识到毁灭正在临近。

加尔达花了三天时间到库尔去,将米娜的命令送给多伽将军,然后又花了三天时间回来,他沿着米娜指的路线,很容易就找到了大部队。一路上都是车辙、脚印和抛弃的装备。他能这么轻易找到他们,那食人魔也能。

加尔达低着头缓缓在泥泞里前进,雨水流进他的眼里,集在下巴上往下滴。自加尔达回来雨就一直在下,已经两天没停了。这不是夏天的阵雨,而是狂风暴雨,它吹冷了人的灵魂。

战士们湿透了,又冷又难受。路上要么滑得让人站不住,要么全是粘粘的泥巴,几乎把大伙儿的鞋陷在里面。满载的货车每天都要陷进泥里数次,车夫只好用棍子把车撬出去。这时加尔达的力气就有用了。牛头人经??钙鸹醭?,把轮子提起来,他的背和肩膀过度劳累,痛得要命。

战士们开始讨厌这场雨,他们抛开食人魔,把雨看成是敌人。雨点打在战士们的头盔上,有人抱怨道,这听起来就像有人一直在敲铁壶。萨缪瓦尔队长和弓箭手担心箭上的羽毛都湿了,射出去肯定不准。

米娜让部队每天黎明出发,不过这几天见不到黎明。他们一直行进,直到周围完全变黑,军官害怕车夫会在黑暗中把货车驾离大路。木头太湿,就算老手也生不了火。他们的食物带着泥土的味道。他们睡在泥里,以泥作枕,以雨作毯。第二天早上他们继续行进。他们都相信,自己在同米娜一起走向光荣。

牧师说,他们不可能穿过魔法罩。这样前有魔法罩,后有食人魔,他们会被夹在中间消灭掉。战士嘲笑牧师。米娜会除掉魔法罩,她一伸手就可以打烂魔法罩。他们相信她,所以才跟随她。这次艰难而漫长的行军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当逃兵。

他们倒是抱怨泥泞、暴雨、糟糕的食物和缺乏睡眠。牢骚声越来越大,米娜听见了?!拔蚁胫?,”一个人大声说,他的声音盖过了脚步声?!叭绻颐切叛龅奈廾裣肴梦颐鞘だ?,为什么不让我们在阳光下走干路呢?”加尔达照常走在米娜旁边。他看着米娜。之前米娜听见怨言并没有理睬。但这次居然有人敢怀疑她的神。

米娜勒住马,调转方向往回走,去找那个说话的人。虽然没人指认,但米娜还是找到了他。她盯着那个人。

“帕雷金副官,是你说的?”米娜问。

“是的,米娜,”帕雷金挑衅地回答。

“你曾胸口中箭,就要死去。我救活了你,”米娜说。她生气了。帕雷金从未见过她生气。加尔达颤抖着,突然想起她出现的那场风暴。

帕雷金满脸通红。他放低视线,低声嘀咕着。

“听我说,副官,”米娜冷冷地说?!叭绻颐窃诤锰炱滦芯?,那落在你盔甲上的就不会是雨,而是食人魔的长矛。阴暗天气利于隐藏。雨冲掉了我们走过的痕迹。不要怀疑神的智慧,帕雷金,何况你没有多少自我?!迸晾捉鸬牧成涞貌野??!霸挛?,米娜,”他说?!拔椅抟饷胺?。我尊敬神,也尊敬您?!彼绨莸乜醋琶啄??!跋M夷苡谢嶂っ?!”米娜的表情缓和了。她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光,这是灰蒙蒙的雨雾里唯一的颜色?!盎嵊谢岬?,帕雷金,”她轻轻说,“我向你保证?!泵啄鹊髯硗?,飞奔回队首,马蹄踏过,泥巴飞溅。

战士们低头准备继续行进。

“米娜!”后方一个声音喊。一个身影奔向前方。

米娜停下,转身看看有什么问题?!耙桓龊笪?,”加尔达报告说。

“米娜!”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袄读?!”他喘了几口气?!按颖泵胬吹??!彼遄琶纪坊赝房??!拔曳⑹?,米娜!我看见了……”“那里!”加尔达指着天空说。

五只蓝龙从云层中出现,鳞甲上的雨水闪闪发光。队伍停了下来,战士们全都警惕地望着。

蓝龙是美丽而可怕的大型动物。他们鳞甲上的雨滴蓝得就像冬天冻注的湖水。蓝龙乘着暴风,无所畏惧,巨大的翅膀几扇就能保持高度。蓝龙不害怕闪电,因为他们呼吸闪电,可以用它击碎地上的人和石头。

米娜一言不发。狐火惊退了几步,无声地盯着龙,米娜让它平静下来。蓝龙飞近了,加尔达看见龙骑士穿着黑色盔甲。蓝龙成编队一个接一个低飞掠过队伍。龙骑士和蓝龙一起看了很久,然后龙扇动翅膀飞高,回到灰色的云层里去了。

龙消失了,但战士们还能感到龙的存在,心里压抑,失去了勇气。

“怎么回事?”萨缪瓦尔队长在泥地里艰难行走。他的弓箭手一看见龙,就拿下弓,搭上箭?!澳鞘鞘裁匆馑??”“塔贡的探子,”加尔达嘟哝道?!懊啄?,现在他一定知道您违抗了他的命令,还给多伽将军送去了您的命令。这算叛国。他会将您五马分尸,然后钉上您的头?!薄澳撬裁床还セ魑颐??”萨缪瓦尔队长严肃地瞥了一眼天空问?!八牧梢越颐窃厣粘苫??!薄懊淮?,不过那样他又能得到什么?”米娜回答?!吧绷宋颐撬置挥泻么?。如果我们成功了,他就能获利。塔贡是个目光短浅而贪婪的人。像他这样的人,终生都不会效忠于别人,只会相信自己。只相信钢币叮当响的人不会理解别人的信念。他以自己判断别人,不能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因此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给他想要的东西。我们的胜利会给他西瓦那斯提的财富和玛烈赤斯的宠爱?!薄懊啄?,您确定我们会胜利吗?”加尔达问?!安⒉皇俏以诨骋?,”他急忙补充道?!暗强课灏俑鋈硕愿墩鑫魍吣撬固嵬豕??我们已经进入食人魔的领地了?!薄拔颐堑比换崾だ?,加尔达,”米娜回答?!罢馐俏ㄒ簧褡⒍ǖ??!闭蕉分?、战争之子、死亡之子米娜骑向前方,战士们跟着她冒雨前进。

米娜的军队沿着东-塔拉斯河南下。雨终于停了,太阳出来用热量欢迎战士们,不过他们得加倍巡逻兵力。现在他们处于食人魔的腹地。

眼下食人魔北有旧日的盟友,南有精灵和钢之骑士团,两面受敌。他们发现不能赶走北方的奈拉卡骑士,就将前线部队调到了南边,集中力量攻击钢之骑士团,他们相信这些人较弱,容易打败。

米娜每天派出侦察队。远程侦察队回来报告说,一大支食人魔军队正聚集在西瓦那斯提边界附近的钢之骑士团要塞周围。据信要塞里还有一支黯精灵阿尔瀚娜•星光领导的精灵军队,他们准备击退食人魔的进攻。战斗还没有开始。食人魔在等待什么,也许是更多兵力,也许是有利时机。

米娜在早上听取了侦察兵的报告,先前她已经指定了这天的行军路线。战士们还是照常发牢骚,但由于雨已经停了,他们的精神好了些。尾随他们的蓝龙保持着距离。偶然有人能看见黑色的翅膀以及蓝色鳞片的反光,但龙并不飞近。大家吃着早餐,等待命令出发。

“你们的消息不错,”米娜对侦察兵说,“但是我们不能放松警惕。加尔达,我们离魔法罩多远?”“探子报告说还有两天行程,米娜,”加尔达说。

加尔达看见米娜瞪着眼,似乎看过他,看过军队,看过森林河流和天空?!吧裨谡倩轿颐?,加尔达。我感到非常紧急。我们今晚必须赶到西瓦那斯提边界?!奔佣锬康煽诖?。他忠诚于米娜,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米娜的策略很独特,但事实证明是有效的。但有些事就算是米娜和她的神也做不到。

“我们做不到,米娜,”加尔达直接说?!罢绞棵敲刻煨薪∈?,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另外,补给车也走不快??纯此??!彼踊邮?。一些人正在军需官的指挥下,挖出晚上陷在泥里的货车?!爸辽倩挂恍∈辈拍艹龇?。您的命令不能实现,米娜?!薄岸晕ㄒ簧衩皇裁词遣豢赡艿?,加尔达,”米娜说?!敖裢砦颐腔嵩谀Хㄕ直咚抻?。你会看到的。――那声音是怎么回事?”一声疯狂的号角撕破空气,从后面传来。

长长的队伍四散开。战士们听见号角,回头看着队列。那些挖货车的人也停下了。

一个侦察兵爬上小山顶。队伍给他让出一条路。似乎他边骑马边问着什么,有人往前一指。他低头猛踢马腹,催马快跑。

米娜站到路中间等他。侦察兵跑到她面前,用力一拉缰绳,马直立了起来。

“米娜!”侦察兵喘不过起来?!笆橙四?!就在后面山里!他们来得很快!”“有多少?”米娜问。

“很难说。他们到处都是,没有队形,但非常多??赡苡惺俑?。他们从山上下来了?!薄澳呛芟袷峭练耍ˋraidingparty)?!奔佣锖吡艘簧??!耙残硎翘盗四媳叩恼蕉?,跑去抢夺战利品?!薄八且豢吹轿颐堑男凶?,就会迅速集合,”萨缪瓦尔说?!暗搅撕颖咚蔷突岱⑵鸾??!薄跋衷谒撬坪跻丫チ?,”加尔达说。

狂怒的战呼在山间回响。低沉的号角声撕破空气。一些食人魔发现了他们,开始呼叫同伴战斗。

侦察兵的消息在米娜军中迅速传开。战士们匆匆站起来,疲倦像火烧干树叶一样一扫而空。食人魔是可怕的敌人。他们体形巨大,野蛮而残忍。由食人魔法师率领的正规军队有很好的战略战术,食人魔土匪就没什么了。

食人魔土匪没有领导者,他们被驱逐出自己的社会,相当危险,甚至会杀死同类。他们不编队,随时进攻看见的敌人,他们相信自己的蛮力和凶猛可以打倒敌人。

食人魔战斗时无所畏惧,他们的皮很厚而且多毛,很难杀死。痛苦会让他们发狂,刺激他们变得更凶猛。食人魔土匪不知道“仁慈”,也蔑视“投降”,对敌人和自己都一样。他们只会留下少量俘虏,以供晚上取乐。

有组织的重装军队可以抵抗食人魔的攻击。没有领导的食人魔很容易被引入陷阱,高明的战略可以让他们全军覆没。他们没有耐心用弓箭练习,不是好射手。食人魔用巨剑和战斧将敌人砍成碎片,或者投掷长矛,他们强有力的手臂可以将致命的长矛扔出很远距离。

米娜的军官们听见了食人魔凶猛的呼喊和号角声,开始喊出命令。骑士转过马,准备飞奔到后方面对敌人。车夫不停抽着鞭子,拉车的马发出呼哧声。

“把那些货车拉到前面去!”加尔达大喊?!安奖懦梢缓崤?,弓箭手靠河。萨缪瓦尔队长,你的人站后面――”“不,”虽然米娜没有提高声音,但她的话像号角一样让一切都停了下来。喧闹声消失了。人们回头看着她?!拔颐遣桓庑┦橙四д蕉?,我们要逃走?!薄笆橙四Щ岣盼颐?,米娜,”萨缪瓦尔表示反对?!拔颐遣豢赡芴油?。我们得战斗!”“车夫,”米娜不理他,“砍断缰绳,让马跑!”“但是米娜!”加尔达也抗议说,“我们不能留下补给!”“货车拖慢了我们,”米娜回答?!跋衷谖颐且没醭低下橙四??!奔佣锒⒆潘?。一开始他没有理解,然后慢慢明白了米娜的计划。

“这也许有用,”他在心里仔细考虑米娜的战略。

“会有用的,”萨缪瓦尔高兴地说?!拔颐前鸦醭盗舾橙四?,就像给身后的饿狼扔食物一样。食人魔土匪顶不住这样的诱惑?!薄安奖?,列两路纵队。准备前进。你们要逃跑,”米娜对大家说,“但不要惊慌。你们要用尽全部力气,那样可以跑得更快?!薄叭绻乖谀巧厦?,”萨缪瓦尔瞥了一眼天空说?!耙残砘崂窗镂颐??!薄八蔷驮谏厦?,”加尔达嘟哝道,“但他们不会来救我们。如果我们被食人魔消灭了,塔贡就不用再费事处死我们?!薄拔颐遣换岜幌?,”米娜说得很清楚?!按案晾捉鸶惫?!”“我在这,米娜!”帕雷金挤出匆忙列队的战士堆。

“帕雷金,你对我忠诚吗?”“是的,米娜,”帕雷金坚定地说。

“你想找个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忠诚?!薄笆堑?,米娜,”他又说了一次,但这次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救了你的命,”米娜说。食人魔的呼喊声近了,大家不安地看着后面?!耙虼四愕纳粲谖??!薄笆堑?,米娜,”他回答。

“帕雷金副官,你和你的人留在这里守卫货车。你要尽可能拖延食人魔,让我们有时间逃脱?!迸晾捉鹧柿艘豢??!白衩?,米娜,”他无声地说。

“帕雷金,我会为你还有留下来的人祈祷的,”米娜轻轻地说,她伸出手?!拔ㄒ簧褡8D忝?,接受你们的献身。去布置阵地吧?!迸晾捉鹞兆∷氖?,虔诚地按在自己嘴唇上。帕雷金看起来很激动,他回到队列里,向自己手下兴奋地传达命令,就像刚得到米娜重奖。帕雷金的手下服从了命令,但他们并没掩饰认为这无异于送死的表情。有些人茫然,有些人严肃,但所有人都很坚决。他们围在货车旁,车上装满了牛肉、啤酒、面粉,还有铁匠的工具、武器装备、帐篷和绳子。

“食人魔会认为冬至庆典提前到了,”萨缪瓦尔评论说。

加尔达点点头,但没说什么。他回想起在贝卡德山口米娜命令他多带些补给。一阵颤抖顺着他的脊骨传过,让他汗毛直立。她一直都知道吗?有人告诉过她会有这种情况吗?她是不是预见到了一切?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那天米娜拯救了帕雷金的时候是不是就给他标上了死亡印记?加尔达惊慌了片刻。他突然想跑,只为证明他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证明他不是被米娜琥珀色眼睛捕获的虫子。

“我们会在黄昏到达西瓦那斯提,”米娜说。

加尔达看着米娜,敬畏让他心收紧了。

“加尔达,下令出发。我带头?!彼侣?,把缰绳递给一个骑士,然后走到队伍最前面大声喊话,那声音像银色的月光一样温柔而冰凉?!跋蛭魍吣撬固峤?!向胜利进军!”她开始大步前进,走得又快又轻松,让肌肉适应。人们听见后面食人魔的怒吼,自己就跟着她了。

加尔达可以逃进山里,或是志愿留下殿后。他也可以一直跟着米娜到死。最终加尔达跟在了她旁边,米娜对他微笑。

“为了米娜,”帕雷金副官大喊。他站在货车旁,听着食人魔的战呼。

帕雷金紧握住剑,等待死亡。

现在米娜的军队没有货车拖累了,他们走得很快,身后食人魔的怒吼更是让他们飞奔。每个人都能听见身后的战斗,每个人都想象着当时的情形,从喧闹声里可以听出战斗的进程。食人魔的怒吼,人类死亡的哀号。高兴的狂叫――食人魔发现了货车,他们在掠夺货物,将死者的身体砍成碎片。

人们像米娜说的那样全力奔跑,直到筋疲力尽,然后米娜催促他们再跑快点。跌倒的人被落下了。米娜不允许任何人帮忙,这更让人们拖着疼痛的腿前进。米娜穿着锁甲,一直带领着队伍,从未停下休息,也没回头看看身后是否有人跟着。如果有人觉得自己走不动了,只要看一眼队伍前面那单薄的身影。她的勇气、不屈的精神和信念就是引导人们前进的旗帜。

米娜只让战士们休息了一小会儿,站着喝了点水。她不让大家坐下或者躺下,怕他们肌肉僵硬不能前进。那些虚脱的人被留在原地等自己恢复。

太阳的影子变长了。战士们继续跑,军官一开始带头唱歌,然后大家都没气了。但是每跑一步,他们就越接近目标――?;の魍吣撬固岜呓绲哪Хㄕ?。

加尔达看到米娜越来越虚弱,他有些惊慌。米娜绊了几次脚,最后终于跌倒了。

加尔达跳到她旁边。

“不用,”米娜推开他的手。她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又跌倒了。

“米娜,”加尔达说,“狐火在这里,您可以骑马,这并不羞耻?!薄拔业恼绞吭诒寂?,”她用虚弱的声音告诉加尔达?!拔乙且黄鹋?。我不会让他们做自己做不到的事!”米娜试着站起来,但是腿不听使唤。她表情严肃,开始用手和膝盖往前爬。有些战士在欢呼,但其他大部分在流泪。

加尔达将她抱起来。米娜反抗着命令他放下自己。

“那样您只会再跌倒。您会拖慢大家的,米娜,”加尔达说?!拔颐怯涝恫换崂肟?,那样黄昏前就到不了西瓦那斯提边界。您选择吧?!薄昂冒?,”米娜挣扎了一会儿后说?!拔移锫??!奔佣锇锼下?。米娜无力地坐在马鞍上,加尔达害怕她会掉下来。然后她挺直了身体。

米娜冷冷地看着加尔达。

“不要再次违抗我的命令,加尔达,”她说?!拔蘼勰闶腔钭呕故撬劳?,都一样可以侍奉唯一神?!薄白衩?,米娜,”加尔达平静地回答。

米娜紧握缰绳,催促马飞奔向前。

米娜的预计没错。太阳下山前部队到了森林外。

“我们在这扎营,”米娜爬下筋疲力尽的马。

“这地方怎么了?”加尔达注视着死去的动植物问道?!笆亲缰渎??”“在某种程度上是的。我们在魔法罩附近,”米娜专心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说?!澳憧醇幕倜鹗撬谋昙??!薄澳Хㄕ执此劳??”加尔达惊慌地问。

“给它接触的一切带来死亡,”米娜回答。

“我们必须突破魔法罩?”“我们不能突破它?!泵啄群芷骄??!懊挥腥魏挝淦骺梢源掏杆?。没有任何力量――甚至是最强大的龙的魔法力量――能粉碎它。那个巫婆女王率领军队攻击了数月,魔法罩还是保持原样。钢之骑士团派出的人也没有办法。

“那里?!泵啄戎缸潘??!澳Хㄕ志驮谖颐钦胺?。你可以看见它,加尔达。魔法罩和它里面的西瓦那斯提,还有胜利?!奔佣锩凶叛劬?。落日的红光将东-塔拉斯河染成了血河。一开始他什么都没看见,然后面前的树起了波纹,就像是水里的倒影。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太疲劳引起视线模糊。他眨眨眼,再次盯着树,然后意识到这是因为魔法罩让空气扭曲了。

他着迷地靠近了些,现在他知道该看那里了。他想象自己能看见魔法罩。虽然它是透明的,但表面像是涂了油,就像肥皂泡一样。里面的一切,包括树、石头、灌木和草丛看起来都在摇摆。

他立刻想,这就像精灵军队一样,是个好征兆。但是他们还是得穿过魔法罩。

军官指挥队伍停下。停止前进的命令一下达,许多人就脸朝前倒在了地上。有些人因腿部肌肉痉挛而抽搐着喘气。有些人静静躺着,就像接触了周围树木的致命诅咒也降临到了他们身上。

“总之,”加尔达对站在身旁上气不接下气的萨缪瓦尔队长小声嘀咕道,“要让我选择是走进那个魔法罩还是面对食人魔,我会选食人魔。至少你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薄澳闼档妹淮?,朋友,”萨缪瓦尔队长喘过气来后表示同意?!罢獾胤礁芯鹾芸膳??!彼派凉饪掌姆较虻愕阃?。

“不管我们要干什么,最好快点。也许我们拖延了食人魔一会儿,但他们会很快追上来的?!薄白畛倜髟?,”加尔达向后倒在地上说。他一生中从未如此疲倦?!拔伊私馐橙四练?。他们会花一些时间掠夺货物和屠杀我们的人,但还会寻找更多的乐子和战利品。现在他们正跟着我们的踪迹。我敢打赌?!薄拔颐翘>肓?,就算有地方可去也动不了,”萨缪瓦尔队长疲倦地倒在他身边?!安恢滥阍趺囱?,我是连挥手赶虫子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提去攻击该死的魔法罩?!彼沉艘谎鄱雷哉咀诺拿啄?。米娜正专心盯着魔法罩,至少是盯着魔法罩的扭曲,黑夜已经飞速降临了,它不再那么容易看见。

“我相信到此为止了,朋友,”萨缪瓦尔队长低声对牛头人说?!拔颐俏薹ń肽Хㄕ?。食人魔明早会在这里抓住我们。食人魔在后面,魔法罩在前面,我们被夹在中间。急行军这么远没用?!奔佣锩挥谢卮?。虽然他太疲倦,没有争辩,但他没有失去信念。米娜不会带领他们走进死胡同,然后被食人魔屠杀。他不知道米娜的计划,但他已看过太多米娜和唯一神的力量,现在他相信米娜能做到不可能的事。

米娜挤过灰色的死树,走向魔法罩。死去的树枝落在她周围,干枯的树叶在她脚下粉碎。珍珠灰色的尘土飘下她的肩膀,盖住她的头发。她一直向前走,直到碰上了一堵隐形的墙。

米娜伸出手推了一下魔法罩,在加尔达看来,脆弱的肥皂泡一定会破灭。米娜迅速缩回手,就像被蓟刺伤了。加尔达觉得自己看见魔法罩微微起了波纹,但也许只是他的想象。米娜抽出流星锤,敲向魔法罩。反击力让流星锤从她手中脱落了。米娜耸耸肩,弯腰捡起武器。传闻是真的,她转身穿过死亡树林走了回来。

“您有什么命令吗,米娜?”加尔达问。

她看了看周围乱躺在地上的战士,他们就像是一具具尸体。

“大家做得很好,”她说?!八嵌冀钇A×?。我们在这里扎营。我想这里够近了,”她回头看着魔法罩补充道?!班?,应该是够近了?!奔佣锩挥形省翱渴裁唇??”他没力气了。加尔达摇晃着站起来?!拔胰グ才派诒D―”“不,”米娜说。她按着加尔达的肩膀?!敖裢砦颐遣话才派诒?。大家都睡觉?!薄安话才派诒?!”加尔达抗议说?!暗敲啄?,食人魔在追击――”“他们会在明早赶上我们,”米娜说?!按蠹叶隽?,该吃点东西,然后睡觉?!背允裁??加尔达有些疑惑。他们的食物现在进了食人魔的肚子。急行军开始时背着包裹的人早就把东西丢在路旁了。不用问他也知道。

加尔达召集起军官,下达了米娜的命令。让加尔达吃惊的是没人抗议。大家太累了。他们已经不在意了。一个战士说,安排哨兵没什么用。食人魔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会及时醒来准备死亡。

加尔达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他实在太累,不想去找食物。在这个被诅咒的森林里他吃不下任何东西。他怀疑吸干了树木生命的魔法晚上也会吸干他们的。加尔达想象着食人魔在明早到达,但只会发现一些干壳。这个想法让他微微笑了。

夜像死亡一样黑暗。黑色树枝间的星辰看起来又小又少。加尔达想着今夜月亮是否会升起。他希望不会。这可怕的森林他看见得越少越好。加尔达轻轻踢着地上的身体。有些人呻吟,少数人诅咒他,只有这样他才知道他们还活着。

加尔达回到离开米娜的地方,但是她不在那里。他无法在黑暗中找到米娜,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就像孩子发现自己一个人迷失在黑夜里。他不敢喊。周围一片沉寂,就像是在神庙里,他不想打破这种气氛。但他必须找到米娜。

“米娜!”他低声喊。

“这里,加尔达,”米娜回答。

他绕过一棵死树,发现米娜坐在一截大橡树掉下的树枝上。她的脸闪着比月光更明亮的白光,加尔达很疑惑刚才怎么没看到。

他向米娜报告?!八陌傥迨鋈?,米娜,”他摇晃着说。

“坐下,”米娜命令道。

“三十个人留下守货车。路上落伍了二十个。如果没被食人魔先找到,他们也许可以赶上?!泵啄鹊愕阃?。加尔达坐下了。他的肌肉很痛。明天他会四肢僵硬,其他人也一样。

“大家都睡了?!彼蛄烁龉?。

“你也应该睡,加尔达?!薄澳悄??”“我睡不着,再坐一会儿。不会很久的。不要担心?!奔佣锾稍诿啄冉疟?,拿一堆死树叶当枕头。急行军中他能想的只有何时才能躺下休息,睡觉。他伸展四肢,闭上眼睛,看见了脚下的路。路一直延伸,他跑啊跑,但却不能跑得更远。路扭曲着向蛇一样缠住了他的腿,绊倒他,让他一头栽进血河里。

加尔达大喊着醒来了。

“怎了么?”米娜还坐在木头上。她没有动。

“该死的奔跑!”加尔达诅咒道?!拔以诿卫锟醇寺?!我睡不着。没用?!彼⒉皇俏ㄒ凰蛔诺?。周围传来沉重的呼吸声、喘气声、呻吟、咳嗽声,还有害怕和绝望的低语。米娜听了听,然后摇头叹了口气。

“躺下,加尔达,”她说?!疤上?,我给你们唱催眠曲,这样你们就能睡着了?!薄懊啄取奔佣锞醯貌缓靡馑?,他清了清喉咙?!安恍枰?。我不是孩子?!薄澳闶呛⒆?,加尔达,”米娜柔声说?!拔颐嵌际呛⒆?,唯一神的孩子。躺下,闭上眼睛?!奔佣镎兆隽?。他躺下,闭上眼睛,路就在他前面,他奔跑着,为了生命奔跑……米娜开始歌唱。虽然没受过训练,但她的声音低沉而自然,美好而清晰的歌声穿透了灵魂。

白天不可避免地逝去。

花瓣凋零。

光明在这一刻变弱在白昼最后的疲惫呼吸中。

黑夜降临,遥遥浮现的星之灵魂,远离我们被束缚的这个世界,这个悲伤、恐惧和死亡之地。

睡吧,爱人;永远睡吧。

夜晚会守护你的灵魂。

深深拥抱这黑暗。

睡吧,爱人;永远睡吧。

聚集的黑暗会带走我们的灵魂,用冰冷的怀抱迎接我们,深入女王心里的虚无,她掌握着我们的命运勇士们梦见了上空的黑暗,并感受夜之伴侣的救赎,还有她,对怀抱里人们的关爱。

加尔达觉得自己变得昏昏沉沉的,就像是流血致死般虚弱。他的四肢变得沉重,身体也一样,他倒在了地上,陷入柔软的尘土中。树叶和灰尘飘来盖在他身上,就像扔墓穴的毯子。

他平静下来了,不知道害怕。意识慢慢流失。

矮人叫它加马什诺奇――死亡之歌。

塔贡的龙骑士在黎明时分低低掠过刀剑之地的森林。昨天他们看着小小的军队在食人魔土匪前面奔跑。龙骑士看见战士在食人魔面前惊慌而逃,把补给车丢下了。一个骑士说,要是塔贡听到几百钢币的装备到了食人魔手里,他不会高兴的。

虽然他们想保持队形,但是还是盲目地乱跑。这么疯狂的行进会让他们直接跑向围绕着西瓦那斯提的魔法罩。部队在日落时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他们筋疲力尽,再也走不动了,就算以前有地方可去也去不了。

食人魔土匪花了几个消失掠夺货车,但当他们吃光了食物,拿走了能拿的东西后,就开始跟着人类的痕迹,跟着那让他们疯狂的可恶气味南下。

龙骑士可以对付食人魔。蓝龙可以很快干掉土匪。但是骑士们有命在身,他们的任务是观察反叛的骑士和她的狂热信徒。龙骑士不能干预。如果进攻西瓦那斯提的军队被食人魔击溃,塔贡不会受责备。他已经告诉玛烈很多次应该将食人魔赶出刀剑之地,就像消灭坎德人一样消灭他们。也许下次玛烈就会听他的。

“他们在那里,”一个在低空盘旋的骑士说?!霸谒劳鲋?,昨晚我们离开的地方。他们没动??雌鹄聪袷撬懒??!薄熬退忝凰酪部炝?,”指挥官说。

黑压压的食人魔像污泥一样沿着路朝死亡之地前进,灰色的死亡区域标出了西瓦那斯提边界上的魔法罩。

龙骑士们很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估计接下来的战斗能结束这无聊的任务,回库尔的兵营去。

骑士们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观看着。

“你看见了吗?”一个骑士突然坐直了说。

“低空盘旋,”指挥官命令道。

龙飞低了些,龙翼扫出一阵轻风,混入黎明前的晨风中。骑士们吃惊地盯着下面。

“先生们,”指挥官目瞪口呆地看了一会儿后说,“我想我们得飞回捷列克亲自向塔贡报告。不然没人会信的?!币簧沤墙行蚜思佣?,他还没完全恢复意识就爬起来,摸索着剑。

“食人魔进攻了!集合!集合!”萨缪瓦尔队长声嘶力竭地大喊,他将地上睡着的人都踢醒。

“米娜!”加尔达在寻找米娜。他决定要?;っ啄?,如果做不到的话,就杀死她以免被食人魔活捉?!懊啄?!”加尔达在离开的地方找到了米娜,她还坐在那里,流星锤横放在膝盖上。

“米娜,”加尔达踏过灰尘和死树叶,“快!您也许还有机会逃跑――”米娜看着他,开始放声大笑。

加尔达震惊地看着米娜,他以前从未听过米娜笑。这欢快的笑声就像女孩要去约会。米娜站了起来。

“大家放下武器!”她大喊?!笆橙四霾蛔盼颐??!薄八枇?!”萨缪瓦尔说。

“不,”加尔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翱??!笔橙四Ь驮谑⒊咄馀懦稣较?,就在那条线上跳舞。他们咬牙怒吼,叽哩呱啦地诅咒着。食人魔靠得很近,恶臭让人鼻子抽搐。他们跳上跳下,拳打脚踢,愤怒地挥舞着武器。

那愤怒没用。敌人就在眼前,但加尔达就像是远在星海深处。加尔达和食人魔之间的树在黎明的微光中闪烁,随米娜的笑声波动着。食人魔用头去撞一道无形的墙,一个魔法罩。他们无法通过。

加尔达看着食人魔,确信他们不能到这边来。一开始他不相信食人魔无法穿过这无形的墙壁,但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的。许多食人魔受到魔法惊吓,退回去了。有些食人魔似乎厌倦了不停用头撞空气。他们一个接一个转身,离开这支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类军队。周围慢慢平静下来。食人魔用粗鲁的手势发出威胁,然后四散消失在森林里。

“我们在魔法罩里!”米娜发出胜利的欢呼。

“你们安全站在了西瓦那斯提边界里面!你们见证了唯一神的力量!”战士们呆站着,不能理解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奇迹。他们眨眨眼,还打着哈欠,这让加尔达想到在黑暗的牢房里渡过了大半生的囚犯突然出狱走进阳光。少数人惊叫着,但他们叫得很小声,就像害怕打破法术。有些人揉揉眼睛,有些人怀疑自己的神志不清醒,但食人魔的后背是不会错的――食人魔在撤退――这告诉战士们他们头脑很正常,没有产生幻觉。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地跪倒在米娜面前。这次他们没有呼喊米娜的名字庆祝胜利。这一刻太神圣,太庄严了。他们无声地向米娜致敬。

“大家起来!”米娜喊道?!澳闷鹞淦?。今天我们向西瓦诺斯进军。世上没什么可以阻挡我们!”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