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二十五章 从白天到黑夜

面孔。

面孔浮在他周围,在波动的痛苦表面上起伏着。杰拉德站了起来,那些面孔很近――奇怪的面孔,没有表情,就像在他挣扎的黑暗海洋中溺死的尸体??拷砻孀钔纯?,而且他也不喜欢身边没有特征的面孔,于是又沉入黑暗中。身体的某个部分低声让他放弃挣扎,没入海中,也成为那些面孔之一。

杰拉德想那么做,但是最痛苦的时候一只手紧紧抓住他,不让他下沉。一个平静的声音命令他继续浮着。习惯于服从的杰拉德听从了那个声音。他紧紧抓住那只手,在黑暗海洋里挣扎。最后他终于到了岸上,将自己拉出痛苦,恢复了意识,然后平静地沉睡了。

杰拉德饿醒了,头晕晕地想自己在哪里,怎么来的,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周围的面孔都是真实的了,但那并不比梦里那些溺死的面孔好多少。这些人类穿着镶银边的黑色长袍,表情冷漠。

“先生,你感觉如何?”一个人弯下腰来,将冰冷的手放在他颈部,查看他的脉搏。这个女人的黑袖子遮住了他的脸,杰拉德想到,我以为要溺死的黑色海洋就是这个。

“好多了,”杰拉德谨慎地说?!拔叶隽??!薄昂眉O?。你的脉搏还很微弱。我会叫助手给你送点牛肉汤来。你大量失血,牛肉有助于补血?!苯芾驴戳丝粗芪?。他躺在一间大屋子里,屋里全是床,大多数都是空的。有些穿拖鞋的黑衣人静静走过??掌猩⒎⒆挪菀┪兜?。

“我在哪里?”杰拉德疑惑地问?!胺⑸耸裁词??”“骑士先生,你在我们的医院里,”医生回答?!霸诳帜撬固?。你好像被精灵伏击了。我就知道这么多?!彼谋砬槔涞?,似乎并不关心?!懊返ぴХ⑾至四?。前天他把你送到了这里。他救了你的命?!苯芾赂苫罅??!熬橄髁宋??”“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医生告诉他?!拔一褂衅渌∪?。你得自己问元帅,他很快就来。自从他把你送来之后,每天早上他都来坐在你身边?!苯芾孪肫鹆四侵患岫ǖ氖?,还有命令的声音。他痛苦地慢慢翻过身,伤口绑得紧紧的,肌肉虚弱无力。他看到自己的黑色盔甲已经清洗过了,就放在床边的架子上。

杰拉德闭上眼睛,呻吟了一声,这一定让医生以为他的病又恶化了。他回想起了一切,至少是发生了什么。他想起同两个奈拉卡骑士战斗,想起箭、第三个骑士,还有他向那个骑士挑衅……他想不起被精灵攻击过。

一个年轻人端着碟子进来了,上面放着一碗肉汤、一块面包,还有一杯水。

“先生,要我帮您吗?”年轻人礼貌地问。

杰拉德想象自己像小孩一样要人喂?!安挥昧?,”他说。虽然很痛,他还是努力坐了起来。

年轻人把碟子放在杰拉德膝盖上,然后坐在一边看他吃。

杰拉德把面包泡在肉汤里,喝了几口杯子里的凉水,然后想怎么才能搞清真相。

“我以为自己在这是囚犯,”他对年轻人说。

“为什么,不,先生!”年轻人很吃惊?!澳裁椿崮敲聪??先生,您被一队精灵伏击了!”助手敬佩地看着杰拉德?!懊返ぴО涯愦秸饫锸备嫠吡舜蠹?。他说您是个真英雄,应该受到最好的照顾。我们找了七个黑袍牧师来照看您。您!囚犯!”年轻人大笑着摇摇头。

杰拉德把汤碗推到一边,没有喝。他没胃口。杰拉德喃喃自语着又躺下,让别人以为他还是很虚弱。助手紧张地调整了一下他的绷带,看看是不是伤口又裂开了。助手说伤口基本都好了,他告诉杰拉德好好休息,然后离开了。

杰拉德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但迟迟睡不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猜这个梅丹在玩什么把戏,最后要把他折磨到死。

确信这一点后,他平静下来,睡着了。

“不,不要叫醒他,”一个熟悉的低沉声音说?!拔抑皇抢纯纯唇裉焖趺囱??!苯芾抡隹劬?。一个穿着盔甲,戴着元帅肩带的奈拉卡骑士站在床边。这个人应该五十多了。他的脸晒得黝黑,满是皱纹,看起来很严肃,但并不冷酷。这是个能让人送死却不从中取乐的人。

杰拉德立刻认出了他。梅丹元帅。

罗拉娜谈起元帅的口气带着很勉强的尊敬,现在杰拉德知道是为什么了。梅丹统治了敌对种族三十年之久,没有设立集中营,市场上没有绞刑架,精灵的房产也没有遭到破坏和抢掠。梅丹只负责为龙缴税。据罗拉娜所说,梅丹已经学会了如何玩弄精灵的政治,而且还玩得很好。他有自己的间谍,会严厉处理反叛者,但这么做是为了保持秩序和稳定。他牢牢控制着自己的军队。这些年奈拉卡骑士从社会渣滓中征兵,却没出什么乱子。

杰拉德不得不放弃这个人会拿他取乐的想法。但如果那是真的,梅丹的游戏又是什么呢?精灵伏击的故事又是怎么回事?杰拉德身上缠满了绷带,他坐起来,努力敬了个礼。虽然梅丹是敌人,但他是元帅,杰拉德必须要对他的地位表示尊敬。

元帅回礼,告诉杰拉德躺下,不要让伤口开裂。杰拉德没怎么听。他在想别的事。他回想起战斗。

梅丹为了抓住帕林和抢魔法物品才伏击他们。那意味着梅丹很清楚去哪里找我们,杰拉德对自己说。有人告诉他我们的行踪。

有人出卖了我们,但是是谁呢?罗拉娜家族里的人?这很难相信,但是杰拉德想起了那个去“狩猎”而没回来的精灵。也许他被骑士杀了。也许没有。

杰拉德的思维开始混乱。帕林和坎德人怎么样了?他们安全逃离了吗?还是也沦为了囚犯?“先生,你感觉怎么样?”梅丹关切地看着杰拉德问。

“我好多了,大人,谢谢您,”杰拉德回答?!拔蚁敫嫠吣?,大人,您不需要这样假装关心我的健康。我知道我是您的囚犯。虽然您没理由相信我,但我想让您知道,我不是间谍。我是――”“――索兰尼亚骑士?!泵返ばψ虐锼低??!笆堑?,我知道。你是――”梅丹停下来。

“大人,我叫杰拉德•钨斯•蒙达,”杰拉德回答。

“我是阿列克修•梅丹元帅。杰拉德先生,我知道你是索兰尼亚骑士?!泵返だ话岩巫?,坐在床边?!拔抑滥闶俏业那舴?。我想让你放低声音?!彼沉艘谎鄯考淞硪煌纷呃醋呷サ暮谂勰潦??!罢饬降闶俏颐堑男∶孛??!薄按笕??”杰拉德目瞪口呆。就算碧雷突然从空中飞下来落在他的汤里,也不会比这更让人惊讶。

“听我说,杰拉德先生,”梅丹握住索兰尼亚骑士的手臂?!澳惚蛔プ∈贝┳拍卫ㄆ锸康目?。你说你不是间谍,但是谁会信呢?没人。你知道间谍的下场吗?你会被精于审讯的人审问。在奎林那斯提这里我们可是相当现代化的。我们有拷问台、炽热的火钳和碎骨器。我们还有铁娘子(ironmaiden),她的拥抱可是痛苦致命的。我想,经过几星期审问后,你一定会很乐意告诉审讯者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以结束折磨?!苯芾抡趴?,但梅丹用力压他的手臂,于是杰拉德保持沉默。

“你会告诉他们什么?你会告诉他们太后的事。你会告诉他们罗拉娜窝藏了一个发现了珍贵魔法物品的人类法师。由于罗拉娜的介入,这个法师和那个魔法物品现在都不在碧雷掌握中了?!苯芾掳档乩锼闪丝谄?。梅丹靠近注视着他?!班?,我认为你应该很高兴听到那个消息,”他冷冷地说?!胺ㄊμ幼吡?。碧雷想得到魔法物品的希望破灭了。你会死去。你会很高兴死去,而你的死也不能拯救罗拉娜?!苯芾戮簿驳厮伎?。他在梅丹的逻辑中挣扎前进,却看不到出路。他想自己能经受任何折磨,到死也不吐出半个字,但他不那么肯定。他听说过拷问台的作用――生生把骨节拉开,让人残废,那伤口永远不可能痊愈。他还听过其他的折磨方式;他回忆起帕林扭曲的双手,残废的手指。杰拉德又想起罗拉娜的手,纤细而洁白,拿过剑的地方起了老茧。

杰拉德瞥了一眼黑袍牧师,然后看着梅丹?!按笕?,您想要我干什么?”他平静地问。

“你要承认我编造的那个同精灵战斗的故事。为了奖励你的英勇事迹,我会让你当我的副官。我需要可以信任的人,”梅丹的语气有些讽刺?!拔蚁嘈盘蟠τ谖O罩?。我会尽我所能?;に?,但那也许还不够。我需要一个像我一样关心太后的助手?!薄暗?,大人,”杰拉德糊涂了,“你自己却在监视她?!薄澳鞘俏吮;に?,”梅丹回答?!跋嘈盼?,我也不喜欢?!苯芾乱∫⊥?,然后抬头看着元帅?!按笕?,我的答复是,请拔剑杀了我吧。就在这里,我躺在床上,不能抵抗。我不会怪您谋杀。现在我死在这里就能解决一切问题?!泵返そ舯恋牧成下冻隽诵θ??!耙残聿⒉蝗缒闼?。当然我会拒绝。我开始喜欢你了,索兰尼亚骑士。我不会错过看你为奎林那斯提而战!我所知道的大部分骑士会扔下武器逃跑?!泵返さ谋砬楸浒盗?,他的语调变得痛苦?!拔颐侨僖氖贝缇凸チ?。我们曾受一个正直而勇敢的人领导。他是海之女神赛波音和一个龙骑将的儿子。而现在呢?”梅丹撇撇嘴?!耙桓龌峒?。一个腰间系着钱袋而不是剑鞘的人。骑士们不再通过战斗中的勇猛和功绩赢得地位,而是用钱买?!苯芾孪氲阶约旱母盖?,觉得脸有些发烫。他没有花钱进入骑士团,至少他自己相信。但他父亲肯定是花了钱,才派给他一些小任务?!八骼寄嵫瞧锸恳惨谎?,”他嘀咕着放低视线,抚平汗湿的被单。

“是吗?很遗憾,”梅丹真的很失望?!耙残碓谝院蠹柑炖?,最后战斗的将会是选择荣誉而不是阵营的人。我希望是这样,”他平静地补充道,“否则我们都会失败?!薄耙院蠹柑??”杰拉德不安地问?!按笕?,您是什么意思?”梅丹看了看四周,牧师都走了,只有他们俩。

“碧雷要进攻奎林那斯提,”梅丹说?!拔也恢朗奔?,但她正在聚集军队。一旦她发起进攻,我就不得不作出痛苦的选择?!彼⒆沤芾??!拔也幌肴锰笄3督?。我要找可以信任的人来帮她逃走?!苯芾鲁跃匾馐兜?,这个人爱上了罗拉娜!不过也没那么惊讶,因为他自己也有点爱上了罗拉娜。罗拉娜周围的人都会迷上她的美丽和优雅。但杰拉德还是有些犹豫。

“先生,我看错你了吗?”梅丹冷冷地问。他站起来?!耙残砟愫推渌艘谎狈θ儆??!薄安?,大人,”杰拉德用力说。很奇怪,他想让元帅对自己有好感?!拔揖Σ懦晌锸?。我学习战术、策略,通过比武得到军阶。我当骑士是为了?;と跣?,上战场赢得荣誉,但是,由于我父亲的影响”――杰拉德羞愧地停了一下――“我被派去守卫索拉斯的坟墓?!泵返っ凰凳裁?,他只是低头看着,等待杰拉德的决定。

“我接受您的提议,大人,”杰拉德说?!八淙晃也焕斫饽?,但我愿尽自己所能帮助奎灵那斯提王国,”他直截了当地说,“还有太后?!薄胺浅:?,”梅丹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然后又停下来回头看。

“年轻人,我加入骑士团的原因跟你一样,”梅丹说。然后他大步走向门,斗篷在身后摆动?!叭绻缴衔愕淖纯隽己?,明天你就可以去我那里了?!苯芾绿上铝?。

他想,我不信任他。我不会让自己相信或是尊敬他。龙的事可能是谎话。这可能是个圈套。我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但我会保持警惕的。

杰拉德奇怪地觉得自己有些满意,他想,至少我要干的不只是把什么锁住自己的该死坎德人从坟墓里放出来。

梅丹离开了医院,他对会面相当满意。当然他不信任这个索兰尼亚骑士。现在梅丹不相信任何人,他会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仔细观察,看骑士表现如何。反正梅丹可以随时干掉这个索兰尼亚骑士。

元帅想,至少我不会怀疑他的勇气和对朋友的忠诚,他已经向我证明了。梅丹走向罗拉娜家。他喜欢步行??帜撬固嵋荒晁募径己苊?,不过他最喜欢夏季,这个喜庆的季节里无数的鲜花绽开,柔和的空气充满芳香,还有银绿色的树叶和悦耳的鸟叫声。

梅丹慢慢走着,时不时停下来俯身欣赏一片片将黄色头部朝向阳光的百合花。他在人行道上漫步,看着一只拍动翅膀的知更鸟从雪球丛上弄下一片白花。梅丹碰见了一个塑木者家族的园丁,他让那人停下跟自己讨论玫瑰的枯萎病。精灵并不友好,声明跟梅丹谈话是被迫的。梅丹很客气,提的问题又很深,渐渐地精灵也关心起他的问题,最后答应去元帅家治疗生病的玫瑰。

梅丹到了罗拉娜家,敲了下银钟,然后边欣赏清脆的钟声边等着。

一个精灵打开门,礼貌地鞠躬。梅丹盯着他。

“凯勒文卓斯,对吗?”他问。

“是的,元帅,”精灵回答。

“我来找――”“凯勒文卓斯,谁来了?”罗拉娜出现了,她走下门廊?!鞍?,梅丹元帅?;队轿壹依?。请进。您要喝点什么?”“谢谢您,女士,不过我马上就走,”梅丹礼貌地说?!拔颐墙拥奖ǜ嫠涤幸恍┡丫诟浇囊盎疃?。我的一个手下遭到袭击,受了重伤?!彼舳⒆怕蘩??!芭丫衔适壹易逋ǖ?,对你们可不客气。如果照您所说,您对这些叛军没有影响――”“元帅,我过着平静的生活,不问政事,”罗拉娜说?!俺巳セ使炊?,我哪里都不去。但我却发现自己总是被怀疑。我已经爱过祖国和人民了?!薄拔抑?,女士,”梅丹冷冷地说?!八栽谖颐亲プ≌庑┡丫?,您离开家是不安全的。我必须让您和您关心的人留在家里。当然,您可以去皇宫,但是不能去其他地方?!薄澳敲丛?,我被软禁在家里了?”罗拉娜质问道。

“我是为了您好,女士,”梅丹说。他伸手摘下旁边的一朵紫丁香,嗅了嗅香气?!罢獯宰隙∠阏婷览?。我从不知道它还能一直开花到夏季。日安,太后?!薄叭瞻?,梅丹元帅?!甭蘩人?。

“我真厌恶这游戏,”梅丹对自己说。他独自走回住处,还能闻到丁香的芬芳。

“我真厌恶这游戏,”罗拉娜关上门,将头靠在门上说。

瀑布发出悦耳的音乐,罗拉娜倾听它歌唱,在那旋律中平静下来,恢复平常的希望。她不是会对绝望让步的人。她曾行走在世上已知最深的黑暗中,面对恐怖女神塔克西丝。她曾看见爱战胜了黑暗。她相信就算最黑暗的长夜也要给黎明让路。

罗拉娜坚守这份信念,走过一生里所有痛苦和悲伤。她看到儿子变成自己人民的傀儡统治者,还有她亲爱的丈夫坦尼斯,死在保卫法王之塔的战斗中,黑暗骑士的剑从背后将他刺穿。她为丈夫的死悲痛欲绝。她很想念丈夫,在心里为他建立了一座神殿。但是丈夫的死没有让罗拉娜也死去。她没有把自己的心埋葬在丈夫的坟墓里。这么做就相当于否认坦尼斯的生命,否认他做过的一切善行。罗拉娜继续为了他们共同的理想战斗。

有些人对此质疑。他们觉得罗拉娜应该穿上黑衣成为隐士。要是她大笑或是高兴地听吟游诗人的歌曲,他们就觉得不快。

“太可悲了,”他们会说?!澳煞蛩赖煤廖抟庖??!甭蘩然峄卮?,“告诉我,先生,”或是“告诉我,女士。告诉我您觉得什么样的死是有意义的?”然后罗拉娜会笑看对方困窘的样子,似乎也在心里听见了坦尼斯的笑声。坦尼斯死后的一小段时间里,罗拉娜还可以听见他的声音,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不是?;?,而是支持自己恢复信心。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坦尼斯了,也许他已经到了生命旅程的下个阶段。罗拉娜没有悲伤,当她离开这个世界时就能见到坦尼斯了。虽然现在他们俩阴阳相隔,但最后总会找到彼此的。在那之前,死者还不需要她,而活着的人需要。

“主人,”凯勒文卓斯轻轻说,“不要因元帅的威胁而苦恼。我们可以智取,一直不都是这样吗?!甭蘩忍鹜沸α??!笆堑?,我们可以。你能回来真是幸运,凯勒文卓斯。梅丹可能注意到你不在,那会引起麻烦。从现在开始我们要采取非常措施。吉尔萨斯说矮人隧道快要完工了。现在你就要用那个通道。虽然不符合习惯,但是更安全??执锼?!你应该躺在床上的!”精灵摇摇晃晃地站在门道里,头上绑着绷带,肤色苍白,成了半透明的。罗拉娜都能看见他脸上的蓝色血管??瘴淖克棺吖?,扶着弟弟,帮他坐到长椅上??瘴淖克挂槐咔崆岚镒诺艿?,一边责备卡林达斯下了床让主人担心。

“我怎么了?”卡林达斯茫然地问。

“你不记得了?”罗拉娜问。

“什么都不记得!”他把手放在头上。

“凯勒文卓斯,”罗拉娜突然说,“去前门看看梅丹元帅走了没?!薄澳穸谑魃细璩?,”凯勒文卓斯回来报告?!懊鄯湓诨浞晌?。附近没人?!薄翱执锼埂报D―罗拉娜转向他――“现在你记不记得?;づ亮执笫?、杰拉德和坎德人去同狮鹫汇合?”卡林达斯思考着?!凹遣惶辶?,主人?!薄澳阍诨囊袄锉蝗斯セ髁?,”罗拉娜一边调整精灵头上的绷带一边说?!拔颐呛艿P哪?。因为你没回来,我就让雌狮派人去找你。他们发现你躺在森林里,受了伤,昨天才把你带回来。你站起来干什么?你要什么?”“不,主人,谢谢您,”卡林达斯?!扒朐挛胰媚P牧?。我听见了元帅的声音,觉得您可能需要我。我以为自己可以下床了,不过我似乎错了?!笨瘴淖克垢艿苷伊烁龈媸实奈恢?,罗拉娜把自己的披肩盖在卡林达斯身上保暖。

“你们已经忍耐梅丹和他的人很久了,”罗拉娜愤怒地说?!澳忝簧彼勒媸切以?!”“他们不需要杀我?!笨执锼雇纯嗟厮??!八且欢ㄊ谴雍竺嫱迪?。帕林大师和坎德人带着魔法装置安全逃走了吗?”“相信是的。反抗军没找到他们的踪迹,我们也没收到任何他们被俘虏的消息?!薄澳撬骼寄嵫瞧锸磕??”“雌狮说有战斗的迹象。两个奈拉卡骑士死了。他们找不到杰拉德的尸体,认为是被俘虏了?!甭蘩忍玖丝谄??!叭绻媸悄茄?,我只能希望他死了。反抗军在军队里的间谍试着收集信息,不过他不在监狱,我们就知道这么多?!薄爸劣谂亮?,凯勒文卓斯刚同狮鹫碰面回来,狮鹫带来了信息,我相信是帕林送来的?!薄霸谡饫?,主人,”凯勒文卓斯说。他从靴子里拿出一卷羊皮纸,递给罗拉娜。

“你真的没事?”罗拉娜接过卷轴,问卡林达斯?!耙灰斜??”“请您读信吧,主人,”卡林达斯说?!安挥霉芪??!甭蘩扔值P牡乜戳怂谎?,然后走到书桌前坐下??瘴淖克沟闳剂艘桓?,放在桌上。罗拉娜展开卷轴,上面写满字,有股淡淡的柠檬味。纸上写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一个以前的邻居告诉罗拉娜他种的农作物,他的孩子长很大了,还有最近在年中集市上买了匹好马。他还询问罗拉娜的情况,祝罗拉娜健康。

罗拉娜小心地把羊皮纸放到蜡烛的火焰上方,不靠得太近把它烤焦了。慢慢地,纸上用墨水写的两句话之间出现了新的字。她在火焰上来回移动纸,直到隐藏的字全都现出来。

罗拉娜把纸放到桌上,自己默默读着。笔迹不是帕林的。罗拉娜感到很奇怪,她看了看底部的签名。

“啊,珍娜,”她嘀咕道。

她继续读着,每读完一行都更加吃惊。

“怎么了,主人?”卡林达斯惊慌地问?!胺⑸裁词铝??”“奇怪,”罗拉娜嘀咕着?!胺浅F婀?。我不相信?;氐焦ト捶⑾止ゲ淮嬖?。我不明白?!彼绦??!疤┧骱畏蚴ё倭??!彼∫⊥??!八焕凑饫??!甭蘩燃绦磷?。两兄弟交换了眼神。她皱起眉头,光滑的前额上出现了皱纹。她读到信的结尾,盯了一小会儿,就像希望信能说点什么似的,最后慢慢松开手。卷轴又缩回她手里。

“看起来我们受到了监视,”罗拉娜非常平静地说?!芭亮趾吞┧骱畏虮槐汤资窒碌囊煌妨坊?。帕林相信龙是冲着魔法装置去的。那意味着碧雷知道魔法装置的存在,还有到那里去找??执锼?,奈拉卡骑士不是偶然碰上你们四个的。你们中了埋伏?!薄凹涞?!在您家里。也许是我们中的一个?那不可能,主人,”凯勒文卓斯激动地说。

“确实不可能,”卡林达斯说。

“希望你们是对的,”罗拉娜严肃地说?!氨撑炎约喝说木椤彼∫⊥?,声音变得悲伤?!昂苣严嘈呕嵊姓庋男岸翊嬖?。但是,它刚刚发生过?!薄澳?,我们都不会背叛您,”卡林达斯强调说。

罗拉娜叹了口气?!拔也恢栏孟胧裁?。珍娜女士猜想也许奈拉卡骑士中有懂读心术的人,可以进入我们的心里收集想法。我们真是到了个痛苦的关口!现在我们还得给自己想什么加一层?;?!”罗拉娜把信放进腰间的钱袋?!翱瘴淖克?,给我拿点柠檬汁,然后准备好让明翼(Brightwing)给狮鹫送信?!笨瘴淖克鼓讼轮葱忻钊チ?。走之前他同弟弟再次交换了眼神。他们都注意到,罗拉娜没有回答关于帕林的问题,而是小心地改变了话题??雌鹄淳土橇┞蘩纫膊幌嘈?。宁静的住所罩上了一层阴影,它不会很快消散的。

罗拉娜的回信很简短。

泰索何夫不在这里。我会注意他的。谢谢你警告我有间谍。我会保持警惕的。

她把信卷得很紧,以便塞进绑在猎鹰腿上的小水晶管里。

“主人,请原谅我打扰您,”卡林达斯说,“我的头痛起来了??瘴淖克顾狄缴崞鸸克谥?。要是哥哥能拿点来,我觉得应该有用?!薄拔衣砩辖幸缴?,”罗拉娜关切地说。

“躺在这里,等你哥哥带医生来?!泵返ぴг诨ㄔ袄锷⒉?。他喜欢看那些躲开太阳,只对苍白的月光绽放的花朵。他让副官办事去了,现在独自一人。索兰尼亚骑士明天就会来这里,开始履行新的职责。

梅丹停下来欣赏一朵似乎在月光中发亮的白兰花,这时他听见树丛中发出嘶嘶声。

“元帅!是我!”“是吗,”梅丹说,“我还以为是条蛇。我累了。爬回你的窝去,明早再来?!薄拔矣兄匾慕艏毙畔?,”那个声音说?!氨汤谆峋醯梅浅S腥?。那个法师帕林•马哲理用装置回到了过去。那是个强大的魔法装置,也许是目前已发现的最强大的了?!薄耙残戆??!泵返に档煤芎?。他很不了解法师和魔法?!罢飧銮看蟮淖爸孟衷谠谀睦??”“我不知道,”精灵说?!八抑魅诵吹男爬锼悼驳氯舜抛爸门芰?。马哲理相信坎德人去了光明城堡。他要去那里找?!薄爸辽偎换卣饫锢?,”梅丹叹了口气说?!鞍谕阉湍歉龈盟赖淖爸谜婧??!薄罢飧鱿⒅狄淮蟊是?,”精灵说。

“我会付钱的。不过要等到明早,”梅丹说?!跋衷谠谀阒魅朔⑾帜悴辉谥袄肟??!薄安换岬??!本樽悦靡??!八煤苁?,非常熟。我在她的茶里下了罂粟汁?!薄拔腋嫠吣憷肟?,”梅丹冷冷地说?!澳阍俣啻粢幻胛揖涂勰阋桓龈直?。现在已经一个了?!彼鞔岳镆徽竺鞯纳?。元帅多等了一会儿,确认精灵已经走了。月亮藏在了云后?;ㄔ袄镆黄岷?。苍白的白兰花也从他视线中消失了。

这似乎是个预兆。

“只是时间问题,”他对自己说?!耙残砑柑彀?。不会再长了。今夜我就要做出决定。我已经选择了自己的路线。现在我做不了什么,只能等待?!币雇淼男酥旅涣?,元帅走回屋里,他不得不摸索着穿过黑暗,因为他已经看不见路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