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二十八章 龙之法令

梅丹元帅很少去奎灵诺斯自己的指挥部。那个要塞是人类建造的,非常丑陋?;疑把移龀傻牡桶ㄖ乃姆椒?,窗户带栅栏,沉重的门包了铁皮,精灵当然认为它是丑陋的,而且还是一种侮辱,是要他们记住谁是主人。没有精灵会自愿靠近,不过很多精灵见过要塞内部,尤其是地下室,一旦有命令“带他们去审问”,精灵就会被带到那里。

梅丹元帅非常讨厌这栋建筑,几乎跟精灵一样。他宁愿在自己家里的树荫下工作,宁愿听云雀的歌声而不是拷打的尖叫声,宁愿闻玫瑰的香味而不是血腥。

最近臭名昭著的审问室没怎么使用。被认为是叛军或是同叛军有联系的精灵都在奈拉卡骑士逮捕他们之前消失了,就像阳光下的阴影。梅丹很清楚,这些精灵设法溜走了,也许是通过地道。原来他刚接管占领地时,他本可以把奎灵诺斯弄个天翻地覆,也可以叫荆棘骑士来搜寻魔法物品,还可以尽情折磨精灵,但他没有。他只是高兴自己手下逮捕的精灵非常少。他厌倦了折磨和死亡,开始热爱奎灵那斯提。

梅丹热爱这片土地。他喜欢这里的美丽,喜欢奎灵那斯提的宁静。阿列克修•梅丹并不热爱精灵。他不理解精灵。也许他会说喜欢太阳、星星和月亮。他赞美精灵,就像赞美兰花的美丽,但不会去爱他们。有时候他嫉妒精灵的长命,有时候又为此感到可怜。

杰拉德突然意识到,梅丹并不是爱罗拉娜这个人。他是把罗拉娜当成了这片土地所有美好事物的化身。

杰拉德第一次到梅丹元帅家时大吃一惊。元帅骄傲地告诉杰拉德,他亲自监督房屋的设计,还完全按自己的喜好布置了花园,杰拉德更吃惊了。

精灵不会喜欢住在元帅家,因为对他们来说,这里太有序了。元帅不喜欢精灵用活树作墙,用蔓藤当窗帘,也不想让屋顶长绿草。晚上精灵喜欢听周围树墙的低沉声音,而梅丹不愿让墙壁干扰他的睡眠。房子是用粗凿石头建造的,梅丹很小心没有砍掉活树,精灵认为那是非常严重的罪行。

常春藤和牵?;ㄔ谑诒砻媾逝?。房子本身隐藏在花朵中。杰拉德不敢相信这个自认是黑暗信徒的人心里会有这样的美景。

昨天下午杰拉德就搬进了元帅家。按梅丹的命令,奈拉卡骑士的牧师合力治疗,杰拉德的伤口以惊人速度愈合,几乎完全康复了。杰拉德对自己笑了,他想象着如果这些人知道自己用有限的能量治疗敌人,会有多愤怒。

杰拉德住进了侧房,自从梅丹发现一个副官在鱼池里小便,他就不再允许副官住在自己家,所以这边一直是空着的。梅丹把那个家伙调到了奎灵那斯提和尘灰平原交界处的哨站,那里非常遥远,而且荒无人烟。他希望那个家伙的脑袋热爆算了。

杰拉德的住处虽然小,但是很舒适。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工作两天了,任务很轻松。梅丹元帅起得早。晴天他在花园里吃早餐,雨天就在能俯瞰花园的走廊上吃。杰拉德就站在元帅椅子后面,为他斟茶,他同情起元帅自认为最大的敌人:蚜虫、螨虫和结草虫。杰拉德负责处理梅丹的信件,接待访客,将命令从元帅家送到可恶的指挥部。在指挥部,其他的骑士都用妒忌的眼光看他,他们骂他是“暴发户”、“马屁精”。

刚开始杰拉德很不安。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五天前,他还是罗拉娜家的客人,现在却成了奈拉卡骑士的囚犯,只要梅丹觉得他还有用,他就能继续活着。

杰拉德下决心跟着元帅,直到找出监视太后的间谍。完成之后,他会给罗拉娜传消息,然后设法逃跑。做了决定之后,杰拉德感觉好多了。

梅丹吃完晚餐后,杰拉德被再次派到指挥部接收日常报告和囚犯清单――已经逃跑要通缉的犯人记录。杰拉德还要接收其他地方送给元帅的信件。不过元帅告诉他一般很少。元帅对其他地方没什么兴趣,其他地方对他更没兴趣。这晚,碧雷的龙人信使带来了一份急件。

杰拉德听说过龙人――多年前邪恶魔法腐化的善龙蛋里孵出来的生物。不过他从未见过。他决定要见见这个巴兹龙人,也许他一生都见不到,不能错过。

这个龙人像人一样两腿直立,但是身体覆盖着鳞片。他的手很大,有鳞,手指末端是利爪,脸像是蜥蜴或是蛇,咧嘴一笑露出了尖牙和长舌头。他身后伸出的短翅膀一直在动,扇动了周围的空气。

龙人在指挥部里面等着杰拉德。杰拉德一进指挥部就看见了龙人,为自己的性命着想,他犹豫地停在了门口。其他的骑士在屋里闲逛,他们看着不安的杰拉德,得意地咧嘴笑着。

杰拉德生气了,他大步走进指挥部,走过龙人。龙人站了起来,爪子刮擦着地面。

主管军官递过日常报告,杰拉德拿上准备离开。军官让他停下。

“那也是给元帅的?!彼噶艘幌绿沸毖劭醋沤芾碌牧??!案鹄陀屑奔透??!苯芾掠沧磐菲ぷ呓飧鲂岸竦纳?,他故意装作很冷淡,希望对方不会觉得自己是假冒的。

“我是元帅的副官。把信给我?!备鹄鸵灰а莱莘⒊鲞青?,他举起卷轴,但并不递给杰拉德。

“我收到的命令是要亲自交给元帅,”葛劳说。

杰拉德本希望龙人没什么智力,说话含糊不清,最多能说点错误的通用语。但是杰拉德没想到,葛劳说得这么清楚,那说明他很聪明。杰拉德不得不重新考虑怎么和龙人打交道。

“我会把信件交给元帅,”杰拉德回答?!耙丫⑸啻未躺痹У氖录?。所以元帅不见陌生人。我以荣誉起誓,会将信件直接交到他手里?!薄叭儆?!这就是我对你的荣誉的看法?!备鹄蜕斐錾嗤?,吐了杰拉德一口,然后又缩了回去。龙人靠近杰拉德,带爪的脚刮擦着地面?!疤?,骑士,”他嘶嘶地说,“我是尊贵的绿龙王碧利林萨拉诺克丝派来的。她命令我将信件交到梅丹元帅手里,还要等他的回复。情况非常紧急。我要按命令做。带我去见元帅?!苯芾驴赡芑岚戳艘蟮娜プ?,免得惹上大麻烦,但他有两个不做的理由。第一个是他很想在把信给梅丹之前看看内容,如果信一直在龙人手里,那就非常困难。第二个理由很微妙。杰拉德觉得这个理由不可理解,但自己却奇怪地受它影响。他不喜欢有什么生物走进元帅美丽的家,脚爪在地上踩出洞,撕碎花苗,践踏植物,尾巴打烂家具,还在那里流着口水,冷笑着随意乱走。

葛劳右手拿着卷轴,剑系在左边,这说明他是右撇子,虽然这种生物可能双手都很灵巧,但杰拉德是那么希望的。如果能活下来,杰拉德决定以后要研究一下龙人,他拔出剑,夸张地挥动了一下,跳向龙人。

葛劳吓了一跳,本能反应让他丢下卷轴,用右手拔剑。杰拉德弯腰夺过卷轴,然后起身用肩肘带着全身盔甲的重量撞向龙人的腹部。葛劳抓着剑鞘,翅膀拼命扇动,手也在挥舞,还是没能保持平衡,他向后倒下,压烂了一把长椅。

突然动作让杰拉德的数个伤口裂开了。他喘着气,瞪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龙人,然后转身检查了一下自己伤得多重,准备离开。

杰拉德听到爪子抓地声和恶毒的诅咒,他转身握着剑,如果龙人追来,就准备结束战斗。让杰拉德惊讶的是,三个奈拉卡骑士拔出剑,挡住了龙人的路。

“元帅副官是对的,”一个年长的骑士说,他已经在奎林那斯提呆了许多年,甚至还娶了个精灵妻子?!拔颐翘愕氖?,葛劳。也许你是像你说的那样带着碧雷的‘信件’,也许龙命令你‘差遣’我们的元帅。我劝你坐在椅子上等着。如果元帅想见你,他会自己来的?!备鹄投穸镜囟⒆牌锸?,犹豫着。两个守卫也拔出剑,加入了他们。龙人骂了一声,收起剑。他嘟哝着需要新鲜空气,生气地走到窗户边,站在那看着外面。

“走吧,”老骑士对杰拉德说?!拔颐腔岫⒆潘??!薄白衩?,长官。谢谢您,长官?!崩掀锸亢吡艘簧?,回去工作了。

杰拉德匆忙离开了指挥部。这里的街道是空的,精灵从来不会自愿靠近。大部分战士不值班,已经睡觉了。

离开了指挥部所在的街道,杰拉德就进了城,更准确的说是城郊。现在他走在城市居民中,得面对另一个危险。梅丹建议他穿上胸甲,带上头盔,天黑前去指挥部。他知道,那些精灵要么充满仇恨地盯着自己,要么故意移开视线,这样仲夏黄昏的美景就不会被他这个人类的丑陋破坏。

杰拉德也知道自己的奇怪。同精灵纤细的体格相比,他的身体看起来厚重笨拙;他的头发是淡黄色,精灵中不常见,大概会被认为很奇怪。他脸上的伤疤以人类的标准来看也是丑陋的,在精灵看来一定是可怕了。

杰拉德能够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恨精灵。他觉得自己外貌、文化、智慧、礼仪各方面都比不上精灵。某些人唯一能觉得优越的就是战胜、征服、折磨和屠杀精灵。

杰拉德拐进通往梅丹家的路。当他离开精灵生活和工作的街道时,他心里一部分叹息着,就像从美梦中醒来,进入沉闷的现实,而另一部分放松了,他不用一直注意身后是否有人想偷偷捅自己一刀。

他要走大概一英里才能到元帅家。路边长满闪亮的白杨和沙沙发声的柳树,柳枝伸到小溪上。这天天气不错,温度与往年这个时候相比却有些低,带来了早秋的气息。走到一半,杰拉德小心看了看前后,仔细听有没有其他脚步声。他没听到声音,也没看见人,就走到路旁小溪边。他坐下来,就像是要喝水,实际上却在检查卷轴。

卷轴用蜡封上了,不过这很容易处理。杰拉德掏出匕首,把刀刃放在下午太阳晒热过还没冷的平坦石头上。金属热了,他小心地把刀刃插到蜡封下,完整地把它弄下来,然后放到一块树皮上。杰拉德看着卷轴,犹豫着要不要打开。

他要看送给指挥官的信件。没错,梅丹是敌人,他不是杰拉德真正的指挥官,但是这封信是梅丹私人的。正直的人不会看别人的信。当然索兰尼亚骑士更不会。骑士规章不赞同用间谍窥探敌人,认为他们“可耻,背信弃义”。他想起其中一段。

有人说间谍有用,他们用卑鄙手段收集的信息可以让我们获胜。我们骑士回答,用那种手段得到的胜利根本不是胜利,而是彻底的失败,因为如果我们放弃了为之战斗的荣誉原则,又比敌人好多少?“那又怎么样?”杰拉德问自己,卷轴还在他手里,没有打开?!拔也旅皇裁??!彼蚩亲?,最后看了一眼森林,然后取出羊皮纸,展开开始阅读。

杰拉德突然觉得很虚弱,身体发抖。他坐在岸上,继续怀疑地读信。读完之后,他考虑着该干什么。一开始他想烧掉这封可怕的信,这样它就到不了元帅手中。不过他不敢那么做。太多人见到他拿了信。他也想过烧掉信然后放上另一封信,不过他立刻就放弃了这个疯狂的想法。他没有纸笔墨,而且梅丹也许熟悉这个为龙写信的人的字迹。

不,虽然心里感到遗憾,杰拉德还是说服自己,他现在什么都干不了,只能送信。做别的事也许会让自己陷入危险,而他可能是挫败龙的邪恶计划的唯一希望。

梅丹可能会怀疑他出了什么事。杰拉德花的时间已经比平常久了。他赶紧卷上信,放进护套里,然后小心地重新封上,确定粘得很牢。他把卷轴往腰带里一插,不愿再碰它,然后跑步回元帅家。

杰拉德在花园找到了元帅,他正在饭后散步。听到走道上的脚步声,元帅看了一眼四周。

“啊,杰拉德。你迟到了。我正担心你是不是出事了?!痹Ф⒆沤芾碌氖直??!笆浅鍪铝?。你受伤了?!苯芾碌屯房醋抛约旱某囊?,发现它被血浸湿了。他一直记着信的事,都忘了自己的伤口和跟龙人的战斗。

“我在指挥部跟人吵了一架,”他知道梅丹想听听发生了什么事?!罢馐侨粘1ǜ??!彼涯切┓旁谂锛芟碌淖雷由?,梅丹耐心地在棚架上种了些葡萄藤,形成了一个绿色凉亭?!罢饫镉蟹獗汤椎男??!泵返ぶ遄琶纪方庸?。他没有立即打开。他更感兴趣的是听听打架的情况?!敖芾孪壬?,争论什么?”“龙人信使坚持要亲自给您信。您的骑士认为那没必要。他们坚持让他留在那里,等您回复?!薄拔铱词悄愀傻陌?,”梅丹笑着说?!澳阕龅枚?。我一直提防葛劳。谁知道他那蜥蜴脑袋里想什么?我不信任他?!泵返さ淖⒁饬ψ蛐?。杰拉德敬礼,准备离开。

“不,不。你还是留下等着。我要写回信……”他默默读着。

杰拉德知道每一行字,感到它们都在灼烧自己的大脑??醋琶返さ谋砬?,杰拉德就知道他读到哪里了。梅丹紧闭嘴唇,下巴僵硬。如果他表现出高兴或是狂喜,杰拉德决定不计后果就在这杀掉元帅。

不过梅丹并不高兴。恰好相反,他的脸失去血色,变成了灰暗的菜色。他读完信,慎重考虑了一下,又再读了一遍。读完之后,他把纸揉成一团,骂了一声把它扔到走道上。

他把手叠在胸前,转过身冷冷地盯着什么,直到又恢复冷静。杰拉德默默站着。现在离开应该是明智的,但他非常想知道梅丹会干什么。

最后,元帅又转回来。他低头看着纸团,又抬头看着杰拉德?!岸列?,”他说。

“大人,”杰拉德脸红了?!澳愕囊馑疾换崾迁D―”“读信?;斓?!”梅丹大喊道。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补充说,“你可以读。我必须考虑要做什么,给龙回复什么,还有怎么说。得小心,”他轻声警告自己?!拔冶匦胄⌒慕?,不然一切都完了!”杰拉德捡起信,把它展开。

“大声念,”梅丹命令道?!耙残砦铱创砹?。也许有些部分我理解错了?!彼挠锲行┓泶?。

杰拉德略过地址,直接念正文。

“我从一个跟我有同样兴趣的人那里知道,”他念道,“通缉犯法师帕林•马哲理在非法停留我的领地里时发现了一个很有价值的魔法物品。因此我认为那件东西属于我。我必须得到它,我也会得到?!薄案婷苷咚?,帕林•马哲理和坎德人带着魔法装置逃到了光明城堡。我给精灵王吉尔萨斯三天之间找回装置和逃犯,再给他三天时间送到我面前?!薄傲硗?,精灵王要将窝藏法师和坎德人并协助他们逃跑的精灵女人,罗拉娜塞拉莎的人头送来?!薄叭绻旌笪颐皇盏脚淹降娜送?,或者没得到装置和偷东西的人,我会下令摧毁奎灵那斯提。这个肮脏国度里的每个男人、妇女和小孩都要死。一个不留。至于光明城堡里那些胆敢窝藏罪犯的人,我会消灭他们,把城堡烧成灰烬,然后在尸骨和尘土中找出魔法装置?!被购媒芾乱丫凉淮?,要不是已有准备,他不可能这么冷静地念完。事实上,他的话都卡到喉咙里了,他不得不大声咳嗽掩饰自己的情绪。念完之后,他抬起头,发现梅丹盯着自己?!班?,你有什么看法?”梅丹问。

杰拉德清了清喉咙?!拔胰衔醺旅钐潘亮?,大人。奈拉卡骑士不是她的私人军队?!泵返ぱ纤嗟谋砬榉潘闪?。他几乎笑了?!耙饧懿淮?,杰拉德。过去那倒是真的!不幸的是,最高指挥部多年前就对龙王卑躬屈膝了?!薄八皇钦飧鲆馑?,大人,”杰拉德慎重地说?!八换嵴饷醋龅?。不会是整个民族――”“她可以,而且也会做,”梅丹冷冷地回答?!扒魄扑钥驳氯思蚁绺傻氖?,屠杀了数千个坎德人。那些小东西倒不算什么,不过那证明她会按自己说的做?!苯芾绿渌骼寄嵫瞧锸克倒郎笨驳氯说氖?,他记得当时跟他们一起笑。他知道,有些索兰尼亚骑士看到精灵从世上消失也不会悲伤。杰拉德对自己说,我们觉得自己比黑暗骑士更优越,更道德,更光荣。实际上,唯一的区别只是盔甲。银色或是黑色,它掩饰了同样的偏见,同样的狭隘,同样的无知。杰拉德突然感到深深的羞愧。

梅丹开始慢慢在路上走?!案盟赖木?!这些年我努力拯救他们,现在都没用了!该死的太后!她只要听我的话!可是她没有。她一定跟叛军有联系,现在结果呢?她毁了自己和子民。除非……”梅丹停下脚步,手背在后面,他在心里思考。他的长袍是精灵设计裁剪的,很宽松,袍边装饰有丝带,碰到了脚。杰拉德保持沉默,专注于自己的想法――对龙要消灭精灵的愤怒、对自己以及索兰尼亚骑士这些年无所事事没阻止龙的愤怒混在一起。

梅丹抬起头。他做了决定?!罢馓毂任以ぜ频脑绲搅?。我不会参与屠杀。我不会后悔在战斗中杀死另一个战士,但是我不会屠杀没有能力抵抗的无助平民。这么做是懦弱,这样不道德的屠杀会打破我成为骑士时的誓言。也许有个办法可以阻止龙王。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薄拔一岚锬?,大人,”杰拉德说。

“你必须相信我?!泵返ぱ锲鹈济?。

“您也必须相信我,大人,”杰拉德笑着说。

梅丹点点头。他是个行动果断的人,没有浪费时间深入讨论,而是坐在桌前。他拿了笔和墨?!拔颐潜匦胪涎邮奔?,”他一边飞快写着一边说?!澳惆盐业拇鸶此透烁鹄?,但是他永远回不到龙那里。你明白吗?”“明白,大人,”杰拉德说。

梅丹写完,在纸上洒了些沙子让墨水快干,然后卷好递给杰拉德?!鞍阉诺侥歉鼍碇岽?。不需要封。信使说我是尊贵主人的听话仆人,那我就按她的命令做?!泵返ふ酒鹄??!巴瓿扇挝窈?,直接去皇宫。我会留下命令让你通行。我们必须快点。碧雷是个狡猾的朋友,不值得相信。也许她已经决定要独自行动了?!薄白衩?,大人,”杰拉德说?!澳嵩谀睦?,大人?我去哪里找您?”梅丹冷笑着?!拔胰ゴ短??!泵返ぴё咴诖┕ㄔ巴ㄍ蘩燃业男÷飞?。夜晚降临了。他拿着一个火把照路?;鹧婵窘沽艘宦飞闲易诺幕ǘ?,叶子卷曲变黑了。虫子飞进火焰。他能听见咝咝响。

元帅没穿精灵长袍。他穿着全套正式盔甲。梅丹敲敲门,来开门的凯勒文卓斯很快注意到了变化。他警惕地盯着元帅。

“梅丹元帅?;队?。请进。我会告诉主人来客人了。她会照常在植物园见您?!薄拔腋敢庹驹谡饫?,”元帅说?!案嫠吣愕闹魅死凑饫锛?。告诉她,”他用刺耳的声音补充说,“她要穿上旅行装。她需要斗篷,夜晚的空气很凉。告诉她快点?!彼⒆呕ㄔ?,尤其注意藏在阴影里的那部分。

“主人会想知道为什么,”凯勒文卓斯犹豫着说。

梅丹推了他一把,凯勒文卓斯摇晃着进了屋?!叭ソ幽愕闹魅?,”梅丹命令说。

“旅行?”罗拉娜惊讶地说。她正坐在植物园里,假装听卡林达斯大声朗诵古文。实际上她一句都没听见?!拔乙ツ睦??”凯勒文卓斯摇摇头?!霸桓嫠呶?,主人。他的举动很奇怪?!薄拔也幌不墩庋?,主人,”卡林达斯放下书说?!翱际墙斫诩?,现在又是这个。您不应该跟元帅去?!薄拔彝獾艿艿目捶?,主人,”凯勒文卓斯说?!拔胰ジ嫠咚皇娣?。我们要做以前说的事。今晚,我们会通过地道将您送出去?!薄拔也换嶙?,”罗拉娜坚决地说?!澳憬形以谄渌用癫坏貌涣粼诤竺媸弊约禾用??把我的斗篷拿来?!薄爸魅?,”凯勒文卓斯大胆地劝说,“请――”“把我的斗篷拿来,”罗拉娜说。她的语调很温和,但又很坚定,不容进一步争辩。

凯勒文卓斯默默地鞠躬。

卡林达斯拿来了斗篷??瘴淖克雇蘩纫黄鸹氐角懊?,梅丹元帅还站着。

看见罗拉娜,梅丹站直了?!八骼固芈准易宓穆蘩热?,”他用正式语气说,“你被捕了。不要反抗,你是我的囚犯?!薄笆锹??”罗拉娜相当冷静?!笆裁醋锩??或者说有罪名吗?”罗拉娜问。她转身以便让卡林达斯为自己披上斗篷。

精灵正准备这么做,但梅丹拿过了斗篷。面色沉重的元帅将斗篷披在罗拉娜肩上。

“罪名很多,女士。窝藏一个受灰袍骑士通缉的人类法师,隐瞒他拥有一个贵重魔法物品的消息,按法律规定,奎灵那斯提的所有魔法物品都应该移交给龙?;褂行臃复潘永肟槟撬固??!薄拔抑懒?,”罗拉娜说。

“我警告过你了,女士,但是你不听,”梅丹说。

“是的,你的确警告过我,元帅,谢谢你?!甭蘩劝讯放裣翟诓弊由?,用针别住。她的手很稳,没有发抖?!拔一崾艿绞裁创Ψ?,梅丹元帅?”“我接到的命令是将你处死,女士,”梅丹说?!叭缓蟀淹匪透??!笨执锼勾还???瘴淖克购鹆艘簧?,冲向梅丹,准备去掐他脖子。

“住手,凯勒文卓斯!”罗拉娜挡在他们之间命令道?!罢饷挥?!停止这种疯狂行为!”凯勒文卓斯喘着气退后,怒视着梅丹??执锼棺プ「绺绲氖直?,但是凯勒文卓斯生气地把他推开了。

“来吧,女士,”梅丹元帅说。他伸出手臂?;鸢衙白叛?,发出噼啪声。门上的兰花在热量中枯萎了。

罗拉娜拉住元帅的手臂。她回头看着两兄弟,他们站在那里,面色苍白,眼神忧郁,看着罗拉娜被引向死亡。

哪一个?她伤心地问自己。哪一个?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