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三十章 为健康干杯

黑夜笼罩着西瓦那斯提的战场,盖住准备隆重埋葬的尸体。同样的黑夜笼罩着奎灵诺斯。

杰拉德觉得这夜晚有种毁灭感。他按着剑柄,走在王国首都的街上,警惕地注视着每个阴暗角落和门道里的钢铁光芒。他横穿街道,避免经过小路口。杰拉德仔细观察每扇窗户,看窗帘有没有动,也许后面正站着一个弓箭手,搭好了箭准备暗杀。

他一直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一次他觉得有危险,就拔出剑突然转身,准备防御身后的匕首。但他什么都没看到,不过他很确定刚才有人在那里,也许是看见骑士的重甲和剑就气馁了。

杰拉德安全到达奈拉卡骑士指挥部时都不能松口气。现在危险不是悄悄藏在后面,而是在前方。

他走进指挥部,只有一个军官在值班,龙人在地上睡着了。

“这是梅丹元帅给碧雷的回信,”杰拉德敬礼说。

“总算来了!”军官咕哝着?!澳悴恢滥羌一锖羿嗌啻?!”杰拉德走向龙人,他在梦中抽搐,发出奇怪的喉音。

“葛劳,”杰拉德伸手摇了摇龙人。

龙人发出嘶嘶声,他骂了一句,拍拍翅膀爬起来,伸手去抓杰拉德的喉咙。

“嘿!”杰拉德挡开龙人喊道?!袄渚?!”葛劳怒视着杰拉德,舌头一抽,缩回手?!岸圆黄?,”他嘀咕着?!澳阆诺轿伊??!北桓鹄妥ド说牡胤交鹄崩钡??!拔业拇?,”杰拉德生硬地说?!拔也桓猛蝗唤行涯??!彼莨碇??!罢馐窃У幕匦??!备鹄徒庸碇?,看了看蜡封是否完整,然后满意地塞进皮带里,转身哼了一声,朝门口走去。杰拉德注意到葛劳没穿盔甲,他沮丧地想到龙人不需要盔甲,厚厚的鳞甲就足以?;ち?。

杰拉德深吸一口气,然后叹气跟着龙人。

葛劳转过身?!澳阍诟墒裁?,奈拉卡人?”“黄昏后这里就是敌对地盘了。我接到命令要护送你安全到边境,”杰拉德说。

“你要?;の??”葛劳发出咯咯的声音,就像是在笑?!芭?!回你柔软的床上去吧,奈拉卡人。我没危险。我知道怎么对付精灵废物?!薄拔矣忻?,”杰拉德坚持道?!叭绻愠隽耸裁词?,元帅会同样处罚我?!备鹄偷尿狎嫜劾锷磷排?。

“我带了东西可以缩短我们的旅程,”杰拉德补充道。他拉开斗篷,露出腰间挂着的瓶子。

怒火变成了渴望。

“瓶子里是什么,奈拉卡人?”葛劳问,他的舌头从尖牙间伸出来。

“矮人烈酒,”杰拉德说?!霸Ц睦裎?。他说我们一安全穿过边界,就喝酒和他一起庆祝精灵的毁灭?!备鹄筒辉倬芫芾禄に妥约?。两人走过奎灵诺斯静静的街道。杰拉德再次感到有人盯着他们,但没人偷袭。杰拉德不感到奇怪,龙人是可怕的对手。

到了荒野,葛劳沿着一条通往森林的大路走,然后突然跳进森林,走上一条杰拉德猜只有龙人才知道的路。从穿过复杂森林的速度判断,龙人的夜视能力很强。月光在减弱,不过星辰和奎灵诺斯提供了亮光。林地遍布灌木丛和树藤。杰拉德穿的盔甲太重,难以前进。他叫龙人停下时都不用装累。

“不用摧残自己,”杰拉德喘气说?!靶菹⒁幌略趺囱??”“人类!”葛劳讥笑道。他气都不喘,但还是停下来,回头看着骑士。更准确的说,是看着瓶子?!安还?,走得是急。我想喝一口?!苯芾掠淘プ??!拔业拿瞑D―”“和你的命令一起去无底深渊!”葛劳怒骂道。

“我觉得喝一小口也没什么,”杰拉德解下瓶子说。他拔出木塞,嗅了一下。矮人烈酒的麝香味刺激着鼻孔。他清了清鼻子,把酒拿开?!坝胁簧倌晖妨?,”他流着眼泪说。

龙人抓过瓶子放到嘴边,喝了一大口,然后满意地放下瓶子。

“很好,”他打了个嗝用沙哑的声音说。

“祝你健康,”杰拉德说着把瓶子举到自己嘴边。

他用舌头抵住瓶口,假装在吞咽?!昂昧?,”他塞好瓶子,假装不情愿地说?!肮涣?。我们该上路了?!薄氨鹱偶?!”葛劳抓过瓶子,拔出木塞扔到一边?!白?,奈拉卡人?!薄暗悄愕娜挝瘿D―”“碧雷哪都不会去,”葛劳靠着一颗树说?!八魈旎蚴敲髂甑玫交匦琶皇裁辞?。对付精灵的计划已经启动了?!苯芾滦囊唤??!笆裁匆馑??”他假装随意问问。杰拉德坐在龙人旁边,伸手去拿瓶子。

葛劳明显不情愿地递过瓶子。他盯着杰拉德,嫉妒地看着杰拉德假装喝下酒,等杰拉德一放下瓶子就夺回去。

酒汩汩地流下龙人的喉咙。杰拉德有些惊慌,他不知道这家伙能喝多少,一瓶够不够。

葛劳叹口气,打了个嗝,用手背擦擦嘴。

“你刚刚说碧雷的事,”杰拉德说。

“啊,对!”葛劳举起瓶子对着月光?!拔装闹魅吮汤赘杀?。为精灵的毁灭干杯?!彼攘艘豢?。杰拉德也装作喝了。

“嗯,”杰拉德说?!霸Ц嫠呶?,碧雷给了精灵六天――”“哈哈!六天!”葛劳放声大笑?!熬榱种邮奔涠济挥?!碧雷的军队现在可能正穿过边界!那是支大军,可能是混沌之战后安塞隆最大的军队,包括龙人、地精、大地精、食人魔和人类佣兵。我们从外面进攻奎灵诺斯,你们奈拉卡骑士从里面进攻??槟撬固峋榛岽υ谒罨鹑戎?,无处可逃。最后,这些尖耳朵的垃圾一个都活不了?!苯芾碌奈敢慌?。碧雷的军队在穿过边界!也许一天内就会到奎灵诺斯!“碧雷会亲自来确保胜利吗?”他希望喉咙里的哽咽会被误解为是酒的作用。

“不,不,”葛劳笑着说?!八丫榱舾颐橇?。碧雷飞到斯克西海,摧毁光明城堡去了。她要抓某个可怜的法师。现在,奈拉卡人,别抓着瓶子不放!”葛劳抓过瓶子,舔着瓶口。

杰拉德伸向自己的匕首,悄悄地慢慢拔出来。他等着葛劳又喝了一口。瓶子几乎空了。龙人仰头喝最后的几滴。

杰拉德用尽力气刺向龙人的肋部,希望能刺中心脏。

也许人类的心脏在那个位置,不过显然龙人的不是?;蛘吡烁揪兔挥行脑?,杰拉德不会感到吃惊。

杰拉德意识到自己的攻击没有杀死龙人,他抽出染血的匕首,然后爬起来拔出自己的剑。

葛劳受了伤,但并不致命。痛苦的哼哼声变成愤怒的吼叫,他从灌木丛中跳起来,抓住自己的剑从上方砍下,想把杰拉德的头劈开。

杰拉德挡下攻击,想办法敲落葛劳手里的剑。剑掉进杰拉德脚下的灌木丛里。葛劳在地上找,杰拉德一脚把剑踢开,然后踢向葛劳的下巴,把他踢了回去,但没有杀死他。

葛劳抽出一把曲刃匕首,跃入空中,飞在杰拉德上方。他挥舞着匕首,用身体冲向骑士。

龙人的重量和冲力击倒了杰拉德。他后背重重地着地,葛劳压着他,流着口水怒骂着想用匕首刺他。龙人疯狂扇动翅膀,拍打杰拉德的脸,扬起灰尘迷住杰拉德的眼睛。杰拉德拼命反抗,一边用自己的匕首刺葛劳,一边试着抓住龙人的匕首。

两人在灰尘中翻滚。杰拉德觉得自己的匕首不只一次地刺中了对方。他浑身是血,不过说不清是自己的还是葛劳的。不过葛劳还没死,而杰拉德已经筋疲力尽了??志迨侨盟岢值奈ㄒ欢?,而那也开始消退。

突然葛劳窒息了。血液从龙人身上喷出,溅了杰拉德一脸,让他看不见。葛劳怒吼着变得僵硬。他站起来,举起匕首。匕首从龙人手中掉下来。葛劳又倒在杰拉德身上,不过这次他没动了。葛劳死了。

杰拉德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停差点带来了他的毁灭。他想起梅丹的警告已经太迟了。死去的龙人跟活着时一样危险。杰拉德还没推开葛劳,巴兹龙人就变成了石头。他觉得身上像压着一座坟墓。石头尸体把他压在地上。他不能呼吸,慢慢窒息了。杰拉德想把尸体举起来,但它太重了。他吸了口气,想用尽最后的力气。

石头化成了灰尘。

杰拉德摇晃着站起来,靠着一棵树。他擦干眼睛,吐出嘴里的血,然后休息了一会儿,等着心跳恢复平静,视力从战斗恢复过来。能看见东西后,他找到龙人的包,拿回了卷轴。

杰拉德的嘴里还是一股恶臭,他最后看了一眼曾是葛劳的那堆灰尘,然后转身疲倦地穿过黑暗,朝奎灵诺斯的灯光走回去。黎明即将到来,灯光开始变得苍白。

阳光穿过太阳咏者宫殿的玻璃窗。吉尔萨斯沐浴在阳光中,专心于自己的工作。他在写一首关于父亲在长枪之战中冒险的诗,其中也包含两个家族之间的秘密信息,现在他们都被怀疑同情抵抗力量。

吉尔萨斯几乎要写完了,正准备派普兰切特把诗送到对国王的文学工作感兴趣的人那里,这时他突然发抖了。握着羽毛笔的手指一抖,在手稿上留下一个污点。他慌忙放下笔,头上冒出冷汗。

“陛下!”普兰切特慌忙问?!霸趺戳??您不舒服?”他停下整理国王手稿的工作,急忙走到吉尔萨斯身旁。

“陛下?”他不安地又问了一次。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吉尔萨斯低声说?!熬拖褚恢欢煸谖业姆啬股献??!薄岸??陛下!”普兰切特很疑惑。

“那是人类的说法,朋友,”吉尔萨斯笑了?!澳愦用惶??我母亲经常说。这种说法的意思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一股冷意,让你汗毛直立。那正是刚才我的感觉。更奇怪的是,片刻间我突然强烈地想起表弟的脸!西瓦诺谢。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就像看见你一样?!薄拔魍吲敌凰懒?,陛下,”普兰切特提醒他?!氨皇橙四绷?。也许鹅正走在他的坟墓上?!薄拔一骋?,”吉尔萨斯思索着说?!拔铱梢远先凰?,表弟没死。他穿着银色盔甲,西瓦那斯提武士穿的那种。我看见烟和血,周围战斗激烈,但他却不为所动。他站在悬崖边上。我伸出手,但不知道是要推他还是拉他?!薄拔蚁嘈拍且阉乩?,陛下,”普兰切特有些震惊地说。

“我也相信是,”吉尔萨斯皱着眉,摇了摇头?!拔壹堑媚鞘焙芊吲?,很害怕。奇怪?!彼仕始??!安还苣侵指芯跏鞘裁?,现在已经消失了?!薄氨菹乱欢ㄊ谴蝾?。您睡得不够――”普兰切特突然停止说话,他对吉尔萨斯做了个手势要保持安静,然后蹑手蹑脚穿过房间,把耳朵贴在门上。

“有人来了,陛下,”普兰切特用通用语报告说。

“早上这个时候?我认为没人会来。希望不是帕塞农,”吉尔萨斯说?!拔业猛瓿烧馐资?。告诉他不要打扰我?!薄叭梦夜?!”门外一个精灵对守卫说。那个声音冷静而又紧张?!拔掖盘蟾醯南??!币桓鍪匚来笊妹?。普兰切特瞥了吉尔萨斯一眼以示警告,吉尔萨斯坐回椅子,继续写诗。

“把那些衣服藏起来!”他做了个手势急切地低声说。

吉尔萨斯的旅行装叠好放在一个柜子上,准备下次晚上用。普兰切特迅速把衣服放进柜子里,锁上,然后把钥匙扔进插着新鲜玫瑰的大花瓶里。做完之后,他走过去应门。

吉尔萨斯玩着笔,做出深思的姿势。他懒洋洋地靠着椅子,脚搁在垫子上,笔尾顶着嘴唇,盯着天花板。

“跑者凯勒文卓斯,”守卫大声说,“请求陛下接见?!薄叭盟?,”吉尔萨斯无精打采地说。

凯勒文卓斯跳进屋里。他披着斗篷,戴着兜帽,脸遮住了。普兰切特关上门??瘴淖克雇严露得?,一脸死白。

吉尔萨斯不知不觉站了起来。

“怎么――”“陛下,别激动,”普兰切特瞥了一眼门,提醒国王守卫会听见。

“发生什么事了,凯勒文卓斯?”吉尔萨斯懒洋洋地问?!澳憧雌鹄淳拖窦砹??!薄氨菹?!”凯勒文卓斯的声音在颤抖,他低声说?!疤蟊淮读?!”“被逮捕了?”吉尔萨斯惊讶地重复道?!八傻??谁敢?为什么?什么罪名?”“是梅丹元帅。陛下,”凯勒文卓斯透不过气来?!拔也恢栏迷趺此胆D―”“快说!”吉尔萨斯着急地说。

“昨晚,梅丹元帅逮捕了您尊敬的母后。他收到龙王碧雷的命令要……要处死太后?!奔鼓勺叛?,脸上失去了血色,就像有人割断了他的喉咙。普兰切特看见国王的脸色过于苍白,急忙离开门走到国王身边,按住吉尔萨斯的肩膀安慰他。

“我想阻止他,陛下,”凯勒文卓斯伤心地说?!暗挥谐晒??!薄白蛲?!”吉尔萨斯痛苦地叫道?!澳阄裁床涣⒖汤醇??”“我试过,陛下,”凯勒文卓斯说,“但是没有帕塞农的命令守卫不放我进来?!薄懊返ぐ烟蟠侥睦锶チ??”普兰切特问?!白锩鞘裁??”“罪名是窝藏法师帕林,并协助他带着坎德人拿来的魔法装置逃跑。我不知道梅丹把主人带到哪里去了??嘉胰チ似锸恐富硬?,但没人告诉我她是不是在那里。我让人整晚寻找。他们会向卡林达斯回报,他自愿留在家里等着消息。最后,一个守卫朋友确认了事实?!薄叭缓笪揖偷侥饫锢戳?。您还没收到消息?”凯勒文卓斯不安地看着国王。

“没有,”吉尔萨斯无声地说。

“我想我们就要知道更多消息了,”普兰切特竖起耳朵说?!澳鞘敲返ぴ谏下ヌ?。他的沉重脚步震动了房子。他走得很快?!彼强梢蕴匚蓝僮懔⒄统っ不鞯孛娴纳?。一个守卫开始敲门,但是敲门声还没完,梅丹和一个戴头盔、穿盔甲的亲卫就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

“陛下――”吉尔萨斯跳起来,两步冲到元帅面前,掐住梅丹的喉咙,砰地一声把他撞到墙上。同时正跟亲卫说话的普兰切特抓住亲卫的手臂,扭到背后,拿出一把匕首对着他的耳朵。

“你对我母亲干什么了?”吉尔萨斯厉声质问道?!案嫠呶?!”他用力掐着梅丹的喉咙?!案嫠呶?!”元帅对国王的突然袭击毫无防备。梅丹没有动。年轻国王的手非常强壮,他开始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梅丹并不害怕。他抓着自己的匕首,随时可以拔出来刺进国王的腹部。不过那并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

他默默盯了吉尔萨斯一会儿,然后用快要窒息的声音说,“要么是小狗长成了狼,要么是你的演技太逼真?!蹦昵峋榈难劾锩挥泻ε?,表情坚定,手稳定而有力,梅丹有了答案。

“我想是后者,”他喘气说。

“我母亲!”吉尔萨斯咬牙说?!八谀睦??”“我在这,吉尔萨斯,”罗拉娜回答道,她的声音在奈拉卡骑士的头盔里回响。

“太后!”普兰切特喘气说。他扔掉匕首,跪了下来?!扒朐挛?!我不是故意的?!薄澳悴桓谜饷醋?,普兰切特,”罗拉娜脱掉头盔说?!胺趴?,吉尔萨斯。我没事。暂时跟大家一样安全?!奔狗趴返?,元帅揉着喉咙,离开了墙。

“母亲,您受伤了吗?”吉尔萨斯问?!八撕δ寺??要是他干了,我发誓――”“不,孩子,不要!”罗拉娜让他放心?!霸Т液苡焉?。甚至是尊敬。昨晚他带我去了他家。今早他又帮我伪装。元帅害怕我处于危险之中。他逮捕我是为了我的安全?!奔怪遄琶纪?,好像觉得一切都难以置信?!澳盖?,坐下。您看起来很累。普兰切特,给太后倒点酒?!逼绽记刑厝ツ镁剖?,元帅走向门。他猛地打开门,走到外面。守卫慌忙立正。

“守卫,据报城里有叛军。陛下有危险。清空皇宫,让所有仆人回家。宫殿里不能有人。明白吗?所有入口都要有守卫站岗,除了我的副官,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一到马上让他直接到国王的房间来。去吧!”守卫离开了,很快就能听见他们大声命令所有人离开宫殿。仆人们的声音疑惑而惊恐。现在还是清早,早餐准备好了但还没端上来,地板也还没清扫。守卫很坚决。仆人们大呼小叫,一个过于激动的人尖叫着,外面一片嘈杂。守卫把所有人赶到门外,然后按命令站岗。

过了一会儿,宫殿里就变得异常安静。

梅丹回到屋里?!澳阋ツ睦??”他看见凯勒文卓斯要离开就问。

“我要告诉我弟弟,大人,”凯勒文卓斯说?!八P牡乜旆枇栓D―”“你不能告诉他或任何人。坐下,保持安静?!甭蘩忍鹜?,打量着凯勒文卓斯。精灵也不确定地看着她,然后坐下了。

梅丹没关门?!拔乙芴饷嬗惺裁炊?。女士,可以吗?”“好的,谢谢您,元帅。您要喝一杯吗?”“那要陛下允许?!痹⑽⒕瞎?。

“普兰切特,”吉尔萨斯说,“给元帅倒点酒?!惫跽驹谀盖咨肀弑;に?,仍然怒视着元帅。

梅丹举起酒杯?!白:啬?,陛下。我一生中头一次被骗了。您这个软弱、犹豫、爱好写诗的国王完全瞒过我了。我一直想自己那些完美的计划为什么会失败。现在我相信有了答案。祝您健康,陛下?!泵返ず认戮?。吉尔萨斯转过脸不理他。

“母亲,发生什么事了?”“坐下,吉尔萨斯,我来告诉你,”罗拉娜说,“最好还是你自己读吧?!彼聪蛎返?。梅丹伸进自己盔甲里,拿出龙王送来的信,以新的尊敬姿态递给国王。

吉尔萨斯走到窗边,展开羊皮纸。他把信对着微弱的晨光,慢慢地仔细读着。

“龙不是这个意思,”他紧张地说。

“她就是这个意思,”梅丹冷冷地说?!安灰骋?,陛下。碧雷一直想找个借口摧毁奎灵那斯提。叛军的攻击越来越大胆。她怀疑精灵不让自己接近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不幸的是帕林•马哲理被发现藏在太后家,这证明了龙怀疑精灵和法师勾结抢夺她魔法的想法?!薄拔颐墙伤傲栓D―”吉尔萨斯说。

“呸!钱对她算什么?她索要钱财只是因为她认为这会让你们生活困难。她渴望的是魔法,过去众神的魔法。那个该死的装置出现在这里真是遗憾。您想对我隐瞒也很遗憾,女士?!痹У纳艉苎侠??!叭绻桓?,灾难也许就不会发生?!甭蘩冗茸啪?,没有回答。

梅丹耸耸肩?!暗?,您却没有。就像人们常说的,打翻了啤酒再哭也没用(Spilledale,astheysaid)。现在您必须把装置拿回来。一定要拿回来,女士,”他重申道?!拔乙丫×ν涎邮奔淞?,但是没几天。派狮鹫信使去光明城堡。命令帕林•马哲理交出装置和带着它的坎德人。我会亲自去见龙王。也许我能阻止我们的毁灭――”“我们!”吉尔萨斯生气地说?!澳隳米殴糇邮值母?,元帅。斧头悬在我们的头上,不是你的头上!”“请原谅我,陛下,”梅丹深深鞠躬说?!拔以谡馄恋厣暇幼×颂?,它像是我的家了?!薄澳闶钦剂煺?,”吉尔萨斯痛苦地一个字一个字说?!澳闶俏颐堑闹魅?。你是我们的看守??槟撬固嵊涝恫换崾悄慵??!薄拔也徽饷聪?,陛下,”梅丹停了一下,继续说?!拔蚁M胍幌?,我护送您母亲来皇宫而不是去断头台。我来警告您龙的意图,而不是让囚犯去市场上当弓箭手的靶子?!薄拔苏庑┛犊形颐且冻鍪裁创??”吉尔萨斯冷冷地问?!澳闳衔颐堑纳卸嗌偌壑?,梅丹元帅?”梅丹微微笑了?!拔冶鞠M涝谧约一ㄔ袄?,陛下??赡艿幕笆亲匀焕纤??!彼约河值沽艘槐??!薄氨鹦潘?,陛下,”普兰切特轻轻说,他走过来给国王倒酒。

“别担心,”吉尔萨斯扭着易碎的杯脚。

“现在,女士,我们没多少时间了,”元帅说?!爸胶捅试谡?。给马哲理写信?!薄安?,元帅,”罗拉娜坚定地说?!拔乙丫锤纯悸枪?。碧雷不会得到那个装置。我情愿先死上一百遍?!薄澳憧梢运郎弦话俦?,女士,”梅丹冷冷地说,“但是成千上万人死亡呢?你的人民怎么办?你要牺牲他们,拯救法师的玩具?”罗拉娜脸色苍白,但很坚决?!澳遣皇峭婢?,梅丹元帅。如果帕林是对的,它是最强大的魔法制品之一??帜撬固崛嘉雇廖乙膊换岚阉汤??!薄澳歉嫠呶夷歉鲎爸玫淖饔?,”梅丹说。

“不,元帅,”罗拉娜回答?!氨汤字浪嬖谝丫辉懔?。我不会给她提供更多的信息?!彼渚驳囟⒆琶返し吲难劬??!澳阒?,我有理由相信自己被监视着?!泵返ち骋缓?。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改变主意,转而跟国王说话。

“陛下,您怎么说?”“我跟母亲意见一致。她告诉过我那个装置的力量。我不会把它交给龙?!薄澳恢雷约涸诟墒裁绰??您宣判了自己王国的死亡!没什么魔法物品能值得上,”梅丹愤怒地说。

“那个值,元帅,”罗拉娜说?!澳嘈盼??!泵返ざ⒆怕蘩?。

罗拉娜也盯着梅丹,既不眨眼,也不畏缩。

“安静!”普兰切特警告说?!坝腥死戳??!甭ヌ萆系慕挪缴肆饺说淖⒁饬?。

“我的副官,”梅丹解释道。

“他能信任吗?”罗拉娜问。

梅丹苦笑了一下?!澳约号卸?,女士?!币桓銎锸孔呓考?。他的黑色盔甲上全是血和灰尘。他低头站了一会儿,呼吸沉重,就像爬楼梯耗尽了所有力气。最后,他抬头伸手把一个卷轴递给元帅。

“我拿到了,大人。葛劳死了?!薄案傻貌淮?,杰拉德先生,”梅丹接过卷轴。他看着骑士,看着盔甲上的血?!澳闶苌肆??”他问。

“实话说,大人,我不知道,”杰拉德坚强地说。

“我身上每个部分都受了伤,但是并不重,不然我已经死在街上了?!甭蘩瘸跃囟⒆潘?。

“太后,”杰拉德鞠躬说。

罗拉娜似乎想说什么,但瞥了一眼梅丹后,她好像意识到什么。

“我不相信我们见过面,先生,”她冷冷地说。

杰拉德满是鲜血的脸微微笑了?!芭?,谢谢您试着?;の?,但是元帅知道我是索兰尼亚骑士。实际上我是元帅的囚犯?!薄耙桓鏊骼寄嵫瞧锸??”吉尔萨斯震惊了。

“我告诉过你的那个,”罗拉娜说?!芭阕排亮趾涂驳氯说钠锸??!薄拔抑懒?。那么你是元帅的囚犯。这是他干的?”吉尔萨斯愤怒地问。

“不,陛下,”杰拉德说?!耙桓隽烁傻?。碧雷的信使,应该说是前信使?!彼吕?,叹口气闭上眼。

“这里有酒,”梅丹说?!傲换崾艿娇帜撬固岬娜魏涡畔?,”他满意地补充道?!氨汤字辽僖纫惶焓瘴业幕匦?。如果没收到,她不得不再派个信使。至少我们赢得了一些时间?!彼莞芾乱槐?。

“不,大人,”杰拉德接过酒,但没喝?!拔颐敲挥惺奔淞?。龙欺骗了我们。碧雷的军队已经出发。葛劳说他们也许已经越过边界了?;煦缰胶笞畲蟮木诱蚩槟撬固崆敖??!蔽堇镆黄兰?。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地听着。没人看别人。他们不想看见自己的恐惧。

梅丹元帅摇摇头,悲伤地笑了。

“看来我不会死于衰老了,”他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