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三十二章 死刑

计时的蜡烛放在床边,西瓦趴在床上,看着蜡烛燃烧。蜡烛上标记时间的线一条条燃掉,只剩最后一条了。蜡烛可以燃十二个小时。午夜西瓦点燃了它,十一个小时被火焰吞没了,现在要到处死米娜的正午时间了。

西瓦吹熄蜡烛,站起来穿上最好的衣服,那本来是准备胜利回师西瓦诺斯穿的。银线缝制的上衣是珍珠色的。袜子和靴子都是灰色。腕部和颈部有白色花边。

“陛下?”帐篷外一个声音说,“我是琦霖。我能进来吗?”“可以,”西瓦立刻回答,“你一个人进来?!薄拔以缧┦焙蚓屠戳?,”琦霖进来说?!澳挥谢卮?,一定是还在睡觉?!薄拔颐缓瞎?,”西瓦整了整衣领,冷冷地说。

琦霖沉默了一会儿,让人感觉不舒服?!澳怨绮土寺??”他问。

西瓦瞪了琦霖一眼,要是其他人看到会吓一跳。西瓦没有回答。

“表弟,我知道您的感受,”琦霖说?!八堑淖龇ㄌ膳铝?。真的很可怕。我跟舅舅和其他人吵到喉咙都哑了,还是没什么用。清霜让他们害怕。而他们都贪婪地吞吃恐惧?!薄澳忝桓且黄鸪??”西瓦半转身问。

“不,表弟!当然不!”琦霖很惊讶?!澳趺椿崛衔一崮茄??这是谋杀。非常明显。他们可以称之为‘死刑’,装成是高尚的,但他们掩盖不了丑陋的真相。我不管这个人类是不是最坏、最危险、最该死的。她的血会永远污染落下的那片土地,像瘟疫一样在我们之间扩散?!辩氐纳舯湫×?。他朝帐篷外担心地瞥了一眼?!氨淼?,清霜谈到了我们之间的叛徒,他说要同样处死那些精灵。舅舅和家族议会吓坏了,完全反对,但是我怕他们会不再吞食恐惧,开始互相争斗?!薄扒逅?,”西瓦轻轻地重复道。他本要说更多,但想起了对米娜的承诺?!叭グ盐业男丶啄美春寐?,表哥?还有剑。帮我穿上好吗?”“我帮您叫仆人,”琦霖说。

“不,我不想叫他们?!蔽魍呶战羧??!叭绻腥怂滴耆杷幕?,我会……我会作出后悔的举动?!辩匕镂魍呦瞪掀ご?。

“我听说身为人类,她很漂亮,”琦霖说。

西瓦怀疑地瞥了一眼表哥。

琦霖正忙着。他低声嘀咕着装作在专心系皮带。

西瓦放心了?!八俏壹蠲赖呐?,琦霖!她是那么脆弱?;褂兴难劬?!我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睛!”“但是表弟,”琦霖语气略带指责,“她是奈拉卡骑士,要毁灭我们的人?!薄澳鞘俏蠡?!”西瓦突然激动地大声说?!拔液芸隙?!她被骑士蛊惑了……或者是他们抓了她的家人当人质……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实际上,她是来救我们的?!薄盎勾湃蔽渥暗木?,”琦霖冷冷地说。

“你会看到的,表哥,”西瓦预言道?!澳慊岱⑾治沂嵌缘?。我向你保证?!彼床电??!澳阒牢腋闪耸裁绰??昨晚我去悄悄放她。我去了!我把她的帐篷割了个洞。我要解开她的镣铐,但是她却拒绝离开?!薄澳墒裁戳??”琦霖目瞪口呆地问?!氨淼塄D―”“没关系,”西瓦转过身,又变得冷冰冰的?!拔也幌胩致?。我不该告诉你,你跟其他人一样坏。出去!让我一个人呆着?!辩叵胱詈没故亲衩?。他掀开帘布,正要出去,这时西瓦紧紧抓住他的肩膀。

“你要去告诉孔纳我跟你说的事?因为如果你――”“不,表弟,”琦霖平静地说?!拔一岜C艿?。您不需要威胁我?!蔽魍呦缘糜行┎牙?。他嘀咕着什么,松开了琦霖,转过身去。

琦霖伤心而又担心,既为人民,也为表弟。他站在帐篷外,想着该做什么。他不相信那个人类女孩。虽然不太了解奈拉卡骑士,但是他相信他们不会提拔勉强听令的人当指挥官。虽然没有精灵会说人类好,但是精灵战士不得不承认敌人的战斗纪律和顽强。就连讨厌所有人类的孔纳将军都承认敌人打得很好,虽然失败了,但仍然保持秩序。他们跟着那个女孩穿过魔法罩,进入一个防御充分的王国,他们肯定知道自己是在送死。不,那些人不会听从不可靠的指挥官。

不是那个女孩被迷住了,她才是迷惑人的那个。显然西瓦迷恋她。他正处于陷入爱情的年龄。他可能会神魂颠倒?!拔蚁不栋宜?,”这是一首精灵歌曲的第一句。命运将这个奇怪而美丽的人类女孩扔到年轻国王身边真是遗憾。

西瓦在谋划着什么。琦霖想象不出来,他很发愁。琦霖喜欢表弟,他觉得西瓦诺谢有一个好国王的潜质,但这件蠢事会毁了他。如果有人知道他想释放敌人,就足以将他打成叛徒。族长议会永远不会原谅西瓦。他们会宣布他是“黯精灵”,然后像对他父母一样将他流放??啄山幌胝腋鼋杩?。

琦霖没有想过要违背誓言。他不会对任何人说西瓦告诉自己的话。他很希望西瓦从未说过那些话。琦霖闷闷不乐地想着表弟在谋划什么,想自己能做什么阻止西瓦干出傻事招来灭顶之灾。最好而又唯一的办法是紧跟着表弟,随时阻止他。

太阳高悬在天空,透过薄纱似的魔法罩,看不清楚地面。血染的大地准备好接受再一次浸血。太阳警惕地盯着死亡播种者,他们种的是尸体而不是种子。昨天东-塔拉斯流淌的是血液。没人能喝得下。

精灵在林地里找了根倒下的适合当柱子的树。塑木者将它变得光滑而笔直。他们将它深深敲入土里,这样就能保持立着,不会倒下。

清霜陪着孔纳将军到了??啄纱┘着褰?,脸色生硬。清霜则很高兴。军官命令部队列队立正。战士包围着整个地方,形成?;と?,以防人类突然劫场救他们的指挥官。族长议会成员都到了。伤员也爬起来列队观看。

琦霖站在舅舅旁边。他看起来很不舒服,孔纳低声让他回帐篷去休息。琦霖摇摇头,还站在那里。执行死刑的七名弓箭手已经选出来了。他们在离柱子大概二十步远的地方站成一排,拿着弓,搭好了箭。

一声号角宣布星辰咏者驾到。西瓦诺谢独自走入刑场。他的脸很苍白,议员们低声议论国王陛下是不是在战斗中受了伤,流血过多。

西瓦在场边停下了。他看着周围的军队,看着柱子,看着议员、孔纳和清霜。地上为国王放了一把椅子,离囚犯要走过的地方有一段安全距离。西瓦瞥了一眼椅子,大步走到一边,站在孔纳和清霜之间。

孔纳不高兴了?!拔颐俏菹伦急噶艘巫?。那里安全?!薄拔艺驹谀闵肀?,将军,”西瓦盯着孔纳说?!拔揖醯妹皇裁吹胤礁踩?。你觉得呢?”将军脸红了。他瞥了一眼清霜,清霜耸耸肩,像是在说,“别浪费时间了。有什么关系?”“将犯人带上来!”孔纳下令。

西瓦挺直身体,手按在剑柄上。他面无表情,不露出任何想法。

六名精灵守卫带着囚犯走来,他们的剑都拔出来了,剑刃在阳光下闪动着白光。守卫身材高大,穿着铠甲。而女孩穿着一件白色衣服,毫无装饰,就像小孩的睡衣。她手脚都带着镣铐,看起来瘦小而脆弱,就像大人堆中的流浪儿。残酷的大人。

议员嘀咕着什么,有人觉得可怜、沮丧和怀疑。这就是敌人的指挥官!这个女孩!这个孩子!战士的咆哮回答了他们。她是人类。她是敌人。

孔纳转头扫了一圈,人们安静下来。

“带犯人上前,”孔纳说,“她要知道死刑的罪名?!笔匚阑に妥徘舴?,因为戴着脚镣犯人走得很慢,不过有种帝王的风度,她抬着头,嘴边挂着奇怪而冷静的笑容。相比之下,守卫看起来非常不安。犯人的脚步很轻,看起来刚刚碰到地面。守卫的脚步则扬起灰尘,就像在艰难行进,走到将军面前时已经筋疲力尽了。他们警惕而不安地盯着囚犯,但犯人却从未看过他们。

米娜没有看西瓦诺谢,而西瓦诺谢全心全意地盯着她,准备好只要她说句话,就不惜跟整个精灵军队战斗。米娜的琥珀眼睛盯着孔纳将军,虽然将军挣扎了一会儿,但无法抵抗。他也被金色的树脂俘获了。

孔纳开始发表演讲,解释为什么有必要违反精灵的习俗和信念剥夺人最宝贵的东西――生命。他是个出色的演讲者,也列出了许多有力的论点。如果在人们见到囚犯之前发表演讲也许有用。而现在他就像是残忍的父亲对无助的孩子滥用惩罚??啄芍雷约赫ヌ冢盒矶嗳瞬话财鹄?,重新考虑自己的判断??啄赏蝗坏亟崾搜萁?。

“犯人,你叫什么名字?”他用通用语问。他的声音非常大,群山将声音反射回来。

“米娜,”她的声音冷得像血色的东-塔拉斯河,而且并不屈服。

“姓氏?”孔纳问?!拔颐且羌??!薄懊啄染褪俏业娜?,”她说。

“犯人米娜,”孔那将军严厉地说,“你带领一支武装军队无故进入我们这片热爱和平的领土。因为并未正式宣战,所以我们认为你是歹徒、杀人犯。我们在此宣判将你处死。对这些指控,你有什么要申述的吗?”“有,”米娜严肃回答?!拔也皇抢从肟帜撬固崛嗣窠徽降?。我是来救他们的?!笨啄煞吲卮笮??!拔颐呛芮宄?,奈拉卡骑士的‘拯救’就是征服和奴役?!薄拔依唇饩饶愕娜嗣?,”米娜平静地说,“我会做到的?!薄八诔靶δ?,将军,”清霜急忙对孔纳耳语说?!案峡焱晔?!”孔纳没有理会顾问,只是耸耸肩,走开了一步。

“我还有个问题,犯人,”孔纳继续傲慢地说?!澳愕幕卮鸩换崛媚闾庸凰?,但是如果你合作,箭就能快点结束一切。你是怎么进入魔法罩的?”“我很高兴告诉你,”米娜立刻说?!拔腋娴奈ㄒ徽嫔窈褪郎纤械娜舜犹焯美锷焓痔崞鹆四Хㄕ?,我和陪伴我的人就能进来了?!本槊且桓鲆桓鲋馗醋潘幕?,就像夏日里的冷风吹过,不过那没有必要,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

“你撒谎,犯人!”孔纳愤怒地说?!爸谏窭肟?,不会回来?!薄拔揖婀懔?,”清霜叹气说。他不安地盯着米娜?!傲⒖躺绷怂?!”“我不是说谎的人,”米娜说?!拔也皇墙裉旎崴赖娜?。倾听唯一真神的声音?!彼苯幼蚯逅??!澳阏飧鎏袄范靶牟募一?,同敌人勾结想要剥夺完全属于我的东西。背信弃义的惩罚就是死亡?!泵啄瘸炀倨鹗?。天空中没有云,但她腕上的手铐裂开,发出响声落在地上,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她身上的锁链熔化了。挣开了束缚后,她指着清霜的胸口。

“你的法术失效了!幻象消失了!你再也不能在灵魂以另一种形式行走时,将身体隐藏在魔法位面了。让他们看看你,湛青•血爆。让精灵看看他们的‘救世主’?!鼻逅厍胺⒊鲆坏懒凉?。他痛苦地叫喊着,抓住脖子上的魔法护身符,但是那银色的护身符破了,它的法术也失效了。

精灵看到了惊奇的一幕。清霜的身体在扩大,每次心跳间他的精灵身体都变得扭曲可怕。他长出了绿色的翼,嘴边扭曲的绿鳞带着恨意,急剧拉长的鼻子上的绿鳞在起伏。巨牙在伸长的嘴里长出来,将诅咒的话语变成了毒气。他的手变成了腿,末端长出了爪子,而原来的腿变成了强壮的后腿。他的大尾巴卷成一圈,准备以致命的力量横扫全场。

“湛青!”精灵害怕地喊道?!罢壳?,湛青!”没人动,没人能动。龙威麻痹了他们的四肢,冻注了他们的手和心,他们呆立着,像兔子见了狼一样颤抖。

不过湛青•血爆还没有真正来到这里,他的灵魂和身体还在融合。他知道自己还在转换过程中,只需要一点时间就行,而他需要这点宝贵的时间。他用龙威换来需要的时间,让精灵变得无助,有些人会因恐惧和绝望而发疯??啄山⑾肿约焊嗣翊戳司薮蟮脑帜?,他目瞪口呆,就像被闪电击中了??啄墒宰乓谓?,不过右手根本不听使唤。

湛青不理将军,这个可怜人稍后再处理。龙的愤怒集中在一个人上,那个揭穿了他的伪装、真正危险的人。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打破了护身符的强大法术,那个护身符可以让身体和灵魂分开,是他的前主人、声名狼藉的法师雷斯林•马哲理送的。

米娜在龙威中颤抖着。她的信念也无法?;に?。她没有武装,无依无靠。湛青喷出致命的毒气,现在还很弱,大嘴也不够有力。毒气可以让这个弱小的人类无法移动,然后等嘴有了力,就可以撕烂她的心,咬断她的头。

西瓦也被龙威和惊讶吞噬了,可怕的现实是:湛青•血爆,折磨祖父的龙现在又来折磨孙子了。西瓦颤抖着想到,如果米娜没有让他看到真相,他可能会按清霜的话做事。

米娜!他转身寻找,看见她抓着喉咙,不省人事地倒在龙前面的地上,而湛青张大了嘴。

对米娜的担心压过了龙威,西瓦拔出剑,跳过去挡在她和龙之间。

湛青不想让这个卡拉东死得这么快。多年来他一直想像折磨祖父一样折磨孙子。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没办法。湛青对着精灵喷出毒气。

西瓦咳嗽着窒息了。他感到晕沉,像要在毒气中溺死。虽然慢慢变得虚弱,但他还是对着那颗可怕的头乱挥了一剑。

剑刃刺进嘴里的软肉,没造成多大实际伤害,但是让龙感到疼痛。湛青扬起头,?;共逶谧炖?,西瓦脱手了。龙摇摇头,血液四溅,剑飞了出去。

现在龙完整了。他强大而愤怒。对精灵的恨意让他十分激动。他想释放毒气,看着精灵窒息,然后痛苦地死去。湛青张开两翼,跃入空中。

“看着我!”龙怒吼道?!翱醋盼?,西瓦那斯提!看我的力量,看你们的毁灭!”孔纳将军突然明白了清霜的诡计,他被龙蒙骗了??啄上袼崾拥娜?,罗拉克•卡拉东一样成了湛青•血爆的棋子。在这最后一刻,孔纳看穿了真相。魔法罩不是在?;に?,而是在杀死他们??啄杀蛔约何抟獯吹目膳旅讼呕盗?,他盯着绿龙这个祸根??啄烧趴?,准备下令攻击,但就在那一刻,他那充满愤怒和内疚的心破了。他脸朝前倒下。

琦霖跑到舅舅身边,但是孔纳已经死了。

龙飞得更高,他拍打着空气,盘旋着,让龙威像浓雾一样笼罩精灵。

西瓦的视线慢慢模糊,他倒在米娜身边。虽然快死了,他还是想?;に?。

“米娜!”他用最后的力气说?!拔野?!”西瓦崩溃了。黑暗淹没了他。

米娜听到他的话,睁开了眼睛。她看见西瓦躺在自己身边,西瓦闭上了眼睛,不再呼吸。她看了看周围,龙在空中正准备进攻。龙威让精灵无法控制自己,扭曲着他们的内脏。精灵不能移动,不能呼吸,不能思考,只感到痛苦和恐惧。精灵弓箭手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箭已上弦,但是颤抖的手几乎拿不稳弓。

将军死在地上。

米娜弯腰亲吻西瓦诺谢,她低声说,“你不能死!我需要你!”西瓦开始呼吸,但没有动。

“弓箭手,西瓦诺谢!”她喊道?!叭盟欠偶?!你是国王!他们会听你的?!泵啄纫《??!拔魍吲敌?!”西瓦呻吟着动了动。他慢慢睁开眼睛,但是米娜没时间了。

米娜站起来?!肮?!”她用完美的西瓦那斯提精灵语喊?!癝agasto!放箭!放箭!”她的喊声唤醒了一个弓箭手。他不知道谁在说话,只听到了一个似乎要钉穿自己头颅的词。他举起弓,瞄准龙。

“Sagasto!”米娜大喊?!吧彼浪?!他背叛了你们!”一个又一个弓箭手听从她的话。他们放箭,克服了龙威。现在精灵眼里只有一个敌人,他们迅速搭上箭。一开始颤抖的手放出的箭并不直,不过目标实在太大,没瞄准的也射中了。两支箭射穿了龙翼,一支箭射中了尾巴,还有一支射中了龙胸前的鳞甲,弹开落到地上了。

克服了龙威后,精灵就再不会受其影响了。现在弓箭手瞄准了龙的要害部位。龙前腿下部没有龙鳞覆盖,那里很靠近心脏。他们还瞄准翼根和眼部。

其他精灵也抬起头??疾欢?,然后上百人都克服了龙威,拿起弓箭和长矛,加入战斗??志宓募饨斜涑膳?。最后,他们终于能面对给自己带来绝望、毁灭和死亡的敌人了。天空中满是箭雨和溅落的龙血。

湛青•血爆因痛苦而发狂,他犯了个错误。他没有撤出战斗,虽然现在伤得很重,但他也可以飞回老巢疗伤。他不相信长久以来服从自己意志的弱小精灵能杀死自己。一大口毒气就能解决他们。一口就能结束战斗。

湛青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来。但是应该是致命气团的毒气却只是薄雾,清晨的微风将它吹走了。他喘着气,胸膛里呼噜呼噜响。他感到箭刺进了内脏,箭头离心脏很近。箭刺穿了他的肺。湛青想逃跑,但太迟了,他无法逃离痛苦。破损的双翼不能撑起他的重量,他飞不动了。

湛青翻滚着落下来。他笔直坠向地面,无法阻止自己下落。最后一刻,他痛苦地把身体移到精灵上方,想压死他们。不过下面是森林。

湛青•血爆最后怒吼一声,落入西瓦那斯提森林。他曾在恶梦中扭曲、折磨的树木等着接受。白杨、橡树、柏树和松树牢牢立着,就像勇敢的枪兵。龙的重量和撞击没有让它们折断,树刺穿了湛青•血爆的鳞甲和身体,将他钉住。西瓦那斯提的树木用自己的方式复仇了。

西瓦诺谢睁开眼睛,看见米娜站在身边?;ぷ约?。他挣扎着站起来,慢慢稳定下来。米娜看着同龙的战斗。她看着本要射穿自己身体的箭刺穿了敌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西瓦没有留意战斗。他只能看见米娜。

“你将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西瓦低声说,他的喉咙因毒气而刺痛?!拔铱煲懒?,感觉灵魂在飞走。我看见自己的身体躺在地上。我看见你亲我。你亲了我,我不能离开你!所以我活了!”“是唯一神带你回来的,西瓦诺谢,”米娜平静地说?!拔ㄒ簧穸阅慊褂邢M??!薄安?,是你!”他坚持道?!澳愀宋疑?!因为你爱我!现在我的生命属于你,米娜。我的生命和灵魂?!泵啄刃α?,但还是专注于战斗?!翱茨抢?,西瓦诺谢,”她指着说,“今天你打败了最可怕的敌人,湛青•血爆,他将你捧上王座,以为你跟你祖父一样软弱。你证明了他是错的?!薄拔颐堑氖だ楣τ谀?,米娜,”西瓦高兴地说?!澳阆铝罘偶?。我在黑暗中听见了?!薄拔颐腔姑挥谢竦檬だ?,”她出神地说?!盎姑挥?。战斗没有结束。你的人民仍然处于危险之中。湛青•血爆会死,但是他放下的魔法罩还在?!痹谡绞康幕逗羯土陌Ш派?,西瓦几乎听不见她的声音。他搂住米娜的腰,把她拉到身边好听清楚。

“再告诉我一次,米娜,”他说?!霸俑嫠呶乙淮文Хㄕ值氖??!薄拔抑桓嫠吡四阏壳?#8226;血爆对你们做的事,”米娜回答?!八昧司槎酝饨绲目志?。你们以为魔法罩会?;ぷ约?,实际上它是在杀死你们。魔法罩吸取精灵的生命力维持运转。只要它还在,你的人民就会慢慢死去,直到最后不再有人需要?;?。因此湛青•血爆是想杀死你们所有人,嘲笑你们自以为被安全?;ぷ?,实际却是自我毁灭?!薄叭绻馐钦娴?,一定要摧毁魔法罩,”西瓦说?!暗俏一骋晌颐亲钋康姆ㄊσ参薹ㄆ苹邓看蟮哪Х??!薄澳悴恍枰ㄊ?,西瓦。你是罗拉克•卡拉东的孙子。你可以结束祖父引来的灾祸。你有力量毁掉魔法罩。跟我来?!泵啄壬斐鍪??!拔腋嫠吣愀米鍪裁??!蔽魍呶兆∶啄认讼傅氖?。他挨着米娜,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他看见自己在琥珀中闪亮。

“你必须亲我,”米娜仰起头。

西瓦很快遵从了。他吻了米娜,体验自己所渴望的甜蜜。

不远处,琦霖站在舅舅尸体旁边。他看见西瓦诺谢倒下,知道表弟死了,因为没人能在龙的毒气中活下来。琦霖为表弟和舅舅哀悼。他们都被清霜蒙骗了,也都付出了代价。琦霖跪在舅舅身边,等着死亡,等着龙杀死所有人。

琦霖惊讶地看见人类女孩米娜抬起头,站了起来。她强壮而警惕,似乎不受毒气影响。她低头看着没有生气的西瓦诺谢,亲吻了他,让琦霖惊讶和不安的是,表弟又呼吸了。

琦霖看见米娜重整精灵弓箭手的士气。他听见米娜用精灵语下令。他看见人民鼓起勇气,同敌人战斗。他看见龙死了。

琦霖高兴地看着这一切,眼里涌出热泪,但心里却有些不安。

这个人类为什么这么做?她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头一天她看着手下杀死精灵,而第二天自己拯救精灵?他看着米娜拥抱西瓦。琦霖想跑过去,拉开表弟。他想摇醒表弟。但是西瓦不会听。

表弟为什么要听呢?琦霖想。

这天发生的事让琦霖头脑一片混乱。他唯一能拿出的证据是每次看那个女孩米娜,心里总会有一团阴影,表弟为什么要听他的警告呢?琦霖转身。他伸手轻轻合上舅舅瞪着的眼睛。身为侄子,他应对舅舅尽本分。

“跟我来,西瓦,”米娜催促西瓦,她轻轻吻他的脸颊?!拔愕娜嗣??!薄拔易稣庑┦俏?,米娜,”西瓦低声说。他闭上眼睛,吻米娜的嘴。

米娜的吻很甜蜜,但让西瓦刺痛。他饮下甜蜜;避开痛苦。米娜将他拉入黑暗,就像在风暴云内。她的吻像闪电,让他失明,让他摔下悬崖。西瓦不能止住坠落。他摔在石头上,感觉骨头碎了,身体撞伤,非常痛。痛苦难以忍受,但又令人入迷。他想让它以最坏的方式结束,那样他会乐意死去。他想让痛苦永远持续。

他们的嘴唇分开,法术结束了。

就像是死而复活,西瓦睁开眼睛,吃惊地看见血红的夕阳。但是他吻米娜的时候是中午。似乎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他们去哪里了?迷失了,被遗忘了。周围很安静。龙不见了,视野中没有军队,表哥也不见了。西瓦慢慢意识到,自己不是在战场上。微暗的黄昏中,他发现自己在一个花园里。

我认识找个地方,他迷迷糊糊地想,看起来很熟悉。但我在哪里?我怎么来的?米娜!米娜!西瓦惊慌起来,以为自己失去了她。

西瓦感到米娜的手就在自己手边,于是深深叹了口气,紧紧抓住她的手。

我站在阿斯塔琳花园,他意识到?;始一ㄔ?,卧室窗户能看到的地方。我来过一次,讨厌这个地方。这里全是死亡的植物,让我浑身发毛。我看着一棵树死去,它的叶子痛苦地卷曲、变灰、落下?;ㄔ袄镉谢畹闹参锏奈ㄒ辉蚴?,皇家园丁和塑木者从自家花园里带来活的换掉了死的。但是,将任何活物带到这个花园,就是宣判它的死亡。

只有一棵树活着。它在花园正中心,被称为魔法罩之树,因为它周围有一层无法穿透的?;ふ?。清霜说树的魔法维持魔法罩。是的,但树根并不是从土壤里吸取营养,而是伸进了西瓦那斯提每个精灵的心里。

他感到树根在自己体内缠结。

西瓦诺谢握住米娜的手,带着她穿过死亡花园,走向中间的那颗树。魔法罩之树活着,而且很茂盛。树叶很健康,绿得像湛青的鳞甲。树干是血红色,看起来像是在渗出鲜血。树枝扭曲,像是毒蛇。

我必须拔起这棵树。我是罗拉克的孙子。我必须将树根从人民心里拉出来,这样才能释放他们。但是我厌恶碰邪恶的东西,我要找把斧头,把树砍倒。

虽然你可以将树砍倒一百次,一个声音说,但树也会长回来一百次。

它会死。现在湛青•血爆死了,他一直维持着树的生命。

现在是你在维持。米娜没有说话,但她将手放在西瓦胸前。你和你的人民。你感觉不到吗?树根在你体内扭曲,吸取你的力量和生命。

西瓦的确感到什么东西在扭曲自己的心,但他不知道是邪恶的树还是米娜的手。

他拉起米娜的手,亲吻它。他留下米娜站在路上,一个人走向魔法罩之树。树感到了危险?;疑穆僖∷慕捧?,死去的树枝落下来,砸他的后背和肩部。西瓦踢开蔓藤,抛开树枝。

他越靠近树,就越感到虚弱,越感到树的影响增大。树想杀死他,就像以前杀死许多人一样。树流动着人民的血液。每片叶子都是被谋杀的精灵的灵魂。树很高,但主干细长。西瓦能轻松抱住。毒气的影响让他虚弱,他怀疑自己有没有力气将树拔起来。

你有力气。你一个人就行。

西瓦抱住树干。树像蛇一样挣扎,这种可怕的感觉让他颤抖。

他松开树,后退了。他突然怀疑,如果魔法罩没有了,我们的土地就会失去?;?。

西瓦那斯提王国挺立了数个世纪,精灵战士的勇气和技巧?;ぷ潘?。荣耀的日子会归来。那些世界尊敬、害怕精灵的日子会归来。你会是一个强大国家、一个强大民族的国王。

我会是国王,西瓦对自己重复道。米娜会看着我强大,她会爱我。

西瓦站稳,牢牢抱住光滑的树干,从自己的兴奋、爱情、雄心和梦想里召唤力量,他用力一举。西瓦的力量和意志增强了。他绷紧肩部,用力拉着。树有些松动,他再次加强自己的力量。

“为了米娜!”他默默地说。

树根突然松开,西瓦向后倒了下去。树压在他身上,他没受伤,但是除了树叶和树枝什么都看不见。

西瓦怒了,感觉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他从下面爬出来,脸上闪动着胜利而尴尬的红晕,他拍了拍手上的泥土。

太阳火辣辣的。西瓦抬起头,看见太阳像愤怒的红色火焰。现在没有薄纱挡住太阳的光辉了。他感觉自己不能直视炽热的太阳,不能看它周围的地方。这种景象刺痛了他的眼睛。西瓦眨眨眼睛,让眼泪流掉,刚刚看太阳的那个地方成了一个小黑点。

“米娜!”西瓦遮住眼睛,想找她?!翱?,米娜!你的神是对的。魔法罩没了!”西瓦摇摇晃晃地走到路上。他还看不清楚?!懊啄??”他喊道?!懊啄??”西瓦喊了又喊,一直从太阳落山叫到天黑。他一直呼唤米娜,直到说不出话来,然后他低声说着。

“米娜!”没有回答。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