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二章 突袭光明城堡

碧雷和手下飞临光明城堡。一阵阵的龙威让居民失去勇气,感到恐惧和绝望。四只巨大的红龙飞过上空,龙翼投下的阴影比最深的夜还要黑暗,阴影下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血液冷却、心脏枯萎。

碧利林萨拉诺克丝是混沌之战后不久出现在克莱恩的巨大绿龙;没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和怎么来的。到了克莱恩后,她和同类――尤其是堂姐玛烈赤斯――攻击这片大陆上的原住龙,包括金属龙和各种颜色的龙。她吞食被自己杀死的龙,身体变得臃肿。碧雷在手下的红龙上空盘旋,观察着。她很高兴看见战斗进行顺利。

城堡无法抵抗她。如果银龙明镜在,也许敢挑战碧雷,但是他神秘消失了。索兰尼亚骑士在圣奎斯特岛(SancristIsle)有个要塞,他们会英勇抵抗,但是人数太少,逃不过碧雷和她手下的集中攻击。只要碧雷呼口气,毒气就会杀死要塞里每个保卫者。

索兰尼亚骑士不会倒下死去,碧雷还指望他们和手下打一仗呢。弓箭手在城垛上列队,军官努力要保持士气,不过许多人在龙威下失去了勇气,虚弱发抖。骑士匆忙到岛上各个村庄安抚居民,帮助他们逃到专为这种情况准备的避难所去。

城堡里,守卫计划过用魔法防御龙的攻击。但是神秘力量已经衰退太多了,他们不得不逃离美丽的水晶建筑,留给龙去破坏。首先要撤离的是孤儿。孩子们被吓坏了,他们哭着喊金月,因为她非常爱孩子,不过金月没有来。牧师们抱起小孩,一边逃往安全地方一边安慰他们说,金月会来的,不过她现在很忙,所以你们应该勇敢些,让金月感到自豪。牧师边说边悲伤而沮丧地互相对视。金月在黎明时像个疯子一样逃离了城堡。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圣奎斯特岛上的居民离家汇成往内陆的人流,克服了龙威的人催促并带领其他人。岛中间的山里有很多大山洞。人们天真地相信在那些洞里他们就能安全,但现在攻击就要开始了,很多人才意识到这计划多愚蠢。红龙的火焰会毁掉森林和建筑?;鹧婊嵘栈俾降乇砻?,绿龙的喷吐会污染空气和水。没人能活下来。圣奎斯特岛会变成死岛。

人们害怕地等着攻击开始,等着火焰融化要塞的水晶圆顶和石墙,等着毒云让他们窒息。但是龙没有攻击。红龙在上空盘旋,满意地看着地上的恐慌场面,却没有开始杀戮。人们想知道龙在等什么。有些蠢人抱有希望,认为这只不过是龙在威胁他们,吓过了之后就会离开。聪明人知道不是。

在大讲堂上方的房间里,帕林•马哲理透过巨大的窗户――实际上是一面水晶墙――看着龙飞来。他盯着龙,同时绝望地试着收起时光旅行装置的碎片,它本该将自己和泰索何夫安全传送到索拉斯。

“应该这么看,”泰斯以坎德人的高兴说,“至少龙不会得到装置?!薄安换?,”帕林立刻回答,“她会抓住我们?!薄耙残聿换?,”泰斯搜出滚到床下的一块碎片,争辩道,“时光旅行装置坏了,它的魔法都没了――”他停顿了一下,坐了起来?!拔也滤哪Хǘ济涣?,帕林,是吗?”帕林没有回答。他几乎听不见坎德人的声音。他想不到有什么逃脱的办法??志迦盟⒍?,绝望在慢慢侵蚀他,帕林变得虚弱。他筋疲力尽,不能战斗,为什么要费功夫战斗呢?死者在偷取魔法,为某个原因吸取生命。帕林颤抖着,想起那些冰冷的嘴唇压在肉上的感觉,还有哭喊着乞求魔法的声音。他们得到了……时光旅行装置现在只是一堆齿轮、杆子和闪亮的宝石,散落在地毯上。

“就像我说的那样,没有魔法”――泰斯还在唠叨――“碧雷就找不到我们,因为她没有魔法引导?!迸亮痔鹜?,看着坎德人。

“你说什么?”“我说了很多事。龙得不到装置,因为没有魔法,所以也许也抓不到我们――”“也许你是对的,”帕林说。

“是吗?”泰斯很惊讶。

“把那个给我,”帕林说。

帕林拿过坎德人的一个包包,倒出里面的东西,匆忙收集装置的碎片。

“守卫会疏散人们到山里去。我们会在人群中走散。不,别碰那个!”他打了坎德人伸向镶宝石面板的小手一下?!拔业冒阉兴槠衅鹄??!薄拔抑皇窍胍黾湍钇?,”泰斯吸着自己红肿的指节解释道?!凹亲】ɡ?。尤其是现在我不能用装置回到过去了?!迸亮趾吡艘簧?。他的手在发抖,扭曲的手指很难抓住小碎片。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那东西,”泰斯说?!拔一骋赡闶欠衲苄蘩???赡芩夹薏缓???雌鹄此耆盗??!迸亮值闪丝驳氯艘谎??!澳闼倒憔龆ㄓ盟氐焦??!薄澳鞘窃?,”泰斯说,“在这里的事情变得真正有趣之前。金月坐侏儒的潜水船出海了,现在我们又被龙攻击。更别提亡灵了,”他补充道。

帕林不喜欢最后这句?!爸辽偃媚阕约悍⒒拥阕饔?。去走廊看看外面怎么样?!碧┧拐瞻炝?,他一边回头说话一边走向门?!拔腋嫠吖阄铱醇隽榱?。就在装置坏掉的时候。难道我没有吗?他们就在你周围,像蚂蟥一样?!薄跋衷谀慊鼓芸醇??”帕林问。

泰斯扫了一眼四周?!懊挥?,一个都没有?!彼赋?,“不过魔法没了,不是吗?”“是的,”帕林紧紧抓住包包上的细绳,“魔法没了?!碧┧股焓秩ヅ∶虐咽?,这时有人用力敲门,门几乎都破了。

“马哲理大师!”一个声音喊道?!澳诶锩媛??”“我们在这里!”泰索何夫喊道。

“城堡被碧雷和一大群红龙攻击了,”那个声音说?!按笫?,您得快点!”帕林很清楚他们被攻击了。他认为自己随时会死。他只想要逃,不过现在他跪在地上,在地毯上摸索,要确定没有漏掉时光旅行装置的任何小部件。

没什么了,帕林站了起来,同时圣奎斯特索兰尼亚骑士的首领卡蜜拉女士大步走进房间。她是个老兵了,因而沉着冷静,思路清晰。她的任务不是同龙战斗,那可以让手下的战士去做。她要安全疏散尽可能多的人。像大多数索兰尼亚骑士一样,卡蜜拉女士非?;骋煞ㄊ?。她冷冷盯着帕林,就像怀疑他同龙勾结。

“马哲理大师,有人说您还在这里。您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吗?”帕林看着窗外,龙在他们上空盘旋,油光海面上,龙翼的阴影波动着。

“我不可能不知道,”帕林冷冷地回答。他并不喜欢卡蜜拉女士。

“您在干什么?”卡蜜拉女士生气地质问?!拔颐切枰陌镏?!我希望您用魔法同这些怪物战斗,但是一个守卫说他觉得您还在屋里。我不相信,但是您却在这里,玩一个……小玩意儿!”帕林想知道,如果卡蜜拉女士知道龙攻击的首要目标就是得到这个“小玩意儿”会说什么。

“我们正要走,”帕林边说边伸手去抓兴奋的坎德人?!白甙?,泰斯?!薄八档氖鞘祷?,卡蜜拉女士,”泰索何夫注意到骑士的怀疑?!拔颐钦?。我们要去索拉斯,不过逃跑用的魔法装置坏了――”“够了,泰斯?!迸亮职芽驳氯送频矫磐?。

“逃跑!”卡蜜拉女士重复了一遍,声音因愤怒而发抖。

“你计划逃跑,留下我们送死?我不敢相信这样的懦弱。何况还是个法师?!迸亮掷卫巫プ√┧骱畏虻募绨?,把他推下走廊走向楼梯。

“坎德人说得没错,卡蜜拉女士?!迸亮址泶痰??!拔颐羌苹优?。任何明智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那么做,不管是法师还是骑士。不过装置坏了,我们走不了。我们同你们一起被困在这里。我们会同你们去山里,或是走向死亡,那要看龙的决定。往前走,泰斯!没时间唠叨了!”“但是你的魔法――”卡蜜拉女士坚持道。

帕林突然发怒了?!拔颐挥心Х?!”他愤怒地说?!耙庑┕治镎蕉?,我的力量不比这个坎德人多!也许更少,因为他的身体是完整的,而我却是残废?!迸亮峙幼趴劾?,卡蜜拉也怒视着帕林,她的脸色发白,表情冰冷。他们走到通往大会堂各层的楼梯处,原来一直挤满人的楼梯现在空荡荡的。大会堂里的人加入了逃跑队伍,希望能在山里找到避难处。帕林看见人群涌向岛内陆。如果龙现在发起进攻,红龙对人群吐出火焰,将会是一场可怕的大屠杀。但是龙还在上空盘旋,观望着,等待着。

帕林很清楚他们为什么等待。碧雷在试着探测装置的魔法。她想确定哪个小生物带着宝贵的装置。这就是她不命令手下攻击的原因。要是帕林告诉卡蜜拉这些,她会咒骂,说不定还会把他交给龙。

“我想你还有其他事吧,卡蜜拉女士,”帕林转过脸去说?!澳悴挥霉芪颐??!薄跋嘈盼?,”卡蜜拉回答道,“我不会理你们!”卡蜜拉推开帕林,跑下楼梯,腰边长剑发出叮当声,身上的盔甲咔嗒作响。

“快点,”帕林命令泰斯?!拔颐腔嵩谌巳褐凶呤У??!迸亮至闷鸪づ?,跑下楼梯。泰索何夫跟在后面,享受坎德人奔跑的乐趣。两人是最后离开的。就在帕林停在入口喘气,准备决定走哪条路时,一只红龙扑了下来。人们尖叫着趴在地上。帕林拉着泰斯背靠大会堂的水晶墙。龙从旁边飞走了,只是让一些人害怕地疯跑而已。

帕林觉得龙可能看见他了,于是抬头看着天空,怕它会再扑一次。不过看见的景象让他疑惑。

天空中有很多大东西,就像巨大的鸟。一开始帕林以为那就是鸟,然后他看见了金属反光。

“那是无底深渊来的什么东西???”帕林说。

泰索何夫转过脸,避开阳光斜视天空。又一只红龙低低掠过城堡。

“龙人战士,”泰索何夫平静地说?!八钦恿成咸吕?。长枪之战的时候我见过?!彼勰降靥玖丝谄??!坝惺蔽艺嫦M约菏橇??!薄澳闼凳裁??”帕林喘着气说?!傲??”“是的,”泰斯说?!翱雌鹄床挥腥ぢ??他们骑在龙背上,然后跳下来――那里,你可以看见――看他们怎么展开翅膀延缓下落。帕林,这难道不奇妙吗?可以慢慢飞过空气,就像――”“那就是碧雷不让龙烧平这里的原因!”帕林沮丧地喊道?!八肴昧搜罢沂惫饴眯凶爸谩罢椅颐?!”龙人聪明、强壮,为战斗而生,为战斗而养,他们是龙王所有部队中最可怕的。长枪之战中,邪恶法术让龙人从金属龙的蛋里出生,他们是巨大的蜥蜴类生物,像人一样直立行走。龙人有翅膀,但是比较短小,不能长时间让肌肉发达的巨大身体升起,只适合在空中漂浮,就像现在这样,让自己慢慢安全着陆。

龙人一落地,就听从军官的命令开始排队。

然后龙人战士的队伍分散开,抓住了每一个能抓的人。

一队龙人围住了城堡守卫,命令他们投降。守卫人数没有龙人多,扔掉了武器。龙人强迫他们跪在地上,然后施展法术,让他们被蛛网缠住或是昏昏入睡。帕林记下了龙人显然可以轻松施法,而安塞隆上的其他法师几乎找不到足够的魔法能量烧开水。他觉得这个不祥的事实需要时间仔细思考,但现在不可能。

龙人不杀囚犯?;共荒?,得先审问犯人。守卫倒在原地,或是被魔法蛛网困住。龙人战士继续前进,其他龙人开始把蛛网里的犯人拖到被抛弃的大会堂里。

又一只红龙在头上掠过,厚重的翅膀划破空气。龙人军队跳下龙背。现在帕林知道他们的目的了。龙人要占领光明城堡,将它作为行动基地。完成后,他们会搜遍整个岛,抓住所有居民。另一只军队也许在攻击索兰尼亚骑士,把他们困在要塞里。

他们知道泰斯和我的模样吗?帕林问自己?;蛘咚潜桓嬷汤状ヅ龅降乃蟹ㄊ涂驳氯??那无关紧要,帕林痛苦地意识到,无论如何,我很快就会再次沦为囚犯。痛苦和折磨。被锁在在黑暗中,在自己的排泄物中腐烂。我无法拯救自己。我无法同他们战斗。如果我使用法术,无论对亡灵有什么用,他们都会将魔法能量吸走。

帕林站在水晶墙的阴影里,头脑一片混乱,恐惧让他觉得自己会死。他并不怕死亡。死是轻松的。作为囚犯活着……他无法面对,不想再次体验。

“帕林,”泰斯急忙说?!拔揖醯盟强醇颐橇??!币桓隽司偃肥悼醇橇?。他指着他们的方向,下了命令。龙人朝他们走来,惊慌之下帕林想知道卡蜜拉女士在哪里,想寻求她的帮助。不过他立刻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无论她在哪里,拯救她自己要做的事就够多了。

“我们要和他们战斗吗?”泰斯热切地问?!拔矣凶ㄓ秘笆?,兔子杀手?!彼挤?,扔出餐具、鞋带和一只旧袜子?!翱ɡ筛笆灼鸬拿?,因为他说匕首只能杀死危险的兔子。我从未碰见过危险的兔子,不过它对龙人非常有效。只要我想起把它放在哪里――”我要回头冲进屋里,帕林想,他陷入了恐慌。我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任何地方。他想到龙人发现自己蜷缩在壁橱里哭泣。拉自己出去……痛苦的胆汁充满了帕林的嘴。如果这次他逃跑,就会有下次,他得一直逃,让其他人为自己而死。他要结束逃亡。他要让自己站在这里。

我没关系,帕林对自己说。我可以牺牲。泰索何夫不行??驳氯瞬荒苁苌撕?。现在不行,在这个世界不行。如果坎德人死在了某个不该死的时间和地点,我们的世界――龙、龙人和我自己等等――都会消失。

“泰斯,”帕林平静地说,他的声音很沉着,“我去引开龙人,你跑到山里去。那里安全。龙走了后――我认为他们抓住我后就会走的――你要去帕兰萨斯找珍娜,让她带你去达拉玛那里。我说跑的时候,你就跑,泰斯。用最快的速度跑?!绷丝拷?。现在他们可以看清帕林了,他们开始大声说话,指着帕林叫着。他们的兴奋回答了帕林的一个问题。他们知道他的模样。

“我不能离开你,帕林!”泰斯说?!拔页腥衔疑愕钠?,因为你想让我回到过去被巨人踩扁,但是现在我已经不生气了――”“跑,泰斯!”帕林绝望而愤怒地命令道。他打开装有时光旅行装置碎片的包包,拿出面板?!芭?!父亲是对的。你必须要到达拉玛那里去!你必须告诉他――”“我知道!”泰斯喊道。他根本没听?!拔颐遣氐绞骼槊怨?。在那里他们永远找不到我们。来啊,帕林!快!”龙人大声呼喊。其他的龙人听见叫声,转身张望。

“泰斯!”帕林狂怒地喊道?!罢瘴宜档淖?!跑!”“你不来我不跑,”泰斯倔强地说?!叭绻ɡ煞⑾治野涯懔粼谡饫锼退?,他会说什么?他们走得很快,帕林,”他补充道?!叭绻颐且ナ骼槊怨?,最好现在就走?!迸亮帜米琶姘?。他父亲用时光旅行装置回到第一次大灾变的年代,拯救克丽珊娜女士,阻止双胞胎弟弟雷斯林进入无底深渊。泰索何夫用这个装置来到这里,带给他谜团和希望。他自己也用装置回到过去,发现第二次大灾变(注:指混沌之战)前的历史不存在。时光旅行装置是克莱恩法师创造的最强大、最神奇的装置。他要摧毁面板,这样也许就完全摧毁了装置。这是唯一的办法。

帕林紧握着面板,金属边缘刺进肉里。他喊出众神在第四纪元结束时离开后从未施展的法术咒语,将面板扔给前进的龙人。他不知道自己想达到什么目的,这只是绝望的举动。

看见法师扔过来什么东西,龙人小心地停了下来。

面板掉在他们脚下。

龙人以为它会爆炸,匆忙退后抬起手臂?;ち?。

面板在地上滚了几下,不动了。一些龙人开始大笑。

面板开始发光。炫目的蓝光击中帕林的胸膛。

这一击震动了帕林全身,他的心跳几乎都停止了。他害怕装置在惩罚自己,在向自己复仇。然后他感到身体充满力量。魔法,古老的魔法能量在他体内燃烧。魔法在他血液里发泡,令人兴奋。魔法在他灵魂中歌唱,让他肉发抖。帕林喊出头脑里出现的第一个法术,让他惊奇的是,他仍然记得咒语。

倒也不惊奇。难道这么多年来,他不是翻来覆去地背诵吗?火球从他的指尖冒出,击中了前进的龙人。魔法火焰把蜥蜴人烧成了火团,就像是活生生的火把。炽热的火焰几乎立刻就杀死了他们,只剩下一堆烧焦的肉、熔化的盔甲和一些牙齿及骨头。

“你做到了!”泰索何夫欢呼道?!俺晒α??!逼渌吮煌嗫膳碌拿讼诺搅?,他们仇恨地盯着帕林,不过也带着小心地尊敬。

“现在你跑吗?”帕林恼怒地喊。

“你来吗?”泰斯热心地问。

“来,该死的!我来!”帕林向他保证,泰斯开始飞奔。

帕林跟着跑。他是个灰头发的中年人了,原来身体不错,但很久都没像现在一样做剧烈运动了。施展法术消耗了大量精力。他已经觉得自己在变虚弱,不能保持这种速度多久。

身后一个龙人军官大声下令。帕林回头瞥了一眼,看见龙人继续追击,他们的脚爪撕破了绿色草地,泥土飞入空中。龙人用翅膀帮助奔跑,他们乘着风,用中年帕林和短腿坎德人不可能赶得上的速度滑过。

树篱迷宫还有些距离。帕林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的体侧感到剧痛,腿上的肌肉像烧着了。泰斯顽强地跑着,不过他也不再是个年轻的坎德人了。他喘着气跌倒了。龙人在稳步逼近。

帕林停下来,转身再次面对敌人。他搜寻着魔法能量,感觉到它就像血液里冰冷的水滴,而不是洪流。他从包包里又拿出另一块时光旅行装置的碎片――应该卷在装置里的链条。帕林轻蔑地喊出咒语,将链条扔向扇着翅膀的龙人。

链条变形、增大、伸长,直到链环变得像船锚一样厚实坚固。巨大的铁链击中龙人腹部,像扭动的铁蛇一样缠住追击的龙人。链环收紧了,牢牢锁住龙人。

帕林没时间惊叹。他抓住泰索何夫的手,转身就跑,他们俩拼命奔向树篱迷宫。片刻间没有人追击。龙人缠在锁链里,痛苦地吼叫,拼命挣扎想松开。其他龙人不敢上前。

帕林高兴地以为自己击退了敌人,然后他在眼角外看见有人在动。他的兴奋消失了。现在他知道那些龙人为什么不追上来了。他们不害怕他,只是让援军来抓。援军在他前面切断了去路。

一队十五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横在帕林、泰斯和树篱迷宫中间。

“我想……还有更多的装置碎片……剩下吧……”泰斯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帕林伸进包包,拿出一把装饰用的宝石。他又看见了装置,看见它的美丽,感受到它的力量。他心里不愿意,但犹豫了一小会儿后,他把宝石投向龙人。

闪亮的蓝宝石、红宝石、绿宝石和钻石雨点般落在吃惊的龙人头上,像小孩子变戏法一样。宝石在阳光下闪烁。一些龙人笑着弯腰去捡。

宝石爆炸了,形成闪亮而浓密的宝石尘围住龙人。那些弯腰的龙人眼睛被迷住了,欢呼变成诅咒和痛苦的叫喊。有人张开了嘴,宝石尘飞进喉咙,让他们窒息。微尘渗透龙人的鳞甲,让他们发痒,龙人边嚎叫边挠。

在龙人盲目地互相碰撞,或是喘着气在地上翻滚时,帕林和泰索何夫绕了过去。他们一阵急奔,跑进了绿色的树篱迷宫。

树篱迷宫是奎灵那斯提的塑木者建造的,它是罗拉娜的礼物。迷宫设计得美丽而幽静,为进入的人提供散步、休息、思考和研究的地方。树篱迷宫就像人的心脏,永远不可能有人绘出地图,侏儒谜琢就总是失败。成功走过自己心灵迷宫的人最后会到迷宫中心的银色阶梯,那也是精神旅程的顶点。

帕林不太奢望龙人在迷宫里找不到自己,但他希望迷宫的魔法会?;ぷ约汉吞┧?,也许能让他们躲过那些怪物的眼睛。他的希望马上就会受到考验。愤怒驱使更多想复仇的龙人加入追击行列。

“停一下,”帕林对泰斯说。泰斯已经无力回答了,他点点头,咽下一口气。

两人到了第一个转弯处。没有必要再前进了,除非帕林确认龙人无法追击他们。他转身看着。

第一批龙人冲进树篱迷宫,几乎立刻就停下来了。树枝横过小路,树干从地上长出。树叶以惊人的速度生长。一会儿帕林和泰斯走过的路就被灌木丛挡住,法师看不见龙人了。

帕林放心地叹了口气。他是对的。树篱迷宫的魔法会阻挡那些怀有恶意的人。他突然又害怕龙人会用翅膀飞过来,不过他抬头一看,缠结的葡萄藤形成了顶蓬,外面看不见他。他和泰斯暂时安全了。

“??!真险!”泰索何夫高兴地说?!拔一挂晕颐腔崴?。你真是个好法师,帕林。我看见雷斯林施展过很多法术,但我不相信他能让龙人像熏肉一样咝咝响,不过有次我看见他召唤大蠕虫卡特皮勒斯(GreatWormCatyrpelius)。你听说过吗?雷斯林――”一声怒吼和一阵火焰打断了泰索何夫的故事。刚长出来挡住龙人的树丛变成了明亮的黄色火焰。

“龙!”帕林咳嗽着骂道,巨大的热量让他肺部干涩?!八窍氚盐颐茄鋈??!彼靡庥诨靼芰肆?,却忘了龙。树篱迷宫能经受其他攻击,但明显挡不住龙焰。另一只红龙对着迷宫喷出火焰。树发出噼啪声,烟升入天空。出去的路被火墙挡住了。他们别无选择,只有跑进迷宫深处。

帕林跑过绿色走道,向右转弯,前面篱墙冒出火和烟。帕林呛住了,他用袖子遮住嘴,寻找另外的出路。他面前出现了另一条路,树丛分开让他和泰斯通过。他们只走了一小段,火焰又挡住了去路。另外一条路打开了。虽然树篱迷宫本身即将毁灭,但它在想办法救他们。帕林感觉他们正被引向某个特殊的地方,但不知道是哪里。烟让他头晕眼花,分不清方向。他慢慢变得虚弱,走路也开始摇晃。泰索何夫也一样。他很疲倦,垂着肩膀,呼吸刺耳,头饰看起来也低垂着。

攻击迷宫的红龙并不想杀死他们,刚开始龙就可以办到。红龙像赶羊一样驱赶他们,用火焰跟随他们的脚步,拖慢他们,想强迫他们出去。不过迷宫本身在催促他们继续跑,去路被堵死的时候就打开另一条路。

他们周围都是烟。帕林几乎看不见身边的坎德人。他不??人?,喉咙刺痛,恶心呕吐。每次树篱打开路,新鲜空气都让他精神振作,不过几乎马上就全是烟和硫磺味。他们继续前进。

前面是一堵火墙。帕林退后,急忙往左看,又是一堵火墙。他转向右边,着火的迷宫噼啪作响。热量烤焦了他的肺。他不能呼吸。烟刺痛着他的眼睛。

“帕林!”泰斯指着说?!敖滋?!”帕林擦去眼泪,看见银色的阶梯盘旋上升,消失在烟雾里。

“我们爬上去!”泰斯催促道。

帕林摇摇头?!懊挥玫?。楼梯哪里都不通,泰斯,”帕林用嘶哑的声音说,他的喉咙在流血,又一阵咳嗽。

“不,它是通的,”泰斯争辩说?!拔也蝗范ㄊ悄睦?,但上次我爬过,在这里我觉得要回去被巨人踩扁。现在我得重新考虑了,”他急忙补充道?!白苤铱醇D―噢,看!那是卡拉蒙!喂,卡拉蒙!”帕林抬起头,看过烟雾。他很虚弱,当他看见父亲站在银色阶梯顶部时,都没有怀疑眼前的景象??ɡ稍诠饷鞒潜だ锛?,来劝他不要让泰索何夫回去送死。现在卡拉蒙看起来跟以前一样,年老但健壮。不过父亲的脸有些不同??ɡ傻牧匙苁浅渎θ?。那双看见过许多悲伤、知道很多痛苦的眼睛总是充满希望的明灯??ɡ杀淞?。现在那双眼睛不同了,在迷惑地搜寻什么。

泰索何夫已经爬上了阶梯,喋喋不休地对卡拉蒙讲话,但卡拉蒙没有说话?;褂屑讣?,泰索何夫往上爬着,他已经很接近顶部了。但当帕林踏上第一级银色阶梯时,他抬头看去,阶梯似乎无穷无尽。他没有力量爬完,害怕自己会被扔下。他的脚一碰到阶梯,一股新鲜空气就吹了过来。他热切地呼吸,抬起头看见了上面的蓝天。

帕林又深呼吸了一次,开始往上爬。现在距离看起来短了。

卡拉蒙站在顶部,耐心地等着。他举起手,召唤他们。

泰索何夫到了顶部,发现像帕林说的那样,银色阶梯不通往任何地方。阶梯突然完了,下一步就会踏出边缘。下面树篱的黑色烟雾像个漩涡。

“现在我该做什么,卡拉蒙?”泰斯大喊。

帕林没听到回答,但是显然坎德人听到了。

“真奇妙,”泰斯喊道?!拔一嵯窳艘谎?!”帕林害怕地大叫。他冲上前,想抓住坎德人的衬衣后摆,不过抓空了。

泰索何夫高兴地大叫一声,像鸟一样张开双臂,跳出最后的阶梯。他掉了下去,消失在烟雾里。

帕林抓住楼梯。刚才他不顾一切想抓住泰斯,几乎要跌倒了。他的心到了喉咙眼,等着听坎德人死亡的哀号,不过他听到的只有火焰的噼啪声和龙的怒吼。

帕林颤抖着看进旋转的烟雾里,然后回头看父亲,不过卡拉蒙不在了。那个位置只有红龙在飞。龙翼遮住了蓝天。龙伸出爪子,想把帕林从阶梯上抓下来,带回牢房去。他累了,害怕得累了。他只想休息,永远摆脱恐惧。

现在他知道银色阶梯通往哪里了。

死亡。

卡拉蒙死了。他的儿子很快就会和他在一起。

“至少,”帕林平静地说,“我永远不会再成为囚犯?!彼陆滋莰D―重重地落在坚硬的石地板上。

着陆真是出乎意料,帕林没有想到。他在地上翻滚,碰上了一堵石墙。碰撞让他震惊又疑惑,他呆看着天花板,惊奇于自己还活着。

泰索何夫弯腰看着他。

“你没事吧?”他问道,不过没有等帕林回答。

“看,帕林!不惊奇吗?你告诉我要找达拉玛,我找到了!他就在这里!但是我找不到卡拉蒙了。到处都不在?!迸亮中⌒牡刈鹄?。他撞伤了,喉咙疼痛,呼吸困难就像空气里还满是烟,但是他再也不觉得刺痛,也听不到骨头嘎吱嘎吱的声音了??醇榈恼鹁盟颂弁?。帕林不仅惊奇于看见达拉玛――三十多年来没人见过他――还惊奇于达拉玛改变太大。

长寿的精灵不像同年的人类。达拉玛还在壮年。他应该同三十多年前帕林看见他的时候一样。但他却不是。剧烈的改变让帕林不敢确定这个人是达拉玛还是另一个鬼魂。

精灵像乌鸦一样黑的长发杂有银色。他的脸虽然还是那么美丽,但消瘦了。精灵苍白的皮肤紧紧贴着头骨,脸看起来就像象牙雕刻。鼻子像鹰钩,下巴尖利。他的袍子松垮跨地穿在瘦弱的身体上。他手上瘦骨嶙峋,指节红肿突出。手背的血管就像疾病的路线图。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帕林喜欢并尊敬达拉玛。他们的信仰背道而驰。达拉玛是黑月和邪恶魔法之神努塔瑞的仆人。帕林是银月和善良魔法之神索林那瑞的仆人。众神带着魔法离去后,所有人都失去了魔法。帕林到世界上寻找所谓的“野”魔法。达拉玛不同其他法师打交道,离群而居。他到隐秘的地方去寻找魔法。

“你受伤了?”达拉玛问。听起来他并不高兴。他不关心帕林的健康,只是帕林也许需要帮助,需要精灵的部分力量。

帕林挣扎着站起来。说话很痛苦。他的喉咙在痛。

“我很好,”他粗声说。帕林怀疑地看着达拉玛,精灵也机警地看着他?!靶恍荒惆镂颐迁D―”达拉玛做了个手势打断了他。他手上的皮肤在黑袍映衬下白得像没有实体。

“考虑到你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我只是做该做的?!辈园椎氖肿プ√┧沟囊铝??!案依?,坎德人?!薄拔液芨咝烁闳?,达拉玛,”泰斯回答?!八潮闼狄痪?,真的是我,泰索何夫•柏伏特,所以你不需要用那难听的腔调叫我‘坎德人’。我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另外,你弄痛我了。实际上你伤害了我――”“闭嘴,”达拉玛说着,用力一拧坎德人的衣领,泰斯透不过气来,说不出话了。达拉玛拉着坎德人,穿过狭小的房间走到一扇厚木门前。他拉住把手,门无声地开了。

达拉玛紧紧抓住泰斯,停在门口转身面对帕林。

“你得承担责任,马哲理?!薄暗鹊?!”帕林叫道,喉咙的疼痛让他声音嘶哑?!拔腋盖自谀睦??我看见他了?!薄霸谀睦??”达拉玛皱着眉头问。

“在银色阶梯顶上,”泰索何夫抢答道?!拔颐嵌伎醇??!薄拔也恢?。我没有派他去,那恐怕是你们的想象,”达拉玛说?!安还胰匀桓行凰陌镏??!彼吡顺鋈?,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帕林惊慌失措,感觉自己开始窒息,他用力撞门。

“达拉玛!”他敲打着木头大喊?!安灰盐伊粼谡饫?!”达拉玛出声了,但只是吟唱咒语。

帕林认出了这个法术――魔法锁。

他失去力气,滑倒在门旁冰冷的石地板上。

帕林成了囚犯。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