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四章 叛徒

房间里很安静。吉尔萨斯坐在桌前写着讲演词,笔飞速移动。该说什么他想了一晚上。那些字就像是从他心里流出来的。普兰切特准备了一些水果、面包和蜂蜜作早餐,不过大家似乎都没什么胃口。梅丹元帅站在窗前,看着杰拉德穿过花园。元帅看见年轻的骑士停下,也许他猜到了杰拉德在想什么。当杰拉德转身离开后,梅丹笑着点点头。

“您真好心,梅丹元帅,”罗拉娜站到他身边说。她放低声音,以免打扰吉尔萨斯?!叭媚昵崛税踩肟?。你不是真的相信索兰尼亚骑士会来援助我们,是吗?”“是的,我不相信,”梅丹轻轻说?!八遣换崂?,而且也不能来?!彼腹盎?,看着北方的远山?!八怯凶约旱穆榉?。碧雷的攻击意味着所谓的龙王协议破裂了。嗯,我确定塔贡大人正在尽力安抚玛烈和其他人,但是他的努力是白费。许多人相信蓝龙王凯拉斯卓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假装忘了周围发生的事,只为麻痹玛烈和其他人,让他们安心。实际上,我相信他一直盯着索兰萨斯。他不攻击只是怕碧雷会认为那是对碧雷南方领土的威胁。但是现在他会觉得自己可以安然夺取索兰萨斯了。他会从那里开始。我们也许是头一个牺牲的王国,但不会是最后一个?!薄爸劣诮芾?,”梅丹继续说,“我还给索兰尼亚骑士团一个好战士。希望他的指挥官能认识到?!彼A艘幌?,看着吉尔萨斯。当国王写完一句时,梅丹说话了?!氨复蛉疟菹?,但是有件事必须迅速处理??峙率羌挥淇斓氖??!泵返さ氖酉咭葡蚵蘩??!敖芾卤ǜ嫠?,您的仆人卡林达斯在下面等着。他听说您在王宫里,担心您?!泵返け咚当咦邢腹鄄炻蘩?。他看见罗拉娜脸上的颜色褪去,看见她疑惑的目光扫过还在睡觉的凯勒文卓斯。

她知道,梅丹对自己说。就算她不知道哪个是叛徒,也知道就是其中一个。那就好办了。

“我派凯勒文卓斯去接他,”罗拉娜说,她的嘴唇很苍白。

“我觉得那不明智,”梅丹说?!拔医ㄒ槟闷绽记刑匕芽执锼勾轿业乃玖畈咳?。我的副指挥官杜马会照看他。女士,我向您保证,卡林达斯不会受到伤害。他必须受到严密看管,不能接触任何人?!甭蘩缺说乜醋旁??!按笕?,我不认为……有必要吗?”“有必要,女士,”梅丹坚决地说。

“我不明白,”吉尔萨斯站起来生气地说?!澳盖椎钠腿艘蝗咏嘤?!为什么?他犯了什么罪?”梅丹正要回答,但罗拉娜先说了。

“卡林达斯是个间谍,儿子?!薄凹涞??”吉尔萨斯很吃惊?!八??”“黑暗骑士,”罗拉娜回答?!叭绻也碌妹淮?,他直接向梅丹元帅报告?!奔寡岫竦氐闪嗽б谎?。

“我不会道歉,陛下,”梅丹平静地说?!拔乙膊换嵯M膊逶谖壹业募涞狼??!奔沽澈炝??!鞍乖嗟慕灰?,”他嘀咕道。

“确实,陛下。现在结束了。我乐意洗干净手。普兰切特,卡林达斯在楼下等着。带他去――”“不,普兰切特,”吉尔萨斯专横地说?!按秸饫锢???执锼褂腥ㄎ淖锩缁??!薄安灰饷醋?,陛下,”梅丹认真说?!耙坏┛执锼箍醇以谡饫?,他就会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了。他是个危险的人,会不顾一切。他不关心任何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我无法保证陛下的安全?!薄安还?,”吉尔萨斯还是坚持,“精灵法律规定卡林达斯有权利为自己辩护。我们在你的法律下生活太久了,梅丹元帅。暴君的法律根本就不是法律。如果我是国王,那我就要行使第一次权力?!薄芭??”梅丹转向罗拉娜。

“陛下是对的,”罗拉娜说?!澳梢灾缚?,我们会听着??执锼挂脖匦胨党鍪率??!薄澳岱⑾终獠缓玫?。好吧,”梅丹耸耸肩说?!安还颐潜匦胂茸龊米急?。我建议……”“凯勒文卓斯,”罗拉娜摇动还在熟睡的精灵的肩膀说?!澳愕艿茉谙旅娴茸??!薄翱执锼乖谡饫??”凯勒文卓斯跳了起来。

“守卫不让他进来,”罗拉娜继续说?!跋氯ジ嫠呤匚?,我允许他进来?!薄白衩?,女士?!笨瘴淖克箍觳阶叱雒?。罗拉娜回头看着梅丹。她的脸色非常苍白,但却保持沉着冷静。

“满意吗?”“很好,女士,”梅丹说?!八换峄骋?。您坐到桌子后去。陛下,您该继续工作?!甭蘩壬钌钐玖丝谄?,坐在餐桌上。普兰切特挑出了最好的水果,倒了一杯酒。

梅丹元帅从未像现在一样佩服罗拉娜的勇气,他看着罗拉娜咬着水果,咀嚼并吞咽,不过她嘴里的食物尝起来一定像灰尘。梅丹走到外面,让门微开着,这样他能看见屋里发生了什么,自己也不会被人看见。

卡林达斯跟在哥哥后面走了进来。

“女士,我非常担心您的安全。当那个讨厌的元帅把您带走时,我害怕他会杀死您!”“卡林达斯,真的吗?”罗拉娜轻轻说?!氨溉媚愕P牧?。你看,我坐在这里,至少暂时安全了。我们收到报告说碧雷的军队正向奎灵那斯提进军?!薄笆堑?,女士,我听说了可怕的谣言,”卡林达斯走上前,站在餐桌边?!澳谡饫锊话踩?,女士。您必须立刻逃走?!薄懊淮?,女士,”凯勒文卓斯说?!暗艿芨嫠呶?,您有危险。您和陛下?!奔剐赐炅?。国王拿着纸,站起来准备离开。

“普兰切特,”他说,“把我的斗篷拿来?!薄澳苈砩闲卸婧?,陛下,”卡林达斯误解了国王的意图?!芭?,让我去取您的斗篷――”“不,卡林达斯,”吉尔萨斯说?!拔颐徽飧鲆馑??!逼绽记刑啬米哦放窕乩戳?。他把斗篷搭在右手臂上,站在吉尔萨斯身边。

“我不想逃,”吉尔萨斯说?!拔蚁衷谝ザ匀嗣穹⒈硌萁?。我们要立刻撤出奎灵诺斯的居民,准备保卫城市?!笨执锼瓜蚬蹙瞎??!拔颐靼琢?。陛下先发表演讲,然后我会带您和尊敬的太后到一个安全地方。我朋友在等着?!薄拔掖蚨哪慊岬?,卡林达斯,”梅丹元帅走进房间?!氨汤椎呐笥言诘茸糯躺北菹潞吞?。你这些朋友在哪里?”卡林达斯把目光从元帅移到吉尔萨斯身上,然后又看着元帅。精灵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的目光滑向罗拉娜?!拔也恢浪盗诵┦裁次业幕祷?,女士――”吉尔萨斯插嘴说?!拔依锤嫠吣愣妓盗诵┦裁?,卡林达斯。元帅指控你是他雇佣的间谍。我们有证据表明这是真的。根据精灵法律,你有权为自己辩护?!薄澳幌嘈潘?,女士,是吗?”凯勒文卓斯喊道。震惊之余,他不动声色地站到弟弟身边?!安还苷飧鋈死嗨盗丝执锼故裁炊际侨龌?!元帅是个黑暗骑士,还是个人类!”“确实,我两样都是,”梅丹说?!拔一故歉肚愕艿芗嗍犹蟮娜?。我打赌如果你去搜他的私人住所,就会发现一袋钢币,上面有塔贡大人的头像?!薄拔抑兰依锬掣鋈顺雎袅宋?,”罗拉娜说。她的声音痛苦而悲伤?!拔沂盏脚亮?#8226;马哲理的信警告我。那就是龙怎么知道等着他和泰索何夫的原因。告诉龙的人只可能是我家的人,没有其他人知道?!薄澳砹?,女士,”凯勒文卓斯拼命坚持?!昂诎灯锸吭诩嗍游颐?。那就是他们怎么知道的??执锼褂涝恫换岢雎裟?,女士。永远!他太爱您了?!薄笆锹??”梅丹平静地问?!翱纯此牧??!笨执锼姑嫔野?,皮肤比亚麻床单还白。他咬着嘴唇冷笑着,蓝眼睛在闪光。

“是的,我有一袋钢币,”他唾沫横飞地说?!罢飧鋈死嘀砀陡仪?,他以为出卖我就能爬上你的床。也许他已经上了。大家都知道你喜欢和人类发情。爱你,女士?这就是我多爱你!”卡林达斯迅速把手伸进外衣。匕首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烁。

吉尔萨斯大喊一声。梅丹拔出剑,但他只能?;す?。他离得太远,救不了罗拉娜。

罗拉娜抓起酒杯,把酒泼向卡林达斯的脸??执锼贡谎劾锏木婆冒胂?,到处乱刺,瞄准罗拉娜心脏的一击刺中了肩膀。

卡林达斯诅咒着抬起匕首再次刺出。

他发出一声可怕的叫喊。匕首从手中掉落。剑刃从他胃部刺出,鲜血浸湿了衬衫。

凯勒文卓斯泪流满面,从弟弟身上拔出剑。他扔下武器,抓住卡林达斯,把他放到地上。他抱着垂死的弟弟。

“原谅我,卡林达斯!”凯勒文卓斯轻轻说。他抬头恳求道?!霸滤?,太后――”“原谅!”卡林达斯沾有鲜血的嘴唇扭曲了?!安?!”他窒息了。最后的话勉强说了出来?!拔易缰渌?!我诅咒他们俩!”卡林达斯在哥哥的怀抱里变得僵硬。他的脸孔扭曲。他想再说什么,但是血从嘴里涌出,生命也消退了。就算死了,他还盯着罗拉娜。那双眼睛很暗淡,当生命之光褪去时,仇恨的冷光照亮了阴影。

“母亲!”吉尔萨斯冲到罗拉娜身边?!澳盖?,您受伤了!来,躺下?!薄拔颐皇?,”罗拉娜用颤抖的声音说?!安灰??!薄澳从φ婵?,女士。直接把酒泼向他。我们其他人都没准备。让我看看?!泵返ぐ恃男渥?。他尽量轻柔?!吧丝谒坪醪⒉谎现?,”粗略检查后他说?!柏笆字皇遣凉峭???峙履崃粝乱坏腊毯?,女士,不过伤口干净,应该治得好?!薄澳遣皇堑谝坏腊毯?,”罗拉娜无力地笑着说。她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想阻止发抖。不知不觉中,她看向尸体。

“找点什么东西!”梅丹厉声命令?!案巧鲜??!逼绽记刑赜米约耗米诺亩放窀巧峡执锼???瘴淖克构蛟诘艿苌肀?,一只手握着死者的手,另一只手握着杀死他的剑。

“普兰切特,找个医生――”吉尔萨斯说。

“不,”罗拉娜取消了他的命令?!安荒苋萌魏稳酥?。你听到元帅说了。伤口不严重。已经停止流血了?!薄氨菹?,”普兰切特说?!八拱参餮呕嵋椤丫奔淞??!本拖袷乔康髡庖坏?,下面传来一个暴躁的声音?!拔腋嫠吣阄以僖膊坏攘?!一个仆人可以见陛下,而我得等着?你不要威胁我。你不敢碰我,我是塔拉斯安西雅议员。我要见陛下,听见了吗?我不能呆在外面!”“帕塞农,”梅丹说?!霸诒缰漳缓?,小丑上场了?!痹ё呦蛎??!拔揖×客涎铀?。把这清理干净!”罗拉娜急忙站起来?!安荒苋盟醇沂芰松?。不能让他知道出事了。我在自己房间等着,儿子?!奔姑飨圆辉咐肟?,但他同母亲一样知道在参议院演讲的重要?!拔胰ニ拱参餮?,”他说?!安还盖?,我要先问凯勒文卓斯一个问题,我想让您在这里听着??瘴淖克?,你知道你弟弟肮脏的计划吗?你参与了吗?”凯勒文卓斯面色死白,脸上沾满弟弟的血,但是他庄重地面对国王?!拔抑浪行坌?,但从未想过……从未……”他呜咽着停下来,然后平静地说?!安?,陛下。我不知道?!薄澳俏椅惆У?,凯勒文卓斯,”吉尔萨斯刺耳的声音软化了?!拔悴坏貌蛔龅氖??!薄拔野?,”凯勒文卓斯低声说?!八俏椅ㄒ坏那兹?。但是我不能让他伤害主人?!毖乖诖佣放裣律???瘴淖克雇溲训艿艿氖灏酶?。

“陛下,”他平静而庄重地说,“请允许我带走弟弟的尸体?!逼绽记刑叵氚锩?,但凯勒文卓斯拒绝了。

“不,他是我弟弟。我来负责?!笨瘴淖克贡鹂执锼沟氖?,挣扎着站了起来?!芭?,”他不敢看罗拉娜的眼睛,“您只有一个家,我怕不合适――”“我知道,凯勒文卓斯,”罗拉娜说?!按ツ抢??!薄靶恍荒?,女士?!薄捌绽记刑?,”吉尔萨斯说,“跟凯勒文卓斯一起去。给他所需的帮助。向守卫解释一下?!逼绽记刑赜淘チ??!白鹁吹奶蠛苊髦?。我们应该保守秘密,陛下。如果人们发现凯勒文卓斯的弟弟试图行刺太后,我怕他们会伤害他?;褂腥绻翘得返ぴЮ镁榧嗍印薄澳闼档拿淮?,普兰切特,”吉尔萨斯说?!翱悸堑秸庖坏???瘴淖克?,你应该走仆人的――”意识到自己要说什么,吉尔萨斯住口了。

“后面仆人的出入口,”凯勒文卓斯替他说完?!白衩?,陛下。我知道了?!彼肀ё攀遄叱雒?。

罗拉娜看着他们?!叭嗣撬邓勒叩淖缰渫ǔ6蓟岢烧??!薄八档??”吉尔萨斯问?!懊谎览夏棠??卡林达斯没有什么高尚的目标。他只是为了贪婪,只关心钱?!甭蘩纫∫⊥?。她的头发沾上了自己的血,粘在伤口上。吉尔萨斯正要安慰母亲,不过门外传来的骚动打断了他。梅丹元帅能听见楼梯上沉重的脚步声。帕塞农提高声音,让他们知道他来了,还有人陪同。

罗拉娜亲吻了儿子,她的嘴唇同脸颊一样苍白?!澳阆衷诒匦肜肟?。我和你父亲的祝福与你同在?!甭蘩却颐肟?,下到大厅去了。

“普兰切特,血――”吉尔萨斯正要说,普兰切特已经搬来一张装饰性的小桌子盖住污迹,自己站在桌前。

帕塞农监国匆忙走进房间。他的眼里冒火,一走过门槛就立刻嚷嚷起来。

“陛下,您没先问我就召开了塔拉斯安西雅议会――”参议员说到一半就停下了,上楼时想好的话忘得干干净净。他本以为傀儡躺在地上,被自己的操纵线缠住,但傀儡正走出门。

“我召开议会因为我是国王,”吉尔萨斯走过参议员说?!拔也煌闵塘恳彩峭脑?,参议员。我是国王?!迸寥┍涞糜镂蘼状??!笆裁川D―什么――陛下!您去哪里?我们得讨论一下?!奔姑挥欣砘?。他走出去,砰地一下关上门。写好的讲演稿小心地放在桌上。毕竟,他心里就可以说出来。

帕塞农疑惑地盯着国王。他需要找人来责备,就转向梅丹元帅?!罢馐悄愀傻?,元帅。你让那个傻男孩这样。你在谋划什么,梅丹?发生什么事了?”元帅笑了?!罢獠还匚业氖?,参议员。如吉尔萨斯所说,他是国王,而且已经很多年了。显然比你认识到的要长。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梅丹耸耸肩――“我建议你去问陛下。他也许会屈尊告诉你?!薄拔时菹?,当然!”参议员讥笑道?!拔也换嵛时菹氯魏问?。我总是告诉陛下该想什么,该做什么。你在说废话,元帅。我不明白?!薄安?,你会明白的,”梅丹给参议员留了下台梯,精灵捡了点面子,冲出了房间。

“普兰切特,”梅丹说,国王和参议员走了,王宫再次安静下来?!澳盟捅链?。我去照顾太后。你得卷起地毯,拿出去烧掉?!泵返つ米乓桓雠枳雍鸵痪硌锹?,敲了敲罗拉娜房间的门。罗拉娜请他进去。梅丹看见罗拉娜站着看窗外,就皱起眉头。

“您该躺下,女士。现在应该休息?!甭蘩茸砻娑运??!芭寥┗嵩诓我樵豪锶锹榉?。您可能知道?!薄澳踊岵娲┧?,女士,”元帅说?!坝糜镅远皇歉痔?。他会吐出那么多的气,就算看见他嗖地一声飞出窗户我也不会惊讶。瞧,”他补充道,“我让您笑了?!甭蘩热肥敌α?,不过下一刻她的腿就开始摇,她扶住椅子保持平衡。梅丹走到她身边,帮她坐下。

“女士,你失血过多,伤口还在流血。恕我冒犯……”他尴尬地停下来,咳嗽两声又继续说?!鞍锬謇砩丝??!薄拔颐嵌际抢险绞?,元帅,”罗拉娜说,她把手臂伸到长袍外面?!霸谕腥松詈驼蕉返幕肪持形椅薹ū3智?。您做得已经非常好了?!痹焓峙龅轿屡钠し?,他看见自己粗大笨拙的手同精灵女士白而纤细的肩膀形成了鲜明对比,她的皮肤像丝绸一样光滑,伤口的血液鲜红而温暖。梅丹缩回手,握成拳头。

“我怕伤到您,女士,”他感到罗拉娜因触碰而退缩?!岸圆黄?。我笨手笨脚的。我不知道其他办法?!甭蘩壤贩?,盖住肩膀,这样他就看不见了?!懊返ぴ?,我儿子向你说明了他防卫奎灵诺斯的计划。您认为有用吗?”“计划很不错,女士,”元帅用绷带包住罗拉娜的肩膀?!叭绻送獠⒕×π?,我们甚至有可能取得胜利。不过正如我警告陛下的那样,我不信任矮人?!薄昂芏嗳嘶崴?,”罗拉娜悲伤地说。

“是啊,女士。殿后的人也许不能及时逃离。战斗会很光荣,”他边给绷带打结边补充道?!熬拖窆ヒ谎?。作为其中一个,我不会错过?!薄霸?,您要为我们献出生命?”罗拉娜转头看着他问?!澳?,一个人类,我们的敌人,会为保卫精灵而死?”梅丹假装专心处理伤口,不去接触罗拉娜敏锐的目光。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思考了很长时间。

“我不后悔过去,女士,”最后他说?!拔也缓蠡诠サ木龆?。我出身平凡,是奴隶的儿子。也许我也会成为奴隶,不识字,没受过教育,但艾瑞阿肯大人发现了我。他给我知识,他训练我。最重要的是,他给我信念。也许您不理解,女士,但是我全心崇拜黑暗女王陛下。她已经走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她给我的愿景仍然在我梦中浮现?!薄拔颐靼?,元帅,”罗拉娜轻轻地说?!拔以驹诤诎蹬跛宋魉棵媲?。我还能感觉到那时的敬畏。虽然我知道她的力量是邪恶的,但仍然威严。也许那就是为什么我大胆看进她的眼里,看见的却是自己。我在心里看见她的黑暗?!薄澳?,女士?”梅丹摇摇头。

“我是黄金将军,元帅,”罗拉娜诚恳地说?!岸嗪玫耐废?。人们在街道上为我欢呼。孩子为我献花。但是我命令那些人去战斗。我让很多孩子成了孤儿。因为我数千人死去,他们本可以快乐生活。我的手里沾满他们的血?!薄安灰蠡?,女士。那样就是自私。您的悔恨夺走了死者的荣誉。您为自己知道是正义的目标而战。他们跟着您战斗――或是死亡――因为他们看见那目标闪闪发亮。那就是为什么您被称为黄金将军,”他补充道,“不是因为您的头发?!薄安还?,”罗拉娜说,“我还是想给他们回报?!甭蘩认萑氤聊?,自己思考着。梅丹觉得罗拉娜要休息了,准备离开,不过罗拉娜留住了他。

“我们正在说您,元帅,”她轻轻地拉着梅丹的手臂?!澳裁醋急肝橄咨??!笨醋怕蘩鹊难劬?,梅丹想说他准备好为一个精灵献身,但是他不能。他的爱不会受欢迎,但友谊却会。想到自己已经得到了快乐,他不想寻求更多。

“我为家园而战,女士,”他简单回答。

“家园是一个人出生的地方,元帅?!薄懊淮?,女士。我的家园就是这里?!痹У幕卮鹑寐蘩雀咝?。她的蓝眼睛含着同情,闪动着泪光。她热情、芬芳又可爱,同时又精神低落,痛得发抖。梅丹迅速站起来,笨拙地打翻了洗伤口的一碗水。

“对不起,女士?!泵返ね溲恋羲?,很高兴有机会藏住脸。他再次站起来,没有看罗拉娜?!芭?,绷带不紧,是吗?”他粗声问。

“不,不紧,”罗拉娜说。

“好。那恕我失陪,女士,我要回司令部看看有没有敌军行进的进一步报告?!泵返ぞ瞎?,转身急忙走了,留下罗拉娜自己思考。

罗拉娜用长袍袖子盖住肩膀。她搓着自己手掌上的老茧。

“我会有所回报的,”她说。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