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五章 乘龙飞行

黑暗骑士的驿站离奎灵那斯提相当远,杰拉德不觉得奇怪,因为驿站里有只蓝龙。他从未去过那里,所以对驿站所在不太清楚。不过梅丹说得明白,杰拉德走的路线没错。

想到情况紧急,他就慢跑着前进。很快杰拉德就开始喘气。同龙人战斗时受的伤口隐隐作痛。他几乎没睡,盔甲快要把他压跨了。想到辛苦过后他会面对一只蓝龙,疼痛的肌肉绷得更紧,盔甲似乎也更重了。

看见驿站前杰拉德就闻到了驿站的异味。驿站周围有一圈栅栏,入口有守卫站岗。守卫听到脚步声,警惕地问他口令。他回答了正确口令,并递过梅丹的命令。守卫看了一会儿,又仔细打量了杰拉德这个陌生人。梅丹的印章没错,他们让他进去了。

驿站里有马、狮鹫和龙,不过不在同一个地方。马养在低矮的马厩里。狮鹫的巢则在悬崖上。狮鹫喜欢高,它们必须远离马,这样马才不会因狮鹫的气味而紧张。蓝龙住在悬崖下的洞里。

一个管理员要带杰拉德去蓝龙那里。杰拉德心情沉重,似乎每走一步都很费劲,他同意了。不过他们不得不等着,因为另一只龙带着一个骑士到了。蓝龙降落在马厩旁的空地上,让马群恐慌。杰拉德的向导跑去让马冷静下来。其他的管理员咒骂骑士,一边冲他挥拳头一边说他降落的地方错了,。

骑士没有理会。他滑下龙鞍,不管他们的辱骂。

“我从塔贡大人那里来,”他无礼地说?!拔掖鸥返ぴУ慕艏泵?。找只狮鹫来带我去司令部,然后照看好我的龙。让龙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准备好回程。我明早走?!碧剿钡拿?,管理员闭上了嘴,听骑士的命令去了。有人把蓝龙引到山下的洞里去,其他人开始吹哨叫狮鹫。这过程花了点时间,因为狮鹫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它们会装作听不见命令,希望主人最后会放弃。

杰拉德很想听听黑暗骑士用这么快速度带给梅丹的消息??醇锸吭诓磷?,杰拉德解下腰间的瓶子。

“你看起来渴了,先生,”他递出瓶子说。

“那里面不会是白兰地吧?”骑士渴望地盯着瓶子问。

“很抱歉,里面是水,”杰拉德说。

骑士耸耸肩,接过瓶子开始喝。不再口渴后,他递回瓶子?!凹嗽Ш笪乙人陌桌嫉??!彼闷娴囟⒆沤芾??!澳闶歉盏交故且??”“要走,”杰拉德说?!懊返ぴУ娜挝?。我听到你说你是从塔贡大人那里来的。大人对碧雷攻击奎灵那斯提有何反应?”骑士耸耸肩,轻蔑地看看四周?!懊返ぴ歉銮钕缙赖耐持握?。他对龙的行动没有警惕毫不奇怪。我向你保证,先生,塔贡大人可不是这样?!苯芾律钌钐玖丝谄??!澳悴恢勒夥莨ぷ饔卸嗄?。我们呆在丑恶的精灵中间,他们以为自己能活几个世纪就比我们强。我都弄不到啤酒痛饮一杯。至于女人,她们都是些傲慢自大的家伙?!薄安还腋嫠吣闶登?,”杰拉德靠近放低声音说?!八瞧涫迪胍颐?。精灵女人喜欢我们人类男人。她们只是假装不是。她们会引诱一个男人,然后等他中了计就尖叫?!薄拔姨翟д驹谀切┖Τ嬉槐??!逼锸苦僮焖?。

杰拉德哼了一声?!霸ЖD―我得说他更像精灵而不是人类。我们谈点高兴的事吧。我猜情况要变了?!逼锸炕嵋獾乜戳私芾乱谎??!拔蘼勰闳ツ睦?,都最好赶快回来,不然就会错过好戏了?!苯芾孪勰降乜醋牌锸??!拔以敢獬鋈魏未廴ニ玖畈?。在大人身边一定很刺激。我打赌,你知道世上发生的一切事?!薄拔抑恢婪菽诘?,”骑士说,他一边晃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天空中的星辰?!笆导噬衔艺悸抢凑饫?。很快就会有位子了。精灵土地和妓院,还有你喜欢的精灵女人?!彼崦锏仄沉私芾乱谎??!拔沂遣幌肱瞿切├浔奈灼?。想想都让我恶心。不过你最好快点找乐子,那些女人可能会被带走?!毕衷诮芾履懿鲁隼此倍悦返さ拿盍?。他看清了夜之王者心里的计划,感到恶心。夺过精灵的财产和家园,杀掉主人,再作为礼物送给忠臣的骑士团成员。杰拉德紧紧握住剑。他想捅穿这个骑士的胃――把它翻过来。不过他会把这乐趣留给梅丹元帅。

骑士拍着自己大腿,看着那些对狮鹫喊叫的管理员,狮鹫还是不理他们。

“蠢货!”他不耐烦地说?!拔蚁氲米约鹤隽?。祝你一路顺风,先生?!薄耙沧D阋宦匪撤?,先生,”杰拉德说。他看着骑士大步走向管理员,冲他们挥拳头,怪他们没有给自己应有的服务。管理员逃开了,留下骑士自己在那里喊。

“混蛋,”一个管理员揉着被打伤的脸颊说?!拔颐堑谜碚湛此翘醺盟赖牧??!薄拔也换崽×Φ?,”杰拉德说?!澳歉銎锸康娜挝穹咽币人胂蟮木?。久很多?!惫芾碓泵泼撇焕值仄沉私芾乱谎?,他揉着脸颊,引杰拉德走到元帅的蓝龙那里。

想起听过的关于龙的传闻,杰拉德紧张地等着见龙。他听说最重要的是抵抗龙威,那会让人非常虚弱。他鼓起勇气,希望不会丢脸。

管理员叫龙从巢里出来。锐刃看起来很华丽,蓝色的鳞甲在阳光下闪烁,头部形状优美,眼神敏锐,鼻孔外张。他的动作也很优雅。杰拉德从未如此靠近龙。龙威触到了杰拉德,但是龙并不想让这个人类惊慌,杰拉德只是觉得敬畏和惊奇。

龙知道自己受人仰慕,就摇摇头,伸伸翅膀,摆摆尾巴。

一个老人从龙身边走来。老人矮小瘦弱,腿呈弓形,皱纹几乎盖住了他的眼睛。他非常好奇而怀疑地盯着杰拉德。

“我是锐刃的训练师,先生,”老人说?!霸Т游慈帽鹑似锕牧?。发生什么事了?”杰拉德递过梅丹的命令。老人把印章举到鼻子前,用那只可能是完好的眼睛仔细看着。一时间杰拉德以为老人要赶他走,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失望。

“好吧,什么事都有第一次,”老人嘀咕着递回手令。他扬起眉毛,盯着杰拉德的盔甲?!跋壬?,你不是想穿着那个上天吧?”“我……我想……”杰拉德结结巴巴地说。

老人很是反感?!澳愕冒芽淄训?!”他摇摇头?!叭绻阋镌诹成险蕉?,那就得穿上这些金属,但现在你不是。你要迅速飞到远方。我有件元帅的旧皮甲适合你。也许稍有点大,但应该没问题。先生,你想把鞍放在哪里?元帅喜欢放在肩胛上,不过我知道其他人喜欢放在两翼间。他们说那样飞得更平稳?!薄拔摇也恢馈苯芾露⒆帕?,他意识到自己真的要骑这家伙了。

“以我们女王之名,”老人吃惊地说?!澳愦游雌锕?,是吗?”杰拉德脸红地承认了?!拔蚁M换崽?,”他补充道。杰拉德想起学习骑马的经历,如果他像摔下马那么多次一样摔下龙……“锐刃是老手,骑士先生,”老人骄傲地说?!八怯判愕恼绞?,受纪律、听命令,不像某些蓝龙喜怒无常。从混沌之战开始,他和将军就一起战斗。但当那些臃肿的巨龙来这里并开始屠杀同类后,元帅把锐刃藏了起来。请注意锐刃并不喜欢这样。他们为此吵过?!崩先艘∫⊥?。他斜眼看着杰拉德?!拔蚁胛铱济靼孜裁戳??!彼愕愀墒莸耐??!拔姨的歉雎躺募醭獗呃戳??!彼拷芾?,小声说?!安还灰嫠呷袢?,先生。如果他觉得有机会报复杀死自己同伴的绿畜牲,他就会不理元帅,留在这里战斗。你只要安全带他离开,骑士先生。祝你们好运?!苯芾抡抛煜胨邓屯晷潘腿袢芯突峄乩凑蕉?,不过他怕说得太多,就闭嘴了。让老人自己想吧。

“呃……锐刃会不会介意我不是梅丹元帅?”杰拉德犹豫地问?!拔也幌肴昧衬?。他可能会拒绝带我?!薄叭袢邢咨碛谠?,先生,不过只要他知道是梅丹派你来地,他也会效劳。走这边,先生。我来引见你?!比袢辛粜奶沤芾陆峤岚桶偷亟馐妥约旱娜挝?,他也看了梅丹的命令。

“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锐刃问。

“现在还不能说,”杰拉德说?!吧狭颂煳以俑嫠吣?。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绷×艘幌峦?,表示他准备好了。显然他不是那种多话的龙,问了那个简单问题后,他就一直保持沉默。

安放龙鞍费了些时间,不是锐刃干扰了工作,而是系好鞍上无数的带扣是费时间的复杂程序。杰拉德穿上“皮甲”,包括长袖皮上衣和厚厚的皮裤。他戴上皮手套护手,头上戴了刽子手那种兜帽?;ね肪?。皮衣大了,皮裤很硬,皮帽让人窒息。透过观察缝,杰拉德几乎看不见外面,他想为什么这么麻烦。皮衣上镶有死亡骑士的标记――百合和骷髅。

除了标记和剑,没有其他特征表明杰拉德是个死亡骑士。他把信小心放进一个皮包里,然后将皮包紧紧绑在龙鞍上。

太阳升得很高了,龙和骑手都准备好了。杰拉德在管理员和龙的帮助下笨拙地上了鞍,龙耐心地等着,然后用强壮的后腿一蹬,跃入空中,杰拉德几乎没抓住缰绳。

晃动让杰拉德的胃都掉到脚上去了。他紧紧握住缰绳,手指都麻木了。但当龙张开双翼,飞入天空时,杰拉德的精神也随之高涨。

以前他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想成为龙翼的一部分。现在他明白了。飞行体验让人兴奋又害怕。他想起童年梦想像老鹰一样飞。他甚至张开双臂,跳下粮仓顶,但只是撞上了草垛,几乎折断了脖子。刺激温暖了他的血液,冲淡了胃里的恐惧。

看着下面的大地,杰拉德惊奇地想到,世界在离开自己。他进入了一片沉寂中,这里的沉寂是完全的,不像地上永远有各种各样的细微声音:鸟儿的喳喳叫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远处溪流的汩汩声。

杰拉德只能听见龙翼的吱吱声,当龙滑翔时,他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他感到平和、愉快。他不再是世界的一份子。他飞在忧愁、悲伤和麻烦上空。他感到自己没有重量,就像没有骨与肉。要回去再找回重量、继续承担责任的想法突然让人厌恶。杰拉德想永远飞翔,飞到太阳落山后的地方去,飞到月亮躲藏的地方去。

龙掠过树梢。

“什么方向?”锐刃喊道,蜂鸣的声音拉回了杰拉德。

“向北,”杰拉德喊。风吹走了他的话。龙转头以便听清楚?!八骼既??!比袢行毖鄱⒆潘?,杰拉德怕龙会拒绝。索兰萨斯名义上是自由城市,但索兰尼亚骑士已经在那里层层设防,也许是整个安塞隆最牢固的城池。锐刃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要去敌人的据点,如果回答不能让他满意,他可能会把杰拉德掀下去。

杰拉德正准备解释,但是龙自己解释了。

“啊,侦察飞行,”他调整了路线。

接下来锐刃保持沉默。这倒适合杰拉德,他想着自己的事,看下面滑过的美丽土地的全景。他曾肯定能劝服索兰尼亚骑士团来援助奎灵那斯提,但现在到了路上,他开始怀疑能否做到。

“先生,”锐刃说,“看下面?!苯芾鲁乱豢?,心沉到了地上。

“下降,”杰拉德命令龙。他不知道龙是否能听见,就做了个手势?!拔蚁肟辞宄??!绷沙鲈撇?,慢慢盘旋下降。

“足够近了,”杰拉德做手势让龙保持高度。

杰拉德抓住龙鞍,探出身子从龙的左翼看下去。

一支庞大的军队走过,人数非常多,看起来就像一条巨大的黑蛇。一道蓝色穿过绿色的森林,那是奎灵那斯提的边界白怒河。黑蛇的头已经越过了边界。

杰拉德向前倾?!澳隳懿荒芊煽斓??”他指着北方大喊。

锐刃嘟哝了一声?!翱梢?,”他喊道,“但是你会觉得不舒服的?!苯芾驴醋畔旅?,估计军队人数和补给车数量,尽可能收集信息。他咬牙伏在鞍上,点头表示同意。

锐刃开始扇动巨大的翅膀。龙抬头朝云层飞去。

突然升起的加速度把杰拉德压在了鞍上。他明白了观察缝的必要,并祝福皮帽的设计师。就算这样,风也吹得他满眼是泪,几乎睁不开。龙翼的动作让鞍前后摇动,杰拉德的胃也跟着上上下下。他坚持住,希望某处还有神可以祈祷。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