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七章 亡者之河

别人的灾祸无论多可怕,同自己的相比总是显得不那么重要,这是个可悲的事实。在生命中的这一刻,如果有人告诉谜琢,地精、大地精、龙人、雇佣兵组成的军队正向精灵王国进发,侏儒只会滚滚眼珠子,嘲笑几声。

“他们以为他们有麻烦?”他会这么说?!肮?!他们应该同这个疯狂的女人一起坐着漏水的潜水船到大洋底下,她还坚持要我跟随一堆死人。那才是麻烦?!比绻腥烁嫠呙兆?,帮他想出办法达成终生志愿――绘制树篱迷宫地图――的朋友坎德人在大法师之塔里沦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的囚犯,谜琢只会讥笑。

“坎德人以为他有麻烦!哈!他应该来试试独自操纵本该由二十个人操纵的潜水船。那才是麻烦!”实际上,一个人操纵比一堆人好多了,因为其他的十九个人只会增加重量、碍事和消耗氧气。从别管他山脉出发到光明城堡的处女航有二十个人,但其他人在路上失踪或是被严重烧伤,最后只剩本是乘客的谜琢独自操纵船。他对驱动牢不可破号的那些复杂机械系统一无所知,不过既然船还能浮着,他也就不打算去弄清楚。

牢不可破号被设计成鱼形。船身是木制的,这样就轻得可以漂起来,然后外面蒙上一层铁皮,又让船重得会沉下去。谜琢知道有一个曲柄可以让船向前,另一个上浮,还有一个下沉。虽然他记得有个侏儒(也许是上任船长)告诉过自己,曲柄让船后面的扇叶飞速旋转,划开水推动船前进,但他还是不太清楚。下面曲柄会让底部的扇叶旋转,推动船上浮,顶部扇叶的作用则相反。

谜琢知道曲柄连着很多齿轮,得经常上油。他知道是因为所有的侏儒都清楚,齿轮必须经常上油。有人告诉他,船上有风箱往里送风,但是他不知道风箱是怎么工作的,因此聪明地每过几小时就浮到海面上补充空气,这似乎不太科学,但是因为风箱不工作,在他看来这样很有道理。

被迫旅行开始时,谜琢问金月她为什么偷自己的船,要去哪里,还有去干什么。那时金月令人吃惊地宣称自己在跟着幽灵,他们指引她,?;に?,幽灵会带她穿过新海,到必须去的地方。当谜琢很有理性地问为什么幽灵告诉她要偷自己的船时,金月说在水下航行是躲过龙的唯一方法。

谜琢想让金月对潜水船的运作感兴趣,这样她就能帮忙摇曲柄――他手都摇酸了――或者至少让幽灵帮帮忙,似乎他们是该对这次旅行负责的人。不过金月不理他。谜琢觉得乘客很气人,想将牢不可破号原地掉个头,不管有没有龙都回到树篱迷宫去,但可悲的是,除了上升、下降和前进,他完全不知道怎么让船去其他方向。

还有,侏儒也不知道怎么让船停下,这给了“着陆”一个全新而不幸的含意。

不知是运气还是幽灵的引导,牢不可破号没有撞上悬崖或是暗礁。它一头扎进沙滩里,扇叶还在转,扬起大量沙子、海水、被切碎的水母,惊慌的海鸟到处乱飞。

最后疯狂的着陆震得厉害,但乘客没什么大碍。金月和谜琢只是受了点轻伤。牢不可破号的情况糟多了。

金月站在荒芜的沙滩上,深深呼吸新鲜的海风。她不管自己手臂和前额上的伤,这个奇怪的新身体有能力自我治疗。一会儿血就会干,肉也会长到一起,瘀伤会自己消退。她还会感到伤口的疼痛,但只有她真正的身体,那个虚弱的老年人的身体才会有感觉。

她不喜欢风暴之夜里奇迹般赠给自己的身体,她不愿意接受这个容器,但是她开始意识到,新身体是要带自己去幽灵想让她去的地方。旧身体无法走完这段旅程。居住在旧身体里的灵魂也接近死亡了。也许那就是为什么金月能看见幽灵,而别人看不见。现在她更接近死人而不是活人。

亡者之河流过风吹的沙丘,通往北方。沙丘上长长的绿草因他们经过而上下起伏。金月提起白袍,准备跟上。那件袍子表明她是光明城堡的牧师。

“等等!”谜琢喊,他张大嘴盯着毁掉的牢不可破号?!澳阋墒裁??你要去哪里?”金月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走。行走很困难。每一步她都陷进柔软的沙子里。她的白袍妨碍了行走。

“你不能丢下我,”谜琢说。他挥了挥手,上面全是油?!拔宜湍愦┕Q罄朔蚜撕芏嗍奔?,现在你又弄坏了我的船。我怎么能回去继续完成终生志愿――绘制树篱迷宫地图?”金月停下来,转身看着侏儒。侏儒并不好看,他头发和胡子都是乱糟糟的,满脸义愤,上面还有油污和血。

“谢谢你带我来,”她在风浪声中大声说?!岸阅愕乃鹗液鼙?,但我帮不了你什么?!彼锲鹜?,看着北方?!拔冶匦肭靶?。我不能在这里逗留?!彼赝房醋刨?,温和地补充道,“我不会抛下你的。你可以跟我来,你自己选吧?!泵兆量纯此?,又回头看看名不符实的牢不可破号。就算是他,一个乘客,也能看出来修复船要很久,耗资也很大,更别说他根本不明白装置是怎么工作的,让它再次工作是现在的主要问题。

“另外,”他乐观地对自己说,“我肯定船主买了保险,他毫无疑问会得到赔偿?!闭庹媸抢止鄣目捶?,可能是完全不切实际的看法,因为大家都知道,意外事故有限保险公司(对神谴造成的灾难不负责任)(theGuildofInsurersEquityUnderandOverwritersCollisionAccidentalDismembermentFireFloodNotLiableforActsofGod)从未赔偿过一个子儿,混沌之战后无数的诉讼悬而未决,倒是神谴现在不算在内了,因为根本就没有神了。由于诉讼得依照侏儒的法律系统,通常诉讼人一生都打不完官司,下一代接过官司就会陷入金融?;?,因为诉讼费会一直增加下去。

谜琢没从船的残骸里找回什么财物。他离开城堡太急,最重要的财产――树篱迷宫的地图都没带上。侏儒确信地图会找到的,他认为那是奇迹中的奇迹,自然会放在光明城堡中最安全的地方。

抢救出来的唯一东西是上任船长的一把小刀。这把小刀很不平常,上面几乎有所有工具,可以做任何事。它可以开酒瓶,告诉你哪边是北方,敲烂贝壳。唯一的缺点是你不能拿它切东西,因为它没有刃,发明人没有地方了,不过考虑到可以用来梳理头发,那不算什么。

谜琢把小刀塞进自己满是墨水和油渍的长袍里,犹豫着在沙滩上蹒跚而行。他曾停下来回头看牢不可破号。船就像一只被抛弃的鲸鱼,飞砂已经将它盖住了。

谜琢跟着金月。金月跟着亡者之河。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