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十章 订婚宴

星辰之塔上下一片喜悦,同时又在匆忙准备。国王陛下,星辰咏者准备举行一个盛大的宴会向西瓦那斯提的救世主米娜致敬。一般来说,这样的宴会需要几个月时间准备。拟出客人清单要数天,同厨师商定菜单要数周,摆放桌椅和选择花卉还要数周。有人说国王宣布要在二十四小时内举行宴会是年轻人的冲动。

礼仪部长浪费了不少时间劝说国王那不可能。但国王很坚决,最后部长不得不放弃努力,匆忙去召集仪仗队。

国王的邀请函送给了米娜。她以本人和军官的名义签收了。部长大为震惊。精灵并不想邀请奈拉卡黑暗骑士军官。最老的精灵还记得,从未有精灵在西瓦那斯提跟人类共餐。米娜不同。精灵开始认为米娜是他们的一员。她有精灵血统的谣言在信徒中流传;他们反倒忘了米娜是奈拉卡黑暗骑士的指挥官。米娜助长了这种观念,在公众场合她从不穿黑色盔甲,而是穿银白色的衣服。

在共餐这一点上,精灵起了争论。礼仪部长的副官说,长枪之战中,罗拉克的女儿(也就是阿尔瀚娜•星光,但因为她是个黯精灵,所以不能说名字,只能照这么说)带着几个人类朋友回到了西瓦诺斯。没有记录说明他们有没有在西瓦那斯提共餐,但应当假定有。因此已经有了先例。礼仪部长则说,也许他们是共餐过,但当时的情况特殊,也不是正式的,所以不能算数。

至于牛头人,那是决不可能的。

礼仪部长紧张地向米娜暗示说,她的军官在宴会上会感到无聊的,尤其是他们都不说精灵语,会觉得宴会冗长乏味。他们可能会不喜欢宴会上的食物和酒。部长断定,军官在西瓦诺斯城外营地里会更习惯、更高兴。国王会派人送去食物和酒。

“我的军官必须参加,”米娜对他说,“不然我就不去?!币幌肫鹨颜飧鱿⒏嫠吖?,部长就觉得同人类共餐不算什么了。多伽将军、萨缪瓦尔队长、牛头人加尔达和米娜的骑士都会出席宴会。部长只希望牛头人喝汤时不会发出啧啧声。

国王心情很好,他的喜悦影响了王宫里的仆人。西瓦诺谢倍受仆人爱戴,大家都注意到他面色苍白,为他担心。现在国王高兴,仆人也都高兴,他们并不怀疑。如果一次宴会就能让国王不再忧郁,他们会举办一次西瓦那斯提前所未有的奢华盛宴。

琦霖并不怎么高兴,他不安地观察着。只有他注意到西瓦诺谢的欢乐中有几分疯狂,西瓦脸颊上的颜色不是健康的玫瑰红,而是像烧伤。琦霖没法问西瓦诺谢,因为他忙着准备宴会,检查一切是否完美,甚至亲自挑选装饰桌子的花。他说自己没时间谈话。

“你会发现的,表弟,”西瓦诺谢停止忙碌,紧紧握住琦霖的手说?!八娜钒?。你会发现的?!辩刂荒芸隙ㄎ魍吲敌缓兔啄攘倒?,米娜不知道怎么安抚了西瓦。西瓦诺谢的反常举动只能这么解释,但琦霖又想了想米娜昨天说的话,很难相信那些残酷的话是演戏。不过她是个人类,人类总是难以理解。

精灵皇室宴会通常在午夜星光下的户外举行。长枪之战前,湛青•血暴还没来施法制造噩梦时,星辰之塔的花园里会摆满场桌,招待所有皇室家族。许多贵族在同噩梦战斗时死去了。更多人因魔法罩带来的消瘦病而死?;钕吕吹暮芏喙笞寰芫搜毹D―这是对年轻国王的大不敬,甚至可以说是侮辱。不过西瓦诺谢并不在意,他只是笑着说没人会想念那些老家伙。现在只需要两张长桌就可以了,老仆人想起过去西瓦那斯提的繁荣,一边流泪一边擦亮银餐具、在薄花边桌布上摆放易碎的瓷器。

西瓦诺谢早早穿好衣服等着。宴会前的时间过得像蜗牛爬行一样慢。他担心一切是否都准备好了,就反复检查了八次桌椅的布置,还想去第九次时好不容易才让人劝住了。乐手调音的刺耳声响在他听来是那么动听,因为那意味着离宴会开始只有一个小时了。礼仪部长说国王应当等所有客人入场后再出场,但西瓦诺谢狠狠地反驳了他。结果西瓦是第一个到的,他亲自问候每一个客人,弄得他们不知所措。

西瓦穿着蓝色天鹅绒上衣和丝绸衬衫,他把那枚红宝石戒指放在珠宝盒中,再用小袋子把珠宝盒装起来,放在衬衫口袋里。他不停地用手压压胸口,检查盒子是不是还在,有些客人注意到了,他们不安地怀疑年轻国王是不是有心脏病。不过自加冕礼以后他们从未见过国王如此高兴,所以他们很快也高兴起来,忘了担心。

午夜时分米娜来了,西瓦诺谢彻底高兴了。她穿了一件朴素的白丝绸长袍,上面没有任何装饰。她戴着的唯一珠宝是经常挂在脖子上的那个简单吊坠。米娜的兴致也很高。她问候精灵客人,叫出他们的名字,并接受他们的祝福和感谢。她比精灵少女还要苗条,年轻精灵都称赞她美丽,这对人类来说是很高的评价。

“谢谢您今晚赐予我的荣誉,陛下,”米娜对西瓦诺谢鞠躬说。

西瓦没有让她弯下去,而是拉着她的手,让她直起身子?!把缁岜靖酶?,只是没时间了,”他说?!坝幸惶炷慊峥吹秸嬲木榍斓??!蔽颐堑幕槔?,他的心在歌唱。

“我不是说这种荣誉,”她扫了一眼装饰美丽的长桌、桂花和照亮夜晚的无数蜡烛?!靶恍荒裢泶陀栉业娜儆?。你将要给我的礼物是我一直想要的,我也为此准备了很久。希望我能配得上它,”她平静而几近虔诚地补充道。

西瓦诺谢很吃惊,片刻间觉得礼物――那本该是个大惊喜――并不那么高兴了。然后米娜话里的含意让西瓦震惊。他将赐予米娜荣誉。她一直想要的礼物。她希望自己能配得上。除了他的爱,米娜还会是什么意思?西瓦欣喜若狂,热情地亲吻了米娜的手。他希望数小时之内就能亲吻米娜的嘴。

乐手停止演奏。银钟敲响,宴会开始了。西瓦坐在第一张桌子上,米娜在他右边。其他精灵和人类也都入座了,至少西瓦诺谢是这么以为的。他不能保证是那样,也说不出是否还有其他人在场,甚至不知道天上有没有星辰,脚底下是不是绿草。

他眼里只有米娜。琦霖坐在西瓦诺谢对面,他想跟西瓦说话,但是西瓦一个字都没听见。西瓦诺谢没有喝酒,而是品味米娜。他没有吃东西,而是欣赏米娜。照亮夜空的不是苍白的月亮,而是米娜。同米娜的声音相比,音乐是刺耳的噪音。米娜的琥珀眼睛包围着西瓦。他恍恍惚惚地沉浸在金色快乐中,就像喝了蜂蜜酒,没有问任何问题。至于米娜,她跟旁边的人谈论唯一神和神展示的奇迹,她流利的精灵语让他们入迷。米娜几乎没有提到西瓦诺谢,但是目光却经常停在西瓦身上,不过那目光中没有暖暖的爱意,而是冷漠又期待。

西瓦诺谢本该感到不安,但他一摸到胸口的盒子,想到米娜的话,不安就消失了。

这是少女的羞涩,西瓦告诉自己,然后他看着米娜同精灵智者包括表弟琦霖辩论唯一神。

“请原谅我问一个关于唯一神的问题,米娜,”琦霖恭敬地说。

“我不仅会原谅你,”米娜微笑着回答?!岸一够峁睦?。我不害怕问题,但是有些人可能会害怕答案?!薄澳闶且桓鏊宋魉亢诎灯锸客诺木侉D―”“奈拉卡,”米娜纠正道?!拔颐鞘悄卫ê诎灯锸??!薄班?,我听说你的组织有变动,塔克西丝离去了――”“精灵的神帕拉丁也一样?!薄懊淮??!辩氐纳舯涞玫统??!熬菸颐撬堑那榭霾煌?。不过这跟我的问题无关。在黑暗骑士短暂的历史里,无论他们效忠谁,精灵都是他们的死敌。黑暗骑士从未掩饰过要清理世上的精灵,夺走土地据为己有?!薄扮?,”西瓦诺谢生气地插嘴道,“这不合适――”米娜按住西瓦的手。她的触碰就像火烧,让西瓦的肉麻木干枯。

“让您表弟说,陛下,”米娜说,“先生,请继续?!薄澳敲?,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占领我们的土地但……”琦霖停了下来,看起来很严肃。

“但让你们活着,”米娜替他说完。

“不只那样,”琦霖说,“你还以这个唯一神的名义治疗病人。这个唯一神――敌人的神――关心精灵干什么?”米娜靠在椅子上,拿起一个酒杯。她转动水晶杯,透过杯子看着像是在酒里燃烧的蜡烛?!凹偕栉沂且桓龃蟪鞘械耐持握?。城里有上千居民需要我?;?。现在城里有两个大家族。他们互相仇视,都发誓要消灭对方。他们一相遇就打架,在我的城市里制造冲突和仇恨。假设城市突然受到威胁,有强大的外敌进攻?;岱⑸裁词??如果两大家族继续内斗,城市肯定会陷落。但如果他们同意联合对敌,那我们还有机会打败共同的敌人?!薄澳歉龉餐牡腥耸鞘裁川D―食人魔?”琦霖问?!八窃悄忝堑拿擞?,但我听说他们变成了你们的敌人――”米娜摇摇头?!笆橙四б不崃私馕ㄒ簧?。他们也会加入战斗。先生,你明说吧,”她微笑着鼓励道?!澳忝蔷樽苁翘衩?。你无需害怕伤害我的感情。你不会激怒我。问出你心里的问题?!薄昂冒?,”琦霖说?!澳闳梦颐侵懒苏壳嗟恼婷婺?,并杀死了他。你让我们知道了魔法罩的真相。你本可以杀死我们,但却让我们活了下来。有句谚语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要我们用什么回报?我们必须为这一切付出什么代价?”“侍奉唯一神,”米娜说?!熬驼飧鲆??!薄澳侨绻颐遣皇谭钫飧鑫ㄒ簧衲??”琦霖皱着眉头说?!盎嵩趺囱??”“唯一神选中了我们,琦霖,”米娜盯着酒里闪烁的火焰说?!安皇俏颐茄≡裎ㄒ簧?。生者侍奉唯一神,死者也一样,更重要的是死者,”她低声渴望地补充道,只有西瓦诺谢听见了。

米娜的古怪口气似乎吓坏了西瓦。

“好啦,表弟,”西瓦诺谢瞪了琦霖一眼说?!罢苎致鄣酱宋?,那让我头痛?!彼云腿俗隽烁鍪质??!霸俚咕?。拿些水果和蛋糕上来。告诉乐手继续演奏,那就可以压过他的声音了,”西瓦笑着对米娜说。

琦霖不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担心地看着西瓦诺谢。

米娜没有听西瓦诺谢说话,她盯着人群。西瓦诺谢嫉妒有人能将她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引开,很快他就发现米娜在寻找什么人。西瓦记住米娜看的地方,发现她是在寻找自己的每一个部下。她的目光与他们一一接触,他们也都有意识地回瞟一眼,牛头人则微微点了点头。

“别担心,米娜,”西瓦诺谢说,他的语气微带尖刻,显示他不高兴,“你的手下都很好,比我希望的好多了。牛头人只是弄破了酒杯、打碎了碟子、把桌布撕了个洞、打嗝响得索巴丁都能听见而已。总之,今晚还不错?!薄八鍪?,”米娜嘀咕道?!拔⒉蛔愕?,毫无意义?!泵啄韧蝗晃兆∥魍吲敌坏氖?,西瓦的心一紧。米娜看着他?!拔胰盟亲急敢幌乱⑸氖?,陛下。您以为危险过去了,但您错了。危险就在我们周围。有人害怕我们,想毁灭我们。我们不能因柔和的音乐和美酒而麻痹。所以我提醒军官他们的职责?!薄笆裁次O??”西瓦诺谢惊慌地问?!澳睦??”“就在身边,”米娜将他吸入琥珀说?!胺浅=??!薄懊啄?,”西瓦诺谢说,“我一直等着把这个给你。我准备好了一次演讲,”他摇摇头,“但已经全忘了。那倒没什么。我真正想对你说的是,我全心全意爱你,你知道的。你可以从我的声音里听出来,每次见到我也可以看出来?!蔽魍呓兜氖稚旖路?,拿出天鹅绒袋子。他从里面取出银盒子,放在米娜面前的桌上。

“打开它,”西瓦催促米娜?!笆歉愕??!泵啄榷⒆藕凶涌戳艘换岫?。她的脸色非常苍白,西瓦听到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别担心,”他沮丧地说?!拔也换嵋笕魏位乇?。至少现在不会。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爱我,或者至少喜欢我。如果你戴上这枚戒指,我相信有一天会的?!笨醇啄让挥腥ヅ龊凶?,西瓦诺谢拿过盒子将它打开。

戒指上的红宝石在烛光下闪闪发亮,每一颗都像是一滴血――西瓦诺谢心里的血。

“你会接受吗,米娜?”西瓦热切而绝望地问?!澳慊峤邮苷饷督渲覆⑽掖魃下??”米娜伸出手,她的手冰冷而稳定?!拔一峤邮芙渲覆⒋魃纤?,”她说,“为了唯一神?!彼渲复髟诹俗笫质持干?。

西瓦诺谢高兴极了。一开始他不高兴米娜把神扯了进来,但也许她只是请求唯一神的祝福。西瓦诺谢也乐意那么做。只要能得到米娜,他愿意跪在这个唯一神面前。

他满怀希望地看着米娜,等着戒指的魔法起作用,等着她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自己。

米娜看着戒指。她转动戒指,看着宝石的光芒。在西瓦诺谢看来,别人都不在了,只有他们两个。桌上的其他人、宴会上的其他人、世界上的其他人只是模糊的烛光、音乐、栀子和玫瑰的芬芳,唯一清楚的是米娜。

“现在,米娜,”他狂喜地说?!澳愀们孜俏伊??!泵啄瓤苛斯?。戒指的魔法起效了,西瓦能感觉到她的爱。西瓦抱住米娜,但在他们的嘴接触之前,米娜突然喘起气来。她的身体变得僵硬,眼睛也开始放大。

“米娜!”惊慌之下他喊道,“怎么了?”米娜痛苦地尖叫。她想说一个词,话到了嘴边,但喉咙被堵住了。米娜疯狂地抓住戒指,想把它取下来,只是纤细的身体在抽搐,痛苦击垮了她。米娜往前倒在桌上,她伸出手,打翻了酒杯,把盘子拨得到处都是。米娜发出一声可怕而含糊的叫声,喉咙里咕噜作响。然后她不动了??膳碌募啪?。她的眼睛不再转动,怨恨地盯着西瓦诺谢。

琦霖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他头脑一片混乱,不知所措。第一个念头是要帮西瓦诺谢逃跑,但他立刻就放弃了那个念头。周围全是黑暗骑士,那是不可能的。那一刻,虽然是无意识的,但琦霖的确抛弃了西瓦诺谢。现在西瓦那斯提人民属于琦霖,他要负责任。他无法拯救表哥。琦霖试过,但失败了。不过也许他可以拯救人民。一定要给守护者消息。一定要警告他们准备好采取必要的行动。

周围的精灵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吃惊得动都动不了。时间仿佛停在了这一刻。没人呼吸,没人眨眼,没有心脏跳动――所有一切都疑惑地停下了。

“米娜!”西瓦诺谢绝望地喊道,他伸手抱住米娜。

突然一切陷入了混乱中。米娜的军官愤怒地大喊着冲过人群,打烂桌椅,踢倒所有挡路的人。精灵尖叫着。一些机警的人匆忙逃走了,琦霖就在其中。黑暗骑士包围了米娜一动不动躺着的桌子,琦霖痛苦地最后看了一眼不幸的表哥,心情沉重地逃进黑夜,他深感不祥。

一只长满棕毛的大手紧紧抓住国王的肩膀。牛头人满脸悲愤,将西瓦诺谢从椅子上提起来,怒骂一声将精灵扔出去,就像是在扔垃圾。

西瓦诺谢撞上棚子,滚到魔法罩之树的那个坑里。他头晕眼花地躺着,然后一堆愤怒的人类的脸包围了他。有人粗暴地抓住他,将他从坑里拉了出来。痛苦传遍西瓦的身体,他呻吟着。痛苦也许是因为他身上每根骨头都断了,但真正的痛苦是他心碎了。

骑士把西瓦诺谢拖到桌子上。牛头人按住米娜的脖子。

“没有脉搏,她死了,”牛头人愤怒地说。他转身,用颤抖的手指指着西瓦诺谢?!八切资?!”“不!”西瓦诺谢喊道?!拔野?!我给了她我的戒指――”牛头人抓住米娜毫无生气的手,用力将红宝石戒指取了下来,放到西瓦诺谢眼前。

“没错,你给了她一枚戒指。一枚毒戒!你给她的戒指杀了她!”一颗红宝石尖部有根细针。针头上有一滴血。

“针后面有弹簧,”牛头人将戒指举高让大家看?!笆芎θ舜ッ渲富蚴亲渲甘?,针就会刺破皮肤,把致命的毒药送进血液。我敢打赌,”他冷酷地补充道,“这种毒药是精灵中常见的?!薄拔颐挥小蔽魍吲敌槐吹睾暗??!安皇墙渲浮豢赡堋蔽魍叩纳嗤氛吃诹松向?。他又看见萨马站在自己房间。萨马知道王宫的所有秘密通道。萨马想强迫西瓦诺谢逃跑,他毫不掩饰对米娜的厌恶和不信任。但信是女人写的。母亲……有人打来一拳让西瓦诺谢眩晕。那是牛头人打的,虽然西瓦诺谢的下巴都被打破了,但实际上他没有感觉到。真正的打击是他的悔恨。他爱米娜,却杀了她。

牛头人的下一击让西瓦诺谢晕了过去。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