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十一章 醒来

黎明到来,星辰慢慢消失,闪烁的星光在克莱恩明亮的日光下隐去。米娜死去已经一天一夜了。多伽将军下令关上城门,封锁整座城市。居民被告知呆在家里,他们也不知道该干点别的什么。大街上有军队巡逻,能听见的唯一声音就是脚步声和发令声。

西瓦诺斯城外奈拉卡黑暗骑士营地里,三位高级指挥官聚集在米娜的指挥帐外。他们准备日出后举行会议,差不多到时间了。他们同时到达,站在那里不安地互相看着。没人想进入那个空帐篷。米娜的灵魂在那里游荡。她在每一样东西上,那又让人强烈意识到她不在了。最后,面色严厉的多伽掀开帘子,走了进去。萨缪瓦尔跟着,最后是加尔达。

帐篷里还是一片黑暗,萨缪瓦尔队长点燃了一盏油灯。三人忧郁地四处看着。虽然米娜在王宫里有指挥部,但她喜欢在队伍里居住和工作。早先有点家具的指挥帐丢给了食人魔。这个帐篷是精灵造的,色彩华丽。人类会觉得它更适合小丑使用,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帐篷重量轻、易于拆装,遮风挡雨的能力远比黑暗骑士的强。

帐篷里有一张从王宫里借来的桌子、几把椅子、一张帆布床,有时候米娜工作得太晚就在这里睡觉。宴会之后,没有人进来过。她的东西没人动。桌子上还铺着一张她做过标记的地图。小方框和箭头指示军队的行进。加尔达以为那是一幅西瓦那斯提地图,随便瞄了几眼,但他发现不是的,就叹口气摇摇头。一个半盛着焦豆茶的扁罐头压在了世界东角上。一根蜡烛立在西北角上。赴宴前她还在工作。一些蜡油流进了地图上的新海。加尔达深深叹了口气,擦擦嘴,移开了视线。

“那是什么?”萨缪瓦尔靠近盯着地图问?!案盟?,”过了一会儿他说?!八骼寄嵫???蠢次颐且吆艹さ穆??!迸M啡税遄帕??!靶芯?!呸!米娜死了。我试过她的脉搏,但却没有。我觉得有问题!”“嘘,守卫,”萨缪瓦尔瞥了一眼帐帘说。他关上了帐帘,不过外面有两个战士站岗。

“让他们走开,”多伽说。

萨缪瓦尔走到门口,探出头去?!叭コ苑拱桑≧eporttothemesstent)。一小时内回来?!彼A艘幌?,看着指挥帐旁边的帐篷。那是米娜睡觉的帐篷,现在放着她的尸体。他们将她放在帆布床上,为她穿上白袍。她的手放在身体两侧,盔甲和武器堆在脚边。帐帘卷了起来,大家都能看见她,向她致敬。战士和骑士不仅前来致敬,还留在那里。不值班的人整天整夜为她守灵。他们值班去后,其他人会接替。大家都保持安静,没人说话。

这种安静不仅是悲伤,更是愤怒。精灵杀了米娜,他们想要精灵付出代价。那晚他们听说米娜死后就要摧毁西瓦诺斯,但指挥官不允许。多伽、萨缪瓦尔和加尔达花了几个小时维持军队秩序。他们反复说“是米娜的命令”才控制住愤怒的战士。

多伽命令战士工作,让他们砍树准备火葬堆。许多战士泪流满面地执行任务,他们高兴地砍倒西瓦那斯提森林的树木,就像在砍倒精灵。西瓦诺斯的精灵听见了树木的哀号――西瓦那斯提的森林从未感受过斧刃――他们深感伤心,怕得发抖。昨天白天和晚上战士都在工作。现在火葬堆差不多准备好了。但准备好做什么?三个指挥官不太确定。

他们坐在桌子边。帐篷外营地里一片斧头的重击声,还有战士拖着树到战场中央的火葬堆的嘈杂声,在这里精灵军队击败了米娜的军队,但最后败于米娜的力量。那些声音有种奇怪的寂静。没有笑声,没人唱劳动号子。大家默默地工作。

多伽卷起地图,收了起来。多伽将军大概有四十岁,面色阴沉,胡须浓密。他的肩宽看起来跟身高一样,但不是肥胖而是矮壮。他肩膀厚实,脖子粗壮,黑色胡须跟矮人一样浓密卷曲,所以手下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矮人多伽。不过他从不跟矮人扯上关系,如果有人敢暗示,他就用拳头来强调这一点。多伽是个果断的人,当奈拉卡黑暗骑士已经二十年了。

从官阶看多伽是最高指挥官,但由于他刚成为米娜的军官,大家都不了解他,所以战士们并不信任他。多伽也怀疑他们,尤其是这个暴发户。他发现这个少女给自己下假命令让他来西瓦那斯提,大为震怒,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坎德人的差使。

多伽带着数千士兵到了边界,只发现有魔法罩在,他们无法进入。哨兵报告说一只巨大的食人魔军队正在聚集,准备对窃取自己领地的黑暗骑士发动致命打击。多伽和手下被困了。他们不能后退,因为那么做意味着要回头穿过食人魔的领地。他们也不能前进。多伽大声诅咒米娜,然后魔法罩消失了。

多伽接到报告大为惊讶,他带着怀疑亲自去查看。多伽勉强越过了边界,害怕不计其数的精灵战士会突然跳出来。但是那边向他挥手的是一个米娜的骑士。

“米娜命令您穿过边界,多伽将军!”骑士喊道?!熬榫釉谖魍吲邓?,他们同绿龙湛青•血暴战斗过,又受魔法罩的消瘦病影响,相当虚弱。他们没有威胁,你们可以安全前进?!倍噘せ故腔骋?,但他越过了边界,手按着剑,等着随时被上千尖耳朵的家伙伏击。他的军队没有遇到任何抵抗。遇到的精灵很容易俘虏,一开始是杀掉,后来按命令送到塔贡大人那里去了。

不过多伽还是保持警惕,他的军队很紧张,因为还有西瓦诺斯城在。然后传来了令人吃惊的消息,西瓦诺斯被几个战士占领了。米娜胜利进城,现在在星辰之塔里。她正焦急地等着多伽,命令他快点。

直到进入西瓦诺斯,毫发无损地走在大街上,多伽才相信奈拉卡黑暗骑士占领了西瓦那斯提王国。伟大的胜利让他激动万分。黑暗骑士完成了历史上没人做到的事,就连长枪之战中塔克西丝女王庞大的军队也没能做到。多伽非常好奇地想见见这个米娜。他真的不相信这是米娜完成的。他怀疑有某个老军官负责实际指挥,这个女孩只是出面保持士气。

看见米娜的第一眼,多伽就发现自己错了。他发现每个军官都那么尊重米娜,不仅是尊重,几乎是崇拜。她轻轻说句话就是命令,然后会立即得到执行,没有半点疑问。多伽想尊敬她,但片刻后他感到又入迷又敬畏。他全心加入了崇拜米娜的行列。当他看进米娜的琥珀之眼,他很自豪能看见自己的微笑影像。

那双眼睛现在合上了,照亮琥珀的火焰熄灭了。

加尔达压得桌子吱吱响,“我再说一次,有问题?!彼遄琶纪纷鹄??!八雌鹄此懒?,感觉也死了。她皮肤冰凉,也不呼吸?!薄八嫠吖颐嵌疽┦悄歉鲂Ч?,”萨缪瓦尔激动地说。他那么激动实际上表明他很紧张。

“放低声音,”多伽命令道。

“在那可恶的噪音里没人听得见我们,”萨缪瓦尔说,他指的是斧头断断续续的声音。

“最好还是不要冒险。只有我们三个知道米娜的秘密,我们必须按照誓言保守秘密。如果走漏了消息,它会像野火一样烧掉一切。战士的悲痛看起来必须像真的?!薄耙残硭潜任颐谴厦?,”加尔达嘀咕道?!耙残硭侵勒嫦?,我们才是被愚弄的人?!薄澳阆肴梦颐歉墒裁?,牛头人?”多伽皱着眉头质问道,他的黑眉毛成了一条黑线?!澳阋タ顾??”“就算她……”萨缪瓦尔停下来,不愿大声说出那个不吉利的词?!熬退阏嬗惺裁次侍?,”他更正道,“那她给我们的命令就是最后的命令。我会遵守的?!薄拔乙彩?,”多伽说。

“我不会违抗她,”加尔达小心地选择措辞,“但让我们面对现实,她的命令要视情况而定,到目前为止她的预言还没有实现?!薄八ぱ杂腥艘弊约?,”萨缪瓦尔队长争辩道?!八ぱ阅歉鲇薮赖木槭潜蝗死?。这都成真了?!薄暗?,她没有预言毒戒,”加尔达厉声说?!澳憧醇肓?。你看见它刺破米娜的皮肤了?!彼米抛雷?,眯着眼睛盯着同伴。加尔达有些想法,看他皱着眉头应该不是好事,但似乎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得了,加尔达,”最后萨缪瓦尔说?!八党隼窗??!薄昂冒??!奔佣锟戳丝戳硗饬饺??!澳忝嵌继倒勒咭彩谭钗ㄒ簧??!倍噘け浠蛔抛?,压得椅子吱吱响。萨缪瓦尔挑起蜡烛上流出的蜡油。两人都没回应。

“她承诺唯一神会挫败敌人,”加尔达继续说?!暗游幢Vす颐悄茉俅慰醇钭浓D―”“指挥部,”一个声音喊?!八贝笕说南?。我能进来吗?”三人交换了眼色。多伽急忙站起来,打开帐帘。信使走了进来。他穿着龙骑士的盔甲,风尘仆仆。他敬了礼,然后递给多伽一个卷轴。

“不需要回信,大人,”信使说。

“好。你可以走了?!倍噘た戳艘谎劬碇嵘系姆庥?,再次跟同伴交换了眼色。

信使走后,多伽在桌上敲开封印。另外两人期待地看着他打开卷轴筒,取出卷轴。多伽展开卷轴,扫了一遍,然后抬起头,眼中有得意之色。

“他来了,”多伽说?!懊啄仁嵌缘??!薄霸廾牢ㄒ簧?,”萨缪瓦尔队长放心地叹口气说。他推了推加尔达?!跋衷谀慊褂惺裁此档?,朋友?”加尔达耸耸肩,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另外两人离开去叫人准备迎接夜之王者,加尔达还独自呆在米娜的灵魂游荡的帐篷里。

“当我触摸你的手,感觉到你再次温暖起来,我才会赞美唯一神,”他低声对米娜说?!霸谀侵安换??!彼贝笕嗽谌粘銮耙恍∈钡执镎饫?,有六个骑士陪同。塔贡骑着一只蓝龙,那六个也是。塔贡不像大部分高阶奈拉卡骑士那样有自己的龙,他喜欢骑龙厩里的。他总是说这可以减少私人开支。实际上,如果他想养,他早就养了,还可以让骑士团来照顾。真正的原因是塔贡既不喜欢也不信任龙。也许是因为能感知心灵,塔贡很清楚龙对自己也一样。

他不喜欢乘龙飞行,有可能的话更愿意骑马。不过现在塔贡在意的是这个讨厌的女孩最好尽快烧掉,他愿意牺牲自己的舒适来见证一下。他带着其他的龙骑士,倒不是像炫耀或是害怕被攻击,而是确信他的龙想害自己――他猜想龙会笔直从空中冲下去、让闪电击中或是故意把自己扔掉。他让其他的骑士围在身边,以便救援。

塔贡的手下很清楚这一点。实际上,多伽、加尔达和萨缪瓦尔队长看着蓝龙围成小圈子降落时,多伽正取笑塔贡。除了还在准备火葬堆的战士,其他人都列好了队。米娜的葬礼会在正午举行,这个时间是她自己选的。

“你认为他们会冒险去救那个惟利是图的家伙吗?”萨缪瓦尔看着盘旋的蓝龙说?!熬菸宜?,大部分人只想看他掉进无底深坑后在尖石上弹几次?!倍噘ず吡艘簧??!八笨隙ㄋ芑窬?。他只带那些被欠了很多钱的军官?!崩读湓诘厣?,翅膀扇起大片尘土。龙骑士从尘土中现身??醇茸诺囊钦潭?,他们朝那里走去。米娜的高级军官迎了上去。

“哪个是他?”萨缪瓦尔队长问,他从未见过奈拉卡骑士的领导人。队长好奇的目光扫过快速走来的那几个身材高大、体型匀称、表情严肃的骑士。

“中间那个矮子,”加尔达说。

萨缪瓦尔队长以为加尔达在戏弄自己,就笑着看多伽。他看见多伽的目光击中在矮子身上,那人挥手赶走尘土,弯腰咳嗽着。加尔达也在盯着他。牛头人的拳头握紧又松开。

塔贡的外表并不引人注意。他又矮又胖,还有点弓形腿。他不喜欢穿全副盔甲,因为那会擦伤他,只是地位需要才穿了胸甲。那件昂贵的胸甲是用最好的钢铁手工制造的,饰以黄金,适合他尊贵的身份。由于塔贡大人有些弯腰驼背,胸甲不太合身,往前吊着,看起来不像是勇猛骑士的盔甲,倒像是小孩系在脖子上的围裙。

萨缪瓦尔不为塔贡的外貌所动,但他听过塔贡冷血无情的本性,因此两个同伴如此不安他并不感到奇怪。大家都知道,塔贡要为前任骑士领导人米丽蕾•爱布雷纳和她大批手下的离奇死亡负责,只是没人敢公开谈论。

“塔贡狡猾又敏感,他有不可思议的能力,可以探测对手心灵深处,”多伽警告说?!吧踔劣腥怂邓谜庵帜芰ι傅腥说男闹?,强迫他们服从?!辈黄婀?,萨缪瓦尔想,强壮的加尔达可以轻易举起塔贡扔出去,但他却在紧张地喘气。队伍的臭气太浓,萨缪瓦尔移到上风处,以免呕吐。

“准备好,”加尔达低声警告道。

“让他窥探我们的心灵。他会惊奇于自己的发现,”多伽冷冷地说,他走上前,向上级敬礼。

“啊,加尔达,再看见你真好,”塔贡高兴地说。塔贡上回看到牛头人时,他失去了右臂,不能再战斗,就在奈拉卡周围游荡,希望有人雇佣自己。塔贡本可以不理会这个可怜虫,不过他有些好奇。

“你有了只新手臂。那个小医术肯定花了你一两个钢币吧。我不知道我们的军官有那么高工资,也许你有些私人积蓄。加尔达,我想你应该知道,在为服务骑士团服务期间所有财产都归骑士团所有吧?”“这只手臂是礼物,大人,”加尔达盯着塔贡的头说?!拔ㄒ簧竦睦裎??!薄拔ㄒ簧??!彼贝笪??!拔抑懒???醋盼?,加尔达。我喜欢平视?!奔佣锊磺樵傅胤诺褪酉?,迎上塔贡的目光。塔贡立刻进入了牛头人的心灵。他看见翻滚的风暴云、狂风、大雨。一个身影在风暴中出现,开始走向他。那是个剃了头、长着琥珀眼睛的女孩。那双眼睛看进塔贡的双眼,一道闪电击中他面前的大地。白光闪过,塔贡头晕眼花,一时间看不见任何东西,站着不停眨眼。当塔贡能再次看清东西时,他只看见空空的奈拉卡山谷、雨水磨光的黑曜石和消失在远方山脉的风暴云。塔贡尽力探测,但却无法穿过那些山脉,他无法走出该死的山谷。塔贡从加尔达心里收回了灵魂。

“你怎么做到的?”塔贡盯着牛头人,皱着眉头问。

“做什么,大人?”加尔达很是惊讶地问。他并不是假装惊讶?!拔沂裁匆裁蛔?,长官。我一直站在这里?!彼焙吡艘簧?。牛头人总是很怪异。他能从人类那里得到更多信息。塔贡转向萨缪瓦尔队长??醇飧鋈嗽诰俣游橹谢队约?,塔贡并不高兴。萨缪瓦尔曾是个骑士,但他不是自动退出就是被开除了;塔贡想不起具体情况了,更像是开除的。萨缪瓦尔只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领导着自己的弓箭手队。

“萨缪瓦尔队长,”塔贡强调了那个低级头衔。他看进萨缪瓦尔的心里。

一支支箭划破空气,像是上千黄蜂的嗡嗡声。箭只对准目标,穿透了黑色的盔甲和锁甲。黑羽箭射穿了骑手的喉咙,杀死了他们的坐骑。垂死的人发出可怕的尖叫,而箭还在飞,尸体堆积起来,挡住了路,后面的人不得不转身同快要突破山口、取得胜利的敌人战斗。

一支箭射向了塔贡。箭笔直向他的眼睛飞来,塔贡想蹲下,想逃跑,但他被牢牢定在那里。箭刺进眼睛,穿过头颅。剧烈的疼痛让他以为头骨快要裂开了,就按住头部。流出的鲜血遮住了他的视线,无论看那里都是血。

痛苦很快消失了,快得让塔贡以为是幻想。他发现自己按着头,就假装把脸上的头发拨到脑后,然后再次看进萨缪瓦尔队长的心里。他只看见血。

塔贡想止住血好看清楚,但血不断流下来,最后他放弃了。他眨眨眼,奇怪地觉得自己的眼皮粘在了一起。他怒视着这个讨厌的队长,想找出点迹象证明这人不像表面那样是个普通战士,而是伪装起来的狡猾的灰袍骑士。队长只是盯着箭只飞行,直到它命中目标,仅此而已。

塔贡非常疑惑,又沮丧又愤怒。这里有什么力量在阻挠他,塔贡决心要把它找出来。他不再理会队长。反正谁会关心一个该死的雇佣兵?下一个是多伽,塔贡放松了。多伽是他的人,可以信任。塔贡早就把多伽摸得清清楚楚,他知道多伽心里藏着的秘密,知道多伽的忠诚可以信赖。塔贡故意不理多伽,他知道如果自己有问题,多伽会回答的。

“大人,”多伽将军在塔贡张嘴之前说,“首先我要声明我以为进军西瓦那斯提的命令是您发出的。我不知道那是米娜伪造的?!庇捎诿疃噘そ魍吣撬固嵛卫ê诎灯锸咳〉昧饲八从械氖だ?,塔贡并不喜欢想起自己不是下令的人。

“嗯,”塔贡很不高兴地说,“也许我做的比你想象的多,多伽。那个军官可能说她是自作主张,但实际上她是遵守我的命令?!迸⑺懒?。塔贡可以信口开河,反正她又不会反驳。

他继续温和地说,“她和我都同意保守秘密。这个任务太危险,极有可能失败,我怕向人提起会走漏消息引起精灵警惕?;褂斜匦肟悸锹炅?。我不想让她抱有也许不会实现的希望。现在玛烈赤斯对我们的伟大胜利非常惊讶,更加关注我们了?!彼币槐咚?,一边试图探测多伽的心灵,但是他办不到。他眼前有一层在强烈日光下隐隐发光的罩子。他只能看见罩子里垂死的树木和满是灰色尘土的土地,但却不能进去。

塔贡越来越生气,因而变得更温和、更友善。了解他的人最害怕他挽起自己的手,像密友一样说话。

塔贡挽起多伽将军的手臂。

“我们的米娜是位英勇的军官,”他悲痛地说?!跋衷谀切└盟赖木榘瞪绷怂?。我并不吃惊,他们就是那样,像是卑鄙、恶心的虫子。他们害怕面对面决斗,就用这种手段?!薄叭肥?,大人,”多伽用刺耳的语调说,“那是懦夫的行为?!薄八且冻龃?,”塔贡继续说?!拔曳⑹囊盟歉冻龃?!那是火葬堆,对吗?”塔贡和多伽挽着手慢慢走过战场。牛头人和队长跟着。

“真大,”塔贡说,“有点太大了,你觉得呢?她是位英勇的军官,但只是个低级军官。这个火葬堆”――他摇摇手指着巨大的火葬堆――“只适合骑士团领导人,例如我?!薄叭肥?,大人,”多伽平静地回答。

火葬堆底部是六棵大树。战士们将树干绕上锁链,然后拉到战场中央。树干浇上了任何能找得到的易燃液体。整个地方散发着油、树脂、酒精和树木新鲜的绿色血液的臭味?;鹪岫讯ゲ炕乖诙迅嗟氖鞲?、灌木丛和从树林里找来的死树。现在整个火葬堆差不多有八英尺高,十英尺长。有人爬在梯子上,在顶部摆放柳枝,把树叶编成格子。他们会将米娜的尸体摆在这里。

“尸体在哪里?我要向死者告别,”塔贡以悲哀的腔调说。

有人领着他去了米娜的帐篷,一队默默守卫的战士给他让开路。塔贡走过时探测了几个人的心灵,他们的思想很清晰:失落、忧伤、悲痛、狂怒、想复仇。塔贡高兴了。他可以利用这些思想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低头看着尸体,一点也不为这个女孩能赢得如此忠诚――也可以说是狂热――的信徒而惊讶。不过戏还是要演的,塔贡敬礼,说了些哀悼的话。也许大家注意到他缺乏诚意,并没有像他期待的那样欢呼。他们似乎根本不在意塔贡。他们是米娜的人,如果能跟随米娜去带她回来,他们会去的。

“嗯,多伽,”当他们独自在指挥帐中时塔贡说,“跟我说说惨剧发生时的情况。我听说是精灵王谋杀了她。你怎么处置他的?”多伽简述了前晚的事?!拔颐巧笪柿四歉瞿昵岬木楱D―他叫西瓦诺谢。他很狡猾,假装悲痛得快疯了。真是个狡猾的演员,大人。戒指是他母亲,那个巫婆星光送的。我们从王宫里的间谍处得知,星光的一个助手萨马不久前曾秘密拜访过国王。我们毫不怀疑他们俩策划了这次谋杀。精灵装作爱上了米娜。米娜同情他,接受了戒指。那枚戒指有毒,大人。她立刻就死了?!薄爸劣诰橥?,我们将他锁了起来。加尔达打破了他的下巴,所以很难问出东西来,不过我们在想办法?!倍噘だ淇岬匦α??!按笕讼肟纯此??”“也许可以看看他吊着,”塔贡干笑了一下展示他的小幽默?!吧硖謇け环质?。不,不,我对那个卑鄙的家伙没兴趣。随你处置吧。如果你愿意,可以将他交给战士们,他的尖叫也许能减轻他们的痛苦?!薄白衩?,大人?!倍噘そ玖似鹄??!跋衷?,我必须去准备葬礼了。我可以走了吗?”塔贡挥挥手?!暗比?。一切都准备好了通知我。我要发表悼词,相信大家会喜欢的?!倍噘ぞ蠢窭肟?,留下塔贡独自呆在指挥帐里。他搜寻米娜的文件,阅读她的私人信件,然后留下那些似乎是密谋对付自己的信。他细看了一下索兰尼亚地图,嘲笑地摇摇头。他发现的一切只能证明米娜是个危险的叛徒,同时又是个傻瓜。塔贡很自豪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靠在椅子上,打会儿瞌睡恢复体力。

帐篷外三个指挥官在交换意见。

“你觉得他在那里干什么?”萨缪瓦尔问。

“翻查米娜的东西,”加尔达回头怒视着指挥帐。

“那对他很有好处,”多伽说。

三人不安地对视。

“这跟计划的不一样。现在我们做什么?”加尔达问。

“我们按承诺的做,”多伽粗声回答?!白急冈崂??!薄暗虑椴挥Ω檬钦庋?!”加尔达坚持道?!案檬撬崾磺械氖焙蛄??!薄拔抑?,我知道,”多伽嘀咕着,他忧郁地瞥了一眼米娜静静躺着的帐篷?!暗撬挥?,我们没有选择,只能继续?!薄拔颐强梢酝涎?,”萨缪瓦尔队长咬着下嘴唇建议道?!拔颐强梢哉医杩讪D―”“先生们,”塔贡大人出现在帐篷入口?!拔姨忝窃谕饷?。你们不是要准备葬礼吗?没时间站在这里说话了。我只在白天飞行,下午就必须走。我不能在这浪费时间。希望葬礼按计划在正午举行。哦,顺便说一句,”他已经进了帐篷,又伸出头来补充道,“如果你们觉得点燃火葬堆有困难,我可以让那七只龙帮忙,相信他们非常乐意提供帮助?!彼彼趿私?,留下三人不安地对视。

“去把她抱来,加尔达,”多伽说。

“你不是要把她放在火葬堆上吧?”加尔达咬牙说?!安?!我拒绝!”“你听见塔贡的话了,加尔达,”萨缪瓦尔冷冷地说?!澳悴幻靼茁?,那是威胁。如果我们不服从他,那些该死的龙可不会仅仅点燃火葬堆!”“听我说,加尔达,”多伽补充道,“如果我们不继续,塔贡会命令他的手下办。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我们必须演完。米娜也这么希望。你是副指挥官。将她安放到火葬堆上是你的职责。你想让我们俩代劳吗?”“不!”加尔达突然说?!拔一崛サ?。不要其他人!我会去的!”他眨着眼,眼圈都红了?!暗皇且蛭罟敲醋?。否则我宁愿让龙点燃整个世界和我自己。如果她死了,我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敝富诱誓?,塔贡偷听到了这段话。他记住一有机会就要除掉牛头人。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