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十二章 葬礼

加尔达抱着米娜的尸体,庄严地慢慢走向火葬堆。牛头人泪流满面,悲痛塞住了喉咙,让他说不出话来。米娜像是躺在摇篮中,头靠在牛头人的右手上,那只手是她给牛头人的。米娜的身体冰冷,皮肤白得吓人。她的嘴唇发灰,眼皮合上,眼珠静止不动。

加尔达到尸体停放的帐篷时,曾悄悄试着找出生命的迹象。他把铁护腕放在米娜嘴边,希望能看见有轻微的呼吸。他希望自己抱起米娜时,能感觉到她微弱的心跳。

但她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米娜告诉过他,我看起来就像死了。但是我还活着。唯一神会瞒住大家,这样我就可以打击敌人。

她还说会醒来控诉谋杀自己的凶手,叫他主持正义,但现在她躺在加尔达怀里,像雪地里被摘下的一朵百合,冰冷而苍白。

现在加尔达要将这朵脆弱的百合放到火葬堆顶部,一丝火星就会将木堆燃成地狱。

米娜的骑士排成送殡的仪仗队,跟在加尔达后面。他们穿着擦得发亮的黑色盔甲,面甲放下以掩饰自己的悲痛。战士自发地在帐篷和火葬堆之间排成两队。跟了米娜几个星期的战士同那些刚来但已经崇拜她的战士肩并肩站着。加尔达慢慢走过,战士伸手触摸米娜冰冷的皮肤作最后的祝福,牛头人没有停下。年轻的战士哭了,老战士面色严肃,眼里闪着泪光。

萨缪瓦尔队长牵着米娜的坐骑狐火,跟着加尔达。米娜的靴子按习俗倒挂在马镫上。狐火非常不安,也许是因为靠牛头人太近――他们虽然勉强相处,但从未喜欢过彼此――或者是受战士悲伤情绪的影响,或者是它也感到失去了米娜。萨缪瓦尔队长忙着控制马,狐火露出牙齿,喷着鼻息颤抖着,它转动眼珠露出了白眼球,萨缪瓦尔怕它会突然冲进人群中造成危险。

太阳快到顶了。天空是奇怪的艳蓝色,像是夏季里的冬日,太阳发出明亮的光芒却没有热量,似乎失落在无尽而空洞的蓝色中。队伍到头了。加尔达站在火葬堆前。一副系着绳子担架放在牛头人脚下?;鹪岫讯ゲ坷崃髀娴恼绞康茸沤庸堑拿啄?。

加尔达望向右边。塔贡大人站在那里看着。他假装悲痛,也许出席米丽蕾•爱布雷纳的葬礼时也是这样。不过他急切地想看到仪式结束,经常抬头看看太阳,暗示加尔达抓紧时间。

多伽将军站在加尔达左边。牛头人瞥了他一眼。

我们得停下!加尔达恳求道。

多伽抬头看了看几乎正在头顶的太阳。加尔达也抬头望去,他看见七只蓝龙在盘旋,他们不寻常地对葬礼感兴趣。通常龙会认为这种仪式无聊至极。人类就像虫子,生命短暂而疯狂,总是快要死亡。除非人和龙有了特殊的联系,否则龙很少关心人。但现在加尔达看见他们在米娜的火葬堆上飞翔。龙翼的阴影多次扫过米娜的脸。

如果是塔贡让龙威胁他们的话,他成功了。多伽觉得龙威在扭曲自己已经悲痛欲绝的心。他放低视线。那没什么关系。

“继续,加尔达,”多伽平静地说。

加尔达跪下来,非常温柔地将米娜放在担架上。有人找到了一件精美的金紫色丝衣,也许是从精灵那里偷的。加尔达将米娜放好,手叠在胸前,然后拉过衣服盖住她,就像父亲亲切地为睡着的孩子盖上被子。

“再见,米娜,”加尔达轻轻说。

难以抑制的眼泪模糊了加尔达的视线,他站起来,用力做了个手势?;鹪岫讯サ娜丝祭?。绳索绷紧,放着米娜的担架慢慢升了上去。战士固定好担架,再次整理了衣服。每人都弯腰亲吻她冰冷的前额或是手。然后他们爬了下来。

米娜一个人留在那里。

萨缪瓦尔队长将狐火带到火葬堆底。狐火似乎知道别人在看着自己,就静静站着,显示出庄重。

米娜的骑士聚集在火葬堆旁。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支点燃的火炬?;鹧婷挥刑?,烧得很稳定。烟笔直升入空中。

“继续,”塔贡大人不耐烦地说?!澳阍诘仁裁??”“再等一会儿,大人,”多伽说。他高声喊道,“将囚犯带上来?!彼钡闪硕噘ひ谎??!拔颐且墒裁??”因为这是米娜的命令,多伽在心里说。他说出了想到的第一个借口。

“我们准备将他扔到火葬堆上去,大人,”多伽说。

“啊,”塔贡说,“祭品?!彼猿孕α思赶?,但还是不耐烦,其他人可不像他一样。

两个守卫把该对米娜的死负责的精灵王带上前。那个年轻人戴着锁链――手铐和脚镣跟腰上的铁束带连着,脖子上锁着个铁项圈。这些东西的重量压得他几乎走不动,得让守卫搀着。他脸上全是伤,一只肿胀的眼闭着,几乎认不出来了,衣服上也全是血。

守卫将他带到火葬堆脚下。年轻人抬起头,看见米娜躺在顶上。精灵的脸色变得比尸体还白。他低喊一声,突然向前走去。守卫以为他要逃跑,就粗暴地抓住他。

不过西瓦诺谢并不想逃跑。他听见人们咒骂自己,要将自己扔到火里。他不在乎。他希望他们会那么做,那样他就能死去,跟米娜在一起。他低下头站着,长发遮住了脸。

“现在让我们结束表演吧,”塔贡大人急躁地说,“继续吗?”加尔达咬着牙,握紧拳头。

“天,精灵来了,”多伽不敢相信地喊道。

米娜下令允许所有想参加葬礼的精灵自由参加,他们不会受到威胁或是伤害,而会得到唯一神的欢迎。米娜的军官并不认为会有精灵来。大部分精灵害怕报复,将自己锁在家中,准备保卫家园,或者是计划逃入荒野。

但现在从城市大门里涌出一大堆精灵,大部分是米娜的年轻信徒。他们捧着鲜花――在魔法罩致命的触摸下幸免于难的鲜花――合着竖琴和长笛演奏的哀乐节奏慢慢走着。人类战士很有理由怨恨敌人的这种表现,是他们杀死了心爱的指挥官。队伍里有人嘀咕,有人愤怒地喊叫,警告精灵离远点。

加尔达振作起来。这是个拖延的好办法!如果战士们不理会军官的命令,向精灵发泄怒火,加尔达和其他军官是不会阻止的。他向上瞥了一眼。蓝龙不会干涉屠杀精灵。一片混乱之后,葬礼当然要延期。

精灵继续向火葬堆前进。龙翼的阴影扫过他们。许多人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龙威触及这些精灵,就连加尔达也会感到害怕。他们都知道,人类战士有理由憎恨自己,可能会残暴地攻击自己。但精灵们还是来向感动了他们、医治了他们的女孩致敬。

加尔达不得不敬佩他们的勇气。战士们也一样。也许是因为米娜感动了所有人,这天人类和精灵连在了一起。愤怒的喊叫和威胁消失了。精灵站得离火葬堆有一定距离,似乎他们知道自己没有权利靠近。他们举起手。一阵微风从东边吹来,带着芳香的花朵飘向火葬堆,白色的花瓣飘到了米娜身体上。

冷冷的阳光照亮了火葬堆,照亮了米娜的脸,金色的衣服在闪烁,就像它自己燃烧了。

“我们还等其他人吗?”塔贡讽刺道?!耙残硎前??坎德人?如果没有的话,赶紧完事,多伽!”“当然,大人。首先由您致悼词。大人,战士们都很想听?!彼币踝帕?。他越来越紧张,却说不出原因。也许是因为三位军官盯着自己的奇怪方式,他们眼里都有恨意。但那并不奇怪。安塞隆大陆的很多人都憎恨、害怕夜之王者。让塔贡不安的是他无法进入他们的心灵,看看他们在想什么、谋划什么。

塔贡突然感到危险,但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会让自己紧张。他身边有亲卫,他们有很好的理由保证自己活着。他还控制着七条蓝龙,只要夜之王者下令,龙可以迅速解决人和精灵。但他还是无法赶走逼近的危险感。

这种感觉让他恼怒、不耐烦,甚至后悔来了这里。他的计划被打乱了。塔贡本想将胜利归于自己炫耀一下,然后接受战士和军官们的奉承。而现在,他发现一个死去的女孩让自己黯然失色。

塔贡清了清喉咙,站直身体。他用冷淡而单调的声音说,“她尽职了?!贝蠹移谕刈⑹幼潘?,等着他继续。

“那就是悼词,”塔贡冷冷地说?!岸匀魏握绞慷己鲜实牡看?。多伽,下令点火?!倍噘っ挥兴祷?,只是无助地看了看另两位军官。萨缪瓦尔队长很沮丧。加尔达全心看着火葬堆顶一动不动躺着的米娜。

也许她动了?加尔达看见盖着她的金衣一抖。他看见米娜苍白的脸上又有了血色,心里又有了希望。他入迷地盯着,等待她站起来。米娜没有站起来,加尔达痛苦地意识到衣服的抖动只是风吹的,一丝温暖只是苍白的阳光。

加尔达悲痛又愤怒地大吼一声,然后从一个骑士手里夺过火炬,用尽整个右臂的力气扔向火葬堆顶。

燃着的火炬落在米娜脚下,点燃了盖着她的衣服。

米娜手下的骑士痛哭着将自己的火炬扔向火葬堆。浸了油的木材烧着了?;鹧嫜杆俾?,像是愤怒的手牵起来包围了火葬堆。加尔达一直看着。他盯着顶部,眼刺痛了他的眼睛,灰落在他身上?;鹪岫迅浇嚼丛饺?,但加尔达没有后退,直到浓密的烟包围了米娜,他再也看不见才退到后面。

塔贡大人一边咳嗽一边挥手扇烟,立刻就躲到后面去了。他等了很长时间,直到确定火完全烧着了,才转向多伽。

“好了,”塔贡说,“我要走了――”一个阴影遮住了太阳。一瞬间明亮的白昼就成了黑夜。加尔达以为是日食――虽然有些奇怪和突然――就用仍然刺痛的眼睛朝空中望去。

一个阴影遮住了太阳,但却不是月亮的圆形。烈火照出的是一具巨大的身躯、一条弯曲的尾巴和一个龙头。朝太阳望去,龙黑得就像是时间尽头。它展开巨大的双翼,太阳立刻消失了,龙眼里现出两团烈焰。

深深的黑暗笼罩了西瓦诺斯,那一刻,燃烧的火葬堆无声无息地熄灭了。

加尔达欢呼一声,萨缪瓦尔队长掩着脸跪了下来,多伽吃惊地盯着龙。米娜的骑士敬畏地朝上看着。

黑暗变得更深,塔贡几乎看不清身边的人。

“让我走!快!”他简洁地命令道。

没人服从他的命令。他的骑士护卫盯着那只遮住太阳的奇怪巨龙,他们看起来都像变成了石头。

现在塔贡彻底怕了,他感到黑暗正在包围自己,就踢自己的骑士,咒骂他们。他全身发抖,恐惧撕烂他,将他的内脏化为水。上一刻他还威胁要将手下活生生剥皮,下一刻又承诺付出一大笔钢币来拯救自己。

黑暗还在加深。白色电光闪过,划破了这异常的黑夜。雷声轰鸣,震动了大地。塔贡准备呼叫龙来救他。

他的呼喊卡在了喉咙里。

电光照亮了火葬堆顶的一个身影,那人穿着黑色的盔甲,外面罩着一件烧焦的金色衣服。蓝龙在她上空飞行,闪电在她周围炸开。蓝龙突然低飞到灰烬堆上方,每只蓝龙都向她低头。

“米娜!”蓝龙赞颂道?!懊啄?!”“米娜!”加尔达跪下来抽噎着说。

“米娜!”多伽将军低声说。

“米娜!”萨缪瓦尔队长大喊道。

他们身后的黑暗中,精灵齐声歌唱?!懊啄取啄取闭绞棵羌恿私?,“米娜……米娜!”黑暗消散了。太阳在闪耀,它温暖而无法直视。奇怪的巨龙飞了下来。它带来的恐惧和敬畏让大部分人不敢抬头直视。一些敢于抬头的,包括加尔达,看到了一只以前在克莱恩从未见过的龙。他们不能看太久,因为那景象让他们的眼睛灼热流泪,就像是在直视太阳。

这只龙是白色的,但不是那种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白龙。它的白像是锻炉里炽热的火焰,是黑色的对立。这种白色并不是缺少颜色,而是所有颜色的混合体。

奇怪的巨龙落到了地面上,它的双翼没有搅动空气,地面也没有因落地的碰撞而颤抖。七只蓝龙都低着头,展开翅膀致敬。

“亡者!”他们用同一个可怕的声音喊道?!巴稣吖槔戳?!”现在他们能看清楚那只龙并不是活着的。那是只幽灵龙,由凡人之纪元以来被同类杀死的彩龙灵魂组成。

幽灵龙抬起前爪,掌面朝上,放在火葬堆顶部。米娜踏了上去。幽灵龙虔诚地将她放到烧焦、发黑、满是灰尘的地面上。

“米娜!米娜!”战士们跺足、以?;鞫?,喊到声音嘶哑。颂歌响起了,精灵将她的名字唱成优美的小曲,就连最冷酷无情的人类都被迷住了。

米娜高兴地看着他们,热情的琥珀之眼闪耀着金色。受到如此爱戴,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最后,她几近害羞地挥了一下手,微笑着接受大家的歌颂。

她伸出手,紧紧握住多伽和萨缪瓦尔队长,他们高兴地说不出话来。然后米娜走到加尔达面前。

牛头人低头跪着,角都碰到了地面。

“加尔达,”米娜轻轻说。

加尔达抬起头。

米娜伸出手?!拔兆∥业氖?,加尔达,”她说。

加尔达握住米娜的手,触感温暖。

“赞美唯一神,加尔达,”米娜告诉他?!叭缒愠信档哪茄??!薄霸廾牢ㄒ簧?!”加尔达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

“你还怀疑吗,加尔达?”米娜问。

加尔达担心地盯着她,怕她生气,但他看见米娜的笑容亲切而温柔。

“原谅我,米娜,”他支吾道?!拔也换嵩倩骋闪?。我发誓?!薄安?,你会的,加尔达,”米娜说,“但我并不生气。没有怀疑,也就没有奇迹?!奔佣锴孜橇嗣啄鹊氖?。

“现在起来,加尔达,”米娜说,她的声音随同眼中的琥珀变得生硬?!捌鹄醋プ∠肽鄙蔽业娜??!泵啄戎赶蛐资?。

米娜没有指向可怜的西瓦诺谢,精灵王正目瞪口呆地盯着她。

她指着塔贡。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