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十三章 为死者复仇

莫罕•塔贡不喜欢奇迹。他见过的奇迹不过是烟雾和镜子的把戏。其他东西他都喜欢,但奇迹就像是市场上出售的鱼,还是不新鲜的鱼,大部分散发着恶臭。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刚才看见的这场表演不错,算得上是最出色的。塔贡无法解释,但确信应该可以解释。他得找到答案。他会在这个女孩心里找到答案。

塔贡将一股精神力量笔直射入米娜心里。一旦他发现真相,就可以向那些愚蠢的信徒指责米娜。他会向他们展示,她实际上有多危险。他们会感谢自己……在米娜心里,塔贡看见了凡人想象不出的永恒。

没有凡人能以有限的心灵包容无边的广阔。

没有凡人能看见照亮黑暗的炫目光芒。

凡人的肉体会在燃烧冰的冷火中枯萎。

凡人的耳朵无法承受完全的寂静。

凡人的心智无法理解死亡后开始的生命和活着的死亡。

像塔贡这样的凡人肯定不行。在他眼里,荣誉是用野心和贪婪获得的财富划分的。他的一生只不过是八分之一的数字,最后变得微不足道。

就算只是瞥见一眼永恒,伟人也会自卑。普通人更会吓得发抖。塔贡很震惊。在那无边的广阔里,他只是一只找不到角落的走投无路的老鼠。

但这只走投无路的老鼠毕竟还是很狡猾。塔贡也只剩下狡猾了。他看看四周,发现自己没有朋友。他身边只有那些出于恐惧、野心或者需要为自己服务的人,而这些关系都像灰尘一样被一只不朽的手拂走了。连最愚蠢的人也能看清他的罪行。他要么否认,要么利用它。

塔贡谦卑地跪在米娜面前,不合身的胸甲重重地撞上了膝盖骨。

“是的,那是真的,”他挤出几滴泪哭着说?!拔蚁肷彼滥?。但我没有选择。我是按命令做的?!彼恢鼻У氐妥磐?,但想办法瞥了一眼看米娜是否相信?!奥炅页嗨挂?。她很有理由害怕您!”现在他觉得是时候抬头了,就做出同言语一致的表情?!拔页腥献约捍砹?。我害怕玛烈赤斯。现在我发现自己的害怕没有理由。您的神,这位唯一神――一位强大而神奇的神?!彼战糇约旱氖??!霸挛?。让我侍奉您,米娜。让我侍奉您的神!”他望进琥珀之眼,看见自己是一只拼命奔跑的小虫子,然后琥珀流过,将自己定住。

“我预言过有一天你会跪在我面前,”米娜的语气并不得意,还是很温柔,“我原谅你。更重要的是,唯一神原谅你,接受你的侍奉?!彼痹谛睦镄α?,他准备站起来。

“加尔达,”米娜继续说,“拿剑?!奔佣锇纬鲆话丫薮蟮那薪?。他将剑放在塔贡头上,等了一会儿让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利刃砍断了塔贡的头,这只老鼠的惊声尖叫嘎然而止。鲜血溅到了米娜身上。头滚到米娜脚下,脸朝下停在泥土和灰尘里,形成一个可怕的血池。

“万岁,米娜!夜之王者!”塔贡将军大喊。

“万岁,米娜!夜之王者!”战士欢呼道,他们的声音传遍天空。

精灵吓呆了,就算那人受的惩罚是应得的,如此残酷的死刑还是让他们震惊。不和谐的赞歌渐渐消失。他们看见米娜甚至没有擦去鲜血。

“你和你的手下留在这里以奈拉卡黑暗骑士的名义占领西瓦那斯提,”米娜说?!澳阋晕业拿甯趼炅页嗨顾腿シ岷竦墓逼?。那应该能安抚她,让她只管自己的事?!倍噘っ??!拔颐侨ツ睦镎曳岷竦墓逼?,米娜?”米娜示意萨缪瓦尔队长松开狐火。狐火在米娜身边跳舞,用鼻子触碰她。米娜亲切地抚摸狐火的脖子,开始卸下鞍囊。

“你认为会在哪里找到,多伽?”她问?!霸谛浅街耐跏医鹂饫?。在王室家族成员和精灵商人家里。就连这些精灵穷人,”她把鞍囊抛在地上继续说,“也有藏起来的传家宝?!倍噘で嵝Φ??!澳蔷樽约涸趺窗??”米娜瞥了一眼随便弄到火葬堆底部的无头尸首。

“他们曾发誓侍奉唯一神,现在唯一神需要他们了,”米娜说?!叭媚切┓⒐牡木槁男信笛?,跟我们一起控制这片土地?!薄八遣换崮敲醋龅?,米娜,”多伽严肃地说?!八遣换崾谭畹侥侵殖潭??!薄澳慊岢跃?,加尔达,”米娜说?!熬橄裎颐且谎?,也想寻找信仰。唯一神给了他们信仰,许多人就会侍奉唯一神。信仰唯一神的西瓦那斯提精灵会在西瓦诺斯建立一座神庙。唯一神的精灵牧师会得到医疗能力,并可以施展其他神迹?!薄暗紫任ㄒ簧裣M侵っ髯约旱闹页?,多伽。他们应该第一个交出自己的财产,还要负责夺走反抗者的财产。声称忠于唯一神的精灵应该向我们揭发唯一神的敌人,就算是自己的爱人、妻子、父亲或孩子也一样。你要这么要求他们,那些真正忠诚的人会作出牺牲。如果没有,他们就得死去侍奉唯一神?!薄拔颐靼琢?,”多伽说。

米娜跪下,解开绕着狐火腹部系住马鞍的皮带。这本该是她手下的活儿,但一有人朝狐火走去,它就撇嘴并警惕地瞪着来人。

“我走后由你负责,多伽。今天我会跟手下出发去索兰尼亚。我们必须在两天内到那里?!薄傲教?!”加尔达嚷道?!懊啄?,索兰尼亚在这块大陆的另一头!有一千里远,还隔着新海。这是不可能的――”米娜站起来,盯着牛头人。

加尔达咽了一口?!罢馐遣豢赡艿?,”他后悔地说,“除了你之外?!薄笆俏ㄒ簧?,加尔达,”米娜更正道?!拔ㄒ簧??!泵啄冉庀潞鸬穆戆?,放在地上,然后取下缰绳,扔在马鞍旁边?!鞍颜饬窖鞲O碌钠渌鞔虬?,”她命令道。

米娜搂着马脖子,轻轻跟它说话。狐火低着头,耳朵对着米娜,仔细听她的耳语。最后狐火点点头。米娜亲吻了它,并亲切地拍拍它的头?!拔野涯憬桓ㄒ簧?,”她说?!霸谖倚枰蔽ㄒ簧窕岚踩慊乩??!焙鹛鹜?,骄傲地摇摇鬃毛,然后向森林疾驰而去。那些在狐火路上的人不得不慌忙躲到一边,因为它才不管会踏到谁。

米娜看着狐火离开,然后像是偶然间发现了西瓦诺谢。

精灵目击了一切,他头晕眼花,就像是在做梦。一开始他悲痛地看着火焰燃烧,几近疯狂,然后又看见米娜复活,起初他怀疑,而后非常高兴。西瓦诺谢深信自己的罪行,当他听到米娜要指认凶手时,就等着死亡。到了现在他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西瓦诺谢只知道爱人还活着。他惊讶而沮丧地盯着米娜,绝望又抱有希望,他什么都不明白。

米娜走向他。西瓦诺谢想站起来,但是锁链的重量让他很难移动。

“米娜……”他想说话,但是肿胀而疼痛的下巴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

米娜触摸了他的前额,痛苦消失了,下巴也复原了。瘀伤褪去,肿也消了。西瓦诺谢抓起米娜的手,热情地亲吻。

“我爱你,米娜!”“我不值得你爱,”米娜说。

“你值得,米娜!你值得!”西瓦诺谢急忙说?!拔沂枪?,你是王后――”“你误解我的意思了,西瓦诺谢,”米娜轻轻说?!澳悴挥Ω冒?,而应该爱指引我的唯一神?!彼榛亓耸?。

“米娜!”西瓦绝望地喊。

“让你对我的爱将你引向唯一神,西瓦诺谢,”米娜对他说?!拔ㄒ簧裰秩梦颐窃谝黄?,现在它又要让我们分开了。但是只要你让唯一神引导自己,我们就能再相会。你是唯一神的选民,西瓦诺谢。拿着这个,收好?!彼邮种干险履敲逗毂κ渲?,放在西瓦颤抖的手上,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米娜!”西瓦诺谢喊道,但米娜没有理会。

西瓦诺谢手上还戴着手铐,就那么举着。他没有注意周围的事,而是继续跪在地上,抓着戒指,全心全意盯着米娜。

“你为什么告诉他那些,米娜?”加尔达急忙赶上米娜低声问道?!昂苊飨阅悴⒉辉谝饽歉鼍?。为什么引诱他?为什么费这功夫?”“因为他对我们是个威胁,加尔达,”米娜回答?!拔伊粝铝艘恢〔慷油持我桓龃笸豕?。如果精灵能找到强有力的领导者,就会联合起来推翻我们。他有潜力成为那样的领导者?!奔佣锘赝菲沉艘谎?,看见精灵跪在地上?!澳歉隹奁目闪??我去杀了他?!奔佣镂兆〗1?,剑上还沾有塔贡的血。

“让他成为烈士?”米娜摇摇头?!安?,如果他崇拜唯一神,不理会人民的哭喊对我们更有好处。因为那些哭喊会变成诅咒?!薄安还鹋?,加尔达,”米娜补充道,她戴上一双软革手套?!拔ㄒ簧褚丫范ㄎ魍吲敌徊辉偈峭??!薄澳愕囊馑际钦舛际俏ㄒ簧褡龅??”加尔达问。

米娜瞥了他一眼?!暗比?,加尔达。唯一神掌握所有人的命运。他的,你的,还有我的?!泵啄瓤戳思佣锖芫?,然后轻声像是对自己说,“我知道你的感受。我也曾艰难地接受同自己意愿不符的唯一神的意志。我为之挣扎、抗争了很长时间。我给你讲个故事,也许你就会明白?!薄按忧?,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一只鸟飞进了我住的地方。墙是水晶做的,鸟能看见外面,能看见太阳、蓝天和自由。它猛撞水晶墙,拼命想逃回阳光下。我们想抓住它,但它不让我们靠近。最后,伤痕累累、筋疲力尽的小鸟落在地上,躺在那里发抖。金月捡起小鸟,抚平它的羽毛,治疗了它的伤口。她把小鸟带到阳光下,将它放生了?!薄拔揖拖衲侵荒?,加尔达。我撞向自己创造的水晶墙,当我满身伤痕时,唯一神医治了我,现在又指引、支持我,唯一神也指引着我们所有人。你明白了吗,加尔达?”加尔达不太肯定。他不确定想干什么,但还是说,“我明白了,米娜,”因为他想让米娜高兴,让米娜的眉头不再皱起,让米娜的琥珀之眼再充满生气。

米娜盯了他很久,然后转身活泼地说,“召集部队。让他们拿好装备,准备进军索兰尼亚?!薄白衩?,米娜,”加尔达说。

米娜停下来,转身又看着加尔达。她嘴角挂着一丝笑容?!澳忝挥形饰颐窃趺慈?,加尔达,”她说。

“我不会问,米娜,”加尔达说?!叭绻愀嫠呶曳勺湃?,相信我会长出翅膀的?!泵啄却笮ζ鹄?。她兴致很高,热情地指向地平线。

“那里,加尔达,”她说?!澳抢镉信M啡朔尚械姆椒??!碧粽诼渖?,沉入一团血与火中。在那可怕的美景中,加尔达看到了令人激动的画面。天空中都是龙。太阳照在红色和蓝色的龙翼上,就像透过彩色玻璃的火光。黑龙鳞甲闪动着黑色的虹光,绿龙鳞甲则散射出与深蓝相对的碧绿。

红龙巨大而强壮,蓝龙矮小而迅捷,黑龙邪恶而凶残,白龙冷酷而美丽,绿龙恶毒而致命。所有颜色的龙,无论男女老少,都在米娜的召唤下到来。许多龙害怕玛烈、碧雷,还有曾是他们同类的凯兰卓斯,就深藏在自己巢里。他们害怕自己的头骨会变成龙王的图腾,于是躲了起来。

然后那场大风暴降临。在飓风、闪电、雷鸣中,这些龙听到一个声音告诉他们,准备好听从召唤。

他们厌倦了活在恐惧中,渴望为死去的同伴、孩子、战友复仇,就回应了召唤,现在他们飞到西瓦那斯提,各种颜色在精灵古老家园的上空形成一道可怕的彩虹。

龙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每只龙都像戴了一身珠宝。他们的阴影扫过下方地面上的山丘、农舍、湖泊和森林。

飞得快的蓝龙在前面,他们翼尖相对,合着节拍不时扇动,以精准而自豪。巨大的红龙在后方,蓝龙每扇四下翅膀他们才扇一下。黑龙和绿龙分散开来。

精灵对龙的到来惊恐万分。许多人崩溃、晕倒,其他人害怕地四散而逃。多伽派出手下,命令他们不让任何精灵逃入荒野。

米娜的手下跑去拿起自己的装备和任何可以带上龙背的补给品。他们给米娜取来地图,她说不需要别的了。他们准备好,等龙盘旋下降一落在地上就骑上去。加尔达骑上了一头巨大的红龙。萨缪瓦尔队长选择了一只蓝龙。米娜骑上了那只奇怪的龙,她称之为“幽灵龙?!薄拔颐窃诤诎抵行薪?,”米娜说?!敖裢碓铝梁托浅蕉疾换岱⒐?,我们可以秘密旅行?!薄拔颐堑哪康牡厥悄睦??”加尔达问。

“一个死者聚集的地方,”她说?!耙桓鼋心偷吕迹∟ightlund)的地方?!泵啄鹊牧箍园椎某岚?,轻松跃入空中,似乎轻如火葬堆上飘起的灰尘?;鹪岫焉险谏账钡氖?。其他的龙载着米娜的战士,也飞上天空。云在西方翻腾,遮住了太阳,在龙群周围聚集成浓密的云层。

多伽回到了指挥帐。他有工作要做:征用仓库存放战利品,建立奴役营、审问中心和监狱,还要设立妓院娱乐手下。他注意到西瓦诺斯有一座古神米莎凯的神庙。他决定找个合适的地方,建造一座唯一神的神庙。

在他制订计划的同时,可以听见被杀死去侍奉唯一神的精灵的尖叫。

外面的战场上,西瓦诺谢还留在原地。他无法从米娜身上移开视线。他绝望地看着米娜离开,依靠她留下的那一丝希望,就像孩子靠自己抓住的破毯子避开夜晚的恐怖。他听不到子民的哀号,只能听见米娜的声音。

唯一神。信奉唯一神,我们就能再相会。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