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十八章 碧雷的信使

梅丹元帅麻木地坐在奎灵诺斯指挥部的办公桌后,这栋丑陋而笨重的建筑是奈拉卡骑士建造的。元帅同精灵一样认为这栋建筑丑陋至极。不得不靠近建筑笨重灰墙附近的精灵总是移开视线,而元帅则很少来。他厌恶这里没有生气的冰冷房间。由于空气湿润,石墙积聚了湿气,似乎总是在渗水。只要在这里呆着,他就感到窒息,这种感觉可不是想象,为了更好地?;つ诓?,这栋建筑没有窗户,里面弥漫着霉味。

今天情况最糟,那味道塞住了他的鼻子,让他眼睛肿痛。痛楚和压力让他无精打采,难以思考。

“这不行,”梅丹对自己说,他准备离开房间去外面散步,这时副指挥官杜马敲响了木门。

元帅沉着脸回到座位上,用力哼了一声让鼻子通畅。

杜马以为梅丹哼的那声是允许进入,就走进房间,然后小心地关上了门。

“他来了,”杜马用大拇指指着身后说。

“杜马,谁来了?”梅丹问?!傲硪桓隽??”“是的,大人。一个波札克龙人队长。他带着两个龙人,我得说是护卫?!泵返び趾吡艘簧?,他揉了揉疼痛的眼睛。

“我们可以解决三个龙人,大人,”杜马自满地说。

杜马是个奇怪的人,梅丹已经不再想了解他。杜马满头黑发,长得矮小而强壮,梅丹猜他三十多岁了。梅丹几乎不知道杜马的事。杜马寡言少语,很少笑,不和人交际。他才来骑士团几年,从不说自己的过去,也不和其他的战士一起自夸在战场或是床上的功绩。他只告诉指挥官必须记录的东西,梅丹一直认为那些全是谎话。梅丹从不知道杜马为什么加入奈拉卡骑士团。

杜马不是战士,他并不热爱战斗。他不愿争吵,也不是虐待狂。虽然在一次争斗中证明自己可以战斗,但他并不特别擅长。杜马沉着冷静,但眼里暗暗燃烧的余烬表明他内心深处是火热的。大概一年前,杜马找到梅丹说自己爱上了一个精灵女人,要娶她为妻,梅丹惊讶极了。

梅丹尽全力阻止两人。他的处境艰难,一面要处理紧张的种族对立,控制仇恨人类征服者的精灵,另一面也要维持自己军队的纪律。在占领初期,他制订了严格规定禁止强奸,那些违规的人很快就受到了严惩。

然而梅丹人生阅历丰富,他知道有时候俘虏会爱上猎手,而且并不是所有精灵女人都厌恶人类男子。

梅丹接见了那个杜马要娶的精灵女性,确认她不是被迫的。他发现那位裁缝并不是轻率的少女,而是成熟的女人。她爱杜马,想要嫁给他。梅丹告诫她精灵会排斥她,家族和朋友都会和她断绝关系。但她告诉梅丹自己没有家,如果她的朋友不喜欢她的选择,那他们就不是真正的朋友。关于这点梅丹不好争辩,由于精灵不会正式承认这样的可恶结合,两人就按人类礼节举行了婚礼。

两人幸福而平静地生活在一起,彼此一心一意。杜马继续工作,他服从命令,严守纪律。因此当梅丹不得不决定可以信任哪个手下时,就在留下来协助保卫奎灵诺斯的少数人中选择了杜马。其他人都被派到南边去帮助灰袍骑士了,那些骑士还在徒劳地寻找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真是可笑。梅丹元帅不会对任何人撒谎,他坦白地告诉杜马会面对什么,让杜马选择。他可以留下或是带着妻子离开。杜马选择了留下。他说妻子也会随他留下。

“大人,”杜马说,“有什么问题吗?”梅丹收回心思。他一边盯着杜马一边胡思乱想,杜马一定怀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歪了。

“你说有三个龙人,”梅丹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现在非常危险,他不能再分神了。

“是的,大人。我们可以对付他们?!倍怕聿皇亲钥?。他只是说出事实。

梅丹摇摇头,后悔曾那么做过。现在眼睛疼得更厉害了,他又哼了一声,但没什么用?!安?,我们不能继续杀碧雷的宠物蜥蜴。最后她会怀疑的。另外,我需要这个信使回去向那个绿婊子报告,保证一切正按计划进行?!薄懊靼?,大人?!泵返ふ酒鹄醋⑹幼哦怕??!叭绻隽耸裁词?,准备按我的命令做。要等我下令再做?!倍怕淼愕阃?,站到一边让指挥官走在前面,然后跟着。

“我是诺嘎(Nogga)队长,大人,”龙人敬礼说。

“队长,”元帅迎上龙人。

波札克龙人很高大,梅丹只有他肩膀高。巴兹龙人护卫矮小一些,但同样强壮,他们非常警惕,武装到了牙齿,这种龙人的牙齿很多。

“女王陛下碧雷派我来,”诺嘎队长说,“向您通报目前的军情,回答您的问题,并评估奎灵诺斯的形势。然后我会回去向女王陛下报告?!泵返ね溲硎靖行??!奥贸桃欢ê芪O?,队长。只带着几个护卫穿过精灵的领地,没被攻击真是奇迹?!薄班?,我们听说您无力维持这里的秩序,梅丹元帅,”诺嘎回答?!澳且彩潜汤着沙鼍拥脑蛑?。至于旅程,我们是骑龙飞来的。我倒不是害怕尖耳朵的精灵,”他轻蔑地补充道,“只是想到处看看?!薄跋M磺卸剂钅懵?,队长,”梅丹说,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愤怒。他已经受到了侮辱,如果不作出反应,龙人会觉得奇怪。

“确实,我很惊讶。我以为街上会有人闹事,城里一片骚动。但我发现街上几乎是空的。我必须问您,梅丹元帅,精灵哪儿去了?他们逃跑了?女王陛下听到那个消息会很不高兴?!薄澳愦勇飞戏晒?,”梅丹简短地说?!坝忻挥锌醇扇旱哪衙裉油戏??”“没有,没看见,”诺嘎承认?!暗牵薄耙残砟憧醇衙裉油??”“没有,元帅,我没看见。所以我--”“那你飞过奎灵诺斯时,有没有注意到城郊有一大块新挖出来的空地?”“是的,我看见了,”诺嘎不耐烦地回答?!澳怯惺裁垂叵??”“你会在那里找到精灵,队长,”梅丹元帅说。

“我不明白,”诺嘎队长说。

“我们得处理尸体,”梅丹脱口而出?!拔颐遣荒苋檬逶诮稚细?。老人、病人、孩子以及任何反抗的人都被处死了。其余人留着准备在奈拉卡奴隶市场出售。

龙人皱起眉头,嘴唇向后卷曲?!氨汤酌幌铝罱ニ屯卫?,元帅?!薄拔蚁胩嵝涯愫团醣菹?,我接受夜之王者塔贡而不是女王的命令。如果碧雷想就此事同塔贡大人交涉,她可以那么做。在那之前,我服从塔贡大人的命令?!泵返ねχ鄙硖?,这样手就靠近了剑柄。表情冷漠的杜马握着剑柄,悄悄站到两个巴兹龙人身边。诺嘎不知道自己的下句话可能是遗言。如果他要求看坟墓或是奴隶营,那他最后只能看见梅丹的剑刺出自己身体。

但此时龙人只是耸耸肩?!拔抑皇钦彰畎?,元帅。我同您一样是个老战士。我们都不关心政治。我会向主人报告,按您建议的催促她同塔贡大人交涉?!泵返ぷㄐ亩⒆帕?,但蜥蜴的脸上当然看不到任何表情。他点点头,松开剑柄,大步走过龙人,站在门口呼吸芳香的新鲜空气。

“我要表示抗议,队长?!泵返せ赝菲沉艘谎叟蹈??!笆枪赜谝桓鼋懈鹄偷牧说??!薄案鹄??”诺嘎不得不靠近梅丹。龙人眯起了眼睛?!拔艺急肝矢鹄偷氖?。两星期前他被派来,但一直没回去报告?!薄八换峄厝チ?,”梅丹直接说。他又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案鹄退懒??!薄八懒?!”诺嘎表情严厉?!八趺此赖??这跟抗议有什么关系?”“他不仅愚蠢到丢了性命,”梅丹说,“还杀死了我安插在太后家里的最好的间谍?!彼闪艘谎叟蹈??!耙院笕绻阋闪诵攀估?,确保他们到达时是清醒的?!毕衷诼值脚蹈路⑴??!霸趺椿厥??”“我们不太确定,”梅丹耸耸肩说?!暗蔽颐钦业礁鹄秃图涞?,他们都死了。至少我们得假定精灵尸体边的那堆灰是葛劳。我们只知道葛劳来这里送交碧雷的信。他喝了很多矮人烈酒,浑身都是酒气。大概是从我这里离开后,他遇上了那个间谍卡林达斯。精灵一直抱怨情报换来的钱不够多。我推测卡林达斯想找葛劳要更多的钱,但葛劳拒绝了。两人战斗并杀死了对方。现在我少了个间谍,而你少了个龙人战士?!迸蹈碌某を狎嫔嗤反友兰涞?。他拨弄着自己的剑柄。

“奇怪,”最后诺嘎说,他的红眼睛盯着元帅,“他们不该杀了对方?!薄安辉趺雌婀?,”梅丹冷冷地回答?!澳愕每悸堑揭桓龊茸砹?,另一个卑鄙?!迸蹈乱а婪⒊鲞青?。他的尾巴抽动,刮擦着地面。他嘀咕着什么,梅丹不愿理会。

“如果没别的事,队长,”元帅转身走向办公室,“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再等一下!”诺嘎咕哝说?!案鹄痛吹拿钜蟠λ捞?,并将头颅交给碧雷。我想这些命令应该已经执行了,元帅。现在我要带走精灵的头颅?;蛘咚堤笥钟惺裁雌婀智榭??”梅丹停下来转身说?!傲跸抡庑┟畈皇强嫘β??”“不是开玩笑!”诺嘎皱起眉头。

“众所周知碧雷很幽默,”元帅说?!拔乙晕醣菹略诟铱嫘??!薄拔蚁蚰V?,这不是玩笑,大人。太后在哪里?”诺嘎磨着牙问。

“在监狱,”梅丹沉着地说?!盎够钭?。准备等碧雷胜利进入奎灵诺斯时作为礼物交给她,这是塔贡大人的命令?!迸蹈抡抛熳急钢冈鹈返さ谋撑研形?,但又咬牙忍住了。

梅丹知道诺嘎必须考虑什么。也许碧雷认为自己是奎灵那斯提的统治者,也许她认为黑暗骑士在自己的支持下行动,在很多方面也的确是的,但塔贡大人仍然是黑暗骑士的指挥官。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他很受碧雷的远亲红龙玛烈赤斯的宠信。梅丹想知道玛烈对碧雷突然进军奎灵那斯提有何反应。从诺嘎咬牙那一下声音,他得到了答案。碧雷不想对抗塔贡,塔贡肯定会对玛烈说自己受到了虐待。

“我要看看那条精灵母狗,”诺嘎不高兴地说?!叭范皇裁垂罴??!痹Ф酝ㄍ乩蔚穆ヌ葑隽烁鍪质?,地牢在主建筑地下?!白呃缺冉险?,”巴兹龙人要跟着来时元帅说?!拔颐腔峒烦梢煌??!薄霸谡饫锏茸?,”诺嘎对巴兹龙人咆哮道。

“让他们呆在一起,”梅丹对杜马说,杜马点点头,几乎笑了。

龙人慢慢走下螺旋楼梯。楼梯是用大石块做的,表面粗糙不平。地牢在地下深处,很快日光就照不到了。梅丹道歉忘了拿火炬,暗示也许他们该回去。

诺嘎并不理会。龙人可以在黑暗中看清东西,没什么困难。梅丹跟在队长后面,在黑暗中摸索着。一次他重重地踩上了诺嘎的尾巴。龙人生气地哼哼几声。梅丹礼貌地道歉。他们盘旋向下,终于下到了底部。

这里墙上点着火炬,但奇怪的是没什么光,烟倒很多。下完楼梯,诺嘎眨着眼睛发起牢骚,他盯着烟雾弥漫的路。梅丹叫来看守,他头上戴着刽子手的黑色兜帽,在烟里只能看见可怕的人形。

“太后,”梅丹说。

看守点点头,带他们来到一个嵌入石墙的铁笼子前,然后默默指着里面。

一个精灵女人蜷缩在地板上。她的金色长发脏乱,衣服很好,但被撕破了,有些凌乱,上面粘着黑色的污点,也许是血。听到元帅的声音,她站起来不屈地面对他们。虽然地牢里有六个笼子,但其他的都是空的。她是唯一的囚犯。

龙人靠近铁笼?!罢饩褪侵幕平鸾?。很久以前我在女王衰败时见过这个精灵巫婆一面?!彼耆栊缘芈舷麓蛄孔?。

罗拉娜放松地站着,沉着而威严。她也注视着龙人,并不畏缩。梅丹元帅不时握住剑柄。

他提醒自己,我需要这只蜥蜴活着。

“一个漂亮女人,”诺嘎色眯眯地说?!拔壹堑媚鞘钡南敕ㄒ惨谎?。如果能忍受精灵的恶臭,上床还是很不错?!薄罢飧雠怂愕蒙鲜悄愫湍阃嗟脑帜?,”梅丹忍不住说,话一出口他就立刻意识到说错了。

诺嘎的眼里闪着怒火。他的嘴唇卷回到牙齿边,舌尖弹了出来。他激动地呼吸了一口,吸着舌头盯着罗拉娜?!耙允涞闹谏裰?,精灵,在我解决你的时候不要这么得意地看着我!”龙人抓住铁栅门。他鼓起手臂上的肌肉,猛地一推一拉之后,门掉了下来。他将门扔到一边,看守敏捷地一跳才避免被门压碎。诺嘎跳进笼子。

梅丹没料到龙人会突然发怒,他骂自己是个笨蛋,急忙跳过去阻止??词仄绽记刑乩肓私?,但是诺嘎扔过来的门卡在了另一个笼子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在干什么,队长?”梅丹喊道?!澳惴枇??让她一个人呆着!碧雷可不想让自己的囚犯受伤?!薄芭?,我只想找点乐子,”诺嘎咆哮着伸出手。

钢铁闪出光芒。罗拉娜从衣服里抽出一把匕首。

诺嘎停了下来,脚爪在石地上刮出痕迹。他惊讶地往下一看,匕首正对着自己喉咙。

“别动,”罗拉娜用龙人语警告说。

诺嘎轻笑起来。他已经从惊讶中恢复过来。挑衅让他的欲望更强烈,他用手爪将匕首敲到一边。刀刃割破了皮肤,鲜血四溅,但他并不在意伤口。他抓住罗拉娜。罗拉娜抓着匕首猛刺,同时奋力挣扎。

“我说放开她,蜥蜴!”梅丹双手抱拳,重重地打在诺嘎后脑勺上。这一击会让人类倒下,但诺嘎并没受什么影响。他开始撕罗拉娜的衣服。

普兰切特终于将牢房门踢到一边。他抓起一个燃烧着的火炬,打在龙人头上?;鹁娑铣闪肆桨?,灰烬四处飞舞。

“我立刻回来解决你,”诺嘎怒骂一声,将罗拉娜推倒墙上。龙人龀牙转身面对攻击者。

“别杀他!”梅丹用精灵语命令道,他握着拳头,猛击龙人的腹部。

“您认为我们有机会吗?”普兰切特喘着气用膝盖撞上龙人的下巴,将他的头顶了回去。

诺嘎跪了下来,但他仍试着再站起来。罗拉娜抓起一把木凳,砸在龙人头上。木凳成了碎片,诺嘎也倒在了地上。龙人叉开腿趴在地上,战斗终于结束了。

三人气喘嘘嘘地站在那里,盯着龙人。

“非常抱歉,女士,”梅丹转向罗拉娜说。

她的衣服被撕破了。脸上和手上全是龙人的血。龙人抓伤了她的胸部,血液从白色皮肤上渗出,在火光下发亮。她高兴地笑着。

梅丹被迷住了。他从未见过罗拉娜如此美丽、强壮和勇敢,同时也如此脆弱。在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之前,他紧紧抱住罗拉娜。

“我知道这家伙会做这种事,”梅丹懊悔地说?!拔也桓萌媚忝罢庋南?,罗拉娜。原谅我?!甭蘩忍酚厦返さ哪抗?。她温柔地让梅丹放心,然后轻轻地挣脱,拉过碎布条庄重地盖上自己胸部。

“不需要道歉,元帅,”她的眼里带着几分淘气?!笆导噬?,我觉得这让人兴奋?!彼屯房醋帕?,握起拳头,声音变得坚定?!靶矶嗳艘丫獬≌蕉废壮隽松?。更多的人会死在奎灵诺斯的最后战斗中。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我觉得自己做了该做的那部分?!钡彼房醋琶返な?,又变得淘气了?!安还峙挛颐巧撕α四男攀?,元帅?!泵返む止玖思干魑赜?。他不敢看罗拉娜,不敢回忆她在自己怀里那一刻的温暖。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自信能抵抗爱情。其实很早以前梅丹就爱上了罗拉娜,因为对她的爱,梅丹才爱上了精灵王国。到了此刻他才彻底明白,那是多么痛苦的讽刺。

“我们拿他怎么办,阁下?”普兰切特问道。精灵膝盖疼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让我拖着沉重的尸体上楼可不行,”梅丹厉声说?!捌绽记刑?,护送你的主人到我的办公室去。关上门呆在那里,等接到通知再安全离开。顺路告诉杜马带巴兹龙人下来?!逼绽记刑赝严露放?,裹住罗拉娜的肩膀。她一手按住斗篷,另一手扶着梅丹的手臂。她看着梅丹的双眼。

“你确定没事吗,元帅?”她温柔地问道。

她不是在说留下梅丹同龙人一起,而是说不管梅丹的痛苦。

“没事,女士,”梅丹说,这回轮到他笑了?!跋衲谎?,我觉得这让人兴奋?!甭蘩忍究谄?,视线低垂,一时间似乎想说点别的。但梅丹不想听。他不想听罗拉娜说自己的心已经随丈夫坦尼斯而去。他不想听自己在嫉妒一个鬼魂。只要知道她尊重自己、信赖自己就够了。他握住罗拉娜的手,举到嘴边亲吻了一下。罗拉娜畏缩地笑了,她再次让梅丹放心,然后叫普兰切特带自己离开。

梅丹独自留在地牢里,高兴于寂静,高兴于烟色的黑暗。他按摩了一下疼痛的手,再次恢复自我时,他提起用来熄灭火焰的水桶,将里面的污水倒在了诺嘎队长脸上。

诺嘎哼哼着胡乱说了几句,然后迟钝地摇摇头,站了起来。

“你!”他一边骂一边挥舞拳头?!拔乙媚悖泵返こ槌鼋??!拔液茉敢饨倘肽愕囊?,诺嘎队长,所以不要挑衅。你回去告诉碧雷,根据我的指挥官塔贡大人的命令,我会将首都奎灵诺斯移交给她。同时我会将太后完整无缺地交给她。队长,明白了吗?”诺嘎瞥了一眼四周,发现罗拉娜走了。他的红眼睛在黑暗里发光。他擦去嘴里流出的血和唾液,满怀恨意地盯着梅丹。

“那时我会回来,”龙人说,“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薄拔液芷诖?,”梅丹礼貌地说?!澳悴恢烙卸嗌傥侍??!倍怕砜枷侣?。巴兹龙人拿着武器跟在后面。

“没事,”梅丹收起剑说?!芭蹈露映ひ皇奔涫チ死碇?,但现在恢复了?!迸蹈屡钜簧?,一边擦拭血液一边吐出被打断的牙齿,然后慢慢走出牢房。他对巴兹龙人做了个手势,上了楼梯。

“为队长派一支护卫队,”梅丹命令杜马?!鞍踩に退ゴ凑獾牧抢??!倍怕砭蠢?,然后陪着龙人上去了。梅丹在黑暗中停留了一会儿。他看见地板上有一个白点,那是被龙人撕下来的布条。梅丹走过去把它捡起来。布像蛛丝一样柔软,他轻轻把它抚平,塞进自己袖子里,然后上楼去看望太后。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