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十九章 绝望的游戏

绿龙王碧雷在奎灵那斯提的森林上空盘旋,她安慰自己,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不必担心。但事情发展得快了,在她看来是太快了。这都是她的命令。是她,碧雷,而不是其他人。那为什么她奇怪地觉得自己受人推动,事情不受控制?有人在牌桌上推她的肘,让她在别人没下注之前就扔下了骰子。

一切开始得那么简单。她只是想要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个魔法物品。那个残废的人类法师没有权利占有它,何况还是从某个哭泣的矮小坎德人那里夺来的。魔法物品属于她,它在碧雷的领地里,而碧雷领地里的所有东西都属于她。大家都知道,没人可以争辩。在夺取魔法物品的正当行动中,她不知何故停止派出军队。碧雷怪罪于表亲玛烈赤斯。

两个月前,绿龙还高兴地在枝叶茂盛的树荫下打滚,她从未想过要与精灵作战。好吧,也许那不完全真实。她组建了自己的军队,用从被征服的精灵和人类那里收刮来的巨大财富收买佣兵、地精和大地精,她还许诺可以随意掠夺、杀戮,以尽可能多地召集龙人。她将这些垂涎的狗牢牢拴住,不时扔几个精灵折磨他们的食欲。现在她放开了他们,毫无疑问她会赢得胜利。

然而,她感觉到游戏里还有另一个玩家,那个她看不见的人在暗处观察着,下注在另一个游戏上:一个更高赌注的大赌局。那人下注她,碧雷,会失败。

当然是玛烈赤斯。

碧雷没有监视北方的索兰尼亚骑士和他们的银龙,也没有监视蓝龙王蓝天。据间谍说,银龙消失了,而大家都知道蓝天疯了。他迷恋一个人类主人,一度消失了,后来回来说去了叫灰暗(Gray)的地方。

碧雷没有监视东边的黑龙塞博(Sable)。那个泥泞的生物满足于污秽的毒气,让她在那里腐烂。至于白龙冰霜,不足以挑战碧雷的力量和狡猾。碧雷只注意东北方,注意地平线上她一直害怕的红眼睛,那双眼睛就像永不落下的夕阳。

现在似乎玛烈赤斯终于行动了,出人意料的狡猾行动。几天前,碧雷发现几乎所有发誓效忠的克莱恩本地龙都背叛了自己。只有两头红龙留下,她并不信任他们。她从未信任过红龙。没人说得清其他龙去了哪里,但是碧雷知道。小些的龙选择了阵营,他们转向了玛烈赤斯。此刻碧雷的表亲毫无疑问在嘲笑她。碧雷咬牙喷出一团毒气,就像奸诈的表亲正在自己爪下。

碧雷看清了玛烈的把戏。红龙欺骗了她。玛烈逼碧雷与精灵作战,让她将军队调往南方,消耗她的力量,同时增强自己的力量。玛烈骗碧雷摧毁了光明城堡,那些牧师一直以来都是玛烈的肉中刺。现在碧雷怀疑是玛烈暗中放出魔法物品让自己注意。

碧雷考虑过召回军队,但立刻又放弃了。饿犬一旦放出,就永远不会回到她手里。他们尝到了精灵的血,就不会留意她的呼叫。此刻她很高兴自己没有那么做。

碧雷从高空骄傲地看见自己的军队像一条巨大的蛇,蜿蜒穿过奎灵那斯提茂密的森林。它的前进速度很慢。谚语说部队的行进取决于补给。军队只能随沉重的补给车一起前进。她的部队不敢征集粮食,不敢搜寻食物,也许他们曾试过,但奎灵那斯提的动物甚至植物都在反抗。

苹果让吃的人中毒,精灵小麦做的面包让整队人都病了。战士报告说同伴被蔓藤掐死,或是被落下的大树枝砸死。然而这些敌人容易击败,可以用火攻??槟撬固嵘秩忌辗⒊龅呐ㄑ倘冒嗄嵛餮谴蟛糠值厍影滋毂涑珊谝?。碧雷看着风将滚滚浓烟吹向西方,她高兴地在垂死树木的烟雾中呼吸。随着部队缓慢而无情地前进,碧雷日益强大。

至于玛烈,她会闻到战争的硝烟,闻到自己毁灭的恶臭。

“也许你是骗我行动了,堂姐,”碧雷对西方怒视着自己的红眼睛说,“但你也帮了我。不久我就会统治巨大的领土。成千上万的奴隶会遵从我的命令。整个安塞隆将会听到我成功征服精灵。你的军队会背叛你,聚集在我的旗下。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也会属于我。法师们不能再将法师塔和它强大的魔法藏起来了。你藏在暗处等得越久,我就越强大。很快你那丑陋的大头骨就会成为我的图腾,而我将成为安塞隆的统治者?!北汤卓技扑阕约旱恼嚼?,但她还是不能摆脱那种不安的感觉,在她盘旋的大圈之外,某处阴影里另一个赌徒在等待着,观望着。

碧雷下方远处的确有人在注视着她,但那人并不是这场游戏中的玩家,至少他不能自以为是玩家。他只是杯中格格响的骰子,会猛然跳出桌面,漫无目的地弹到某个角落里停下来,然后就有人胜出。

吉尔萨斯站在地下通道的一个秘密入口处,盯着碧雷。龙非常巨大。她那覆盖着鳞甲的身体长得畸形而臃肿,看起来她的双翼不可能让如此笨重的肉块飞离地面,不过注意到肩上强壮的肌肉和翼展的长度后,那就有可能了。碧雷的阴影在地上展开,遮住了朦胧的太阳,将明亮的白天变成了可怕的黑夜。

龙翼的阴影扫过,吉尔萨斯冷得发抖。虽然阴影很快就过去了,但他觉得自己似乎还在死亡阴影里。

“安全吗,陛下?”一个颤抖的声音问。

不,你这个愚蠢的孩子!吉尔萨斯想发怒。不,这不安全!对我们来说,这个广阔的世界上没有安全的地方。龙在天空中日夜监视我们,她的数千强壮士兵在地上行进,不停地杀戮、焚烧。他们用死亡的烟雾遮挡了太阳。我们可以用宝贵的生命拖延他们,但无法阻止他们。这次不行。我们逃跑,但我们往那里逃?哪里是我们寻求的避风港?死亡。死亡是唯一的避难所……“陛下,”那个声音再次说。

吉尔萨斯唤醒自己?!安话踩?,”他低声警告说,“不过龙暂时离开了??炖?!快点?!闭馓醯氐朗前私ㄔ斓?,他们还造了很多地道帮助奎灵诺斯的难民和北方小城镇的居民逃跑,那些地方已经开始落入碧雷手里。地道的入口就在城市南方几英里处--矮人已经将地道延伸至城中,就在吉尔萨斯跟这些难民说话的时候,其他的精灵正走过他身后的地道。

六天前精灵就开始疏散奎灵诺斯的居民了,吉尔萨斯通知大家王国遭到了绿龙碧雷的攻击。他告诉精灵真相,残酷的真相。继续生存的唯一希望是离开他们最爱的祖国。虽然他们可能会作为人活下来,但吉尔萨斯不能保证国家能够存活。

他向奎灵那斯提全国下令。孩子必须离开,他们是民族的希望,应当受到?;?。孩子的监护人要随他们去,可以是母亲、父亲、祖父母、姑妈、舅舅或表亲。那些受过战士训练,能够战斗的精灵要留下为保卫奎灵诺斯战斗。

他没有保证精灵能逃往一个避风港,因为他无法保证能找到那样的地方。他不会向人民撒谎来安慰他们??槟撬固岬娜嗣裨谑媸实幕蜒韵乱丫了昧?。他告诉人民事实,而他们也平静而坚强地接受了。

在那一瞬间和接下来的悲伤时刻,他深深为人民自豪。精灵夫妻分离,一个随孩子而去,另一个留下。留下来的深情地亲吻孩子,紧紧拥抱他,叫他好好听话。正如吉尔萨斯没有对人民撒谎一样,父母也没有对孩子撒谎。留下来的人没有承诺会再次见到爱人。他们只要求一件事:牢记,永远牢记。

吉尔萨斯作了个手势,藏在树木阴影里的精灵走了出来,在树枝的?;は卤汤卓床患?。随着龙的到来,森林静了下来,动物不再吵闹,鸟儿不再歌唱。所有的生物都蜷伏起来颤抖,直到碧雷过去。现在龙过去了,森林又活了。精灵扶老携幼下到一个狭窄的山谷里。地道的入口在底部,树枝做成的遮顶盖在上面。

“快!”吉尔萨斯一边打手势,一边密切注意龙是否回来了?!翱?!”精灵匆匆走进黑暗的地道,那里有矮人指出前进的路。一个矮人打着手势用精灵语说,“左边,左边,靠左边,小心那里的水坑,”那是塔恩•哮岩,矮人的国王。他穿得跟普通劳工一样,胡须同污垢结成了一块,靴子上全是泥和碎石。精灵从未猜测他的皇家身份。

刚到安全的黑暗地道时,精灵似乎松了口气,乐意躲进来。随着一路上矮人指点他们更加深入地下,放心变成了不安。精灵不喜欢呆在地下。他们不喜欢封闭的空间。他们喜欢看着头上的天空、树枝,喜欢呼吸新鲜空气。在地下,他们觉得窒息和封闭。地道里满是黑土和挖洞的大掘地虫的味道,还有股黑暗气息。有人犹豫地看着身后太阳照耀的明亮世界。一个老精灵转身开始往回走,吉尔萨斯认出他是东-塔拉斯的精灵参议员。

“我不能这么做,陛下,”参议员向吉尔萨斯道歉。他喘着气,脸色苍白?!拔液粑?!我会死在那里!”吉尔萨斯正要说话,但塔恩•哮岩走上前,堵住了参议员的路。

“尊敬的先生,”矮人斜视着精灵参议员,“这里的确黑暗,闻起来很糟,而空气也不新鲜。但是,考虑一下,尊敬的先生?!彼魇鹨桓鲈嘀竿??!傲亲永锘嵊卸嗪??那个味道会有多糟?”参议员低头看着矮人,挤出了无力的笑容?!澳闶嵌缘?,先生。我没考虑过那一点。我承认那很有说服力?!辈我樵被赝房醋诺氐?。他又看看外面,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他握住吉尔萨斯的双手,这是尊敬的意思,然后他向矮人鞠躬,屏住呼吸低头钻进地道,似乎他会在地下的几英里路上一直屏住。

吉尔萨斯笑了?!八?,我打赌以前你一定说过那些话?!薄八倒芏啻?,”矮人摸着胡须咧嘴笑了?!昂芏啻?。不是我,就是其他人?!彼噶酥钙渌??!拔颐怯猛睦碛伤捣?。它一直有效?!彼∫⊥??!熬樽≡诘叵?。谁会那么想,嗯,陛下?”“总有一天,”吉尔萨斯回答,“我们会教矮人爬树?!毕掖笮ζ鹄?。他摇摇头,走下地道大声鼓励还在工作的矮人,他们在清理落石,确保支撑地道的支柱安全坚固。

最后进入地道的是一群十二岁的孩子,他们都是一家的。最大的女儿差不多成年了,她志愿照顾弟弟妹妹。他们的父母都是战士,会留下来保卫城市。

吉尔萨斯认出了那个女孩,她参加过不久前举行的化装舞会。吉尔萨斯记得她跳舞时穿着最好的丝衣,头上插着花,眼里闪动着快乐和兴奋。现在她的头发未经梳洗,上面有藏时沾上的死树叶。她的衣服被撕破了,上面满是灰尘。她吓得脸色发白,但又很坚定,不屈服于恐惧,因为年轻的孩子都指望她的勇气。

从奎灵诺斯来的旅程慢了下来。自从一天碧雷在路上抓住一群精灵,用毒气将他们全部杀死后,精灵就不敢在空阔地带行走。精灵以森林做掩护,绿龙飞过时像兔子遇见狐狸一样静止不动。因此他们走得很慢,这令人烦恼。

吉尔萨斯观察着,女孩从一个由树叶和松针筑成的巢里抱起婴儿,让其他的孩子聚集在身边,然后跑向地道。孩子们跟着她,大点的背着小点的。

她要去哪里?西瓦那斯提。对这个女孩来说,那里只是一个梦。一个悲伤的梦,因为她一直听说西瓦那斯提精灵不喜欢他们的奎灵那斯提表亲。但此刻,她正在去乞求他们庇护的路上。在到达西瓦那斯提之前,她和同胞们先要在地下走数英里,然后上到地面,穿过干燥而空旷的尘灰平原。

“快,快!”吉尔萨斯催促道,他似乎瞥见龙在树梢上空。

最后一个孩子进了地道,他伸手抓住遮蔽树枝,拖过来盖住入口,以免被发现。

女孩停下来,迅速清点了一下人数。孩子们都在,她满意地对吉尔萨斯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调整了一下背上婴儿的位置,开始进入地道。

一个年轻男孩犹豫着?!拔也幌肴?,翠娜(Trina),”他的声音在颤抖?!罢饫锖煤??!薄安?,不,这里不黑,”吉尔萨斯说。他指着天花板上挂着的球。柔和而温暖的光从球里发出,照亮了黑暗?!澳憧醇歉龅屏寺??”吉尔萨斯问孩子们?!罢龅氐览锒加心切┑?。你们知道那光是怎么发出的吗?”“火?”男孩怀疑地问。

“幼掘地虫,”吉尔萨斯说?!俺赡瓿嫖颐峭诰虻氐?,幼虫则照亮我们的道路。现在你们不怕了吧,是吗?”“不,”男孩说。他姐姐瞪了他一眼,男孩脸红了?!拔业囊馑际遣缓ε铝?,陛下?!薄昂芎?,”吉尔萨斯说?!澳悄阕甙??!币桓錾畛恋纳舸蠛白虐擞?,然后又用精灵语重复着,“让路!虫子过来了!让路!”矮人说的是精灵语,但是嘴里就像全是石头,孩子们没明白。吉尔萨斯跳到女孩旁边?!盎乩?!”他对其他孩子喊?!盎乩纯壳?!快!”地板开始震动。

他抓住惊恐的女孩,将她拖离中间。女孩吓坏了,她背上的婴儿怕得大哭。吉尔萨斯抱着婴儿,尽可能安抚她。其他孩子瞪大眼睛围在他身边,有些开始呜咽。

“看,”他笑着对他们说?!氨鸷ε?。它们是我们的救星?!钡氐涝洞Τ鱿至艘桓鼍薮蟮某嫱?,矮人用这种虫来挖洞。因为习惯于生活在地下的黑暗世界,掘地虫没有眼睛。它头上长着两只角,一个矮人坐在虫背上的大筐里,手中握着皮缰绳。挽具套在那两个角上,让矮人像精灵骑马一样控制掘地虫。

掘地虫没怎么注意背上的矮人,它只关心自己的食物。它对着地道侧面的岩石喷出液体,岩石嘶嘶作响,液体开始起泡,大量的石块裂开,落到地板上。掘地虫张开嘴,咬住一大块就吞了下去。

掘地虫爬近了,看起来很可怕。它那巨大的红棕色身体表面起伏不平,沾满了粘液,半个地道都被它占据了。地板在虫的重压下颤抖。被称为牧虫工的矮人帮助骑手用缰绳引导掘地虫前进。

掘地虫靠近了吉尔萨斯和孩子,它突然扭头转向他们那面。那一刻吉尔萨斯害怕他们会被压扁。女孩紧紧抓住他。他将女孩按在墙上,用身体?;に途】赡芏嗟暮⒆?。

牧虫工立刻作出反应。他们大骂着拉住缰绳,还用拳头和棍子击打掘地虫。虫子大声抽了一下鼻子,然后扭头继续吃东西。

“你看,那不算糟,”吉尔萨斯高兴地说。

孩子们似乎并不完全放心,但姐姐说他们已经掉队了,于是他们继续前进,爬过掘地虫时,孩子们都小心地盯着。

吉尔萨斯等在最后。他向妻子保证过要在地道入口等着。正准备回到入口时,他感觉到妻子按着自己肩膀。

“亲爱的,”她说。

她的触碰那么温柔,她的声音那么悦耳、甜蜜。她一定是在自己帮助孩子时进的地道,吉尔萨斯笑看着她,龙带来的绝望阴影在她金发反射的幼虫光芒中消失了。因为都有紧急的事情要讨论,他们只有一点点时间接个吻。

两人同时说话。

“吉尔,我们听到的消息是真的。魔法罩消失了!”“夫人,矮人同意了!”两人停下来相视大笑。

吉尔萨斯记不起自己最后一次笑或是听到妻子笑是什么时候了。他觉得这是个好兆头,就说,“你先说?!笨绦?,但先皱着眉头瞥了一眼四周?!捌绽记刑卦谀睦??你的护卫呢?”“普兰切特留在后面帮元帅处理龙人。至于我的护卫,我命令他们回奎灵诺斯了。别怪他们,亲爱的?!奔刮⑿ψ??!澳抢镄枰亲急阜烙?。你的护卫呢,雌狮夫人?”他语带嘲弄而又严肃地问。

“周围,”她笑着说??木檎绞烤驮谏肀呒挂部床患?,除非他们想让他看见??男θ萃巳??!拔颐怯龅搅撕⒆用?。我想派个人跟着,但那个女孩拒绝了。她说她不想带走一位战士?!薄凹钢芮?,她参加了第一次舞会,现在却缩在地道里为性命逃亡?!彼ざ匾皇彼挡怀龌袄??!拔颐堑娜嗣穸嗝从赂?!”他用沙哑的声音说。

两人站在地道里。地板在震动,牧虫工大喊着。矮人蹲在入口附近,准备帮助更多的难民。一些远处来的精灵走过,看见国王,他们点头微笑,似乎由矮人指挥经过颤抖着的黑暗地道逃亡是件稀疏平常的事。

吉尔萨斯清清喉咙,更加精神地说,“你有没有核实过头一个消息?”凯莲将脸上的一缕头发拂到一边?!昂耸倒?,但说不清魔法罩消失是好是坏?!薄霸趺椿厥??这是怎么发生的?是西瓦那斯提精灵自己干的吗?”凯莲摇摇头,金发再次盖住脸,她那卷曲直立的头发是人称雌狮的原因。吉尔萨斯深情地抚平她身后的头发。他喜欢看妻子的脸??槟撬固峋榕缘姆羯悄逃蜕蛎倒搴?,而卡冈那斯提精灵则是太阳晒成的深棕色,因而一些奎灵那斯提精灵贵族蔑视卡冈那斯提精灵。

吉尔萨斯是方颌圆眼,这是人类的特征,而凯莲完全是精灵的尖下巴杏仁眼。她的体格强壮,眼神大胆而坚定??醇煞蚵成钋榈乜醋抛约?,凯莲握起吉尔萨斯的手,亲吻手掌。

“我想念你,”她温柔地说。

“我也一样?!奔菇缴肀?,深深叹了口气?!澳闳衔颐悄苷业桨材?,亲爱的?我们可以睡到日出后很久,然后起来什么都不做,只是互相示爱吗?”凯莲没有回答他。吉尔萨斯亲吻了凯莲的头发,紧紧抱住她。

“魔法罩怎么了?”最后他说。

“我同一个看见魔法罩消失的跑者谈过,但他要去找阿尔瀚娜,离开了。那不是意外。阿尔瀚娜立刻穿过边界进入了西瓦那斯提。暂时我们听不到更多消息?!薄拔以静幌M馐钦娴?,”吉尔萨斯说,“但你让我放心了。除去了魔法罩,西瓦那斯提精灵表明他们愿意再次融入世界。我要立刻派使者告诉他们我们的情况,并请求援助。我们去那里寻找安身之处。如果计划失败,奎灵诺斯陷落,在表亲的帮助下我们可以组建一支大军。我们将回来赶走巨龙,夺回家园?!笨醋∷淖??!鞍簿?,吉尔。你是异想天开。我们不知道西瓦那斯提发生了什么,不知道魔法罩为什么消失,也不知道那预示着什么。跑者说魔法罩附近的生物都死了。也许魔法罩对西瓦那斯提不是祝福,而是诅咒。

“还有,”她无情地补充道,“实际上我们的西瓦那斯提表亲过去并不友好。他们称你舅舅波修士为黯精灵。他们不喜欢你父亲,认为你是个半精灵,更不喜欢你母亲?!薄八遣荒芫芫颐墙?,”吉尔萨斯坚定地说?!八遣换?。你不能让我失去希望,亲爱的。我相信除去魔法罩是西瓦那斯提精灵改变主意的迹象。我有希望让人民去期待。他们会穿过尘灰平原,到达西瓦那斯提,他们会受到表亲的欢迎。旅行不容易,但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人民心中的勇气。就像那个女孩的勇气?!薄笆堑?,旅程会很艰难,”凯莲诚挚地盯着丈夫说?!拔颐堑娜嗣窕崾だ?,但他们需要一个领导人:一个在我们感到饥渴劳累,但却没有食物和饮水,无法休息时催促我们前进的人。如果国王随我们前去,我们将跟随他。当我们到达西瓦那斯提,使者必须是国王。国王必须代表我们讲话,那样我们才不像一群乞丐?!薄白宄ひ榛岬牟我樵保薄埃嶙韵嗾?,吉尔萨斯,你知道。三分之一想去西方而不是东方,另外三分之一想去北方而不是南方,剩下的三分之一根本不想走。他们会为此争论数月。如果真到了西瓦那斯提,他们首先会扯出前三个世纪的争吵,那样一切都完了。你,吉尔萨斯。你是唯一一个希望那么做的人。你是唯一一个可以统一各个派别,带领人民穿过沙漠的人。你是唯一一个可以铺平去那西瓦那斯提的道路的人?!薄暗?,”吉尔萨斯争辩道,“我不能立刻分成两半。我不能在保卫奎灵诺斯的同时带领人民进入尘灰平原?!薄笆堑?,你不能,”凯莲说?!澳惚匦肓碚胰烁涸鸨N揽榕邓??!薄笆裁囱墓趸崃粝氯嗣袼廊?,而自己安全逃离?”吉尔萨斯皱着眉头问。

“确定留下人的牺牲不会白费的国王,”凯莲说?!安灰晕挥辛粝峦蕉啡挝窬颓崴闪?。你在要求生来就有森林、丰沃果园、充足流水的民族冒险进入飞砂走石、烈日暴晒的尘灰平原。让我负责奎灵诺斯--”“不,”吉尔萨斯简短地说?!拔也幌胩??!薄扒装模薄拔颐遣惶致壅飧?。我说了不就是不。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能做你告诉我必须做的事?”吉尔萨斯问道,他因激动而提高了声音。

凯莲默默盯着吉尔萨斯,他慢慢冷静下来。

“我们不谈这个,”他告诉凯莲。

“但我们必须找个时间谈谈?!奔挂∫⊥?。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盎褂惺裁聪??”他突然问。

凯莲了解丈夫的脾气,知道继续讨论没什么用?!拔颐堑牟慷硬欢先怕冶汤椎木?。但他们的人数太多,我们的攻击就像昆虫骚扰贪婪的狼群?!薄俺坊啬愕氖窒?,命令他们向南。如果奎灵诺斯陷落,我们需要他们?;ば掖嬲??!薄拔胰衔拿钣Ω檬钦庋?,”她说?!拔乙丫铝钅敲醋隽?。从现在开始,碧雷的军队将毫无阻碍地前进,一路掠夺、焚烧、杀戮?!奔咕醯迷屡旱南MЯ?,自己再次变得寒冷绝望。

“但是我们将会复仇。你说矮人赞同你的计划?!笨档煤苎侠?,她想让吉尔萨斯摆脱沉重的心情。

“是的,”吉尔萨斯说?!拔彝?#8226;哮岩谈过了。我们偶然遇上的。我没想到会在地道里遇见他。我以为要去索巴丁见他,但他亲自负责地道挖掘工作,因而我们能够立刻决定?!薄八辣;ぞ橐残砘崛米约菏窒律ッ??”“他知道矮人付出的代价比我能告诉他的多。但是他们愿意作出牺牲。他告诉我‘一旦绿龙王吞下了奎灵那斯提,下一个就是索巴丁’?!薄鞍司釉谀睦??”凯莲问?!岸阍诘叵?,准备保卫索巴丁。那支军队有上万勇敢的战士。有了他们,我们可以抵抗碧雷的攻击--”“亲爱的,”吉尔萨斯轻轻地说,“矮人有义务保卫自己的国土。如果他们是遭受攻击的人,我们精灵会去援助吗?他们为我们做了太多。他们拯救了无数人民,还准备为别人的事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应该受到尊敬,而不是批评?!笨幼潘?,盯了一会儿后,她耸耸肩,懊悔地微笑着说?!暗比荒闶嵌缘?。你看到了两方面,而我只看到了一面。因此我要再说一遍,领导人民的必须是你?!薄拔宜倒院笤偬致壅飧?,”吉尔萨斯平静地回答。

“我想知道,”他换了个话题,“当那个年轻女孩夜里无法入睡,孩子们睡在她身边,即使漆黑一片也信赖她时,她会哭吗?”“不会,”凯莲回答?!八换峥?,因为有人会醒来,看见她的眼泪,失去信念?!奔贡Ы羝拮?,深深叹息?!氨汤滓丫焦呓缃胛颐堑耐恋?。敌军到奎灵诺斯还要多少天?”“四天,”凯莲回答。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