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二十二章 旧友重逢

坎德人决不会一直不高兴,就算碰见自己的鬼魂也一样。实际上,那让泰索何夫相当震惊,只要一回想,他就觉得不安,不过他知道怎么控制不安。你只要屏住呼吸,喝下五小口水,不安自然就消失了,然后他的下一个决定是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飘来飘去的幽灵让他不安。他必须离开,尽快离开,永远不再回来。

苔藓和他父亲没帮上什么忙,到现在为止,泰斯看见的苔藓生长在石头和树木四周,显然不关心有人想靠这个找到北方,这真是个坏习惯。泰索何夫决定使用坎德人在数个世纪的流浪生活中发展起来的技术,这种技术历史悠久,一定能让迷路的人找到路。其中最著名和最有趣的是使用身体指南针。

下面是关于身体指南针的学说。众所周知人的身体由多种元素组成,其中之一就是铁。我们知道铁存在的理由是血液里有铁味。因此,正如铁指南针指向北方一样,显然我们血液里的铁也会指向北方。(坎德人一直声称如果我们任由血液流出,那所有人的血都会到世界的最北端。我们永远在同血液抗争,否则集中到世界顶端的血会让世界翻倒。)为了让身体指南针工作,你必须首先闭上眼睛,这样才不会迷糊,然后伸出右手食指,转三次到左边。当你停下来时,睁开眼睛,你面对的方向就是北方。

使用这种技术的坎德人几乎从未到达过想去的地方,但是他们总是说到了该去的地方。泰索何夫在耐德兰森林里徘徊了数小时(他没有迷路),既没找到索兰萨斯,也没找到出去的路,他正准备试试身体指南针,这时他听到了说话声,那是活人的声音,不是可怜的灵魂的低语。

泰索何夫本能地想向那些也许是迷路的人介绍自己,并告诉他们哪边是北。但就在这时,他又听到另一个声音。他记得这个声音是半精灵坦尼斯。在这种时候,泰索何夫经常听到坦尼斯的声音提醒自己停下,好好想想行动是否“有利于自我?;ぁ?。有时候泰斯听坦尼斯的,有时候不听,这跟坦尼斯活着时他们的关系有关。

这一次,泰索何夫想起自己逃离了达拉玛和帕林,他们俩都想杀他,也许是他们出来找他或是派出了奴仆。泰斯又想起法师总是派遣奴仆。他不知道他们的奴仆是什么,觉得可能是某种小鱼,于是他决定爬上树,藏在树枝里,这样肯定能?;ぷ约?。

泰索何夫敏捷地爬上树,很快就舒适地躺在高处的松针里。说话的三个人走到了正下方。

看见他们是塔克西丝黑暗骑士,或者说是他们自称的奈拉卡骑士,泰斯庆幸自己听了坦尼斯的话。一支骑士和步兵组成的军队从泰斯下面走过。他们走得很快,似乎没什么精神。有些人紧张地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其他人盯着前方,害怕会发现要寻找的东西。没几个人说话。就算有人谈话,也都放低了声音。队伍的尾部走过了泰索何夫呆着的树,他正要庆祝自己没被发现,队伍前部突然停下了,这意味着后面也不得不停下。

战士们停下,站在泰斯下方。他们呼吸沉重,看起来累得快倒了,但前面传来休息十五分钟的命令时,似乎没人高兴。一些人蹲下了,但他们没有离开队伍,也没有放下行囊。

“我说我们继续走吧,”一个人说?!拔也幌朐谡飧鲇牧槲牙镌俅粢煌砩??!薄八档拿淮?,”另一个人说?!叭梦颐窍蛩骼既菇?。现在就走。我想跟有血有肉的敌人战斗?!薄拔颐侵挥辛桨偃?,但要夺取索兰萨斯,”第三个人说?!昂?!二十万人也无法夺取那座城市,就算有唯一神的帮助也一样。那儿的城墙跟别管他山脉一样高大。我听说还有什么可怕的装置。巨石发射机可以把龙从天空中射下来?!薄罢漳阏饷此滴颐怯涝段薹ǘ崛【榈某鞘?,”一个同伴急躁地说?!凹堑寐?,小子?‘需要二十万人去攻击那些尖耳朵的家伙?!捌渌诵α?,但他们笑得很紧张,没有人笑太久或是太大声。

“出发了,”一个人站起来说。

其他人也站起来,重新列队。前面的人转身往后传话。

“注意坎德人。传下去?!被把刈哦游榇吕??!白⒁饪驳氯??!蔽膊康恼绞坎荒头车氐茸徘懊娴娜顺龇?。队伍终于缓缓前进了,他们很快就消失在泰索何夫的视线外。

“‘注意坎德人,’”泰斯重复了一遍?!肮?!那一定是达拉玛的奴仆。鱼的想法是错的。我再等等,确定他们真的走了。这个唯一神是谁?只有一位神一定很无聊。当然,除非他是费资本,但是这个世界也许不会存在,因为费资本总是把世界放错位置,就像放错他的帽子一样。

“嗯,噢!”注意到军队前进的方向跟自己所指的方向一致,坎德人叹了口气?!八窍虮狈阶?。那意味着我得去其他方向。实际上应该去相反的方向?!碧┧骱畏蜃钪照业铰防肟四偷吕?,走在通往索兰萨斯的路上,这再次证明坎德人的身体指南针有效。

到了堡垒城市索兰萨斯,泰索何夫绕着高墙一直走,直到找到前门。他在那里停下休息,饶有兴趣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进城的人排成了长队,队伍动得非?;郝?。人们站在路上边扇风边谈话。农夫在马车上打盹,马知道随着队伍慢慢前进。城墙外有卫兵值勤,确保队伍一直在动,没人不耐烦或是试图挤到前面去?;郝乃俣人坪趺挥幸鸹炻?,但人们显得期望出现混乱,然后大步前进。

所有进城的人都要受到卫兵的盘查。袋子要搜,货车也要搜。如果车上装有货物,卫兵会松开袋子,撬开箱子检查里面,他们还会用长矛捅干草垛。熟悉规则后,泰索何夫打算完全遵守,于是就站到了队伍最后。

“嘿,你好?”他对一个家庭主妇说,那人提着一大篮苹果,正跟另一个提着一大篮鸡蛋的女人闲谈?!拔医刑┧骱畏?#8226;柏伏特。哎呀,这队伍真长?;褂衅渌旆ń锹??”两人转身看着他。她们都怒目而视,一个还用食指指着他。

“离我远点,你这个小坏蛋。你在浪费时间??驳氯瞬辉市斫氤鞘??!薄罢媸遣挥焉频牡胤?,”泰索何夫说着走开了。

但是他没走远,坐在正门附近的树荫下吃苹果。他没有看到有坎德人进城,倒是有两个由卫兵护送着离开。

泰斯等着那两人拍拍尘土,收起包包整理了一下,然后他开始挥手大喊。像平常一样,看见同伴的坎德人高兴地跑了过来。

“李弗沃特•萨姆弗诺金(),”其中一个伸出手。

“梅瑞贝尔•哈特肖恩(),”另一个也伸出手?!疤┧骱畏?#8226;柏伏特,”泰斯说。

“不会吧,真的?”梅瑞贝尔非常高兴地说?!把?,我上星期刚见过你,但你看起来不一样了。你的头发怎么了?”“你包包里有什么?”李弗沃特问。

回答了这个有趣的问题后,泰斯问他们包包里有什么,然后他们开始倒腾包包交换东西。泰斯解释说他不是安塞隆上那些到处闲逛的泰索何夫,他是本人。他自豪地展示时光旅行装置的碎片,说他和卡拉蒙如何用它回到过去、他怎么不小心进了无底深渊,还有他怎样去的另一个未来。

那两个坎德人被打动了,他们很高兴地用自己最贵重的东西交换装置的碎片。泰斯看着碎片消失在他们的包包里,不怎么期待碎片会留在那里。但这仍然值得一试。最后,可以交换的东西都交换完了,能说的故事也都说完了,他告诉他们自己为什么来索兰萨斯。

“我在找人,”泰斯说,两人显得相当尊敬?!拔以谡乙桓鏊骼寄嵫瞧锸??!薄澳憷炊缘胤搅?,”李弗沃特用拇指一指身后的城墙?!袄锩嬗懈嗟钠锸?,你数都数不完?!薄罢业揭桓龊竽愦蛩愀墒裁??”梅瑞贝尔问?!八撬坪醪惶不段??!薄拔以谡乙桓鎏乇鸬钠锸?,”泰斯解释道?!班?,我原本和他在一起,但后来走失了,听说这里是骑士聚集的地方,我希望他会来这里。他大概这么高”,泰斯踮起脚尖,伸出双手,“就算在人类中间,他也非常丑,他的头发颜色跟提卡的玉米饼一样?!绷砹礁隹驳氯艘∫⊥?。他们看见过许多骑士,两人详细描述了其中几个人的外貌,但对泰斯没什么用。

“我得自己去找,”他说着又舒服地坐下去?!拔颐鞘呛门笥?,我想应该自己去找。那些女士告诉我--我说,有人会在意一个苹果吗?不管怎样,两个女士告诉我坎德人不允许进入索兰萨斯?!薄澳遣皇钦娴?。其实索兰萨斯人相当喜欢坎德人,”梅瑞贝尔向他保证。

“他们那么说只是要面子,”李弗沃特加了一句。

“在索兰萨斯他们不把坎德人关进监狱,”梅瑞贝尔继续热心地说?!跋胂肟?!他们一抓住,嗯,是找到你,派个卫兵护送你穿过城市--”“--这样你就能看见所有景色--”“--然后他们把你扔到正门外。就像一个普通人?!碧┧骱畏蛲馑骼既固鹄词歉霾淮淼牡胤?,他只要找到办法进去就行。泰斯的新朋友向他提供了数个不为人所知的入口,他们补充说最好迂回前进,避免碰上卫兵封锁入口。

泰斯向新朋友道别,然后出发去碰碰运气。第二个入口位置很好(我们不能泄露具体位置),忙活了一小时后,泰索何夫进入了索兰萨斯。他热得冒汗,身上又脏又破,但所有的包包都完整无缺,当然那是最重要的。

他着迷于广阔的城市和大堆的人群,一直在街上游荡直到脚走疼了,当作午餐的那个苹果似乎是一段遥远的记忆。他看见了许多骑士,但没有一个像杰拉德。泰斯本想停下来找几个人问问,但又害怕他们会照两个坎德人朋友说的那样友好地对待自己。他倒是愿意让卫兵扔出前门,没什么比那更让人高兴了,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做,他不得不撇开这样的乐趣。

太阳快落下了,泰斯越来越生杰拉德的气。他确信骑士应该在索兰萨斯,但哪里都找不到的事实非常气人。泰斯厌倦了走来走去地寻找杰拉德,厌倦了躲开卫兵(开始是有趣,但一会儿就无聊了),他生气地决定坐下来让杰拉德找自己。泰斯坐在主大街入口附近喷泉旁的雕像下,他认为这里可以看到进出的人,因而杰拉德最后能找到自己。

他托着下巴,考虑该去光临哪家旅馆吃晚饭,这时他看见自己认识的人进了前门。那不是杰拉德,看见那人更好。泰索何夫跳起来高兴地大喊。

“金月!”他挥手喊道。

金月的白色长袍表明她是光明城堡的牧师,出于尊敬,一个卫兵护送她进入城市。卫兵指了一个方向。金月点点头表示感谢。卫兵用前额碰了碰金月的前额,然后回到岗位上。一个盖满灰尘的小人影跟着金月,一路小跑跟上金月的脚步。泰斯没注意那个人。他很高兴看见金月,根本就没注意别人,他完全忘了杰拉德,能从达拉玛和帕林手里救他的只有金月。

泰斯跑过熙熙攘攘的街道。泰索何夫一路撞过去,并敏捷地躲过了卫兵,他正要像平常一样拥抱金月以示问候,但又突然停下了。

她是金月,但又不是。她还在那个她所厌恶的年轻身体里。金月仍然美丽,她的金发依旧闪亮,眼睛也很可爱,但头发凌乱未经梳理。金月茫然地看着,似乎并未注意周围的一切,而是在凝视远方。她的白色长袍沾上了泥土,褶边磨损了。她似乎累得快要倒下了,不过拄着一根木拐杖继续走。那个满是尘土的小个子跟上她。

“金月?”泰索何夫不太确定。

金月没有停下,但她瞥了一眼泰斯?!澳愫?,泰斯,”金月有些心不在焉地说,然后她继续向前。

就那样。你好,泰斯。不是天哪,很高兴见到你,这次你去哪里了,泰斯?仅仅是你好,泰斯。

然而那个满是尘土的小个子看见他很吃惊,也很高兴。

“柏伏特!”“谜琢!”泰斯终于认出了侏儒。

两人握手。

“你在这里干什么?”泰斯问?!吧洗挝铱醇愕氖焙?,你在绘制光明城堡的树篱迷宫的地图。顺便说一句,我最后一次看见树篱迷宫时,它着火了?!碧┧骱畏蛞馐兜讲桓猛蝗桓嫠哔逭饷纯膳碌南?,但已经太迟了。

“火!”谜琢气喘吁吁地说?!拔业闹丈驹?!着火了!”心碎的侏儒倒在了一栋房子侧面,一边按着心脏一边大口喘气。泰斯赶紧用帽子给侏儒扇风,目光却一直盯着金月。金月没有理会侏儒的痛苦,继续向前走了。谜琢似乎恢复过来了,泰斯立刻拉起他跟在金月后面。

“你想想,”泰斯扶着摇晃的侏儒安慰说,“他们要重建的时候一定会来找你,因为只有你有地图?!薄笆前?!”谜琢思考过后大喊道。他振作起来?!澳闼档奶粤??!泵兆亮⒖叹拖氚训赝即颖嘲锾统隼?,但是泰斯急忙说现在没时间,他们得跟上金月。

“你们两个怎么来索兰萨斯的?”泰索何夫故意转移话题,免得侏儒想燃烧的树篱迷宫。

谜琢讲述了牢不可破号不幸失事的故事,还有他和金月怎么到陌生的海岸,然后一直走到现在,泰斯很是高兴。

“你不会相信的,”谜琢害怕地耳语道,“她跟着幽灵!”“真的?”泰索何夫说?!拔腋绽肟桓雎怯牧榈纳??!薄澳悴换嵋彩前?!”侏儒厌恶地看着泰斯。

“被幽灵包围的情况我相当有经验,”泰斯随便说?!镑槛谜绞?、虚幻的手、咔嗒咔嗒的幽灵…这对有经验的旅行者来说不成问题。我有触陷阱叔叔送给我的坎德人神圣超度汤勺()。如果你愿意看看--”他开始翻包包,但突然碰上了时光旅行装置的碎片,于是就停下了。

“在我看来,这个女人精神错乱,完全疯了,”谜琢低声严肃地说。

“嗯,我想你说得没错,”泰斯瞥了一眼金月,叹了口气?!八木俣幌裎胰鲜兜哪歉鼋鹪?。那个金月乐于见到坎德人,不会让邪恶的法师把坎德人送去让巨人踩死?!碧┧古呐拿兆恋氖直??!澳阏媸翘昧?,一直跟着她、照顾她?!薄拔依鲜蹈闼?,”谜琢说,“要不是为了钱,我才不会呢??凑飧?,看???”侏儒扫视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潜伏的小偷,然后从背包最底部掏出一个胀鼓鼓的大钱包。泰索何夫一边表示赞赏,一边伸手想拿过来看看。谜琢敲了坎德人一下,将钱包塞了回去。

“别碰它!”侏儒皱眉警告说。

“我并不喜欢钱,”泰斯揉着指节说?!按徘亓?,再说钱有什么好处?我带着这些苹果。没人会为了苹果撞我,但是如果我有买苹果的钱,那小偷就会为了偷钱而撞我,所以带苹果好多了。你不这么认为吗?”“为什么说苹果?”谜琢挥舞着手喊?!捌还裁从泄叵??那个汤勺又有什么关系?”“你起的头,”泰斯说。他知道侏儒容易激动,觉得该换个话题?!白苤闶窃趺吹玫侥切┣??”“大家给她的,”谜琢回答,他把手朝着金月那个方向?!拔蘼畚颐侨ツ睦?,人们都给她钱,或者让她吃饭、休息。他们对她非常友好,对我也一样。以前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侏儒怀念地补充了一句?!叭嗣亲苁嵌晕宜等萌瞬桓咝?、愚蠢的事,例如‘应该像那么冒烟吗?’还有‘谁来赔偿损失?’但我跟金月一起时,大家都对我很好。他们给我食物、冷啤酒,让我过夜,还给钱。她不想要钱,于是就给我了。我也只是保管一下?!泵兆量雌鹄聪嗟奔峋??!靶蘩砝尾豢善坪判枰艽笠槐是?。我猜它没上撞船保险--”泰斯觉得话题可能会转向烦人的事,于是就打断了侏儒?!八潮阄室痪?,现在我们去哪里?”“有事找骑士,”谜琢回答?!八淙晃也换岽蚨?,但希望是活的骑士。你不知道,一直听见死人的事有多糟糕?!薄捌锸?!”泰索何夫高兴地喊?!拔依凑庖彩俏怂?!”这时金月停下了。她看着一条条街道,似乎迷路了。侏儒还在嘀咕着保险,泰索何夫离开他,赶到金月旁边看是不是需要帮助。

金月没有理会泰斯,而是叫住了一位女士,从衣服上的红玫瑰来看,她是一个索兰尼亚骑士。骑士给金月指明了方向,然后问金月来索兰萨斯有什么事。

“我是金月,光明城堡的牧师,”金月介绍自己?!拔蚁爰锸科酪榛??!薄拔沂前碌倮?,玫瑰骑士,”骑士礼貌地鞠躬?!拔颐翘倒饷鞒潜さ慕鹪?。她是很受尊敬的人。你一定是她的女儿?!苯鹪峦蝗槐涞煤芷>?,就像已经听过很多次这种话了。

“是的,”她叹口气说?!拔沂撬呐??!卑碌倮吭俅紊钌罹瞎??!盎队吹剿骼既?,金月之女。骑士评议会有很多紧急的事,但是他们总是乐于接见光明城堡的牧师,尤其是现在城堡被攻击的可怕消息已经传来了?!薄笆裁垂セ??”金月变得非常苍白,泰索何夫握住她的手,捏了一下。

“我可以告诉你--”泰斯说。

“天啊,坎德人,”奥蒂拉女士说,她的腔调似乎要说,“天啊,怪物?!逼锸糠挚┧骱畏虻氖?,站到泰斯和金月之间?!氨鸬P?,牧师。我来对付他。卫兵!又有小野兽跑进来了。带走他--”“我不是小野兽!”泰索何夫气愤地说?!拔腋鹪乱黄鸬摹簿褪撬呐?。我是她母亲的朋友?!薄拔沂撬木砣?,”谜琢赶上来说?!叭绻阍敢饩杩睿薄笆裁垂セ??”金月绝望地问?!笆钦娴穆?,泰斯?什么时候?”“那是--对不起,我在跟金月说话!”泰斯一边在卫兵的手里扭动一边说。

“请放开他,他跟我一起来的,”金月恳求道?!拔腋喝吭鹑??!蔽辣苫蟮乜醋?,但是他不能违抗尊敬的牧师,于是转向奥蒂拉女士,奥蒂拉耸耸肩小声说,“别担心。我来负责,黄昏前就让他出去?!痹谡馄诩?,泰斯在讲他的故事。

“当时我去了帕林的房间,准备高尚地回去让巨人踩扁,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金月。你看,我考虑了一下--”“泰斯!”金月尖声说,她摇了泰斯一下?!肮セ?!”“哦,对。嗯,帕林和我正在说话,我看见窗外有一只巨龙正飞向城堡。

“什么龙?”金月按着自己心脏。

“碧雷,就是那头诅咒我的龙,”泰索何夫说?!拔抑朗撬?,因为我浑身颤抖,连胃都在蠕动。帕林也一样。我们想用时光旅行装置逃走,但是帕林弄坏了装置。那时碧雷和其他的龙都到了,龙人从空中跳下来,大家尖叫着逃跑。就像在塔西斯一样。你还记得吗?红龙攻击我们,建筑倒在了我面前,我们失去了坦尼斯和雷斯林那次?”“我的同伴!”金月半窒息了。她摇摇晃晃的?!八窃趺囱??”“牧师,请坐下,”奥蒂拉轻轻说。她搀着金月,走到一个喷泉的矮墙旁。

“这是真的吗?”金月问骑士。

“很抱歉,虽然很奇怪,但坎德人说的是真的。我们接到圣奎斯特岛上要塞的报告,城堡被碧雷攻击了。他们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但是大部分人都安全逃进了山里?!薄案行晃ㄒ簧?,”金月嘀咕道。

“什么,牧师?”奥蒂拉女士疑惑地问?!澳闼凳裁??”“我不太确定,”金月颤抖着?!拔宜盗耸裁??”“你说,‘感谢唯一神’?!蔽颐敲惶涤猩窭纯死扯??!卑碌倮靠雌鹄春芎闷??!澳鞘鞘裁匆馑??”“希望我知道,”金月轻轻说,她变得心不在焉?!拔也恢雷约何裁茨敲此怠薄拔乙蔡映隼戳?,”泰斯大喊道?!案亮忠黄?。那真刺激。帕林对着龙人扔装置碎片,它产生了一些非常壮观的魔法,然后我们爬上冒烟的树篱迷宫中间的银色阶梯--”说到这谜琢想起自己的终生志愿着火了,他喘着气,重重地坐在金月身边。

“--达拉玛救了我们!”泰斯大声说?!拔颐歉崭栈乖谝滋莸谋呱?,然后就嗖的一声!我们到了帕兰萨斯的大法师之塔,不过它不在帕兰萨斯了。它还是一座大法师塔--”“你真是个小骗子,”奥蒂拉女士说。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尊重,于是泰斯将这理解为赞赏。

“谢谢你,”他害羞地说,“不过这不是我编的。我的确在塔里找到了达拉玛。我知道法师塔消失了相当长时间?!薄拔伊粝滤嵌雷悦娑晕O?,”金月心烦意乱地说,她没有理会泰斯?!拔伊粝铝送槎雷悦娑粤?,可是我能做什么?死者的声音在呼唤我……我不得不跟随!”“你听到她说了吧?”谜琢用手指戳戳骑士说?!坝牧?,幽灵。那就是她谈话的对象。疯狂,非常疯狂?!彼∫∏?,硬币发出格格声?!叭绻阍敢饩杩睢馑暗模卑碌倮慷⒆潘?,似乎觉得他们才是要捐献的人,但是看见金月的疲倦和痛苦后,骑士的表情柔和了。她扶着金月纤细的肩膀。

“你受刺激了,牧师。听起来你走了很远,伙伴又这么奇怪。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司辰长米克利斯?!薄鞍?,我认识他!但是,”金月深深叹气,“他可能不认识我?!卑碌倮空酒鹄创沤鹪吕肟?,泰斯和谜琢也站起来跟着。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骑士转过身。她的表情像是要叫来卫兵,让某人进监狱。泰索何夫猜那个某人也许就是自己。

“嘿,奥蒂拉女士!”他说?!澳闳鲜兑桓鼋薪芾?#8226;钨斯•蒙达的骑士吗?我在找他。

正准备张嘴叫卫兵的女骑士突然停下了,她盯着泰斯。

“你刚才说什么?”“杰拉德•钨斯•蒙达。你认识他?”泰斯问。

“也许吧。对不起,请稍等,牧师。不会太久?!卑碌倮慷自谔┧姑媲?,盯着他的眼睛?!跋蛭颐枋鲆幌滤??!薄八耐贩⒀丈峥ǖ挠衩酌姘谎?,脸一开始看起来很丑,不过你了解他后,出于某种原因,他的脸似乎又不丑了,尤其是在他把你从黑暗骑士手中救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蓝得像菊花,”奥蒂拉女士说?!坝衩酌姘屠毒栈?。嗯,那差不多就是他了。你怎么认识他的?”“他是我的好朋友,”泰斯说?!拔颐且黄鹑チ丝槟撬固幔薄鞍?,他是从那里来的?!卑碌倮孔ㄐ亩⒆盘┧?,然后说,“你朋友杰拉德就在索兰萨斯这。他将被带到骑士评议会。他们怀疑他进行间谍活动?!薄鞍パ?!很遗憾听到他不舒服,”泰斯说?!八谀睦??相信他很高兴见到我?!薄笆导噬险庋呐雒婵赡芊浅S腥?,”骑士说?!按耪饬饺艘黄?,卫兵。我想侏儒也去,对吗?”“哦,是的,”泰索何夫紧紧抓住谜琢的手?!八9芮??!薄氨鹛崆?!”谜琢抓紧衣服嚷嚷道。

“显然这有些混乱,”泰索何夫低声说?!氨鸬P?,谜琢。我会处理一切的?!辟逯?,“我会处理一切”已经作为许多跟坎德人有关的遗言记在了克莱恩编年史上,他感到很不舒服。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