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一卷 落日之巨龙

第四章 奇怪的惊醒

西瓦的手臂着火了。他不能扑灭火焰,没人来帮他。他呼唤着萨马和母亲,但没有回答。他很生气,非常生气,对他们不来,对他们忽视他感到痛心。然后他认识到他们不来的原因是他们也对他生气。他辜负了他们。他让他们失望,他们再也不会来了……西瓦一声大喊,醒来了。他睁开眼睛,看见天幕是灰色的。他的视线有些模糊,误认为那是坟墓的灰色顶盖。他的手臂很疼,他记起了火。于是他挣扎着想扑灭火焰。痛楚穿过他的手臂,钉进他的脑子里。他没有看到火焰,头晕眼花地意识到那只不过是个梦。但是他左臂的疼痛并不是梦。它很真实。他尽力检查手臂,头部每一个动作都让他喘气。

毫无疑问。手臂在腕部断了。肉肿起来就像怪物的手,呈现出奇怪的紫绿色。他躺下看着四周,同情自己,他迫切地想知道母亲在他如此痛苦的时候为什么不来到自己身边……“母亲!”西瓦突然坐起来,痛苦围绕着他的内脏,让他呕吐。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到这里的,甚至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他知道他应该去哪儿,知道他被派去为受围攻的人民寻求帮助。他看着四周,试着弄清楚时间。晚上已经过去了。太阳在天空中闪耀着。他误把灰色的树叶当成是坟墓的顶盖了。死去的灰色树叶悬在死去的树枝上。这种死亡不自然,秋季,树叶会释放出它们的生命,在红色和金色梦境中随风飘去。而这些树的生命好像是从树叶、树枝、树干和树根里被吸出去了,剩下的只有仍然立着的干壳,像是对生命的嘲笑。

西瓦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多树这样枯萎,他的灵魂在这种景象前畏缩了。然而他没有时间思考,他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

天空带着奇怪的蓝灰色,他认为这是风暴的余波。他告诉自己,还没过多久,军队能支持这么久。我没有完全辜负他们。我能带来援助。

他需要用木板夹自己的手臂,于是就在丛林里寻找粗木棍。找到了之后,他伸手去抓。木棒在他手里粉碎,变成了灰尘。他吃惊地看着?;沂鞘?,有种油腻的感觉。他厌恶地在被雨淋湿的衬衫上擦干手。

周围全是灰色的树?;疑脑诖顾阑蚴羌壕廊サ氖?。草是灰色的,落下来的树枝是灰色的,看起来似乎都是被吸干的。

他以前见过或是听过某些类似的东西……他记不起来了,也没时间去想。他疯狂地在灰色丛林里寻找木棍,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根,上面覆盖着灰色尘土但没有枯萎。他把木棍放在手臂上,忍着痛楚,用牙咬着木棍。他撕下一片衬衫,绑住木棍,自己都能听见断掉的骨头末端互相摩擦的声音。痛苦和可怕的声音联合起来几乎让他昏倒。他弯腰坐着,垂下头以抵抗恶心感,一股突然的热流扫过他的身体。

最后,他不再眼冒金星了。痛苦有所减轻。西瓦把受伤的左臂贴近身体,摇晃着站起来。风消失了。他不再感到它在脸上拂过。蓝灰色的云让他看不到太阳,但是天空中某一部分特别明亮,那意味着那个方向是东方。西瓦背对着亮光,望向西方。

他不记得他的跌落或是在跌落前发生了什么。他开始自言自语,安慰自己。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我看到了必须走的通往西瑟诺斯的路,”他用西瓦那斯提精灵语,他童年的语言,也是他母亲最爱的语言说着。

他面前是一座小山。他站在山谷底部,他依稀记得是昨晚的山谷。

“有人不是爬了上去就是摔了下来,”他看着覆盖着山坡的灰尘上留下的弯曲痕迹说道。他悲伤地笑着?!拔也履歉鋈司褪俏?。我一定是在黑暗中失足滚了下来。那意味着,”他激励自己,“路应该就在上面。我不用走多远?!彼寂蓝盖偷纳焦?,但这比他想象的难多了?;页净熳庞晁?,像油一样光滑。他滑下了小山两次,震动了受伤的手臂,几乎失去意识。

“这不可能做到,”西瓦嘀咕着。

他呆在山谷底部,这里行走比较容易,他一直看着山顶,希望能找到一些露出的石头踏脚好爬上光滑的斜坡。

痛苦和恐惧让他在不平的地面上绊倒了。每一步都让他的手臂痛苦地摇晃。但是他努力在灰色泥泞中跋涉着,它们似乎想要把他拖到死亡的植物中,他试着找到一条路离开这个死亡的灰色山谷,他厌恶这个地方,就像囚犯厌恶自己的牢房。

他又渴又热,满嘴都是灰尘的味道,他渴望能喝水把它冲走。他曾找到了一个水坑,但上面浮着一层灰,他不能让自己在里面喝水。他继续蹒跚着。

“我必须到路上,”他说着并像唱颂歌一样不断重复,用脚步配合着它的旋律?!拔冶匦爰绦?,”他恍惚地对自己说,“因为如果我死在这里,就会像树那样变成灰色的干尸,永远没人能找到我?!鄙焦韧蝗辉谝欢咽泛偷瓜碌氖髑跋Я?。西瓦站直了,深呼吸,擦掉前额的冷汗。他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攀爬,他的脚在石头上滑动,让他不止一次地滑回来。他顽强地前进,决定把逃离这个山谷当成自己生命里的最后行动。他越来越靠近顶部,靠近他认为可以看见路的地方。

他凝视着灰色树木的树干,确信路一定在那里,但他却看不见,因为某种奇怪的空气扭曲让那些树在他视线里摇动。

西瓦继续攀爬。

“幻象,”他说?!熬拖裨谔烊鹊娜兆永锟醇分屑溆兴?。当我靠近时它就会消失?!彼酱锪诵∩蕉ゲ?,试着看树林那边他知道一定存在的路。为了保持移动,在痛苦中移动,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路上,直到路成为他唯一的目标。

“我必须到路上去,”他喃喃自语着?!澳翘趼肥峭纯嗟闹盏?,它会拯救我,拯救我的人民。只要我到了路上,我就一定会碰上母亲部队的侦察队。我会把我的任务转交给他们。然后我就躺在路上,我的痛苦会结束,那些灰尘会盖着我……”他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志逶谒膳碌幕孟胪庖』巫潘?。西瓦颤抖着,看着周围,刺激自己的灵魂从无论那个它试着躲避的舒适地方回来。他离路不远了。在这里,他高兴地看到虽然树正在枯萎,但它们没有死。虽然树叶低垂着,但它们仍是绿色。树皮看起来不健康,有几处正在死去。

树木那边能够看见路,但他不能看清楚。路在他的视线中摇动,他看得头都晕了。他不安地怀疑这是不是他的坠落造成的。

“也许我正在变瞎吧,”他对自己说。

他害怕地转过头往后看去。视线很清晰?;疑髂局敝绷⒆?,没有闪烁。他放心地又看向路。扭曲又出现了。

“奇怪,”他嘀咕着?!罢馐鞘裁丛斐傻??”他不知不觉间慢慢走着,靠近观察着那种扭曲。他奇怪地想到这种扭曲就像什么可怕的蜘蛛在他和路之前布下了蛛网,而自己则勉强地靠近它。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似乎这闪烁的网会抓住他,就像吸干树木一样吸干他。但那边就是路,他的目标,他的希望。

他朝路走了一步,突然被挡住了,他无法前进。但路就在那里,只有几步距离了。他咬着牙往前挤,同时也退缩着就像蜘蛛网会粘住他的脸。

西瓦的路被挡住了。他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没有任何物理存在挡着他,但他就是不能移动。正确的说是不能前进。他能侧移,也能后退,但就是不能向前。

“无形的屏障?;疑就?。树木垂死和死去,”他嘀咕着。

他陷入痛苦、恐惧和绝望的漩涡里,得到了答案。

“魔法罩。这就是魔法罩!”他吃惊地重复着。

西瓦那斯提精灵安置在王国上的魔法罩。他从未见过它,但他从母亲那里听够了对它的描述。他还听过其他人描述魔法罩在空气中产生奇怪的闪光和变形。

“它不可能是,”西瓦绝望地喊道?!澳Хㄕ植豢赡茉谡饫?。它在我的南边!我在路上,向西行走。魔法罩在我南边?!彼ね费罢姨?,但云层变厚了,他看不见。

答案让他更绝望?!拔以谧?,”他说?!拔乙恢弊哒馓趼贰谴砦蟮?!”泪水流出眼眶。想起滚下小山,想起山谷中他的脚步,每一步都让他如此疼痛,几乎不能忍受。他坐在地上,向痛苦屈服。

“阿尔瀚娜!母亲!”他痛苦地说,“原谅我!我辜负了您!我一生中只是让您失望吗……?”“谁在说这个被禁止谈论的名字?”一个声音说?!八谒蛋⒍日飧雒??”西瓦跳了起来。他迅速抹去眼泪,吃惊地寻找谁在说话。

一开始他只看见一片抖动的鲜绿色,他以为自己发现了一部分没被疾病感染的森林。但是那片绿色移动着,露出一张脸、眼睛、嘴和手,它是个精灵。

精灵的眼睛跟周围的森林一样灰,它们只是反射出了他所看到的死亡,露出他对损失感到的悲痛。

“提起自己母亲名字的我是谁?”西瓦不耐烦地问道?!暗比皇撬亩??!彼』巫畔蚯白吡艘徊?,伸出手?!暗钦蕉贰嫠呶艺蕉吩趺囱?!我们又怎么样了?”精灵退后躲开西瓦?!笆裁凑蕉??”他问道。

西瓦盯着他。在他这么做的时候,他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又有三个精灵从树林里现身。如果他们不动他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现,他怀疑他们在那里呆了多久。西瓦没认出他们,但那也不奇怪。他不跟母亲军队里的一般战士打交道。他的母亲不鼓励这种友谊,他总有一天会成为他们的国王,他们的统治者。

“战斗!”西瓦不耐烦地重复?!拔颐且估锉皇橙四Чセ髁?!当然,你肯定……”他渐渐理解了。这些精灵没有穿战斗装,他们穿着旅行服。他们也许不知道任何战斗。

“你们一定是长途巡逻队的一部分。你们回来的很及时?!蔽魍咄6倭艘幌?,集中思想,试着穿过那令人窒息的痛苦和绝望之雾?!拔颐亲蛲碓诜绫┲斜还セ髁?。一只食人魔的军队。我……”他又停下来,咬着嘴唇勉强地说出自己的失败?!拔冶慌沙銮肭笤?。钢之骑士团在西瑟诺斯附近有座要塞。沿那条路去?!彼隽烁鲂槿醯氖质??!拔乙欢ㄊ堑淞?。我的手臂断了。我走错了路,现在必须原路返回,但我没有力气了。我办不到,但是你们可以。把这个消息带给骑士团的指挥官。告诉他阿尔瀚娜•星光遭到了攻击……”他停下来。一个精灵发出了轻微的惊叹声。精灵队长,第一个接近西瓦的人,举起手让他们安静。

西瓦越来越生气了。他感到羞辱,意识到自己露出一幅可怜相,像受伤的小鸟拖着翅膀一样抓住自己受伤的手臂。但是他不顾一切了。现在应该是上午。他不能继续走了,接近于崩溃。他逼自己用他的头衔和它所给予他的尊严来掩饰。

“你们服侍我的母亲,阿尔瀚娜•星光,”他专横地说?!八辉谡饫?,但她的儿子,西瓦诺谢,你们的王子,就站在你们面前。以她和我的名义,我命令你们将她的消息带给钢之骑士团。赶快!我没耐心了!”他也在很快地失去意识,但是他不想让这些战士认为他很软弱。他摇晃着脚,伸出一只手扶在一棵树上。精灵们没有动。现在他们惊讶地看着他,杏仁状的眼睛都睁大了。他们快速看了魔法罩那边的路一眼,然后又盯着他。

“你们为什么站在那里盯着我?”西瓦喊道?!罢彰钊プ?!我是王子!”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澳忝遣槐睾ε铝粝挛乙桓?,”他说?!拔颐皇??!彼幼攀??!叭?!快去!拯救我们的人民!”精灵队长靠近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西瓦,审视着他。

“你说你走错了路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浪费时间来问这愚蠢的问题?”西瓦愤怒地回答?!拔乙蛉砜馗婺?!我要让你降职!”他怒视着这个精灵,而后者还在注视着他?!澳Хㄕ衷诼返哪媳?。我要往西瑟诺斯去。我一定是在坠落时转了个圈!因为魔法罩……那条路……”他转身盯着后面。他试着想清楚,但是痛苦让他头脑发昏。

“不可能,”他低声说。

无论他走那个方向,他都应该能够到达魔法罩外面的那条路。

路在魔法罩外面。他在魔法罩里面!“我在哪里?”他问道。

“你在西瓦那斯提,”精灵回答。

西瓦闭上眼睛。一切都完了。他彻底失败了。他跪下来,脸朝下倒在灰色尘土中。他听见了说话声,但它们很远,而且还在急速后退。

“你认为真的是他吗?”“是的。没错?!薄澳阍趺凑饷纯隙?,罗兰?也许这是个圈套!”“你看见了。你也听见了。你看见了他眼中的绝望,也听见了他话里的痛苦。他的手臂断了??纯此成系牟辽撕蜕砩系脑嘁路?。我们在尘土上找到了他跌落山坡的痕迹。我们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听见了他自言自语。我们看见他试着到路上去。你怎么能怀疑呢?”一片沉默,然后一个尖锐的声音问,“但是他怎么能穿过魔法罩呢?”“某位神把他送给了我们,”精灵队长说,西瓦感到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摸他的脸。

“什么神?”其他人有些痛苦和怀疑?!罢饫锩挥猩窳??!蔽魍咝牙戳?,他发现视线很清楚,感觉也复原了。头痛让他很难思考,一开始他满足于静静躺着,接受周围的一切,然后他开始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他记起了路……西瓦挣扎着坐起来。

一只手稳稳地按在他胸前,止住了他。

“不要乱动。我固定了你的手臂,敷上了加速康复的膏药。但是你要小心,不要动它?!蔽魍呖醋胖芪Щ肪?。他一开始以为一切都是一场梦,醒来时又会发现自己在坟墓里。但是他并没有做梦。树干同他记忆中的一样――丑陋的灰色,病态,在垂死。他躺着的树叶腐烂了。覆盖着森林地面的小树、花朵和植被枯萎了。

西瓦听从精灵的劝告躺下了,同休息相比,他更需要在混乱中理出头绪。

“您感觉怎么样?”精灵的语调很尊敬。

“我的头有些痛,”西瓦回答?!暗鞘直垡丫煌戳??!薄昂芎?,”精灵说?!澳敲茨憧梢宰鹄戳?。慢点,慢点。不然你会晕倒?!币恢挥辛Φ氖直郯镏魍咦似鹄?。他感到一阵头晕和恶心,于是闭上眼睛直到不舒服的感觉过去。

精灵把一个木碗端到西瓦嘴边。

“这是什么?”他怀疑地看着木碗里的棕色液体。

“草药,”精灵回答?!拔蚁嘈拍阌行┣嵛⒛哉鸬?。这会减轻你的头痛并加快恢复。来,喝了它。你为什么拒绝?”“我被教导不要吃喝任何东西,除非我知道是谁准备的,还要有人先尝一下,”西瓦诺谢回答道。

精灵有些吃惊?!吧踔潦橇硪桓鼍樽急傅??”“尤其是另一个精灵准备的,”西瓦诺谢冷冷地回答。

“啊,”精灵悲哀地看着他?!笆堑?,当然。我理解?!蔽魍呤宰耪酒鹄?,但他又开始头晕。精灵把碗端到自己嘴边,喝了几口。然后他斯文地擦了擦碗边,再次端给西瓦诺谢。

“想想吧,年轻人。如果我想要你死,我会在你不省人事的时候杀死你?;蛘咧灰虻サ匕涯懔粼谡饫??!彼沉艘谎壑芪Э菸幕疑髂??!澳慊崧?,更加痛苦地死去,它会像降临我们中许多人一样降临你?!蔽魍呔】赡懿焕硗吠此伎剂艘幌?。这个精灵说的有道理。他用颤抖的手接过碗,举到嘴边。药有些苦,闻起来尝起来都像树皮。它带着一股舒服的暖流在他身体里扩散。他的头痛减轻了,也不再头晕。

西瓦诺谢发现自己竟愚蠢地以为这个精灵是母亲军队中的一员。他穿的斗篷和自己不一样,用皮革做成的斗篷露出的是树叶、阳光、绿草、树丛和花朵。如果精灵不移动,他会完全融入到森林中,决不会被发现。他在这一片死亡中站了出来;他的斗篷留下了活着的森林的绿色回忆,就像是一种蔑视。

“我晕倒了多久?”西瓦问。

“从今天早上我们发现你算起已经有几个小时了。今天是夏至日,这也许能帮你计算时间?!蔽魍呱艘谎壑芪??!捌渌嗽谀睦??”他想他们可能是藏起来了。

“在他们该去的地方,”精灵回答。

“谢谢你的帮助。你还有事,我也有?!蔽魍哒酒鹄??!拔冶匦胱吡???赡芴倭恕彼⒆抛炖锏目辔?,硬咽了下去?!拔冶匦胪瓿晌业娜挝?。如果你能告诉我哪里可以穿过魔法罩……”精灵用刚才那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懊挥新房梢源┕Хㄕ??!薄暗欢ㄓ?!”西瓦愤怒地反驳?!拔掖┕?,不是吗?”他回头瞥了一眼路边的树,又看见了那奇怪的扭曲?!拔乙氐轿业涞牡胤?。我要从那里穿过去?!彼缜康乜纪刈?。精灵没有说什么来阻止他,只是默默地跟着。

他的母亲和她的军队能抵抗食人魔这么久吗?西瓦看见过这只军队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本领。他必须相信答案是可以。他必须相信还有时间。

西瓦找到了应该是进入魔法罩的地方,他发现自己滚下山谷的痕迹。他一开始试着爬上来的灰色尘土曾经很滑,但现在它已经干了。西瓦小心翼翼地不震动受伤的手臂,他爬上山坡。精灵在谷底等着他,默默看着。

西瓦到了魔法罩边。跟刚才一样,他厌恶碰它。但是这里是他无意中进来的地方。他能看见泥泞中自己的脚印。他能看见路中间横着的倒下的树。他模糊地想起了绕过它的尝试。

魔法罩本身是无形的,除非太阳刚好以某种角度照着,才能察觉到它微弱的闪光。除此之外,要证明面前就是魔法罩的唯一方法就是它对观察对面的树和植物的影响。他想起日晒的路上升起的热气,它让后面的任何东西看起来都像是在波纹中。

西瓦咬着牙,径直走向魔法罩。

屏障当然不会让他过去。更糟的是,无论他在哪里碰上魔法罩,他都感到恶心,好像魔法罩用灰色嘴唇压在他的肉上,要吸干他。

西瓦颤抖着逐渐退后。他不会再试了。他无能为力地怒视着魔法罩。他的母亲用了数月时间想穿透它,但她失败了。她派军队攻击它,但只看到他们逃回来。她冒着生命危险想骑着自己的狮鹫冲进去,但还是没有成功。他一个精灵又能做什么。

“但是,”西瓦失望地争辩?!拔以诶锩媪?!魔法罩让我进入了。它也会让我出去!一定有路。那个精灵。这一定跟那个精灵有关系。他和他的部队诱捕并囚禁了我?!蔽魍咚拇ρ罢易湃哉驹诠鹊椎木?。他连滚带爬地从潮湿的草上滑下山坡。太阳在落山。夏至是一年中最长的白天,但它还是得给黑夜让路。他到达了谷底。

“你把我带到了这里!”西瓦说,他如此愤怒,必须要吸一大口气才能说出这些话?!澳闳梦页鋈?。你必须让我出去!”“这是我见过最勇敢的行为?!本橐跤舻仄沉四Хㄕ忠谎??!拔易约翰荒苋淌芸拷?,但我并不懦弱。勇敢,但是绝望。你不能通过。没人可以?!薄澳阍谌龌?!”西瓦大叫?!澳惆盐依吹?。让我出去!”他并不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伸出手去抓那个精灵,想要卡住他的喉咙逼他服从。

精灵抓住西瓦的手腕,熟练地一扭,西瓦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跪在了地上。精灵立刻放开了他。

“你很年轻,而又处于困境。你不认识我,这我能体谅。我的名字是罗兰。我是一个守护者。我和我的伙伴发现你躺在谷底。这是事实。如果你知道守护者的话,你就知道我们从不说谎。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穿过魔法罩的?!蔽魍咛改柑峒肮鼗ふ?,一队巡逻西瓦那斯提边界的精灵。他们的职责是阻止外人进入西瓦那斯提。

西瓦叹了口气,低下头。

“我辜负了他们!辜负了他们,现在他们会死!”罗兰靠近,把手放在年轻精灵的肩膀上。

“我们刚发现你的时候你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我想再问一次。不需要害怕或是隐藏自己的身份,当然除非,”他微妙地补充道,“你的名字让你羞愧?!蔽魍呤艿搅舜碳?,他抬起头?!拔业拿秩梦医景?。我会自豪地说出它。如果我的名字会给我带来死亡,那样也好?!彼蹲潘??!跋衷谖业娜嗣穸妓懒?。已经死去或是在垂死。为什么还剩下我?”他眼里泛着泪光,看着俘获他的人?!拔沂悄忝浅莆鼍椤娜说亩?,但实际上他们是唯一看清笼罩我们的黑暗的人。我是阿尔瀚娜•星光和奎灵那斯提的波修士的儿子。我的名字叫西瓦诺谢?!彼笮ψ?。掩饰?当然是。

“为什么你认为你的名字会给你带来死亡,王室家族的西瓦诺谢?”罗兰平静地问道。

“因为我的父母是黯精灵。因为精灵刺客们不只一次地想刺杀他们,”西瓦回答。

“然而阿尔瀚娜•星光和她的部队多次试着穿过魔法罩,进入她被驱逐的这片土地。我和同伴在边界巡逻时亲眼见过她?!薄拔乙晕忝潜唤顾党鏊拿?,”西瓦不高兴地嘀咕着。

“在西瓦那斯提我们被禁止做很多事,”罗兰补充道?!八坪跚宓ッ刻於荚诒涑?。为什么阿尔瀚娜•星光想回到一片不欢迎她的土地?”“这是她的家,”西瓦回答?!八鼓苋ツ亩??”“那么她的儿子又能去哪儿?”罗兰轻轻问道。

“那么你相信我?”西瓦问。

“我知道您的母亲和父亲,殿下,”罗兰回答?!罢角拔沂遣恍业穆蘩斯醯囊幻岸?。在您母亲是小孩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了。我同您父亲的梦想战斗。您跟他长得很像,但您的思想更像您母亲。只有没有信仰的人才不相信。奇迹发生了。您回到我们这里了。为了您,殿下,魔法罩会分开,我对此毫不惊讶?!薄暗撬蝗梦页鋈?,”西瓦冷冷地说。

“也许是因为您到了需要去的地方,殿下。您的人民需要您?!薄叭绻鞘钦娴?,为什么你们不提起魔法罩让我母亲回到她的王国?”西瓦诺谢质问道?!拔裁慈盟谕饷??为什么让自己人在外面?为她战斗的精灵们处于危险之中。我的母亲现在应该不会还在跟食人魔战斗,应该不会被俘――”罗兰的脸变暗了?!跋嘈盼?,殿下。如果我们这些守护者可以弄掉那可恶的魔法罩,我们早就做了。它让冒险靠近的人变得绝望。它杀死一切碰到的活物???!看这个,殿下?!甭蘩贾赶虻厣弦恢凰墒蟮氖?,它的孩子也死了,躺在它身边。他又指向烧成灰的金色小鸟,它们的歌声永远地沉寂了。

“我们的人民在慢慢垂死,”他悲伤地说。

“你说什么?”西瓦被震惊了?!按顾??”“许多人,年轻人和老人们,染上疾病逐渐消瘦却无法治疗。他们的皮肤像这些可怜的树一样变成灰色,他们四肢干枯,目光呆滞??际彼且慌芏突崞>?,然后不能行走,最后甚至不能站着或是坐下。他们日益衰弱直到死亡?!薄澳敲茨忝俏裁床荒玫裟Хㄕ帜??”西瓦问。

“我们试着让人们联合起来反对孔纳大人和族长们,是他们决定升起魔法罩的。但是他们不听我们的。他们说疾病是从外面传来的瘟疫:魔法罩挡在他们和世上的邪恶之间。如果把它移走,我们都会死去?!薄耙残硭鞘嵌缘?,”西瓦说,他回头看着魔法罩那面,想着晚上食人魔的进攻?!懊挥形烈呋峄鞯咕?,至少我没听说过。但是这里有其他的敌人。世界充满危险。在这里,你至少是安全的?!薄澳盖姿滴颐蔷橛Φ奔尤胧澜?,成为它的一部分,”罗兰冷笑着回答?!安蝗晃颐蔷突峥菸廊?,就像从树上砍下的树枝或是――”“从花丛中摘下的玫瑰,”西瓦说,他在回忆中微笑着?!拔颐呛艹な奔涿挥懈盖椎南⒘?,”他补充道。他看着灰色的尘土,用脚把它磨平?!八谕圩趴槟撬固岬木蘖汤渍蕉?。有些人相信他已经死了――虽然我母亲拒绝承认,但她也是其中之一?!薄叭绻懒?,那么他是为自己的信仰而死的,”罗兰说?!八乃烙幸庖?。虽然现在看起来似乎没用,但他的献身会帮助摧毁邪恶,带回光明,赶走黑暗。他死了,但他还活在我们心中。勇敢而无畏。但当我们的人民死去时,”罗兰继续说,他的声音变得辛酸,“几乎没人注意他们。就像是羽毛飘落下?!彼⑹幼盼魍??!澳鼓昵?,有活力。我感到生命从您体内发出,就像我曾感到它从太阳里发出。用您自己和我比较。您看见了,不是吗:我正在衰弱的事实?我们的生命都在慢慢流出?看着我,殿下。您可以看见我在垂死?!蔽魍卟恢栏盟凳裁?。这个精灵确实比平常的精灵苍白,他的皮肤是灰色的,但西瓦把那归因于年龄,或者是灰色的尘土。他现在回想起来其他的精灵看起来也是一样憔悴,眼睛看起来很空虚。

“我们的人民会看见您,通过对比他们会看见自己失去的东西,”罗兰继续说?!罢饩褪悄凰偷轿颐钦饫锏脑?。向他们展示外面世界没有瘟疫。唯一的瘟疫在里面?!甭蘩及咽址旁谧约盒脑嗌??!案颐且黄?!您可以告诉人们如果我们去掉这个魔法罩,我们就能把生命还给王国和自己?!钡俏易约旱纳崾?,西瓦对自己说。痛苦再次袭来。他的头又痛了。他的手臂在颤抖。罗兰关切地看着他。

“您看起来不是很好,殿下。我们应该离开这个地方。我们已经在魔法罩附近呆得太久了。您还是在疾病侵入之前离开吧?!蔽魍吲敌灰×艘⊥??!靶恍荒?,罗兰,但是我不能离开。魔法罩可能仍是开着的,它会像让我进来那样让我出去?!薄叭绻粼谡饫?,您会死的,殿下,”罗兰说?!澳哪盖滓欢ú换嵴饷聪M?。她希望您到西瓦诺斯要求您在王座上的合法地位?!蹦阕苡幸惶旎嶙诰楣埠凸耐踝?,西瓦诺谢。到那时,你会改正过去的错误。你会消除我们精灵犯下的罪过,骄傲之罪,偏见之罪,憎恨之罪。这些罪过使得我们毁灭。你会成为我们的救赎。

这是她母亲的话。他想起第一次她跟他说这些的时候,自己才五岁或者六岁。他们在奎灵那斯提附近的荒野里宿营。那是个晚上,西瓦睡着了。突然一声叫喊传到了他的梦里,让他清醒过来?;鹂焐胀炅?,但通过火光他能看见父亲在同看起来是阴影的东西搏斗。越来越多的阴影包围着他们。他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因为母亲扑过来,把他压在地上。他不能看,不能呼吸,不能大声呼喊。她的恐惧,她的温暖,她的重量压着他,让他窒息。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母亲的温暖,黑暗的重量都离开了。阿尔瀚娜把他拥在怀里,紧抱着他,哭泣着亲吻他,请求他原谅自己可能伤害了他。她的大腿上有一道流血的伤口。父亲肩上有一道深深的刀伤,黑衣人在火堆边躺着。许多年过去了,西瓦诺谢突然在夜里醒来,他意识到那是派来刺杀自己的刺客。

他们把尸体拖走,留给野狼,他们不认为尸体应该按习俗埋葬。他的母亲摇动着他进入梦乡,她对他说那些话来安慰他。他经常听见它们,一次又一次。

也许现在她已经死了。他的父亲也死了。但是他们的梦想活在他心中。

他转身离开魔法罩?!拔腋闳?,”他对守护者罗兰说。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