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二十四章 准备决战

虽然国王已经说过有危险,但是奎灵那斯提人民一直在准备抵抗向精灵首都前进的龙军。碧雷集中所有力量,想把奎灵诺斯这颗世上的明珠占为己有。很快,人类就会进入精灵的家园,砍伐精灵最热爱的森林,任由猪去玫瑰园里觅食。

现在难民已经走了,他们通过矮人地道逃离了森林。剩下志愿同龙战斗的精灵专心于城防。他们并不存在幻想。他们知道,除非奇迹发生才能赢得这场战斗。他们的战斗最多只是殿后。每拖延敌人几个小时,家人和朋友们就能向安全前进数英里。他们听说西瓦那斯提的魔法罩消失了,就谈起那里多么美丽,表亲会如何欢迎他们,让他们进入西瓦那斯提居住。他们谈起抚平古老的创伤,再度统一精灵王国。

国王吉尔萨斯鼓励大家坚定信心。梅丹元帅想知道这个年轻人什么时候睡觉,似乎他到处都在。上一刻吉尔萨斯走在地下的矮人和掘地虫旁边,下一刻又帮忙烧掉白怒河上的桥。元帅再看见国王时,吉尔萨斯又到了地道里,现在大部分精灵都住在地下。矮人建造的地道深处,精灵夜以继日地制造并修理武器、盔甲,他们还编织了长长的细绳,国王消灭龙的计划需要这些结实的绳索。

为了编织绳索,所有多余的衣服,包括婴儿服、婚纱和寿衣都用上了。精灵从自己床上拿下丝垫,从婴儿床里抽出毛毯,还拿走了太阳之塔里悬挂了数个世纪的壁毯。精灵毫不犹豫地撕烂了它们。

工作日夜不停地进行。如果有人累了或是手指僵硬、起了水泡,另一个人就会接替?;苹韫?,白天编好的绳子通过地道运送到精灵住宅、旅馆、酒店、商铺和仓库里。精灵法师到处在绳索上施展法术。有时候不稳定的魔法起效了,有时候没有。如果有人施法失败,另一个稍后会回来再试。

地面上,黑暗骑士开始执行命令,清扫奎灵诺斯和这里的居民。黑暗骑士把精灵从家中拖出,殴打他们,然后运到城外的集中营里。战士们把家具扔到街上,掠夺完之后放火烧掉了房子。

高空中碧雷的间谍看到了一切,他们回去报告说碧雷的命令正在如实执行。他们不知道,白天挤在集中营里的精灵晚上会被释放,分别送到不同的地方,然后第二天早上又被“逮捕”。如果间谍认真观察,就会发现扔在街上的家具挡住了主要的道路,燃烧的房子也是战略性地遍布精灵城市,这是为了阻止军队前进。

在这个忙碌时刻,梅丹唯一没看见的是罗拉娜。自太后帮他巧妙地愚弄了碧雷的宠物龙人后,梅丹一直忙于规划城市防务和其他数不清的事,他知道罗拉娜一定也很忙。罗拉娜把自己和国王的家产打了包,作为去南方的准备,但是梅丹看见她自己不剩什么东西了。除了身上穿的,罗拉娜捐出了所有的衣服,包括婚礼服。

梅丹听说婚礼服是罗拉娜自己拿去的,其他人表示反对,让她留下,但是罗拉娜拿起剪刀,亲手将美丽的丝衣剪成了碎条。她给大家讲自己同半精灵坦尼斯的婚礼上的趣事,坎德人泰索何夫•柏伏特拿着结婚戒指四处闲逛,找到他时坎德人正要用戒指同小孩交换一瓶蝌蚪,而伴郎卡拉蒙•马哲理太慌张了,站起来干杯时忘了坦尼斯的名字。听到这些,精灵们一阵大笑。

梅丹元帅去看过那些特制的绳子。他将闪耀的蓝紫色丝绳放在手里,觉得不需要再用魔法加强了,因为它们是用爱编织的。

元帅非常忙。每天晚上只能睡一小会儿,那点时间是他强迫自己睡的,因为他知道不睡觉就不能有效工作。他可以抽时间去看望太后,但是他选择了不去。他们以前作为相互尊敬的敌人的关系已经变了。最后一次碰面后,两人都知道,他们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

梅丹感到失落。他并没有幻想,他没有爱罗拉娜的资格。梅丹并不为过去而羞愧。他是个战士,过去的所作所为是必须的,但那意味着他手上沾有罗拉娜的子民的鲜血,因此,碰了罗拉娜鲜血也就玷污了她,梅丹永远不会那么做。但是他觉得他们不能像老朋友一样安然碰面。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事,下一次碰面两人肯定会觉得尴尬。梅丹会向罗拉娜道别,祝她南去一路顺风。罗拉娜离开后,梅丹永远不会再看到她,梅丹会准备牺牲,他知道自己会作为一个尽职的军人死去。

正当杰拉德在索兰萨斯骑士评议会上为精灵恳求而徒劳无功时,梅丹元帅在王宫里准备举行最后一次军事会议。他邀请了矮人王塔恩•哮岩、国王吉尔萨斯和她的妻子雌狮,还有其他的精灵军官。

梅丹已经通知过国王,明天可能是王室家族安全逃离的最后一天。他担心国王逗留太久,但是吉尔萨斯拒绝先走。今晚,梅丹就会向罗拉娜道别。如果有其他人在,两人很容易相互道别。

“会议月出开始,”梅丹让普兰切特通知精灵军官?!霸谖壹一ㄔ熬傩??!泵返さ慕杩谑蔷樵谇奖诤裰?、令人窒息的指挥部会感到不适,但实际上他想炫耀一下自己的花园,还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欣赏一下。

在告诉普兰切特参加会议的人员时,梅丹几乎立刻就说,“太后--”“不,”吉尔萨斯说。

国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背着手,低头沉思着,梅丹觉得国王根本没注意自己,听到太后的名字时才突然感到震惊。

“您说什么,陛下?”梅丹说。

吉尔萨斯不再踱步,走到书桌前,桌上放着奎灵诺斯及其周边区域的大幅地图。

“不要通知我母亲,”吉尔萨斯说。

“这个会议至关重要,陛下,”元帅坚持主张?!拔颐且詈笕范ǔ鞘械姆牢兰苹湍踩吠说募苹?。您母亲对此很有经验,还有--”“是的,”吉尔萨斯打断了梅丹,他的声音低沉?!八呛苡芯?。那正是我不想让她参加的原因。你不明白吗,元帅?”他趴在桌上,盯着梅丹的眼睛?!叭绻颐茄胨渭诱飧鼍禄嵋?,她会认为我们希望她提出建议,加入其中……”吉尔萨斯没有说完。他突然站直身体,摸摸头发,盯着窗外。夕阳的余辉斜穿过水晶玻璃,照在年轻国王身上。梅丹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说完。他发现过去几周的压力让这个年轻人成熟了。疲倦的诗人和舞池上无精打采的国王已经消失了。的确,那面具只是为了欺骗敌人,但它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其中有部分真实。

吉尔萨斯曾是个天才诗人、梦想家,他教自己要活在心里,因为他不再相信任何人。他展示给世人的一面,那个自信、坚强、勇敢的国王,同样是另一张面具。面具之后是个饱受缺乏自信、怀疑和恐惧折磨的人。吉尔萨斯把这些巧妙地藏了起来,但是他脸上的阳光显示出眼里的灰色污点,紧闭嘴唇的微笑并不高兴,他的目光也是看进内心的阴影,而不是外面的阳光。

他一定很像他父亲,梅丹想。此刻他父亲不在这里真是太糟了,坦尼斯会按着他的肩膀,提出建议,向他保证他的感觉不是虚弱,那样吉尔萨斯不会怀疑。与此相反,他会变成更好的领导者,更好的国王。也会梅丹会自己说这些话,但是他知道那只能召来怨恨。吉尔萨斯离开窗户,这一刻过去了。

“我明白了,”梅丹说,不安的沉默表示国王显然不想说完,那句话可能会让元帅吃惊。他以为罗拉娜准备离开奎灵诺斯,也许他的想法是错的?!昂芎?。普兰切特,不要对太后说这个会议的事?!痹铝辽咸炜?,发出苍白的光芒。梅丹从未喜欢过这个奇怪的月亮。同银白的索林那瑞和火红的努林塔瑞相比,这个月亮显得温和而凄凉。他几乎可以想象这个月亮羞于占据星辰之间的位置,每次出现都要向它们道歉。此刻月亮正发出足够的光芒,他不必拿来闪耀的火炬或是油灯,天上的监视者会因灯光而发现有会议正在进行。

精灵称赞他的花园。他们非常惊讶,一个人类居然可以创造这样的美景,他们的惊讶让梅丹很满意,因为那意味着称赞是真心的?;ㄔ霸谡馔淼脑鹿庀路浅C览?。矮人通常只把植物看成牲畜的食物,虽然花园里的空气让塔恩猛打了几个喷嚏,会议过程中他也不停地揉发痒的鼻子,但他还是称赞这里“漂亮”。

雌狮最先报告。她没对花园发表评价。她忙于工作,明显想尽快结束。鱼池附近的桌子上摊开了一张地图,她在上面指出敌人的位置。

“我们的部队尽可能拖慢敌人,但是对这只巨兽来说我们就像烦人的苍蝇。我们骚扰它,叮咬它,吸出血。我们可以拖延,但无法阻止它。我们可以杀掉一百个人,但那只会刺激它。因此,我已经命令手下后撤。现在我们在帮助难民?!泵返け硎驹尥??!澳阋涸鸹に屯跏壹易?。你自己也是其中一个,”他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雌狮没有报以微笑。她同梅丹战斗了许多年。她不信任梅丹,梅丹倒不能怪她,因为梅丹也不相信她。元帅觉得如果没有吉尔萨斯介入,雌狮的匕首可能已经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提到国王的撤离时,吉尔萨斯看起来跟平常一样严肃。梅丹同情年轻的国王,他知道国王的感受。大部分人理解国王离开的原因。但是也有小部分不理解,他们低声说精灵王在奎灵诺斯需要自己时抛弃了它,留下子民死去,而自已也许会活下去。梅丹并不嫉妒这个年轻人将来的生活:难民生活、流亡生活。

“我会亲自护送陛下通过地道,”哮岩说?!爸驹噶粝碌陌嘶岽粼诔鞘邢路降牡氐览?,准备作战。当黑暗军队进入奎灵诺斯,”矮人咧嘴笑了,“他们会发现从洞里爬出来的不止是土拨鼠?!彼墙畔碌牡孛嫖⑽⒄鸲?,像是在强调他的话,那是巨大的掘地虫正在工作。

“您和随从一大早就必须进地道,陛下,”矮人王补充了一句?!拔颐遣桓业忍??!薄拔颐腔崛サ?,”吉尔萨斯说,他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紧握的双手。

梅丹清清喉咙继续说?!跋衷谒悼榕邓沟姆牢兰苹?,渗透进碧雷军队的间谍报告说她的进攻计划没有改变。她会首先命令较小的龙侦察城市,确保一切正常,同时用龙威恐吓可能留下的人?!痹Ю湫α艘幌??!耙坏┍汤兹啡铣鞘斜环掀?,她那身珍贵的皮没有危险,就会作为指挥官亲自进入奎灵诺斯?!泵返ぶ缸诺赝??!翱榕邓褂幸惶跆烊坏幕こ呛樱着游谱懦鞘?。我们接到报告说碧雷的军队已经在河边集结了。我们切断了桥梁,但是这个季节水位较浅,他们可以在这里、这里和这里徒步过河?!彼该髁巳銮??!肮踊峒趸核堑男卸?,因为他们必须通过湍急的水流,有些地方的水齐腰深。我们的部队布置在这里、这里和这里,”他又在地图上指示,“要命令他们等半数敌人过河后再进攻?!彼醋排员叩木倜??!氨匦肭康鞯氖?,进攻前一定要等待信号。我们要切开敌人的军队,让他们一半在这边,一半在河对岸。我们要制造恐慌,这样想过河的人就会被河岸上拼死战斗的人堵住。精灵弓箭手布置这里和这里,他们会用火箭大量杀伤敌人。在塔恩的表弟领导下的矮人军队,”梅丹朝矮人鞠躬,“会在这里进攻,把敌人赶回河里。其他的部队布置在这里的山坡上,骚扰敌人侧翼。大家明白这个计划了吗?大家都满意吗?”他们已经反复检查过这个计划。每个人都点头。

“最后,在我们上一次会议时讨论过,是否派人联系驻扎在奎灵那斯提西边境上的灰袍骑士,请求他们援助。我们决定不寻求他们的帮助,你们说不能相信那些灰袍法师,我也很有同感。现在看来不指望他们是对的,他们似乎消失了。不止是他们,整个威莱斯森林都无声无迹地消失了。我收到报告说,碧雷手下的一支快速突击队接到命令向南屠杀难民,他们进入森林后再也没出来。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我想我们也不愿听到他们的消息。

“我提议为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干杯?!泵返ぞ倨鹁票?,这是他最后的精灵酒了。留下来让地精喝可真是该死。所有人干杯,为或许存在的强大神秘力量站在他们一边感到欣慰。

“我听到了笑声??蠢次依吹氖焙蛘?,”罗拉娜说。

梅丹在门口安置了警卫,但他下令说如果太后到了,允许她进来。

梅丹站起来向太后致敬,其他人也站了起来。雌狮深情地亲吻婆婆。吉尔萨斯也亲吻了母亲,但他瞪了梅丹一眼。

“我自做主张邀请了您母亲,”元帅说着向国王鞠躬?!拔抑滥俏ケ沉四拿魅芬?,但是考虑到形势严峻,我觉得最好使用我身为军事领袖的权力。正如您所说,陛下,太后对这些事很有经验?!薄扒胱?,”罗拉娜坐在元帅旁边的椅子上,那把椅子是他故意空出来的?!昂鼙咐闯倭?,但是我有个想法,说出来之前需要时间思考。告诉我你们刚才说了什么?!泵返そ擦艘幌碌侥壳拔够嵋榈哪谌?,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机械地重复。那晚罗拉娜跟他的花园一样异常美丽。月光偷走了所有颜色,因而她的金发成了银色,皮肤变成白色,长袍则是灰色。罗拉娜的眼睛发亮,她也许是灵魂,梅丹花园的灵魂,因为茉莉的芳香都附在了她身上。梅丹把这副图像刻在自己心里,想把它带进死亡的国度,梅丹希望它能照亮那里永恒的黑暗。

会议继续进行。梅丹要求精灵军官汇报。他们报告说一切准备就绪或者是差不多了。他们需要更多的绳索,不过更多的绳索会有的,因为精灵并没有停止工作,直到最后一刻来临前,他们不会停止工作。路障就位,战壕挖好了,陷阱也安放了。弓箭手收到了特殊的命令,虽然开始觉得这奇怪的任务有困难,但很快他们就习惯了要求,只待进攻的信号。

“这是命令……一定要注意,”梅丹坚决地重复,“不要让龙看见精灵在街上走动。一定要让碧雷相信城市已经被废弃,所有的精灵要么逃跑了,要么被关了起来。骑士会直接在大街上巡逻,陪同的精灵要装扮成骑士。明晚,一旦我确认王室家族安全上路了,”他一边说一边盯着国王,吉尔萨斯勉强点点头,“我会派信使告诉碧雷,奎灵诺斯向她投降,我们满足了她所有的要求。我会去太阳之塔的顶部,然后--”“请您原谅,梅丹元帅,”罗拉娜打断了他,“您没有满足龙的要求?!泵返ひ丫碌交嵊腥苏饷此?。从吉尔萨斯突然的僵硬和苍白,他也可以猜出来。

“对不起,夫人,”梅丹礼貌地说,“我想不到有什么要求没满足?!薄傲蟀淹跏壹易逡平桓?。我相信她特别提到了我?!薄拔液芤藕?,”梅丹苦笑着说,“王室家族设法逃跑了。现在我们正在追击,相信一定会抓住他们--”罗拉娜摇摇头?!澳切胁煌?,梅丹元帅。碧雷不是白痴,她会起疑心。我们小心布置的一切计划都会白费?!薄拔伊粝吕?,”吉尔萨斯坚定地说?!罢馐俏椅蘼廴绾我龅氖?。我作为元帅的囚犯同他站在塔顶,龙不会怀疑。她会渴望抓住我。而您,母亲,将带领人民流亡。您去同西瓦那斯提精灵交涉。您是外交官,人民信赖您?!薄叭嗣裥爬邓堑墓?,”罗拉娜平静地说。

“母亲……”吉尔萨斯恳求道,他非??嗄??!澳盖?,您不能这么做!”“儿子,你是奎灵那斯提的国王。你不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自己。你属于人民?!甭蘩壬焓治兆《悦娑拥氖??!拔抑栏涸鹗说纳卸嗬?,我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你要告诉那些向你寻求答案的人,你只有疑问。虽然自己感到绝望,但你要告诉那些绝望的人,你有希望。虽然自己怕得发抖,但你要让那些胆怯的人鼓起勇气。面对龙需要很大的勇气,儿子,你表现出了那种勇气,我为你骄傲,但是同领导人民走向未知而危险的未来所需要的勇气相比,那又微不足道了?!薄叭绻易霾坏交嵩趺囱?,母亲?”吉尔萨斯忘了周围的人,只是他们两人对话?!叭绻夜几毫怂怯只嵩趺囱??”“你会失败,儿子。你会反复失败。当我把自己的需要放在跟随我的人民的需要之上时,我辜负了他们。当你父亲抛弃了朋友去追求龙骑将奇蒂拉时,他辜负了他们?!甭蘩炔蹲判α?,她的眼里闪着泪光?!澳愕母改覆⒉煌昝?,儿子。你会被绊倒,像我们一样躺在尘土里。如果你一直躺着,只会真的失败。只要你站起来重新继续,失败就会化为成功?!奔购芫枚济凰祷?,他紧紧握着母亲的手。罗拉娜也紧握着儿子的手,她知道,一旦她松开手,就永远放开了儿子。

“我不会让您失望,母亲,”吉尔萨斯轻轻说。他抬起母亲的手,虔诚地亲吻?!拔也换峁几焊盖椎募且??!奔顾煽?,站了起来?!懊髟缥以偌?,母亲。在我离开之前?!彼敛挥淘サ厮?。

“好的,吉尔萨斯,”罗拉娜说?!拔一岬茸??!奔沟愕阃?。到那时,他们说的再见会成为永恒。那些祝福和痛心的话只会私下说。

“如果没别的事,梅丹元帅,”吉尔萨斯转向梅丹,“今晚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薄拔颐靼?,陛下,”元帅说?!跋衷谥挥幸恍┎恢匾男∈乱砹?。谢谢您参加会议?!薄安恢匾男∈?,”吉尔萨斯嘀咕着。他回头看着母亲,很清楚他们会讨论什么。吉尔萨斯深呼吸?!澳亲D阃戆?,元帅,祝你和大家好运?!泵返ふ玖似鹄?,他举起酒杯?!拔醣菹赂杀??!本槊且黄鹚蹈杀?。哮岩则大吼一声干杯,元帅害怕地瞥了一眼天空,希望碧雷的间谍不会听到。

罗拉娜举起酒杯,祝儿子健康,她的声音充满爱意和骄傲。

吉尔萨斯激动地点点头,他不相信自己能说出话。他的妻子挽着他的手臂,普兰切特跟在身后,国王没有其他的护卫。他只走了几步,就回头看着元帅。

梅丹收到了这无声的信息,就走来陪国王穿过黑暗的房子。到了门边,吉尔萨斯才说话。他停下来转身面对元帅。

“你知道我母亲的计划,梅丹元帅?!薄拔蚁胧堑?,陛下?!薄澳憔醯盟庋档寐??”吉尔萨斯几乎生气地问?!澳阍市硭饷醋雎??”“陛下,”元帅黯然回答,“您了解您母亲。您认为可能有什么办法阻止她吗?”吉尔萨斯盯着他,然后开始大笑。笑得快流出眼泪时,他突然停下了,直到恢复自我才开口。

他深吸一口气,注视着梅丹?!拔颐怯谢峄靼鼙汤?,甚至可能消灭她。那会阻止她的军队,迫使他们撤退。有那样的机会,不是吗,元帅?”梅丹犹豫着,不想提供在他看在不存在的希望。但是,谁知道将来会是怎样?“我可以引用一句古老的索兰尼亚谚语,陛下,它说的是机会跟月亮离开天空的几率一样高?!泵返の⑿ψ??!氨菹轮?,月亮的确离开了天空,所以我只能告诉您,是的,有机会?;嶙苁怯械??!薄安还苣阈挪恍?,梅丹元帅,你鼓舞了我,”吉尔萨斯说,他伸出手?!昂芤藕段颐窃堑腥??!泵返の兆」醯氖?。元帅知道吉尔萨斯内心的恐惧,他敬重吉尔萨斯不大声说出害怕,不贬低罗拉娜的牺牲。

“请放心,陛下,我会小心?;ぬ?,”梅丹说?!八俏乙簧凶钭鹁吹娜?。我以对她的尊敬和赞美发誓,我会?;に缴詈笠豢??!薄靶恍荒?,元帅,”吉尔萨斯轻轻说?!靶恍荒??!彼俏樟艘幌率?,然后国王离开了。梅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吉尔萨斯走过月光下闪亮的银灰色小路。元帅面对的未来很严酷,剩下的日子屈指可数。但是梅丹想,他不会用自己的未来交换这个年轻人的未来。

吉尔萨斯的确会活下去,但是他的生命永远不属于自己。如果他不关心子民,那又另当别论。但如果他关心,那就会让他筋疲力尽。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