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二十六章 对背叛的惩罚

龙王凯兰卓斯现在的巢穴在敏加山脉中一座小山顶上,克莱恩的其他弱小生物称他为蓝天。蓝天不像玛烈赤斯和黑貂等其他龙王一样,他有数不清的巢穴,每一个都很宏伟,但都不是他的家。

蓝天是头巨大的蓝龙,比同类大很多倍,有些失常了。蓝龙的平均长度为四十英尺,而蓝天从头到尾的长度已经达到三百英尺了。他身上的蓝色跟同类不一样。过去他的鳞甲闪着蓝光,但是近几年来,那种宝石般的蓝色褪去,变得暗淡,就像是沾上了一层灰尘。他知道,自己的颜色变化让手下的蓝龙议论纷纷。蓝天知道手下认为自己是怪物,他们虽然服从,但心里觉得他们才更像龙。

他不关心他们想什么。只要他不在某个巢里住,他就不关心那个地方。蓝天在无边的山脉下凿出了一条蜿蜒的巨大地道,一时兴起就会从地道去另一个巢穴,他感到不安,从不在一个地方久留。

人类在这个令人惊奇的迷宫里转上一整年可能都找不到尽头。蓝龙的巨大财富就藏在这些巢里。贡金源源不断地涌来。蓝天是富有的帕兰萨斯的统治者。

他不关心财富。钢币对他有什么用?那些成箱的钢币、黄金、白银、珠宝都买不到他想要的东西。虽然蓝天的魔法已经神秘地减弱,但仍然很强大,可是就连他的魔法也满足不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意志薄弱的龙,例如蓝天的新副官深蓝(Smalt),可能会迷恋这些财富,乐于花费他们渺小的生命获取更多。蓝天不在意钱。他从不看那些钱,也不听相关的报告。他在洞里游荡,直到看不见那些财宝。然后他飞到另一个巢穴里,只是很快又厌倦了。

自从那场魔法风暴席卷安塞隆后,蓝天已经换了四次巢。他在风暴中听到了一个声音,他认出了那个声音。那晚之后,他再也没听到过那个声音,于是愤怒地寻找。他被骗了,要去找那个背叛者的麻烦。他毫不隐藏自己的愤怒。蓝天不断地跟手下发牢骚,他知道那会传到该听见的人那里,然后会有人来安抚自己。

“她最好来平息我的怒火,”蓝天对深蓝叫道?!八詈酶椅蚁胍亩?。到现在我已经按协议收了手。我让她玩征服的游戏,但是我还没有得到补偿,我厌倦了等待。如果她不给我许诺过的东西,我就要结束她的小游戏,打烂棋盘,管它的棋子和黑暗骑士?!崩短煲恢敝烂啄鹊男卸?。他手下有些蓝龙去了西瓦诺斯,运送米娜和她的军队进入耐德兰。因此深蓝说米娜想同他会面时,蓝天并不惊讶。

“她怎么说我的?”蓝天问?!八盗耸裁??“她非常尊敬地称您为安塞隆的风暴(OStormOverAnsalon),”深蓝回答?!八涤赡龆ɑ崦媸奔浜偷氐?。虽然要暂时离开她的军队,但是她愿意在您方便的时候前来。不过米娜说这次会面对您很重要。她认为您是同盟,很遗憾您对目前的安排不满意。她保证一切都是误会,你们会面就可以消除误解?!崩短旌吡艘簧?,巨大的身体为之一抖。深蓝收起翅膀、卷起尾巴,谦恭地蹲在他面前,蓝天比他大很多倍。

“换句话说,深蓝,你也被她的法术迷住了,就像其他人一样。别想否认?!薄拔颐挥蟹袢?,安塞隆的风暴,”深蓝回答,他眼里现出一丝不寻常的反叛?!八剂炝宋魍吲邓?。邪恶的精灵在她的镰刀下像稻谷一样倒下。塔贡爵士想杀她,却反被她杀了。现在她是奈拉卡黑暗骑士团的领导人。她的军队开进了耐德兰,她正在那里计划围攻索兰萨斯--”“索兰萨斯?”蓝天吼道。

深蓝的尾巴紧张地抽动着。他发现主人还没听过这个消息,如果你的主人全知全能,在主人之前得到消息可不是什么好事。

“毫无疑问她应该先跟您讨论此事,”深蓝结结巴巴地说,“也许这是她来见您的另一个原因,风暴--”“闭嘴,少废话,深蓝!”蓝天怒吼道?!肮龀鋈??!薄盎崦嬖趺窗??”深蓝斗胆问了一句。

“告诉她,到这个巢穴的东口见我,”蓝天闷闷不乐地说?!八媸笨梢岳?。现在让我静一静?!鄙罾逗芨咝酥葱忻?。

蓝天并不厌恶索兰萨斯。他不得不冥思苦想那个该死的城市在哪里,他依稀回忆起自己似乎已经征服了索兰萨斯,也可能是其他的人类城市。他不知道也不关心,至少刚才如此。没有他的许可而进攻索兰萨斯是米娜蔑视他、不尊敬他的另一个例子。这是故意的侮辱,她在向别人展示,蓝天是没什么用的废物。

现在蓝天生气了,但他又不由自主地害怕。蓝天从前就认识她,了解她的报复和愤怒。蓝天从未被她攻击过,他是个宠儿。但然后他犯了个错误,现在正要付出代价。

蓝天的恐惧增强了他的愤怒。他选择在巢穴入口会面是因为可以监视四周。他不想在地下深处被人埋伏。深蓝离开后,蓝天在洞里踱来踱去等待着。

盲乞丐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用手杖搜索着找到一块大石头,然后坐下休息,考虑下一步该做什么。因为看不见东西,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路人说这里是索兰尼亚敏加山脉里的某个地方。不过他不需要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因为他并不是按地图走的。他跟随自己的感觉,到了这个地方。这里的地名只是让他更肯定心里的想法。

自暴风雨之夜后,银龙明镜已经以人类形态走了很长的路,那场风暴把他从奈拉卡上空击落,让他摔在石地上,满身创伤。他躺在那里,瞎了眼流着血,听到一个不朽的声音唱着死亡之歌,他感到敬畏又惊恐。

他一度漫无目的地游荡,找到了米娜。他同米娜谈话,唱死亡之歌的就是米娜。

风暴中的声音是召唤。那个声音说出了真相,他拒绝接受,带来风暴的人就惩罚了他。失明的明镜意识到,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看清真相的人。他认出了那个声音,但不知道怎么可能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他开始寻找。为了旅行,他不得不化为人形,因为失明的龙不敢飞,而盲人可以走。

明镜被困在这个脆弱的身体里,无法行动。搜寻答案的行动失败了,因为那个声音不断地跟他说话,嘲弄他,吞食他的恐惧,还唱出各地发生的可怕事件:西瓦那斯提的陷落、奎灵诺斯的危险、光明城堡的毁灭、在耐德兰聚集的幽灵。这是对他的惩罚。虽然眼睛失明了,但有人让他清楚地看见他热爱的一切正在消亡。他看见它们伸手求援,但自己却无能为力。

那个声音想让他绝望,几乎就要成功了。他用拐杖探路,磕磕绊绊地在黑暗道路上行走,当走到前面空无一物的地方时他想,继续前行不易,从悬崖边跳下去落入永恒的寂静也许能堵住耳朵,死亡的黑暗不会比自己生活的黑暗更深。

他寻找过也许听到了那古老的语言、知道其中意思的同类,但找不到。他找不到其他的银龙。他们全都逃走了,消失了。这说明他不是唯一认出那个声音的人,但那对他没什么帮助,明镜还是一头化为人形的盲眼龙,独自一人,什么都做不了。在绝望时刻,明镜决定孤注一掷。有一头龙应该知道真相,也许他愿意分享。但他不是朋友,而是一个长久的敌人。

蓝龙王蓝天不像玛烈和其他的龙王一样是异类他到这个世界许多年了?;煦缰胶?,蓝天变了很多。他已经长得比任何普通蓝龙都大。他征服了帕兰萨斯--黑暗骑士以他的名义统治那片富饶的土地。他已经赢得了红龙王玛烈赤斯和绿龙王碧雷的勉强尊敬。虽然有谣言说蓝天像玛烈和碧雷一样吞食同类,但明镜并不相信。

明镜敢以性命打赌。

银龙离开索拉斯,用灵魂之眼寻找蓝天的踪迹。他长途跋涉,来到蓝龙巢穴所在的山脚下。明镜看不见巢穴,但能听见巨大的蓝龙在里面游荡。蓝天每走一步,明镜都可以感到地面在震动,就像山脉随蓝天摆尾而发抖。明镜可以闻到蓝龙呼吸的味道,感觉到空气中电流的刺痛。

他休息了几个小时,恢复力气后,开始爬山。明镜也是龙,他知道蓝天会开数个巢穴入口,需要做的只是找到其中一个。

蓝天盯着面前纤细的人类女性,勉强掩饰自己的蔑视。他心里希望能在这个人的军队里再次找到奇蒂拉。不过他几乎立刻就放弃了希望。这个人没有热血,没有激情。她不会为追求挑战和胜过死亡的激动而热爱战斗。她和奇蒂拉的不同就像浮冰与风暴吹起的惊涛骇浪一样。

蓝天本想告诉这个女孩走开,然后派个负责的成年人跟自己商谈,但手下的报告说她在圣克仙打败了索兰尼亚骑士,在西瓦诺斯清除了魔法罩,还杀死了塔贡爵士--这很容易忘记。

虽然蓝天可以轻易撕烂人类脆弱的身体,但这个人并不害怕。蓝天的牙齿都比这个人大。

“那么你就是牧师、带来死亡的人、精灵的征服者,”蓝天咕哝道。

“不,”人类说?!拔沂敲啄??!彼底盘鹜?,同蓝天对视。蓝天看见自己在那双琥珀之眼里面。他看见自己缩小了,变成了一只蜥蜴。这种景象让他很不安。他清清喉咙,发出隆隆的响声,然后弯弯脖子,动动巨大的身体,山脉为之震动,他的力量让自己安下心来。但在琥珀之眼中,他还是很小。

“牧师、带来死亡的人、征服者是唯一神,”米娜继续说?!拔沂谭畹奈ㄒ簧?。我们俩都侍奉唯一神?!薄拔胰肥凳谭钗ㄒ簧?,”蓝天怒视着米娜说?!拔抑页系厥谭钏?,服务得很好。我得到保证会有报酬?!薄澳丫玫奖ǔ炅?。您去了灰城寻找她。如果您没找到,那不是唯一神的错?!泵啄人仕始?,微笑着?!澳嵋椎胤牌?,蓝天?;页鞘歉鼍薮蟮奈幻?。您可能没找过所有地方。毕竟,您感觉到了她的灵魂--”“是吗?”蓝天稍微低头,这样可以直接盯住琥珀之眼。他希望能看见自己变大了,但却没有。此刻他又沮丧又生气?!盎蛘咚的鞘歉銎??一个除掉我的骗局。骗取我所得到的东西?!彼淹飞斓矫啄雀浇?,喷出一口硫磺气?!傲礁鍪兰颓?,我从家乡秘密来到了这个克莱恩世界。作为侍奉的回报,我得到保证有朝一日可以统治世界。我服从给我的命令,移走了无底深渊的入口。我四处搜寻位置,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要求统治这个世界。三十八年前我就可以称王了,但那时她告诉我还不是时候。

“然后红龙玛烈和我的兄弟们来了,我再次要求得到我的权力。那时我可以阻止他们,威吓他们,让他们俯首称臣。但我再一次被告知,还不是时候。现在碧雷和玛烈赤斯靠杀死我的亲戚来获取力量--”“那些不是您的亲戚,”米娜轻声纠正道。

“是我的亲戚!”蓝天愤怒地吼道。琥珀之眼中,他仍然弱小?!傲桨俣嗄昀?,我生活在蓝龙之中,同他们并肩战斗。同那些臃肿的巨龙相比,他们更像是我的亲戚。现在巨龙把他们分开了。巨龙在扩张。去他的龙王协定。我--我像疯坎德人一样跑去灰城?!薄拔宜滴冶黄?!”蓝龙怒骂道?!拔冶挥夼?。奇蒂拉不在灰城。她根本不在那里。我去了那里,然后另一个人就可以取代我统治世界。那个人是谁?女孩,你?或者是玛烈?签订了另一份协议?一个秘密协议?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前回来,我听说现在你在进军索兰萨斯?!泵啄饶伎甲?。

蓝天动了动,巨大的尾巴抽在墙上,山脉一阵震动。虽然脚下的大地在震动,但米娜并不在意。她一直盯着龙。

“唯一神不欠你什么?!崩短烀臀豢谄?。闪电在他的牙齿之间放出火花。气氛变得紧张了。米娜剪过的红色短发起伏不定。她没有理睬蓝天的愤怒,继续平静地说。

“当你忘记自己的职责,背弃对那位你亏欠一切的神的誓言,转而热爱一个凡人的时候,也就放弃了你的统治权利。你统治的是世界!”米娜轻蔑地盯着龙?!安皇欠喽?!现在不需要你服务了。另有人替代你。你的手下会转而侍奉我。至于你珍爱的奇蒂拉,你永远都找不到她。她已经到了遥不可及的地方。不过你知道,不是吗,蓝天?”米娜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蓝天发现自己被那双眼困住了。他想移开视线,想逃离,但是周围的琥珀慢慢硬化,他被牢牢困住了。

“你拒绝承认,”米娜继续说,她那无情的声音传到蓝天内心深处?!盎氐交页侨?,蓝天。去那里寻找奇蒂拉。你随时可以回来。你知道的,不是吗?灰城在你心里,蓝天。你被迷惑了,但迷惑你的不是唯一神,而是你自己?!崩短旎岣ㄒ簧褡约旱拇鸢福战沟娜饪?。

他呼出致命的气息,向女孩吐出一道闪电。闪电击中米娜的黑色胸甲,打在心脏上。米娜脆弱的身体倒在地上,四肢卷曲,就像死蜘蛛。她一动不动。

蓝天小心地观察着。他不相信米娜,也不相信米娜侍奉的唯一神。这太容易了。

米娜抬起头。琥珀之眼发出一道闪电,击中了蓝天前额中心。

闪电烧焦了他的鳞片,让他全身一震。蓝天的心脏疯狂跳动,在胸腔里痛苦地大喊。他无法呼吸。雾,灰色的雾在他眼前回旋。他慢慢垂下头,伏在地上。眼前的灰雾那么熟悉,就是在这灰雾里,他听到奇蒂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虚无的灰雾……米娜站了起来。她似乎没有受伤,身体完整无缺,盔甲也毫发无损。她在洞中停留了片刻,把龙垂死的景象收入眼中,然后转身离开了。

盲乞丐蜷缩在黑暗中,想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明镜几乎是跟米娜同时到达蓝天这里的,只不过他走的是后门,而米娜走的是前门。他认出了米娜的声音,惊讶万分。上一次碰见米娜时,她正在去西瓦诺斯。虽然明镜看不见米娜,但能听出她的声音。一路上他听说了很多关于米娜的故事,这个光明城堡的孤儿先是神秘消失,重新出现后变得更加神秘。那时米娜也认出了明镜,因为明镜是守护城堡的银龙。

发现米娜在这里跟蓝天谈话,明镜非常惊讶,但更让他惊讶的是他们谈话的内容。他开始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有了答案,但是他还没有完全明白,答案太令人震惊了。

银龙感觉到蓝龙越来越愤怒。他担心米娜,实际上是更担心过去那个孤儿。明镜将不得不回去告诉金月,她心爱的孩子的可怕命运。他听到闪电的噼啪声,冲击波让他弯起身体。

但是痛苦地大喊的不是米娜,而是蓝天。现在蓝龙已经静了下来,只是发出微弱的呻吟。

人类穿着靴子的脚步声在巢穴里回响,然后消失了。

明镜听到蓝天的心脏没有规律地搏动,脉动通过地面传到明镜身上。心跳在慢慢减慢。明镜听到了愤怒和绝望的微弱呻吟。

在这些蜿蜒的通道里,就算是盲龙都比正常的人类更熟悉。龙可以很快找到路。很久以前,明镜比蓝天大。然后不同了,蓝天变得巨大无比,明镜此刻才知道原因。蓝天不属于克莱恩。

明镜恢复成龙的形态,毫无阻碍地在蓝天的巢穴里穿行。银龙收起翅膀,悄悄前进,他用感觉探路,就像盲人用手摸索一样。声音、气味和对龙穴的认知指引着他朝最后那声喊叫的方向前进。

明镜很小心,附近还有其他蓝龙。他能听见微弱的说话声,只是听不懂在说什么。他能闻到龙和闪电的混合味道,担心也许会有龙回来看看领导者出了什么事。如果他们发现了明镜,盲银龙不会有取胜的希望。

蓝龙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明镜听到他们扇动翅膀的声音。巢穴里一股蓝龙的恶臭,但是本能告诉明镜,其他龙都离开了。他们留下蓝天独自死去。其他蓝龙抛弃了他,跟随米娜而去。

明镜并不惊奇,也不会责备他们。他同米娜碰面的情形还栩栩如生。米娜说可以治愈明镜,而他也深受引诱。他不仅希望米娜能恢复自己的视力,还希望能得到众神离去后失去的东西。让他不安的是,他找到了。他不让米娜靠近自己。包围米娜的黑暗远比包围他的深沉。

明镜走到了蓝天躺着喘息的地方。蓝龙的大尾巴来回抽动,不时撞击墙壁。他的身体抽搐,刮擦着地面,双翼则不停扇动,头左右摇摆。他的爪子在岩石上乱抓。

明镜也许能治愈蓝天的身体,但是如果不能治愈蓝天的心,他对明镜也没什么用。对奇蒂拉的忠诚变成了爱,没有希望的爱又变成了困扰,被另一个目的所利用。目的达到后,那困扰就变成了唾手可得的武器。

让倍受折磨的蓝天死去实际上是仁慈。但明镜不能仁慈,他需要答案。他要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是不是事实。

明镜蹲在垂死的蓝天身边,张开翅膀盖住他,开始用古老的龙语交谈。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