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二十八章 沉睡

奥蒂拉女士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她直直坐起来,很是生气。平常她并不晚起,一般天不亮就起来了,她不喜欢睡懒觉。奥蒂拉感到疲倦、头疼,就像昨天整晚都在狂欢。骑士评议会结束后,她的确去了狗和鸭子酒吧,骑士们都喜欢那里,但是她不是去喝酒的。她按对首席大师的承诺打听有没有人认识或是见过杰拉德•钨斯•蒙达。

结果是没人认识,只有一个人知道有人大概是那边的人,还有一个人说他妻子的裁缝有个弟弟,好像在杰拉德父亲手下当水手。这不太令人满意。奥蒂拉跟他们干了一杯苹果酒,然后回去睡了。

她一边骂着一边穿上皮外衣、亚麻衬衫和毛短袜。今天她本准备早起带领巡逻队寻找蓝龙的,那头野兽应该会在晨雾里猎食,然后回巢穴睡上一天,她希望能在龙回巢之前抓住龙。现在泡汤了。不过也许他们能抓住睡眠中的龙。

奥蒂拉套上绣有索兰尼亚骑士团徽记翠鸟和玫瑰的外衣,系好剑,锁上门,然后匆忙离开了住处。她住在一个旅店上层,那里转给了骑士团作为驻守索兰萨斯的骑士的住所。她咔嗒咔嗒地走下楼梯,发现大家似乎都起迟了。负责城市前门换防的阿佛瑞克(Alfric)爵士显然迟到了,奥蒂拉差点撞上他。爵士一手拿着衬衫和武装带,一手拿着头盔冲出房间。

“早上好,大人,”奥蒂拉盯着他的马裤前面说。

阿佛瑞克爵士红着脸整理了一下,然后飞奔出门。

奥蒂拉吃吃笑着,庆幸没被爵士骂,她兴致勃勃地走向军械库。昨天她就把胸甲送去了,皮革带和扣子需要修理。他们说今早就能修好。她碰到的每个人看起来都昏昏欲睡或是很生气。奥蒂拉走过刚刚值完夜班的人,他们打着哈欠,摇摇晃晃地匆忙去汇报工作。

索兰萨斯的所有人都睡过头了吗?奥蒂拉思考着这个烦人的问题。似乎奇怪而危险的事情正在发生。她想不到任何理由将索兰萨斯居民不寻常的懒散和囚犯联系起来,但为了弄清楚,她改变了方向,朝监狱走去。

到了监狱,她发现一切都很平静??词靥稍谧郎?,幸福地打着鼾,钥匙仍然挂在墙上。奥蒂拉敲了敲看守的秃头,叫醒了他??词刂敝弊鹄?,茫然地眨着眼,揉揉头。奥蒂拉巡视了一圈,所有的囚犯都在牢房里呼呼大睡。监狱从未这样安静过。

奥蒂拉松了口气,她觉得既然到了这,就应该去看看杰拉德,告诉他自己找到了也许能为他作证的人。奥蒂拉走下楼梯,转过墙角,然后停下吃惊地盯着。她摇摇头,转身慢慢爬上楼梯。

“刚才我还觉得他说的是实话,”她对自己说?!澳腔崛梦蚁不独堆劬?。男人!天生的骗子,每个人都是?!薄胺⒊鼍?!”她命令睡得迷迷糊糊的看守?!罢偌辣?。囚犯逃走了?!卑碌倮A似?,思考着该做什么??际鞘?,现在她生气了。鬼知道为什么,她相信了杰拉德,而杰拉德却背叛了她。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骗了,但是她认为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她转身朝马厩走去。奥蒂拉知道杰拉德和他的朋友们会去哪里。杰拉德会去找他的龙。到了马厩后,她检查马匹有没有少。马都在,因此她假定骑士一定是步行。奥蒂拉松了口气。短腿的侏儒和坎德人会拖慢速度。

奥蒂拉上马疾驰,穿过慢慢恢复生气的索兰萨斯,似乎整个城市刚刚从狂欢中苏醒过来。

她经过了很多大门,每过一道都停下问卫兵夜里是否看见过囚犯。卫兵什么都没看见,看他们的样子,他们只看见了自己的眼皮。奥蒂拉到了最后一道门,发现司辰长米克利斯也在那里。

卫兵红着脸,懊悔不已。他们的长官在同米克利斯谈话。

“--被抓住值班时打瞌睡,”他生气地说。

奥蒂拉勒住马?!霸趺戳?,司辰长?”她问道。

米克利斯专心想着自己的事,没有认出奥蒂拉?!笆紫笫κё倭?。昨晚她没有在床上睡觉--”“显然她是索兰萨斯唯一没睡觉的人,”奥蒂拉女士耸耸肩说?!耙残硭タ赐笥蚜??!彼境匠ひ∫⊥??!安?,我到处问,到处找,离开骑士评议会后就没人见过她?!卑碌倮伎甲??!捌锸科酪榛?。首席大师为杰拉德•钨斯•蒙达辩护。你可能会有兴趣知道,司辰长,昨晚那个囚犯逃跑了?!彼境匠た雌鹄春苷鹁??!捌锸颗?,你不是在暗示--”“他有帮手,”奥蒂拉皱着眉头说,“只可能是有神秘力量的人?!薄拔也幌嘈?!”司辰长米克利斯激动地喊?!笆紫笫鹪戮霾换幔卑碌倮幌胩礁嗍紫笫鹪碌氖?。她策马奔出大门,上了主路。她一边骑行,一边理清头绪。她相信了杰拉德的故事--虽然也许有点奇怪。她被杰拉德在审判最后时的恳求感动了,那恳求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奎灵那斯提精灵。奥蒂拉也被首席大师深深感动了,这很奇怪,因为她心里并不相信奇迹,现在牧师的奇迹只是些传言。她甚至相信了坎德人,就是这一点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发烧了。

走了大概两英里后,奥蒂拉看见有个人骑马过来了。那人骑得很快,他伏在马上,不断踢马腹催促马快些。马隆隆地跑了过去,嘴里白沫四溅。奥蒂拉认出那人的装束是探子,从这种速度来看,消息一定很紧急。她有些好奇,但还是继续走自己的。不管探子带来的是什么消息,等她回去再说。

她又向前骑了两英里,这时传来一声号角。

奥蒂拉勒住马,转身惊慌地盯着城墙。号角和鼓声在召集士兵。敌人已经接近了城市。西边的地平线上有一大团尘云。奥蒂拉盯着尘云,想看清楚是什么引起的,但是她隔得太远了。她犹豫了一会儿。号角召唤她回到岗位上。而她的直觉让她继续前进,重新抓住逃跑的囚犯。

或者至少跟他谈谈。

奥蒂拉又瞥了一眼尘云,它似乎靠近了些。她加速沿路前进。

奥蒂拉仔细搜寻着道路两侧,希望找到他们离开大路去找龙的地方。再走了数英里后,她发现了痕迹。让她感到奇怪又高兴的是,他们居然没有隐藏行踪。狡猾的惯犯通?;峤犯系娜艘肫缤?。那几个人在草地上踩出了一大片痕迹。侧面几处小痕迹似乎是坎德人离队,然后又被拖回去了。

奥蒂拉跟着这清晰的小路。她往前走了一段,逐渐靠近河流,更多的迹象表明她找对了,地上的东西肯定是从坎德人的包包里掉出来的:一把弯汤匙、一块闪亮的云母、一个银戒指、一个有塔思佳爵士的徽记的酒杯。现在她到了树林里,沿着第一次抓住杰拉德的河岸走。

晨雾让地面潮湿,她看得见脚?。呵懊媸且欢源┭プ拥拇蠼庞?、一对穿软底鞋的小脚印、一对坎德人的小脚印,后面是另一对小脚印。那一定是侏儒的。

奥蒂拉走到他们曾停下的地方,一个人上前了,那显然是骑士去找龙了。她看见坎德人似乎想跟骑士去,但又明显被命令回来,因为小小的脚印反了过来,然后骑士回来了,其他人继续跟着。

奥蒂拉下马,让马留在河边,自己悄悄而迅速地步行前进。足?;购苄?。太阳照耀下的地面刚刚开始干,她不怕赶不上。她一直盯着天空,希望看见蓝龙,但是没有。

众所周知蓝龙极端骄傲,献身于邪恶,她想骑士要说服龙运送坎德人、侏儒和光明城堡的牧师得花些时间。很久以前首席大师冒着生命危险挑战蓝龙和他们代表的邪恶,奥蒂拉无法想象她会靠近蓝龙,更别说要骑乘了。

“越来越奇怪,”奥蒂拉对自己说。

号角声很远,但她仍然能听到。现在城市的大钟也敲响了,那是警告城外的农夫和牧羊人为了安全离家进城。奥蒂拉伸长耳朵,集中注意力,在号角和钟声中倾听一个声音,说话声。

奥蒂拉悄悄上前听着。她认出了杰拉德和金月的声音。她松开剑鞘,准备冲进去,在杰拉德反应过来之前打倒他,然后拿他当人质,避免被龙攻击。当然,看龙和骑士之间的关系,蓝龙也可能不理会主人,直接攻击。奥蒂拉准备冒险。她已经厌烦了谎言。这个人要么说出实话,要么去死。

奥蒂拉认出了这个洞。上回想捉住龙的时候她经过了这里。她和巡逻队搜寻了一遍,但是没有龙的痕迹。龙一定是后来的,奥蒂拉这么推断,她冒险前进,一边留意脚底不要踩上木棍或是树叶发出声响,一边听着谈话的内容。

“锐刃会带您去耐德兰,首席大师?!苯芾鹿Ь吹厮??!叭绻湛驳氯怂?,大法师之塔在那里,龙会找到的。您不必靠坎德人带路。我请求您重新考虑,首席大师?!彼纳舯涞酶瘸??!熬菸宜?,耐德兰的确是个邪恶的地方?!苯芾峦A艘幌?,然后说,“好吧,首席大师,如果您受托要这么做--”“是的,骑士先生?!苯鹪录峋龅纳粼诙蠢锘叵?。

杰拉德接着说?!翱ɡ傻囊旁甘侨梦掖┧骱畏蛉ゼ锢?。也许我该重新考虑跟您去?!碧鹄此行┟闱??!暗?,您听到号角声了。索兰萨斯遭到了攻击。我应该回去……”“我知道卡拉蒙想做什么,杰拉德先生,”金月说,“还有他那么请求的原因。为了完成他的遗愿,你已经做得够多了。我解除你的责任。你的生活和坎德人的生活纠缠不清,但现在分开了。你回去保卫索兰萨斯是对的,我会自己去。关于我你对龙说了什么?”“我告诉锐刃您是个伪装的黑袍牧师。您带着坎德人是因为他宣称有办法进法师塔。而侏儒跟坎德人是一起的。锐刃相信了。当然,他相信我?!苯芾掠行┛嗄??!懊扛鋈硕枷嘈盼业幕蜒?。没人相信事实。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多么奇怪?”他深深叹息。

“你有国王吉尔萨斯的信,”金月说?!八且欢ɑ嵯嘈诺??!薄耙欢??您太信任他们了。您得快点,首席大师?!苯芾峦O吕?,同自己争辩?!暗俏以较朐骄醯貌荒苋媚雷匀ツ偷吕迹薄拔也恍枰;?,”金月柔声向他保证?!翱峙履阋参薹ū;の?。召唤我的人会让我安全抵达目的地。不要不相信事实,杰拉德先生,”她轻轻补充道,“无论事实多么可怕,不要害怕?!卑碌倮淘サ卣驹诙赐?,考虑该做什么。

杰拉德有机会逃跑,但却没有。他想回去保卫索兰萨斯。每个人都相信我的谎言。没人相信事实。

奥蒂拉拔出剑,紧紧握住剑柄,走出森林,大胆走入洞口。杰拉德仍然背对她,盯着里面的黑暗。他穿着在监狱时的龙骑士皮甲,那是他唯一的衣服。他拿回了剑和武装带,手里拿着龙骑士的皮帽子,独自站着。

听到奥蒂拉的脚步声,杰拉德回头瞥了一眼。他看见了奥蒂拉,转转眼睛,摇摇头。

“你!”他嘀咕道?!拔艺夷??!彼肿晨醋藕诎?。

奥蒂拉用剑顶着杰拉德后颈。同时她注意到,杰拉德是匆匆穿上皮衣,或者是在黑暗中穿的。衣服穿反了。

“你是我的俘虏,”她冷冷地说?!氨鸲?。不要想叫龙。你说一个字我就--”“你就要干什么?”杰拉德问。

他转过身,把剑拨到一边,大步走出洞。

“既然你来了,女士,那就快点,”他粗鲁地说?!安蝗晃颐腔厮骼既骨罢蕉肪徒崾??!卑碌倮α?,不过是在杰拉德转身时笑的,他看不见。奥蒂拉摆出严厉的表情,匆忙赶上去。

“等等!”她说?!澳阋ツ睦??”“回索兰萨斯,”杰拉德平静地说?!澳忝惶胶沤锹??城市受到攻击?!薄澳闶俏业姆玻薄昂冒?,我是你的俘虏,”他说。他转身交出了剑,“你的马在哪里?我想你应该没另带一匹来让我骑。不,当然不会。那需要远见,而你的头脑跟蝾螈一样。不过我想起你的马倒很健壮?;厮骼既沟穆凡惶?,我们可以骑一匹马?!卑碌倮霉?,用剑柄摩擦自己的脸颊。

“牧师去哪里了?其他人呢?坎德人和侏儒。你的……嗯……同伙?!薄霸谀潜?,”杰拉德指着洞的方向说?!傲苍谀潜吡硪欢?。他们要等到黄昏才走。别去想对抗龙了,尤其是你只带了一匹马?!卑碌倮舯兆齑?,忍住不笑。

“你真的打算回索兰萨斯?”她皱着眉头问。

“真的,骑士女士?!薄澳俏蚁肽阈枰飧?,”她说着把剑扔了回去。

杰拉德很吃惊,几乎没接住。

奥蒂拉走过去,用眼角的余光狡猾地看了他一眼?!拔业穆砜梢源颐橇?,玉米面包。正如你所说,我们最好快点。噢,你还是闭上嘴吧,你可能会吞下一只苍蝇?!苯芾裸读艘幌?,然后跟上奥蒂拉。

“你相信我?”“现在相信,”她话有所指?!拔也幌肷撕δ愕母星?,玉米面包,但是你还没聪明到演一出刚才我看到的戏。另外,”她深深叹了口气,“你的故事太乱了,年轻的九十岁老太太,已经死了又活着的坎德人,还有个侏儒。让人不得不相信。没人可以那么拼凑故事?!彼赝范⒆沤芾??!澳敲茨阏娴挠芯橥醯男??”“你想看吗?”杰拉德勉强笑着问。

奥蒂拉摇摇头?!拔也幌?。说实话,我甚至不知道精灵还有国王,我也不关心。但是我想有人关心。你是什么战士,玉米面包?你看起来没什么肌肉?!卑碌倮崦锏仄沉艘谎劢芾碌氖直??!耙残硎悄侵质菪⌒偷??!薄叭绻技丫羰磕苋梦艺蕉?,”杰拉德嘀咕着?!拔一岱⑹牟惶优?。如果他们不接受,我会尽力帮助伤员,或者救火,或者尽可能做其他的--”“我想他们会相信你,”奥蒂拉说?!罢缥宜?,一个有坎德人和侏儒的故事……”他们到了奥蒂拉下马的地方。奥蒂拉跳上马。她盯着杰拉德,杰拉德也盯着她。杰拉德的蓝眼睛真让人吃惊。她从未见过那种颜色,从未看见如此清澈、明亮的眼睛。她伸出手。

杰拉德一把抓住,奥蒂拉把他拉上马,坐在后面。奥蒂拉发出命令让马前进。

“你最好搂住我,玉米面包,”她说,“那样你才不会掉下去?!苯芾侣ё“碌倮母共?,往前挪了挪,紧压着她。

“这不带私人感情,奥蒂拉女士,”他说。

“啊,我有,”奥蒂拉故意叹了口气?!跋衷谖乙ヌ粞』樯??!薄澳阌忻挥腥险娑源裁?,女士?”杰拉德生气地问。

“不多,”奥蒂拉转头咧嘴笑着回答?!拔裁次乙险?,玉米面包?”“我叫杰拉德?!薄拔抑?,”她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她耸耸肩?!澳歉龃适屎夏?,就这样?!薄拔蚁胧且蛭形业拿治揖褪侨?,而不是笑话。我轻视女人,而你不怎么重视男人。我们都受过伤害,也许我们都害怕生活甚于死亡。以后我们可以边喝酒边讨论。但是现在让我们达成一致:你叫我杰拉德。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杰拉德先生?!鞍碌倮醯盟写鸢?,但是还拿不出至少是有趣的具体回答。她催马疾驰。

“停下!”杰拉德突然说?!拔铱醇耸裁??!卑碌倮兆÷?。马站着喘气。他们已经离开了河边的树林,正向空旷地带前进。前面通往城市的路有上下两个小坡。奥蒂拉看见了杰拉德说的东西。要不是专心想蓝眼睛,她本该看见的。

骑士。骑马的骑士。数百人从西边穿过平原。他们列队前进,旗帜在风中飘动,日光下枪尖和头盔闪闪发亮。

“一支黑暗骑士的军队,”奥蒂拉说。

“他们在我们和城市之间,”杰拉德说。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