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二十九章 被俘虏的猎手

“快,在他们看见我们之前调头!”杰拉德说?!拔颐强梢圆卦诙蠢铮薄岸闫鹄?!”奥蒂拉吃惊地重复道,她回头瞥了一眼,然后咧嘴笑了?!拔蚁衲阋谎?,玉米--”她停住,做了个鬼脸说,“杰拉德先生。任何其他的骑士都会坚持要冲上前战斗?!彼χ鄙硖?,按住剑柄慷慨激昂地说,“虽然是一比一百,我也要战斗。荣誉即吾命?!卑碌倮髯硗?,往洞的方向奔去。

这回轮到杰拉德吃惊了?!澳悴幌嘈拍歉??”“人都死了,荣誉有什么用?荣誉对别人又有什么用?我来告诉你,杰拉德先生,”她继续说,“他们会为你唱赞歌。他们会在酒馆里唱那愚蠢的歌,胖老板会为那以一挡百的英勇骑士流泪,泪水会滴进啤酒里。但是你知道谁不会被歌颂吗?那些索兰萨斯里的骑士。我们的同伴,我们的朋友。他们没有机会以荣誉之名光荣战斗。他们必须活下来?;つ切┬湃巫约旱娜?。

“因此也许我们只有两把剑,无关紧要。如果索兰萨斯城里每个骑士都冲上战场挑战六百个敌人会怎么样?为了安全逃进城里的农夫会怎样?他们会光荣地死去,还是被长矛刺穿?胖老板会怎么样?他们会光荣地死去,还是不得不看着敌人强奸自己的妻女,烧掉酒店?照我看,杰拉德先生,我们只是发誓?;ふ庑┤?,我们没有发誓要光荣地死去,自私地因某些空洞无望的理由而牺牲。

“敌人的主要目标是杀死你。你每天活着,他们也就失败了。只要能活下来,就算藏在洞里,也是赢得了胜利,然后你可以想办法回到伙伴中间,同他们并肩战斗。对我来说,那就是荣誉?!卑碌倮O吕创谄?。她的身体因激动而发抖。

“我从未那样想过,”杰拉德承认道,他钦佩地看着奥蒂拉?!拔蚁肽闼档挠屑阜值览?,奥蒂拉女士。不幸的是,这一切都没用了?!彼鹗种缸徘胺??!八桥沙隽巳朔朗夭嗝?。他们看见我们了?!币欢友厣直咴笛猜叩钠锸拷肓耸酉?,大概有半英里远。草地上就他们俩站着,很容易被发现。巡逻队朝他们飞奔过来。

“我有个主意,解开你的武装带给我,”杰拉德说。

“什么--”奥蒂拉皱着眉头,看见杰拉德正戴上皮帽?!芭?!”她知道杰拉德想干什么了,于是开始解剑?!敖芾孪壬?,如果你不把衣服穿反,这个诡计应该更有效???,在他们看清之前穿好?!苯芾乱槐呗钭乓槐甙咽殖槌鲂渥?,然后把奈拉卡黑暗骑士的徽记转到前面。

“不,别转身,”他命令道?!罢瘴宜档淖???斓?,在他们看清楚之前?!卑碌倮庀挛渥按?,放到杰拉德手里。杰拉德把奥蒂拉的剑、皮带都系在自己身上,然后拉上皮帽。他倒不怕被认出来,但是皮帽可以很好地隐藏面部表情。

“把缰绳给我,手放在后面?!卑碌倮瞻炝??!澳悴恢勒舛啻碳?,杰拉德先生,”她喘着气低声说。

“噢,闭嘴,”杰拉德摸索着打结?!爸辽偃险娴??!毖猜叨涌拷?。现在杰拉德能看清了,他惊讶地发现领队的是个牛头人。逃生的希望又大了些。杰拉德从未见过牛头人,不过他听说牛头人都呆头呆脑的。其他的都是奈拉卡骑士,从他们控制马的熟练程度来看,应该是老兵。

敌人奔过草地,身后扬起尘土。打头的牛头人做了个手势,其他人形成一个圈,围住了杰拉德和奥蒂拉。

杰拉德不想上前,但又觉得那会引起怀疑。他是个靠近敌方要塞的奈拉卡黑暗骑士,还带着一个俘虏,他有理由小心行事,他们也一样。

牛头人举手敬礼。杰拉德回礼,他很感激曾在梅丹元帅手下受训。他默默骑在马上,等着牛头人上级开口。奥蒂拉满脸通红,默默瞪着所有人。杰拉德只希望她能继续保持沉默。

牛头人仔细打量着杰拉德。他的眼神并不像野兽般迟钝,而是充满智慧。

“报上姓名,军阶,还有你的指挥官?”牛头人问。他的声音粗哑,像是在咆哮,但是杰拉德并不难理解。

“我是杰拉德•钨斯•蒙达,梅丹元帅的副官?!苯芾滤党隽苏婷?,因为他们可能会向梅丹元帅核实,元帅知道杰拉德的名字,他会小心应对的。他还补充了一句驻守奎灵那斯提的部队番号,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像还没有变坏的奈拉卡骑士一样,他怀疑自己的同伴。他只会回答问题,不会主动开口。

牛头人皱着眉头?!澳阕吡撕茉?,龙骑士。你往北走这么远干什么?”“我正乘梅丹元帅的蓝龙去捷列克,元帅有紧急情报要送给夜之王者塔贡,”杰拉德流利地回答。

“你还是走得太远了,”牛头人眯着眼说?!敖萘锌嗽谡舛吆茉??!薄笆堑?,长官,”杰拉德说?!拔颐欠山朔绫├?,偏离了航线。龙认为他可以飞过去,但是一阵风差点把我们吹翻了。我几乎掉了下来,龙的肩膀也受了伤。他坚持飞了一段,但是实在太疼了。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们以为在奈拉卡附近,但看见了城市的高塔。我在这附近长大,因而认出了索兰萨斯。几乎同时,我们看见您的军队向城市前进。龙怕被该死的索兰尼亚骑士看见,所以降落在森林里,找了个洞休息疗伤。

“这个索兰尼亚骑士,”杰拉德粗暴地捅了一下奥蒂拉的背部,“看见我们降落了。她跟着我们到了洞里。我们打了起来,我俘虏了她?!迸M啡撕苡行巳さ囟⒆虐碌倮??!八谴铀骼既估吹??”“她不开口,长官,但是毫无疑问她知道城内驻军人数、工事位置,以及其他可能有用的信息。那么,小队长,”杰拉德说,“请问您和您的指挥官的姓名?!闭庥行┐蟮?,但是他觉得自己被问了够多了,继续顺从地回答问题而不提问不符合他的个性。

牛头人的眼睛一闪,一时间杰拉德以为自己演过头了,然后牛头人回答?!拔医屑佣?。我们的指挥官是米娜?!彼的歉銎婀值拿质奔染次酚肿鹬?,杰拉德觉得不安?!澳闼腿ソ萘锌说氖鞘裁聪??”“我的消息是送给塔贡大人的,”杰拉德回答道,他心里七上八下。

他突然想起自己带着一封信,那封信不是梅丹元帅的,而是奎灵那斯提国王吉尔萨斯的,如果信落入黑暗骑士手里,他肯定完了。杰拉德不相信运气会那么差。信有用的时候,他把信忘在了龙那里。信会让他丧命的时候,他却带在身上。他到底做了什么,命运如此不济?“塔贡大人死了,”牛头人说?!跋衷诿啄仁且怪跽?。我是她的副官。你可以把信给我,我会转交给她?!碧剿彼懒?,杰拉德并不很惊讶。黑暗骑士的晋升往往是在晚上,黑暗中匕首穿过胸膛。这个米娜大概就是那么夺权的。杰拉德强迫自己不去想那该死的信,先应付新的?;?。他可以传个假消息了事。然后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会带走奥蒂拉,严刑拷打,而他会被打发回去。

“我要将信亲手送到夜之王者手里,”杰拉德坚持道,他在嘲弄对方多管闲事,妄自尊大?!叭绻贝笕瞬皇且怪跽?,那我要把信送到取代他位置的人手里?!薄昂冒??!迸M啡思泵λ?。他有更重要的事做,没功夫跟元帅的副官绕来绕去。加尔达一翻拇指,指向尘云的方向?!跋衷谒钦谠?。米娜在那里指挥围城。我派个人跟你去?!薄懊挥斜匾?,长官--”杰拉德说,但是牛头人没有理睬。

“至于你的俘虏,”牛头人继续说,“你可以把她交给审问官。他在铁匠帐篷附近扎营。

火红的烙铁和剥肉钳让人想起来就不舒服。牛头人命令一个骑士跟着他们。杰拉德不想让人跟着,但又不敢争辩。他向牛头人敬礼,然后策马前进。片刻间他害怕马认生不走,但是奥蒂拉轻轻踢了一下,马开始走了。牛头人直直盯着杰拉德,杰拉德浑身冒汗。然后牛头人转过马,疾驰而去。他和其他的巡逻队进入森林,很快消失在视线外。杰拉德停下回头看着河的方向。

“怎么了?”黑暗骑士护卫问。

“我担心龙,”杰拉德说?!叭袢惺粲谠?。他们是多年的朋友。如果龙出了什么事,元帅会要我的命?!彼砻娑云锸??!拔蚁肴タ纯戳?,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薄拔医拥降拿钍谴闳ゼ啄?,”骑士说。

“你没必要来,”杰拉德简短地说?!扒?,你好像不明白。锐刃一定听到号角声了。他是头蓝龙,你知道蓝龙的习性。他们可以闻到战斗的气息。他可能会以为该死的索兰尼亚骑士出城寻找自己。如果他觉得有危险,也许会误伤你们的军队--”“我接到的命令是带你去见米娜,”骑士固执地重复了一遍?!澳阆蛩ǜ婧?,就可以回龙那里去。你不必关心龙。他不会攻击我们,米娜不会允许的。至于他的伤,米娜会治疗,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奎灵那斯提?!逼锸考绦蛑髁Σ慷铀谇敖?,杰拉德悄悄骂着,但他别无选择,只能跟上。

“很抱歉,”他借着马蹄声做掩护说,“我以为他会受骗,离开我们,也不去巡逻,自己逍遥几个小时,然后再回去报告?!苯芾乱∫⊥??!拔遗錾弦桓鲋档眯湃蔚暮诎灯锸空媸切以??!薄澳闩α?,”奥蒂拉说,她轻轻拍了拍杰拉德的膝盖?!澳憔×α??!被の涝谇懊孀咦?,渴望继续执行任务。他注意到两人骑得不快,就做了个手势让他们快些。杰拉德没有理会。他在想牛头人刚说的话,黑暗骑士在包围索兰萨斯。如果那是真的,他可能会看见一支万人大军。

“你说我恨男人是什么意思?”奥蒂拉问。

杰拉德一心想着黑暗骑士,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也不记得那是自己说的。

“你说过你轻视女人,而我憎恨男人。你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的?”“在我们谈论怎么称呼你的时候。你说我们都害怕生活甚于死亡?!苯芾戮醯闷し舴⑻?,还好有皮帽盖着脸?!拔也患堑昧?。有时候我说话不经思考--”“我觉得你已经思考过很长时间了,”奥蒂拉打断他。

“啊,嗯,也许吧?!苯芾潞苁遣话?。他不想敞开自己,当然也不愿意跟奥蒂拉谈内心的想法?!澳训滥忝皇裁雌渌乱P穆??”他急躁地问。

“例如火热的针戳进我的指甲?”奥蒂拉平静地问?!盎蛘吖亟谠诳轿侍ㄉ贤丫??我有很多事要担心,不过我还是想谈谈这个?!苯芾鲁聊似?,然后笨拙地说,“我不太肯定是什么意思。也许只是你对男人没什么用。不仅仅是我,那可以理解。但是我看见你在评议会上抵制其他骑士,还有看守--”“我怎么抵制的?”奥蒂拉问,她回头看着杰拉德?!案业种频姆绞接惺裁垂叵??”“别转身!”杰拉德厉声说?!澳闶俏业姆?,记得吗?我们不该这么亲切地闲谈?!卑碌倮吡艘簧??!案嫠吣?,我喜欢男人。只是觉得他们全是骗子和无赖。只有少数男人有吸引力?!苯芾抡抛煺牖卮?,这时骑士护卫冲了回来。

“该死!”杰拉德嘀咕道?!罢飧龃蟀壮障敫墒裁??”“你太懒散了,”骑士责怪说?!翱斓?。我必须继续执行任务?!薄拔乙丫靡煌妨芰松?,”杰拉德回答?!翱刹幌朐偈ヒ黄ヂ??!辈还饷皇裁从?。这个骑士明显要牢牢盯住他们。杰拉德加快了步伐。

他们进入营地外围的时候,战士们刚刚开始挖工事。他们在弓箭射程外扎了营。几个索兰萨斯弓箭手想试试运气,不过箭射不到,最后没人再射了。也许是指挥官告诉他们节省弓箭,别傻乎乎的。

敌军营地里没人注意弓箭手,只有人偶尔瞥一眼站满了索兰尼亚骑士的城墙。偷偷瞥了之后,那人就会跟同伴谈几句,两人皱着眉,摇摇头,然后在军官注意到之前继续工作??吹嚼喂痰某鞘?,战士们并不显得惊慌,只是有些疑惑。

杰拉德好奇地四处张望。他并不属于这支军队,好奇是理所当然的。

杰拉德转向护卫?!捌渌木邮裁词焙虻??”骑士的声音很平静,但杰拉德注意到他的眼睛在头盔后闪烁?!霸丫舫塘??!薄拔蚁胗泻芏?,”杰拉德说。

“非常多,”骑士说?!霸对冻愕南胂??!薄八窃诟浇??”骑士眯着眼,盯着杰拉德?!澳阄裁聪胫??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杰拉德耸耸肩?!拔抑皇蔷醯每梢约尤胝獬≌蕉?,仅此而已?!薄澳闼凳裁??”骑士问。

周围全是铁锤的叮当声、军官下令声和安置帐篷的吵闹声,杰拉德提高了声音。

“索兰萨斯是大陆上最坚固的城市??死扯魃献钋看蟮墓コ腔饕膊荒芟魅跄切┏乔?。那里肯定有五千人准备保卫城市。你们这有什么?几百人?当然,你们可以等待援军。谁都知道?!逼锸恳∫⊥?。他上马指着说?!懊啄鹊乃玖畈吭谀抢?。你可以看见旗帜。你们自己去吧?!薄暗鹊?,”杰拉德在他身后喊道?!拔蚁氚逊舶踩桓笪使?。那应该有报酬的。我不想让她被拖去处以私刑!”骑士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澳悴辉谀卫?,先生,”他说完就走了。

杰拉德下马,牵着马走过混乱而有序的营地。战士们努力工作。军官发出命令,但并不大声斥责,也不威胁。他们并不鞭打人来催促。士气显得高昂。战士们互相嘻笑,唱起劳动号子减轻疲劳。但是,他们不得不面对城墙上数十倍于己的敌人。

“这是玩笑,”奥蒂拉低声说。周围全是敌人,虽然声音震耳欲聋,但也许会有人无意中听到?!案浇挥性?。我们的巡逻队每天都出城巡逻。他们应该会看见大堆集结的军队?!薄八窍匀幻挥锌醇?,”杰拉德说?!安蝗凰骼既咕筒换岜蝗顺銎洳灰獾匕??!苯芾挛兆沤1?,要是有哪个家伙想取笑索兰尼亚骑士,他就会冲上去干上一架。旁边的战士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有几个想取笑奥蒂拉,但军官迅速命令他们继续工作。

你不在奈拉卡,那个骑士是那么说的。杰拉德对此印象深刻,又觉得不安。这不是一支掠夺财物的雇佣军,而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军队,无论目的是什么,他们只会专注于那个目的。

指挥营帐旁竖起的旗帜算不上是旗帜,最多只是块脏兮兮的破布,上面似乎沾满了鲜血。

这个帐篷是最先安置好的,两个骑士在外面站岗。周围的帐篷还在搭建。一个军官站在指挥帐前,同另一个奈拉卡骑士说话。从军官的服装和肩上扛着的大长弓来看,他应该是个弓箭手。那个骑士背对着杰拉德,看不见脸。从那人纤细的体型来看,最多不过十八岁,只是个小伙子。杰拉德怀疑是不是某个骑士的儿子穿上了父亲的盔甲。

弓箭手首先看见了杰拉德和奥蒂拉。他用锐利的眼神打量着二人。然后他跟骑士说了什么,骑士回头看着他们俩。杰拉德吃惊地发现,那个骑士并是自己猜想的小伙子,而是个少女。她的头发是红色的,剪得很短。她的琥珀之眼牢牢抓住了两人。杰拉德从未见过如此特别的眼睛。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他感到不舒服,就像是小时候做错事,比如偷苹果或是欺负小妹妹被抓住了。他的过错得到了原谅,因为他还不知道好歹,只是个孩子。他也许会受到惩罚,但那会帮他了解以后怎么正确行事。

带着皮帽真是太好了,这样杰拉德可以转移视线而不被发现。虽然他试过,但却无法移开视线。他盯着那个少女,被迷住了。

漂亮和美丽都不能形容她。她的表情镇定而单纯,前额上没有一丝怀疑的皱纹。她的目光清澈,看到的远远超过杰拉德。无论好坏,这个人会改天换地。杰拉德意识到她就是这支军队的指挥官,那个受人尊敬的米娜。

杰拉德敬礼。

“你不是我手下的骑士,先生,”米娜说?!拔蚁肟戳?。脱下你的皮帽?!苯芾潞芤苫?,她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她的手下。没有徽记表明他来自奎灵那斯提、圣克仙或是安塞隆的其他地方。杰拉德不情愿地脱下皮帽,他倒不怕米娜会认出自己,只是皮帽可以?;に馐茜曛鄣纳笫?。

他报上名字,讲述了那个大部分真实的故事。他说得很自信,但是不得不掩饰的部分有些困难。杰拉德有种奇怪的感觉,米娜远比他了解自己。

“梅丹元帅有什么消息?”米娜问。

“您是新的夜之王者吗,女士?”杰拉德问。他似乎应该问这个问题,但又有些不安?!扒朐?,但是我受命要将消息传给夜之王者?!薄罢庵滞废味晕ㄒ簧衩挥幸庖?,”米娜回答?!拔沂敲啄?,一个唯一神的仆人。你可以告诉我,也可以不说,随你便?!苯芾乱苫蟮刈⑹幼琶啄?。虽然他想知道奥蒂拉在想什么,有什么反应,但却不敢看她。杰拉德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意识到无论自己做什么,看起来都像个傻瓜。为了某个理由,他不想让那双琥珀之眼看成傻瓜。

“我决定将消息传给米娜,”他惊讶地听到自己的声音里带有尊敬?!拔业南⑷缦拢嚎槟撬固峒唇艿铰塘汤椎墓セ?。她命令梅丹元帅摧毁奎灵诺斯,还威胁说如果元帅不照办,她就亲自动手。她命令元帅灭绝精灵?!泵啄缺3殖聊?,只是轻轻点头表示知道了。

杰拉德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懊返ぴ肭胍怪跽咦⒁?,攻击奎灵那斯提打破了龙王之间的协议。元帅害怕一旦玛烈听说此事,龙王之间就会爆发全面战争,安塞隆大部分地方都会毁灭。梅丹元帅认为他不受碧雷的命令,他是个忠诚的奈拉卡骑士,因此要求上级夜之王者下达命令。梅丹元帅还想提醒大人,沦为废墟的城市没有价值,死亡的精灵也不会缴税?!泵啄任⑿ψ?。笑容温暖了琥珀之眼,琥珀像蜜一样流过杰拉德?!八贝笕擞Ω没嵘钍芨卸?。已故的塔贡大人?!薄昂芤藕短剿乃姥??!苯芾虏挥勺灾鞯仄沉艘谎酃?,弓箭咧嘴笑看着他,似乎知道他的感受。

“塔贡跟唯一神在一起,”米娜说,她的声音庄严而诚挚?!八噶舜?,但现在知道后悔了?!苯芾麓蟪砸痪?。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唯一神是谁?他以为身为黑暗骑士应该知道,也就不敢问。

“我听说过这个唯一神,”奥蒂拉用可怕的声音说。杰拉德掐了她小腿一下,让她闭嘴,但奥蒂拉并不理会?!坝腥颂钙鸸ㄒ簧?,一个光明城堡来的假牧师。亵渎!我告诉你,大家都知道,众神离去了?!泵啄壬弦剖酉?,盯着奥蒂拉。

“众神可能是离开了你们,索兰尼亚骑士,”米娜说,“但并没有离开我。松开这个骑士,让她下马。别担心,她不会逃跑的。毕竟她能去哪里?”杰拉德按命令帮助奥蒂拉下马?!澳阆肴梦颐橇礁龆纪甑奥??”他一边解开奥蒂拉手腕上的皮带一边小声说?!跋衷诿皇奔涮致凵裱?!”“但是我的手被解开了,不是吗?”奥蒂拉瞥了他一眼说。

杰拉德用了推了她一下。奥蒂拉摇摇晃晃地站到米娜面前,米娜只有她肩膀高。

“现在任何人都没有神了,”奥蒂拉重复道,这是索兰尼亚骑士典型的顽固?!澳阄叶家谎??!苯芾孪胫腊碌倮降自谙胧裁?。他一点都不知道,只能保持警惕,随时配合她的计划。

米娜并不生气或是烦恼。她耐心地注视着奥蒂拉,就像是母亲看着被宠坏的孩子发脾气。米娜伸出手。

“握住,”她对奥蒂拉说。

奥蒂拉惊讶地盯着她。

“握住我的手,”米娜重复道,就像是孩子反应迟钝。

“照她说的做,该死的索兰尼亚骑士,”杰拉德命令道。

奥蒂拉瞪了他一眼。无论她希望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杰拉德在心里叹了口气,摇摇头。奥蒂拉又看着米娜,像是要拒绝,然后她朝米娜伸出手。奥蒂拉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就像并非是自愿的。

“这是什么巫术?”她严肃地说?!澳愣晕易隽耸裁??”“我什么都没做,”米娜轻轻说?!澳阈睦镅罢揖袷沉傅哪遣糠窒蛭疑斐隽耸??!泵啄任兆“碌倮氖?。

奥蒂拉喘着气,似乎很痛苦。虽然杰拉德看不出米娜在用力,但奥蒂拉无法挣脱。她紧咬嘴唇,眼泪直流,全身都在颤抖。她咽了一口,想忍受痛苦,但下一刻却跪了下来。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她低下头。

米娜靠近奥蒂拉,抚摸着她的黑色长发。

“现在你看见了,”米娜轻轻说?!澳阌Ω妹靼琢??!薄安?!”奥蒂拉哽咽道?!安?,我不相信?!薄澳愕娜废嘈?,”米娜说。她抬起奥蒂拉的下巴,奥蒂拉不得不看着那双琥珀之眼?!拔颐挥卸阅闳龌?。你在骗自己。当你死后,你就会去见唯一神,那里不会再有谎言?!卑碌倮ざ囟⒆潘?。

杰拉德颤抖着,全身发冷。

弓箭手俯身对米娜说了些话。米娜听完点点头。

“萨缪瓦尔队长说,你肯定可以告诉我们关于索兰萨斯防卫的重要情报?!泵啄任⑿ψ潘仕始??!拔也恍枰庵智楸?,但是队长认为他需要。所以你会先受到审问,然后被处死?!薄拔沂裁炊疾换崴?,”奥蒂拉含糊地说。

米娜悲伤地注视着她?!笆堑?,我想你不会。我可以向你保证,忍受苦难没有用,你说不出我不知道的事。我这么做只是迁就萨缪瓦尔队长?!泵啄韧溲孜橇税碌倮那岸??!拔蚁蛭ㄒ簧裢萍瞿愕牧榛?,”米娜说着,起身面对杰拉德。

“谢谢你送来消息。我建议你不要回奎灵诺斯,碧雷不会让你进入那个城市。她会在明天黎明发动进攻。至于梅丹元帅,他是个叛徒。他爱上了精灵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他爱上了太后罗拉娜塞拉莎。他并未按命令疏散城市居民,奎灵诺斯满是精灵战士,准备为保卫城市献出生命。国王吉尔萨斯为碧雷和她的军队设下了陷阱--我必须承认那是个巧妙的陷阱?!苯芾抡糯笞?,下巴都快掉了。他觉得自己会为梅丹辩护,然后又知道不会,因为那么做也许会牵涉到自己?;蛘呙啄纫丫澜芾率羌侔绲?,他做什么无关紧要。最后杰拉德问了个必须知道的问题。

“碧雷……收到警告了?”杰拉德口干舌裂,几乎说不出话来。

“龙由唯一神看管,我们都一样,”米娜回答。

她转身离开了。等待的军官上前向米娜请示,她走去回答他们。没杰拉德的事了。

奥蒂拉摇晃着站起来,如果不是杰拉德假装抓住她的手臂撑着,她又会倒下去。杰拉德想知道到底是谁在靠着谁--他自己都需要支撑。他浑身大汗,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我不能回答你,”虽然杰拉德并没有提问,萨缪瓦尔队长还是这么说。队长走了过来。

“米娜说的梅丹的事是真的吗?他是叛徒?”“我不……我不……”杰拉德说不出来。他厌倦了撒谎,那似乎也没什么用。如果他相信米娜的话,奎灵诺斯的战斗明天黎明就会开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相信米娜。杰拉德疲倦地摇摇头?!拔蚁胝饷皇裁垂叵?,至少现在是?!薄叭绻隳芗尤?,我们会很高兴,”萨缪瓦尔队长说?!跋衷?,我告诉你带俘虏去哪里。审问官搭好了帐篷,但是明天早上才会工作。我们可以再想办法?!彼沉艘谎鬯骼既?,城墙上黑压压的全是骑士?!澳憔醯媚抢镉卸嗌倬??”“很多,”杰拉德强调说。

“嗯,我想你是对的?!比淹叨映と嗔巳嘞掳??!拔掖蚨乃?,是吗?”他冲奥蒂拉一翻拇指,奥蒂拉迷迷糊糊地走着,似乎根本不关心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她是否清楚,”杰拉德闷闷不乐地说?!八裁炊济凰?,也不会对你们的审讯者说什么。她很顽固。我把她送到哪里去?我很高兴能摆脱她?!比淹叨映ご沤芾伦叩揭桓稣逝袂?,旁边铁匠和助手正在安放锻炉。萨缪瓦尔在铁匠那里停了一下,他挑出一副镣铐,帮杰拉德锁住奥蒂拉的脚和手腕,然后将钥匙交给杰拉德。

“她是你的囚犯,”队长说。

杰拉德谢过后,把钥匙塞进靴子里。

这个帐篷没有床,队长拿来了一些水和食物。奥蒂拉拒绝进食,但她喝了些水,勉强表示感谢。她躺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

杰拉德走出帐篷,思考着现在该做什么。他觉得自己该吃东西了??醇映な稚系拿姘腿飧?,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饿。

“既然她不想要,”杰拉德说,“那食物就给我吧?!比淹叨萘斯??!跋衷诨姑挥写妒抡逝?,但是这些食物还有。我自已也要去吃。你想一起来吗?”“不,”杰拉德说?!靶恍荒?,我要盯着她?!薄八睦锒疾换崛?,”队长笑着说。

“不过看管她是我的责任?!薄八姹隳?,”萨缪瓦尔队长大步走了。他开始挥手,显然是看见了一个朋友,。杰拉德看见牛头人带着巡逻队回来了。

杰拉德蹲在帐篷外面,大口吃下食物,根本不品尝。他想起水袋忘在了奥蒂拉那里,就进帐篷去拿。杰拉德觉得她可能睡着了,就轻手轻脚地走进去。

奥蒂拉没有动过,现在眼睛也闭上了。杰拉德悄悄地伸手拿水袋,这时奥蒂拉说话了。

“我没睡,”她说。

“你应该休息,”杰拉德说?!跋衷诿皇裁纯勺?,只能等着黄昏。我有脚镣的钥匙。我会想办法给你找副盔甲或是军装--”奥蒂拉移开了视线。

杰拉德不得不问?!澳憧醇耸裁?,奥蒂拉?她碰你的时候你看见了什么?”奥蒂拉闭上眼,颤抖着。

“我看见了神的意志!”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