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三十一章 红玫瑰

在龙王碧雷指定要摧毁奎灵诺斯这天的黎明前,梅丹元帅在花园里吃早餐。他吃得很好,因为以后不再需要储存食物了。他知道有人在战斗前吃不下东西,就算吃了也会立即吐出来。很久以前,他就训练自己在战斗前大吃一餐,他很喜欢这么做。

梅丹可以集中精神吃完,不去关心将要发生的事和那之后的未来。昨晚睡觉前,他已经不再担心过去--这是另一个训练。至于短暂的将来会留给他什么,他只是相信自己。他知道自己的极限和力量,了解并信任自己的同伴。

梅丹用最后的草莓沾了沾精灵酒,吃下橄榄面包和白色的奶酪。面包很硬,已经放了一个星期了,因为面包店这些天都没有开业,厨师要么逃离了奎灵诺斯,要么躲起来一直工作到今天。但梅丹还是喜欢面包的味道,他一直喜欢橄榄面包,奶酪涂在面包上好吃极了。这真是一件乐事,死了之后他会怀念的。

梅丹并不相信死后的生活。在他看来,有理性的人都不会那么想。死亡就是毁灭。每晚短暂的睡眠都是为了最后的长眠。但是他觉得,就算是毁灭了,他也会想念花园、香面包上的软干酪,还有月光下闪亮的金发。他吃完奶酪,掰下一些面包屑扔给鱼,然后又独自在花园里坐了一小时,听着麻雀唱起悲伤的歌。一时间他的眼睛模糊了,但那是因为鸟儿会因他而沉默,他会想念那些晚开的美丽花朵。就在这时,他知道是时候离开了。

黑暗骑士杜马帮助梅丹穿上盔甲。今天元帅不会穿全身铠甲,碧雷会起疑心的。精灵已经被杀死,被驱逐,被征服了。精灵国都正要拱手送给她,她的元帅在这胜利地向自己致意,还穿铠甲干什么?另外,梅丹需要迅速行动,重甲会妨碍他。他穿上了仪式盔甲,这件光亮的胸甲上有百合和骷髅标记。他还戴上了头盔,除此之外都没穿。

杜马帮梅丹系牢肩膀上长长的斗篷。这件羊毛斗篷浸了黑色染料,变成了紫色。斗篷边上装饰有金穗,拖在地上几乎跟锁甲上衣一样重。梅丹很厌恶这件斗篷,除了去参议院从来不穿。但是今天,这件斗篷可以派上用场,因为它可以掩盖很多东西。穿完斗篷后,梅丹试了试,确定是否符合要求。

杜马帮他整理好斗篷,盖住系在左边的剑。他现在佩不是那把魔法剑陨星,暂时用自己的剑。他必须时刻注意抓牢左边的斗篷,以免被龙翼卷起的风吹开。他试了几次,杜马在旁边盯着。

“你认为会有用吗?”元帅问。

“有用,大人,”杜马回答?!熬退惚汤卓醇痔纳凉?,也只会以为是你一直带着的剑?!薄昂芎??!泵返し畔露放?。他解下剑,准备放到一边,然后又想了想,把剑交给了杜马?!罢獍呀K嫖叶嗄?,希望它能让你满意?!倍怕砺冻隽松儆械男θ?,然后又不笑了。他解下自己那把普通的剑,佩上元帅的精钢剑。他并未表示感谢,只是嘀咕了一句,但是梅丹知道,自己的礼物让他满意又感动。

“现在你得走了,”梅丹说?!澳阋吆艹さ穆坊乜榕邓?,在今天早上约定时间之前还有很多事要做?!倍怕硐胍蠢?,但元帅伸出了手。杜马犹豫了一下,然后抓住梅丹的手,沉默而热情地握手。杜马离开了,他上马向奎灵诺斯疾驰而去。

梅丹在心里再次检查计划,看自己是否遗漏了什么。他很满意,当然,没有任何计划是完美的,而且事情发展往往不如人意,但是梅丹自信他和罗拉娜已经考虑到了最意外的情况。他锁上家门,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开门,也许有人会按他的要求在花园里火化他的尸体。将来精灵回到家园时,会有人住进这栋房子吗?会有人记得吗?“该死的梅丹元帅的房子,”他半笑着自言自语道?!耙残硭腔嵋话鸦鹕盏舴孔?。人类会的?!钡蔷楦死嗖灰谎?。精灵不会对这种微不足道的报复满意,他们知道那没什么用。另外,他们也不想破坏花园。这一点倒是值得相信。

离开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他在花园里找到两朵完美的玫瑰--一朵红的,一朵白的。他摘下两朵花,拔去了白玫瑰的刺,将带刺的红玫瑰别在胸前。

梅丹拿着白玫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花园。需要回头吗?他把美景和芳香留在心里,希望如果自己死了,灵魂能回到这里,永远生活在美丽、安宁和孤独中。

罗拉娜在家中做的事跟元帅几乎一样,但有一点不同,她只是勉强吃了几口,就把食物放到一边,然后喝了一杯酒,回到房间。

没人帮忙穿盔甲,因为她已经让女仆逃往南方了。仆人们流着眼泪,极不情愿地离开了主人。现在只剩下凯勒文卓斯了。罗拉娜催促他离开,但是他拒绝了,罗拉娜没有强求??瘴淖克顾底约阂粝?,挽回因弟弟背叛而被玷污的家族荣誉。

罗拉娜理解凯勒文卓斯,他这么做让罗拉娜很难过??瘴淖克故乔诿愣榈暮闷腿?,能够提前想到罗拉娜的需求,但是现在他不再笑或是唱歌,变得沉默、冷漠,把想法都藏在心里,拒绝任何关心。

罗拉娜穿上了多年前她是黄金将军时穿的皮裙。与年轻时相比,裙子有点紧,虚荣心让她有些在意,然后又一笑了之。皮裙侧面是开着的,既便于移动,又能在站立或是骑马时给予有效的?;?。穿完之后,罗拉娜准备叫凯勒文卓斯,但是话还没出口等在外面的精灵就进来了。

凯勒文卓斯默默地为罗拉娜系牢胸甲,这件装饰着金色的蓝色盔甲是她多年前穿的,然后罗拉娜披上一件大号斗篷。

这件斗篷是她为了这次行动日夜赶做的。白色的羊毛斗篷由前面的七粒金扣子扣上,侧面开缝,便于使用武器。她时而走来走去,时而站立不动,在镜子里仔细审视自己,确定没有露出皮裙或是剑。她看起来应该像祭品而不是猎手。

斗篷限制了她移动手臂,凯勒文卓斯就将她的长发披在肩上。梅丹元帅想让罗拉娜戴上头盔?;ぷ约?,但罗拉娜拒绝了。头盔看起来不合适,龙会起疑心的。

“毕竟,”罗拉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她攻击,有没有头盔没什么分别?!蔽萃獾囊酉炝似鹄?。

“梅丹元帅来了,”罗拉娜说?!暗绞焙蛄??!甭蘩忍鹜?,看见凯勒文卓斯的脸变得苍白。他绷紧下巴,咬着牙,用恳求的目光看着罗拉娜。

“我必须这么做,凯勒文卓斯,”罗拉娜轻轻按着他的手臂说?!八淙换岵淮?,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笨瘴淖克沟拖峦?。

“你现在该走了,”罗拉娜继续说?!澳愀萌ニ锞臀涣??!薄白衩?,女士,”凯勒文卓斯说,他的声音自弟弟死后就变得空洞而沉闷。

“记住给你的命令。当我说是奎灵那斯提时,你就点燃信号箭,朝天空发射。你要朝奎灵诺斯方向发射,让负责监视的人看见?!薄白衩?,女士?!笨瘴淖克鼓瞎?,转身准备离开?!叭绻唤橐?,我走花园离开?!薄翱瘴淖克?,”罗拉娜叫住他说?!拔液鼙?,真的很抱歉?!薄澳裁匆狼?,女士?”凯勒文卓斯背对着罗拉娜说?!拔业艿芟肷蹦?。他的所作所为不是您的错?!薄耙残硎俏业拇?,”罗拉娜犹豫地说?!叭绻抑浪敲床豢炖帧绻页榭詹槊髡嫦唷绻颐挥邢氲比坏厝衔恰薄拔颐抢钟谏淳褪桥??”凯勒文卓斯帮她说完?!安?,那从未发生过,不是吗?”凯勒文卓斯注视着罗拉娜,露出奇怪的笑容?!爸换岽酉衷诳?。过去的一切到这结束了。无论今天发生什么事,精灵的生活将会永远改变。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也许在一切结束前,我们都会明白生为奴隶的意思,包括您,女士。也包括您的儿子?!笨瘴淖克雇溲闷鸸?,准备出发??煲雒攀?,他转身面对着罗拉娜,但却并没有看罗拉娜。

“最奇怪的是,女士,”他目光沮丧,声音粗哑,“我在这里很快乐?!彼志狭艘还?,然后离开了。

“悄悄穿过花园的那个是凯勒文卓斯吗?”罗拉娜开门时梅丹问。他盯着罗拉娜。

“是的,”罗拉娜回答,虽然厚厚的树叶挡住了视线,她还是朝那个方向瞥了一眼?!八ニ锞臀涣??!薄澳雌鹄春懿话?。他做过或是说过什么让您不安吗?”“就算是,我也必须体谅。自从弟弟死后,他就变了。悲痛击垮了他?!薄八谋词抢朔?,”元帅说?!鞍乖嗟牡艿懿恢档昧饕坏卫??!薄耙残戆?,”罗拉娜并不那么认为?!暗恰彼O吕?,疑惑地摇摇头。

梅丹认真地盯着她?!爸灰稻浠?,女士,我就立刻将您安全送出奎灵诺斯。您可以和您儿子在一起--”“不,谢谢您,元帅,”罗拉娜抬起头平静地说?!翱瘴淖克贡匦牒妥约憾氛?,我也一样。我已经下定决心,做我该做的部分??峙履枰?,阁下,”她有些调皮地加了一句,“除非您想穿上我的衣服,戴上金色假发?!薄昂廖抟晌?,就算是碧雷那种蠢货都能看破伪装,”梅丹说??吹铰蘩刃?,他很高兴。这是另一段值得保存的记忆。他把白玫瑰递给罗拉娜?!八透?,女士。这是从我的花园摘的。这个秋季,奎灵诺斯的玫瑰一定很美?!薄班?,”罗拉娜接过玫瑰。她的手微微颤抖?!八腔岷苊览??!薄澳峥吹降?。如果我今天死去,请您为我照看我的花园。您答应吗?”“战斗之前就说死不吉利,元帅,”罗拉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拔颐堑募苹欢ㄓ行?。龙会失败,她的军队会陷入混乱?!薄拔沂歉稣绞?。死亡写在我的契约中。但是您--”“元帅,”罗拉娜笑着打断他,“每一份契约都会在死亡后中止?!薄暗悄牟皇?,”梅丹轻轻说?!盎姑怀さ轿夷芑钭抛柚??!彼悄玖艘换岫?。梅丹看着罗拉娜,看着月光轻轻抚摸她的长发,梅丹一直想那么做。罗拉娜盯着玫瑰。

“您同儿子吉尔萨斯的分别很困难吧?”最后梅丹问。

罗拉娜轻轻叹口气答道?!安⒉皇悄胂蟮哪茄?。吉尔萨斯没有劝我放弃我的想法,也没有逃离他自己的道路。我们并没有像我担心的那样,花最后的几个小时进行无用的争辩。我们回忆过去,谈起将来他会做什么。他有很多希望和梦想。那能让他必须走上的黑暗而危险的旅程变得轻松些。就像凯勒文卓斯说的,就算今天我们赢得胜利,精灵的生活也将永远改变。我们无法回到过去?!甭蘩认萑氤了?。

梅丹心里很称赞吉尔萨斯。元帅猜测,对那个年轻人来说,留下母亲面对龙,而自己却安然离开是多么困难。吉尔萨斯很明智,他知道劝阻母亲放弃自己的选择没有用,只会召来反责。吉尔萨斯需要全心面对面前的道路。梅丹比罗拉娜更清楚危险,因为他已经收到了关于西瓦那斯提的报告。但他不想让罗拉娜烦恼,什么都没说。处理完这个?;?,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应付那个?;?。

“如果您准备好了,女士,我们现在就走,”梅丹说?!拔颐浅煤谇那拇┕鞘?,在黎明时进入太阳之塔?!薄拔易急负昧?,”罗拉娜说。她没有回头看。当他们走过开满丁香花的小路时,罗拉娜说,“我想谢谢您,元帅,我代表精灵,谢谢您今天为我们做的一切。我们会记住并尊重您的勇气?!泵返び行┖π??!巴液蠡谧龉氖孪啾?,女士,”他平静地说,“也许我今天做的并不多??梢悦魅返氖俏也换崛媚湍娜嗣袷??!薄拔颐堑娜嗣?,梅丹元帅,”罗拉娜说?!拔颐堑娜嗣??!彼幕八淙皇呛靡?,但却刺痛了梅丹的心。这是梅丹应得的惩罚,身为一个战士,他毫不畏惧地默默承受。他忍受着胸前玫瑰的刺痛。

梅丹和罗拉娜迅速穿过大街,向太阳之塔而去,他们能听见精灵家里发出微弱的声音。虽然没有精灵现身,但悄悄藏着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大街上有重物被拖上楼的声音,也有弓箭手就位时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他们听到有人用通用语和精灵语沉着地下令??拷?,他们看见杜马正在自家屋顶上,最后修整一下树枝。杜马会等待凯勒文卓斯的信号,然后给精灵发出进攻信号。他向元帅敬礼,向太后鞠躬,然后继续工作。

太阳升起,他们到达太阳之塔时,阳光已经很明亮了。梅丹遮住眼睛,虽然觉得自己的花园需要雨,他还是感谢今天的好天气,因为能见度很高。他笑着不再细想,专心于任务。

光线穿过无数的窗户,塔内部闪耀的彩虹围成一圈,照亮了天花板上的图案:被希望分隔开的白天和黑夜。

罗拉娜把剑和龙枪锁在了某个房间里。在她去取的时候,梅丹透过一扇窗户,看着奎灵诺斯准备战争。像太后一样,这座城市从美丽而端庄的少女变成了刚强的战士。

罗拉娜递给梅丹魔法剑陨星。梅丹庄重地接过剑,然后系在自己腰上。罗拉娜帮他整理好斗篷,盖住剑。她走到后面,仔细审视了一下,然后说完全看不见金属的闪光。

“我们走这个楼梯?!甭蘩戎缸乓桓雎菪ヌ菟??!八ㄍサ难籼???峙乱篮艹な奔?,但还是有时间休息--”突然,就像日食一样的可怕黑暗吞没了阳光。梅丹赶紧看着窗外,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担心自己会看到的东西。

空中黑压压的全是龙。

“恐怕没什么时间了,”梅丹平静地说,他从罗拉娜手里拿过龙枪,罗拉娜想拿回去,但梅丹摇摇头?!澳翘趼躺哪腹诽崆胺⒍チ?。这不奇怪,我们必须赶快?!彼谴蚩?,开始爬绕着石柱螺旋而上的楼梯?;平鸷桶滓瞥傻姆鍪植谝黄?,也螺旋而上。扶手的样子像常春藤,看起来不像是人造的,倒像是长在石头上的。

“我们的人准备好了,”罗拉娜说?!暗笨瘴淖克狗⒊鲂藕藕?,他们就会进攻?!薄跋M颐悄芤揽克葱心遣糠秩挝?,”元帅说?!罢缒?,最近他的举动有些奇怪?!薄拔蚁嘈潘?,”罗拉娜回答?!翱??!彼缸怕ヌ萆虾窈窕页纠锏慕庞??!八丫谡獾茸盼颐橇??!彼蔷】赡芸?,但又不敢太快,以免在到达塔顶前消耗太大体力?!拔艺娓咝恕挥写┤眍?,”元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实际上,罗拉娜告诉他才到一半,梅丹就已经喘气冒汗了。

“我年轻时……经常跟弟弟和坦尼斯一起……比赛爬楼梯,”罗拉娜说,她按着疼痛的胁部?!拔颐亲詈眯菹ⅰ恍』岫?,不然走不动了?!甭蘩茸诼ヌ萆?,疼得缩起身子。梅丹站着盯着窗外。他深呼吸几口,伸伸腿放松肌肉。

“您能看见什么?”罗拉娜紧张地问?!胺⑸裁词铝??”“还没什么,”梅丹回答?!翱罩心切┦潜汤椎氖窒?。也许是在侦察城市,确定已经废弃了。碧雷是个胆小鬼。没有魔法,她觉得自己毫无防备。除非确信不会受到伤害,她是不会靠近奎灵诺斯的?!薄八恼绞渴裁词焙蚪氤鞘??”梅丹转身看着罗拉娜?!霸谀侵?。龙离开之前指挥官不会派人进城。龙威会扰乱军队,让他们难以控制。龙都离开后,战士就会来了,做‘扫尾工作’?!甭蘩却笮ζ鹄??!跋M钦也坏绞裁纯伞ā??!薄叭绻磺邪醇苹?,”梅丹回以微笑说,“地板会被清洁干净?!薄昂昧寺??”罗拉娜问。

“好了,”梅丹回答,他伸手帮罗拉娜站起来。

他们沿着楼梯上到了塔顶,面前是一个拱顶通道。穿过这个通道就到了可以俯视整个奎灵诺斯的阳台。太阳咏者和帕拉丁的牧师过去经常在节日来到塔顶,感谢帕拉丁,或是精灵所称的爱力的祝福,其中最荣耀的就是给予一切生命和指引的太阳?;煦缰胶?,那种仪式就终止了,现在没人来这里。那有什么用?帕拉丁离去了。这个太阳是陌生的太阳,虽然它仍然给予光明和生命,但似乎很勉强,并不光荣。精灵本来会延续这古老的传统,因为它是惯例。大灾变后,帕拉丁并不回应祈祷,但咏者索拉斯特伦一直保留着这个传统。而年轻的国王吉尔萨斯没力气爬这么高。他以身体不好为借口,精灵就抛弃了传统。吉尔萨斯不想爬到太阳之塔顶部的真正原因是,他不想面对陷落的城市。

“当奎灵诺斯不再被奴役,”昨晚吉尔萨斯向母亲许诺,“我会回来,不管我有多老,就算骨头发响,牙齿尽落,我也要像玩耍的孩童一样爬上那楼梯,因为我会面对自由的国家和自由的人民?!甭蘩茸叩阶詈笠患堵ヌ萆?,想起了儿子。她能看见年轻而强壮的儿子跳上楼梯,俯视沐浴在阳光下的土地,那时儿子一定还会是年轻强壮,而不是年老体衰。

罗拉娜顺着拱道往阳台上看,外面只有黑暗。碧雷手下的龙遮住了阳光。龙威让她喉咙缩紧,手掌冒汗,她不知不觉抓紧了扶手。正如告诉过梅丹元帅的那样,以前她接触过这种恐惧,知道如何克服。她走过去,直接面对敌人,久久盯着那些龙,直到在心里击败了他们。但恐惧并没有离开,它会一直在那里,但罗拉娜控制住了恐惧。

平静下来后,她环顾四周,寻找凯勒文卓斯。罗拉娜以为会看见精灵在平台上等着,但让罗拉娜不安的是,她没看见人。不过她忘了龙威的影响。也许凯勒文卓斯被龙威击垮,逃走了。

不,那不可能。只有一条路下去。他们应该会在楼梯上碰见。

也许他到外面阳台上去了。

罗拉娜正要出去寻找,这时元帅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梅丹终于爬到楼顶,长长出了口气。罗拉娜转身想告诉他凯勒文卓斯不见了,但这时她看见精灵从拱道内阴影里现身了。

罗拉娜意识到自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她受龙威影响,没有注意到凯勒文卓斯。精灵蹲伏在阴影里,似乎不能走动。

“凯勒文卓斯,”罗拉娜关切地对年轻精灵说,“你的感觉是龙威--”梅丹元帅把龙枪靠在墙上?!跋胂肟?,”他喘着气说,“我们还得爬下去?!笨瘴淖克雇蝗惶鹄?,手中闪过钢铁的光芒。

罗拉娜大喊一声,冲上前想阻止他,但太迟了。

元帅举起了拿龙枪的手,凯勒文卓斯瞄准那里腋下没有防护的地方,刺穿了斗篷。匕首没入梅丹的肋部,然后又被抽了出来。精灵的手上和匕首上沾满鲜血。

梅丹发出一声痛苦的喊声,身体变得僵硬。他按着侧肋,单腿跪在地板上。

“??!”梅丹猛地吸气,但却不能呼吸,匕首刺穿了他的肺?!鞍?!”“凯勒文卓斯……”罗拉娜震惊过度?!澳愀闪耸裁??”刚才一直盯着元帅的精灵转而注视着罗拉娜。他脸色铁青,目光疯狂。精灵举起匕首,对着罗拉娜。

“别靠近我,女士!”他喊道。

“凯勒文卓斯,”罗拉娜无助地问,“为什么?他要帮助我们--”“他杀死了我的弟弟,”凯勒文卓斯喘着气说,他苍白的嘴唇在颤抖?!昂芏嗄昵?,他就用他肮脏的钱和邪恶的许诺杀死了弟弟。他利用弟弟,同时还蔑视弟弟--你还没死,是吗,你这个杂种?”凯勒文卓斯冲上前,想再刺一次。

罗拉娜迅速挡在精灵和元帅之间。刹那间她以为愤怒的凯勒文卓斯会刺伤自己。

罗拉娜毫无畏惧地面对他。她死了没关系,迟早都会死的。他们的计划完了。

“你干了什么,凯勒文卓斯?”她伤心地重复道?!澳慊倭宋颐??!笨瘴淖克古幼怕蘩?。他嘴里冒出白泡,举起了匕首,却没有刺出去。然后他呜咽了一声,把匕首扔在了墙上。罗拉娜听到匕首发出叮当声。

“我们已经完了,女士,”凯勒文卓斯哽咽着说。

凯勒文卓斯疯狂地逃跑。他看不见自己要去哪里,或者是根本不在意,撞上了黄金和白银缠绕而成的扶手。古老的扶手抖动着,然后在年轻精灵的重量下断开了??瘴淖克钩宄隽寺ヌ荼咴?。他并没有试图抓住什么,一声不吭地落了下去。

罗拉娜捂着嘴,闭上眼睛,年轻精灵的死亡把她吓呆了。她站着颤抖,拼命地想赶走令人作呕的麻木感。

“我不会放弃,”她对自己说?!安换帷嗳艘揽俊薄芭俊泵返さ纳艉苄槿?。

他躺在地上,手仍然按着侧面,似乎可以阻止带走生命的血液流失。他的脸和嘴唇都变得苍白。

罗拉娜流着泪,跪倒在梅丹身边,疯狂地拉开沾满鲜血的斗篷寻找伤口,看有没有办法止血。

梅丹牢牢抓住她的手,摇了摇头。

“您为我而哭,”他惊讶地说。

罗拉娜不能回答。她的眼泪滴在梅丹脸上。

梅丹微笑着,似乎想亲吻罗拉娜的手,但是没有力气了。他只能握紧罗拉娜的手。努力说话的痛苦让他全身颤抖。

“现在您必须去了,”梅丹用剩下的力气挤出每个词?!澳蒙辖!土?。您负责指挥,罗拉娜?!甭蘩炔蹲?。您负责指挥,罗拉娜。这句话十分熟悉,听起来似乎回到了另一个黑暗和死亡的时代。她无法思考为什么是那样或者曾在哪里听过,只是摇摇头。

“不,”罗拉娜断断续续地说?!拔也荒堋薄盎平鸾?,”梅丹低声说?!拔乙恢毕肟醇泵返ぬ玖丝谄?。沾满鲜血的手松开了,无力地落在地上。他还是盯着罗拉娜,虽然那双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生气,但罗拉娜看见了他毫不动摇的信心。

他的意思很明确,罗拉娜负责指挥。就算不是他的声音,另一个声音……很远的声音。

你可以指挥,罗拉娜。再见,精灵少女。你的光芒会照亮这个世界……我的世界是时候变暗了。

“不,史东,我做不到,”罗拉娜哭道?!拔叶雷砸蝗?!”某天在另一个塔顶,史东独自一人站在朝阳下。毫无疑问他会面对死亡,但他没有颤抖。

罗拉娜为他哭泣,为梅丹和凯勒文卓斯哭泣。她为毁灭了他们的仇恨而哭泣,那仇恨会继续毁灭,直到某人找到勇气去爱。她也为自己的软弱而哭泣。泪已尽,罗拉娜抬起头。现在她平静下来,控制住自己了。

“史东•布莱特布雷德?!甭蘩冉粑账?,向他祈祷,没有其他人会倾听她的祈祷?!爸沂档呐笥?,我需要你的力量,需要你的勇气。支持我,我就能拯救人民?!甭蘩炔粮裳劾?,坚决地合上元帅的双眼,亲吻了他冰冷的前额。

“您有勇气去爱,”罗拉娜轻轻对他说?!澳嵌阅臀易约憾际钦??!毖艄庹樟亮苏饫?,靠在墙边的龙枪微微闪光,地上的血也在闪烁。罗拉娜瞥了一眼外面空旷的蓝天。那些龙已经离开了。她并不高兴,因为那意味着碧雷要来了。

罗拉娜绝望地想起自己和元帅拟定的计划,然后毅然放弃了那个念头??瘴淖克沟墓?、涂有树脂的信号箭、火石和火绒都放在通道里。没人发出信号箭了。她不能自己去做,她要面对龙。现在没办法通知监视信号的杜马了。

“没关系,”她自言自语道?!暗绞焙蛩嶂赖?。他们都会知道?!甭蘩冉饪а系奈渥按?,用僵硬而颤抖的手把它系在自己腰上,然后用斗篷遮住。她的白斗篷沾上了元帅的鲜血,没办法处理。只能想办法向龙解释,不仅要解释血是怎么回事,还要解释为什么她这个人质站在塔顶却无人看管。碧雷会起疑心。就算她是傻瓜,龙也不是。

这没有希望,没有机会,罗拉娜告诉自己。她听到碧雷靠近了,巨大的龙翼遮住了太阳。黑暗降临??掌新橇绯龅亩酒奈兜?。

龙威压倒了罗拉娜。她开始发抖,手变得冰凉、麻木。元帅错了,她做不到……一丝阳光从龙翼下射出,照亮了龙枪。龙枪闪耀着银色光辉。

这种美丽打动了罗拉娜,她想起就在不久前那些使用龙枪的人。她想起自己站在史东的尸体旁边,拿着龙枪,勇敢地面对敌人。那时她也害怕。

罗拉娜伸手触摸龙枪。她并不想拿上龙枪。龙枪长达八英尺,她无法瞒过龙。她只想摸摸龙枪,追忆史东。

也许这一刻史东和她在一起。也许那些龙枪使用者的勇气是龙枪的一部分,那勇气经过钢铁,流入罗拉娜体内。也许她自己的勇气,一直都在的黄金将军的勇气也从她体内流入龙枪。她只知道当自己触摸龙枪时,心里有了计划。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罗拉娜坚决地握住龙枪,走进阳光。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