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二卷 陨星之巨龙

第三十二章 陨星

罗拉娜曾认为龙很美丽。

塔克西丝女王的龙美丽而致命。红龙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着红光,他们的呼吸是火焰。蓝龙飞行迅速而优雅,利用热气流在云层中盘旋。白龙冰冷而美丽,黑龙光亮而狡猾,绿龙则是致命的翠绿。罗拉娜害怕他们,憎恨他们,但从未杀死过一头龙,不过要是看见这种高贵的生物从空中坠落,她也不会痛心。

碧雷并不美丽。她丑陋、臃肿,双翼几乎不能支撑笨重的身体。她的头形状很怪,额头前突,眼睛平而迟钝。她的下颌悬着,牙齿参差不齐,正在腐烂。她的鳞甲不是闪亮的翠绿色,而是长蛆的霉肉那种死绿。她的眼中没有智慧,但有一丝贪婪和狡猾。这时罗拉娜才确信这头龙不是克莱恩的,碧雷没有受众神的影响。除了自己野兽的欲望,她什么都不尊重,只关心自己。

碧雷的阴影掠过奎灵诺斯,城市一片黑暗。罗拉娜自豪地站在阳台上,俯视整座城市,黑暗不能让白杨干枯,也不能让玫瑰枯萎。也许以后会是那样,但现在,精灵站出来顽强抵抗。

“至少我们会为这个世界除掉一个怪物,”罗拉娜轻轻说,龙翼刮起的第一阵风吹过?!澳愦砹?,凯勒文卓斯。现在不是我们毁灭的时候,而是光荣的时刻?!北汤妆孔镜叵蛩衫?,咧嘴露出胜利的笑容。龙威滚滚而来,但再也不能影响罗拉娜。她体验过对神的恐惧。无论外形多丑陋,这个普通的怪物都不能让她害怕。

太阳之塔的阳台有一圈齐腰高的金墙。这堵实心墙很厚,它是远古时期的精灵法师施法让塔本身长出来的,可以?;ふ驹谏厦娴娜?。阳台很大,足以容纳一大群人,一个精灵独自站在中间看起来很?。负蹩床患?。那里本该有两个人,计划是那样的。碧雷也预计是两个人:梅丹元帅和他的囚犯,太后。

罗拉娜无话可说,无事可做,她无法撒谎减轻碧雷的疑虑。谈话只会给龙时间思考、反应。

碧雷的红眼睛扫视着阳台。现在她足够近了,可以看清楚,显然她对看见的情况不满意,又扫视了几次。龙的前额上起了皱纹,邪恶的红眼睛收缩了。她似乎知道会有这种事发生,张大长着尖牙的嘴,像是在嘲笑。

现在那没关系了。今天,奎灵那斯提的精灵和他们的盟友会拼命杀死这头可恶的野兽。

罗拉娜解开白色斗篷。斗篷落下,掉在了阳台地板上。罗拉娜的盔甲,黄金将军的盔甲在阳光下闪耀。龙翼刮起的风把她的头发吹到后面,像是一面金色的旗帜。

碧雷相当接近塔了。只要再笨拙地扇几下翅膀,罗拉娜伸手就能摸到她那笨重的头。龙呼出的致命毒气让罗拉娜窒息。她憋住气,害怕失去意识。一阵带有风暴气息的冷风从北方吹来,带走了毒气。

罗拉娜抓住陨星的剑柄,紧紧握住。她抽出剑,剑刃反光,宝石闪烁。

碧雷看着精灵女性手中的剑,觉得很有趣。龙张开嘴,发出也许是笑声的可怕响声,然后感觉到了魔法。她的红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毒牙间滴下口水。龙的冷酷目光移向在阳光下闪着银辉的龙枪。碧雷睁大了眼,感到敬畏又渴望。

传说中的龙枪--龙的客星。银手泰洛斯•艾昂菲尔德用卡拉斯神锤锻造出了龙枪,它可以穿透龙鳞,刺入肌肉和骨骼。这个可怜世界的本地龙谈起龙枪都害怕而敬畏。碧雷对此嗤之以鼻,但是她很好奇,希望有机会见识一下,因为龙枪是魔法物品,她也渴望拥有一支。

一把魔法剑、一支魔法长枪、一个精灵太后、一座精灵城市--今天的工作回报丰厚。

罗拉娜紧握陨星,走到阳台边上,高高举起。她提高声音,蔑视而骄傲地大喊一句。

SoliasiArath!太阳之塔的阳台下方,杜马蹲在一栋精灵住宅屋顶的阴影里。二十个精灵藏在白杨树枝中盯着他,等待信号。杜马的精灵妻子艾丽在他身边,准备转译命令。杜马能说点精灵语,但是每次一说,艾丽就笑他的口音。一次她对丈夫说,那就像听见马说精灵语。杜马笑看着艾丽,艾丽也笑看着杜马,他们有信心,准备好了。昨晚,他们就已经互相道别过。

从杜马的位置可以看清塔顶的阳台。他不能一直盯着塔,反光让他直流眼泪。他盯着上面,眨眨眼,移开视线,然后又盯着上面,等待梅丹元帅和罗拉娜出现。碧雷手下的龙让杜马颤抖,龙威一度让他视线模糊,看不清塔。

屋顶的精灵也感受到了,但他们和杜马一样,咬紧牙关抵抗恐惧。没人大喊,没人恐慌。当杜马恢复视力后,他又能看清太阳之塔了。龙翼的阴影遮住了阳光。

阳台是空的。罗拉娜和元帅没有出现。

杜马开始担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也无法解释。也许那是战士的本能吧,他觉得有问题。杜马考虑过去塔里看看能帮什么忙,但又立刻放弃了那个想法。他接到的命令是留在这里,等待信号。他会遵从命令。

碧雷手下的龙离开了,同罗拉娜一样,杜马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事。碧雷要来了。他紧张地盯着阳光下闪耀的高塔。他生怕错过信号,不敢移开视线,因而不得不经常眨眼,清除眼泪??醇蘩群?,他放松地吹了声口哨,然后寻找元帅。

梅丹没有来。

杜马数了十下,又数了十下,然后放弃了。在数数之前他就已经明白,如果梅丹能活着站在罗拉娜身边,那罗拉娜肯定不会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

杜马向元帅道别,那是军人的道别,无声、短暂而又真诚。他蹲在那里,等待信号箭。

这是命令。杜马、其他精灵、少数黑暗骑士和矮人一起防卫奎灵诺斯,他们等着燃烧的信号箭升起,再发动攻击。为了看得更清楚,他大胆地把头伸到树枝外。艾丽捏了他大腿一下,让他蹲下,但是杜马并不理会。他必须盯着。

碧雷现身,朝太阳之塔飞去。她发出一波波龙威,但实际上她的手下已经做过了。那些会屈服在龙威之下的人已经恢复了,原来没有屈服的人现在也不会屈服。碧雷狡猾的目光到处扫视,并不相信梅丹报告的城市已经被废弃。

寻找想要的东西,你这条大母狗,杜马无声地说。你在这里,就在我们头上。现在逃不了了。

在碧雷可能看见之前,杜马蹲了下来。艾丽瞪了他一眼,杜马很清楚那是责备。他想听到那斥责,但却不能报以太大期望。杜马又盯着太阳之塔。

他的视力很好,能看见罗拉娜正走到阳台边缘上。杜马看不见罗拉娜的脸,在这么远的距离上罗拉娜只是一点金色和白色,从她走上前这一点,杜马知道她毫不畏惧。

“那很好,”他平静地说?!澳呛芎??!毕衷诒汤椎搅怂?,杜马能看见她的腹部、下翼面、笨重的腿和抽搐的尾巴。她的鳞甲是邪恶的绿色,上面全是打滚时沾上的泥巴。

国王吉尔萨斯拟定计划时,一开始想射箭刺穿龙鳞,但又否定了那个想法。碧雷的鳞甲厚而坚硬,箭也许能把她射下来,但那需要大量的箭,精灵没那么多。另外,她也许预料到了那种攻击,有所准备。他们希望让她出乎意料。

此刻杜马只等精灵凯勒文卓斯发出的信号箭……凯勒文卓斯……杜马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像亲眼见到似的??瘴淖克刮艿芨闯鹆?。梅丹受伤……死了。现在罗拉娜独自在上面,没人发出信号。

杜马看见罗拉娜举起手。

在克莱恩的居民看来,这片新天空中的太阳似乎苍白而陌生,但也许他们已经赢得了太阳的好感。杜马看见太阳射出一道光线,笔直照在罗拉娜身上。那一刻,他以为罗拉娜举着一颗星辰。

闪耀的白色光芒让杜马不得不移开视线,看那光芒就像看着太阳。他心里很清楚,这就是信号。

杜马大喊一声,跳起来把树枝扔到一边。周围的精灵也跳了起来,拿上投石索和弓箭各就各位。杜马看着另一个屋顶,并不只有他这么做。他无需再发出另一个信号,所有的指挥官都看见了那光芒,知道那代表什么。

杜马没有听见罗拉娜的战呼,因为他和身边的精灵在一起大喊。杜马发出了命令,精灵开火了。

SoliasiArath!就像多年前挑战飞向法王之塔送死的巨龙一样,罗拉娜大声呼喊。她左手紧握陨星,举过头顶。如果宝石没有用,如果传说不实,如果剑的魔法在凡人之年代像其他魔法一样消退了,那他们的计划和希望会以死亡告终。

阳光穿过宝石,宝石发出炽热的白光。罗拉娜低声向卡历斯•里安的灵魂和那个在炉火灰烬里发现陨星的无名铁匠的灵魂祈祷。

碧雷极度渴望地盯着剑,它的魔法很强大,碧雷非常想得到它。剑柄上的宝石是最不可思议的。碧雷无法移开视线。她一定要得到剑。玛烈的藏品里没有这么贵重的东西。碧雷一直盯着……碧雷被迷住了。

看见宝石在碧雷眼里发光,烧进她心灵深处,罗拉娜知道法术起效了。她将剑高高举起,一动不动。

被迷住的碧雷悬在奎灵诺斯上空,轻轻扇动翅膀保持高度,全神贯注地盯着陨星。

剑很重,罗拉娜用左手笨拙地举着,她不敢向虚弱让步,不敢扔下剑。她害怕破坏法术,甚至不敢移动。碧雷一旦不再着迷,就会发动猛烈攻击。罗拉娜等着听精灵发动进攻的声音,但没有听到,她感到绝望,计划失败了。杜马等待的信号箭永远不会升起。

这时从屋顶传上来战呼声,那声音比吟游诗人的歌曲还要动人,罗拉娜疲惫的手臂又有了力气。精灵出现在横跨奎灵诺斯城边的桥上。他们和骑士冲出树枝遮蔽的屋顶,致命之花绽放了。用树藤伪装的弩炮被推入阵地,开始攻击。精灵一呼百应,发动了进攻。

弩炮向上射出长矛,划出优美的弧线击中碧雷的身体。长矛后面拖着很长的绳索,那些绳索是用婚纱、婴儿服、围裙和议员的礼服编成的。上百支长矛带着绳索飞到碧雷上方,然后又落回地面,绳索缠住了龙的身体、双翼和尾巴,把她捆住了。

投石器也将石头抛入空中。石头上绑着更多的绳索,飞过碧雷。投石器装填,再次发射,弹如雨下。

精灵法师纷纷施展法术,但对象不是对龙,而是绳索。他们不知道不稳定的魔法会不会生效,施展法术时既满怀希望又绝望,无法肯定。法师们有时施展在第四纪元学会的法术,有时施展新纪元的野魔法。所有的法术都完美地生效了。精灵法师很吃惊--热血沸腾但又吃惊。

一些法术加强了绳索,让布料变得跟钢铁一样坚固。有些法术让绳索烧起魔法火焰。那火焰顺绳而上,烧伤了龙但却没有烧掉绳索?;褂蟹ㄊ跞蒙飨裰胪谎?,牢牢附着在龙鳞上?;褂蟹ㄊ跞蒙髋绦晌?,就像是活的一样,在龙的腿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碧雷像市场上出售的鸡一样被捆住了。

现在一些精灵放下武器,抓住绳索,等待最后的命令。绳索越来越多,碧雷就像成千上万蜘蛛纺成的网中巨大的飞蛾。

碧雷什么都做不了,她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罗拉娜盯着龙的眼睛,碧雷一开始觉得那些想捉住自己的渺小生物可笑,然后行动越来越受限,她有些烦躁。当她意识到自己无法自救后,烦躁很快变成了狂怒。她只能盯着那颗宝石。

龙的身体在无效的愤怒中颤抖着??谒铀炖锏蜗?。她绷紧颈部肌肉,拼命想移开视线。一道道绳索落在她身上,她的双翼被压住,尾巴卷了起来。她无法移动后腿,它们被绑在了一起。那些可怕的绳索还自己绕在她的前腿上。她感到自己正被拉下云霄,突然,碧雷害怕了,她无力拯救自己。

在碧雷被宝石迷住,被绳索困住这一刻,按罗拉娜的计划应该用龙枪攻击她。罗拉娜本该用龙枪刺进龙的喉咙,防止她喷出致命的毒烟。她应该拿上龙枪,梅丹会用剑屠龙。

计划很好,但是梅丹死了。罗拉娜独自一人。要拿上龙枪,她就必须放下剑,但那样龙就会脱离法术。那一刻最危险。

罗拉娜开始缓缓后退,虽然握剑的手因过度疲劳而颤抖,但她仍然稳稳举着剑。她一步步地退回放龙枪的墙边,不敢从碧雷身上移开视线,只能伸出右手,在身后摸索龙枪。刚开始罗拉娜没有摸到,非常害怕,然后她的手指碰到了阳光下温暖的金属。她握住龙枪,深深叹了口气。

塔下方杜马正大喊让那些抓绳索的人用力。操纵弩炮和投石车的精灵和骑士抛下武器,跑来抓住绳索帮忙拉。他们缓慢但坚决地把被困住的龙拉向地面。

罗拉娜深吸一口气,聚集全身的力量。她默念史东的名字,在心里寻找史东死去那时的勇气和决心。罗拉娜害怕一旦碧雷恢复自由,就会在自己能杀死她之前喷出致命的毒气。如果碧雷那么做了,如果罗拉娜在完成任务之前就死去,那下面的精灵精灵也会死去,碧雷会喷出毒气,他们会原地倒下。

罗拉娜从未觉得如此孤独。没人帮她,史东、坦尼斯、元帅都不在。众神也不在。

但是最后她提醒自己,我们都是孤独的。那些我爱的人和我牵手走过漫长的人生旅程,但到了最后,我松开手,他们抛下我,向前走了。现在,轮到我向前走了。独自前行。

罗拉娜举起陨星,将它扔出护墙。法术失效了,碧雷的眼睛眨了眨,然后发出怒火。

碧雷有两个目标。第一个是逃离这个令人发怒的陷阱,第二是杀死这个欺骗自己、用也许小鸟都能躲过的魔法陷阱困住自己的精灵。碧雷可以一个个处理。她正要杀死精灵,但绳索猛地把她往下拉。

这时碧雷听到了笑声。那不是下面精灵的笑声,而来自上方。

她手下两头有密谋造反嫌疑的红龙在高空中盘旋,他们在大笑。碧雷立刻知道他们正看着自己受辱,嘲笑自己。

她从未信任过那些本地龙。她很清楚,他们只是因为害怕而为自己服务,根本不忠诚。碧雷自以为是地认为红龙跟精灵结成了同盟,他们在等待时机,一旦她彻底被困住,就会靠近杀死她。

碧雷立刻抛开了罗拉娜。一个精灵--同两头奸诈的红龙相比,她能造成什么伤害?正如梅丹所说,碧雷是个胆小鬼。她从未这样无助地被困住,所以非常害怕。她必须逃离这张网,必须回到空中。只有在天上,她才可以盘旋、俯冲,利用自己巨大身体的优势,免受敌人攻击。一旦回到空中,她呼口气就可以杀死那些卑鄙的精灵。一旦到了空中,她也可以对付叛变的手下。

愤怒在她体内燃烧。碧雷努力想挣脱妨碍自己飞行的绳索。她鼓起肩膀,抬起双翼,摆动尾巴,想把绳索绷断。她用爪子抓,用牙咬。碧雷以为弄断那些细小的绳索很容易,但是她没有考虑到魔法的力量,还有那些将对人民和祖国的热爱融入绳索中的精灵的决心。

有几根绳索断了,但大部分还牢牢缠着。碧雷疯狂的摆动让一些精灵抓住不绳索。有人被拖离了屋顶,有人撞上了房子。

碧雷瞥了一眼红龙,他们飞近了??志灞涑闪丝只?。发狂的碧雷猛吸一口气,想杀死那些让自己如此丢脸的小虫子。突然,她瞥见眼角里有一道银光……罗拉娜看着碧雷疯狂地挣扎,又敬畏又害怕。龙剧烈地摆动头,尖声诅咒,用牙咬绳索。罗拉娜被这头野兽的残暴吓呆了,无法行动。她站在那里发抖,抓住龙枪的手直冒汗,回头瞥了一眼通往安全地带的拱道。

碧雷深深吸气,她吐出来的会是罗拉娜子民的死亡。罗拉娜双手握住龙枪,向坦尼斯、史东和那些先她而去的人大喊道“我们的爱永恒?!彼樽急汤椎耐?,冲了上去。

龙枪在阳光下闪着银光。罗拉娜用尽全身心的力量,将龙枪插入了碧雷的头部。

大股鲜血喷出,溅了罗拉娜一身。虽然沾上了龙血的手又湿又滑,但她还是拼命抓紧龙枪,尽可能往里捅。

强烈的痛苦在碧雷的脑袋里爆发了,就像有人在她头上钻了个洞,让炽热太阳烧着了她的灵魂。碧雷因自己的毒气而窒息。她猛摇头,想摆脱可怕的痛苦。

龙的突然动作把罗拉娜提了起来。罗拉娜悬在空中,靠近边缘,非常危险。她抓不住龙枪,仰面落在阳台上。骨头碎裂,痛苦闪现,但然后,她奇怪地没有任何感觉了。她想站起来,但是四肢不服从大脑的命令。她不能动弹,只能盯着龙的大口。

碧雷的痛苦并没有终止,反而越来越痛。流进眼里的血液让她半失明,但还是可以看清攻击自己的人。她想对这个精灵女性喷出毒气,但失败了,毒气让自己窒息。

痛苦和恐惧让碧雷发狂,她只想报复让自己受重伤的精灵,就一头撞上了太阳之塔。

死亡的阴影笼罩了罗拉娜。她并不注意死亡,而是看着太阳。

陌生的太阳挂在天空中。它似乎无助又迷?!拖衩允Я?。

……一颗迷失的星辰……阴影越来越黑,罗拉娜闭上了眼睛。

“我们的爱……”杜马抓住一根绳索,用尽全力往下拉,虽然看不见塔上的事,但碧雷的可怕尖叫和他们还没有死于毒气的事实表明,罗拉娜一定痛击了龙。龙的血液和唾液溅在他身上,像是可怕的雨。龙受伤了,现在要抓住她虚弱的时机。

“拉,该死!拉!”杜马用嘶哑的声音大喊,他几乎喊不出来了?!八姑凰?!给她致命一击!”力量慢慢减小的精灵和人类重整旗鼓,全力拉绳索。他们受上的皮被擦破,粘在了绳索上,鲜血直流。肉的摩擦非常痛苦,有些人大声号叫,但仍然继续用力拉,其他人则咬紧牙关。

杜马吃惊地看见碧雷用头去撞塔。杜马的心为罗拉娜而痛,她一定还困在那里,杜马情愿她在那之前已经死亡。碧雷撞上阳台,阳台飞离了太阳之塔,落向地面。下面的人害怕地盯着。有些人逃开了,其他人被吓得无法动弹。随着一声可怕的巨响,阳台砸烂了房子和地上铺着的石头。碎片横飞,杀死了很多人。大片灰尘升起,滚滚四散。

杜马咳嗽着转向艾丽,想安慰她几句,她一定为太后的死而伤心。但安慰的话说不出口,艾丽躺在那里,盯着杜马却再也看不见他。一块石头碎片刺穿了她的胸膛,她来不及尖叫就已经死了。

杜马盯着龙。她现在只有树梢高,前腿碰上了地面。杜马头脑一片空白,加倍用力拉绳索。

“拉,该死的!”他喊道?!袄?!”碧雷对太阳之塔的疯狂攻击杀死了敌人,她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虽然很艰难,但她还是能够呼吸,那一击并没有如她希望的那样摆脱龙枪。龙枪不仅没有松动,反而更加深入。痛苦越来越强烈,她只想结束痛苦。

碧雷疯狂挣扎,试图松开绳索,摆脱龙枪。她撞倒建筑和树木,尾巴扫进杜马的房子。直到最后一刻,杜马还紧握着绳索。龙压碎了房子,杜马从屋顶跌了下去,整座房子压在他身上。杜马躺在碎砖中,被一根大树枝压住,无法动弹,他被活埋了。杜马尝到嘴里有血,透过扭曲的树枝和树叶,他看见龙在自己上方。龙已经挣脱了双翼,但绳索还悬着。她奋力挣扎,想飞高,但是每断一根绳索,又有两根绳索系上了,更多的绳索落了下来。一些精灵和人类死了,但更多的人幸存下来,继续战斗。

“拉,该死!”杜马低声说?!袄?!”精灵看见敬爱的太后死了。他们看着龙摧毁了太阳之塔,精灵自豪和希望的象征。他们用悲痛和愤怒的力量把龙从空中拉下来。

碧雷想挣脱绳索,止住可怕的痛苦,但是她越挣扎,就越缠在精灵的蛛网上。她摇头摆尾,双翼压碎建筑,折断树木。她疯狂地挣扎,想挣脱,因为她知道在地上非常脆弱。精灵会上来用长矛和弓箭杀死她。

精灵发现碧雷变得虚弱,她的拍打不再那么猛烈,摆动造成的破坏也减少了。

龙正在死去。

现在精灵确信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努力拉着。他们把碧雷笨重的身体拉到了地上。

碧雷压碎了地上的建筑和那些没来得及躲开的人。撞击的力量让大地为之震动,碎石和灰尘落在下方地道里等着的矮人头上,他们害怕地盯着支撑地道的支柱。

当震动停止,灰尘落下后,精灵抓起长矛上前屠龙。杀死龙以后,他们还要准备跟龙的军队战斗,精灵正在走向胜利??榕邓乖獾搅搜现仄苹?,许多人死了,但精灵王国会存活下去。精灵会埋葬死者,哀悼他们。他们会唱起龙死亡的颂歌。

但是碧雷还没死。正如杜马所说,还需要致命一击。龙枪造成了巨大的痛苦,扰乱她思考,但是那痛苦开始减弱了。她的恐慌慢慢减退,变成冷静而危险的狂怒,那远比疯狂挣扎要危险。她的军队正在围绕奎灵诺斯的白怒河的两条支流边集结。现在,他们正准备过河。精灵拆毁了桥,但碧雷的手下带了很多木筏和浮桥,可以通过一百英尺宽的峡谷。

很快,她的手下就会占领奎灵诺斯,杀光精灵。精灵的血会流过大街,在碧雷看来,那比五朔节的酒还要芳香。但是手下也给碧雷带来了一个麻烦:她不能用毒气杀死精灵,否则自己的战士也会死。这只是个小麻烦,没什么关系。她可以轻松杀死几十上百个精灵。

碧雷四肢伸开放松身体躺在地上,假装很虚弱??醇橄舶氖髂颈蛔约貉沟梅鬯?,她感到很满意。她眨眨眼清除眼里的血,看见曾经美丽的城市已经被自己破坏了,精神高涨。碧雷从未像现在这样仇恨这些精灵,就连对堂姐玛烈的仇恨都没这么强烈。

精灵从他们的老鼠洞里爬出来,走过来盯着她。他们拿着长矛和弓,瞄准了她。碧雷蔑视他们。能够阻止她的长矛还不存在,传说中的龙枪也不行。箭对她来说不过是蜜蜂的叮咬。她看见那些愚蠢而弱小的精灵围着自己,一边斜眼盯着,一边叽哩呱啦地说油腔滑调的精灵语。

让他们说去。他们在唠叨什么很容易猜出来。

碧雷头部的疼痛渐渐减轻。她躺在地上,小心观察形势。她已经甩掉了一些绳索,其他的也开始松动了。魔法正在消失,很快碧雷就能自由杀死精灵,她要一个个地把他们踩扁,咬成两段。她的军队会来汇合,世界上不会留下一个精灵,一个不留。

龙枪还在刺激她。每过一会儿,火辣辣的疼痛就从头部传来,让她越来越愤怒。碧雷躺在地上,斜眼平视精灵。她听到远处有号角声,那是手下军队前进的声音。他们一定看见她落下,也许以为她死了。也许手下那些意志薄弱的指挥官已经开始掠夺本该与她分享的财物。他们会吃惊的,他们会大吃一惊……碧雷发出一声蔑视和胜利的怒吼,抬起了头,巨爪挖进地里。她一蹬腿,想把自己撑起来。

奎灵诺斯城下像迷宫一样的矮人地道在龙的重量下倒塌了。地面陷了下去。

碧雷的怒吼变成了惊恐的尖叫。她拼命挣扎,拍动双翼,想解救自己。但是她的双翼仍然缠着绳索,腿无处支撑。一只不朽的手撕裂了大地,碧雷陷进了裂缝。

托沃•哮岩,索巴丁国王的表弟,领导矮人军队来奎灵诺斯同奈拉卡黑暗骑士团战斗,他听到了地上的战斗。托沃犹豫地站在一把通往地面的梯子下,地面在他上方大概二十英尺处。他等待着敌人渡河的信号,然后,他手下的千人军队就会爬上地道,发动攻击。

地道里异常黑暗,因为掘地虫和发光的幼虫都被送回了索巴丁。黑暗、有限的空间、泥土和虫留下的味道并不让矮人烦恼,他们觉得这很熟悉、很舒适。但是他们渴望离开地道,渴望面对敌人战斗,他们握着战斧,谈起即将赢得的荣誉。

当矮人第一次感觉到地面震动时,他们一起大声欢呼,声音在地道里回响,他们觉得那是精灵的策略起效了。龙被从空中拉了下来,无助地躺在地上,被魔法绳索困住,无法逃跑。

“怎么了?”托沃向入口附近的探子喊道。探子蹲在那里,头伸出紫丁香丛。

“他们抓住她了,”探子简单回答道?!八欢?,快死了。

矮人再次欢呼。托沃点点头,正要下令爬梯子,这时一声怒吼说明探子错了。托沃脚下的大地震动,支撑墙壁的支柱吱吱作响。泥土像雨点般落在他们头上。

“怎么--”托沃想对探子大喊,但又改变了主意。他开始爬梯子,想自己看。

另一波震动传了过来。地道的天花板裂开了。耀眼的阳光从裂缝照下来,矮人看不清东西。托沃惊恐地看见龙的红眼睛怒视着自己,然后地道顶部的支柱断裂,梯子破碎。龙的眼睛消失在一大片灰尘和碎片中,地道顶部倒塌了。

托沃被砸了下来。地道里响起矮人的尖叫,他听到的最后声音是大量石头落下来,砸碎了自己的头和胸。

矮人一直赖以掩护的岩石变成了他们的敌人、杀手、坟墓。

兰戈(Rangold)来自巴力佛(Balifor),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他十四岁就成了雇佣兵,只为一个理由战斗--战利品。他没有其他信仰,不懂政治,只要有人出得起价,随时都会背叛。兰戈加入碧雷的军队是因为听说要进军奎灵诺斯。他一直都想掠夺这座精灵城市,有远见地带了几个大麻袋,准备装上财宝回家。

兰戈站在河岸上,吃着陈面包,咬着牛肉干,等着过河。该死的精灵切断了桥。河岸很高,这个季节的河水又浅,绳索在他们上方高处吊着。探子报告说没有精灵。第一拨人已经开始过河了,一些头顶着背包,其他的在运武器。那些不会游泳的人走进河里,水越来越深,他们明显感觉不舒服。水很冷,但是并不急。到了春天,融化的雪会让河流无法通行。

偶尔有红龙在军队上空盘旋,监视着他们。这些人不喜欢红龙,也不相信红龙,即使站在同一阵线也一样,他们瞥着上空,希望龙会飞走。兰戈并不在意龙。龙威传来时,他浑身颤抖,龙威过去后,他耸耸肩,继续吃东西。想到即将杀死精灵、掠夺财物,他食欲大增。

地面突然一震,兰戈失去平衡,丢掉了三明治,他觉得有些不安。一截树枝砰地一声掉在地上,一颗树倒了。河水翻起浪,溅上河岸。兰戈靠着树,环顾四周,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头上的红龙低飞掠过森林,大声呼喊像是在发出警告,但是没人知道她在喊什么。

地面继续震动,变得更严重了。一团巨大的尘云搅浑了空气,遮住了阳光。过河的人立足不稳,跌落水中。河岸上的人陷入恐慌,开始大喊着乱跑,地面还在震动。

“请您下令?”一个队长喊。

“原地待命,”他的上级,一个奈拉卡骑士简洁地回答。

“说得容易,”队长生气地说,他摇摇晃晃地保持平衡?!拔铱次颐腔故抢肟饫?!”“你接到命令了,队长,”骑士喊?!罢夂芸炀突嵬V梗彼孀乓簧鸲木尴?,一截大树枝掉了下来,骑士和队长被埋在了下面。到处都是请求帮助的呼喊和呻吟,兰戈并不理会。他不知道余下的军队准备干什么,也不关心。正如队长建议的那样,他要离开这里。

兰戈准备爬上河岸,但这时传来了不祥的轰鸣声。他转头寻找声源,看见了可怕的景象。一堵翻滚的水墙正向他们冲过来。地震破坏了白怒河的河堤,河流经过的峡谷裂开了大口。白怒河脱离了拘束,反复的震动让河水暴涨。

河水将树木连根拔起,冲破崖壁的巨石,带着它们滚滚而下。

兰戈心惊胆战地看着,然后转身就跑。他身后水里的人大声呼救,但是河水迅速涌过,把他们冲向下游。兰戈想爬上河岸,但岸壁又湿又滑。他只害怕了一小会儿,水就涌过来,击碎了他的胸骨,兰戈的心跳停止了,身体变成了带往下游的一小块碎片。

碧雷愤怒地吼叫着,身体越陷越深。地面在她的重压下裂开,裂缝呈放射性往外伸展。建筑和树木倒塌,滑入不断加宽的裂缝中。丑陋的奈拉卡骑士团指挥部原地倒塌了。碎片像雨点般落在龙身上,砸破了头,刺穿了双翼。用活白杨树建造的国王的宫殿被摧毁了,树木连根拔起,树枝粉碎,巨大的树干从中折断。

流下来保卫奎灵诺斯的精灵死在残破的家园里,死在他们热爱的花园里。虽然他们知道死亡正在临近,而且无法逃脱,但他们仍然继续战斗,用长矛和剑刺碧雷,直到脚下的大地裂开。精灵带着希望死去,虽然自己死了,但他们相信城市会在废墟上重建。

在知道事实之前就死去真好。

碧雷突然意识到自己逃不了,必然会死,这让她不知所措。不应该这样结束。她,克莱恩最强大的力量,将要不光彩地死在一个坑里。这怎么可能?出了什么错?她不明白……石头雨点般落下,砸烂了她的头和脊柱。树枝撕开了她的双翼,落石砸断了她的筋,尖锐的碎石撕开了她的胃。血液从鳞甲下喷涌而出,痛苦让她全身扭曲,她尖叫着呼喊死亡来解脱。岩石、树木、建筑物碎片不断落下,这个杀人无数的怪物痛苦地呻吟着,扭动着。那个奇怪的头越沉越低,红色眼睛开始闭上,破损的双翼和尾巴仍然伸着。碧雷发出最后一声叹息,诅咒了一句,死了。

不朽的巨手不断用拳头捶动地面,精灵城市震动着。地面被粉碎,裂缝越来越宽,奎灵诺斯下面的基石裂开了。天空中的红龙看见原来是美丽城市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洞。红龙并不喜欢精灵,自古开始他们就是敌人,但是这景象如此可怕、力量如此惊人,红龙并不感到高兴。他们看着下面的废墟,低头表示尊敬。

震动停止了,地面不再上下抖动。溢出河岸的白怒河流入本是奎灵诺斯的那道裂口。震动停止后,河水还翻滚了很久,冲刷着新的河岸,然后河流渐渐平静下来。河水在新的河岸怀抱中发抖,似乎因自己狂暴造成的破坏而手足无措。

黑夜降临,没有星辰,也没有月亮,夜就像裹尸布一样,盖住沉睡在颤抖的黑暗河水下的死者。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