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三章 对失败的惩罚

“坎德人逃走了,米娜,”加尔达从法师塔出来报告说。

“逃走了?”米娜从金月的琥珀棺材上收回目光,转而盯着牛头人?!笆裁匆馑??那不可能?他怎么能逃脱--”米娜发出一声痛苦的呼喊。她跪倒在地,紧紧抱住自己,指甲挖进肉里,极度痛苦。

“米娜!”加尔达惊慌地大喊。他疑惑地站在米娜身边,不知所措?!胺⑸裁词铝??您受伤了?告诉我!”米娜呻吟着在地上挣扎,无法回答。

加尔达怒视着其他骑士?!澳忝怯Ω帽;に?!什么敌人干的?”“我发誓,加尔达!”一个人叫道?!懊蝗丝拷薄懊啄?,”加尔达弯下腰问,“告诉我您伤在哪儿了!”作为回答,米娜颤抖着按住心脏部位。

“我的错!”她喘着气说。痛苦让她紧咬双唇,咬出了血?!拔业拇?。这……是对我的惩罚?!泵啄热匀坏屯饭蜃?,双手紧握,汗如雨下。她害怕地颤抖着?!霸挛?!”她喘着气,话语似乎都带着血?!拔夜几毫四?。我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以灵魂发誓!”痛苦消失了。米娜颤抖着叹了口气。她放松身体,深呼吸,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骑士聚集在她身边,疑惑而不安。

“没事了,”加尔达告诉他们?!盎刈约焊谖??!彼抢肟?,但许多人回头张望。加尔达扶着米娜。

“您怎么了?”加尔达担心地盯着米娜问?!澳档匠头?。谁惩罚您,为什么?”“唯一神,”米娜说。她满脸汗迹,表情仍然痛苦,琥珀之眼暗淡无光?!拔颐挥新男形业闹霸???驳氯思匾?。我应该首先找到他。我……”她舔舔沾血的嘴唇,咽了一口?!拔姨释铰杪?,完全忘了坎德人。现在他逃走了,这是我的错?!薄拔ㄒ簧癯头A四??”加尔达吃惊地重复道,他的声音因愤怒而发抖?!拔ㄒ簧裾庋撕δ??”“这是我应得的,加尔达,”米娜回答?!拔液芑队?。同唯一神因我失职而承受的痛苦相比,我的痛苦不值一提?!奔佣镏迕家∫⊥?。

“好啦,加尔达,”她温和地责备道,“小时候你父亲没有鞭打过你?训练时犯错教官没有打过你?你父亲并不恨你,教官也不是故意刁难。这种惩罚是为你好?!薄澳遣灰谎?,”加尔达抱怨道。他永远不会忘记,领导军队取得辉煌胜利的米娜跪在泥土中,痛苦地挣扎。

“这当然是一样的,”米娜轻轻说?!拔颐嵌际俏ㄒ簧竦暮⒆?。我们还能用什么方法记住职责?”加尔达没有回答。米娜当他默认了。

“带一些人彻底搜查法师塔所有房间。确定坎德人没有藏在其中。你去搜查的时候,我们会火化这些尸体?!薄拔冶匦朐俳ヂ?,米娜?”加尔达极不情愿地问。

“为什么?你为什么害怕?”米娜问。

“没有生命,”加尔达瞪了一眼法师塔答道。

“别害怕,加尔达,”米娜说。她瞥了一眼正被拖往火葬堆的法师尸体?!八堑牧榛瓴荒苌撕δ?。他们去侍奉唯一神了?!币坏烂髁恋墓獯涌罩姓障吕?。这道遥远而虚无的光比太阳更亮,相比之下,太阳似乎暗淡无光。达拉玛的凡人之眼无法一直注视太阳,以免失明,但是他可以永远凝视这道美丽而纯洁的光,至少他是这么想的。他渴望地看着,过去的一切不再重要,也没有意义。

在很小的时候,达拉玛曾仰望家乡夜空的银月。他以为那是个小玩具,想拿来玩,但是抓不到。他要父母为自己拿,但他们没有满足他,达拉玛流下了愤怒而失望的泪水。现在,他的感觉跟那时一样。他想流泪,但是没有眼睛,也没有眼泪。明亮而美丽的光可望而不可及。前面的路被堵住了,像蛛网一样细但又像金刚石一样坚固的障碍挡在他面前。他试过,但无法越过那道包围世界的高墙。

他并不孤独,只是无数囚犯中的一员。阴冷的灵魂不安地在监狱院子里游荡,所有人都渴望地看着光,但没人能够到达。

“这道光很美,”一个柔和而诱人的声音说?!澳忝强醇氖窃斗降墓?,漫长的灵魂之旅的下一站。我会释放你们,让你们去那里,不过首先你们得把我需要的东西带来?!彼岱?。逃离这个监狱之前,他会带来任何那个声音想要的东西。他只能献出魔法。他看着大法师之塔,觉得跟以前的自己有关,不过那一切都过去了。法师塔是真正的魔法仓库。他可以看见曾是自己生命的魔法像带着金砂的小溪流过不毛之地,闪闪发光。

其他永不安宁的灵魂流入法师塔,过去的法师塔主人也失去了理智。达拉玛盯着那道光,心渴望得发痛。他加入了流进法师塔的灵魂之河。

达拉玛已经快到入口了,这时一只手伸过来,牢牢抓住他。愤怒又沮丧的声音对他低语,“停下?!薄巴O?!”米娜命令道?!巴O?!不要火化尸体。我改变主意了?!逼锸砍跃厮煽?,尸体砰地落在地上。骑士互相交换眼神,他们从未见过米娜如此犹豫不决。他们不喜欢这样,不愿意看见她受罚,就算被唯一神惩罚也一样。唯一神很遥远,跟他们关系不大。而米娜就在身边,他们崇拜她,奉为神灵。

“好主意,米娜,”加尔达从法师塔里出来了。他怒视着死去的法师?!鞍烟袄返娜肆舾吼?。我们上下搜遍了,坎德人不在塔里。让我们离开这个可恶的地方?!被鹧驵枧咀飨?,烟雾绕着法师塔,就像悲哀的灵魂绕着柏树。生者充满希望地等待着,渴望离开。死者不耐烦地等待着,无处可去。所有人都想知道,米娜要干什么。

米娜跪在达拉玛的尸体旁边,一手握住自己颈上戴着的圆形徽章,另一手放在法师的伤口上。双眼茫然地凝视天空。

米娜开始轻轻地歌唱。

醒来,爱人,为这一刻醒来。你的灵魂,在我手中。离开深沉的黑暗,离开无尽的睡眠。

达拉玛的肉在米娜掌下温暖起来。血液温暖了冰冷的四肢,灰色的脸颊又有了血色。他的嘴唇分开,颤抖着吸入一口气。在米娜的触碰下,他浑身颤动。生命回到了尸体上,但双眼仍然空虚。

加尔达皱眉看着。骑士敬畏地注视着。米娜以前为死者祈祷过,但从未让他们复活。她告诉过他们,死者侍奉唯一神。

“站起来,”米娜命令道。

目光没有生气的躯体服从命令,站了起来。

“去货车那里,”米娜命令道?!霸谀堑却业拿??!本檠燮げ?,身体发抖。

“去货车那里,”米娜重复道。

法师空洞的眼睛慢慢转动,注视着米娜。

“你要服从我,”米娜说,“服从我的一切命令,不然我就会摧毁你。不是你的身体,现在失去这堆肉对你无关紧要,我会摧毁你的灵魂?!笔宀蹲?,犹豫了一会儿后,慢慢走向货车。骑士让出路来,虽然有些人开始咧嘴笑,但他们还是保持安全距离。这个蹒跚行走的东西看起来很奇怪,一个骑士放声大笑起来。

惊恐而反感的加尔达不觉得有趣。他说过要把尸体留给秃鹫,那么做不会感到不安,毕竟他们是法师,但他不喜欢这样。虽然不知道什么东西为什么让他如此不安,但他觉得这有问题。

“米娜,这明智吗?”他问道。

米娜没有理睬他。她把手放在第二位法师的胸前,同样唱了一遍。尸体坐了起来。

“去货车跟你朋友一起,”她命令道。

帕林眨眨眼,面部扭曲。他慢慢举起残破的双手伸出去,似乎想抓住什么只有他才能看见的东西。

“我会摧毁你,”米娜厉声说?!澳阋游??!笔逦战羲?,表情苦恼,似乎比死亡更痛苦。

“去,”米娜指着说。

尸体放弃反抗,低头走向货车。这一次,没有骑士笑。

米娜脸色苍白,精疲力尽,要休息一下。今天对她来说真糟糕。爱如母亲的女人死了,她的神又发怒。米娜精神不振,肩膀无力地垂着。她似乎无力自己站起来。加尔达觉得很可怜,他想去安慰米娜,但职责更重要。

“米娜,这明智吗?”他低声重复一遍,只让米娜听见?!巴献乓桓惫撞拇┰桨踩∫丫辉懔?,现在又多了这两个……东西?!彼恢栏迷趺唇兴??!澳裁凑饷醋??为什么目的服务?”他皱起眉头?!罢馊么蠹也话??!辩曛鄱⒆潘?。米娜的脸上满是疲惫和悲痛,但目光依然清澈如故,看透了加尔达。

“只是让你不安,加尔达,”她说。

加尔达撅起嘴嘟哝了几句。

米娜把目光转向货车尾部的尸体,他们茫然地睁着眼。

“这两个法师跟坎德人有关系,加尔达?!薄澳撬鞘侨酥??”加尔达高兴起来。这他倒可以理解。

“是的,加尔达,你可以那么想。他们是人质。当我们重新找到坎德人和装置时,他们会向我解释装置如何工作?!薄拔一崤扇颂乇鹂椿に??!薄懊挥斜匾?,”米娜耸耸肩?!安灰阉强闯汕舴?,他们只是一堆活生生的肉而已?!彼⒆帕饺?,若有所思?!澳愣韵裾庋囊恢Ь佑惺裁纯捶?,加尔达?战士坚决服从命令,战斗起来无所畏惧,他们力量无穷,倒下又会再站起来。那不是每个指挥官的梦想吗?我们束缚他们的灵魂,”她思索道,“派他们的尸体去战斗。你认为如何,加尔达?”加尔达想不出该说什么?;蛘咚?,他有太多的话要说。他想不出有什么比这更邪恶、更可憎。

“去牵我的马来,加尔达,”米娜命令道?!笆鞘焙蚶肟飧錾诵牡亓??!奔佣锶惹械胤用?。

米娜上马,走在悲哀的车队最前面。骑士在货车周围列队护卫死者。驾车手抽起响鞭,马拉着货车和奇怪的货物缓缓向前。

死者的灵魂在米娜面前分开,树也一样,环绕大法师之塔的茂密森林现出一条道路。路很平,因为米娜不会让棺材碰撞。她经?;赝房纯椿醭?,看看琥珀棺材。

加尔达照常走在米娜身边。

两个法师的尸体坐在货车尾部,脚悬着,手臂无力地放在膝盖上,他们直直盯着前面。加尔达曾回头看过他们。他看见两个纤细的东西跟着尸体,就像缠在车轮上的丝巾。

他们的灵魂。

他迅速移开视线,再也没有回头。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