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四章 蓝天之死

明镜不知道自进入蓝龙王蓝天的巢穴后已经过了多久。银龙没有办法判断时间,因为他看不见太阳。奇怪的暴风雨之夜后,他就再没见过太阳。那天他听到风暴里有个声音,认出了那是谁。那个声音命令他服从,但他拒绝了,作为惩罚,闪电击中他,夺去了他的视力,毁坏了他的容貌。几个月过去了,他化为人形四处游荡,盲人可以行走,而不能飞行的盲龙却不能自立。

明镜藏在这个洞中,只能感觉到黑暗的阴影。

他不知道自己同痛苦的蓝龙在一起多久了。蓝天一直有求于唯一神,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明镜无意中见证了他们的相遇。

明镜听出了风暴中的神秘声音,想寻求答案。如果那是塔克西丝,在其余诸神都离开之时,她在这个世界干什么?明镜反复思索,觉得蓝天可能是唯一的知情人。

明镜一直在怀疑蓝天。据信蓝天是克莱恩的龙,不过他已经长得比这个世界历史上任何蓝龙都大了。有传言说蓝天像其他龙王一样吞食自己同类,明镜总是怀疑:蓝天真的杀同类吗?还是联合同类?明镜费劲周折找到了蓝天的巢穴,恰好见证米娜惩罚了自大而不忠的蓝天。蓝天想杀死米娜,但闪电却反弹回来击中了自己,他受了致命伤。

明镜不顾一切想知道真相,他尽力医治蓝天,但并没有完全成功。蓝龙还活着,但神力太强大了,明镜虽然是龙,也只是凡类。

除了去取水,明镜一直照看着蓝天。

蓝天时而清醒,时而失去意识。他清醒的时候,明镜就问他唯一神的事,现在银龙可以叫出唯一神的名字了。他们对话了很长时间,因为蓝天清醒的时候不长。

“她偷取了世界,”一恢复意识,蓝天就说出了要点?!安⑶野咽澜绱偷接钪娴恼獠糠?。她已经计划了很长时间,一切都已就绪,只需要等待时机?!薄澳且豢淘诨煦缰街械嚼戳?,”明镜说。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平静地问,“你感觉怎么样?”“我正在死去,”蓝天直率地回答?!澳蔷褪俏业母芯??!比绻骶凳侨死?,他会说些谎话安慰垂死的蓝龙。虽然此刻明镜化为人形,但他毕竟不是人类。龙不习惯撒谎,就算可以安慰对方也不说。明镜知道,谎言只会让生者放松。

蓝天是个战士,他参加了无数次战斗,让许多敌人跌落致死。他和前任龙骑士,声名狼藉的奇蒂拉•钨斯•马塔,在长枪之战中因恐怖和毁灭闻名于半个安塞隆?;煦缰胶?,蓝天是安塞隆上少数几只对抗异世界龙王玛烈、碧雷的龙之一,这些龙王最终崛起,取代了他的统治地位。他屠杀其他的龙,吞食同类提高力量,还用受害者的颅骨造了一个可怕的图腾。

明镜看不见那个图腾,但可以感觉到就在附近。他听到死者的声音在愤怒地咒骂,呼喊着复仇。明镜并不喜欢蓝天。如果在战斗中相遇,明镜会击败敌人,为对手的毁灭高兴。

蓝天也会因那样死去而高兴。从空中落下,爪上还带有敌人的鲜血,嘴里还有闪电的味道,作为战士死去,那是蓝天想要的死法。而现在,蓝龙无助地躺着,困在自己巢穴里,生命在费力的喘息中慢慢流失,强大的双翼一动不动,嗜血的爪子抽搐着在石地上乱抓。

明镜想,没有龙应该这样死去,就算是我最大的敌人也一样。明镜很遗憾要使用魔法救活蓝天,但是他必须问清这个唯一神的事,必须找出真相。银龙克制住对敌人的怜悯,继续提问。蓝天没多少时间回答问题了。

“你说塔克西丝计划好传送世界,”另一次对话中明镜说,“你是计划的一部分?!崩短旃具嫫鹄?。明镜听见巨大的身体自己移动起来想减轻痛苦。

“我是最重要的部分,我诅咒碰见那个阴险婊子的那一刻。是我发现了无底深渊的入口。我和同类诞生的那个世界跟这个世界不同,我们并不与那些短命的弱小生物分享世界,我们的世界是龙的世界?!崩短觳皇蓖O麓?、痛苦地呻吟,他决心继续讲完故事。他的声音很虚弱,但明镜依然可以听出其中的愤怒,就像远方的隆隆雷鸣。

“我们四处游荡,为了生存而努力战斗。龙王碧雷和玛烈在你看来似乎巨大而强壮,但与统治我们世界的龙相比,他们只是可怜的小虫。那就是他们到这个世界的原因之一。但是我是最先来的?!薄熬拖衿渌谎?,我察觉到我们的世界正在衰败。我们没有未来,子孙要么吞食别人,要么被人吞食。我们没有前进,而是在倒退。我并不是唯一想离开我们世界的龙,但我最先成功。我用魔法发现了穿越虚空通往远方世界的通道,越来越熟悉它们。那些通道经常救我的命,因为一旦被年长的龙威胁,我就只有进入通道逃命?!薄耙淮挝以谕ǖ览锱黾撕诎蹬醣菹??!崩短毂咚当咭а狼谐?,似乎很乐于咬碎她?!耙郧拔掖游醇?,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力量。我向她鞠躬,侍奉她。她对穿过虚空的通道很感兴趣。我还没那么迷恋她,没有傻乎乎地说出通道的秘密,但是我提供了足够的信息,她看出了通道的用处?!薄八宋魉堪盐掖剿氖澜?,她称之为克莱恩。她告诉我,在克莱恩她只是诸神之一。她说她是最强大的,正因为如此,其他神害怕她,总是协力对抗她。她总有一天会胜过其他神,到了那天,我会得到丰厚的回报。我会统治克莱恩上的所有生物。作为服务的报酬,这个世界将属于我。不用说,她撒谎了?!彼宋魉孔愿旱囊靶娜妹骶捣吲?,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物对女王来说明显无关紧要。明镜注意藏起自己的愤怒。他必须倾听蓝天不得不说的一切,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能改变过去,但也许可以影响未来。

“那时我很年轻,”蓝天继续说,“我们种族的青年龙跟克莱恩的蓝龙一样大。塔克西丝把我跟奇蒂拉配成一对,她是黑暗女王的宠儿。奇蒂拉……”蓝天默默回忆着。他长叹一口气,充满渴望的痛苦?!拔颐枪餐恼蕉泛芄馊?。我第一次学到战斗不只是为了生存--可以为荣誉、快乐、胜利的自豪而战斗。一开始,我蔑视居住在这个世界上的弱小生物:人类和其他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诸神允许他们存在。不久,我就觉得他们很迷人,尤其是奇蒂拉。她勇敢、无畏、从不怀疑自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且去争取。啊,她真是个女神?!崩短焱O吕?,呼吸似乎痛苦地梗住了?!拔一嵩偌剿?。我知道我会的。我们一起战斗……再次飞向光荣……”“那么,”明镜引着蓝天回到主题上,“你一直为塔克西丝工作。你制造了能将她带到宇宙这个部分的通道?!薄笆堑?,我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她只需要等待时机?!薄暗?,她一定没有预见到混沌之战?”明镜突然有了个可怕的想法,“或者说那也是她的阴谋?”蓝天厌恶地哼了一声?!八宋魉靠赡苁呛艽厦?,但还没有聪明到那种程度。也许她对混沌被困在灰宝石内略有所知。如果是那样,她只需要等待某个蠢货释放混沌,时间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毕竟她是个神。如果情况不是那样,她也可以找别的方法。她一直在注意时机?;煦缰秸腔?。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她假装逃离世界,收回力量,抛下那些无助的信徒。她不得不那么做,因为她需要所有力量完成庞大的任务?!薄笆奔涞搅?,就在混沌被击败的那一刻,无穷的能量释放出来。塔克西丝利用那能量,再结合自己的力量解除世界的约束,将世界沿着我用魔法创造的通道移动到这里固定住。这一切发生地非常迅速,没人感觉到移动。其余诸神卷入了生死之战,没有察觉到她的计划,当他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自己的力量已经耗尽,无法阻止她?!薄八宋魉看又钌袷种型等×耸澜?,并且把世界藏了起来。一切正如她的计划进行。没有了诸神的祝福和魔法,世上的人们陷入了混乱和绝望。塔克西丝自己也精疲力尽,几乎失去了所有力量。她需要时间医治自己,需要时间休息。但是她并不烦恼。没有神的时间越长,人们就越需要一位神。当她重返人间,人们只会高兴地成为卑微的奴隶。她只犯了个小错误?!薄奥炅?,”明镜说?!氨汤缀推渌??!薄笆堑?,他们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新玩具很有兴趣。他们疲倦于努力挣扎着在自己的世界生存,只会高兴地接管这个世界。塔克西丝太虚弱了,不能阻止他们。她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夺取统治权。而她仍然向我撒谎,继续承诺一旦她恢复力量,就会消灭那些篡夺者,把世界给我。我一度相信她,但许多年过去了,玛烈赤斯、碧雷和其他龙越来越强大。他们吞食克莱恩本地龙,用颅骨做成图腾,而我没有塔克西丝的消息。

“至于我,我看见这个世界正慢慢变成我离开的那个世界。我回忆起同奇蒂拉战斗的快乐日子。我不想理会同类,不想理会居住于此的可怜生物,于是我找到塔克西丝,要求回报。

“‘留着世界吧,’”我对她说,‘我不需要。我不想要这个世界,复活奇蒂拉,我们会一起旅行,找到一个荣誉等待着我们的世界?!薄八逝盗?。在一个叫灰城的地方,我会找到奇蒂拉的灵魂。我看见了灰城,,去了那里,或者说我以为自己去了?!崩短斓纳粼谛厍恢谢叵??!捌渌哪愣继?。你听见了米娜,那个黑暗女王的新宠告诉我,我是怎么被背叛的?!薄暗?,其他人看见你离开了……”“其他人只是看见她想让他们看见的,正如混沌之战结束时一样?!崩短炷了甲抛约旱拇砦?。明镜听着蓝龙喘气,并不清楚他还能活几小时或是几天。他不知道蓝天哪里受伤了,蓝天也不会告诉他。明镜想知道伤口是不是在内心深处,深入灵魂。

明镜换了个话题,让蓝天改变思路?!八宋魉棵娑砸桓鲂峦玻??!薄傲?,”蓝天咕哝道?!笆堑?,他们是个问题。塔克西丝本希望他们继续自相残杀,不过龙王们达成了停战协议。和平得到公认,人们开始变得满足。塔克西丝害怕很快人们就会开始崇拜龙王,不再需要她,有些人已经那样了,但黑暗女王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同龙王战斗。她不得不找个办法增强力量。她一直意识到灵魂带离世界的能量都浪费了,感到可惜。她设法将灵魂困在这个世界上,这样就能利用他们偷来野魔法能量供自己使用。当她确信自己足够强大后,她回来了,就在暴风雨之夜?!薄笆堑?,”明镜说?!拔姨怂纳?。她命令我加入她的军团,崇拜她为神。我可能会那么做,但什么东西阻止了我。就算头脑不知道那是谁,我的灵魂知道。于是我被惩罚了。我--”明镜停了下来。蓝天开始挪动,试图站起来。

“怎么了?你在干什么?”“你最好藏起来,”蓝天挣扎着?!奥炅依戳??!薄奥炅?!”明镜惊慌地重复道。

“她听说我快死了。那些侍奉我的懦弱奴仆一定是带着好消息投奔她去了。这个贪婪的家伙来偷我的图腾。我让她偷!塔克西丝已经盗用了图腾。玛烈把最糟的敌人带到了身边。让那个红色怪物来吧。我将用尽最后的力气跟她战斗--”蓝天可能是在胡说,明镜的确这么认为,但是藏起来的建议倒是挺合理。虽然明镜很厌恶玛烈,但就算没瞎,他也会避免与巨大的红龙战斗。明镜已经见过太多同类被她抓住后用有力的嘴咬碎,还用可怕的火焰点燃。一个人的蛮力无法制服这个异世界的怪物??死扯魃献畲?、最强壮的龙也无法对抗玛烈赤斯。

就连神也不敢面对她。

明镜变回人形。柔软的皮肤、脆弱的骨骼、柔弱的肌肉让他觉得容易受伤。但是,盲人可以设法生存。明镜摸索着绕过蓝天的巨大身体。他想躲到蓝龙迷宫般的巢穴深处去。明镜摸索着,突然碰到了什么光滑而冰冷的东西。

明镜手臂一颤,虽然看不见,但他立刻就知道自己摸到了什么--蓝天用受害龙的颅骨做成的图腾。明镜颤抖着急忙松开手,几乎失去了平衡。他靠住墙站稳,沿着墙前进。

“等等,”蓝天的声音穿过黑暗的通道?!澳惆锪宋?,银龙。你没让我死在她污秽的手里。因为你,我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尊严地死去。我也帮你一个忙作为回报。你的其他同类,黄金龙和银龙,你找过他们,但是找不到。对吗?”就算是对一只快死的蓝龙,明镜也不愿承认。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摸索着。

“他们不是害怕地逃跑了,”蓝天继续说?!八窃诒┓缬曛固搅怂宋魉康纳?。有些龙认出了声音,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想去寻找诸神?!泵骶低O吕?,转身面对蓝天的声音。现在他能听见外面蓝天很早就发现了的声音--巨翼的鼓动声。

“那是个陷阱,”蓝天说?!八抢肟?,现在无法返回。塔克西丝困住了他们,正如困住死者的灵魂一样?!薄霸跹拍苁头潘??”明镜问。

“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蓝天回答?!扒纺愕那橐丫沽?,银龙。你最好快点?!泵骶稻】赡芸斓鼗峦ǖ?。他不知道自己正在去哪里,只是猜测正进入巢穴深处。他右手扶着墙前进,一直不松手。因此他认为自己能找到出去的路。听到玛烈奇怪的刺耳声音后,明镜停了下来。他紧按着墙,盘坐在光滑的地上,藏身于巢穴冰凉的黑暗中。他害怕玛烈会发现自己,于是屏住了呼吸。

明镜蜷缩在蓝龙的巢穴中,害怕地等待着结局。

蓝天知道自己正在死去。他的心脏在胸腔中颤抖,每一次呼吸都需要奋斗。他渴望躺下来休息,闭上眼睛,专心回忆过去。他想再一次展开跟天空颜色一样的双翼,飞翔在云霄之上;再一次听到奇蒂拉的声音,听到她坚决的命令和嘲弄的笑声;再一次感觉她有力的双手握住缰绳,引导自己准确地飞往战斗最激烈的部分;再一次沉醉于武器的碰撞、鲜血的味道,感觉肉在爪下被撕碎,倾听奇蒂拉狂喜地战呼向所有人挑战;然后回到龙厩,包扎伤口,等着她像平常一样坐到自己身旁,回忆战斗。她会抛下那些爱她的渺小人类,来到自己身边。龙和龙骑士,他们是一个组合--致命的组合。

“那么,蓝天,”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说。玛烈的头伸进巢穴入口,遮住了阳光?!拔业玫降南⒋砹?。你还没有死?!崩短旎叫炎约?。他的梦,他的回忆很真实。而这是不真实的。

“是的,我还没死,”他咆哮道。他忍住疼痛,爪子挖进石地里,强迫自己保持站立。

玛烈慢慢把巨大的身体塞进了巢穴--头和肩、前爪和颈。她的双翼仍然收在两侧,后爪和尾巴悬在外面崖壁上。玛烈用冷酷的目光轻蔑地扫过蓝天。她忽视了蓝龙,只是在找图腾。图腾就在巢穴中央,玛烈眼里发出贪婪的光芒。

“别管我,”她冷漠地说?!拔蚁嘈拍阏谒廊?,请继续。我不想打断你,只是来收集一点曾经共处的纪念品?!甭炅疑斐鲎ψ?,开始在图腾周围编织魔法网。蓝天看见图腾的颅骨里闪烁着目光。他可以感觉到王后的存在。塔克西丝并不在意他。现在他毫无用处,再也不用理会了,她只是专心注意着玛烈。好吧。蓝天希望他们在一起能高兴,那是理所当然的。

蓝天的腿在颤抖,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了,他倒在了地上。他对自己很生气。他必须战斗,必须抵抗,至少要在玛烈身上留下印记。但他那么虚弱,心脏砰砰直跳,似乎会在胸腔中炸开。

“蓝天,我亲爱的蓝龙!”奇蒂拉的嘲弄声突然传来?!霸趺?,你这个懒鬼,还在睡觉?起来!我们今天有仗要打,有人要杀。我们的敌人可没有睡觉,你应该很清楚?!崩短煺隹劬?。奇蒂拉就站在面前,蓝龙甲在日光下闪闪发光。她狡黠地微笑着,举起手指向前方。

“你的敌人就站在那里,蓝天。你还有一场战斗。最后的战斗。然后你就能休息了?!崩短焯鹜?,他看不见玛烈。蓝天的视力随着生命很快消失了,但是他能看见奇蒂拉,能看见她所指的地方。蓝天吸了最后一口气,他得做得漂亮点。

空气与硫磺在他胃里混合,然后被呼了出去。

咝咝作响的闪电劈开了空气。雷声隆隆,震动了山脉。那声音很可怕,但蓝天还能听见玛烈愤怒而痛苦的尖叫。他看不见玛烈受了多重的伤,但猜测应该不轻。

被激怒的玛烈开始攻击蓝天。她用尖锐的爪子挖进蓝龙的鳞甲,撕开肉,在侧面撕出了一个洞。

蓝天没有任何感觉,再也不痛苦,再也不害怕。

他高兴地任由自己的头重重落在地上。

“干得好,我亲爱的蓝龙,”奇蒂拉的声音说,蓝天自豪地感觉到她用手抚摸自己的颈部?!案傻煤谩崩短煳⑷醯纳恋绮⒚挥卸月炅以斐啥啻笊撕?,只不过造成一股刺痛感,敲掉了左前腿上部关节处一大块带鳞甲的肉。身体的痛苦不算什么,玛烈觉得自尊受了伤害,她不停地攻击垂死的蓝天,直到巢穴里血肉横飞为止。最后,她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在虐待没有感觉的尸体。

狂暴过后,玛烈继续拆卸图腾,准备把它运回自己在新古德兰山脉玛烈之峰的巢穴。

玛烈心满意足地盯着这些颅骨,觉得只要搞定它们,自己的力量就能极大地增强。

克莱恩本地龙对她没什么用。在克莱恩世界,龙是优势种族,其余的弱小居民都害怕、尊敬龙类,因此他们被宠坏了。有时候克莱恩的凡人真的会拿起武器同龙战斗。玛烈从蓝天那里听过很多此类故事,蓝天总是说长枪之战中战斗的震撼、龙骑士和龙之间的结合。

如果蓝天认为那些孩子气的打斗是真正的战斗,那显然他已经离开自己的世界太久了。玛烈碰到过一些龙骑士,她一生中从未见过那么有趣的事。她想过回到自己的世界,那里每天都有血腥的战斗发生以确立阶级。

幸存者每天战斗,然后,玛烈和其他龙偶尔高兴地发现了这个懒散而富饶的世界。她并不怀念过去的残酷日子,只是有些思乡,就像老兵回忆过去一样。她和她的同类给虚弱的克莱恩本地龙上了宝贵的一课--对那些幸存者??死扯髁虻乖谒媲?,发誓崇拜她,为她服务。然后暴风雨之夜到了。

克莱恩龙变了。玛烈说不清到底有什么不同。红龙、黑龙和蓝龙继续侍奉她,每次呼之即来,但是玛烈觉得他们在谋划着什么。她发现他们经常窃窃私语,只要自己一现身,他们立刻就停止交谈?;褂?,最近几只龙失踪了。她收到报告说,克莱恩的龙驮着奈拉卡黑暗骑士同索兰萨斯的索兰尼亚骑士战斗。

玛烈对杀死索兰尼亚骑士没有异议,只是之前应当同她商议。塔贡爵士会这么做,不过他己经死了,在关于他死亡的报告中,玛烈头一次看到了最让她担心的消息--克莱恩上出现了一位神。

玛烈听过过关于这位神的传言--就是这位神把世界带到了宇宙的这部分。然而玛烈没看出这位神的踪迹,只能认为由于自己的到来,这位神害怕地抛弃了这个世界。玛烈从未想过这位神可能悄悄藏着,积蓄力量--这不奇怪,因为她来自一个缺少狡诈、由力量统治的世界。

玛烈收到了许多关于唯一神和神的传道士--一个叫米娜的人类少女的报告。玛烈没怎么理会,主要是因为这个米娜并没有骚扰她。实际上米娜的举动让玛烈高兴。米娜除掉了西瓦那斯提上空的魔法罩,消灭了自私自利的绿龙湛青•血暴。西瓦那斯提精灵完全屈服在黑暗骑士的脚下。

听到表亲碧雷要攻击奎灵那斯提精灵,玛烈并不高兴。她倒不是关心精灵,只是这种举动打破了停战协定。玛烈不相信碧雷,不相信她的贪婪和野心。玛烈本该插手干预,但是前黑暗骑士领导人塔贡爵士向她保证,他控制着局势。等到玛烈发现塔贡甚至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安危时,已经太晚了。

碧雷离巢攻击奎灵那斯提,她成功了。现在奎灵那斯提精灵逃离了残破的家园。在那过程中,碧雷也被杀了,不过她总是那么冲动,毫无理性。

碧雷的奴仆--两只红龙卑躬屈膝地向玛烈报告了绿龙的死讯,但是玛烈怀疑他们俩暗地里在得意地大笑。

玛烈不喜欢这些红龙对表亲的死亡幸灾乐祸,他们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尊敬。玛烈也不喜欢听到碧雷的死讯,这应当跟那位神有关系。碧雷也许是龙中间的叫驴,但是她毕竟是只强大的巨兽,玛烈无法想象一堆精灵可以不靠神力把她杀死。

一只克莱恩龙让玛烈想到夺走碧雷的图腾。他是偶然提到图腾的,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图腾在碧雷死后仍然放射着魔法能量。有些幸存的人类将领说如果能找出控制魔力的办法,他们早就自己用了。

想到人类把污秽的手放在如此强大而神圣的图腾上,玛烈震惊了,她立刻飞去,将图腾据为己有。她用魔法将图腾传送到自己的巢穴里,加到自己建造的图腾上。她利用其中不断涌出的魔法,比以前强大了许多。然后传来报告说,米娜杀死了强大的蓝天。

玛烈没有浪费时间。这位神该到此为止了,她最好缩回悄悄爬出来的某个洞里。玛烈用魔法包好蓝天的图腾,准备带走。她停下来,瞥了一眼蓝龙的残尸,考虑要不要把他的颅骨也加入图腾中。

“他不该这么出名,”玛烈轻蔑地拨开一些蓝天的骨头和肉?!八枇?,神经错乱。他的颅骨可能是诅咒?!甭炅遗幼偶缟系纳丝?。血已经止住了,但是烧伤的地方仍然刺痛,肌肉受伤让她前腿僵硬。不过伤口不会影响她飞行,没有大碍。

玛烈收起魔法网中的颅骨,准备离开。临行前,她嗅了嗅空气,最后四处搜寻了一番。刚到这里时她就注意到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一开始她不太确定那是什么,现在她知道了。龙,一只克莱恩龙,如果玛烈没错的话,应该是一只金属龙。

玛烈搜索了蓝天横尸的房间,但是找不到金属龙的踪迹:地上没有四处散落的金色鳞片,墙上也没有刮下的银屑。最后,玛烈放弃了。伤口仍在痛。她要回到黑暗而安静的巢穴,建造图腾。

玛烈牢牢抓住颅骨图腾,一边留心伤腿,一边慢慢地退出蓝龙的巢穴,然后飞向东方。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