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五章 银龙与蓝龙

明镜一直藏着,直到确定玛烈已经飞走,不会再回来。他听到了打斗声,甚至为蓝天对抗可恶的红龙而骄傲,同时也惋惜蓝天之死。明镜听到玛烈发出痛苦的怒吼,撕开蓝天的身体。他感到一股温暖的液体流过自己的手,那应该是蓝天的鲜血。

现在玛烈已经离开了,明镜想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按着自己的盲眼,诅咒这该死的障碍。他知道关于唯一神真实本性的重要信息,也知道金属龙怎么样了,但却无能为力。

明镜意识到自己必须干什么--寻找食物和饮水。龙血的味道很浓,他只能勉强闻出水的气味。他变回了龙形,因为龙形比人形的嗅觉好。他总是回头张望,因为人没有翅膀,柔软的皮肤和易碎的骨骼让他觉得拘束而脆弱。

明镜变回龙的身体,享受着那种感觉,就像人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有了鳞甲,他觉得更安全,四条腿也比两条更平衡。现在他的感觉更清晰,可以发现下方数英里处有只鹿跑过原野。

或者说我曾经看得很清楚,明镜想。

现在他的嗅觉更加敏锐,很快就发现了一条小溪流过巢穴。

明镜喝足水,不再口渴了,下一个要考虑的是填饱饿得发痛的肚子。他闻到了山羊味。蓝天抓了一只野山羊,还没机会享用。止住胃里的翻腾后,明镜应该能思考地更透彻。

他不想回到蓝天横尸的主洞,但是感觉告诉他羊肉就在那里。饥饿驱使明镜返回了。

地板上全是湿滑的鲜血,空气中充满沉重的血腥和死亡的臭味。也许是这些让明镜的感觉迟钝,或者是饥饿让他粗心大意。不管是什么原因,明镜听到洞里回响起一个冷淡而可怕的声音,他大吃一惊。

“我一开始以为这是你干的,”那只龙用龙语说?!安还衷谖抑雷约捍砹?。你不可能杀死强大的蓝天。你甚至不能在洞里走来走去而不撞上东西?!泵骶的急负檬鼗つХ?,然后把头转向陌生的说话者--从声音和周围微弱的硫磺味道判断,那是一只蓝龙。他一定是从蓝天巢穴的主入口进来的。明镜全心想着饥饿,没有听到他。

“我没有杀蓝天,”明镜说。

“那是谁干的?塔克西丝?”听到她的名字,明镜很吃惊,然后他意识到自己不该吃惊。在风暴中认出那个声音的不止他一个。

“可以那么说。一个叫米娜的少女用魔法闪电杀死了蓝天。她是自卫。蓝天声称她背叛了自己,首先攻击的?!薄八比槐撑蚜死短?,”蓝龙说?!八裁词焙蚧垢晒鸬??”“我糊涂了,”明镜说?!拔颐鞘窃谒得啄然故撬宋魉??”“他们实际上是同一个人。那么你在这里干什么,银龙,为什么玛烈的臭味那么浓?”“玛烈夺走了蓝天的图腾。蓝天受了致命伤,但仍然向她挑战。我想蓝天伤了玛烈,不过可能不重。他太虚弱了。这些都是玛烈的报复?!薄爸档?,”蓝龙咆哮道?!拔蚁M炅疑腋?。但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第一个问题,银龙。你为什么在这里?”“我有疑问,”明镜说。

“你得到答案了吗?”“是的,”明镜说。

“听到答案你吃惊吗?”“不,并不吃惊,”明镜承认道?!澳憬惺裁疵??我叫明镜?!薄鞍?,光明城堡的守护者。我叫锐刃。我是”,蓝龙停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沉重而悲痛,“我是奎灵那斯提的梅丹元帅的搭档。他死了,现在我独自一人。你是银龙,应该有兴趣知道奎灵那斯提被摧毁了,”锐刃补充道?!熬槌浦劳鲋?。那就是曾经美丽的城市剩下的一切?!泵骶岛芑骋??!拔也幌嘈?!”“相信吧,”锐刃冷冷地说?!拔仪籽勰炕鞯?。我太迟了,不能救元帅,但是我看见绿龙王碧雷死去?!彼纳舸爬淇岬穆?。

“我很想听听详情,”明镜说。

蓝龙笑了?!拔抑滥阆???槟撬固峋槭盏骄姹汤桌戳?,他们准备好对付她。他们站在自己屋顶,朝她射出了成千上万的箭。每只箭都带着某人用魔法加强过的绳索。当然,精灵以为那是他们的魔法。但那不是,而是她的魔法?!薄八宋魉??”“简单地同时解决精灵和另一个对手。成千上万的魔法绳索组成一张网,把碧雷从空中拉了下来。精灵本想在碧雷无助地躺在地上时杀死她,不过计划出错了。精灵同矮人合作在奎灵那斯提地下挖了地道。许多精灵通过地道逃走了,但是最后地道毁灭了奎灵那斯提。当碧雷落在地上时,巨大的重量压跨了地道,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她沉入地下。白怒河的水离开河道流入裂口里,淹没了奎灵那斯提,变成一个巨湖。死亡之湖?!薄氨汤姿懒?,”明镜嘀咕道?!袄短焖懒???槟撬固岜淮莼倭?。塔克西丝一个接一个地除掉自己的敌人?!薄八鞘悄愕牡腥?,银龙,”锐刃说?!耙彩俏业?。那些自封的龙王杀死了我们许多同类。女王取得了胜利,你应该感到高兴。不管你怎么想,她是我们世界的神,为我们战斗?!薄八皇俏约赫蕉?,”明镜反驳道?!耙恢比绱?。这都是她的错。如果塔克西丝没有偷取世界,这些龙王就不可能发现我们。那些死者今天还会活着:龙、精灵、人类、坎德人。巨龙杀死了他们,但是从根本上塔克西丝要为此负责,因为是她把我们带到了这里?!薄巴等∈澜纭比袢兄馗吹?。他用爪子刮擦着岩石,尾巴慢慢来回摆动,翅膀不安地鼓动?!澳敲词撬傻??!薄熬堇短焖?,是的。他那么告诉我的?!薄八裁锤嫠吣?,银龙?”锐刃嘲笑道。

“因为我试着救他?!薄八抢读?,你最仇恨的敌人!而你试着救他!”锐刃嘲弄道?!拔也换嵘档较嘈耪庵挚驳氯说墓适??!泵骶悼床患读?,但可以想象他的样子。一个老兵,蓝色的鳞甲一定光亮而洁净,也许胸部和头部有一些英勇作战的伤痕。

“我救他的原因甚至冷酷到可以说服你,”明镜回答?!拔业嚼短煺饫镅扒蟠鸢?。我不能让他死去,把答案带进坟墓。我利用了他。我承认。我并不感到自豪,但是靠我的帮助,至少他一直活到攻击玛烈。为此他感谢我?!崩读3殖聊?。明镜不知道锐刃在想什么。他刮擦着岩石,双翼扇动着巢穴里血腥的空气,尾巴来回挥动。明镜准备好法术,锐刃一定决定战斗了。这场战斗并不平等--经验丰富的蓝龙对盲银龙。但是,像蓝天一样,明镜至少要在对手身上留下印记。

“塔克西丝偷取了世界,”锐刃若有所思地说?!八盐颐谴搅苏饫?。照你所说,她有责任。但是她是我们的女神,她同我们的敌人战斗,为我们复仇?!薄八牡腥?,”明镜冷冷地说?!氨鸬乃挪还??!薄案嫠呶?,银龙,”锐刃质问道,“你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时感觉如何。你是不是觉得心里激动万分?你没有这种感觉吗?”“是的,”明镜承认?!暗蔽以诜绫┲械谝淮翁侥歉錾?,知道那是一位神,我很激动。被父亲打的孩子仍然会依附父母,不是因为父母善良或是明智,而是因为他们是唯一的父母。但然后我开始怀疑,疑问把我带到这里?!薄耙晌?,”锐刃轻蔑地说?!昂谜绞看硬换骋?,只需要服从?!薄澳悄阄裁床患尤胨木??”明镜问?!叭绻皇且世短?,你为什么在这里?”锐刃没有回答。他是在沉思,还是愤怒地准备攻击?明镜不知道,他突然厌倦了谈话,感到疲倦而饥饿。一想到食物,他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响。

“如果我们要战斗,”明镜说,“我请求先让我吃点食物。我很饿,如果我的嗅觉没错,巢穴里有新鲜的山羊肉?!薄拔也换嵬阏蕉?,”锐刃不耐烦地说?!巴桓鱿寡鄣牡腥苏蕉酚惺裁垂獠??你找的山羊就在你左边,大概两倍爪长的距离。我同伴的颅骨也在那图腾中。如果我们没被带到这里,今天也许她还活着。不过,”蓝龙抽着尾巴,补充道,“塔克西丝还是我的女神?!泵骶滴薹ò锢读?,他已经解决了自己的信任?;?。相对而言他比较轻松,因为他的同族都不崇拜塔克西丝,他们忠于光明之神帕拉丁。

帕拉丁也在某处寻找自己迷失的孩子吗?风暴过后,金属龙离开去寻找诸神,蓝天是这么说的。他们一定失败了,因为塔克西丝仍然高高在上。但是明镜相信,帕拉丁仍然存在。光明之神在某处寻找着我们。塔克西丝用黑暗遮住我们,不让他看见。我们就像海上的遇难者,必须找到办法给在浩瀚宇宙中寻找我们的神发信号。

明镜静下心来,吞食山羊。他没有同锐刃分享。蓝龙一定很饱,因为他能看见自己的猎物。当明镜化为人形行走时,他拿着一个碗,靠行乞生存。这是很久以来他吃的第一顿新鲜肉,他很满意。现在他大概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了,只要找到办法就行。首先,他得摆脱这只蓝龙,因为锐刃似乎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朋友。

蓝龙是群居龙类,锐刃并不急于离开。他平静下来,开始闲谈。锐刃刚开始似乎寡言少语,不过现在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似乎他觉得自己能放心地对别人说出心里话。他描述了同伴的死,悲伤又自豪地谈起梅丹元帅,还说起一个叫杰拉德的黑暗龙骑士。明镜听着,心里有了个主意。

幸运的是,吃东西让他只需要偶尔嘟哝几句。明镜吃完了,锐刃又再次默不作声。明镜听着锐刃移动,希望他是准备离开。

但明镜错了。锐刃只是想找个更舒适的位置。

明镜阴郁地想,如果我不能摆脱他,那就利用他。

“关于龙骨图腾你知道什么?”明镜小心地问。

“很多?!比袢信叵??!罢缥宜?,我同伴的颅骨就是其中之一。你为什么问?”“蓝天说过一些关于图腾的事。他说”--明镜不得不放慢语速,不暴露出蓝天说过很多关于图腾的事,还有金属龙的迷失--“塔克西丝暗中夺取了图腾,自己使用?!薄澳鞘鞘裁匆馑??很含糊,”锐刃说。

“很遗憾,他没说更多的。说这些时他听起来已经半疯了。也许他是在胡说?!薄熬菸宜?,只有一个人清楚塔克西丝的想法,那就是唯一神军队的领导者,那个少女米娜。我同很多加入她军队的龙谈过。他们说这个米娜是塔克西丝的宠儿,她带着女神的祝福。如果有人知道图腾的秘密,那一定是米娜。不过这对你没什么用,银龙?!薄扒∏∠喾?,”明镜深思道,“这其中的含意比你想象的多。米娜还是孩子是我就认识她了?!比袢泻吡艘簧?,并不相信。

“我是城堡的守护者,记得吗?”明镜说?!八浅潜だ锏墓露?。我认识她?!薄耙残砉ナ?,但是现在她会认为你是她的敌人。

“也许有人会这么认为,”明镜表示赞同?!安还驮谑虑八黾宋?。那时我化为人形,瞎了眼,虚弱又孤独。她认出了我,饶了我的性命。也许她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的经历。她总是提问--”“她只是因为人类的感性饶了你?!比袢泻吡艘簧??!熬退阍偻昝赖娜死嘁不嵊姓庵秩醯??!泵骶敌⌒牡夭仄鹦θ?,保持沉默。这只蓝龙可以为死去的骑手哀悼,却责骂人类多情地依恋少年的朋友。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弱点对我们有利,”锐刃继续说。他摇动全身,收起双翼?!昂芎?。我们去找这个米娜,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薄澳闼怠颐恰??”明镜吃惊地问。虽然“我们”和“我”在龙语中截然不同,但他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锐刃提高声音,就像明镜又聋又瞎,“我们一起去找这个米娜,要求知道我们女王的计划--”“不可能,”明镜简单地回答。无论他想干什么,都不会跟蓝龙合作?!澳憧醇也蟹狭??!薄拔铱醇?,”锐刃说?!昂苤氐纳?,不过那似乎不能阻止你去做要做的事。你到这里来了,不是吗?”明镜不能否认?!拔衣呃吹?。我不得不乞讨食物,藏--”“我们没时间废话。乞讨!属于人类!”锐刃摇摇头,鳞甲哗啦哗啦响?!拔乙晕隳杆烙诩⒍?。你必须骑着我。时间很少。重大的事情正在发生。我们没时间用人类的步伐行走?!泵骶挡恢栏盟凳裁?。盲银龙骑着蓝龙的想法如此可笑,他拼命憋住不大声笑出来。

“如果你不跟我去,”锐刃看见明镜明显难以接受,就补充道,“我就不得不杀掉你。你说蓝天告诉你一些事时很流利,但是说起其他的就吞吞吐吐,含糊其词??峙吕短旄嫠吣愕谋饶阍敢飧嫠呶业亩?。因此你要么跟我去,让我盯着你,要么跟那些情报一起死?!痹僖裁挥惺裁词焙虮却丝谈妹骶刀允鞲械揭藕读?。他想勇敢的行为是对抗蓝龙,然后在短暂而残忍的战斗后死去。这样的死很光荣,但却不明智。到目前为止,明镜是克莱恩上知道金属龙用魔法离开去寻找诸神,但却被唯一神监禁起来的两个人之一。米娜是另一个知情人,虽然明镜觉得她不会告诉自己任何事,但不谈谈他也不能确定。

“你让我别无选择,”明镜说。

“这是我的意图,”锐刃平淡地回答,语气并不自鸣得意。

明镜改变了形态,从强壮的龙形变为虚弱的人形。他的样子是一个银发的年轻人,穿着光明城堡牧师的白袍,受伤的眼睛上罩着一块黑布。

他摸索着慢慢移动,巢穴里每一块石头都绊倒过他。他在蓝天的血液中滑倒,割开了肉。明镜很感激一件事--他不必看锐刃脸上的同情。

蓝龙是个战士,他没有嘲笑明镜。锐刃甚至伸出爪子引导明镜,帮他爬上自己宽阔的背。

这里充满死亡的恶臭。蓝龙和银龙都乐于离开。锐刃站在洞口平台上,吸入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展开双翼,飞入云中。明镜紧紧抓住蓝龙的鬃毛,腿夹住他的侧腹。

“抓紧,”锐刃告诉明镜。他划出一道弧线,飞入高空。明镜猜到了锐刃想干什么,他按蓝龙说的抓紧。

明镜感觉到锐刃伸展肺部,然后呼气。他闻到硫磺味,听到闪电的噼啪声。随着一声巨响,岩石碎裂,然后落下悬崖,其中夹杂着闪电的轰鸣。锐刃吐出另一道闪电,这次似乎整座山都变成了碎石。

“被称为蓝天的凯兰卓斯已去,”锐刃说?!八歉鲇赂业恼绞?,忠于他的骑手,正如骑手忠于他一样。愿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时也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倍运勒叩囊逦褚蚜?,锐刃放低双翼做最后的敬礼,然后盘旋向别的方向飞去。

明镜从后颈上太阳的余温知道他们正飞向东方。他牢牢抓住锐刃的鬃毛,觉得强风迎面而来。在他的脑海中,似乎看到初秋火红和金黄的树木,像珠宝一样点缀在翠绿的草原上,又见紫灰的山峦被第一场冬雪所覆盖。而下方极远处,湛蓝的湖泊、蜿蜒的河流给小小的金色村庄带来秋麦丰收,灰色的庄园凝成一点,田地环绕四周。

“你为什么哭泣,银龙?”锐刃问。

明镜没有回答,锐刃想了想,不再复问。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