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七章 意外的旅程

时光旅行装置激活之后,泰索何夫•柏伏特只知道两件事:漆黑一片和谜琢在自己左耳边尖叫,同时紧紧抓住他(泰索何夫)的左手,泰斯的手指完全失去了感觉,只觉得周围空荡荡的--除了谜琢之外。他不知道自己是头朝上还是脚朝上,或者是都朝上。

这种愉快的情形持续了相当长时间,泰斯开始觉得无聊了。一个人可以一直盯着黑暗,直到他觉得该变化一下了。就算在时空中翻滚(泰斯并不确定他们是否如此),时间长了也会厌烦。最后,被巨人踩扁的决定变成了侏儒不停在耳边尖叫(侏儒的肺活量异乎寻常地大),手腕也几乎被掐断。

这种情形又持续了很长时间,然后泰索何夫和谜琢砰地撞上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又软又粘乎乎的,带有强烈的泥土和松针味。激烈的碰撞赶走了坎德人的无聊,也让侏儒不再尖叫。

泰索何夫平躺着喘气,准备呼吸可能是最后几口空气。他向上看去,希望看见混沌巨大的脚悬在自己上方。泰斯只有几秒钟时间向谜琢解释,侏儒也会无意中被踩扁。

“我们将会像英雄一样死去,”泰索何夫一喘过气就说。

“什么?”谜琢喘气尖叫道。

“我们将会像英雄一样死去,”泰索何夫重复道。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他们不会死。

泰索何夫专心准备自己和侏儒的死,没有仔细观察周围。他假定自己应该看见混沌丑陋的脚掌。现在有时间观察了,他看见上方并不是脚,而是暴雨过后还在滴水的松树针叶。

泰索何夫摸摸头,看是否受到了严重撞击,因为他从以前的经验知道,脑部受到严重撞击会让你看见不可思议的东西,不过那通常是星光,而不是滴水的松针。

泰索何夫听到谜琢又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次尖叫,就抬起手做了个命令手势。

“安静,”他紧张地低声说,“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笔导噬?,泰索何夫此刻并没有听到声音。好吧,他的确听到了。他听到雨滴落下,但是并没有听到任何他所暗示的可怕东西。他只是假装如此,不让侏儒尖叫。不幸的是,就像罪犯的遭遇一样,泰斯立刻就遭到了惩罚。他假装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结果真的听到了--钢铁的碰撞声,然后是一次爆炸声。

以泰斯的英雄经验,只有两种东西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刀剑相击和火球在什么东西上爆炸了。

然后他听到了更多的尖叫声,不过谢天谢地,这次不是谜琢。叫声离这里有些距离,听起来是垂死的地精,地精毛发烧焦的恶心气味更加说明了这一点。尖叫声迅速停止了,然后传来碰撞声,似乎是大个子跑过滴着水的松林。泰索何夫认为那可能是更多的地精,他觉得现在撞上地精可不好,尤其是刚被火球炸过的地精,于是他爬到一截低垂的松树枝下,把谜琢拉到自己身后。

“我们在哪里?”谜琢把头从他们躺着的泥地中抬起?!拔颐窃趺吹秸饫锏??什么时候回去?”这些问题都很合理。泰斯觉得侏儒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抱歉,”泰斯说,他透过湿松针盯着外面,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碰撞声变大了,那意味着他们正在接近?!拔也恢?。我什么都不知道?!泵兆琳糯笞?,下巴都掉了,等他合上嘴时上面全是泥巴?!澳闼的悴恢朗鞘裁匆馑??”他愤怒地喘着气说?!笆悄惆盐颐谴秸饫锢吹??!薄安?,”泰斯严肃地说,“不是我。这个东西带我们来的?!彼噶酥甘掷锏氖惫饴眯凶爸??!安挥Ω谜庋??!笨醇兆辽钌钗?,泰斯急忙瞪着侏儒?!拔也履慊故敲挥行藓盟??!泵兆梁舫銎?,盯着装置,一边嘀咕着什么缺少图表、没有内部指令,一边伸出满是泥巴的手?!案壹觳橐幌??!薄安挥昧?,谢谢,”泰索何夫把装置塞进一个包包,然后扣上?!拔蚁氲梦夷米?。现在安静!”泰斯又盯着外面,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氨鹑萌酥牢颐窃谡饫??!本蠖嗍宕游醇鸸芩铰鐾獾氖澜?,谜琢与他们不同,他见多识广,不过大部分冒险经历他一点都不喜欢。冒险是烦人的事,会打断朋友的工作。不过他学到了最重要的经验--在冒险中幸存下来的最好办法就是闭上嘴藏在阴暗不适的地方。他很擅长这个。

谜琢太善于隐藏了,而泰索何夫一点都不。泰斯准备站起来向两个刚跑出森林的人类打招呼,侏儒害怕地一把抓住坎德人,把他拉了回去。

“以所有易燃物之名,你在干什么?”谜琢气吁吁地说。

“我开始以为他们是烧伤的地精,但他们不是,”泰斯指着争辩说?!澳歉鋈耸撬骼寄嵫瞧锸?,我认得他的盔甲。另一个人是法师,我认得他的长袍。我只是要去打个招呼,介绍自己?!薄叭绻滴以诼眯兄醒У搅耸裁?,”谜琢压低声音说,“那就是绝对不要向任何带着?;蚴谴┳欧ㄊε鄣娜私樯茏约?。让他们走他们的,你走你自己的?!薄澳闼祷傲寺??”奇怪的法师转向同伴问。

“没有,”骑士举起剑,警惕地盯着四周。

“嗯,有人说话,”法师说?!拔铱隙ㄌ搅怂祷吧??!薄俺俗约旱男奶?,我什么都听不到?!逼锸客O绿颂?,然后摇摇头?!懊挥?,听不到。那个声音像什么?地精?”“不是,”法师盯着阴影说。

从相貌看,他是个索兰尼亚人,因为他长着长长的金发,还扎着辫子。他的眼睛是蓝色的,目光敏锐又热情。他穿的长袍原来也许是红色,但现在上面沾满泥巴、血液,一些地方被烧焦了冒着烟,在雨天的灰暗光线下颜色难以分辨。袖口和摺边是金色的。

“看那个!”泰索何夫吃惊地喘气说,“他拿着雷斯林的法杖!”“真奇怪,”法师说,“听起来像坎德人?!碧┧骱畏蜓谧∽?。谜琢沮丧地摇摇头。

“坎德人在战场中间干什么?”骑士笑问道。

“坎德人在任何地方能做什么?”法师笑着反问,“只能给那些不幸碰上的人制造麻烦?!薄八档枚喽?,”谜琢郁闷地叹息道。

“真无礼,”泰索何夫嘀咕道?!耙残砦也挥孟蛩墙樯茏约??!薄凹热荒闾降牟皇堑鼐?,”骑士回头瞥了一眼,“你觉得我们阻止他们了吗?”骑士穿着皇冠骑士的盔甲。泰斯一开始以为他年纪很大了,因为骑士的头发完全灰了,不过看了一会儿后,泰斯发现他远比第一眼的印象年轻。让他看起来年老的是眼睛--他的眼神忧愁又疲倦,这么年轻的人不该这样。

“我们暂时阻止了他们,”法师说。他坐在树根旁,法杖抱在怀里。

那根法师正是雷斯林的,泰索何夫很熟悉法杖上金色的龙爪抓着水晶球。他记得自己多次伸手想摸,但手总是被弹回来。

“我多次看见雷斯林那样拿着法杖,”泰斯轻声对自己说?!暗歉龇ㄊο匀徊皇抢姿沽?,也许他偷了雷斯林的法杖。如果是那样,雷斯林应该想知道小偷是谁?!碧┧瓜窨驳氯搜栌锼档哪茄?,用所有耳朵注意听着。

“现在敌人应该相当害怕你的剑和我的魔法,”法师说?!安恍业氖?,地精更害怕他们的指挥官。鞭打很快就能让他们追击我们?!薄爸刈樾枰奔??!逼锸慷自谑飨?。他捡起一把湿松针,开始清理剑上的血?!拔颐怯凶愎坏氖奔湫菹?,然后想办法回到队伍里,或者被他们找到。现在他们毫无疑问是在搜寻我们?!薄八蜒澳?,修玛,”法师苦笑道。他斜靠着树,疲倦地闭上眼睛?!八遣换崽谝馕??!逼锸肯缘糜行┓衬?。他表情沉重,专心清理,用力擦拭一个顽固的污点,“你得理解他们,玛济斯--”他说。

“修玛……”泰斯重复了一遍?!奥昙盟埂彼⒆帕饺?,惊讶地眨着眼,然后低头注视着时光旅行装置?!澳憔醯谩??”“我很明白他们,修玛,”玛济斯回答道?!耙话愕乃骼寄嵫瞧锸棵孕盼拗?,他们相信小时候保姆为了让自己安静而说的可怕法师故事,认为我会裸体跳过营地,叽哩呱啦地念咒语,挥挥法杖把他们变成蝾螈。请注意,我并不是不能那么做,”玛济斯皱起眉毛坏笑道?!氨鹨晕颐豢悸枪?。变成蝾螈五分钟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应该很有趣。至少可以增大他们的脑袋?!薄拔也痪醯米约夯嵩谝庾魑铙⑸?,”修玛说。

“你一个人与众不同,朋友,”玛济斯的腔调软化了。他伸出手,按着骑士的手腕?!澳悴缓ε滦滤枷?,不害怕你不理解的东西。甚至在孩提时代,你都没有害怕做我的朋友?!薄澳阌Ω媒趟歉玫囟源ㄊ?,玛济斯,”修玛说着握住同伴的手?!澳阌Ω媒趟钦幽Х?,尊重使用魔法的人?!薄拔也换?,”玛济斯沉着地说,“因为我真的不在意他们怎么看我。如果有人可以改变他们陈旧过时的看法,那就是你。你最好快点,修玛,”他嘲弄的腔调变得严肃起来?!昂诎低鹾蟮牧α咳找嬖龀?。她在召集巨大的军队。无数的邪恶生物涌到她的旗下。以前这些地精绝对不敢攻击一队骑士,但是你今早看见他们有多凶猛了。我开始觉得他们害怕的不是鞭打,而是失败后黑暗女王的愤怒?!薄暗撬崾О?。她必须失败,玛济斯,”修玛说?!八退亩窳匦氡桓铣稣飧鍪澜?,退回无底深渊。因为如果她没被击败,我们就会像那些可怜的地精一样,在恐惧中生活?!毙蘼晏究谄?,摇摇头?!暗俏页腥?,亲爱的朋友,我看不出那怎么可能。她的奴仆不计其数,他们的力量无边--”“但是你确实打败了她!”泰索何夫喊道,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挣脱谜琢疯狂的拉扯,爬起来冲了出去。

修玛跳起来,迅速拔剑。玛济斯伸出那根龙爪紧握水晶球的法杖,指着坎德人,开始念念有词,泰斯认出了那是魔法咒语。

泰索何夫知道自己在被变成蝾螈前也许没多少时间了,于是加快了语速。

“你召集起一支英雄军队,同黑暗女王本人战斗,你死了,修玛,还有你也死了,玛济斯--顺便说一句,我很遗憾--你们将恶龙送回了--”泰斯还没说完,几件事同时发生了。两只多毛恶臭的地精大手抓住了谜琢,同时另一个黄皮肤流口水的地精抓住了泰索何夫。

在坎德人有时间抽刀、侏儒有时间吸气之前,一道闪耀的电弧从法杖发出,击中了抓住谜琢的地精。修玛则用剑刺穿了试图拖走泰斯的地精。

“还有更多地精过来,”修玛厉声说?!澳阕詈锰幼?,坎德人?!笔髁种写吹鼐慕挪缴?,他们发出可怕的嚎叫,宣告死亡。修玛和玛济斯背靠背站着,修玛拔出了剑,玛济斯拿着法杖。

“别担心!”泰索何夫喊道?!拔矣胸笆?。它叫兔子杀手?!碧┧勾蚩桓霭?,开始寻找?!翱ɡ善鸬拿?。你们不认识他--”“你疯了吗?”谜琢大声尖叫,就像别管他山脉午时从不停止的汽笛声。

一只手按着泰索何夫的肩膀。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现在不行,还不是时候?!薄岸圆黄??”泰索何夫转身看看谁在说话。

然后一直旋转,旋转。

泰斯停下来了,世界却在转动,就像一团旋转的颜色。泰斯不知道自己是头朝上还是脚朝上,谜琢在他身边尖叫着,然后一切都变得漆黑一片。

在黑暗、旋转和尖叫声中,泰索何夫有了一个想法,一个非常重要的想法,他确保自己全心想着。

“我找到了过去?!?/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