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十二章 在神的面前

在监狱的几天是杰拉德一生中最糟糕的日子。他希望自己能习惯恶臭,但事实证明那不可能,于是他认真地考虑呼吸是否值得。狱卒每天拿来食物和饮水,但是那水的味道同样臭不可闻,杰拉德一边喝一边吐。唯一让他高兴的是白天的狱卒似乎不怎么聪明,甚至比夜里的狱卒更疲倦。

下午,杰拉德开始觉得自己估计错误,计划并没有想象中的完美,他很有可能要在这间牢房渡过余生。当米娜带着一堆坎德人走进牢房时,杰拉德非常吃惊。米娜是杰拉德最不想见的人。他蹲在地上藏着脸,直到米娜离开。

几个小时后,似乎没人会来了,杰拉德开始重新思考这次任务。如果没人来结果会如何?他反省自己没有自以为那样聪明,这时他听到了一些声音--钢铁的咔嗒声和剑的叮当声--精神为之一振。

狱卒拿的是大棒,而不是剑。杰拉德跳起来。两个奈拉卡黑暗骑士走进牢房。他们穿着羊毛衬衫、皮裤和长靴,外面套着胸甲。他们放下了面盔(也许是为了挡住臭味),剑没有拔出,但他们按着剑柄。

囚犯立刻叫嚷起来,有些人要求释放他们,另一些恳求要跟负责人谈谈这可怕的错误。黑暗骑士没有理睬他们。他们朝两个法师的牢房走去,法师们坐在那里,盯着墙,对吵闹充耳不闻。

杰拉德冲上前,伸出手抓住了一个骑士的袖子。那人猛地转身。他的同伴拔出剑,如果杰拉德不松开,就会失去手臂。

“萨缪瓦尔队长!”杰拉德大喊?!拔冶匦爰淹叨映??!逼锸康难劬υ谕房囊跤袄锷亮松?。他拉起面盔,以便看清杰拉德。

“你怎么知道萨缪瓦尔队长?”他问道。

“我是自己人!”杰拉德不顾一切地说?!八骼寄嵫瞧锸孔プ×宋?,然后把我关在这里。我试过说服负责这里的大笨蛋放我出去,但他不听。叫萨缪瓦尔队长过来,好吗?他会认出我的?!逼锸慷⒘私芾乱换岫?,然后放下面盔,走到法师的牢房前。杰拉德无能为力,只能希望他会告诉某人,不会让自己留在这里被恶臭熏死。

黑暗骑士护送帕林和另外那个法师离开了监狱。法师慢慢走过时,囚犯都退后,不想跟他们沾上任何关系。法师离开了一个多小时,杰拉德一直在想骑士会不会告诉某人。萨缪瓦尔队长的名字很有希望会刺激他们行动。

长剑的叮当声响起,黑暗骑士回来了。他们要把那两个神经病送回牢房。杰拉德赶紧上前,想再跟骑士谈谈。囚犯们挤在铁栅上,大声叫嚷。骚动突然停止了,一些人猛然住嘴,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个牛头人走进牢房。这只人形野兽长着牛脸和蓬乱的褐色毛发,睿智的眼神让他显得更加凶猛。他的个子太高,不得不低头行走,以免尖角刮到低悬的天花板。牛头人穿着皮甲,露出强壮的身体。他带着很多武器,其中有一把巨剑,杰拉德怀疑自己能不能双手将它举起来。杰拉德猜这个牛头人是来找自己的,他不知道该担心还是感激。

牛头人走向他的牢房,其他的囚犯争先恐后地后退,杰拉德一个人站在牢房前部。他拼命地回忆牛头人的名字,但想不起来。

“谢天谢地,长官,”他想出几句话?!拔一挂晕一崂迷谡饫?。萨缪瓦尔队长在哪里?”“他在他的地方,”牛头人回答。他那小小的牛眼盯着杰拉德?!澳阏宜墒裁??”“我想让他为我担保,”杰拉德说?!拔铱隙ㄋ堑梦?。您也可能记得我,长官。在进攻索兰萨斯之前我在您的营地里。我抓住了一个俘虏--一个女索兰尼亚骑士?!薄拔壹堑?,”牛头人眯起眼睛?!八骼寄嵫瞧锸刻优芰?。她有帮手,就是你?!薄安?,长官,不是我!”杰拉德愤怒地声明?!澳砹?!不管是谁帮助她,都不是我。我发现她不见了,就去追赶。然后我再次抓住了她,但是我们太靠近索兰尼亚骑士的警戒线了。她大声呼喊,我还没来得及让她闭嘴”--杰拉德掐住自己喉咙--“索兰尼亚骑士就来救了她。他们俘虏了我,然后我就一直被关在这里?!薄罢蕉泛笪颐堑娜思觳楣欠裼衅锸勘还卦诩嘤?,”牛头人说。

“那时我就告诉过他们,”杰拉德愤愤不平地说?!拔乙恢倍荚谒?!没人相信我!”牛头人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那里盯着。杰拉德无从知晓这个牛头人在想什么。

“您瞧,长官,”杰拉德生气地说,“如果我的故事不真实,我会呆在这个恶臭的地方吗?”牛头人又注视了杰拉德一会儿,然后转身走到长廊尽头,跟监狱长谈话。杰拉德看见监狱长盯着自己,然后摇摇头,无助地举起手。

“放他出来,”牛头人命令道。

监狱长赶紧照办。他掏出钥匙,开了牢房门。杰拉德在狱友的低声咒骂和恐吓声中走了出去。他并不在意。在那一刻,他想拥抱牛头人,不过他想自己的反应应该是愤慨,而不是欣喜。他骂了几句,怒视着监狱长。

牛头人重重拍了杰拉德的肩膀一下,那并不是表示友好,牛头人的指甲挖进杰拉德的肉里。

“我带你去见米娜,”牛头人说。

“我想去向夜之王者米娜致敬,”杰拉德说,“不过我不能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给我点时间洗个澡,换身像样的衣服--”“她就想见你本来的样子,”牛头人补充了一句,“她看我们所有人都是真实的样子?!闭庹墙芾潞ε碌?,他一点也不渴望让米娜接见。他本想重新找回自己的骑士装备(他知道索兰尼亚骑士藏装备的仓库所在),然后混入人群,在营房中游荡,从其他的骑士和战士那里收集最新的流言,弄清楚谁下令干什么,然后离开回去报告。

但是那不可能。牛头人(杰拉德最后想起来,他的名字是加尔达)带着杰拉德走出监狱。离开时,杰拉德最后瞥了一眼帕林。法师一动不动。

杰拉德摇摇头,觉得心被刺穿了。他跟着牛头人穿过索兰萨斯的街道。

如果有人知道米娜的计划,那一定是加尔达。但是牛头人并不爱说话。杰拉德多次提到圣克仙,但是牛头人只是阴沉着脸冷冷地回答。杰拉德放弃提问,集中精神留意索兰萨斯的生活。居民在街上照常生活,但是他们害怕地匆匆走动,低着头,不想看大批的巡逻队。

所有的旅店都关闭了,门上封着黑布带。杰拉德总是听说能在一壶矮人烈酒的壶底找到勇气,他推测那也就是旅店关闭的原因。其他的商店也被黑布封闭了--尤其是法师商店和武器店。

他们已经看见了审讯杰拉德的地方,大礼堂。杰拉德突然又想起那时的事,尤其是奥蒂拉。奥蒂拉是他真正意义上最亲切的、唯一的朋友,因为他的性格并不容易结交朋友。此时杰拉德很遗憾没有跟她说再见,至少也要暗示自己计划做什么。

加尔达带着杰拉德走过大礼堂。这里全是战士和骑士,显然成了个兵营。杰拉德以为他们会在这里停下,但是加尔达带着他走向礼堂附近的老神庙。

这些神庙以前献给最喜爱骑士的诸神--帕拉丁和奇力•乔里斯。奇力•乔里斯的神庙更老、更大一些,因为奇力•乔里斯被认为是专门守护索兰尼亚骑士的神。帕拉丁的神庙由白色大理石建造,中间设计简单而典雅,前面装饰着四根白色圆柱。大理石台阶被倒圆了,这样看起来就像波浪流下门廊。

两座神庙旁边是一个庭院和一个玫瑰园。这里生长着骑士团的象征,白玫瑰。就算在诸神离开后,牧师和索兰尼亚骑士仍然维持神庙运转,照料玫瑰园。索兰尼亚骑士把神庙当成做研究或是沉思的地方。索兰萨斯居民觉得神庙宁静,经常全家来这里走动。

“毫无疑问这个唯一神用贪婪的眼神看着它们,”杰拉德对自己说?!叭绻以谟钪嬷信腔?,寻找一个家,就会立刻来这里?!币淮蠖咽忻窬奂谂晾∩衩硗?。门关着,人群似乎在等待进入。

“怎么回事,长官?”杰拉德问?!罢庑┤嗽谡饫锔墒裁??他们不是威胁要发动袭击吧,是吗?”牛头人的嘴边出现细微的笑容,几乎笑出声来?!罢庑┤死刺ㄒ簧竦慕袒?,米娜每天都向大家布道。她医治病人,施展其他奇迹。你会看见许多索兰萨斯的居民在神庙里做礼拜?!苯芾虏恢栏盟凳裁?。出现在脑子里的东西都让他心烦意乱,于是他闭上嘴。他们走过玫瑰园,这时琥珀反射的明亮日光吸引了杰拉德的注意力。他眨眼盯着,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加尔达几乎拉断了他的手。

“等等!”杰拉德吃惊地喊道?!暗纫幌??!彼缸潘??!澳鞘鞘裁??”“金月的棺材,”加尔达说?!八枪饷鞒潜さ哪潦κ琢?。也是米娜的母亲--养母,”牛头人似乎是被迫补充的?!八昙秃艽?,据说已经九十多岁了??纯此?。她又变得年轻美丽。那是唯一神赐予信徒的礼物?!薄八蓝运芎?,”杰拉德嘀咕道。他心痛地注视着琥珀里的尸体,生动地回忆起金月。杰拉德想起金月的美丽,金发似乎是同银色月光一起纺成的,他想起金月的脸,坚毅、富有同情心而又失落,金月在探寻着什么。但是他找不到自己认识的那个金月。琥珀里的脸不属于任何人。金银相间的长发变成了琥珀色,白色长袍也是琥珀色。她被困在了树脂中,就像昆虫一样。

“她会再次被赐予生命,”加尔达说?!拔ㄒ簧癯信嫡故疽桓鑫按蟮钠婕??!苯芾绿郊佣锏挠锏髌婀?,就吃惊地瞥了一眼牛头人。不赞成?那让人难以置信。但是杰拉德想起自己一直听说牛头人虔诚地崇拜以前的神,沙苟纳,那位神就是一个牛头人。也许加尔达对这个唯一神有别的看法。杰拉德记下这一点,也许以后可以利用。

牛头人推了杰拉德一下,他不得不继续前进。杰拉德回头看着棺材。许多市民站在琥珀棺材周围,目瞪口呆地盯着里面,叹气或是惊呼。一些人跪着祈祷。杰拉德四处张望,忘了该看自己的路,他在神庙的台阶上绊倒了。加尔达对他大声咆哮,杰拉德意识到最好专心注意自己的事,不然他就会进棺材,唯一神不太可能对他施展任何奇迹。神庙的门为加尔达打开,然后在杰拉德身后关闭了,外面等着的人非常失望。

“米娜!”他们大声吟唱她的名字?!懊啄?!米娜!”神庙内部阴暗而凉爽。苍白的阳光似乎费劲力气才穿过彩色玻璃窗,在地上投下暗淡的蓝色、白色、绿色和红色图案,图案中间是交错的黑色栅影。祭坛已经用白色天鹅绒盖起来了。一个人跪在那里。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少女抬起头来,回头瞥了一眼。

“抱歉打扰您祈祷,米娜,”加尔达低声说,他的声音在寂静的神庙中回响?!坝幸患匾氖?。我在监狱里发现了这个人。您也许记得他。他--”“杰拉德骑士,”米娜说。她站起来,离开祭坛,沿着主道走过来?!敖芾?#8226;钨斯•蒙达。你把年轻的索兰尼亚骑士带给了我们。她的名字是奥蒂拉。她逃跑了?!苯芾乱丫嗪昧斯适?,但是话却说出不口。他不认为自己能忘记琥珀之眼,可是他忘了那双眼睛可以对被困其中的人施以强大法术。杰拉德觉得米娜知道自己的一切,知道上次分开后自己做过的所有事,也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他可以对米娜撒谎,但那只是浪费时间。

但是就算没用,杰拉德也得试试。他结结巴巴地讲起故事,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心虚的小孩想躲避惩罚。

米娜认真听着。杰拉德最后说,因为前指挥官梅丹元帅已经死在奎灵那斯提的战斗中,他希望得到许可为米娜服务。

“你为元帅和太后罗拉娜伤心,”米娜说。

杰拉德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米娜。

米娜笑着,琥珀之眼闪闪发亮?!安灰巧诵?。他们死后侍奉唯一神,正如生前不知不觉为唯一神服务一样。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所有人都侍奉唯一神。然而有意为唯一神服务的人会得到很多报酬。你愿意侍奉唯一神吗,杰拉德?”米娜靠近他。杰拉德看见自己在琥珀之眼中毫无价值,突然非常想做点什么赢得她的好感,让她感到骄傲。

杰拉德可以发誓侍奉唯一神,但是那样他就必须说实话。杰拉德注视着祭坛,听着一片寂静,这时他意识到自己在神的面前,这位神看穿了他。

“我……我不太了解唯一神,”他结结巴巴地推脱道?!拔也荒芨胍幕卮?,女士。对不起?!薄澳阍敢庋奥??”米娜问。

只要说“愿意”,他就可以留下为米娜服务,但是实际上杰拉德根本不想了解这个唯一神。没有神的时候他一直干得很好。在这位神面前,他感觉不舒服。

杰拉德咕哝着莫名其妙的话,连自己都听不懂。然而米娜似乎听到了她想要的回答。她微笑着。

“很好。我接受你为我服务,杰拉德•钨斯•蒙达。唯一神也接受你的服务?!迸M啡硕源朔⒊霾宦泥竭嫔?。

“加尔达认为你是个间谍,”米娜说?!八胍蹦?。就算你是个间谍,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可以完全告诉你我的计划。两天内,从帕兰萨斯来的军队会加入我们,这样我们又多了五千人。我们会同他们以及灵魂大军一起进军圣克仙。我们会夺下圣克仙,然后统治整个安塞隆北部,进而统治所有地方。你有什么疑问吗?”杰拉德冒险抗议说?!芭?,我不是--”米娜转过身去?!翱?,加尔达,”她命令道?!跋衷谖乙源蠹也嫉??!彼赝菲沉艘谎劢芾?,“你应该留在这里听布道,杰拉德骑士。你会发现我的话对你有益?!苯芾轮荒苣?。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加尔达,牛头人正怒视着他。很明显加尔达知道他是谁。杰拉德必须注意躲开牛头人。他想自己应该感激,因为他完成了任务。他知道了米娜的计划--她说的总是事实--只要再游荡几天,看帕兰萨斯的军队是否出现,证实一下。但是他的心已经不在任务上了。米娜杀死了他的灵魂,这跟杀死他的肉体同样有效。

我们跟神战斗。我们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加尔达打开神庙大门。人群蜂拥而入。他们跪在米娜面前,恳求她触摸自己、医治自己或是孩子、驱走他们的痛苦。杰拉德密切注视着加尔达。牛头人看了一会儿,然后出去了。

杰拉德正要悄悄溜出去,这时他看到一队骑士走上台阶。他们带着一个俘虏,从盔甲看应该是个索兰尼亚骑士。俘虏的手臂被弓弦绑着,但她昂头走着,表情坚决。

杰拉德认识那张脸,认识那种表情。他轻轻叹了口气,热烈地发誓,然后迅速退到阴影深处,用手遮住脸,装成是过于敬畏米娜。

“我们俘虏了这个试图进入城市的索兰尼亚骑士,米娜,”一个骑士说。

“她真大胆,”另一个骑士说?!爸苯哟┳趴状沤W呦蚯懊??!薄八挥姓蕉肪屯督盗?,”第一个人说?!吧倒?,懦夫,就跟所有索兰尼亚骑士一样?!薄拔也皇桥撤?,”奥蒂拉庄严地说?!拔已≡窳瞬徽蕉?。我是自愿来这里的?!薄胺帕怂?,”米娜冷冷地说?!八残硎俏颐堑牡腥?,但她是个骑士,应该受到礼遇,而不是像对待惯窃一样!”骑士急忙松开奥蒂拉的双手。杰拉德已经躲进了阴影里,害怕如果奥蒂拉看见自己,可能会出卖他。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不用担心了。奥蒂拉一心一意盯着米娜。

“你为什么冒险来见我,奥蒂拉?”米娜温柔地问。

奥蒂拉握住双手跪了下来。

“我想侍奉唯一神,”她说。

米娜弯腰亲吻了奥蒂拉的前额。

“唯一神对你很满意?!泵啄冉饪厍暗幕占?,戴在奥蒂拉脖子上。

“你是我的牧师了,奥蒂拉,”米娜说?!罢酒鹄唇邮芪ㄒ簧竦淖8??!卑碌倮玖似鹄?,眼神兴奋不已。她走向祭坛,加入其他的信徒,跪下向唯一神祈祷。杰拉德走了出去,感觉嘴里有一丝苦味。

“现在我究竟能干什么?”他想知道。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