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十六章 意外碰面

就像树叶吹离旋风中心一样,侏儒和坎德人飞到了地上。更确切地说,穿着鲜艳衣服的坎德人飞了,而侏儒重重地落在地上,结果心跳几乎停止,呼吸也不畅。不能呼吸让侏儒无法尖叫,考虑到他们所在的地方,不可否认这是件好事。但他们并不是立刻就知道自己在哪里。泰索何夫扫视四周,只知道自己不在命中注定的那个地方。他站在一个走廊里,谜琢躺着,这个走廊是用大块黑大理石建造的,磨得非常亮。零星分布的火炬照亮了这里,黄色的光发出柔和而奇异的热量?;鹁嫒忌瘴榷?,没有一丝风?;鸸獠⒚挥星叱だ壤锏暮诎?,相反,光照出了更黑的阴影。

泰斯侧耳倾听,没有说话声,根本没有任何声音。泰斯也没有发出声音,他帮谜琢站起来,让侏儒安静。泰斯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冒险,他知道,毫无疑问这个走廊有种窒息感,在这里你只想安静,非常安静。

“地精!”谜琢憋出来第一个词。

“不,没有地精,”泰索何夫平静地说。他兴高采烈地补充了一句,“也许下面有更糟的东西?!薄笆裁匆馑??”谜琢喘着气,心烦意乱地抓住自己的头发?!氨鹊鼐?!什么会比地精更糟?无论如何,我们在哪里?”“嗯,有很多东西比地精更糟,”泰斯思索道?!袄缌?、龙,还有枭头熊。我有没有告诉你触陷阱叔叔和枭头熊的故事?一切开始于--”侏儒握紧拳头,击中了泰索何夫的胃部,一切都结束了。

“枭头熊!谁在乎枭头熊和你那该死的故事?我可以告诉你我表妹斯壮希姆南蒂(Strontiumninety)的故事,那会让你掉光头发和牙齿。你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这到底是哪儿?”“我没把我们带到任何地方,”能说话后泰索何夫急躁地回答。胃部被人猛击一下往往令人愤怒?!白爸么颐抢凑饫锏?。我不比你更清楚‘这里’是哪儿。我--嘘!有人来了?!痹谝桓龊诎涤秩萌酥舷⒌淖呃壤?,被人看见之前先看看是谁来了总是个好主意。那是触陷阱叔叔教给侄子的格言,泰斯发现,通常那都是好办法。好处之一就是你可以跳出阴影,给来人一个惊喜。泰索何夫抓住谜琢的衣领,把他拖到一根黑大理石柱子后。

一个身影走过。那人穿着黑袍,不太容易同这里的黑暗或是黑色大理石墙区分开来。那人走过一根火炬时,泰索何夫第一次看清楚了。即使在黑暗中只能看见模糊的阴影,泰索何夫胃里也有种奇怪的感觉(也许是被打留下的后遗症),他认识那人。也许跟这人走走停停的样子、靠在法杖上的姿势,还有法杖发出轻柔的白光有关系。

“雷斯林!”泰索何夫敬畏地低声说。

泰斯准备大声重复一遍,然后大喊一声冲到雷斯林面前,给这位很久不见、以为已经死了的朋友一个热情拥抱。

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有个声音轻轻说,“不。让他去?!薄暗撬俏业呐笥?,”泰斯对谜琢说?!八绷宋业牧硪桓雠笥咽辈凰?,顺便说一句,是个侏儒?!泵兆琳龃笱劬?,紧张地牢牢抓住泰斯?!罢飧瞿愕呐笥?,不会是有……杀--杀--杀侏儒的习惯吧,对吗?”泰斯没听见,因为他正盯着谜琢。他注意到侏儒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袖子,另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衬衫。这已经有两只手了,据泰斯所知,侏儒只有两只手。那意味着多出来一只手牢牢按着泰索何夫的肩膀。泰斯扭来扭去看谁按着自己,他们所在的柱子后站着一个阴影,但阴影之后泰斯只能看见更深的黑暗。

泰斯转头看那第三只手--也就是按着自己肩膀的那只--但是没有?;蛘咚?,他能感觉到手就在那里,却看不见。

这一切太奇怪了,泰索何夫又盯着雷斯林。泰斯了解雷斯林,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法师对坎德人一点都不友好。雷斯林也的确谋杀过侏儒。至少他杀了修理时光旅行装置的那个侏儒。就是身上的这个装置,但不是身边的这个侏儒。现在雷斯林穿着黑袍,既然他已经穿上了黑袍,虽然泰索何夫有时候觉得谜琢非常烦人,但也不想看见侏儒被杀。泰索何夫决定为了谜琢保持沉默,不跳出去见雷斯林,也放弃了热情的拥抱。

雷斯林从坎德人和侏儒身旁走过。谢天谢地,谜琢吓得不能说话。泰索何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憋住气,离去的诸神知道这要付出多大代价。他肩上无形的手满意地按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泰斯并不像平常一样感觉良好。

雷斯林低着头,心不在焉地慢慢走着,明显在沉思。他停了一下,痛苦地咳嗽着,虚弱让他不得不靠在墙上。他喘着气,脸变得煞白,嘴上起了血斑。泰斯很惊慌,因为他见过雷斯林这样,但从未像现在一样糟糕。

“卡拉蒙有为他准备的药茶,”泰斯说着准备上前。

手把他拉了回来。

雷斯林抬起头,金色的眼睛在火光中闪耀。他扫视走廊四周。

“谁在说话?”他低声说?!八盗四歉雒??卡拉蒙?谁说的?”手挖进泰索何夫的肩膀里。然而泰斯不需要警告。雷斯林看起来太奇怪了,表情相当可怕,坎德人保持沉默。

“没人,”雷斯林终于喘过气来?!笆腔镁??!彼煤谔於烊扌渥拥倪”卟亮瞬撩济?,然后冷笑道,“也许是我心虚??ɡ伤懒?。他们都死了,溺死在血海里。当我使用龙珠离开,留下他们面对自己的命运时,他们那么震惊,惊讶我不会温顺地分享他们的死亡?!崩姿沽只指戳肆ζ?,离开了墙。他扶着法杖站稳,但没有立刻前进。也许还是太虚弱。

“现在我能看见卡拉蒙的脸。我能听见他的哭泣?!崩姿沽钟帽且舾呱??!暗恰祝彼肿煨α?,然后又坏笑起来?!疤鼓崴?,那个自以为是的伪君子!他对我姐姐的爱让他背叛了朋友,但是他却轻率地谴责我背信弃义!我可以看见他们所有人--金月、河风、坦尼斯、我哥哥--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盯着我?!崩姿沽衷俅文7缕鹄??!爸辽倬染饶愀绺纭彼纳粲直涑赏纯嗟亩腊??!拔裁淳人??装饰草坪?他的雄心无法让他离开情人的床。这一生中,他都是束缚我手脚的镣铐。你不妨要求我戴着镣铐离开监狱……”雷斯林继续慢慢走着。

“你知道,谜琢,”泰索何夫耳语道,“我说他是我的朋友,但是喜欢雷斯林费了我很大功夫。有时候我不知道是否值得。他刚刚谈到卡拉蒙和其他在血海中淹死的人,但是他们没死,被海精灵救了。我知道,因为卡拉蒙告诉了我整个故事。雷斯林也知道他们没死,因为他再次看见了他们。但是如果他以为他们死了,很明显他还不知道他们没死,那就是说他一定在以为没死和发现没死之间的某个时候?!薄澳且馕蹲?,”泰斯兴奋地继续说,“我找到了另一部分过去,”听到这些,谜琢怀疑地盯着坎德人,倒退几步?!澳忝患冶砻盟棺诚D纺系侔?,对吗?”泰斯正准备说还没有,这时走廊传来脚步声。那不是雷斯林,除了偶尔咳嗽和长袍的沙沙声,法师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这个脚步声很重,充满整个走廊。

不在泰索何夫肩上的手把他拉入阴影深处,重新用力按住,让他保持安静。至于侏儒,只要附近没有蒸汽动力发动机就会本能地藏起来。谜琢已经紧紧贴在了墙上,也许会被人当成某些原始部落的壁画。

一个人走进长廊,他高大而强壮,华丽的重甲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不过盔甲也让他慢下来。他腋下夹着龙骑将的头盔,一把巨剑在腰间叮当作响。显然他要去某个地方,因为他不看两边,走得很快。他几乎撞倒了雷斯林,法师不得不靠在墙上,以免被那人压碎。

龙骑将看见了法师,只是瞥了一眼。雷斯林鞠躬。龙骑将继续前进,雷斯林也准备继续走,这时龙骑将突然停下,转过身来。

“马哲理,”低沉的声音说。

雷斯林也停下转身?!鞍鸢⒖ㄋ勾笕??!薄澳憔醯媚卫ㄔ趺囱??住得舒服吗?”“舒服,大人。相当适合我,”雷斯林回答。法杖顶部的水晶球发出微光?!靶恍荒墓匦?,”艾瑞阿卡斯皱起眉头。雷斯林的回答礼貌又谦卑,龙骑将有权得到尊重。艾瑞阿卡斯不太留意细节,但是就连他也听出法师刺耳的声音带着讽刺。然而他不能因为腔调就责难人,所以他继续说。

“你姐姐奇蒂拉说我应该好好待你,”艾瑞阿卡斯粗声说?!澳阌Ω酶行凰涯惆才旁谡饫??!薄拔仪方憬愫芏?,”雷斯林回答。

“你欠我更多,”艾瑞阿卡斯冷冷地说。

“的确,”雷斯林说着又鞠了一躬。

艾瑞阿卡斯并不满意?!澳愫芾渚?。很多人在我说话的时候都会畏缩。有没有什么能让你感到敬畏?”“有什么能让我感到敬畏,大人?”雷斯林回答。

“以吾后之名,”艾瑞阿卡斯握住剑柄喊道,“我可以为那句话砍断你的头颅!”“您可以试试,大人,”雷斯林说。他再次鞠躬,这次比前两次都要深?!霸挛?,大人,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当然,您让我感到敬畏。我还觉得本城的宏大让我敬畏。但是敬畏并不说明我害怕。你不会赞赏胆小鬼,是吗,大人?”“不会,”艾瑞阿卡斯说。他专心盯着雷斯林?!澳闶嵌缘?。我不会?!薄拔一崛媚廾牢?,大人,”雷斯林说。

艾瑞阿卡斯仍然盯着法师,然后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传遍走廊,将侏儒顶在墙上。泰索何夫觉得头晕眼花,就像头被巨石砸中了。雷斯林有些畏缩,但仍然原地站着。

“我还不赞赏你,法师,”艾瑞阿卡斯恢复自我后说?!暗锹碚芾?,当你有一天向我证明了自己,也许我会的?!彼?,吃吃笑着继续前进。

当他的脚步远去,一切再次沉寂后,雷斯林轻轻说,“当我有一天证明自己后,大人,您不仅仅会赞赏我,您还会害怕我?!崩姿沽肿砝肟?,泰索何夫转身想看看到底是谁抓住自己的肩膀不放,他转啊,转啊,继续转……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