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二章 沙漠之歌

米娜的军队向东行进,前往圣克仙。大军速度很快,因为天空晴朗,气候凉爽,他们也没有碰上敌人。蓝龙在他们头顶飞翔,?;げ慷硬⒄觳烨胺?。关于他们到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行军所过之处人心惶惶。许多人躲进山里。那些不能逃或是无处可去的人只好害怕地等待死亡。

然而,他们没有必要害怕。军队穿过村庄和农场,在城镇外扎营。米娜严格约束手下,即便是强行征收的补给都付了钱。有时候到了贫困地方,他们还发放东西。本可以夷为平地的庄园和城堡他们也没有摧毁。米娜沿路宣扬唯一神,声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唯一神的名义进行的。

米娜布道的对象不分贵贱,无论是农夫和农场主、铁匠和旅店老板、吟游诗人和修补匠,还是高贵的领主她都耐心宣传。她医治病人,给饥饿者食物,安慰不快乐的人。她告诉他们古老诸神如何抛弃了他们,留下他们任由异世界的巨龙欺凌。但是这位新神,唯一神将会照顾他们。

奥蒂拉一般都在米娜身边。她并没有参与布道,只是听着、看着,不断拨弄颈部的护身符。似乎触摸不再让她疼痛。

杰拉德在队伍尾部,尽可能避开总是跟米娜在前列的牛头人。他猜加尔达已经接到命令不要管自己。当然,总是有发生“事故”的可能。如果有毒蛇碰巧爬进杰拉德的铺盖,或是路上折断的树枝凑巧砸到了他的头,不会有人怪罪加尔达。有几次两人被迫相会时,杰拉德从牛头人的目光中看出,自己活着仅仅是因为米娜希望如此。

不幸的是,运送金月的琥珀之棺和两个法师的货车在队伍尾部,这意味着杰拉德跟那些负责?;せ醭档氖匚酪黄?。他看着法师,突然想起“死比活多”的谚语。他不喜欢这样,不忍看见他们低头手脚悬着坐在货车尾部,身体随着货车颠簸来回晃动。每次看到他们,杰拉德都厌恶地走开,发誓那是最后一次跟他们扯上关系。但第二天,他又靠近入迷地盯着他们,然后再次跑开。

米娜的军队朝圣克仙前进,身后留下的不是战火、硝烟和鲜血,而是欢呼的人群,他们把花环抛在米娜脚下,赞颂唯一神。

与此同时,另一群人也在向东行进,几乎跟米娜的军队平行,两者相隔只有数百英里远。他们的速度很慢,因为队伍并无组织,而且所过之处也不好客。照耀米娜的明亮阳光烤焦了奎灵那斯提精灵,他们挣扎着穿越尘灰平原,朝他们希望中的避难所,亲戚的领地西瓦那斯提而去。每天,吉尔萨斯都要祝福王德若和平原人,因为没有他们的帮助,一个精灵都不能活着穿过沙漠。

平原人给精灵厚厚的衣服,白天阻挡热量,晚上保持体温。平原人给精灵食物,吉尔萨斯猜他们负担不起。但无论何时问起,自豪的平原人要么不理他,要么冷冷地瞪他一眼,吉尔萨斯知道,继续询问只会冒犯对方。他们教精灵应该在凉爽的上午和夜晚前进,而在闷热的下午躲起来。最后王德若和他的同伴还自愿充当精灵的向导。就算剩下的精灵不知道,吉尔萨斯也清楚王德若有双重目的。其中一个是好意--确保精灵能够活着穿过沙漠。另一个则是为自己--确保精灵穿过沙漠。

精灵看起来已经很像平原人了,他们穿着宽松的裤子、长长的外衣,把自己裹在多层软羊毛中,抵御白天的烈日和夜晚的寒冷。他们蒙住脸,防护刺痛的沙粒,避免脆弱的皮肤暴露出来。精灵生活在大自然中,尊敬自然,他们很快就适应了沙漠,不再有人倒下。他们永远不会喜爱沙漠,但是他们理解沙漠,尊重它的作风。

吉尔萨斯看得出来,王德若对精灵如此迅速地适应这种艰难生活很不安。他尽力说服平原人,精灵属于森林和果园,跟平原人不一样,在精灵眼里,红橙色条纹岩层和连绵数英里的沙丘跟美丽无缘,而是死亡的象征。

在漫长旅行快要结束的某一晚,精灵在黎明前到达了一个绿洲。王德若说精灵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整天,装满水,恢复体力,然后再次踏上疲倦的旅程。精灵扎营,安排好哨岗,然后睡了。

吉尔萨斯试着睡觉,长途步行让他疲倦,但就是无法入睡。他已经努力摆脱了困扰自己的沮丧。他必须充满活力,对子民负责。但是他还有很多烦恼,其中一个就是在西瓦那斯提是否会得到接纳。吉尔萨斯思索着,小心地起床,没有惊醒熟睡的妻子。他走进黑暗,抬头凝视满天繁星。他从来不知道有这么多星辰。它们的数量让他感到敬畏,甚至沮丧。吉尔萨斯就那样看着,王德若发现了他。

“你应该在睡觉,”王德若说。

他语气严厉,完全是命令的口气而不是闲谈。从吉尔萨斯第一次碰见他开始,王德若没有任何变化。他沉默寡言,如果做手势能表达意思就决不开口。他的脸就像沙漠中的岩石,棱角分明,配黑色皱纹。他的微笑从不出声,而且只出现在黑色眼睛里。

吉尔萨斯摇摇头?!拔业纳硖逑胨?,但思想却阻止了我?!薄耙残硎悄切┥羧媚阈炎?,”王德若说。

“我听你说过,”吉尔萨斯好奇地回答?!吧衬纳?。我仔细听了,但是听不见?!薄按丝涛揖湍芴?,”王德若说?!胺缭谘沂刑鞠?,流沙在窃窃私语。就算在寂静的黑夜,也有星辰的声音。你在你们的土地上看不见星辰,就算有,它们也在树荫的牢笼中。而在这里”--王德若伸手从群星闪耀的天穹一端地平线划向另一端--“星辰是自由的,它们大声歌唱?!薄拔姨搜沂械姆缟?,”吉尔萨斯说,“但对我来说那只是牙缝中挤出的垂死的啸声。不过,”他停下来环顾四周,“现在穿过了这片土地,我必须承认你们的黑夜别有一种美。星辰如此接近,如此繁多,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能听见它们在歌唱?!彼仕始??!叭绻皇蔷醯米约涸谒侵忻煨『臀⒉蛔愕??!薄澳蔷褪钦嬲媚惴衬盏氖?,吉尔萨斯,”王德若伸手轻触吉尔萨斯的心脏?!澳忝蔷橥持巫约荷畹耐恋?。树就是你们的屋墙,?;つ忝?。兰花和玫瑰按你们的要求生长。但沙漠不会被统治,也不会被征服。沙漠对你漠不关心,也不会为你做什么,但有一点,沙漠恒在,而你们的家园却变了。树木凋亡,森林焚毁,但沙漠是永恒的。我们的家一直如此,也将永远如此。那就是它给我们的礼物,保证的恩赐?!薄拔颐窃晕颐堑氖澜缬涝恫换岣谋?,”吉尔萨斯静静说?!暗颐谴砹?,但愿你们运气更好?!奔够氐秸逝窭?,觉得疲惫不堪。妻子仍在沉睡,但是她知道丈夫回来了,伸手抱住吉尔萨斯。吉尔萨斯听着妻子规律的心跳,安心睡着了。

王德若没有睡。他抬头望着星辰,仔细思考年轻精灵的话。在王德若看来,星辰之歌似乎头一次变得不寻常的哀伤。

精灵继续艰苦跋涉,速度缓慢但坚定。然后一天雌狮摇醒了丈夫。

“怎么了?”吉尔萨斯惊醒了?!笆裁词??有什么问题?”“为了一个变化,”她说着用力吸气,杂乱的金色卷发下绽放出笑容?!澳阄诺绞裁戳??”“沙味,”吉尔萨斯揉揉鼻子,那里似乎一直被沙塞住了?!拔裁凑饷次??你闻到什么了?”“水,”雌狮说?!安皇锹讨蘩锏幕胨?,而是急速奔流的凉水。附近有一条河……”她泣不成声?!拔颐亲龅搅?,爱人。我们穿过了尘灰平原!”那是一条河,但不像任何奎灵那斯提精灵以前见过的河。精灵聚集在河岸上,有些沮丧地盯着红如鲜血的河水。平原人保证水是新鲜干净的,红色来自流过的岩石。大人还在犹豫,但孩子们挣脱了父母,冲进了河里,大白杨和柳树根附近冒着水泡。很快其余的奎灵那斯提精灵也在托拉斯河(RiverTorath)里泼水嬉戏起来。

“我们在这里分手,”王德若说?!澳忝强梢栽谡饫锕?。那边几英里远处就是国王之路,它会带你们去西瓦那斯提。河沿路流过很远,饮水充足。食物也没有问题,这个季节沿河生长的树上全是果实?!蓖醯氯粝蚣股斐鍪??!白D忝呛迷?,胜利到达目标。我还希望你有一天能听见星辰之歌?!薄霸杆堑母枭涝段圃谀愣?,朋友,”吉尔萨斯热情地握住王德若的双手?!拔叶阅愫湍愕娜嗣袼龅囊磺懈屑げ痪。彼A讼吕?,因为王德若已经转身了。说完要说的话,平原人朝同伴做了个手势,带着他们返回沙漠。

“奇怪的民族,”雌狮说?!八且奥?、粗鲁,热爱岩石,这一点我永远也不会明白,但是我敬佩他们?!薄拔乙簿磁逅?,”吉尔萨斯说?!八钦攘宋颐堑纳?,拯救了奎灵那斯提民族。我希望他们永远不会后悔曾帮助过我们?!薄拔裁春蠡??”雌狮吃惊地问。

“我不知道,爱人,”吉尔萨斯回答?!拔宜挡怀隼?,只是一种感觉?!彼幼呷?,背后妻子关切而惊讶地盯着他。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