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七章 信仰的囚徒

米娜大军直指圣克仙,行军过程中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米娜并没有跟部队一起前进,而是提前进入城镇,施展神迹宣扬唯一神,并且聚集所有的坎德人。许多人对最后一点感到惊讶。他们以为她要屠杀坎德人(似乎也没多少人觉得遗憾),但她只是逐一询问,寻找一个自称泰索何夫•柏伏特的坎德人。

许多泰索何夫冒了出来,不过都不是那个泰索何夫•柏伏特。询问完毕,米娜放了坎德人,打发他们上路,还许下重赏寻找真正的柏伏特。

然后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坎德人来到营地,带来各种各样的泰索何夫•柏伏特领赏。这些泰索何夫不只有坎德人,还包括狗、猪、驴、羊,甚至还有个被五花大绑起来大发雷霆的矮人。矮人被十个坎德人拽进营地,他们声称他肯定就是泰索何夫•柏伏特,只不过戴上了假胡子隐藏身份。

来自索兰尼亚、唆特(Throt)、伊特维德的人类和坎德人像西瓦那斯提的精灵一样迷上了米娜。米娜到来之时,迎接她的是满怀猜疑的目光,而她离去时,他们却追随其后,唱着赞歌并为她祈祷。一城又一城,一镇又一镇屈服于米娜的魅力而非武力。

杰拉德早就不再期待索兰尼亚骑士会主动进攻。他推测塔思佳爵士想在圣克仙集中兵力,而不是沿途阻止米娜。杰拉德很想告诉骑士他们完全在浪费时间。米娜的军队日益庞大,越来越多的男男女女聚集到她的旗下,皈依唯一神。虽然军官们为了保证行军速度,让队伍清晨出发、傍晚才休息,士气却依然高涨。行军更像是参加喜气洋洋的婚礼,他们似乎赶着去庆祝,而不是面对战斗、杀戮和死亡。

杰拉德还是不??醇碌倮?。她同米娜的随从在一起,经常不在队伍中。杰拉德不知道她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的,因为她总是小心地避开自己。杰拉德知道,奥蒂拉这么做是为了他的安全,但他找不到人倾诉,宁愿冒险跟能了解的人分享自己的悲观想法。

一天,杰拉德的沉思被牛头人加尔达打断了。牛头人发现杰拉德落在队伍最后,就简洁地命令他上前跟其他的骑士一起。杰拉德不得不服从,接下来一路上都被牛头人盯着。

为什么加尔达没有杀掉他呢,杰拉德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加尔达本身就是个谜。他感觉到加尔达的目光经常落在自己身上,但并没有什么恶意,更像在思索。

杰拉德始终独处,回绝了“同伴们”交个朋友的好意。他无法跟黑暗骑士分享快乐,也不能参与将要宰掉多少索兰尼亚骑士、枪挑多少头颅的讨论。

由于这沉默寡言的脾气,大家很快就认定杰拉德是个阴沉、不善交际的人,骑士“同伴”都不喜欢他。杰拉德并不在乎,乐于独处。

其实也不怎么孤独。每次独自闲逛时,他总能发现加尔达如影随形。

几星期过去了。军队取道伊特维德,向北穿过唆特,再从索提尔山口(ThrotylGap)进入卡基思山脉,然后向南直奔圣克仙。离开了人口集中的城镇,米娜回到军队里,跟加尔达一起走在队伍前列。现在加尔达把更多精力放在米娜身上,杰拉德总算松了口气。

奥蒂拉也回来了,她坐在队伍后面装着琥珀之棺的货车里。杰拉德本想找个办法跟她谈谈,但每次他故意落后一点,希望没人注意时,加尔达总能看见,然后命令他保持队列位置。

山脉的轮廓出现在地平线上,远看像深蓝色的烟雾。杰拉德误以为那是一堆暴风云,靠近后才看清原来是山顶冒出的烟柱。这座活火山就是毁灭之主--圣克仙的?;ふ?。

“不远了,”杰拉德一边观察一边想,心里为圣克仙的守卫紧张。那些人一定坚信他们能守住城市。他们已经坚守了一年多,还会有什么别的想法?他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听说过那支进攻索兰萨斯的可怕亡者大军。就算听说了,他们会相信吗?杰拉德怀疑。他本来也不会相信。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他也不敢肯定。整个战斗如梦似幻。亡者大军是否跟着米娜一起前进?杰拉德不时试着寻找他们,如果他们真的跟着,这支隐形的盟军还真够安静的。

米娜的军队进入卡基思山脉,开始爬山穿过毁灭之主。到了一个山谷里,米娜让队伍停下,她说自己要离开几天,在她不在的时候,部队应该做好过山的准备。每个人都被要求把护甲和武器保持在最好状态,随时准备战斗。铁匠生起锻炉,整天和助手一起修理、打造装备。捕猎队也被派出去打猎。

扎营当天,他们就抓到一个精灵。

几个骑兵将他带回营地,这些骑兵负责在侧翼巡逻,搜寻敌人的踪迹。

杰拉德在铁匠那里修理他的长剑,想到这柄剑将会用来对付什么敌人,真是奇怪的感觉。他下定决心,等米娜一走,就去说服奥蒂拉一起逃跑。就算遭到拒绝,他也要独自去圣克仙,告诉他们敌人正在逼近。他还没有计划好,也不知道怎么避开加尔达,就算到了圣克仙,怎么才能穿过团团围住城市的敌军呢,但是他觉得这些总有办法解决的。

杰拉德等得无聊,厌倦了那些让人沮丧的想法,这时他听到一阵骚动,便走去看看怎么回事。

一个精灵骑在红色烈马上,没人敢接近那匹马。就连精灵自己似乎都不自在,当他伸手安慰时,马却回头咬他。精灵急忙缩回手,没有再碰。

精灵身旁聚集了一群人。有些人明显认识他,他们鞠躬,大笑着向这位“西瓦那斯提国王”致意。杰拉德好奇地打量着,虽然精灵的细羊毛斗篷上沾满风尘,丝袜破了,镶金边的上衣也磨旧了,但那身精致的服饰确实符合国王的身份。精灵没有理会嘲笑,只是在营地中搜寻某人,他的马也一样。

像平常一样,米娜走过时人群自动分开让出道路。一看见她,精灵和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

马嘶叫起来,摇头晃脑。米娜走向狐火,紧紧靠着它的头,轻轻抚摸它的鼻梁。狐火闭上眼睛,把头靠在米娜肩上。旅程结束,任务完成,回家了,它感到非常满足。米娜拍拍马,抬头看了看精灵。

“米娜,”年轻人说,这个名字似乎染上了他心里鲜血的殷红。他滑下马,站在米娜面前?!懊啄?,你派它去找我。我来了?!本榈幕坝镏斜ズ纯嗪腿劝?,不过他的爱情明显没有回报,连杰拉德都为他感到尴尬。米娜没有注意精灵,继续看着狐火。她对年轻精灵的漠视并非没人感觉到,她手下的骑士相视而笑,下流的笑话悄悄传开。有人大笑,但是在米娜的琥珀之眼注视下,笑声嘎然而止,那人低下头,红着脸溜走了。

米娜终于意识到精灵的存在?!盎队?,陛下。对您的到来我们早有准备,您的帐篷就在我的旁边。您来得正是时候,我们正在向圣克仙进军,以唯一神的名义,我们会攻占那座圣城,您将见证我们的胜利?!薄澳悴荒苋ナタ讼?,米娜!”精灵说?!澳翘O樟恕彼幕敖峤岚桶?。再次环顾四周身穿黑色盔甲的人群,他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身陷敌营。

米娜看出并理解他的不安。她严厉地扫视四周,制止了嘻笑。

“向全军通报,西瓦那斯提国王是我的客人。你们要像尊重我一样尊重他。每个人都要保证他的安全,不得怠慢?!泵啄壬ㄊ佑?,让杰拉德不安的是,看到他时米娜停了下来。

“杰拉德先生,上前来,”米娜命令道。

意识到营地里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杰拉德脸颊发烫,心里却忐忑不安。他不知道为什么米娜只叫他,但又没有选择,只能服从命令。

敬礼后,他安静等着。

“杰拉德先生,”米娜严肃地说,“我指定你为精灵国王的专属护卫。你的责任就是让国王舒适满意。我选你是因为你和精灵打交道经验丰富。据我所知,加入我们之前你曾在奎灵那斯提服务过?!苯芾潞芫?,他没有说话,米娜的聪明真是该死。他是米娜的敌人,是索兰尼亚骑士派来刺探敌情的。米娜很清楚,而正因为他是个索兰尼亚骑士,才能保证年轻精灵国王的安全。让一个囚犯?;ち硪桓銮舴?。真是独特的想法,但用在杰拉德身上一定有效。

“很遗憾,恐怕这项任务不能让你参加圣克仙的战斗,杰拉德先生,”米娜继续说?!拔吮苊馕O?,国王陛下应当远离战斗,因此你要和他呆在队伍后面,跟辎重车一起。不过我相信你会面对别的战斗,杰拉德先生?!苯芾卤鹞匏?,只能再次敬礼。米娜转身离去,精灵还站在那里盯着她,脸色苍白冰冷。大部分士兵还在围观,既然米娜已经走了,他们又开始嘲弄精灵,有些人甚至在挑衅。

“走吧,”看到精灵的呆样,杰拉德说着抓住精灵的手臂,把他拉走了。两人穿过营地,走到米娜的扎营区。果然,米娜的帐篷边上又搭好了一个帐篷,空空的帐篷正等着这位奇怪的客人。

“你叫什么名字?”杰拉德没好气地问,他对这个精灵精灵没有好感,本来就麻烦的生活被这人搞得更糟。

精灵没有听见,还在四处张望着寻找米娜。

杰拉德又问了一次,这回他大声了点儿。

“我叫西瓦诺谢,”精灵用通用语回答。他说得流利,但是口音重,很难听清。精灵盯着杰拉德,这还是杰拉德接到委托以来头一回。

“我不认识你。在西瓦那斯提时你没跟她在一起,对吗?”没有必要说明这个“她”指谁。杰拉德看得出来,对这个年轻人来说,这个世界上“她”只能代表一个人。

“是的,”杰拉德简短地回答?!懊挥??!薄八衷谌ツ睦锪??她在做什么?”西瓦诺谢问着又开始四处张望?!八裁词焙蚧乩??”米娜和护卫的帐篷远离主营地,那边的噪音渐渐消失。闹剧结束了,骑士和士兵们各自回去为战斗准备。

“你真的是西瓦那斯提的国王?”杰拉德问。

“是的,”西瓦诺谢心不在焉地回答,他还在全神贯注地寻找,“我是?!薄澳悄憷凑饫锏降资歉墒裁??”杰拉德直言问道。

这时,西瓦诺谢看见了米娜。在很远的地方,她骑着狐火穿过山谷。他们独自快乐地在一起,无拘无束地与风赛跑??醇昵崛搜壑械耐纯?,杰拉德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你说什么?”西瓦诺谢叹口气,转身问。米娜已经消失在视线以外?!拔颐惶??!薄澳悴辉诘氖焙蛩持文愕娜嗣?,陛下?”杰拉德责难道。他想起另一个精灵国王吉尔萨斯,他为拯救人民牺牲了太多,至少没有逃避自己的责任。

“我母亲,”西瓦诺谢耸耸肩说?!澳鞘撬恢毕胱龅??!薄澳愕哪盖淄持?,”杰拉德表示怀疑?!盎故悄卫ê诎灯锸客??我听说他们接管了西瓦那斯提?!薄澳盖谆岷退钦蕉?,”西瓦诺谢说?!八不墩蕉?。她一直都喜欢,你也知道。战斗和危险,那就是她生命的一切。我恨那些。人民受苦受难,为她死去,一直为她付出生命。她饮用他们的鲜血,那能让她保持美丽,却会毒害我?!苯芾乱苫蟮囟⒆潘?。虽然精灵说的是通用语,杰拉德还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正想再问问时,奥蒂拉从米娜帐篷旁边的一个帐篷里走了出来??醇芾?,她停了下来,然后发觉自己脸红了,急忙转身跑开。

“我给你弄些热水来,陛下,”杰拉德一边说一边盯着奥蒂拉?!澳阋欢ㄏ胂吹粢宦返姆绯?。我也会拿来食物和饮水,你似乎能吃得下?!蹦堑故钦娴?。精灵总是纤细,但这个年轻精灵却是瘦弱。很明显,他想用爱情当食物。杰拉德的怒气开始消退,同情起这个同为囚犯的年轻人。

“随你安排,”西瓦诺谢并不在意?!澳憔醯妹啄仁裁词焙蚧乩??”“很快,陛下,”杰拉德说着把年轻人推进帐篷?!昂芸炀突乩?。你该休息了?!蓖瓿扇挝窈?,至少暂时完成了,杰拉德急忙追赶正穿过营地的奥蒂拉。

“你一直避开我,”追上后他低声说。

“为了你好,”奥蒂拉没有停下脚步?!澳阌Ω美肟?,通知圣克仙的骑士?!薄拔艺苹饷醋??!彼笠环粗??!安还衷谖乙展苏飧龊康哪昵峋楣?。我被指定为他的护卫?!卑碌倮O吕炊⒆潘??!罢娴??”“真的?!薄懊啄鹊闹饕??”“还会有谁?”“真聪明,”奥蒂拉评论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杰拉德说?!澳悴换崤銮芍烂啄茸急冈趺炊愿端?,是吗?我可不认为她会有什么浪漫的想法?!薄暗比徊换?,”奥蒂拉说?!懊啄雀宜灯鸸?。也许现在他自己没发现,但他拥有成为一个坚强而有号召力的精灵国王的潜力。米娜看到了危险,正在设法消除。我不清楚精灵的政治,但是我认为除了他之外,西瓦那斯提精灵不会跟随任何人?!薄拔裁疵啄炔簧钡羲??”杰拉德问?!案衷诘姆绞较啾?,死亡更加仁慈?!薄八劳龌崛盟晌沂?,给他的人民战斗的理由。而现在,他们只能坐在那里,抚弄手指等他回去。加尔达在看着我们,”她突然说?!拔乙吡?,别跟着我?!薄澳闳ツ睦??”奥蒂拉没有看他?!拔业娜挝袷歉礁龇ㄊκ澄?,逼他们吃下去?!薄鞍碌倮?,”杰拉德按住她,“你还相信唯一神的力量,不是吗?”“是的,”奥蒂拉说着迅速瞟了他一眼,那是反抗的眼神。

“即使你知道那是邪恶的力量?”“邪恶的力量,却能医治病人,带来宁静与舒适,”奥蒂拉回答。

“还有赐予死者可怕的生命!”“只有神才能做到?!卑碌倮笔铀??!拔倚叛稣馕簧?,杰拉德,而且你也是。那就是你在这里的真正原因?!苯芾孪敕床?,却说不出话来。这就是他内心深处想要说的话吗?他真的是出于自愿留在这里,或者只是另一种信仰的囚徒?看见他没有回应,奥蒂拉转身离去。

杰拉德默默站着,心情复杂地目送奥蒂拉穿过熙熙攘攘的营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