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十章 影城

米娜的军队得意洋洋地进入圣克仙西门,沿着著名的造船师之路(Shipmaker’sRoad)前进。杰拉德走在队伍前列,注视着这座城市,昔日繁荣不再,现在只剩下战争的影子。

他想起传闻中的圣克仙,想起自己对卡拉蒙•马哲理说希望能被派到这里,但似乎又没说过。真正战斗的地方,他仿佛那么说,就算没说出口,心里也是那么想的?;匾涔?,杰拉德发现自己只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无知青年。

卡拉蒙怎么看我的?杰拉德想起自己说过的蠢话,脸唰地红了??ɡ?#8226;马哲理经历过许多战斗。他知道,荣誉的真谛只不过是老人记忆里挂在墙上的血迹斑斑的锈剑而已。走过圣克仙守军的尸体,杰拉德看见了战争的真正荣誉:食腐鸟飞扑下来啄出眼球,空气中满是嗡嗡作响的苍蝇,埋尸人嘻嘻哈哈地将尸体装上独轮车,然后倒进大坑里。

战争是敢于同死亡对话的窃贼,它夺走人高贵的尊严,剥去外衣扔进陷阱里,然后埋起来掩盖恶臭。

杰拉德只感激一件事:死者躺下安息了。战斗过后,米娜浑身鲜血但没有受伤,她跪在第一个草草挖出的埋尸坑旁,为他们祈祷。杰拉德紧张地注视着,以为血淋淋的尸体会站起来,拿起武器按米娜的命令列队。

幸运的是,那没有发生。米娜颂扬唯一神,劝说他们都侍奉唯一神。杰拉德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奥蒂拉。她低着头,紧握双手。

杰拉德曾对她发火,现在感到后悔。奥蒂拉只是说出了事实。这个唯一神全知全能。他们无法阻止唯一神。他不愿面对事实,没别的,只是不愿承认失败。

为死者祈祷完后,米娜上马进入城市,大部分地方都废弃了。

在长枪之战时,圣克仙是黑暗之后的大本营。龙人在塔克西丝的神庙中诞生。艾瑞阿卡斯爵士也将指挥部设在圣克仙,他在这里训练军队,关押奴隶,折磨犯人。

混沌之战和诸神离去毁灭了安塞隆的许多地方,但却让圣克仙繁荣起来。起初,圣克仙似乎必然遭到毁灭,没人愿意统治这里,因为毁灭之主流出的岩浆会埋葬这个城市。一个叫霍甘•拜特的人拯救了圣克仙。他用不知名的强大魔法改变了熔岩流的方向,并赶走了长期盘踞于此的邪恶势力。商人和其他想改善生活的人收到邀请,几乎一夜之间,圣克仙变得繁荣起来,货物源源不断地流入码头。

黑暗骑士需要港口,他们看到了圣克仙的价值,一直想控制这里,现在终于如愿以偿。

米娜摧毁了奎灵诺斯,占领了西瓦那斯提和索兰尼亚,也许安塞隆其他地区不值得她控制。她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传奇开始的地方――圣克仙。

圣克仙的居民已经得到警告米娜的军队正向这里开来。他们轻松渡过了黑暗骑士的围困,但听到这支军队正在前进,他们害怕自己会被奴役,害怕家产被夺、女儿被强奸、儿子被残酷的征服者杀死,于是准备好船或是马车,出?;蛘叨憬嚼?。

只有少数人留下了:没办法离开的穷人、走不动的老弱病残、坎德人(天性使然),还有不关心任何神、自私自利的商人。这些人站在街道两旁,看着军队进城,表情从冷漠变为渴望。

对穷人来说,他们的生活已经够苦了,没什么好怕的。而商人则贪婪地盯着两个铁皮大木箱,那是从帕兰萨斯运来的,有重兵?;?。里面是贪婪的塔贡大人积聚下来的财富,是黑暗骑士的大部分家当,据说现在要平分给所有为米娜而战的人。

用钢币来强化信仰--真是聪明的做法,杰拉德想,可以确保赢得手下的心。

部队沿着造船师之路到了一个大市场。一个杰拉德的骑士同伴曾到过圣克仙,他说这里被称为露天市?。═heSoukBazaar),通常人山人海,走都走不动。现在不再是那样了,周围只有一些大胆的强盗趁乱掠夺被抛弃的畜栏。

到了市场中央,米娜停下,下令完全占领城市。她派出可信的军官带人控制仓库、旅店、法师商店和钱庄,又让牛头人加尔达带人去宫殿,神秘的城主霍甘•拜特就住在那里。他们奉命去逮捕他,如果反抗就格杀勿论。然而霍甘•拜特还是个谜,加尔达回来报告说,城主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宫殿空了,适合您居住,米娜,”加尔达说?!靶枰颐钍窒伦鲎急嘎??”“宫殿会变成司令部,”米娜说,“但不是我的住所。唯一神不住在豪华宫殿里,我也不?!彼沉艘谎墼刈沤鹪碌溺曛椎幕醭?。金月的身体既没有干枯,也没有腐烂。她封在琥珀中,似乎永远年轻美丽?;醭稻透诿啄群竺?,由一队骑士护卫。

“我会住在过去叫韦尔瑞德神庙(TempleofHuerzyd),现在叫心之神庙(TempleoftheHeart)的地方??哿羲性谏衩砝锏哪潦?。为了他们的安全,找个可靠的地方安置好。你们要尊敬他们,告诉他们,我期待和他们会面。你护送金月的遗体去神庙,将棺材安放在祭坛前。您会感觉舒适的,妈妈,”米娜对琥珀里那个冰冷的妇人轻轻说。

加尔达对这种安排不是特别满意,不过他并没有问米娜?;醭岛突の蓝永肟谐?,向城市北部的神庙而去。

米娜骑在她那匹暴躁的马上,继续发布命令。她的骑士挤成一圈,希望为她服务,渴望她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次微笑。杰拉德向后退,不想被人马踏扁。他需要知道怎么处置这个精灵,不过并不着急,只是很高兴有时间思考下一步行动。他一点都不喜欢奥蒂拉的变化。说起萎缩的手让他害怕。管它什么徽章,他要想办法将奥蒂拉带走,必要时打晕她拖出去。

杰拉德突然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就算对唯一神的伤害还不如蜜蜂叮咬,他也要同唯一神战斗。一只蜜蜂也许没什么,但如果有上百只、上千只……他听说过龙也会逃离这种蜂群。一定会--“嘿,杰拉德,”有人喊道?!澳愕姆溉伺芰??!苯芾旅腿灰痪?。精灵不在他身边。杰拉德并不怕西瓦诺谢会逃跑,也不认为精灵会那么做。他知道去哪里找精灵。西瓦诺谢策马上前,试图强行挤过围在米娜身边的骑士。

杰拉德暗暗诅咒他们,同时踢了踢马刺。米娜周围的骑士看见精灵,故意挡住他。西瓦诺谢咬牙坚决地往前挤。一个骑士被西瓦诺谢挤到了一边,他回头瞪了一眼。那是科洛伦,他的脸肿了,嘴上沾满血,裂开的嘴唇拉成了一个鬼脸。西瓦诺谢犹豫了片刻,然后继续向前??坡迓酌偷匾焕甄稚?,拉起马头。他的马生气地撞上了西瓦诺谢坐骑?;炻抑?,科洛伦推了西瓦诺谢一下,想把他推下马。西瓦诺谢牢牢抓紧马鞍,回敬了一下。

杰拉德赶上前,抓住精灵,推开科洛伦的胳膊。

“现在不适合打扰米娜,陛下,”杰拉德低声对精灵说?!暗鹊劝??!彼焓秩プノ魍吲敌坏穆礴稚?。

“杰拉德先生,”米娜说?!肮?。带陛下一起过来。其他人让路?!痹诿啄鹊拿钕?,科洛伦不得不退后让杰拉德和西瓦诺谢通过,他冷冷地盯着他们。杰拉德觉得米娜的话让自己后颈刺痛。

他脱下头盔,向米娜敬礼。由于跟科洛伦的打斗,他脸上有瘀伤,头发跟干血纠缠在一起。不过战斗过后其他的骑士看起来也一样,甚至更糟。杰拉德希望米娜不会注意。

她似乎没有留意杰拉德,而是盯着西瓦诺谢,精灵的衬衫破了,沾有血迹,斗篷上也全是尘土。

“杰拉德先生,”米娜严肃地说,“我将陛下委托给你照顾,保证他的安全。但你们两个都受了伤,伤得重吗?”“不重,女士,”杰拉德回答。

他不像其他骑士那样直呼米娜。她的名字像包着糖衣的药,一开始甜美,然后就变得苦涩。他并没有说出与科洛伦和其他骑士的战斗,西瓦诺谢也没有开口。精灵只是向她保证没有受伤,然后就不出声了。周围的骑士也没有说话。他们不安地走动着,现在所有的骑士都知道了那次冲突。也许他们一开始就参与了那个阴谋。

“有什么命令,女士?”杰拉德希望平息此事。

“不着急。发生了什么事?”米娜追问道。

“一支索兰尼亚巡逻队冒了出来,女士,”杰拉德语气平淡,直视琥珀之眼?!翱峙滤窍胂魑颐堑牟垢?。我们赶走了敌人?!薄氨菹乱餐钦蕉妨??”米娜半笑着问。

“他们看到他是个精灵,于是想救他。女士?!薄拔也幌氡痪?,”西瓦诺谢说。

杰拉德闭上嘴。这么说已经够了。

米娜冷冷地瞥了精灵一眼,然后又盯着杰拉德。

“我没看见尸体?!薄澳懔私馑骼寄嵫瞧锸?,女士,”他平静地回答?!澳阒浪鞘桥撤?。我们拔出剑,他们就逃跑了?!薄拔业娜妨私馑骼寄嵫瞧锸?,”米娜回答,“与你以为的恰恰相反,杰拉德先生,我非常尊敬他们?!泵啄鹊溺曛凵ü芪?,准确地挑出了那四个动手的骑士。她久久盯着科洛伦,后者想反抗,但最终畏缩了。然后她的目光又回到西瓦诺谢身上,另一个包在琥珀里的虫子。

“杰拉德先生,”米娜说,“你知道城防司令部在哪里吗?”“不知道,女士,”杰拉德说?!拔掖游蠢垂タ讼?。不过我一定可以找到?!薄澳慊嵩谀抢镎业桨踩睦畏??;に捅菹氯ツ抢?,把他锁进去。要保证让他舒适。这是为你的安全着想,陛下,”米娜补充道?!坝行┤嘶嵘璺ㄔ俅巍取?,下回你可能就没有这样勇敢的护卫了?!苯芾缕沉艘谎畚魍吲敌?,然后移开视线。米娜的话像匕首一样刺穿了精灵,惨不忍睹。他脸上毫无血色,嘴唇也没了颜色。整张惨白的脸上,愤怒的眼神是唯一的生气。

“米娜,”他平静而绝望地说?!拔冶匦胫酪患?。你是否爱过我?或者仅仅是利用我?”“杰拉德先生,”米娜说着转身准备离开?!澳闾矫盍??!薄白衩?,女士,”杰拉德从精灵手上拿过缰绳,准备带他离开。

“米娜,”西瓦诺谢恳求道?!爸辽傥矣Ω弥勒嫦??!泵啄然赝菲沉艘谎?。

“我的爱、我的生命都属于唯一神?!苯芾麓啪槔肟?。

城防司令部在西门南边几个街区。两人默默穿过街道,他们进来时街上空无一人,现在却全是唯一神的士兵。杰拉德不得不注意避开其他人,于是放慢了速度。他回头关切地看了一眼西瓦诺谢,精灵板着脸,咬紧牙关,眼睛盯着自己握住马鞍的手,他用了很大力,露出了白色指节。

“女人?!苯芾锣止镜??!拔颐撬腥说那榭龆家谎??!蔽魍吲敌豢嘈ψ乓∫⊥?。

好吧,他是对的,杰拉德承认。神不会插手其他人的爱情。

他们通过了西门。杰拉德突然想到他们也许可以趁乱逃走,但又立刻放弃了那个想法。街上全是米娜的军队,外面更多。他们走过时,每个人都皱眉瞪着西瓦诺谢,不止一个人低声恐吓。

米娜是对的,杰拉德相信。如果圣克仙还有西瓦诺谢的容身之处,监狱对这个年轻人来说也许是最安全的地方。

监狱守卫要么逃走,要么被杀了。米娜派了一个手下负责管理。那个骑士毫无兴趣地瞥了一眼西瓦诺谢,不耐烦地听着杰拉德要求特别?;ふ飧瞿昵崛?,然后朝牢房一翻拇指。找钥匙花了一点时间。

杰拉德护送西瓦诺谢走到最黑暗角落的牢房,希望不被注意。

“很抱歉,陛下,”杰拉德说。

西瓦诺谢耸耸肩,坐在石床上。杰拉德关门上锁。

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西瓦诺谢抬起头?!拔矣Ω眯恍荒憔攘宋??!薄拔掖蚨哪阆衷谙M鞘蔽胰盟巧绷四?,”杰拉德表示同情。

“他们的剑不会这么痛苦,”西瓦诺谢惨笑着同意。

杰拉德环顾四周,这里只有他们俩?!氨菹?,”他悄悄说?!拔铱梢园锬闾优?。现在不行--我还有其他事要先处理,但不会很久?!薄靶恍荒?,先生。不过你只是白白冒险。我不能逃跑?!薄氨菹?,”杰拉德语气强硬,“你看见了她,也听到了她的话。你跟她不可能!她不爱你。她完全迷上了……她的神?!薄安唤鼋鍪撬纳?,也是我的,”西瓦诺谢平静得可怕?!拔ㄒ簧裣蛭页信?,米娜和我会在一起?!薄澳慊瓜嘈??”“不,”片刻后西瓦诺谢痛苦地说?!安?,我不再相信?!薄澳敲醋急负?。我会回来找你?!蔽魍吲敌灰∫⊥?。

“陛下,”杰拉德生气了,“你知道米娜为什么引诱你远离你的王国吗?因为她知道,你的人民不会跟随其他任何人。西瓦那斯提等着你回去?;厝コ晌堑墓?,成为她所害怕的国王!”“回去成为他们的国王,”西瓦诺谢咧咧嘴?!澳愕囊馑际腔氐轿夷盖咨肀??;厝ッ娑匝劾岷椭冈?,面对耻辱和羞愧。我宁愿在这间牢房渡过余生--我们精灵活得很久--也不愿回去面对那一切,”“该死的,如果你是个普通人,我就让你烂在这里,”杰拉德生气了?!暗遣还苣阆膊幌不?,你都是他们的国王。你必须为子民着想?!薄拔沂枪?,”西瓦诺谢说?!拔一岬??!彼酒鹄?,一边走向杰拉德一边摘下手上的戒指?!罢缑啄人?,你是个索兰尼亚骑士,对吗?你为什么在这里?监视米娜?”杰拉德怒目而视,他耸耸肩,没有回答。

“你不必否认,”西瓦诺谢说?!懊啄瓤赐噶四愕哪谛?。那就是她派你来?;の业脑?。如果你真的想帮我--”“我真的想帮你,陛下,”杰拉德说。

“那么拿好这个?!蔽魍吲敌淮犹つ诘莩鲆幻独渡渲??!拔铱隙慊嵩诟浇掣龅胤秸业揭桓鼍檎绞?。他叫萨马,是我母亲派来带我回去的。把这枚戒指给他。他会认出来的,我从小就戴着这枚戒指。如果他问你是怎么得到的,告诉他你是从我尸体上拿的?!薄氨菹拢蔽魍吲敌话呀渲傅莞??!澳米?。告诉他我死了?!薄拔裁次乙龌??他凭什么相信我?”杰拉德犹豫地问。

“因为他愿意相信你,”西瓦诺谢说?!罢庋憔湍苋梦医馔??!苯芾陆庸渲?,上面有一圈蓝宝石,大小正适合孩子的手。

“我怎么找那个萨马?”“我教你一首歌,”西瓦诺谢说?!耙皇坠爬系木槎?。我母亲经常用它作为警告。你一边骑一边唱。萨马会听到的,他会非常好奇,你这个人类怎么知道这首歌。他会去找你?!薄叭缓蟾羁业暮砹薄八嵯壬笪誓?,”西瓦诺谢说?!叭硎歉稣钡娜?。如果你告诉他真相,他会认为你也是个正直的人?!薄跋M阒匦驴悸且幌?,陛下,”杰拉德说。他开始喜欢这个年轻人,又深感同情。

西瓦诺谢摇摇头。

“好吧,”杰拉德叹口气?!案柙趺闯??”西瓦诺谢把歌教给杰拉德。歌词简单,曲调忧郁。那是首教孩子数数的歌?!啊恢皇钟形甯鍪种?。一匹马有四条腿?!弊詈笠痪渌涝恫换嵬?。

“‘一就是一,永远孤独?!蔽魍吲敌换氐绞采?,转过脸躺下。

“告诉萨马我死了,”他轻轻重复了一遍?!罢饷此悼赡芑崛媚愀芯鹾霉?,骑士先生,你并不是在说谎,而是告诉他事实?!?/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