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奇幻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灵魂之战 > 三部曲—龙枪系列第三卷 逝月之巨龙

第十一章 为了解救笼中鸟

杰拉德从监狱出来后,天已经黑了。他四处搜寻,还特意走到监狱后面,确定没人藏起来监视他。

“这是我的机会,”他喃喃自语?!拔铱梢粤锍龀敲?,趁军队在扎营时找到那个萨马,然后开始行动。我应该那么做。现在离开合情合理。这有意义。对,我一定要那么做?!钡退惴锤锤嫠咦约赫馐亲罴训男卸涡?,杰拉德还是很清楚他不会那么做。他会去找萨马,必须去--他已经对西瓦诺谢承诺过,即便不想遵守对那个年轻人的其他诺言,这个他还是会完成的。

不过首先,他必须跟奥蒂拉谈谈,原因当然是希望说服她一起离开。他已经想出了一些驳斥唯一神的论点,准备同奥蒂拉辩论。

心之神庙是大灾变前建造的古建筑。神庙为光明诸神而建,位于格瑞西诺山(MountGrishnor)下,当时圣克仙大概只是个小渔村,因此神庙也就成了城里最古老的建筑。关于神庙有许多传说,其中一个说基石是某个遇到海难的教皇亲手安放的。教皇被冲到海边,为了感谢帕拉丁让他生还,他建造了这座神庙。

大灾变后,这座神庙没有跟当时许多其他的神庙一样,遭到怨恨诸神的暴民攻击。它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了,据说这是因为那位教皇的灵魂仍然逗留于此,不让任何人破坏他献给诸神的礼物。神庙只是被人忽视,仅此而已。

混沌之战后,教皇的灵魂一定离开了,因为光明城堡的牧师进入神庙时没有碰到任何鬼魂。

神庙是个小型四方建筑,并不引人注目,尖尖的屋顶直入云霄。尖顶下的主祭坛室是神庙里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房间。其他的房间在祭坛四周:牧师的休息室、图书馆等等。神庙前部是两扇双层门。

杰拉德觉得在拥挤的街道上步行比较快,于是将马存在西门附近的旅馆里,自己走去位于小山上的神庙,那里同城区分开,可以俯视全城。

神庙大门外聚集了一群人,正在听米娜宣讲唯一神的奇迹。一个老人不时皱眉,但其他人似乎很感兴趣。

神庙内外都闪着光。巨大的双层门开着。骑士在加尔达的命令下将金月的琥珀之棺送进了祭坛室。牛头人的头很容易看见,他的尖角和牛鼻在墙上火炬的光芒下投射出黑色轮廓。米娜很关注搬运过程,她不时朝护卫队瞥一眼,确定她的骑士举止尊敬,动作小心。

杰拉德躲在一棵树的阴影里,希望能看见奥蒂拉,琥珀之棺缓慢而庄严地移入神庙。他听到加尔达严厉斥责某人,米娜迅速回头去看,结果忘了自己说到哪里了,不得不停下思索。

现在正是跟奥蒂拉谈话的好时机,加尔达在监督搬运琥珀之棺,而米娜在布道。这时一队骑士带着米娜的行李朝神庙走去,杰拉德跟在后面。

他们心情不错,一边走一边取笑被米娜接管神庙的那些理想主义牧师。杰拉德看不出这有什么可笑,他很想知道如果米娜听到这些话是否会高兴。

骑士们穿过另一扇双层门,朝米娜的住处走去。杰拉德看见左边一扇门内烛光满堂,奥蒂拉站在祭坛旁,指挥将琥珀之棺安放在木架上。

杰拉德躲在暗处,希望能跟奥蒂拉单独谈话。骑士们抬着琥珀之棺慢慢走进来,一边抱怨一边放下,有个家伙放早了,结果砸了另一个人的手。奥蒂拉厉声斥责了一句,加尔达则吼了一声。那人赶紧将琥珀之棺推到位。

祭坛上点着上百支白色蜡烛,也许是奥蒂拉放的。烛光映照在琥珀内,金月仿佛躺在无数小火焰中间。光照亮了她苍白的脸,看起来似乎比杰拉德记忆中更安详。也许正如米娜所说,金月到家了,感到高兴。

杰拉德用袖子擦了擦前额,蜡烛放出的热量令人惊讶。他看见祭坛室后部的长椅上还有空位,于是按住佩剑,悄悄走了过去。杰拉德刚看过烛光,视线有些模糊,撞上了什么人。他正要道歉,却发现那是帕林,他浑身一抖。法师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盯着烛光,眼睛一眨不眨。

触摸法师松软的手臂就像触摸一具温暖的尸体。杰拉德觉得一阵恶心,急忙换了个座位。他坐下不耐烦地等着牛头人离开。

“我会派守卫?;ょ曛?,”加尔达说。

杰拉德低声骂了一句,他没考虑到这一点。

“没有必要,”奥蒂拉说?!懊啄纫醇捞称淼?,她说过要一个人呆着?!苯芾滤闪丝谄?,然后又屏住呼吸。牛头人快要出门时突然停下扫视祭坛室。杰拉德僵住了,他拼命想牛头人是否有夜视力。加尔达似乎看见他了,因为那双牛眼直直盯着他。他紧张地等着加尔达叫自己,但审视片刻后,牛头人出去了。

杰拉德擦掉脸颊和下巴上的汗水,然后小心地离开座位,慢慢向前面的祭坛走去。他想保持安静,但皮革吱吱作响,钢铁咔嗒不休。

奥蒂拉被烛光所包围,她微微转过脸,杰拉德惊慌地看见她变得非常消瘦。几周来她一直坐在车上,只听米娜的长篇大论,还要被迫去喂那两个法师,她身上强壮的肌肉都萎缩了。也许现在她还可以握剑,不过面对一个健壮的老手,她撑不过两回合。

她不再说说笑笑,只是默默完成任务。以前杰拉德就不喜欢这个神,现在则非常憎恨唯一神。什么样的神会禁止欢笑?他不想跟任何神扯上关系,只想和奥蒂拉谈谈,希望能劝说她放弃这一切,跟自己离开。

但是那显然不切实际。奥蒂拉俯身检查蜡烛,看见她的脸,杰拉德知道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他突然想起老猎人捕鸟的办法,把浆果用一根系在木桩上的长细线串起来,隔一段放一个。鸟儿一个接一个吃掉浆果,同时吃下了细绳。到了最后,鸟儿想飞走,但体内的细绳已经缠结在一起,逃不掉了。

奥蒂拉一个接一个吃掉串在死亡细绳上的浆果,上一个就是施展奇迹的力量。她被唯一神束缚,只有奇迹--逆转的奇迹--才能让她自由。

好吧,也许友谊就是那种奇迹。

“奥蒂拉--”他正要说。

“你想做什么,杰拉德?”奥蒂拉没有转身。

“我必须和你谈谈,”他说?!熬鸵换岫?,好吗,不会太久?!卑碌倮阽曛着缘某ひ紊献?。杰拉德想尽量远离蜡烛的光和热,但奥蒂拉不会过来。她心不在焉,不时瞥一眼门,紧张而又期待。

“奥蒂拉,听我说,”杰拉德说?!拔乙肟タ讼?,就在今晚。我想劝你和我一起离开?!薄安?,”她看着门说?!跋衷谖也荒茏?。在米娜来之前,我有太多事要做?!薄拔也皇乔肽愠鋈ヒ安?!”杰拉德生气了?!拔乙愫臀乙黄鹛永胝饫?,今晚!城市一片混乱,战士进进出出。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指粗刃蚧剐枰父鲂∈?。现在正是离开的最佳时机?!薄澳敲慈グ?,”奥蒂拉耸耸肩?!拔也⒉幌肴媚愦粼谏肀??!卑碌倮急刚酒鹄?。杰拉德一把抓住她,紧紧握住手腕,她痛苦地退缩。

“你不想让我在身边是因为我让你想起你的过去。你不喜欢这个唯一神。你和我一样不喜欢现在的变化。你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因为,杰拉德,”奥蒂拉很疲倦,似乎曾反复思索这个观点,“唯一神是位神,是来这个世界照看我们、指引我们的神?!薄爸敢颐侨ツ睦??从悬崖上往下跳?”杰拉德质问道?!盎煦缰胶?,金月在心里找到了指引。爱、关心、同情、真理和荣誉并没有随光明诸神离开。它们就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那就是我们的指引,或者说应该是?!薄敖鹪滤篮笞叛鑫ㄒ簧?,”奥蒂拉看着琥珀中那张平静的脸说。

“是吗?”杰拉德厉声问?!拔液芑骋?。如果她真的信奉唯一神,那唯一神为什么不让她活着四处宣扬奇迹?为什么唯一神觉得有必要以死亡让她住嘴,并将她封在琥珀监狱里?”“她会得到自由,米娜说过,”奥蒂拉辩驳道?!霸谛卵壑?,唯一神会复活金月,她将统治世界?!苯芾滤煽碌倮氖??!罢饷此道茨悴换岣易??”奥蒂拉摇摇头?!安?,杰拉德,我不会。我知道你不明白。我并不像你一样强壮。我独自一人在黑暗森林里,感到害怕。我很高兴有个向导,如果说向导并不完美,我也一样。再见,杰拉德。谢谢你的友情和关心。祝你一路顺风,以--”“唯一神的名义?”他冷冷地说?!安挥昧?,谢谢?!苯芾伦碜叱黾捞呈?。

他去的第一个地方是位于露天市场的总指挥部,马厩和商店已经变成了帐篷的海洋。这里正在发放薪水。

杰拉德排好队,对拿黑暗骑士的钢币感到相当满意。毫无疑问,这是他应得的,而且回尤利西爵士的庄园或者任何索兰尼亚骑士集结的地方都需要钱。

拿到钱后,杰拉德走向西门,走向自由。他抛开了奥蒂拉,不愿再想起她。他脱掉了大部分盔甲--护臂、护胫和锁甲,但仍然穿着胸甲,戴着头盔。这两样东西让人不舒服,但他不能不考虑,也许加尔达迟早会厌倦躲在阴影里,从背后攻击他。

西门的两座黑塔楼在熔岩护城河的红光中隐隐现出。门已经关了。守卫在仔细盘问完杰拉德之前是不会开门的,杰拉德说自己是去捷列克通报胜利的信使。守卫祝他一路平安,打开边门让他出城。

杰拉德回头看了看站满士兵的城墙,又一次对米娜的领导能力和她手下的纪律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这里,她会日益强大,”马慢慢出门时他沮丧地对自己说。他的前方是海港,再往前是辽阔的新海。带有盐味的空气同圣克仙城内的硫磺味相比好多了?!拔颐窃趺床拍芎退蕉??”“你做不到?!币桓霰恐氐纳碛暗沧×怂娜ヂ?。杰拉德认出了那个声音,他的马也闻到了牛头人的恶臭。马喷着鼻息站立起来,杰拉德全力伏在马背上,失去了撞倒牛头人或者逃跑的机会。

牛头人靠近了,熔岩的红光让圣克仙的夜总是朦胧,牛脸也一样。加尔达一把抓住缰绳。

杰拉德拔出剑,毫无疑问,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会面,他知道结局会是怎样。据说有一次加尔达用重剑一剑就将一个人劈成两半,牛头人身上强壮的肌肉说明了传说的真实性。

“好吧,加尔达,”杰拉德抢先说,“我听够了说教,受够了没日没夜的监视。你知道我是被派来这里监视米娜的索兰尼亚骑士。我知道你清楚,现在让我们结束这一切--”“我想和你战斗,索兰尼亚骑士,”加尔达语气冰冷?!拔蚁肷绷四?,但得不到允许?!薄拔乙舱饷慈衔?,”杰拉德说着放下剑?!拔夷芪适鞘裁丛蚵??”“你侍奉她,按她的命令行事?!薄疤?,加尔达,你我都知道,我不是来听米娜命令的--”杰拉德正要这么说,但又疑惑地停下。他在为自己的死亡争辩。

“我并不是指米娜,”加尔达说?!岸俏ㄒ簧?。你有没有想过找出她的名字?”“唯一神的?”杰拉德越来越烦恼?!懊挥?。老实说,我从来没--”“塔克西丝,”加尔达说。

“――想过,”杰拉德说完,陷入沉默。

他骑在马上,在黑暗中思索,一切都说得通了。一切带有血腥而可怕的意义。没有必要问他是否相信牛头人。杰拉德内心深处一直在怀疑这个事实。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他问道。

“我不能杀你,”加尔达冷冷地说,“但是我可以摧毁你的灵魂。我知道你的计划。你带着那个可怜的精灵国王的消息,乞求他的人民来解救他。你觉得如果不是为了当他的‘信使’,为什么米娜选择你带精灵去监狱?她想让你把精灵带到这里,带来整个精灵民族。带来被遗弃的索兰尼亚骑士。将他们都带来这里,在新眼之夜见证塔克西丝王后的荣光?!迸M啡怂煽稚??!白甙?,索兰尼亚骑士,去寻找你心中的胜利和荣誉之梦,那些只不过是灰尘。塔克西丝控制着你的命运。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她的名义做的。我也一样?!迸M啡讼蚪芾戮戳烁龇泶痰睦?,然后转身走回圣克仙。

杰拉德抬头看着天空?;倜鹬髅俺龅难淘普谧×诵浅胶兔髟?。夜很黑,带着淡淡的火光。塔克西丝真的在某处看着他吗?她知道他的一切想法和计划?“我必须回去,”杰拉德害怕地想?!熬姘碌倮??!彼嫉髯硗?,但又停下了?!耙残砟蔷褪撬宋魉肯胍胰プ龅?。如果我回去,也许她会让我没机会联系萨马。我无法帮助奥蒂拉。我得继续?!苯芾陆硗纷虺峭?,然后又停下了?!八宋魉肯胍液途樘富?。加尔达也这么说。也许我不该那么做!我怎么知道该做什么?或者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杰拉德僵住了。

“加尔达说得没错,”他痛苦地说?!爸灰靡话哑胀ǖ慕4倘胛业母共?,他就能帮上我。但现在他留在那里的剑上有毒,我永远无法解脱。我该做什么?我能做什么?”他只有一个答案,就是给奥蒂拉的那个答案。

跟着感觉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